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滨华文作家协会《薪传》第513期出刊

楼主:冷月潇潇 时间:2020-10-10 20:29:05 点击:77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菲律滨华文作家协会《薪传》第513期出刊
  .
  《薪传》第32期(总第513期)
  菲律滨华文作家协会编,尹先敦刊头题字。原载2020年10月10日菲律滨《商报》。)
  .
  《菲华散文诗》
  .
  西欧风情录 (组章) /温陵氏
  .
  不写山,不写水,只写捉不住的风,摸得着得情。
  .
  (一)卢嘉诺湖畔的跨国情谊
  .
  没有国界,街道的这头是意大利,那头是瑞士。
  没有边防,从这头到那头,来去自如。
  在瑞士和意大利边境有一个风景如画的卢嘉诺湖。
  许多年前,意外昏倒在卢嘉诺湖畔的瑞士妇人,幸遇来瑞士渡假、素不相识的意大利医生现场及时抢救,拣回一条命。
  如今都是独身老人,都有自已钟爱的事业和深愛的家庭。
  每年的深秋时节,他们总会相约在卢嘉诺湖畔相聚,呢喃过去一年各自的故事。
  然后,互相拥抱彼此祝福,相约下一个秋天还在老地方。
  .
  (二) 承载生活的歌声
  .
  卢嘉诺广场,传来高亢的歌声。
  穿着单薄礼服的女子,在寒风里深情的演唱瑞士民歌。
  脫下的大衣擱在自行车上,大地当舞台,听众是遊客。
  也许是曾经的知名歌手,也许曾经的辉煌已成过去,也许什么都不是。
  歌罢,拿着帽子,微笑鞠躬。
  站着。不伸手。
  用歌声收获报酬。
  以歌声承载生活。
  .
  (三) 轮椅上的亲情
  .
  豪华的邮轮,航行在地中海。
  船上的攴厅、酒吧、商场、剧院、甲板,都会看到坐轮椅和推轮椅的人。
  儿子推着轮椅上的父亲。
  女儿推着轮椅上的母亲。
  父母推着轮椅上的女儿。
  丈夫推着轮椅上的妻子。
  每辆轮椅都辗转着一个故事。
  每辆轮椅都满载着千般亲情。
  海阔天空,迎朝阳送落日、伴星星陪月亮,没有忧伤,不会弧单,人间充滿温暧。
  .
  (四) 一把菜刀走天下
  .
  很传统,晌午把 “上海酒楼 ” 的中文招牌掛到淡红色砖块砌成的墙上,午夜时分摘下来。
  意大利歌特式的狹窄拱廊攴馆掛滿中国宫灯。
  中世纪城市的罗马风格与文艺复兴风格不协调地同中国宫灯和谐的融合成中外遊客喜爱的现代中攴馆。
  有阳光和水的地方就有中国人,就有中华攴飲文化。
  凭一把菜刀走遍天下。
  .
  二零一三年的某一个早晨 /蒲公英
  .
  二零一三年五月的一个早晨我坐在下榻的旅店隔壁的一间咖啡店。慢慢地喝着热气腾腾的咖啡。
  南来北往的行人寥寥无几。
  原来那天是星期日,旅店座落在一条颇为宽畅的小巷。
  我悠闲地坐着,思潮如海浪般汹涌澎湃,唤起了童年的往事,如走马灯似地一幕幕一望即过。
  于是我翻开我带来的笔记本,记下了想的,在笔记本上,涂鸦似地写.....
  我魂牵梦繫的城市,我住了将近十年的城市,那花的城市,那弥漫着拉丁气息的城市。
  唤起了童年的记忆,虽然时间已过去了将近一甲子,那时脑海中恍似昨天似地。
  唤醒了我来氓的童真,沿着时光的轨道往回走,走回到十二三岁的光景。
  回想起童年的玩伴要好的同学。还有亲如兄弟的表哥表姐表妹们,一一浮现在我童年来岷的记忆中。
  依稀还记得红的是花,绿的是草,蓝的是天,还有那无涯无际的是大海。
  在我生命中最可珍贵的将近十年,是我生命中永难忘怀的回忆。
  我的诗的种子,在这里播种,在这里萌芽,长出了诗的花朵。只是小小的不大起眼的一朵朵,在菲华诗的园圃中的小花小草。我还记得那时的我,乳臭未干,少年不知情滋味为写新诗强说“情”。
  我写过这么几句当时自以为是诗的文字。题目就叫〈爱情〉:
  大海有珊瑚,
  天上有星辰,
  我的心底啊,
  有那不朽的爱情
  ......
  再下来的几段,忘掉了。好像投了稿,发表了。
  又想起了,很多很多。
  记得那时的回民不多,大都遵规蹈矩。大都聚居在一个叫“Campo Islam”回民村庄,另一个叫“Rio Honao”,这二个回族同胞聚居的地方,我去过好几次。大家都相安无事,里面也有些华侨娶了回族少女,就居住在那里。
  我还记得有一个明媚的星期日,我与表哥们到离居家与店铺不远的海滩游泳,小时的我就以底裤当泳裤,泡在海水里。回家时,短裤与拖鞋不见了,兜里还有五元钱,没办法只有穿着底裤赤着脚走回家。那时的五元钱,跟现在的五百元差不多。是我二三星期的零用钱。
  那时的车费一毛钱,汽水也是一毛钱。看一场放映二部片子的电影是四毛钱。半学期华校学费五十元有得找。那时的侨社民风简朴,侨社商场,只凭半纸句言就能兑现,不像如今的华社,人心不古啊。
  坐在花的城市的五月的某一个星期日的早晨时年二零一三。我慢慢地喝着咖啡潦潦草草地写下了小时候的记忆。
  .
  二零一三年五月七日写
  二零二零年五月七日修改
  .
  《菲华侨批文化研究》
  .
  《菲华黄开物侨批:世界记忆财富》序
  .
  /柯木林
  .
  我认识黄清海是在2004年11月。当年我去汕头参加首届《侨批文化研讨会》,期间一位与会者递来一张名片,他就是时任中国银行泉州分行的黄清海。此后数年,在许多侨批研讨会上,都会看到他。 2012年9月,黄清海受邀到新加坡参加《家书抵万金一一新加坡侨批文化展》,并在新加坡国家图书馆发表演讲。
  黄清海原来是一位集邮者,他的邮集《闽南侨批》曾获2005年国际集邮展览大镀金奖。他曾对我说,1989年他撰写《泉州市金融志》时查阅资料,参考了我的荣誉学位毕业论文《新加坡侨汇与民信业研究》(1971年发表),所以才在汕头研讨会上主动结识我。
  黄清海对侨批收藏感兴趣,源自集邮。 而他本人在银行的工作性质,与侨汇侨批也有一定的关系。他时常利用工余时间,“下乡”收集侨批资料,简直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也就是这种热情,使得黄清海在精品侨批的收藏方面有傲人的成绩。这本《菲华黄开物侨批:世界记忆财富》所展示的就是他个人收藏的一部分。 一般而言,侨批收藏者对精品都有独占心理,不大可能公开。黄清海能够把自己的收藏公诸于世,是十分难得的。
  本书的主题人物黄开物(Uy Cay Bot,1878-?),何许人也? 资料显示, 黄开物字在毓,福建省同安县锦宅村人(今属漳州龙海市角美镇锦宅村),1878年出生,有兄弟八人,他排行第八。至迟在1903年,黄开物已到马尼拉。1907年1月,黄开物又一次南下寻梦,与其兄及侄儿在马尼拉的华人商业区经营布业生意,成为当地一位“好行义务,为社会中所同钦”的乡绅。其后加入菲律宾的同盟会,支援辛亥革命,任同盟会菲律宾机关报《公理报》撰稿人。1921年4月黄开物一度回乡,主持锦宅华侨公立小学事务。这所学校是现今村里唯一的小学,已有100多年历史。20世纪40年代黄开物在马尼拉辞世,具体年代不详。
  在中国近代史上, 像黄开物这类的人物比比皆是。黄开物只不过是芸芸众生中,一个从福建到海外“寻梦”的普通商人。然而,他之与众不同之处,就是他留下许多文字记录。这些文字记录,是“清末民初华侨社会的一个缩影”。更难能可贵的是,这些以侨批形式出现的文字记录,估计约400多封,黄清海收藏其中比较核心的部分。此次清海将其公诸于世, 这就很有参考价值了!
  《菲华黄开物侨批:世界记忆财富》 全书共收录123封侨批,写作时间介于1907年至1922年,其间几个年份缺失是因为黄开物全家都在马尼拉。这批文献是2009年在黄开物家乡被发现的。侨批书信是黄开物寄给家人,和他在菲律宾、香港、厦门等地的亲人、友人、革命志士等寄给他的,分为五大部分:
  第一部分:家庭亲属侨批(1907-1916;1921)
  第二部分:辛亥时政侨批(1911-1913)
  第三部分:商业往来侨批(1911-1913;1921-1922)
  第四部分:捐资公益侨批(1912;1921-1922)
  第五部分:亲友问候侨批(1911-1915;1921-1922)
  在这五大部分的侨批中,收录最多的是“家庭亲属侨批”,共35封,占全书的28%,这是黄开物侨批的感人部分。游子在外,惦念家乡的亲人是很自然的。记得2008年12月,我在泉州华侨历史博物馆举办的《首届闽南侨批研讨会》上曾说过:侨批是“海外华侨与祖国乡土的两地书”,就是这个意思。此外,本书有一个附录,提供了黄开物侨批中相关的人物与事件简介,方便读者解读批信原文。
  黄开物书信字体潦草,又没有标点符号,解读起来很不容易。黄清海以他对侨批的热忱,把这些内容繁杂的黄开物侨批,自己出资请人把它们打印出来,并加上标点符号。此举对研究者而言,确实是一大贡献。这有异于泰国侨批收藏家许茂春编著的《东南亚华人与侨批》(2008年出版)。《东南亚华人与侨批》只是部分解读批封,极少解读批信内容。
  黄开物书信中有不少俚语及闽南方言;还有侨批资料中涉及的货币、汇水、放账、欠账、储蓄票、存款、投保、西文簿记案等等名称术语,如果有一简表附于书后,对研究者将会有更大的帮助。
  总之,要把内容繁杂零碎的侨批拼揍成一幅完整图景,并不容易。研究者必须参照其他史料,并配合大历史背景才有可为。这本《菲华黄开物侨批:世界记忆财富》所引发的研究课题,如寄信的时间规律、通信者生平事迹,及书信中所反映的大时代背景等等,则有待于学者们今后的继续研究与发掘。
  稿于2014 年6月18日新加坡
  .
  (黄清海编著的《菲华黄开物侨批:世界记忆财富》一书由福建人民出版社于2016年2月出版。)
  .
  作者简介:
  柯木林 ,1948年出生于新加坡。毕业于新加坡南洋大学历史系,获一等荣誉文学士学位,论文题目《新加坡侨汇与民信业初探(1945-49)》。曾任南洋大学历史学会刊物《读史剳记》编辑,南洋大学佛学会副会长兼《贝叶》编辑。先后任职新加坡关税局、建屋发展局、怡安产业公司、怡禾控股有限公司等。社团活动方面,曾任新加坡福建会馆理事、南洋柯氏公会秘书、中华总商会文史委员会委员,南洋大学学术会发起人之一,现任新加坡宗乡会馆联合总会研究与出版主任、新加坡国际郑和学会学术主任、福建省华侨历史学会第六屆理事会海外顾问、华侨大学华侨华人硏究院顾问、泉州市华侨历史博物馆海外顾问等。主要编著有:《新加坡华族史论集》(1972年)、《石叻古迹》(1975年)、《新加坡华人会馆沿革史》(1986年)、《新华历史与人物研究》(1986年)、《读史随笔》(1988年)、《总会三年》(1989年)、《新华历史人物列传》(1995年)、《物业管理运作指南》(2000年)、《石叻史记》(2007年)等。其中,《新华历史与人物研究》曾获新加坡政府社会发展部颁发的1988年度书籍奖中的学术著作奖。
  .
  《菲华作协作家作品评介》
  .
  董君君小说的语言艺术(上) /林明贤
  .
  董君君,本名黄秀琪,是菲律宾著名华文女作家。她祖籍福建省泉州市,1939年生于马尼拉,曾就学于马尼拉培元中学和中正学院师专,获过菲律宾“王国栋文艺基金会”小说首奖、菲华文经总会小说奖、《联合日报》柯俊智文教基金会小说奖等。董君君的小说主要分为两类:一是讲述“故乡旧事”,如长篇小说〈家〉、短篇小说〈五块大洋〉、〈巧搭祖厝〉等;二是反映马尼拉市井小民的生存状况,如〈拉雾的故事〉、〈黑豹与哈巴狗〉等。她的小说“故事无甚稀奇,却亲切感人”,不甚经营细节,却另有别致。之所以“亲切感人”,之所以“另有别致”,这与其独特的语言风格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本文拟从以下四个方面对董君君的小说语言艺术进行分析与探讨。
  .
  一、浓郁的闽南乡土特色
  .
  董君君自幼旅居菲律宾,但对于祖籍地的大陆原乡却思恋至深。读她的作品,我`听到的是不绝于耳的乡音,感受到的是浓得化不开的乡情。菲律宾华文作家林忠民对董君君的小说语言给予了很高的评价:“董君君的故事固很动人,但最特出之处,还是在文中正确地保存闽南方言,不论雅俗,兼收并蓄,可谓巧夺文功。这应是很好的历史见证。如果她不是独树一帜,亦少有同样的作品。”董君君善于运用闽南方言词语、俗语及歌谣等来刻画当地华人和菲人的生活,是菲华文坛“乡土语言派”的代表。如〈肚脐眼的橘树〉:“……有我阿爸阿母活得这么苦的,也有阿姨阿妈那样的‘上国人’,千户百门没得选的‘番客婶婆’、‘番客子(九王)’荫他们手足不沾水,穿金戴银,连牙齿都镶金的,找遍五乡八镇唯有这家‘好命人’。”这段文字真实表达了一个螟蛉子的切身感受。在这里,作者使用了不少闽南方言词语,如:“阿爸”(父亲)、“阿母”(母亲)、“阿妈”(奶奶)、“番客婶婆”(华侨妇女)、“番客子(九王)”(儿子丈夫都是华侨)、“好命人”(命很好的人)等。这些方言词语出自主人公―一个生于闽南农村贫困家庭的孩子之口,读来让人觉得亲切、自然。我们知道,在菲律宾的华侨华人中,有90%左右的人祖籍在福建的泉州、厦门、漳州等闽南沿海地区。他们中的许多人虽然不会讲普通话,但几乎人人都会讲闽南话。闽南地区的方言及民间习俗对菲律宾的华侨华人有着根深蒂固的影响。董君君自觉地将乡音乡语融科作品中,使其作品更加贴近菲律宾华侨华人的生活,更加为当地的读者所喜闻乐道。
  除了吸收闽南方言词语外,董君君对于闽南方言俗语和民谣的运用也极为娴熟,常常是信手拈来。在《肚脐眼的橘树》中,作者引用了“一窝鸡难免有一只癞痢头”、“好儿好七桃(好玩儿),歹儿不如无”、“万金买不到亲生子”等十多条闽南地方俗语以及“天黑黑,要下雨,海龙王,要娶妻,猪吹箫,狗打鼓……”等三首闽南歌谣。这些俗语和歌谣,真实地反映了闽南人的传统思想与观念,同时也折射出闽南地区的文化风貌。又如〈黑豹与哈巴狗〉:“上帝创造大地万物各从其类。菲谚语有句话说‘仙突树不会结芒果’,而中国有句俗话说‘劣竹出好笋’――卑微的父母养出‘出类拔萃’的儿女多的是。”在这段话中,作者引用了菲律宾谚语和闽南俗语。仙突树和芒果树都是菲律宾常见的果树,仙突树的果子是酸的,而芒果是甜的。以“仙突树不会结芒果”这句谚语为喻,是为了说明“龙生龙,凤生凤”的道理。“劣竹出好笋”是闽南的一句俗语,意为卑微的父母也能培养出优秀的子女,这正好与菲谚语形成鲜明的对比。作者以“劣竹出好笋”这句闽南俗语来反衬“虎父犬子”的亚冷与依利这对父子,具有讽刺意味。这些闽南方言俗语与歌谣的运用,大大增强了作品的生动性与感染力。
  作家能否在创作中使用方言?董君君的作品为我们作出了肯定的回答。只要在吸收方言时注意以通俗、明了、恰当、传神为准则,就能使方言成为大众接受的语言。这正如新加坡著名华文作家赵戎所说:“作家对于方言的吸收,是有积极作用的,他要使那些有用的方言成为能够通行各地的大众语。那么,所谓方言,其实经过洗炼,已成大众语了。”
  (未完待续)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2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肖福祥 时间:2020-10-12 10:50:27
  不写山,不写水,只写捉不住的风,摸得着得情。
  .

  祝贺!

  非常好!

  学习!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