【长篇谍战小说连载】谍战上海滩(第一百一十二章)故人相见

楼主:程晓枫 时间:2020-10-03 07:16:38 点击:54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第一百一十二章 故人相见
  “姑妈,不要再犹豫了,现在姑父的身体已经这样,再不救治,可就越来越严重了。”陈春圃继续劝说着陈璧君,他是希望自己极力推荐的刘一帖,如果真的能治好汪精卫,他可以凭此功劳获得封赏。
  “好吧,为了你姑父的身体,咱们就冒险试一把,请他来看看吧。”陈璧君终于下定了决心,接受了陈春圃的提议。
  经过汪府门卫的严密排查,以及陈璧君的再三盘问,刘一帖终于是通过了层层考验,得到了接近汪精卫,为他看病的机会。由于担心沈醉跟随自己误事,所以他坚持一个人前去。
  刘一帖替汪精卫做了仔细的检查后,留下了一帖膏药,命人贴在汪精卫的背心,并保证此日即可减轻身体疼痛,随后离去。
  陈璧君看着膏药,又犹豫起来,惟恐这一帖膏药下去,会害了丈夫的性命。而如果不贴,看着丈夫痛苦的样子,又怕错过了名医治疗的机会。
  汪精卫看出了妻子的犹豫,主动说道:“好了,璧君,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就把这膏子贴上吧,就算真是行刺,我直接死了,倒比这样活受罪强。”
  听了汪精卫的话,陈璧君更加犹豫,后来架不住汪精卫的一再劝说,她这才把这贴膏药贴在了汪精卫背后的患处。
  膏药贴上后,陈璧君的心理一直七上八下,担心会有问题,夜里也不敢安然去睡,陪在丈夫的身边,看着他睡得还算塌实,这心里才稍微心安一点。
  次日清晨,汪精卫醒来,兴奋地招呼着陈璧君:“璧君,这膏药还真是有奇效,我这后背竟然不那么疼痛了。”
  陈璧君一听也兴奋了起来:“如此说来,这膏药还真是神奇,这刘一帖真是一位神人了,那我们是不是将他再请来,为你在多看几次,说不定就可以彻底根除此毒了。”
  汪精卫连连点头应允,陈璧君赶忙将陈春圃找来,命他速速再请刘一帖来为汪精卫治疗,并备下厚礼进行答谢。陈春圃听说膏药有效,认为自己发财的机会到了,赶忙亲自前往客栈去请刘一帖。刘一帖收下礼物后,随车再次来到汪公馆。
  刘一帖仔细查看了汪精卫的伤口,面露喜色地对陈璧君说:“汪先生创毒不重,只要照原方服上两剂,再贴一帖毒散膏药,便可一劳永逸了。”一面说,一面从小医箱内取出一张同样的膏药交给陈璧君,交代了几句后,便告辞离去。
  汪精卫夫妇本以为这一张膏药贴了之后,便可消灾纳福。谁知贴后不到三个时辰,汪精卫四肢抽筋,浑身上下痛似鞭笞,手心、脚心和额心一齐沁出汗来,陈璧君见病情恶化,慌了手脚。她一面请人速找西医来抢救,一面命陈春圃去客栈接刘一帖来会诊。
  西医到来,经过一番抢救,终于使汪精卫的疼痛稍减,但比前用药之前,却是严重了许多。陈璧君不知道事情到底是出在哪里,急得是连连跺脚,只盼着陈春圃能尽快将刘一贴找回。
  哪知道,一小时后,陈春圃气急败坏地跑回,一进客厅就大喊着:“姑妈,不好了,完了!”
  陈璧君赶忙将他拦住,抬手就给了他一记耳光,怒骂道:“你个小混蛋,你姑父还正在抢救,你竟然敢说什么完了,你不要命了?!”
  陈春圃挨了打,也不敢辩驳,只是焦急地说道:“姑妈,不是我说的,是……那个刘一帖不见了,在客栈里只发现了他留下有 。”
  “信在哪,快拿来我看!”陈璧君厉声道,她已经隐约感到,这一切似乎都与刘一帖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陈春圃将信送上,只有几行字:“厚礼不该收,既收亦不愁。平生药一帖,宜人不宜狗。”
  陈璧君大叫一声,瘫坐在地,她已经由此信断定,一定是刘一帖在膏药中下了虎狼之毒,是子弹铅毒扩散入骨,目的就是为了要汪精卫的性命。
  陈壁君放声大哭,陈春圃上前解劝,却被陈璧君劈头盖脸的一顿踢打:“都是你,你不是说那个刘一帖没有问题吗?没有问题怎么会害你姑丈?!你这个小畜生,肯定是你收了好处,要谋害你姑父,来人,把他给我拖出去枪毙!”
  立刻就有数名警卫冲进,拉起陈春圃就往外拖,陈春圃吓得连声求饶:“姑妈,我冤枉,我真的冤枉,我没有想害姑父呀,姑妈……”
  陈璧君心里其实也明白,自己这个侄子虽然不争气,但是绝对没有串通外人刺杀汪精卫的可能,她无奈地冲着警卫们摆了摆手:“算了,放开他吧。”
  警卫将陈春圃放开,他趴在地上,爬到陈璧君的面前,连声地说着:“多谢姑妈不杀之恩!”
  陈璧君黯然地看着面前的侄子,凄凉地说道:“你的命我饶了,可我丈夫的命,又有谁能救呢?”……
  汪精卫经过这次被刺后,虽然没能马上殒命,但病情却是越来越恶化,虽然后来被送往日本进行了手术和救治,但为时已晚,终于在1944年11月10日下午4点20分停止了呼吸。此皆为后话,本书中不再言表……
  就在陈璧君为了丈夫的死活在做着最后的努力,而土肥原则在为自己为了挽留汪精卫下令广招医生,反而弄巧成拙不断懊悔的时候,沈醉、马云龙却和刘一帖正在位于上海郊外的一处小酒馆中喝着酒,为刘一帖送行。
  “刘先生,这次如果不是您仗义帮忙,我们根本没有机会除掉汪精卫这个叛国老贼,这杯酒是我沈醉敬您的。”沈醉端起酒杯,恭敬地对刘一帖说道。
  “沈先生,您这么说可就是折杀我了。虽然我刘某人只是个江湖郎中,但是还有一颗爱国的赤子之心,如果全民抗战,我手无缚鸡之力,无法上阵杀敌,但能为除去汉奸效微薄之力,也是应当应份,您千万不要客气。”刘一帖一边说着话,也一边端起了酒杯。
  沈醉又转对马云龙:“兄弟,咱们之间共了那么多次事,我还没有真正的对你道过谢,可这次我也得好好的敬你一杯,要不是你及时传递了汪伪要找人看病的消息,我也想不出这刺杀的计划,你也是居功至伟,我也得好好谢谢你。”
  “我早就说过,只要是能为抗日出力的事,我都是责无旁贷,跟我你就不要客气了。”马云龙淡淡地一笑,端起了酒杯,三人的酒杯碰在了一起,然后都是一饮而尽。
  刘一帖放下酒杯,站起身对马云龙、沈醉说道:“二位,送君千里,终需一别,我在此别过了,如果以后有缘,我们自然还会再见。”
  “好,刘先生,如果日后遇到什么困难,需要帮助,可以到重庆军统局,提我沈醉的名字,自然会有人帮助你。”沈醉也跟着站起。
  马云龙和沈醉一起将刘一帖送出酒馆外,看着他远去,这才转身回来又重新坐下。
  马云龙向着沈醉伸出了手:“拿来吧。”
  沈醉一愣,马上明白了马云龙的意思,装起了糊涂:“要什么?”
  “少废话,帮了你这么大的忙,奖金你都不给,别忘了,我可也是军统挂名的,你不给我奖金,当心我到戴局长那里告你一状。”马云龙一本正经地说道。
  “你要真是以后就跟着我们军统干,这点奖金又算得了什么?”沈醉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从怀中摸出一个信封放在了桌子上。
  马云龙伸手要去拿,却被沈醉按住:“等等!我还有件事要麻烦你。”
  “我说,没有你这样的吧?这钱可是我应得的,拿这要挟我是不是?”马云龙不满地说道。
  “我不是这意思,你别误会。”沈醉把手放开,然后说道,“只是这件事确实很麻烦,我才不知道该怎么跟你开口。”
  “你哪次找我的事好办了,不都是又危险又麻烦?什么事,说说看吧。”马云龙知道沈醉找自己,肯定又是非常棘手的事情,也不再玩笑,正色说道。
  “相信你也听说德国人要研制原子弹的计划被美国人破坏了,而现在美国根据他们破获的德国人的研究计划,也想要研制大规模的杀伤性武器,并希望得到我们政府的配合,但这首先就还是需要找到铀矿……”沈醉开始向马云龙介绍着情况。
  马云龙不等他说完就打断了他:“又帮美国人?你忘了上次珍珠港的消息他们是怎么拿你不当回事的?”
  “哎,都说上赶着不是买卖,上次不是咱们主动给人家送的情报吗,这次是美国人主动找到我们,希望我们帮忙,这也是为了咱们抗日的大计,所以咱们也不得不帮。”沈醉有些无奈,随后劝着马云龙,“我已经打听到了,上次行刺松本时出现的那个女人,就是著名地质专家李正道的女儿,而她数次被日本人抓住,都是因为她身上掌握着铀矿的秘密。我还听说,她已经加入了你们共产党,所以我希望你能本着国共合作的原则,将她的行踪告诉我们,配合我们尽快找到铀矿。”
  听沈醉提到李婉华,马云龙却是无奈地笑了笑,随后有些哀怨地说道:“你以为我不想帮你吗,可惜我现在已经好久没有她的消息了。”
  重庆《中华时报》的报馆中,位于二楼靠窗的是一位留着齐肩短发,正在埋头撰写稿子的女人,她就是被中情局的特工约翰逊救出后,带到重庆,后来就留在这里,配合当地地下党工作的李婉华。为了方便展开工作,她凭借着自己丰富的知识,找到了这份报馆的工作,一方面可以第一时间了解最新的时事新闻,另一方面也可以为自己做更好的掩护。
  一双黑色的皮鞋走在木制地板上,发出了“啪啪”的声响,一个留着大胡子的外国人在报馆的走廊中行走,最后来到李婉华的桌子前停下。李婉华一直埋头于工作,并没有意识到自己面前站了一个人。
  那个外国人将李婉华并没有发现自己的存在,无奈地叹了口气,轻轻地咳嗽的一声,想要引起李婉华的注意。
  听到咳嗽声,李婉华抬起了头,看到面前的人站着的这个大胡子外国人却是一愣,不知道他找自己有什么事。
  “先生,您找我吗?”李婉华迟疑地问道。
  “是,我就是找你,不记得你的朋友了吗?”对方微笑着说道。
  “朋友?”李婉华诧异地看着对方,仔细地打量着,终于认出了对方:“约翰逊?是你?”
  约翰逊笑着说道:“可不就是我,又是好长一段时间不见了,你还好吗?”
  “我很好啊。”李婉华热情地和对方打着招呼,随后意识到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马上说道:“你先到楼下等我一下,我去跟总编请个假,我们出去谈好吗?”
  约翰逊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片刻后,两人在楼下重聚,一起走向了旁边不远的一家小的饭馆,在一个角落里坐了下来。
  “真是没想到,还可以在重庆见到你,这是又是有什么重要任务?”一坐下来,李婉华就很直接地问道。
  “如果说有任务,也算是任务,那就是来见你。”约翰逊看着李婉华有些尴尬地笑着说道。
  “见我算什么任务啊,你看你分开一段时间,怎么变得腼腆了。”李婉华看着面前约翰逊的样子,觉得十分好笑。
  “李小姐,我没有跟你开玩笑,我这次来重庆,主要目的就是要见你,而且是有事要求你的。”看到李婉华笑了,约翰逊很严肃地说道。
  “求我,什么事,你说吧?”李婉华忽然意识到对方找自己,绝对不是叙旧那么简单,表情也凝重了起来。
  “李小姐,我记得上次在上海救你的时候,我就跟你讲过,我们是执行特殊任务,才潜入到特高课的,而现在我可以告诉你,我们当时就是想在特高课找到日本人一直在寻找的铀矿的线索。”约翰逊表情严肃地说道,“相信你也听说了我们美国人破坏了德国人的原子弹计划,现在整个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已经到了关键时刻,我们需要研究出一种新的杀伤性极大的武器来对日本、德国进行毁灭性的打击。”
  李婉华的心中一凛,似乎没想到约翰逊可以开诚布公地说出他的任务,而更让她感到惊讶的是,美国竟然也要铀矿研究杀伤性极大的武器。
  “你的身份,我们已经调查清楚,我们也知道你被日本人关押,其实也是因为你掌握了铀矿的秘密。我今天找你,就是希望你能把铀矿的地址告诉我,让我们美国的勘探队去进行开采。”约翰逊很直接地说道。
  李婉华听完约翰逊的话,心里一沉,她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又一次成为了众矢之的,而这一次找到她的,不再是日本人,而是美国人。虽然现在美国人的确是在和日本人做战,但是他们寻找铀矿的目的却是和日本人一样,都是为了研制大规模的杀伤性武器,这一样是违背李婉华的父亲最初寻找铀矿并且把这个秘密留给她的初衷的。
  “约翰逊,我想你是误会了,我是被日本人关押过,而我的父亲也的确是地质学家,但是我并不知道什么铀矿的地址,不然南造云子是我的母亲,她没有理由不知道,我也不可能不告诉她,这一切不过是个误会罢了。”李婉华在约翰逊的面前掩饰着。
  “李小姐,我们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是不会找你的。我们美国现在也确实是把中国当做盟友,我希望你不要有什么顾虑,还是把铀矿的地址告诉我吧。”约翰逊显然是不相信李婉华的推托之词,还在继续的劝说着。
  “对不起,约翰逊,如果你找我就是为了这件事,我只能说让你失望了,我帮不上你,再见。”李婉华意识到再和约翰逊纠缠下去没有任何意义,起身就要走。
  “哎,你别急着走啊。”看到李婉华要离开,约翰逊赶忙站起来伸住她,“好,就算你真不知道铀矿的地址行了吧,朋友一场,见面叙叙旧总还可以吧。”
  李婉华看着约翰逊一脸诚恳的样子,终于还是不好意思就这样翻脸离去,又重新坐了下来。
  约翰逊拿出一瓶香水,递到了李婉华的面前,诚恳地说道:“李小姐,这是我送你的礼物。”
  李婉华看了一眼香水,马上推辞道:“对不起,约翰逊,我不能接受你这么贵重的礼物。”(小说未完待续)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次 发图:2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