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谍战小说连载】谍战上海滩(第一百一十六章)神秘人物

楼主:程晓枫 时间:2020-10-07 07:20:01 点击:53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第一百一十六章 神秘人物
  “这有意义吗?你觉得你把铀矿的秘密交到了戴笠的手里,他就不会交给美国人吗?或者说,你认为蒋介石就一定不会交给美国人吗?”马云龙看着面前的沈醉,忽然觉得他很幼稚,也很可笑。
  “也许会吧,但是我必须这么做,我必须要用自己的行动,来为中国特工正名!”沈醉的语气坚定,“毕竟为了找到铀矿,我们已经牺牲了太多的人,就算是为了告慰他们的在天之灵,我也必须这么做。”
  “好吧,我不再阻拦你,但是我也绝对不会帮你,我们就凭各自的力量好好的较量一番,看看到底谁能先找到铀矿。”马云龙也向沈醉表达了他坚定的意愿。
  两人同时伸出右手,在空中击掌盟誓,定下了公平争夺的约定……
  土肥原的办公室里,黑色的窗帘又一次拉下。在屋子的一角,刚刚布置起了一个小小的灵堂,摆放着数个骨灰坛,上面依次的写着松本、中村、高桥、前圆等人的名字,都是在最近几年中死去的日本高级特务。
  土肥原痛苦地跪在了灵堂前,他低声呢喃着:“你们都是为了大日本帝国捐躯的英雄,你们每个人的名字都会被载入日本的历史,我也一定会在战争结束后,把你们带回日本,让你们的英魂得以进入靖国神社,接受无数后人的参拜。”说完后,土肥原向着灵堂恭敬地参拜下去。
  截止到现在,土肥原身边除了南造云子已经再没有得力的助手和高级特务,尽管他已经给北平发去了电报,希望能从北平和天津的情报站再调几名高级特务来上海,但是由于目前中原的战势非常紧张,所以遭到了冈村宁次的拒绝,土肥原也只能艰难地利用现有人员来维持现状。
  “报告!”门外响起了马云龙的声音,土肥原赶忙擦去自己的眼泪,站起身,走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前,将台灯拧亮,这才说道:“进来吧。”
  当马云龙推开房门走进的时候,土肥原已经不再是那副颓废伤感的模样,而又恢复成了那个阴险狠辣的日本王牌特工。
  “有事吗,马云龙?”土肥原表情镇定的问道。
  “报告长官,这几天,我已经安排了部下,在各个主要路口设卡查访,并且对旅馆、酒店也下发了通缉令,甚至对于江边的一些贫民住处,以及暗娼窝点都进行了排查,但是还是没有发现沈醉以及军统特工的线索。”马云龙如实地向土肥原做着汇报。
  一种失望的神情立刻挂在了土肥原的脸上,他点了点头:“你辛苦了,不过不要放松,还要继续展开调查。”
  “是!另外,我还有一件事,要向您汇报。”马云龙故做神秘的说道。
  “还有什么事,你说吧。”土肥原从马云龙的神色中感觉到,他马上要说的事情绝对很不寻常。
  “虽然我们的调查没能查到军统方面的行踪,却让我们意外地又发现了共党分子潘汉年的踪迹。”马云龙带着一种邀功的口气对土肥原说道。
  “哦,这是真的?!”土肥原一听立刻兴奋了起来。
  “千真万确,根据我的调查,发现他每隔几天就会到位于租界中的蓝鸟咖啡厅一次,具体到那里是见谁,还是说那里就是他们的秘密联络地点,则还没有查清楚。”马云龙如实地做着汇报。
  “那你有没有对蓝鸟咖啡厅进行一下调查?”土肥原马上问道,听到那个地方是租界,土肥原微微皱了下眉头,虽然日本人现在已经控制了整个上海,但是由于西方各国在上海的势力还需要一种表面的维系,所以对于公共租界,还是保持着由巡捕房来维持秩序,一般情况下,日本人的军队和警察,是不会进入到租界中去抓人的。
  “有,因为那里是租界,所以我们的人不能随便出入,我就亲自乔装去看了下,从外表上没有看出什么问题,只能说那里可能是潘汉年与同党接头的地点。”马云龙把自己去现场看过的结果向土肥原做着汇报。
  “长官,您看我们要不要知会租界的巡捕房一声,然后在那里秘密设下埋伏,等到潘汉年再出现的时候,我们就可以实施抓捕。”马云龙向土肥原做着请示。
  土肥原没有马上回答马云龙,他站起身在屋里踱着步,静静地思索着。而马云龙也不敢去打扰他,只是默默地等待着。
  片刻后,土肥原回过头来,对马云龙说道:“不,先不要通知租界的巡捕房。他们那些人办事都是死脑筋,万一大张旗鼓的安排人,反而会打草惊蛇。这样,你和南造云子带上几个精干的部下,乔装隐藏在那个蓝鸟咖啡厅中,只要潘汉年出现,马上实施抓捕,尽量不惊动巡捕房,把人带出租界。”
  “是!”马云龙马上立正敬礼,走出了土肥原的办公室。
  走在白公馆的走廊中,马云龙微微皱起了眉头,一个小时前,他接到了苏志勇的通知,让他按照指示,去把刚才的话向土肥原进行复述,并安排人到蓝鸟咖啡厅进行抓捕。
  马云龙不知道苏志勇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安排,如果是为了诱惑敌人,实施打击,也不应该选择在租界这样一个地方。
  按说马云龙不敢多问,只能是按照命令办事,但真到了具体执行的时候,他的心里却有些嘀咕了,因为苏志勇并没有指示他,万一到了蓝鸟咖啡厅,真的见到了自己的同志,又该如何处理……
  “马先生,你怎么了?”化妆坐在蓝鸟咖啡厅的大堂中,马云龙还在思索着这个问题,有些走神,坐在他旁边,同样做了化妆的南造云子看出他有些走神,忍不住开口低声问道。
  马云龙这才回过神来,镇定了一下情绪,然后才回答道:“哦,我是在想,这潘汉年到这里究竟是要见什么人?我们这么安排,有没有疏漏的地方。”
  南造云子看着马云龙笑了笑:“放心吧,这蓝鸟咖啡厅真的是为我们抓人方便而设计的,只有一个大门,并无其他侧门,后厨也是完全封闭。即使是服务员和厨师出入,也是要走大门。也就是说,我们在大堂内布置好人手,门口又安排了6个人,只要潘汉年进到咖啡厅,就绝对是插翅膀难飞。”
  马云龙重重地点了点头:“的确如此,现在只是希望着潘汉年能够早点出现了。”他嘴上虽然这么说着,心里却是暗自着急,不明白为什么会选择在这样一个地方进行接头,而如果真的出现了自己的同志,那就是像南造云子说的那样瓮中捉鳖,那自己该怎么做,是真的抓人,还是要采取措施……
  “不用着急,只要他们出现,我们就一定能抓住他们,这就是一件大功。”南造云子看着马云龙,忍不住发出了冷笑,心道:这点事就沉不住气了?也是,当上76号主任以后,还寸功未立,看来是想赶紧表现下了。
  就在两人各怀鬼胎,想着心事的时候,一名化妆成服务员的小特务从门口向着他们走了过来,低声说道:“对面的街道来了一个很可疑的人,戴着围脖、礼帽和墨镜,挡住了大半个脸,正向咖啡厅方向走来。”
  “很好,通知所有人看我的暗号行事。”南造云子向着服务员做出了命令,服务员领命走开,借着送东西,把命令传递给了隐藏在咖啡厅各个角落的日本特工和76号的特务。
  听到有人来了,马云龙的心里更加紧张,他已经仔细地进行过观察,整个咖啡厅中没有一个认识的人,也就是说不会是在这里设下埋伏,引诱日本人上钩,那么苏志勇安排他们到这里,到底是要干什么?
  马云龙正在想着,咖啡厅的大门被推开了,小特务所说的那个人,大步走了进来,四下张望着。由于南造云子事先巧妙的布局安排,76号的特务和日本特工,将靠近大门口的几张桌子巧妙的占据,使来人不得不继续走到相对靠内的位置,才能找到座位。
  那个人显然也是发现了这个情况,站在门口迟疑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地向内走去,在靠近窗户的一个位置坐了下来,随手从口袋中拿出一张报纸放在了桌子靠近窗子的位置,如果有人从外经过,可以清楚的看到这张摆在桌子上的报纸。
  南造云子向化妆成服务员的小特务使了个眼色,他马上走到了那人的跟前,礼貌地问她需要什么东西,那人却哑着嗓子回答说,要等人,一会再点东西。
  小服务员马上借着送饮料的机会,把一张小纸条送到了南造云子的面前,上面写着:声音很哑,但听起来略带女腔。
  南造云子抬起头看着马云龙,微微摇了下头,意思是告诉他,来人不是潘汉年。
  马云龙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用右手在桌子上轻轻敲了下,示意继续等待。
  那个人坐在椅子上,不停地探头向外张望,似乎真的是在等待什么人,但即使是在温暖如春的屋里,他也不肯接下自己的帽子和墨镜、围脖,使得马云龙和南造云子始终无法辨别出他的真实面目。
  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了咖啡厅对面的马路边,那个人看到汽车之后,露出了兴奋的神色。南造云子低声地对马云龙说了声:“来了!”
  坐在窗户边的那个人竟然好象听到了南造云子说话一样,扭头向她和马云龙的方向看来,先是短暂的一愣,然后迅速抓起桌子上放的报纸就向大门口冲去。随着她的起身,刚刚停下的那辆汽车迅速开动,向前而去。
  南造云子万万没想到,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自己竟然会暴露,此时也顾不上别的,立刻向手下们发出了抓人的指令。埋伏在门口的特务们一起涌上,将那个戴着墨镜、礼帽的人直接按住。
  南造云子冲出咖啡厅,还想看看那辆黑色的汽车,可惜车已经开远,她懊恼地骂了句“八嘎”然后返回到咖啡厅中。她冲到那个神秘人的跟前,抬手打掉了他的帽子,出乎他的意料的是,那人竟然一下子露出了满头长发。南造云子接着扯下了他的墨镜和围脖,这一下子,让南造云子和马云龙都大吃一惊,他们抓住的这个神秘人,竟然是李婉华……
  看到这个被抓的人竟然是李婉华,马云龙和南造云子都是大吃一惊,诧异地看着她。
  南造云子更是惊愕地失声叫出:“婉华?怎么会是你?”
  那么,李婉华不是在从重庆开往上海的火车上,途中被湘西的土匪劫走了吗,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还得从几天前的那个晚上说起……
  土匪们劫持着李婉华离开火车,迅速抄小道向着附近的一座大山奔去。李婉华奋力挣扎,不肯就范。那些土匪一开始还是押着她走,后来看她闹得实在太厉害,只能轮流将她扛在肩膀上走。可李婉华却是又踢又打,不停叫喊。土匪们没有办法,用绳子将她捆了起来,又将她的嘴堵住,这才继续扛着她往前走。
  李婉华手脚被绑,无法动弹,嘴里又不能发出声音,只能暂时放弃了抵抗。心里却是更加的慌张,没想到刚刚逃出美国中情局的这张魔网,却又掉进了土匪的这个火坑,万一他们真的把自己押回去,做什么押寨夫人,那可就惨了。
  土匪们扛着李婉华,专拣偏僻的小路行走,路上已经越来越荒凉,很难再看到有人家居住,李婉华的心里也是越来越凉,期待着能有人营救的希望也是慢慢破灭。
  赶了一夜的路,天边慢慢放出了光明,土匪们似乎也有些累了,停在一个小树林里休息,纷纷拿出自带的干粮和水壶吃东西喝水补充营养。
  负责抗着李婉华的土匪拿出水递到李婉华的面前:“你喝水不喝?”
  李婉华惟恐水里有问题,拼命地摇着头,对方也不勉强,自顾喝了起来,不再管她。
  休息了一会儿,领头的土匪走到了李婉华的面前,仔细的端详着她,李婉华害怕地躲闪着,惟恐对方对她做出什么非分的动作。
  那土匪看着李婉华似乎想说什么,终于忍住,冲着旁边的小土匪说道:“休息好了,出发了。”又有土匪过来将李婉华扛起,一行人又继续前进。
  等到天边彻底放出光明,一轮红日慢慢升上天空的时候,他们终于走出了大山,前面出现了一条河挡住去路,但是渡过河之后,远远地可以看到一个小镇了。
  看到小镇,李婉华反而是有些诧异了,按理说土匪应该是带着她直接回到山里才对,怎么会往人烟稠密的镇子上跑?难道他们还要打劫这个镇子?
  在李婉华胡思乱想的时候,土匪们已经在河边将早就准备好的一艘小船划了过来,领头的土匪带着几个人将李婉华抬上船,向着对岸划去,而大部分的土匪都留在了岸的这边。
  李婉华的心里还在嘀咕着:他们到底要干什么?不是要带我回山寨做押寨夫人吗,怎么又带我去镇子上?难道是打算把我卖了?
  小船慢慢靠了岸。土匪头目带领着部下将李婉华抬下了船,放在了地上,然后开始为她解绳子,以及拿掉嘴里的毛巾。
  在李婉华越发感到奇怪的时候,那个领头的土匪却热情地对她说道:“李婉华同志,不好意思,这一路让你受委屈了。”
  李婉华万万没想到对方会喊出自己的名字,而且态度会有如此大的转变,她小心地看着对方,问道:“你们,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所有的土匪都笑了起来,领头的人自我介绍道:“不好意思,李婉华同志,我们并不是什么土匪,而是在湘西活动的共产党游击队。是重庆的同志发现你失踪后,马上展开调查,确认你是被美国中情局的特工绑架,要去往上海,这才设法通知了我们,我们在路上设法营救你。可时间紧迫,我们想不出别的好办法,只能化妆成土匪去打劫火车了。”
  “真的?那为什么你们在火车上不说,而且还要把我带出这么远才说?”李婉华对于对方的话是将信将疑。
  “如果我们直接把你救走,中情局的人肯定想到你会返回重庆或者去往上海,还会继续找你。而我们这样把你带走,他们就将无所适从,不知道去哪找你。至于为什么走这么远才告诉你,这就得说你的脾气太过刚烈了。”游击队长笑着说道。
  这时,李婉华对于对方的话已经完全相信了,也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
  “李婉华同志,我们这几位同志会护送你到前面的小镇,在那里安排车送你离开,上级已经有了指示,鉴于目前你在重庆已经暴露身份,建议你先回上海,我们的人会帮你安排好一切。”游击队长向李婉华说着他们的安排。(小说未完待续)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次 发图:2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