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谍战小说连载】谍战上海滩(第一百一十五章)情途末路

楼主:程晓枫 时间:2020-10-07 07:20:00 点击:41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第一百一十五章 情途末路
  军统上海站的秘密藏身地点中,沈醉召集了部下,正在向他们交代行动的计划。
  “日本方面最近对于铀矿的渴望已经到近乎疯狂的程度,派出了多支秘密小分队,分布到各地进行勘探。而根据刘婷瑶向我们提供的最新情况,日本人似乎已经找到了关于铀矿的线索,今天晚上,日本领事和土肥原将在皇宫酒店接见刚刚返回的一支小分队,而他们就带回来关于铀矿的线索。”沈醉语调平静地介绍着情况。
  “头儿,那咱们的行动,是不是就是在半路,对这支小分队进行拦截,抢在他们汇报之前,把铀矿的秘密先拿到手?”刘宁有些兴奋起来,猜测着沈醉的安排。
  “没错,现在我向你们布置任务。”沈醉点了点头,开始向部下们做着周密的安排,但偏偏把张辉、许志远还有其他的军统特工都做了安排,就是没有安排刘宁。
  看到其他人都离开了,刘宁有些焦急地说道:“头儿,你该不是打算安排我看家吧,怎么不给我安排任务?”
  沈醉看着他,笑着说道:“不要急,有你的任务,而且你的任务,比起他们更重要,也更危险。”说到这里,他的脸上忽然闪过了一丝忧虑和伤感,但很快又消失了。
  夜幕下的吴淞口码头,一艘小型军用快艇停泊在了岸边,几名身着勘探队员服装的人从船上跳下,上了早就等候在路边的一辆军用小卡车,迅速地离开码头,向着上海市中心而去。
  在他们的汽车经过南京路,准备拐往租界的时候,汽车前方的路面突然发生了爆炸,迫使着汽车不得不停了下来。车上的人紧张地看向四周,就见数十条人影快速地从路边杀出,各执武器向着他们扑来,用枪顶着车上的人迅速下车。
  这群人为首的正是许志远和张辉,他们带着已经抓到手的日军勘探队俘虏,快速地穿过一条小巷,来到另一条大路。一辆外表伪装的和军用小卡车非常相似的卡车早就等在了那里,许志远、张辉带着部下将俘虏都押上车,然后迅速发动汽车离开。
  “这次的行动可真漂亮,这么容易就让咱们抓到了这些日军勘探队,只要回头一审问,拿到了铀矿的地址,那咱们可又是大功一件。”许志远兴奋地说道。
  “那还用说,有沈大哥的安排,再加上有内线通报线索,想不成功都难。哎,对了,你知道吗?我听说那个给咱们通报消息的刘婷瑶对沈大哥可是有点意思。”张辉说到这儿,坏笑了起来。
  两人一路说笑,回到了沈醉事先安排好的一间秘密仓库。两名军统特工跳下车,将仓库大门打开,等到卡车开进去后,这才又将大门关好。许志远和张辉吩咐将车上的俘虏都押下车,然后押着他们向仓库深处走去。
  两人打头正走着,许志远忽然察觉到什么,猛地一抬手,冲着后面的人说道:“站住!”
  众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马上停住了脚步,诧异地看着他。
  许志远的眼睛死死地盯住前方,然后厉声喝道:“什么人,出来?!”
  仓库里响起了一阵冷笑声,由于在深夜,而这仓库又相对空荡,所以这笑声显得异常的阴森恐怖。
  一个身着日本军服的人出现在了前方,正是特高课的高级特务前圆,他冷冷地看着许志远等人:“不愧是军统训练出来的高级特工,居然能够发现我们的存在,那就不必再伪装了,把他们拿下!”
  伴随着前圆的一声吆喝,数名便衣的日本特务从仓库通道边上冲了出来,一起举起手枪对准了许志远等人,瞬间将他们包围。
  “你……你们……”许志远和张辉看到周围突然出现的日本人,猛地意识到了什么,一起怒视着面前的前圆。
  “你们这些傻瓜,也不动脑子想想,铀矿探勘队这么秘密的情报,又怎么可能让一个小小的舞女探听到?居然还真的敢来劫人,那我们自然也就跟着你们到这儿来做做客了。”前圆得意的笑着,显然对于这次行动的成功,非常的满意。
  “这个该死的叛徒!”许志远小声地骂着,尽管他们手里有着几名日本人质,但是毫无疑问,他们根本就不会是勘探人员,甚至都不是日本人,想要用他们来要挟对方,是不可能的。
  “来人,把他们的枪都下了,把人统统带回去!”前圆下着命令,数名日本特务向着许志远等人扑来。
  “砰”一声清脆的枪响,前圆的额头突然多了一个弹孔,他惊诧地看着前方,怎么也想不到,会有人再暗中如此准确地击中了他。前圆想不到如此周密的计划,竟然还会出现问题,他带着这种疑惑和不解,慢慢地倒了下去……
  一个人的一只手慢慢地拧开了刘婷瑶房间门的把手,推开门走进了黑暗的屋中。
  又是一夜的欢歌乐舞之后,刘婷瑶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自己的住处。她随手把手包往门后的衣架上一挂,也不开灯,借着月光径直走向了床,一头栽倒在上面,再也不想起来。
  房间的灯却在这个时候一下子亮了起来,刘婷瑶惊诧地急忙回头,就见沈醉正站在床边冷冷地看着她。
  “沈醉,是你?!”刘婷瑶看到是沈醉,先是露出惊喜,随后又惶恐起来,“你,你到我这儿来干什么,你这样我很容易暴露的,而且你怎么没有去指挥行动?!”
  “指挥行动?指挥包饺子的行动是吗?”沈醉冷冷地说道。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不明白。”刘婷瑶隐隐地感觉到情况不对,还在极力的辩解着。
  “不明白是吗?那就跟我走一趟,你就什么都明白了!”沈醉没有掏枪,只是冷冷地命令着刘婷瑶,然后转身就往外走。他的话语中带有一种强烈的威严,使得刘婷瑶根本不敢抗拒。
  “沈醉,你听我解释,我……”刘婷瑶似乎意识到已经隐瞒不下去了,所以大声地喊着沈醉,想要辩白。
  沈醉停住脚步,但是没有回头,只是冷冷地说道:“现在不是解释的时候,如果你想解释,就马上跟我走,到了地方,你去跟所有的人解释,看看他们接受不接受!”
  刘婷瑶看着沈醉,眼神慢慢低垂了下来,露出了绝望的眼神:“沈醉,你真的就连个说话的机会都不给我吗?”
  “我说了,我会给你解释的机会,但不是在这里,也不是只有你我!”沈醉一点儿也没有松口。
  沈醉想到如果不是他及时察觉到铀矿的秘密不可能被刘婷瑶这样的舞女轻易探听出来,又经过之前多次日本人的诱惑计划的话,也许他现在已经带着所有的军统特工中了日本人的埋伏,又一次面临全军覆没的境地,他就恨不打一处来,没有当场枪毙刘婷瑶,已经是做出极大的克制了。
  刘婷瑶默默地站起了身,对沈醉说道:“好吧,我跟你走,我跟你走……”
  沈醉不再说话,站在门边等待着刘婷瑶。突然,沈醉猛地回头挥动手臂,一把飞刀准确地刺在了刘婷瑶的胸口,她缓缓倒了下去,而她的手中正握着一把手枪。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用飞刀……杀死我的……”刘婷瑶倒在地上,痛苦地说着,她的眼中流出了眼泪,手中的手枪也掉在了地上,而这时沈醉才发现,那把手枪根本没有装弹夹,是把空枪。
  “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沈醉隐隐地感觉到事情另有内幕,回过身,看着倒在地上的刘婷瑶问道。
  “能够……被你亲手……杀死,对我……来说,也是……一种莫大的幸福,至少这样……我可以……安心地去死了。”刘婷瑶的眼中流着眼泪,但脸上却满是欣慰的笑容。
  “为什么,你到底为什么要叛变我们的组织?!”沈醉实在无法理解刘婷瑶的做法,自从上次中村事件后,他也曾经尝试着在自己的内心里给刘婷瑶留个位置,尝试着去接纳她,只是因为后来不断有新的任务,所以才一次又一次的错过。可他怎么也想不到,就在他努力地为两人结合做努力的时候,刘婷瑶却做了叛徒。
  “我知道,无论我说什么,你可能也无法原谅我了,其实我也做梦都不到,我居然会和你成为敌人。前段时间,你不在上海,我到处打听你的消息,然后在日记里述说着对你的思念。可我万万没有想到,最后出卖我的就是这本日记。”刘婷瑶大口地喘着气,向沈醉讲述着事情的经过。
  “我的日记被艺术团的人无意中看到,发现了我不停地在日记中提到一个叫沈醉的男人,就把日记交给了土肥原,他们就把我抓了起来。起初我死活也不肯承认,他们就开始秘密调查我的身世,终于查明我并不是日本人,而是中国人。他们找到我的家里,绑架了我的妈妈和弟弟,杀死了我的爸爸,还威胁说,如果我不帮他们做事,就还要杀死我的妈妈和弟弟。我不忍心我的家人惨死,才违心的接受了他们的安排……”刘婷瑶痛苦地说出了事情的全部经过。
  “虽然我答应了他们要把你们骗出来,但我的心里还是爱着你的,我不希望看到你死,所以我才又用暗语给你们发出了警示,希望你们能明白此行是有危险的。刚才,我陪着土肥原他们喝酒,可我的心里真的是一直都在惦记着你,我真的好怕你会中计,好怕你会出事……”随着刘婷瑶的讲述,沈醉慢慢低下了头。
  在行动开始前,沈醉的确是收到一封用密语发来的警示信,也这是这封信的出现,更加剧了他的怀疑,所以最终才决定采用将计就计的方式,歼灭了日本人的阴谋,并由神枪手刘宁打死了日本特务前圆。但他却没有想到,这封信竟然会是刘婷瑶写的。
  “刚才你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真的好激动,好高兴,我也知道,军统的组织纪律,不可能允许一个叛徒的出现,与其接受回去接受处罚,不如就这样让你杀了我,我心里更塌实。”刘婷瑶停止了讲述,袒露着自己的心事。
  沈醉慢慢地走上前,从地上扶起了刘婷瑶,无比痛心地说道:“你,出了这样的事,为什么你不想办法告诉我,如果你告诉我,我可以想办法去救你的妈妈和弟弟,你也就不用……”
  刘婷瑶笑着打断了沈醉:“你觉得我会让你为我去冒险吗?”话说到这里,她突然感到胸口一阵剧烈的疼痛,不停地咳嗽,大口的心血从口中喷涌而出。
  沈醉赶忙抱着刘婷瑶泣声道:“你不要说了,我现在马上送你去医院。”
  “不。”刘婷瑶一把拉住了沈醉的胳膊,“我情愿就这样死在你的怀里,你连我这个最后的要求,也不能满足吗?”
  沈醉无奈地点了点头,没有再动,因为他非常清楚,自己的那一把飞刀,早已经刺中了刘婷瑶,而她又说了这么多的话,消耗了大量的气力,能够坚持到现在,已经是一个奇迹了。
  “沈醉,告诉我,你有没有喜欢过我?”刘婷瑶死死地拉着沈醉的胳膊,用一种期盼的眼神看着他。
  “有。”沈醉肯定地点了下头,“如果这次没有发生这样的事,其实我是准备找戴局长谈,结束你的卧底工作,调你回重庆的。”
  “真的,你不是在骗我?!”听到沈醉这句话,刘婷瑶的眼睛放出了光芒,精神也瞬间亢奋了起来。
  “我不会骗你,我说的都是真的。”沈醉很肯定的回答着。
  “那,你能不能吻我一次。”刘婷瑶看着沈醉,提出了她最后一个请求。
  沈醉看着刘婷瑶那双深情的眼睛,强忍着内心的悲痛,俯下头,向着刘婷瑶的双唇吻去。当两个人的嘴唇碰在一起的时候,沈醉明显的感觉到了刘婷瑶的身体微微一颤,随后就不动了。但沈醉还是没有将自己的嘴分开,继续深情地吻着刘婷瑶。此时伤心的泪水,终于不再受他的控制,从眼眶中流出,滴到了刘婷瑶那渐渐冰冷的脸上……
  江边,劲风呼啸,将沈醉的长衫吹起,头发也被狂风吹得渐渐凌乱,他捧着一只小小的骨灰坛走到了江边大堤的尽头,看着眼前不断翻滚的滔滔江水。他的眼前仿佛出现了和刘婷瑶以及洪玫在一起的一幕幕往事。
  “玫,婷瑶,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沈醉杀了太多的人,杀孽太重,所以和我在一起的女人,最后都没能得到一个好结果。如果这是这样,那真是太对不起你们了。你们都是好姑娘,为了党国的事业做出了那么多的贡献,最后却因为我这么个根本不值得你们爱的男人而牺牲,真的是太不值得了。”沈醉低声地倾诉着自己内心的苦闷与哀怨。
  “婷瑶,我答应过你,会带你回重庆,可是我做不到了。因为我还要继续留在上海工作。我实在没有办法,把你带在身边保护你。这连绵的江水,寄托着我对你的思念,希望你可以在这滚滚江水中永远留存……”沈醉说完,打开手中的小骨灰坛,将刘婷瑶的骨灰向着江中撒去……
  当沈醉放下骨灰坛,准备离去的时候,他的身后传来了脚步声。
  马云龙穿着一件黑色的风衣,戴着礼帽向他走来。
  “后事都处理好了?”马云龙看着沈醉,平静地问道。
  沈醉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他的脸上挂着无限的伤心。
  “前圆死了,土肥原很恼火,已经给我和特高课都下了命令,要严密排查找你,这几天最好先不要乱动,不然我很不好做。”马云龙告诫着沈醉。
  “告诉我,那个铀矿的秘密真的只是个诱饵,还是确有其事?!”沈醉看着马云龙追问着。
  “你觉得这么机密的事,我可能知道吗?而且我也奉劝你一句,最好不要再打铀矿的主意。如果真是我们国家自己有能力研究那还好,可你们却是要跟美国中情局合作,把秘密送给他们。你们认为美国人真的靠的住吗?他们今天可以利用我们的铀矿制造出武器去对付德国人、日本人,也许明天就会反过头来对付我们!”马云龙很严肃地告诫着沈醉。
  “你说的没错,所以我找到铀矿,不是为了交给美国人,而是要让他们看看,他们找不到,我们可以找到。要让他们明白,中国情报人员不比他们美国人差,甚至比他们要强!”沈醉向马云龙做着解释。(小说未完待续)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次 发图:2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