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谍战小说连载】谍战上海滩(第一百一十七章牢狱之灾

楼主:程晓枫 时间:2020-10-08 07:39:45 点击:53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第一百一十七章 牢狱之灾
  李婉华紧紧地握着游击队长的手向他表示感谢,然后又挥手向对岸的游击队员挥手道别,这才跟着那几名游击队员向着小镇而去。
  在他们的帮助下,李婉华几经坎坷,终于回到了上海,并且和组织上取得了联系,见到了苏志勇和潘汉年,并在他们的安排下开始了工作……
  苏局为什么要让婉华出现在这里,而又故意让我通知日本人带人来抓?他到底是什么目的?马云龙看着面前的李婉华,心里越发的紧张和惶恐,尤其是想到李婉华后面可能会遭受的折磨,他的心里就更加的紧张。
  “婉华,真是没想到又见到你了,你,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你是在跟共产党的人进行接头吗?”南造云子看着女儿,又欣喜又惊讶地问着。
  李婉华看着南造云子却是冷冷地说道:“你们要干什么?你们凭什么抓我?”完全是一副无视南造云子的姿态。
  她的这句话却提醒了南造云子,她意识到这里毕竟是公共租界,如果不尽快将人带走,很有可能就会惊动租界的巡捕房,那时候,事情将更难收场。所以她也迅速换了一副嘴脸,对李婉华说道:“为什么抓你,你应该比我清楚,既然你现在不愿意说,我只能请你回去说了。”说着话,她一摆手,几个日本特工将李婉华架起来就往外走。
  马云龙看着他们架走李婉华,心中十分着急,因为他明白,一旦李婉华被带回特高课白公馆,自己就很难再插手,那时候不要说营救,就算是想见一面都是非常困难。这个时候,他已经没有时间再去思索苏志勇为什么要这么安排,想的只是怎么样才能保证李婉华的安全了。
  就在马云龙准备采取行动的时候,却听到咖啡厅里传来了“不许动!”的喝声,众人回头去看,却见咖啡厅的法国老板举着一支双筒猎枪正在对着他们。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骗我们说要在我们这里拍电影,还请我们进行配合,可现在却做着绑架的事情,在我们的咖啡厅里,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出现。”老板厉声地叫着。
  南造云子有些无奈地拿出了自己的证件,对老板说道:“我们是日本特高课的,是奉命抓捕抗日分子,希望你配合。”
  “我不管你是谁,这里是公共租界,只有巡捕房的人才可以抓人,你们这么干,就是非法绑架。”老板却根本不听南造云子的解释,高声叫着。
  南造云子看向马云龙,低声问道:“怎么办?你也知道李婉华对我们的重要性,如果不赶紧把她带走,巡捕房的人得到消息来了,咱们就不好办了。”
  “你的意思是要硬闯出去,那家伙手里的猎枪装的可是霰弹,要是一开枪,咱们得伤一大片,最好别蛮干。”
  马云龙也同样低声地劝着南造云子,他心里其实倒是更希望这个老板可以多耽搁一点时间,这样拖到巡捕房的人来了,也许就可以把李婉华设法救走。
  “不闯不行,如果等巡捕房的人来了,我们根本就别想带走人!”南造云子的态度非常坚决,狠狠地瞪着马云龙,大有如果马云龙不配合她的行动,就要翻脸的架势。
  马云龙无奈地低声说道:“好吧,你说怎么办,我配合你。”
  “假意顺从,你想办法靠近他,把这个老东西的枪下了,我们带人先走。如果巡捕房真的来人把你带走,我会通知土肥原长官出面为你解释,也可以让丁默村出面来保你。”南造云子用一种命令的口气说道。
  马云龙无奈地点了点头,向着老板的方向走去,就在他与南造云子擦肩而过的瞬间,他向着李婉华的方向看了了一眼,而李婉华恰好也在这个时候向他望来,两人目光在空中短暂相碰,又迅速分开。
  在这一瞬间,李婉华在马云龙的眼中,仿佛看到了支持、鼓励与安慰,人反倒镇定了下来;而马云龙则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期盼与哀怨的眼光。
  马云龙把双手举高,向老板走去,口中说道:“先生,我们想我们之间是有点误会,请您把枪放下,我们保证不会乱动,我们坐下来谈谈好吗?”
  “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我已经给巡捕房打了电话,他们马上就会派人来,你们有什么话跟他们去解释!”老板却是根本不吃马云龙这一套。
  马云龙边走边再想着,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办,从李婉华的眼神中,他隐约看到了一种自信,难道这一切真的是故意的?自己不能出手救她,而应该让她就这样被带走?
  马云龙怀着复杂的心情一边和老板周旋着,一边慢慢向他逼近。就在两人只剩下几步远的时候,马云龙终于做出了决定,他的手猛地一挥,顺手抓起旁边一张桌子上的咖啡杯子向着老板掷去,老板下意识的缩头闪避。马云龙却已经快速地冲到了他的跟前,举着手枪对准了他的头顶……
  老板被枪顶住,一下子愣住了,呆呆地看着面前的马云龙。马云龙用手指了指他手中的猎枪。老板惶恐地将枪放了下来。马云龙把猎枪拿起,随手往后一扔,然后冲着南造云子等人一摆手,南造云子等人会意,立刻押着李婉华等人向门外而去。
  直到南造云子等人都退出了咖啡厅,马云龙才微笑着对老板说道:“不好意思,打扰你生意了。”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叠钞票,放在了老板的面前,然后慢慢地向着大门口退着。
  咖啡厅门口,日本人的两辆汽车已经停好,南造云子亲自押着李婉华上了一辆汽车,然后吩咐司机将汽车发动,等待着马云龙出来。
  就在这时,远处突然传来了犀利的警笛声,接着就看到一队法国巡捕跑步向这边而来。南造云子本能地感到了危机,立刻吩咐道:“开车,马上离开这里!”
  76号的特务庆子紧张地说道:“马主任还没出来呢!”
  “再不走都走不了,回头再救他!”南造云子恼怒地骂着。司机不敢再违抗,迅速掉头,两辆汽车向着与巡捕跑来的相反方向而去。
  马云龙也听到了警笛声,加快脚步冲出咖啡厅,却看到汽车已经远去,数名巡捕已经冲到了咖啡厅大门前,一起向着他举起了长枪。马云龙无奈地将双手举高,任由法国巡捕上前将枪取出,然后把他押上了巡捕房的囚车……
  土肥原的办公室内,他手里捧着一本《孙子兵法》正在研读,其实他的心里却是在惦记着马云龙与南造云子的行动是否成功,所以根本就看不下去。翻了几页就把书放下,站了起来,在屋里踱着步。
  就在半小时前,冈村宁次又给他打来了电话,要求他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铀矿的地址,配合日本国内的科研人员开发具备大杀伤性的武器,来挽回败局。自从中途岛战役之后,日本海军遭受重创,已经很难在太平洋上与美国海军进行正面对抗,呈现败势。
  苏联在成功的完成斯大林格勒保卫战之后,已经开始表现出反击的架势,现在德国军队反而是节节败退,已经被苏联收复了大片失地。整个世界战争的格局已经在向着对轴心国联盟不利的方向发展。
  德国的原子弹计划又被美国人成功破坏,现在轴心国联盟能够翻盘的希望已经全部寄托在日本能够研究出大杀伤性武器上。这甚至将成为决定这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关键。
  冈村宁次的话使土肥原倍感压力,可目前的状况下,他却又确实找不到任何关于铀矿的线索。土肥原的内心中也已经隐隐的感觉到,或许日本失败的命运已经不可更改了。
  伴随着汽车马达的声音,以及开进大院在大楼前停下的刹车声,土肥原知道,南造云子和马云龙应该是回来了。不管怎么说,和共产党以及军统的争斗还必须继续下去,在部下的面前,土肥原还必须要做出一个镇定的姿态,才能指挥他们更好的进行谍报工作。所以土肥原稳定了一下情绪,又重新拿起了《孙子兵法》,做出了一副在认真研读的姿态。
  “报告!”门外响起了南造云子的声音,土肥原马上命令道:“进来!”
  南造云子推门大步走进,来到土肥原的面前敬礼:“报告!”脸上的兴奋和激动已经表露了出来。
  土肥原看到她这副样子,心中暗喜,可表面上却还是一副若有其事的样子:“看你的表情,应该是有好消息了?怎么样,抓到潘汉年了?”
  南造云子摇了摇头:“不,我们没有抓到潘汉年,但我们抓到的这个人,却比潘汉年更有价值!”
  土肥原微微一愣:“哦,你们抓到谁了?”
  “是我的女儿李婉华。”南造云子激动地回答道。“是她?”
  土肥原听到这个消息,也忍不住兴奋地站了起来,刚刚还在为铀矿的事情发愁,而现在掌握着铀矿秘密的李婉华却被抓了回来,这绝对一个利好消息,难道真的是天不亡日本,要让他们找到铀矿,完成制造原子弹的计划?
  “她人在哪?”土肥原赶忙问道。
  “我已经把她带了回来,送到了地下室的秘密牢房关押起来,等候您的发落。”南造云子向土肥原报告道。
  “非常好,你们做的非常好,我一定要好好嘉奖你们。”土肥原说到这里,忽然发现只有南造云子一个人回来,马上问道:“马云龙呢,他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
  南造云子这才把当时的情况一一说出,并把最后巡捕赶到,她被迫先带人回来,马云龙可能已经被巡捕抓走的消息说出。
  “这个马云龙,每次都是立下大功,今天要不是他拖住那个碍事的老板,我们还真的有可能都要被抓住。”南造云子说到最后,很肯定地向土肥原表达着对马云龙的赞赏。
  “嗯,我马上就给租界巡捕房的朱探长打电话,请他放人。你先把李婉华看好,这可是咱们第三次抓到她了,按照中国的老话,事不过三,这次一定要撬开她的嘴,从她的口中找到铀矿的秘密。”土肥原向南造云子交代完任务,马上拿起电话,拨通了租界探长的电话。
  “哟,是土肥原先生,您现在可真是厉害啊,到租界抓人,居然也不事先知会我一声,我这租界的巡捕房,看来是得准备关门,请您来帮我们维护租界的治安了。”听到是土肥原打来的电话,租界探长朱容九冷嘲热讽地拿他打着哈哈。
  土肥原心中暗骂着对方,可毕竟是有求于人,只能赔着笑脸说道:“朱探长,这件事确实是事出突然,来不及事先通知您,所以才……”
  “缉拿共党分子需要拿枪顶着咖啡厅法国老板的头吗?人家已经向我提出了严重的抗议!我很难做的,你知道吗?!”朱容九在电话里使劲地叫喊着。
  “是,是,我的部下做事太过鲁莽,给朱探长添了不少麻烦,我改天一天当面向您道谢,不过这马云龙毕竟还是76号的主任,希望您能够……”土肥原一再忍耐,向对方恳求着能够释放马云龙。
  “我不管他是什么主任不主任,在租界里一视同仁。他持枪行凶,至少要关押48小时,至于是不是还需要送交法院候审,那还得根据当事人自己的意愿。”朱容九一口官腔的回复着土肥原。
  “哎呀,朱探长,这事你可一定要多帮忙,我……”土肥原还想向对方央求,朱容九却很不客气地说道,“行了,我的事情很多,就这样吧。”然后挂断了电话。
  放下电话以后,朱容九忿忿地骂道:“奶奶的,这帮小日本,欺负人欺负到老子头上来了,这次要是不好好整整你们这狗汉奸,你们还不把老子放在眼里了。”他冲着面前的两个巡捕吩咐道:“把那个刚抓的76号的什么主任,给我送到重刑犯人的牢房,让他们替我好好招呼招呼他!”
  两个巡捕答应着走了出去。
  “八嘎!”土肥原放下电话以后,愤怒地骂着。南造云子看出他遭到了拒绝,关切地问道:“巡捕房不肯放人?!”
  “这个朱容九,居然跟我打官腔,看来我只能去麻烦一下领事先生,请他直接去跟巡捕房的法国总探长去交涉一下了。”土肥原无奈地叹着气,一边说话一边站起身,拿着外衣向外走去……
  军统的秘密藏身地点,沈醉正在吃饭,刘宁从外面飞速跑进,冲他喊道:“大哥,有新消息。”
  沈醉立刻放下饭碗问道:“什么新消息?”
  “今天日本人在租界的蓝鸟咖啡厅采取了行动,抓走了一个女人,结果那个马云龙没来得及撤走,被巡捕房的人抓走了。”刘宁喘着粗气汇报着,显然是飞跑着回来的。
  “一个女人?”沈醉皱起了眉头,马云龙抓去的肯定不是军统的秘密卧底,否则他不可能事先不知会沈醉把人撤走。同理的也就更不可能是共产党的人,马云龙同样不可能看着自己人被抓而无动于衷,那么这个被抓的女人,到底会是哪部分的人?
  “那个女人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沈醉联想到可能会是中情局的秘密特务,马上问道。
  “是个中国人,年纪也不大,只不过当时现在没有咱们的人,也是后来听到消息,过去打听才听来的。”刘宁如实的说道。
  沈醉皱起了眉头,心中暗想:这个马云龙,到底在玩什么把戏,抓的到底是什么人?而以他的身手功夫,怎么可能会撤不出来,而被巡捕抓去呢,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玄机呢?
  巡捕房牢房的门被推开了,马云龙被两个巡捕推了进去。他趔趄了一下,才站稳了脚步。牢房中原本席地而坐的犯人一起抬头看着他,不知道这个西装革履的人,到底是什么来头,怎么会被送进牢房。
  两个巡捕冲着牢房着喊道:“蒋老虎,九爷吩咐了,让你好好招呼一下这个新来的。”
  牢房的角落中,传出了一个略显苍老且有些低沉的声音:“请转告九爷,这件事一定办得漂亮,请您放心!”
  马云龙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隐隐地感到了一丝危机,他这时才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个房间。由于没有开灯显得幽暗异常,只有墙壁高处一面面窗户闪进一道道光线,照射进房间里。
  马云龙手上戴着手铐站在门前借着不时掠过的灯光仔细的观察着整间房间,这个房间估计足有三四十平米,呈长方形。在房间里摆设了十张装有上下铺的床位,按照这个来计算这个房间里至少得有二十人。但是很奇怪的是床铺上却空无一人,随着巡捕把牢门锁上,整个房间才发出些许的声音。一个个人缓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每个人的身影都隐藏在黑暗之中,虽然没有任何语言,但是马云龙却感觉到从她们身上散发出来的不友好信息。马云龙本能的向后退了一步,做好了战斗的准备。(小说未完待续)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次 发图:2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