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谍战小说连载】谍战上海滩 第一百一十四章 生日祝福

楼主:程晓枫 时间:2020-10-05 07:33:01 点击:57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第一百一十四章 生日祝福
  湘西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多山多民族的地区,鱼龙混杂,有许多险峻的大山。进入军阀割据时代后,由于这里特殊的地理环境以及居民情况,使得很多原本穷苦的人更加难以生活,纷纷结伴上山,开始以打家劫舍为生存的途径,于是在湘西就形成了多股土匪。
  国民党虽然也曾派兵围剿,一者是带兵者能力一般,二来山势险峻,土匪多是利用地形与之周旋,所以也是屡剿不止,春风吹又生。这些土匪平日里多是集中在山上,只是打劫附近的山寨村民,很少远离自己的山寨。像今天这样大批持枪土匪来打劫过路火车的情况,还是非常少见。
  约翰逊来中国多年,对中国的很多风土人情也都非常了解,所以一眼就看出了这些人的身份。
  詹姆斯和戴安娜马上掏出了手枪,就要准备做战。
  约翰逊马上制止他们道:“你们疯了?拿三把手枪对人家几十把枪?快把枪收起来。”
  “不打,那我们怎么办?”戴安娜急道。
  “他们的目的只是钱,把钱给他们应该就没事了。”约翰逊沉着的说道。
  听了约翰逊的话,詹姆斯马上把枪收了起来,而戴安娜则还有些犹豫:“这行吗?”
  “快点吧,让他们看到我们有枪,反而更危险,他们都是杀人不眨眼的。”约翰逊冲过去,一把从戴安娜的手中抢下了枪,然后藏了起来,因为他已经听到了外面土匪上车的声音,不敢再多耽搁。
  包厢的门被猛地推开了,几个凶神恶刹一样的土匪,端着枪指着包厢里的四个人,厉声喝道:“把钱都交出来,不然马上送你们上西天!”
  约翰逊不敢怠慢,赶忙将已经准备好的钞票和银圆送到了领头的土匪面前:“我们是做生意的,现在就这些钱,都孝敬给您,请放过我们吧。”
  “哎呀,还是几个老毛子。就他妈的这么点钱,糊弄谁呢?”领头的土匪将钱接过看了看,很不满意地骂着,突然抬手就给了约翰逊一记大耳光,“好你个老毛子,还敢骗你大爷,哪这种花花绿绿的纸来骗我,当大爷没见过钞票吗?!”
  詹姆斯看到约翰逊被打,恼怒地就要冲上去动手,数把长枪立刻对准了他,使他不敢妄动。约翰逊爬起来,惶恐地解释着:“这位大爷,那不是纸片,是美元,是我们美国的货币,兑换成中国钞票更值钱的。”
  “美国钱?”领头的土匪又仔细看了看手中的钱,还有点将信将疑,“就这么点,没有了?”
  约翰逊迟疑了一下,将腕子上的手表也摘了下来,并冲戴安娜示意,将她脖子上的项链一起摘下,递到了土匪的面前:“大爷,我们就这些值钱东西了,您放过我们吧。”
  领头的土匪将东西收起来,点了点头,刚准备招呼人离开,却一眼看见了坐在卧铺上一言不发的李婉华:“哎,你们这几个老毛子,说自己是做生意的,怎么还带着个中国女人,该不会是人贩子吧?!”
  詹姆斯急了:“钱和东西都给了你们,你们还要怎么样,你们……”他话没说完,两个土匪过来就给了他两枪托,詹姆斯立刻倒在了地上。
  领头的土匪骂道:“奶奶的,你当现在还是八国联军进北京的时候,可以在我们中国地盘上耀武扬威的,打老子这过不去这关。把他们几个拉到走廊里站好,我倒要问问这中国女人是怎么回事?”
  约翰逊一听土匪要单独问李婉华,慌忙地哀求着:“大爷,大爷,我们钱都给了,放过我们吧,这姑娘是我们做生意找的帮手……”
  土匪头子根本不听他的解释,只是招呼着手下将三个美国人都拖出包厢,顶在走廊里,然后独自走进包厢内,来到李婉华身边问道:“嘿,小姑娘,你跟他们几个是一伙的吗?”
  李婉华心里虽然怨恨约翰逊等美国特工,但也不愿意跟土匪扯上什么关系,所以违心的点了点头。
  “哎呀,还不说话,架子挺大呀。让大爷好好看看。”那个土匪头子突然对李婉华来了兴趣,伸手就去摸李婉华的脸。
  李婉华甩开他的手,厉声道:“你要干什么,放尊重一点!”
  土匪头子看着李婉华笑了:“尊重一点?哎呀你这小妞还挺有个性,我喜欢。”他回身冲着自己的部下高声喊着:“来呀,把这个小妞给我带回山寨,我要让她做我的压寨夫人!”
  李婉华一听这话立刻急了,就要挣扎,但她哪里是如狼似虎的土匪的对手,很快就被制服,架出了车厢。
  约翰逊等人一见土匪要带走李婉华都急了,使劲的挣扎着。
  土匪们抡动枪托,打在他们的后脑,使三个美国特工都失去反抗能力,晕倒在地。
  土匪头子绑了李婉华,似乎也没有心思再去骚扰其他旅客,冲着手下们一摆手,数十命土匪和来的时候一样迅速下车,很快就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正午的阳光照进了76号特务机关的大楼,马云龙坐在办公桌前,放下了刚刚整理号的一叠文件,揉了揉眼睛,起身坐了起来,活动着胳膊。
  正式接手76号的工作之后,他才意识到为什么军统、中统包括部分共产党的地下工作人员,会被76号抓捕、策反。原来76号的情报组织遍布整个社会,任何行业的人都有可能是76号的暗哨、密探。而由于背后有日本这个强大的后台,所以给出的奖金又远远高出国民党方面,这才是能够诱使很多人为之服务的一个关键所在。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马云龙招呼道:“请进。”
  门开了,走进来的竟然是南造云子,她今天没有穿军装,而是穿了一身素雅的便装,显得整个人少了几分英武,却多了几分柔媚。
  “哟,是云子女士,有事找我打个电话就是了,还亲自过来,快请坐。”马云龙不知道南造云子找自己有何用意,赶忙热情地招呼着。
  “马先生,不用客气,不知道你现在是否有公务要忙,我是有点私事想要找你。”南造云子开门见山的说道。
  “呵呵,云子女士的事,就算是私事,也比任何事都重要,您尽管说吧。”马云龙微笑着说道。
  “今天是我女儿李婉华的生日,可自从跟她失散之后,就一直没有她的消息。其实我的心里很惦记她,但这种心事又不能跟其他人说。马先生当时曾经就过我女儿的命,跟她也还算投缘,所以我想请你陪我一起到教堂走走,也算是远远的为我女儿,送去一份生日祝福,不知道可以吗?”南造云子语调伤感地说出了自己的来意。
  “当然可以,我很乐意效劳。”马云龙没想到南造云子找自己竟然是为了这件事,自己竟然忘记了今天是李婉华的生日,真是该死,不过能有这样一个机会为她远远祝福,也还为时不晚,所以他一口答应了下来。
  走在教堂的花园中,碧绿的草坪使人的心境一下子放松了许多,也平静了许多。
  马云龙和南造云子就这样漫步在草坪中,边走边聊。
  “以前我们一家人在一起的时候,经常一起到教堂来做礼拜。那个时候,婉华的年纪还很小,总是喜欢围着我和她爸爸,像一只小鸟一样的不停叫着跳着,现在想起来,都仿佛就是发生在昨天的事情。”南造云子看着眼前的情景,触景生情,想起了往事,耳边仿佛又响起了李婉华那欢快的笑声。
  “是战争使你们失去了原本幸福的家庭,是你身上背负的使命使原本和谐的一家人变成了仇敌,自相残杀!”马云龙毫不掩饰自己内心中对于南造云子行为的厌恶,很直白的批评道。
  “是,就是因为我的原因,使我原本和谐的家庭,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我最疼爱的女儿,也最终离我而去。可你认为,这一切真的都是我心甘情愿的吗?”南造云子听出了马云龙话语里的责怪,她痛苦地申辩着,“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被我的父亲训练成了特工,从那一天开始,我就不停地告诉自己,我的生命不再属于自己,而是要随时准备为天皇而付出,我连自己的生命都放弃了,还有什么不能舍弃呢?”
  看到马云龙没有说话,南造云子继续说道:“我知道我这样做,是很无情,很残忍,可看到我的丈夫被松本先生杀死的时候,我的心也在流血;看到我的女儿被土肥原长官送进小号折磨,我恨不能可以去替代他,我也一样是人,我也有自己的感情,我也不愿意这样活着……”
  “你说的这一切,不过是为你自己的行为找一个所谓的借口而已。对于你的国家,你或许是个英雄,但是对于你的家庭,还有无数的中国人,你却是一个罪人!”马云龙却没有被南造云子的话所打动,毫不客气的批驳着她。
  “没错,我是一个罪人,可你呢?你背叛了你的国家,你为皇军做事,难道你就不是一个罪人?!”南造云子冷笑着说道。
  “我从不否认为日本人做事,是愧对自己的良心和国家的一件事,但我也早就说过,我这样做是为了生存。当一个人连生存的可能都需要别人去施舍的时候,也许我这样做,是个还能勉强接受的选择。”马云龙回答着南造云子的话。
  南造云子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好了,我们之间就不必再争论了,至少我们现在还都在为天皇工作,不是吗?”
  马云龙苦笑着点了点头:“你说的没错,不要忘了我们来这里的目的,还是开始为你女儿祝福生日快乐吧。”
  南造云子也点了点头,沉默着不再说话……
  南造云子在草坪的空地上摆上了一只小小的蛋糕,然后点上了蜡烛,默默地向后退开,双手合十向天祈祷着。
  马云龙也默默地站着,看着那只小蛋糕,他的眼前仿佛又出现了李婉华的脸庞,他也抬头看天,心中暗想着:“婉华,你现在在哪里,不管你吃了什么样的苦,希望你能坚持住,你要相信,我会永远在你的身边。”
  一群白色的鸽子在天空中飞舞盘旋,落在了草坪上,有几只还停留在了蛋糕的旁边。
  南造云子惟恐鸽子会过来破坏那只蛋糕,抬手想要将鸽子赶开,马云龙赶忙伸手阻止道:“不要这样。”
  南造云子一愣,把手放了下来,回头看着马云龙说:“为什么?”
  马云龙平静地说道:“鸽子是和平的象征。《旧约全书·创世纪》中记载,上古洪水之后,诺亚从方舟上放出一只鸽子,让它去探明洪水是否退尽,上帝让鸽子衔回橄榄枝,已示洪水退尽,人间尚存希望。这些和平的鸽子降临,不也将是给你的女儿带去希望,保佑她的平安吗?”
  南造云子细细品味着马云龙的话,将手放下,安静地地看着那白色的鸽子或是在天空飞翔,或是在草坪上蹦跳,她似乎也感受到了马云龙所说的那种和平的意义。
  “1940年,希特勒攻占了法国首都巴黎。当时毕加索心情沉闷地坐在他的画室里,这时有人敲门,来者是邻居米什老人,只见老人手捧一只鲜血淋漓的鸽子,向毕加索讲述了一个悲惨的故事。原来老人的孙子养了一群鸽子,平时他经常用竹竿拴上白布条作信号来招引鸽子。当他得知父亲在保卫巴黎的战斗中牺牲时,幼小的心灵里燃起了仇恨的怒火。他想白布条表示向敌人投降,于是他改用红布条来招引鸽子。显眼的红布条被德寇发现了,惨无人道的法西斯匪徒把他扔到了楼下,惨死在街头,还用刺刀把鸽笼里的鸽子全部挑死。老人讲到这里,对毕加索说到“先生,我请求您给我画一只鸽子,好纪念我那惨遭法西斯杀害的孙子”。随后,毕加索怀着悲愤的心情,挥笔画出了一只飞翔的鸽子。”马云龙用一种悲痛的心情,又向南造云子讲述了就发生在身边不久的著名画家关于鸽子象征和平的故事。
  “马云龙,你今天的情绪很低沉,怎么满脑子都在想着和平?”南造云子察觉到马云龙的情绪有所变化,忍不住问道。
  “云子女士,难道你愿意永远生活在一个充满战争、动荡和血腥的年代吗?中国和日本之间的战斗,乃至整个世界的战斗该结束了。我相信,当这场战争结束的时候,你的女儿或许就能回到你的身边,你也不需要再用这种方式来为她庆祝生日了。”马云龙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厌战情绪。
  马云龙并不担心对方会对自己产生怀疑,即使他现在一直是处于火山口的位置,随时受到日本人的监视。因为真实的思想,反而代表着一个人的诚恳,虚伪的说一些什么希望“圣战”胜利的话,反而是不真实,不切实际的。
  南造云子感受到了马云龙内心中情感流露,也伤感地点了点头:“你说的对,希望明年婉华再过生日的时候,我们不会再是用这种方式。”
  “云子女士,云子女士!”两人正在对话,远远地传来了前圆的呼喊声,只见他快步地向着这边跑了过来,来到二人跟前,礼貌地冲马云龙点了下头,然后就严肃地对南造云子说道:“可找到你了,云子女士。”
  “出什么事了?”南造云子意识到,如果不是出了非常重要的事,前圆是不会如此着急的找她的。
  前圆凑到南造云子的耳边,低声地汇报着,南造云子先是皱眉,随后露出了欣喜的目光:“很好!做的很好,我们马上回去布置!”
  伴随着南造云子的这两句话,她又恢复了平常那种阴冷孤傲的样子,领着前圆就向草坪外走。当她走过马云龙身边的时候,她似乎想起什么,停下了脚步,转头对马云龙说道:“马先生,谢谢你。谢谢你今天能陪我到这里为女儿过生日,也谢谢你刚才的那一番高论。”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她别有用意的看了马云龙一眼。
  马云龙淡淡的一笑,平静地说道:“希望我的话,能够真的对您有帮助。”南造云子点了点头,带着前圆快步离开。
  马云龙回身看了看摆放在地上的小蛋糕,又看了看还在周围盘旋的鸽子,意味深长的叹了口气,然后慢慢地转身离开……(小说未完待续)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次 发图:2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