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谍战小说连载】谍战上海滩(第一百二十章)众劫法场

楼主:程晓枫 时间:2020-10-11 12:44:43 点击:72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第一百二十章 众劫法场
  李婉华的心里一阵忐忑不安,惟恐南造云子会看出破绽,从她的手里将项链抢走。
  可南造云子却表现的非常平静,只是说道:“你既然想要,那就拿好,千万不要弄丢了。”
  “不会的,我会好好收藏的。”李婉华见南造云子没有反对,更没有拿回项链的意思,心中暗喜,马上将项链收在口袋里,继续认真地为南造云子梳着头发。
  由于项链已经到手,李婉华心里想的更多的是,如果尽快将项链收藏好,所以手上的动作明显的快了很多,草草地为南造云子梳理完头发,就借口困了,然后回转自己的房间。
  躺在自己的床上,李婉华的手中紧紧地握着那条项链,心里是说不出的激动。自己多日来吃的苦终于有了回报。她颤抖着手,将项链举到眼前,想要去将项链的挂坠打开,赶紧去看看项链中的秘密。
  李婉华的手微微颤抖着,抠开了项链挂坠上的暗扣,将挂坠打开,里面有一块叠得方方正正的小丝绢一样的东西。李婉华将它慢慢拿出展开,原来是一块白色的丝巾手帕,而在手帕的上面,用红色的丝线绣出了一张地图。那是一座连绵的群山,在山的旁边,写着太谷山三个字,而在山腰的位置上,有一个小小的五星,旁边用丝线绣成了精确的经纬度数字,标明了那里就是埋有铀矿的精确地址。
  李婉华的心里无比的激动,她刚要把地图重新收回到项链挂坠中,房间的门突然被猛地踹开,南造云子冲了进来,向着她猛扑过来。
  李婉华先是一愣,随后马上反应到,对方的目标是自己手中的地图,情急之下,她也来不及做出其他的反抗动作,迅速地将那块丝质手帕塞进了嘴里。
  南造云子看到李婉华将手帕塞到嘴里,立刻扑上来,将李婉华按倒在床上,拼命地用双手捏住了她的嘴,不让她把手帕咽下去,并高声叫喊着:“来人,快来人,地图到手了!”
  伴随着南造云子的喊声,数名便衣日本特务闯了进来,一起上前帮她按住李婉华,李婉华使劲地闭着嘴,和对方做着抗争,但终于还是寡不敌众,嘴巴被撬开,地图被从口中掏了出来。
  南造云子激动地将手中的丝帕地图展开,她得意地大笑着:“得到了,我终于得到了!”兴奋地她竟然都流出了眼泪。
  李婉华被按坐在地上,愤怒地看着南造云子,因为挣扎而使得嘴被弄破,鲜血不停地从嘴中流出,她恨恨地骂着:“你这个没有人性的母狼,你又一次欺骗我!”
  南造云子回过头来看着李婉华,冷冷地说道:“没错,我是狼,不然我也不会养出你这么一个白眼狼!”……
  南造云子瞪着李婉华说道:“从你上次回到上海被抓,我就一直在琢磨,既然你手里掌握着铀矿的秘密,又有共产党的人和你在一起,你为什么不把铀矿的秘密告诉他们,而要冒险回到上海。思来想去,似乎只有两个可能,一是铀矿就在上海,你们想来这里开采,但是好歹我也跟李正道做了二十几年的夫妻,这点我还是基本可以排除的。那么就只有另一个可能,那就是你根本还没有拿到铀矿的地址,但是你有线索,你回上海的目的就是要找到它。”
  李婉华怒视着南造云子,已经被气得说不出话来,她万万没有想到,南造云子会如此的狡猾和奸诈。
  “当你这次又出现在上海,而且又一次被我们抓住的时候,我会更加的怀疑了,到底这铀矿的线索是在哪里?以前我们住过的家,我早已经派人找过多次,并没有任何线索。所以最后我只能想到了我自己,或许你要找的东西就在我的身上或身边。”南造云子继续着自己的讲述,这个时候,她已经完全沉浸在自己的胜利中,没有任何的顾虑。
  “但是我却又根本没法确定,这东西到底是在我身上的哪件东西里,我又不可能把每件东西都打开来检查。所以,为了取信于你,我才不得不又一次演出苦肉计。只不过这次使用苦肉计,并不是为了感化你,而是要让你放松警惕,让你觉得我对你已经没有戒心,这样你才会露出狐狸尾巴,去拿你想要找到的东西。”
  “不得不说,你真的有些太急于求成了,在医院的时候,如果不是马云龙恰好赶到,我想你可能已经动手了,只不过我当时还不能确定你到底是想拿我身上的哪件东西,但当时已经把目标缩得很小。回到家以后,你的胆子更大,所以行为也就更加反常,我索性就由着你来,最后终于姜是老的辣,还是被我拿到了这份地图。”南造云子说到最后,得意的又狂笑起来。
  李婉华怒视着南造云子:“你这个阴险卑鄙的小人,那天在墓地,我就不应该救你。”
  “算了吧,你不用做出一副善良人的面孔来教训我!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吗?其实什么在咖啡厅与潘汉年接头,就是你们散布出来的消息,目的就是为了让我把你抓回来,这样你就有机会接近我,可以偷取项链而已。你的目的难道就不阴险,你的行为就不卑鄙。”南造云子走到李婉华的跟前训斥着她。
  说到这里,南造云子突然有些伤感地说道:“我真的没想到,事情的结果会如此残酷,我们母女竟然会变成如此对立。”
  “我们走到今天这一步,完全是因为你的原因,你的脑子里只有为你的天皇效忠,根本就没有了骨肉亲情,现在又何必要假惺惺地说这些什么母女的话,在我的心里,你早已经只是一个凶残的日本鬼子,而不再是母亲!”李婉华毫不客气的反驳着。
  “没错,我是日本鬼子,可你呢?不要忘了,你的身体也同样流淌着日本人的血液,这是不可改变的事实!”南造云子恶狠狠地瞪着李婉华说道。
  “没错,这也是我一生中觉得最屈辱的事情,我为我有你这样卑鄙无耻的母亲而感到可悲!也为我的父亲会有你这样一个妻子,而感到可怜。如果不是你,爸爸怎么可能会被日本人陷害而死,我又怎么可能遭受这么的苦难折磨,这都是拜你所赐。我本来想着,这次回来一是要拿回铀矿的秘密,二也是想设法感化你,让你有所悔悟,可没想到,你竟然是如此的没有人性,不知悔改!”李婉华痛苦且充满仇恨地反驳着。
  “没错,是我,是我害死了你的父亲,也是我把你送进了监牢,承受了很多的磨难。可这一切,都是因为你们不肯配合我。如果你们可以听我的话,早点把铀矿的秘密交出来,我们一家人还是可以享福的生活在一起,拿着皇军给你们的赏赐,去过安静祥和的生活!”南造云子反过来找着李婉华与她父亲李正道的毛病。
  “安静祥和?如果这一切是靠着出卖自己的灵魂和人格来能换来,那我宁可不要。更何况你们的手段是如此的卑劣,你们利用了人性中最善良的地方,利用了人与人之间最纯洁的感情和亲情,潜伏在我父亲身边二十年,也欺骗了你自己的女儿二十年,你还有一点做人起码的道德吗?”李婉华继续地批驳着南造云子。
  “你不要忘记,我是一名军人,军人的天职就是要服从命令。而我接受的命令,就是要从你父亲手里拿到铀矿的秘密,为了实现这个目的,我不得不采取任何办法。如果你坚持认为这是一种卑鄙的手法,这也是你的想法!在大日本天皇的眼中,我是一个无比忠诚的战士,也是一个要让无数人景仰效仿的英雄!”南造云子气势汹汹地说道。
  “英雄?这种牺牲自己亲人的生命的行为也能为称之为英雄?算了,我不想再跟你争辩下去。每一个侵略者和罪犯在面对正义的质问时,都会找出各种理由来为自己的罪行开脱。但是,事实并不会因为你所说的那些理由而改变。历史会证明一切,会批判你们这些刽子手所犯下的罪行,而你们迟早也会遭受到正义的惩罚!”李婉华轻蔑地看着南造云子,有一种坚定且不可辩驳的语气,为对方下了结论。
  “好,我等着对我进行制裁的那一天,只不过也许你看不到了。”南造云子轻蔑地冲着李婉华一笑,摆手示意便衣特务将她押走,而她自己则又一次展开那张写有铀矿地址的丝帕,得意地狂笑起来……
  “好,实在是干得漂亮!”土肥原从南造云子的手中接过那张铀矿地图,也是乐得合不拢嘴,不住地叫着好,“费了二十年的时间啊,终于让我们拿到手里,这是上天都要让我们日本昌盛!”
  “长官,我建议应该马上出动勘探小分队,前往勘察开采!我愿意带队前往!”南造云子一脸激动地说道,毕竟对于她来说,找到这份铀矿地图是她半辈子努力的结果,她现在已经按捺不住内心的情绪了。
  “哈哈,就算着急,咱们也总得先弄清楚这个太谷山到底在什么地方吧?现在地图上只写了一个太谷山,写出了经纬度,可没写是在哪个省。”土肥原笑着说道。
  南造云子也意识到自己确实有些性急,尴尬地笑了笑:“那我马上去请精通地理的小川君来。”
  土肥原这时收敛了笑容,说道:“先不要急着找小川君,你先去把马云龙给我找来,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安排他去做,这件事不做好,我是不敢放心让你们去找铀矿的。”
  南造云子有些疑惑地看着土肥原,可也不敢多问,只能按照他的吩咐去找马云龙……
  “长官,有什么吩咐?”马云龙站在土肥原的面前,恭敬地问道。
  “有两件事情要告诉你,第一,昨天晚上云子小姐获得了重大成功,终于成功的从她的女儿手里拿到了铀矿地址的秘密,咱们的努力终于有结果了!”土肥原故意地向马云龙说着有关铀矿的事情,言语中透露一种得意。
  “真的,这实在是太好了!”马云龙听后,马上做出了一副兴奋的状态,整个表情自然真诚,看不出一点伪装的样子。
  “嗯,既然已经拿到了这个秘密,下一步的工作,肯定是要安排人去进行勘探开采,但是你也知道,现在美国佬、军统和共产党也都对铀矿虎视眈眈,不把这些拦路虎都铲除,我们想要去找铀矿是困难重重,所以我有这样一个计划,需要你去执行……”土肥原开始向马云龙交代起了他的计划……
  “站长,你看,出大事了!”军统的秘密藏身处,刘宁举着一份报纸快速地从外跑进,紧张地喊着沈醉。
  沈醉有些不满地说道:“什么事大惊小怪的,嚷嚷什么?”
  刘宁把报纸举到沈醉跟前:“你看呀,这事还不够紧张的?”
  沈醉拿到报纸一看,也不由得愣住了,头版的位置上赫然是一张李婉华的大照片,旁边的几行大字写着“擒获共党地下头目李婉华,将于次日上午10点执行枪决!”
  “是那个李婉华?难道那天日本鬼子在蓝鸟咖啡厅抓住的女人就是她?!”沈醉皱起了眉头,“日本人为什么要枪决她?难道他们不想得到铀矿的秘密了,还是说,他们已经得到了铀矿的秘密,想要杀人灭口?!”沈醉的大脑飞速地旋转着,思索着答案。
  “头儿,怎么办呀,这李婉华不就是掌握着铀矿秘密的那个女人吗?如果她要是死了,咱们的线索可就全断了,这不是就……”刘宁见沈醉不说话,着急地催问着他。
  “你先不要急,容我想想。”沈醉摆了摆手,示意刘宁先不要出声,沉默了好一会儿,他才对刘宁说道:“马上去把所有人都召集起来,咱们要采取行动,劫法场!”……
  上海提蓝桥监狱的广场上,已经列队站好了一排日本兵,他们每个人的手中都端着一把三八大盖,他们就是一会要执行枪决的行刑兵。
  天空中翻卷着乌云,阴阴沉沉,一场大雨又即将到来。
  土肥原、南造云子、马云龙三人站在了这队行刑兵的旁边,正在等待着观看枪决。南造云子的表情非常平静,仿佛一会要被执行枪决的并不是她的女儿,而是一个毫不相关的人。
  一道闪电划破天空,惨白的电光映照在刑场上每个人的脸上,显得都是那么的恐怖与狰狞。“轰隆”天空中传来了一声炸雷,震撼着每个人的心。接着,就是斗大的雨点从空中掉落,一场大雨倾盆而下。
  马上有日本兵和跟随在一旁的便衣特务撑起了三把雨伞,分别挡在了三人的头上,但是由于伴随着大雨,还有阵阵的狂风,雨伞根本就起不了任何作用,三人的衣服很快也已经被打湿。
  离10点还有将近15分钟的时间,可显然土肥原已经没有耐心在大雨中再站上10分钟,把自己淋成落汤鸡再来行刑。他马上宣布道:“准备行刑!”
  立刻有人把他的命令传递了下去,不一会儿,又有一队日本兵押着一名披散着头发的女人走上了刑场。瓢泼大雨很快就将那女人混身淋湿,本来就已经披散的头发被打湿后贴在脸上,更是遮住了大张脸,使人远远看去,很难分辨出她的面貌。
  日本兵把她绑在了刑场高墙下的一根柱子上,可能是漫天的大雨淋得那女人有些睁不开眼睛,所以她一直是半低着头。即使是面对着前方一排荷枪实弹的日本兵,她也没有任何的变化。
  一名日本军官高喊着:“准备行刑!”
  众日本兵把手中的三八大盖陆续举起,对准了面前柱子上被绑的女人。
  突然,从刑场一角的一个了望台上发出了一声枪响,子弹准确地穿过了土肥原头上的雨伞,将他的帽子也打穿了一个孔,却可惜偏了毫厘之间,没有击中土肥原。
  但这声枪响,已经使刑场上炸了窝一般,土肥原惊恐地抱头躲避着,南造云子也惊恐地躲闪着,只见马云龙拔出手枪,高喊着:“保护长官,抓刺客!”
  另外几个了望台上,枪上也相继响起,准备行刑的日本兵被打倒了好几个,其他的人没有得到命令,也不敢向这个女人开枪,只能是遵从着马云龙的命令,举枪向着了望台方向射击。
  但一者对方是居高临下,再者现在天上下着大雨,他们仰头射击,眼睛完全被雨水挡住,根本无法睁开,更别提准确的瞄准了,所以开枪也是漫无目的乱打。
  眼见场面难以控制,马云龙马上改变了命令,对日本兵高喊着:“保护长官撤!”
  众日本兵早就等待着这个命令,立刻蜂拥到土肥原和南造云子的身边,簇拥着他们向监狱内的牢房退去。了望台上的枪声不断,不时有日本兵中弹倒下。但最后还是保护着土肥原和南造云子、马云龙退进了牢房,然后一起举枪对着外面,防止刺客冲进来。
  土肥原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冲着南造云子和马云龙大声叫喊着:“快想办法冲进去搬救兵,不然我们都得在这里面被人包了饺子。”
  南造云子慌张地说道:“长官,现在外面下着大雨,能见度极低,根本不知道敌人有多少火力,这么冲出去,完全是送死,不如先往里退退,守一会儿,枪声已经传出去了,很快就会有人来接应我们,那时候雨也小一点了,我们再冲出去。”
  土肥原知道南造云子说的也都是实情,不再坚持,只是督促身边的日本兵做好防卫工作,千万不能让外面的刺客冲进来。
  其实外面所谓的刺客,就是沈醉带领的军统特工,看完报纸以后,沈醉马上就制定了打劫法场的计划,并巧妙地利用守卫换班的机会,干掉了站在四个了望台上的守卫。在准备行刑的时候实行了突袭,准备趁乱救出李婉华。
  所有的人都退进了牢房中,沈醉马上招呼着部下们冲下了望台,向着还被捆在柱子上的李婉华冲了过去。可就在他们即将要到达李婉华跟前的时候,从监狱大门的方向,传来了枪声,一大队日本兵高举着枪冲了进来,向着沈醉等人疯狂射击。
  沈醉似乎没想到敌人的援兵来的这么快,只能是一边指挥部下还击,一边继续跑向柱子,想要冒险救下李婉华。
  牢房中,土肥原等人听到了外面密集的枪声,兴奋了起来,土肥原立刻大声对部下们说道:“快,咱们的人来了,冲出去,一定要抓住那些刺客,不能让他们把李婉华救走了。”
  南造云子得到命令,第一个举枪冲了出来,她举起手枪,向着沈醉等人,开始疯狂射击,原本担任行刑的日本兵也冲了出来,一起射击。
  这样一来,沈醉他们变成了腹背受敌,一下子就有好几个军统特工中枪倒下。沈醉拼死冲到了柱子前,刚要去解绳子,南造云子发现,举枪向着沈醉的方向射击,沈醉只能趴下躲闪,结果那几枪都打在了被绑在柱子上的李婉华身上,她惨叫一声,低头死去。
  沈醉眼见营救计划失败,知道再斗下去,也没意义,只能是带着部下,向着围墙边上的一个小门逃去。最终是在枪林弹雨中又扔下了几具尸体,大部分人得以逃脱。
  土肥原从牢房中出来,看着刑场内的情景,却是并不发火,而是朝着马云龙、南造云子会心的一笑,三人都没有说话,一起上车离去,而把这里留给了剩下的日本特务和士兵处理。
  原来这一切都是土肥原精心安排的计划,目的就是要引军统或者是共产党的人来营救李婉华,如果能够达到将他们一齐歼灭最好,如果不能,也要当着他们的面打死“李婉华”,使他们对铀矿的事彻底死心。
  回到白公馆,土肥原对自己的计划成功,大为高兴,将马云龙和南造云子领回办公室,亲自开了一瓶红酒,给三人倒满了一大杯,然后说道:“为我们今天的行动成功而干杯。”
  三人碰杯后都是一饮而尽。
  马云龙开口说道:“长官,现在军统的人已经被我们蒙蔽过去,相信即使是共产党和美国中央情报局的人也很快就会了解到这件事情。我们再派人前往甘肃去寻找太谷山的铀矿,应该是少了很多潜在的危险。”
  土肥原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嗯,这也正是我们安排这个计划的目的。甘肃的太谷山恰好是片比较偏僻的地区,国民党、共产党都没有大部队驻扎在那一带,正好有利于我们的小分队进行勘探开采。现在我郑重宣布……”
  听到他说这句话,马云龙和南造云子马上放下酒杯,一起立正站好,等待着土肥原的训示。
  “南造云子担任这次探勘小分队的队长,马云龙担任副队长,你们两个人,明天就带着人从上海秘密出发,前往太谷山。我已经安排了一名通讯兵背着电台与我们出发,咱们要随时保持联系,这次一定要保证行动的成功!”土肥原很郑重地下达了命令。
  “是!”马云龙与南造云子一起立正敬礼。
  “长官,我还有一个想法,不知道可以不可以提出来?!”马云龙忽然对土肥原说道。
  “哦,什么想法,只要是对咱们探勘有利,你就尽管说。”土肥原这时的兴致很高,对马云龙说道。
  “我是希望,这次出发,能允许我们带着李婉华一起走。”马云龙表情平静地说道。
  “什么?带上她?她又不懂地质勘探,还得有专人看着她,这不是增加累赘吗?!”南造云子第一个提出了反对意见。
  土肥原看着马云龙,却没有说话,因为他明白,马云龙这样安排,一定是有他的道理。所以他只是默默地等待着马云龙给他答案。
  “我们带着李婉华一起去,从某种程度来说,确实是增加了不少麻烦,但也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我们的安全系数。您想想,之前我们派往各地的勘探小分队都纷纷被抓,这次远去甘肃,也是要先后穿过国民党和共产党的控制区,一路并不太平。而且沈醉和共产党的潘汉年都是狡猾之极的人物,咱们今天使的障眼法,只能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一旦他们发现,必将对我们采取围追堵截。我们被抓事小,对皇军将是重大的损失。”马云龙向土肥原做着解释。
  “你说的这些都没错,可我还是不明白,这跟带上李婉华有什么关系?”土肥原疑惑地问道。
  “长官,是这样,现在除了我们三人,只有李婉华还知道所谓的铀矿秘密实际是一张地图,而现在地图对我们已经没有意义,但其他各方可不知道,他们肯定还会认为,秘密掌握在李婉华的身上。我们此行不可能携带重型武器,一旦与敌人遭遇,有了这个李婉华,我们就有了和对方讨价还价的余地,有了可以逃生的筹码。”马云龙做着最后的解释。
  土肥原听了这番解释,微微皱起了眉头,马云龙的话不无道理,但是他又觉得,这样带着李婉华,还是有几分不妥,思索再三,他终于抬起头,说:“好,就按你说的办,带着李婉华一起出发!”……
  “这就是太谷山了!”伴随着向导的一句话,跟随在后面的马云龙、南造云子等人都是长出了一口气,甚至有几个乔装的日本特务还发出了欢呼声。
  经过了将近一个月的艰难跋涉,他们乔装成进行地质勘察的学者,穿过了国民党的统治区,也过了共产党的根据地,终于是来到了太谷山。
  望着面前巍峨的群山,众人的心里都油然而生了一种另类的感觉。
  “好了,马先生,我已经把他们带到地方了,我要回去了,后面的路,你们自己走吧。”向导向喘着粗气的马云龙等人告辞。
  “哎,这才只是到了山脚下,还没到最后的地方,你怎么能说走就走呢。”南造云子不满意地叫了起来。
  “哎,这位小姐,您是有所不知,当初您在我们村里找向导的时候,说要来太谷山,知道为什么大家都不愿意来吗?是因为这山上有三害,碰到的人就必死无疑呀。我要不是家里穷,看中了你们给的高额奖金,我也不敢来的。这把你们送到山脚下,我已经是拣了一条命,求求你们,就放过我吧。”向导向南造云子恳求着。(小说未完待续)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次 发图:2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