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谍战小说连载】谍战上海滩(第一百二十二章)最后决战

楼主:程晓枫 时间:2020-10-13 07:48:31 点击:42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第一百二十二章 最后决战
  看到南造云子与小川都忙碌着,马云龙似乎找到了单独和刘勇对话的机会,于是他故意放慢脚步,走到了刘勇的跟前,摸出香烟,对刘勇说道:“刘寨主,抽支烟。”
  刘勇把手一摆:“我不会抽烟。”
  马云龙听出对方话语里的不友好,并不勉强,自己抽出一支点上,然后平静地说道:“听刘寨主的口音,似乎应该是在北平呆过不短的时间吧。”
  刘勇微微一愣,然后答道:“我在北平的清华上的大学。”
  “哦,您是清华毕业的,那我们可是校友了。真是没想到。”马云龙感到非常的意外。
  “你一个日本人,套近乎也没这么套的吧。”刘勇轻蔑地说道。
  “从我的口音,刘寨主还听不出,我并不是日本人吗?我的老家在四川,十几岁的时候去到了北平,大学毕业后,就去了上海。后来才进了特高课工作。”马云龙简单地介绍和自己的身世。
  “哼,清华毕业的学生,不图报效国家,却甘心给日本人做走狗,真是丢人。”刘勇丝毫不掩饰自己对马云龙的藐视。
  “刘寨主,救国有很多方式,不一定非要像热血青年一样上战场,才是爱国。”马云龙语带双关的对刘勇说道。
  刘勇听到这句话之后,用审视的目光看着马云龙,忽然察觉到了一点什么,然后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刘寨主,你又是怎么会回到这山上做了土匪?”马云龙对刘勇的遭遇也很好奇,问道。
  “大学毕业后,我报国无门,这才回到了老家,结果家里却遭到了土匪洗劫,我也被抓上了山。幸好我还算有点脑子,被寨主看上,让我管帐,后来又跟我结拜成兄弟,才活到了今天。”刘勇一脸尴尬地介绍着自己的身世。
  “原来你是被逼上梁山的,怪不得你和他们……”马云龙恍然大悟地说道。
  刘勇赶忙冲他摆手做了个禁声的手势,然后无奈地低声说道:“名义上二寨主,其实并没有什么实权,好比这次,要是我能做主,可能早把你们都枪毙了,才不会卖国求荣地帮日本人搞铀矿,去研究武器,侵略我们的国土。”
  马云龙冷静的看了刘勇一下,确定对方说的是真心话之后,他低声说道:“既然如此,刘寨主何不效仿当年的林冲?!”
  刘勇是个聪明人,怎么听不出马云龙话中暗含的意思,马上摇头,低声道:“山上的兄弟,都是他的死党,这事谈何容易。”
  马云龙点了点头,低声地说:“嗯,这事的确需要从长计议。我们共同等待机会。”
  刘勇虽然不明白马云龙到底是什么身份,但是对方肯帮他,还是让他十分感激,冲着马云龙点了点头。
  “太好了,就是这里!”就在二人对话的时候,前方的小川举着仪器,大声地喊了起来。
  马云龙听到以后,顾不上再和刘勇低声交谈,马上冲了过去,追问道:“找到了?!”
  小川指着面前一片开阔的山间平地,兴奋地向马云龙和南造云子汇报道:“我已经仔细测量过了,这就是地图上所标的地点,绝对没错,我们可以马上开始采样勘察。”
  南造云子马上点头道:“太好了,马上采样。”
  小川马上招呼着其他的特务,拿出开采工具,开始对地面进行开采探勘,南造云子和马云龙则是紧张地看着他们。
  刘勇却故意表现出一副漠不关心的态度,只是远远的看着。
  趁这个机会,马云龙小声地向南造云子说着:“兄弟不和,我们有机会。”
  南造云子听到之后,马上明白了马云龙的所指,点了点头,低声说道:“先不急的,等真的开采出了铀矿再说。”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小川和特务们不断把开采来的样品送到马云龙和南造云子面前进行研究比对,确认成分,但每次都是失望的放下,重新开始开采。
  随着失败的次数越来越多,南造云子的情绪有些激动了,呵斥着小川等人:“你们到底有没有找对地点?!”
  小川委屈的说道:“绝对没有错,除非说地图有问题。”
  “混蛋,你敢说地图有问题!”南造云子立刻瞪起了眼睛,毕竟这是她费了很大力气才拿到手的的地图,怎么能容许小川有丝毫的怀疑。
  小川不敢再说,只能继续进行着开采。
  天色慢慢暗了下去,已经接近黄昏,南造云子已经有点失去信心了,马云龙嘴上不说,但心里也已经开始产生了怀疑。
  “成功了,找到了,找到了!”小川在对一块矿石进行完核对后,激动地大叫起来,“我们找到铀矿了!我们找到铀矿了!”
  南造云子看着激动的小川,先是一愣,随后激动的泪水流了出来,她的口中喃喃地说道:“二十多年了,我终于可以完成任务了。”……
  山寨的大厅里,摆下了几张大大的圆桌,金刚、刘勇和南造云子、马云龙等人坐在首席,其他的大部分土匪和日本特务则分坐在另外几张大桌子前。
  桌子上并没有什么精致的菜肴,摆的就是大碗的野味,尤其是以前几天打回来的狼肉居多,然后就是一坛坛的烈酒。
  金刚简单地向南造云子等人表示祝贺后,又开始询问着有关提供的物资什么时候到,南造云子承诺,马上就用电台与总部联系,很快就有飞机来空投物资,空投物资不到,他们绝对不离开山寨。
  金刚得到这样的承诺,当即大喜,招呼众人,大块吃肉,大碗喝酒。
  喝了不多久,南造云子借口要出去解手,离开了大厅,金刚并没有在意,拉着身边的小土匪,继续喝酒划拳行乐。
  马云龙看了一眼坐在边上,保持沉默的刘勇,又一次抽出一支烟递了上去:“刘寨主,抽支烟。”
  刘勇很纳闷马云龙知道他不抽烟,怎么又敬烟给他,抬头去看,却看到了马云龙暗示的眼神,立刻明白了烟里一定有玄机,于是把烟接了过来,并对马云龙道了谢,借口也要解手,也走了出去。
  大厅外的角落处,刘勇将马云龙给他的那支烟举到月光下,仔细地看着,却没有发现什么异样。他迟疑了一下,将烟撕开,把里面的烟叶扔在了地上,果然发现了玄机,只见烟纸的内侧写着:今夜举事勿再饮酒。
  刘勇心中微微一惊,知道南造云子刚才出去,一定是有所行动,这肯定是对山寨不利的,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他应该进去马上通知金刚小心。可他又明白,这也许是一个摆脱金刚控制的最好时机。但是除掉金刚以后,马云龙和南造云子会怎么对待他?刘勇的心里没有底,相信他只有把一切的希望都寄托在马云龙的身上,他相信马云龙应该不会害他。至于为什么会对马云龙如此信任,他却根本说不清楚。
  当刘勇再回到大厅的时候,南造云子已经返回到大厅中,并且还招呼着几个小特务,抬进了几坛酒放到了每个桌子上,她举着大碗,正在挨桌的敬酒。刘勇注意观察,所有的土匪喝的都是她刚刚抬进来的新酒,而所有的日本特务喝得却是原来桌上摆的剩酒。刘勇斜眼看了一眼马云龙,马云龙略点了一下头,证实了他的想法。刘勇无奈地摇了下头,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南造云子马上举着酒碗也向他走来,要给刘勇敬酒,刘勇笑着接过,大口地“喝”着,其实却是根本没有下咽,而是让酒都顺着下巴,流到了自己的胸口上。
  又过了大约十几分钟,酒桌前的各个土匪一个接一个的瘫倒了下去。
  金刚看着部下,醉醺醺地说道:“你们这些废物,才喝这么几杯就都醉了,来,继续喝,继续喝。”可他自己的脚下,也已经站不安稳,趔趄了一下,倒在地上,再也没有醒来。
  刘勇也装做醉倒的样子,倒在了地上,偷眼看着场内的变化。
  南造云子得意的一笑:“让你们这帮土匪,到阴曹地府去等着皇军的赏赐吧。快,马上动手!”得到了她的命令,众特务马上开始行动,将大厅内众土匪的枪都下了,拿在手中。
  南造云子对马云龙说道:“我现在马上去启动电台,想办法先给土肥原长官发电,让他火速派人来接应我们。你带人把山寨里其余的土匪都清理掉,在援军来之前,我们就暂时住在这里了。”
  马云龙点了点头,招呼着特务们先行走出,南造云子随后也走了出去,大厅里只剩下了死去的众土匪和刘勇。
  刘勇确认大厅中没人后,马上爬了起来,摸了一下身上枪还在,马上溜了出去,他知道马云龙是给了他机会逃走,可他却不愿意就这么逃走,他要设法击毙南造云子,阻止她搬调救兵,不让日本人得到铀矿。
  昏暗的房间中,电台前坐着一个黑影,刘勇瞄准黑影就是一枪,却只发出了“扑”的一声,黑影却是纹丝没动。
  刘勇正诧异间,就感到后背一凉,一把匕首已经刺进了他的后心,他无力地回过头,瞪大了眼睛,站在他身后的人正是南造云子。
  南造云子冷冷地说道:“你以为我看不出你是装醉吗?你要是老实地跑了,也许我就放过你了,可你想要打我的主意,那我就只能送你上西天了。”
  刘勇无力地伸了几下手,想要挣扎和叫喊,却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就这样含恨死去。
  山寨中,马云龙带着众特务,快速行动,很快就将负责警卫,没有到大厅中喝酒的残余的几个土匪全部干掉,然后返回到了大厅中。
  这个时候,南造云子也已经返回,在大厅中等待着他们。
  “怎么样,都处理干净了?”南造云子看到他们进来,马上问道。
  “一个不剩,都消灭干净了,你呢,跟土肥原长官联系上了?”马云龙反问道。
  “嗯,土肥原长官非常高兴,还是一定要让我替他嘉奖你呢。”南造云子笑着说道。“
  “我又没干什么,怎么能得嘉奖,我……”马云龙的话才说了一半,南造云子却突然向他扣动了扳机,马云龙的腿部中弹,当即身子一晃,倒在了地上。
  “你,你这是干什么?”倒在地上的马云龙不解地看着南造云子,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跟那个刘勇都搞了什么把戏,你以为我不知道吗?还想借他的手除掉我,这次你的狐狸尾巴可是没处隐藏了吧?说,你到底是什么人?”南造云子冷冷地质问着马云龙。
  “我只是觉得那个刘勇是个可用之材,才想把他留下,我怎么知道他要去行刺你,你冤枉我了。”马云龙辩解着,心想:该死的刘勇,你去行刺她干什么,自己跑了不就得了,这你可就连累我了。
  南造云子却不说话,照着马云龙另一条腿又是一枪,疼得马云龙在地上痛苦地呻吟着。
  南造云子冷冷地说道:“我的手段和脾气你知道,最好不要挑战我的耐心,快说!你到底是什么人?!”
  “他是你的祖宗!”从南造云子的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冷冷的声音。
  还没等南造云子做出反应,大厅的各个角落里已经跳出了数个持枪的人,一起向着场内的日本特务开枪,众特务反应不及纷纷中枪倒地。只有南造云子反应快,听到枪声,马上翻身倒地,利用身边的桌椅做掩护,闪过了那几颗致命的子弹。
  倒在地上的马云龙,也抽出了手枪,向着南造云子射击,而从黑暗中出现的众人,也是继续开枪追着射击,南造云子不敢恋战,巧妙的利用周围的地形做掩护,冲到大厅门口冲了出去。
  “刘宁,许志远,给我追,绝对不能让这条母狼跑了!”伴随着一个清朗的声音,刚才说话的人又下达了命令,而他自然就是军统的王牌特工沈醉。
  许志远和刘宁立刻追出了大厅,沈醉这才走到马云龙面前,将他搀扶了起来,笑着说道:“又没过年呢,干嘛见着我就跪下,我可没有压岁钱给你。”
  马云龙忍着腿上的巨痛骂道:“你个狗日的,就不能早点出来,非等我中了两枪是不是?”
  “你好好意思说我,谁让你在上海跟我玩什么金蝉脱壳,后来又不给我送个信,如果不是我够机灵,一路跟着你们,我看现在谁救你。”沈醉毫不客气地回骂着,弯下腰给马云龙检查着伤口,“算你命大,没伤到骨头。一会把子弹给你取出来,休息几天也就没事了。”
  马云龙这才长出了一口气说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跟在我们后面?当时遇见狼群的时候,最后那些土匪出来之前,那串冲锋枪是你的人打的,当时一见到土匪我就发现,他们根本没有冲锋枪,我就知道你小子来了。要不是我在上山的路上给你留了记号,你能那么容易进山寨?还能在这等着包饺子?”
  “行了,别抱怨了,我也没想到,你怎么这么笨,居然让南造云子发现了破绽,她抬手就开枪,我想救你也来不及啊。”沈醉反过来埋怨着马云龙。
  马云龙无奈地叹了口气:“这老女人早就对我有怀疑,这次只不过是被她抓到了把柄而已。哎,你那两个兄弟追她怎么还不回来?可不能让她跑了。”马云龙忽然想起什么,提醒着沈醉。
  沈醉也感到情况不对,也顾不上再去跟马云龙逗贫,马上亲自带人追了出去。
  马云龙等他们出去后,随后抽出匕首,用桌子行残剩的酒冲了下,算是简单的消了毒,然后开始为自己取着子弹,然后又扯下边上土匪死尸身上的衣服,把自己的伤口包好。这一切说来简单,可马云龙却是费了很大力气,毕竟没有麻药,当他干好这一切的时候,已经是满身大汗,人也虚脱了一般,再也站不起来……
  几分钟后,沈醉带着部下返回,却只抬回了刘宁和许志远的尸体,在黑暗中,他们遭到了南造云子的暗算,双双牺牲。
  沈醉看着已经处理好伤口的马云龙,懊恼地骂道:“让那个臭女人跑了!我要是抓到了她,非要活剥了她的皮不可!”
  “行了,现在是半夜,不适合追赶,等天亮再说。先扶我起来,我要拿电台去给我们组织上发报,报告我们的地点,让他们马上派人来支援。”马云龙摇晃着就要站起来。
  “这可不行,你现在只能是等着我们军统的人来接应,然后跟我一起回重庆去接受戴局长的奖赏,别的人,是肯定不让你联络的。”沈醉说着话,已经举起手枪对准了马云龙。
  从沈醉的眼神中,马云龙看出那不是在开玩笑,他恼怒地叫道:“沈醉,你要干什么?你难道真要把这铀矿的地址交给美国人吗?你一定要让他们造成原子弹来,以后也威胁我们的国家吗?!”
  沈醉有些无奈地说道:“对不起,这是我的职责,我必须要完成我的任务,至于是不是要让美国人来进行开采,这件事我说了不算。但是如果你再敢阻挠,我只能对你不客气了。”
  马云龙叹了口气,不再说话,突然他想到什么,叫道:“不好了!”
  沈醉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马上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婉华还关在草房中,她会不会有危险?!”马云龙挣扎着往外走,沈醉上前将他搀扶住,两人一起赶向了草房。
  草房的门被推开,可地上却只有被割断的绳子,不见了李婉华的踪影。
  “是南造云子,真是该死!”马云龙愤恨地骂道。
  “这个女人难道还有这点良心,想救她女儿一起走?”沈醉诧异地说道。
  “她才没有那么好心,她是怕我们追上去杀了她,想用李婉华做人质的。”马云龙恼怒地骂道。
  “算了,你骂也没用,等天亮,我们一起去追追看。”沈醉劝着马云龙。
  “不行,等到天亮,她就跑远了,现在就去追。”马云龙坚持着往外跑。
  沈醉无奈地说道:“好吧,追。”……
  天边现出了鱼肚白,天就要亮了。
  山路上,马云龙手拄着一根树枝做的拐杖,虽然已经是累得筋疲力尽,却是不肯休息,强忍着腿上的伤痛,继续的追着。
  沈醉则带着部下,紧紧地跟着后面。
  沈醉紧走几步,跟上马云龙说道:“你确定她们是顺着这条路走的吗?”
  马云龙肯定地点了点头,说道:“这一路上我都发现了婉华留下的暗号,说明我们追踪的方向肯定没有错,走吧。也许就快追上了。”
  沈醉无奈地点了点头,招呼着后面的军统特务继续追赶着。
  在离他们大约一公里的地方,有一个山间的小湖,此时的南造云子和李婉华就正在湖边做着短暂的休息。经过了一路狂奔,她们毕竟又都是女人,早已经累得不行,李婉华直接坐在湖边,把头低下去,大口的喝着水。而南造云子,这个时候,也已经顾不得许多,也是双手大把地捧起水,向嘴里送着。
  喝了几口水,两个人的体力稍微恢复了一点,南造云子歪头看了看天,又看了看前面的地形,得意地笑了起来:“再跑一段,就出了这太谷山了,到时候就可以想办法到老农家弄辆马车,或者牛车,就不用再跑路了。”
  “你以为,你真的能跑的掉吗?”李婉华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冷冷地说道。
  “就凭马云龙,还有沈醉,那两个家伙还不可能抓住我,这次找到了铀矿的地址,只要我跑到有皇军的地方,就马上调集部队来这里,将矿石全部开采走,就可以研制出最新型的武器,那时候,什么共产党、国民党还有美国人,让他们通通完蛋!”南造云子得意地笑了起来。
  “死到临头,你还再做你的春秋大梦!你还是等着跟我回到根据地,去接受人民的审判和处决吧。”李婉华的声音突然变得刚硬起来。
  南造云子刚想做出反应,就见李婉华已经是用一支手枪顶住了南造云子的头。
  “你,你怎么会有手枪的?!”南造云子紧张地看着李婉华,瞬间她想明白了,叫道:“是马云龙,你们俩是一伙的,是他给你提供的手枪?!”
  李婉华点了点头:“你说的没错,你以为马云龙真的那么笨,那么容易露出马脚让你抓到吗?这一切都是故意的。从当初我在上海被抓,到现在,一切都是在我们组织精心设计的计划中。我潜伏到你的身边,设法偷出项链中的地图,如果得手,是最好,不行就是第二套方案,由你们这些日本特务带队,帮我们先找到铀矿的地址,然后再把你们一网打尽,唯一的意外就是路上遇到了狼群和那些土匪而已。现在你该明白了吧?”
  “你,你……”南造云子,到这时才明白自己一直都在被马云龙和李婉华算计着,一步步地掉进了他们设好的圈套。忽然,她又大笑了起来,“李婉华,你不觉得,你这个话说的太大了吗?你说一切都在你们的控制中,你们的部队呢?马云龙又怎么会依靠军统才能从我的手里逃出去?”
  “你别着急,一切马上就有结果了。”李婉华不慌不忙地说着,然后从南造云子的手中拿过了她的手枪,彻底地解除了她的武装……
  “看,前面有个小湖,湖边有人。”远远地,军统的特工也看到了那个小湖,并向沈醉做着汇报。
  “全体注意,小心前进,不要惊动对方,争取悄悄地拿下她!”沈醉做着部署,带领部下,慢慢地向着小湖接近着。
  在他们距离小湖不到一百米的时候,沈醉看清了湖边的情况,竟然是李婉华在用枪顶着南造云子,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沈醉,你们出来吧,离近了看得清楚。”李婉华突然大声地喊了起来。
  沈醉正诧异间,站在他身边的马云龙突然出手,夺下了他手中的枪,顶住了沈醉的脑袋。接着,从湖边的树林中,冲出了十几名持枪的八路军战士,一起举枪对准了军统的特工。
  “马云龙,你阴我?!”沈醉这时终于明白了一切,原来所谓的追捕南造云子,也是马云龙等人早就安排好的圈套,目的就是要把军统的特工引到八路军早就准备好的埋伏圈,然后将他们也一网打尽。
  “不,我们现在是国共合作,一致抗日,只要你保证不把铀矿的秘密交给美国人。我们是不会伤害你,而且会送你回重庆的,毕竟之前我们有过友好合作。”马云龙语气平静地说道。
  “行,你够狠,输在你手里不算丢人,这次我彻底认栽了。”沈醉无奈地低下了头。
  旁边有八路军战士过来,将沈醉和其他的军统特工一并押走……
  “马云龙!”当八路军战士过来,也用枪顶住南造云子的时候,李婉华放下了手中的枪,向着马云龙飞跑过去,憋了这么久,她终于可以将自己的感情释放出来。
  马云龙拖着受伤的腿,也踉跄着向李婉华靠近,多日来,他也一直盼望着,两人可以拥抱在一起的时刻。
  就在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两只手就快要拉到一起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南造云子一直在狠狠地盯着他们,眼中满是憎恨与仇视,她利用一个上小土坡的机会,突然用右脚向后猛地一蹬,身后的八路军战士没有防备,被她踢了正着,当即仰面摔倒。
  南造云子立刻一甩手,一支日本忍者最常用的四角镖向着马云龙与李婉华飞去……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凝固住了。
  马云龙的眼睛看到了那支正在向李婉华飞来的四角镖……
  李婉华的眼中却只有马云龙,她露出灿烂的笑容,却全然不知道,身后,一条索命的毒蛇已经亮出了她的毒牙……
  两个人手终于拉在了一起,可马云龙却是就势一拽,利用惯性将李婉华拉过了自己的身体,然后转身替李婉华挡向了那支飞镖……
  李婉华惊诧地转身,看到了却是那支飞镖射中了马云龙的胸膛。
  “不!”李婉华一把扶住马云龙疯狂的叫喊着,可马云龙却已经再也支持不住自己,倒了下去。
  南造云子一击得手,立刻就向着远处的树林跑去。
  望着南造云子的背影,李婉华的双眼被眼泪模糊了,她缓缓地举起了自己手中的枪,向着南造云子扣动了扳机,射出手枪里所有的子弹。
  伴随着几声枪响和惨叫,南造云子倒在了血泊中,结束了她罪恶的一生。
  “马云龙,你醒醒,你醒醒!”李婉华疯狂地呼喊着马云龙的名字,并用手捂着他胸口的伤口,怕血流出来。
  马云龙微微地睁开了眼睛,看着眼前的李婉华,微笑着说道:“婉华,你干的好,这次你出色的完成了任务,你是一名优秀的地下党员……”
  “不,这一切都是你领导的好。你才是最优秀的地下党员!”李婉华痛苦地呼喊着。
  “我说过,我要一直在你身边保护你,你放心我不会这么轻易死的,我们要坚强地活下去,继续我们的事业,我们的信念,我要娶你做我的妻子呢!”马云龙突然坐起来,从胸部拔下那支四角镖,镖身乌黑发亮闪着蓝光,竟然是一支毒镖。他伸手解开衣服,前胸后背贴着两片铁板。
  “云龙,你竟然……”见此李婉华本是泣不成声,忽然破泣而笑。
  “婉华,我不是故意的骗你,这两片铁板我是在太谷山寨里临时绑在身上,以防万一的。没有想到南造云子身上竟然还有毒镖,它救了我们一命!”马云龙看着李婉华,真诚的说道。
  李婉华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情感了,扑向马云龙的怀里……
  一个月后,一个明月当空的晚上。
  在延安的一个窑洞里,马云龙和李婉华换上了一身崭新的八路军军装,胸前戴着红花,他们的面前摆放着红色的蜡烛和喜酒。闹洞房的人们已经散去。马云龙和李婉华双双坐在炕上,佳侣相拥,吹灭了红烛。
  数日后,马云龙和李婉华夫妻二人走出窑洞,他们又接受了一项新的任务,将以夫妻身份远赴上海。
  远远地天边,一轮红日正在冉冉升起……(小说完)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次 发图:2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