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谍战小说连载】谍战上海滩(第一百二十一章)高山遇险

楼主:程晓枫 时间:2020-10-12 07:51:22 点击:28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第一百二十一章 高山遇险
  “三害?什么是三害,老哥,你跟我们解释一下,你要是说得有理,我不会难为你的。”马云龙隐约地从对方的话中,听出了问题,赶忙拦住南造云子问道。
  “这所谓的三害,就是狼群、沼气和山里的土匪呀。”向导十分紧张地说道。
  “哦,这山里有狼吗?”马云龙听后也微微有些紧张。
  狼和其他的动物不太一样,平时多是单独行动,但一旦形成群体,就威力惊人,一旦要是遇到他们,就凭他们手中的武器和子弹,是肯定要吃大亏的。
  “有啊,而且都是成群结队的,好在这里离村子比较远,狼群倒是没有去村里骚扰过,但是只要是进山的,基本都是有来无回,连骨头都剩不下。”向导一边说着,一边紧张地四下张望,好象狼群随时会出现一样。
  “这样?”马云龙微微地皱起了眉头,这倒是事先没有想到的一个问题,不过他倒不是特别担心,因为狼群一旦还都是有着固定的生活习性,只要小心地避开他们的出没路线,还是有可能躲过。
  “老哥,这狼群我们是可以理解,这沼气又是怎么回事?据我所知,一般都是阴冷潮湿的地方,才会有沼气,咱们这甘肃,平时风大沙多,气候干燥,怎么也会有沼气?”马云龙又问起了第二个问题。
  “兄弟,你说的没错,确实如此。在山外确实是风大沙多,但咱们这太谷山里,有很多浓密的森林,常年见不到阳光,而且还有很多小的湖泊,散发着湿气,是个比较独特的地带,所以这沼气,也很厉害的。”向导向马云龙做着解释。
  马云龙听完点了点头,也并没有太放在心上,只要在选择路线时,也注意回避,而且选择在中午阳光充足,湿气较低的时候行走,沼气也不是特别大的困难。
  “土匪呢?难道这大山上也有土匪?”马云龙最担心的反而是这个问题,毕竟能在这大山中生存的人,肯定都是有着非常的本领,而且土匪的出没往往是没有规律,不知道何时就出现,这才是最可怕的敌人。
  “有,这山上有一伙土匪,大概有个七、八十人,为首的有两个寨主,是结拜兄弟,大寨主叫金刚,二寨主叫刘勇,都是很凶悍的人物,在这山上也住了有不少年头了。好在这弟弟刘勇倒是个明白事理的人,从不让手下来抢夺财物,只要村民每月按时交纳粮食和蔬菜供他们吃喝,就不骚扰村子,所以倒是也相安无事。但怕就怕碰到那金刚,那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只要是在山里被他碰上,那绝对是抢了财物,女的带回山寨奸污,男的精壮的就逼着入伙,瘦弱的直接就杀了。”向导又滔滔不决地讲述了有关山上土匪的故事。
  马云龙微微地点着头,也在盘算着,万一真的遇到了这伙土匪,又该是如何应付。
  向导却不管他在想些什么,连声哀求道:“马先生,求你了,你就放我回去吧,我也把山上的情况都跟你们说了,我劝你们最好也是绕着这山吧,要找石头哪不能找,何必非上这山上……”
  “闭嘴,我们去哪,用得着你管吗?你到底还带路不带?!”南造云子却急了,厉声地喝问着。
  “你们,你们放过我吧,我……”向导越说越害怕,最后干脆转头就往来路跑。
  南造云子大怒,掏出手枪,照着向导就是一枪,向导后心中枪,倒地身亡。
  “你这又是何必,他不愿意带路,放他走就是了,何必要杀了他?!”马云龙有些不忍心地埋怨着南造云子。
  “放了他?泄露了我们的行踪,是你负责,还是我负责?!越是到了现在,就必须要小心!”南造云子冷冷地说道。
  “跟吃人的恶魔是讲不出道理的!”一直跟在队伍里,专门被两个日本特务看押的李婉华这时冷冷地说道,显然是对南造云子已经充满了憎恨。
  南造云子走过来,照着李婉华就是一记狠狠的耳光:“告诉你,现在已经快到地方了,你也没什么用处了,再敢多嘴,我立刻毙了你!”
  李婉华怒视着南造云子,虽然心里充满了怒火,但是她也明白,现在不是跟南造云子做口舌之争的时候,所以忍着没有说话。
  “行了,别再这耽搁了,赶紧走吧,先赶紧找到铀矿的地址再说,现在还不是高兴的时候。”马云龙开口劝了一句,然后将精通地质的小川叫到跟前,商量好了行走路线,招呼着众人一起上路。
  天色慢慢暗了下来,众人行走在山路上,都已经感到了几分疲惫。
  马云龙看了看四周,是一片较为平坦的石地,远离树林和水池,应该不会有野兽出没,于是招呼道:“好了,今天就在这里休息吧,明天再继续赶路。”
  听到他的招呼,特务们放下行囊,支起了帐篷,开始生火做饭。
  马云龙将小川和南造云子叫到一边,低声地研究着,距离地图上所说地点还有多远……
  夜深了,大部分的人都已经回到帐篷,进入了梦乡,马云龙独自坐在帐篷外的火堆边,想着心事。
  忽然,马云龙隐隐地感觉到身边吹过的风路带有了一股腥气,他马上扭头向着风来的方向看着,漆黑的夜空中,出现了几点绿色的光芒,而且还在不断的移动着。
  “不好,是狼!”马云龙心中暗叫了一声不好,赶忙往身边的火堆里扔了几根木柴,然后就要招呼众人加以小心。没想到,几声枪响,在他身旁的帐篷外发出,有几点绿光发出了哀嚎,倒下不动了,还有几点绿光向着远方逃去,而开枪的人正是南造云子。
  “谁让你开枪的?!”马云龙着急且恼火地喝问道。
  “不过是几只狼,打死了就是了,你紧张什么?这不过是那个向导吓唬我们的话,你也当真?!”南造云子冷笑着就要转身回帐篷。
  “你闯了大祸了,你知道不知道?!”马云龙着急地嚷道,随后立刻大声地冲着众人喊道:“快起来,都快起来,有危险!”
  听到马云龙的喊声,众人都惊慌地从帐篷中跑了出来,惊诧地看着眼前的马云龙。
  “不过是我打死了几只狼,剩下的都已经跑了,不用这么紧张,我……”南造云子却是不以为然地对众人说着,但她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不远处的山谷里发出了一声凄厉的狼嚎声,接着就是此起彼伏的狼嚎,把她的话彻底地压了下去。
  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明白,狼群已经将他们包围,这一战已经不可避免。
  马云龙也顾不上再埋怨南造云子,马上对众人说道:“快,把武器都准备好,然后把火加大,争取阻挡住狼群,记住,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再开枪!”
  众人这个时候都明白到了危急的时刻,立刻都按照马云龙的话做好了部署,他们才刚刚准备好,就看到四面八方都出现了无数的绿光,再慢慢向他们包围,最起码也有数百只狼在包围着他们。
  又是一声凄厉的狼叫,似乎是给众狼下了冲锋的命令,四只狼从四个方向向着众人扑来。
  马云龙果断的命令:“开枪!”
  伴随着几声枪响,四只狼一起倒在了血泊中拉开了这场人狼大战的序幕。
  因为有火堆的震慑,狼群始终不敢大规模的进攻,只有少数凶悍的不断冲向众人,而在马云龙的指挥下,众日本特务,守住各个方向,大约一小时过去后,在他们的外围,已经至少倒下了四、五十头狼,但是狼群还是在包围着他们,没有一点要退却的意思。
  南造云子这时也才意识到自己那随意的几枪,引来的多大的麻烦,一直沉默着不敢出声,只是静静地听着马云龙的指挥。
  人群中的李婉华起先也是被周围不断叫号的狼群吓住,但是当她偷眼看到镇定自若指挥的马云龙,却好象一下子有了主心骨,也不再感到害怕了……
  “长官,我们子弹不多了。”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有特务向马云龙发出了警报,接着就是接二连三的汇报声,所有人的子弹都已经不多了,然而围在外围的狼至少还有一百多只没有消灭掉。
  马云龙果断地从身边的背包里抽出了原本是预备在林子里开路用的砍刀,然后对众人吩咐道:“拿出武器,做肉搏的准备。”
  听到马云龙这句话,几乎所有人都明白,他们的末日已经不远了,利用手中有限的冷兵器和一百多只恶狼搏斗,最后的结果,肯定是不用想也能猜到的。
  “不,我不要这么死!我不要这么死!”一名日本特务大声地哭了起来,他本来只是一名大学生,刚刚参军不久,因为学习过地质,才被土肥原挑中,加入了这次的小分队。面临这种情况,想到最后很有可能会被群狼撕扯成碎片,他终于忍受不了内心中的恐惧,大哭了起来。
  小特务这一哭,其他人也有些动摇,似乎也意识到抵抗是徒劳的,马云龙的命令下完之后,竟只有几个人拿起了武器。
  “拿起武器,战斗下去,不然我们真的只有死路一条!”马云龙又大声地吼了一句,但仍然没有什么效果,没有几个人拿起武器。
  所有人都在注视着正在哭泣的那个小特务。
  一声枪响,小特务倒在了血泊中,南造云子厉声喝道:“扰乱军心,就该枪毙,都拿起武器来,大日本皇军绝对不能就这么等死!”
  在南造云子的威慑下,众人纷纷拿起了武器,做着最后肉搏的准备。
  马云龙的眼睛中只有不断跳动的狼,他已经暗暗拿定了主意,如果到了最后关头,就是拼上他的性命,也一定要保护好李婉华的安全。
  就在狼群准备发动最后一次攻击之前,外围突然响起了爆豆一样的冲锋枪的声音,狼群没有想到背后会突然遭遇敌人,一下子被打乱了阵脚,开始四散奔逃。
  马云龙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人救了他们,但知道这是一个逃生的最后机会,马上命令道:“利用最后的子弹,配合外面的人,打散狼群,冲出去!”
  人在生死关头爆发出的潜能是惊人的,在求生的欲望驱使下,众日本特务,纷纷拿起武器,疯狂地向外冲杀着。
  狼群在两方面的冲击下,也没有了战斗欲望,开始四散奔逃,经过一夜的苦战,马云龙等人终于将狼群击溃。
  看到最后一只狼逃走后,众人再也支持不住疲惫的身体,纷纷瘫坐在地上,大口地喘着粗气。
  马云龙虽然也很疲惫,但却坚持着没有坐下,他想要弄清楚,刚才开枪打走狼群的到底是什么人,是他们在关键时刻救了马云龙等人的命。
  可当马云龙真的看到这些人的时候,他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因为那是一群披散着头发,手里拿着各色武器,一副凶神恶煞模样的土匪。
  这个时候的马云龙等人已经没有了子弹,而且也没有了战斗的力气,只能任有对方将他们绑起,一起带回了山寨……
  “兄弟,这次咱们可是大大的捞了一笔呀!”一进山寨大厅,金刚就兴奋地向着坐在大厅里等待消息的刘勇大喊着,并且冲着身后的小土匪高喊着:“把抬回来的死狼都送到厨房,洗涮干净,直接烧烤,咱们好好庆祝一下。”
  刘勇笑着走下自己的座位,迎上了金刚:“大哥,看你这么高兴,看来今天的收获不小啊。”
  金刚笑着说道:“可不是嘛,本来转悠了一夜,也没什么收获,正打算带着兄弟们回来,结果路过独狼岗的时候,却听到了枪声和狼叫,我一猜就是有人遇到了狼群,就带着兄弟们远远地张望,结果把狼群打跑了不说,还直接绑回了一群肥羊。”
  “哦,什么肥羊,遇到了狼群他们还能坚持下来,很不一般呀。”刘勇诧异地问道。
  “等我们走到跟前的时候,他们已经都累得说不出话了,我也就没问,直接都给抓了回来。虽然他们带的子弹都打完了,但是枪可都是最新式,足有十几把‘撸子’,最厉害的是,居然还有一部电台。”金刚想到自己得到了如此多的补充,越发兴奋地大笑。
  “有武器,还有电台?难道他们是附近的共产党部队?”刘勇有些疑惑了。
  “管他共产党、国民党,给咱们送了武器是真的,他们那队伍里还有两个女的,一个年纪大点,四十来岁,另一个年轻,俩都挺漂亮,折腾了一夜,我也累了,都先关起来了,等到好好睡上一觉,把两个女的拉上来享受一下,男的审审,能留就留,不能留毙了拉倒。”金刚满不在乎的说道。
  刘勇皱起了眉头,他隐隐地感到,自己的结拜大哥抓回来的这些人,绝对很不简单,于是他对金刚说道:“大哥,这事我觉得不简单,这样,您先在这坐一会儿,我去问问他们,回来再陪你喝酒。”
  “哎呀,有什么好问的,你就是想的多。”金刚对刘勇的谨慎很是不满意。
  “大哥,小心驶得万年船,没亏吃的。”刘勇也不跟金刚多做解释,向外走去。
  金刚也不再问,坐在居中的狼皮椅子上,招呼手下抬酒上来,要喝酒休息。
  山寨后寨的一间破草房里,马云龙等人被绑缚双手,坐在地上。
  几个小特务紧张地看着马云龙:“长官,这到底是什么地方,他们会把我们怎么样?”
  “放心,他们暂时应该还不会杀我们,要不然也不会大老远把我们带我们到山寨里,少安毋躁,见机行事就好了。”马云龙安慰着众人。
  草房的门被猛地推开了,刘勇在两名小土匪的陪同下走了进来,小土匪的手里举着火把。刘勇用眼睛扫了一圈坐在地上的俘虏,然后开口说道:“你们领头的是谁?”
  南造云子想要说话,马云龙向她使了个眼色,然后说道:“我是。”
  “我是这山寨的二寨主刘勇,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到我们这深山里到底是干什么?”刘勇先是自报家门,然后冷冷地问道。
  “我们是进山进行地质勘探的学者。还希望寨主高抬贵手能放我们一马。”马云龙回答道。
  刘勇冷笑道:“你根本都没有把我放在眼里,连实话都不肯说,还让我放你们一马?笑话。”说完转身就往外走。
  南造云子一见急了,赶忙喊道:“哎,你别走,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
  刘勇笑着回过头:“还是女人沉不住气,好,我再问一次,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到这深山老林里干什么来了,再不老实说,我可就把你们拉出去毙了。”
  “我们是从上海来的,我们都是日本人。是特高课的高级特工,是奉命到这里执行重要任务的。”南造云子如实地说道。
  “日本人?!”刘勇一惊,似乎没有想到日本人会到这深山里来。他镇定了一下,然后才继续问道:“你们到这里是执行什么任务,快说!”
  南造云子见对方听到她是日本人,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敌意,也镇定下来,做出一副很诚恳的样子说道:“我们早就听说过这太谷山中有两位英雄好汉,所以一方面是到这里来执行一项特殊任务,另一方面也是希望能将二位收编,请你们加入皇协军。”
  南造云子这话一出,连马云龙也是非常惊讶,但她知道南造云子这么说,一定是为了安抚对方,保全这一队人的性命,所以也不多说,只是静静地等待着对方的反应。
  “收编我们?”刘勇看着南造云子突然笑了起来,“你这谎话编的也太离谱了一点,你们从上海来,远隔千山万水,怎么可能事先知道我们,还来收编,想活命也不能这么信口开河吧。”
  南造云子知道刘勇不是一个好糊弄的人,说道:“刘寨主,既然这么说,我也不好再欺瞒下去,我们之前确实不知道,你们的大名,但是来到太谷山后,听到当地村民的介绍,就对你们有了敬仰之心,所以立刻用电台向上海总部做了汇报,收编你们的决定是刚刚做出的。”
  “行了,别给我甜枣吃了。我可没时间跟你们打哈哈,再不说我可真的走的。”刘勇已经看出,南造云子其实才是这队人的真实头目,也更想弄清楚他们到山里的目的,便直接对南造云子说道。
  南造云子心里明白,不说实话是过不去了,只能如实地把此行是寻找铀矿的目的说出,至于铀矿是什么,她并没有做太多解释,只是简单说是可以用来开发研究。并向刘勇承诺,只要可以放过他们,她一定会电报给上海,给他们调拨物资,实在不行,用飞机空投都可以。
  听完了南造云子的讲述,刘勇皱起了眉头,他意识到这件事非同小可,自己做不了主,所以他沉声说道:“你们说的话,我要去跟我大哥商量下,然后由他来决定。”
  南造云子连声说道:“好,就劳烦刘寨主了,我们真的是非常有诚意的。”
  刘勇却不再听她多说,带领两个小土匪离开,然后又把房门关上。
  他们走后,马云龙小声问道:“你怎么可以做这样的承诺,这里这么偏僻,飞机怎么可能进得来?”
  南造云子同样低声道:“这不是先为了保证大家能活下去吗,这些山里的土包子懂什么,给他们点甜枣就不知道东南西北了。只要他们能接受我们的条件,我们才有机会继续完成我们的任务。”
  马云龙明白南造云子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只能无奈地点了点头:“好吧,希望你的话,能够打动他们吧。”
  “什么,他们是日本人,还可以给我们提供物资,这都是真的?”听完了刘勇的汇报,金刚兴奋地站了起来,“这可是大好事啊,答应他们呀。”
  “大哥,这事万万不能答应。”刘勇却一口回绝了,“我们虽然是占山为王,落草为寇,但这也是因为世道混乱,才不得以为之,但要是帮了日本人,我们可就是卖国求荣,那是要被千夫所指,遭到唾骂的。”
  “哎呀,兄弟,你有点小题大做了吧,他们不就是找几块破石头吗,最多从石头里采出几块玉,怎么能上升到卖国的地步。这可是个大好的机会,你想想,要是有日本人给我们提供了武器、弹药,以后还有谁敢再来招惹咱们?再说了,他们要找的石头是再咱的地盘上,只要咱们提出条件,他们就得接受,这是稳赚不赔的买卖,干得过。”金刚却已经被南造云子开出的条件所吸引,完全乐上了眉头。
  “大哥,那可不是什么破石头和玉那么简单,我在北平读大学的时候听过,那铀矿开采出来的东西,具有强烈的放射性,可以导致核裂变,是可以用来开发大型杀伤性武器的。”刘勇赶忙纠正着金刚。
  “哎呀,就算是如此,这又怕什么,他们日本人给咱们钱,给咱们东西,他们爱造什么造什么。”金刚却根本不以为然。
  “大哥,现在日本正在侵略我们的国土,他们制作出了武器,肯定还是要去残害我们的同胞,我们要是帮了他们,也不就是助纣为虐,是……”刘勇还想规劝金刚。
  “行了,兄弟,你就别给我讲那些大道理了,哥哥我大字认识不了几个,你跟我说这些我也不懂,我就知道有了枪,有了武器,咱们兄弟就可以吃香的喝辣的,这笔买卖能让全山寨的兄弟有好处,那就可以干,至于山外边发生什么。我才管不着呢。”金刚一口打断了刘勇,然后吩咐着小土匪,“去,把他们那两个领头的给我放出来,请到大厅来,我要好好的款待一下,跟他们谈谈条件。”
  刘勇还想要规劝:“大哥,你不能……”
  金刚却是根本不听,一摆手说道:“行了,这事就这么定了,你不要再说了。”
  刘勇知道自己说服不了金刚,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坐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
  不一会儿,南造云子和马云龙就被请到了山寨大厅,金刚是热情地招呼,并向南造云子提出了各种条件,南造云子是一一接受,表示等她找到铀矿,一定会发电报给总部,调飞机来空投物资。
  金刚是越听越高兴,双方一拍即合,很快就是把酒言欢,打成了一家。
  南造云子和金刚交涉的时候,马云龙和刘勇都很少说话,只是适时的插上几句。但马云龙已经明白,刘勇对于这项合作并不赞同,只是碍着面子,才没有说什么。马云龙心里暗暗的有了主意,觉得这个刘勇确实是个可以利用的对象。
  酒足饭饱之后,马云龙和南造云子被安排到山寨的客房中休息,李婉华和其他小特务也都得到了休息的房间。
  “第一关我们是过来了,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关上房门之后,马云龙追问着南造云子,他必须要了解到南造云子的具体安排,才能做出下一步的行动安排,尽力的阻止日本人找到铀矿,并配合组织上的行动。
  “明天就先让小川用仪器测量我们所在的方位,看看离铀矿还有多远,我们则设法和这两个寨主搞好关系,让他们派人帮我们进行勘察,争取找到机会,反客为主,抢了他们的军火库,这样主动权就在我们手里了。”南造云子说出了她的计划。
  “我们这样做很冒险,我们只有十多个人,而且武器弹药也都被收缴了,人家可是有几十个人,很不好斗。”马云龙有些为难地说道。
  “没说硬斗,我的机会是找个机会把他们都下药放倒,这样我们就有机会了。”南造云子解释道。
  马云龙一时也想不出其他更好的办法,只能是先点了点头,脑子里却已经在盘算着自己的计划。
  由于得到了释放,次日,南造云子就带着小川开始摆弄着仪器,确定着方位,进行着勘察,而马云龙却是插不上手,只能是远远地跟着。刘勇则是借口保护他们,实际上是带人监视,跟在队伍后面。(小说未完待续)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次 发图:2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