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滨华文作家协会《薪传》第514期出刊(《商报》)

楼主:冷月潇潇 时间:2020-10-17 09:57:36 点击:131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菲律滨华文作家协会《薪传》第514期出刊
  (菲律滨华文作家协会编,葛鸿桢刊头题字。原载2020年10月17日菲律滨《商报》。)
  .
  编者按:
  本期《薪传》刊头题字者为中国著名书画家葛鸿桢。葛鸿桢,江苏苏州人。现为江苏省文史研究馆馆员,中国国画家协会理事,中国书法家协会培训中心教授,苏州市书法家协会艺术指导委员会副主任。原苏州市书法家协会副 兼学术委员会主任。专著《论吳门书派》获第二届中国书法"蘭亭奖"理论奖提名。译著傅申《海外书迹研究》由紫禁城、故宫、上海书画等三家出版社分别出版三种版本。另有专著、译著、编著等二十餘种分别由国家级或省级出版社出版。书画作品曾在国际与全国展览入展和获奖。传记入编《世界名人录》等数十种辞书。
  .
  《菲华闪小说》
  .
  面具 /林素玲
  .
  整理去年与玛丽亚参观“2019菲律滨未来能源展”的资料,最上面SoEasy索亿斯(厦门)设备科技有限公司的宣传册写着“相信时间会证明抉择正确”,本约好一起去厦门玩,看来今年这计划不是SoEasy(很容易)了。
  马尼拉是黄小丽生长的家园。不过可笑可悲,这阵子却躲在屋里不敢出门,仅靠网购添补所需。
  疫情新闻令她跼蹐不安。邻居是菲律宾人,会不会把自己抓去医院?
  对着木柜上两张照片,“爸妈,都是您们啦,拜您们所赐,这皮肤、还有这双杏仁眼,足以看出咱的身份标志。”
  “就是这张害人的脸!”她取出化妆台抽屉里的蓝色隐形眼镜、假眼睫毛、染发剂、烫发药水、卷发筒等等。层层叠叠的粉末覆盖了娇嫩的肌肤,剪断了令她生起烦恼的乌黑长发。
  顷刻间,一个新时代的西方女孩志得意满对着镜子微笑。
  叩叩叩,她果敢开门,并用喉底音发声:“anything?”(啥事)
  玛丽亚惊讶地回应英语:“黄小丽不住这儿了?没关系,这是我自己烘焙的蛋糕,要送她的,送给妳也一样啦。黄伯父母生前是大好人,乐善好施,小丽是我的好朋友,能和他们这家华人为邻,真是福气。”
  黄小丽颤抖着手接过蛋糕,匆匆一句谢谢便把门关紧。盒子上有张小卡:“别担心,爱妳的。我们的友谊,相信时间会证明抉择正确,SoEasy,开心点。中国加油!”
  “爸妈,我错了!”黄小丽跪在父母的遗像前,泪水滚滚而下,她使劲擦拭着那张不中不洋的"面具"!
  . 
  (编者按:此文荣获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闪小说专业委员会、索亿斯设备科技有限公司主办的《2020年“赤帜阳杯”世界华文闪小说大赛》优秀奖。)
  . 
  创作感言 /林素玲
  .
  感谢主办和赞助单位,让我们有机会分享对抗疫的个人情怀。尤其身在异地的华人,更感受到“万众一心,共克时艰”的征文主题,这也是我们应有的互助精神。
  拙作的主人翁“黄小丽”所要表达的就是我们不是丑小鸭,黄皮肤是美丽的。面对疫情和排华反华的意识形态,我们必须确信:有一种骄傲,是生为黑眼睛、黑头发、黄皮肤的中华人!
  这次能在14个国家、地区,近700篇作品中获奖,对海外生长、学中文的人来说,是莫大的鼓励。我喜欢微型小说和闪小说。生活中的每一刹那,每一个念头,虽是一闪而过,却可以透过文字去品味、感悟,激发生命的闪光。
  .
  我腳底下 /许露麟
  ·
  人生有限
  舞臺無限
  我從不去丈量
  它的長短
  寬窄
  深淺
  高低
  也無從丈量
  .
  除非
  我的舞臺很小
  小得可以去計較它
  ·
  2020年8月
  .
  天真的与感伤的视界
  一一《星光》菲律滨华文作家协会作品小辑综评
  .
  /李锦秋
  .
  晋江《星光》2020年第三期(总140期)刊发的菲律滨华文作家协会作品小辑的文体多样、内容丰富。这二十八篇(首)作品的集中展示,在一定层面上为我们探看这个扎根于异乡,仍从中华传统文化中汲取力量的组织,打开了一扇窗,也延续着晋江文学与菲律滨华文文学的因缘。
  注目十三个人的二十首诗(含散文诗),首先从帕慕克关于“我们观察总的场景并跟随叙事”的论述开始。
  江一涯的 〈十三陵〉从历史的道场——十三陵总体进入议论,在现实的行进中展开叙事、描写,要给人以“与我相视惊讶”之感,最核心的落足点是“中国古代百万草民”,生发出苦笑俱在的历史嗟叹。王勇的〈妈妈〉则是反向推导,从若干叙事的时间情境进入,以堆叠的排比和记忆印证的意象营造出一种饱满而复杂的主体情绪,在对客体的“缩小”和“遗忘”的现实观望中,以灯的点亮来塑造和放大客体的精神形象。椰子的〈龙的自傲〉以“菲华融合活动”为背景,设置“爬满纸张”与“一个边角”、“蚯蚓般”的英文名姓与“龙飞凤舞的本名”两组对比,表达求根的文化归属。此类诗在点面之间切换,以语言的开合促成了诗的渐进节奏,基本符合帕慕克“总场景与叙事”的写作观点,也更便于读者感触诗人所表达的内核。
  其次,时空观的整合是这批诗歌的特点之一。吴天霁〈鞋印〉写对往昔美好的追忆,更写现实的喟叹。白凌〈陀螺〉制造一对鞭子和陀螺的依存关系,化实为虚,在时间的流转中寄寓多元的精神内涵。柯清淡的〈返塞曲〉由历史回望走向现实关照,有〈樵夫,别砍那棵树〉的语气,表现类时空下的心之所向。剑客的〈番客〉和〈老街〉运用白描的手法,透着异国他乡里意味深长的苍凉;仅五行的〈老街〉,在场的视觉、听觉、嗅觉,最终彷彿都由时空与历史咀嚼出变幻、飘忽的况味。王锦华的〈诗舞之夜〉最有意思的是,以独特的意象——一只高跟鞋的介入,打破一个营造的时空情境,也融合“我”和“他”,引诗起舞;〈娘家〉指向美好的童年记忆,〈时光画家〉有“过去不去,将来未来”的预示和感叹,〈拔河〉则有局中和局外各自诧异的两端。许露麟的散文诗〈故事〉以多个不同时空的“我”来叙事,在情绪的辗转、纠缠中掩藏追忆的故事,流露出沉郁的气息。钱昆的〈心花,在夜色中绽放〉直书诗人参会路上的夜色际遇,表现起伏的情绪变化,虽诗意不足、语言偏散文化,但也不失为一种“真”的抒发。
  再者是巧设的整体框架。蒲公英的〈爱情〉一诗,设计三个浪漫主义的叩问和一个现实的回答——“只有念想知道”,增强酝酿、积蓄之力,最后全部引入高密度的主观情感和体验。给老伴的〈一瞥〉,用对立统一的艺术,轻描淡写般写出平常日子中的温润情感。〈夕阳〉西下,“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诗人亦以此比兴,托出一种豁达乐观、积极进取的人生态度。〈一瓣心香〉的归宿是“空”,对应世事历练、人生自咸淡的空灵,有点“无为之用,即为大用”的处世之味。蒲公英的这四首诗,恰似连一条从青春到晚年的人生之线,依次串起眷恋、笃定、豁达、自然的人生思考和体味。
  接着是回应当下,传递爱的力量。一是面对新冠疫情的书写。苏荣超的〈从未如此口罩过〉借一个身体在疫情期间的表现,运用暗语和自嘲,书写当下的处境,也似闪见对爱的坚持的呼唤。绿萍的〈疫情〉则以疫情期间个人和群体的低落之闭,来衬托、赞美一些人群的善良、真挚等美好之举。温陵氏的闪小说〈重九伯〉写主人公重九伯疫情期间重新提笔,以诗赞美鞠躬的礼行,并且自发地为泉城援鄂医疗人员送上家乡味的温暖;既展现人间有爱,又具有现实缩影的典型意义。二是直面社会事件之痛。修如的散文随笔〈哭婴〉写发生在菲律宾的“面锅烫婴”事件,记录作者及周遭人群随女婴的遭遇而沉浸伤痛的情绪,闪烁着恻隐和人性关怀的光芒。三是营造爱的世界。安顺的〈千里欢飞蒲公英〉主要写作者不辞千里颠簸,随车一路播撒蒲公英的种子,想“为美丽的菲律宾广添一种异国的良药奇花”的欢乐之举,彰显美与爱的力量。
  最后是表达对中华传统文化和中华传统美德的追求。林素玲的闪小说〈等你把方块字写好〉采用梦幻和现实交错的写法,讲述了小男孩小菲从被阿嬷要求到主动练习书写汉字的故事。在文中,方块字作为一种精神介质,升华了母子关系的象征意义,即通过中华传统文化的纽带,将海外中华儿女和祖 亲紧密相连。而在一民的〈美德诗歌同吟赏〉、许秀枝的〈缅怀屈原〉、林鼎安的〈你一定还会回来〉、庄勇的〈说话不能当玩笑〉等篇什里,爱国、自强、忠贞、奉献等中华传统美德,或被缅怀,或被赞美,或被呼吁,或被警醒……这也展现了作者们对中华传统美德的认同与坚守,传递着正能量。
  席勒认为,文学和艺术都是最普遍意义上的“诗”。这个小辑,是他们以汉语写作的方式,重回中华传统文化的语境,具有实践中国古代“诗言志”之论的精神还乡意义。而从更广阔的意义上看,这个小辑也折射出以菲律滨华文作家协会为代表的海外华侨作家群体,对中华传统文化之根脉性的归属和认同,也为海外华文文学的展示拓展了新空间。
  .
  二零二零年六月
  .
  (李锦秋,福建省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泉州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 、晋江市文艺评论协会会长。)
  .
  山城永春一日游(上) /钱 昆
  .
  每年清明,在返乡祭祖扫墓之后,便是会亲访友和踏青旅游。总以为,最美的风景在远方,对于家乡周边的城乡均不在旅游的之列,致使美景佳肴,虽近在眼前,却宛如远在天边不为我所知;直到文友叶唐的诚邀和老同学的欣然相随,才开启了我的永春处女行。
  乘上子吾的商务大车,我们一行人朝永春驶去。车上,我们四个女人,相声般地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永春······交流后才知,我们仨竟然从未踏足过,鲤城区距离永春就一个小时左右,却不知其庐山真面目;于是,纷纷静听永春的常客叶唐的娓娓道来:原来,永春、安溪和德化三县都是“八山一水一分田”的山城,工业和农业均不发达,但德化有闻名于世的瓷器,安溪有如雷贯耳的铁观音为其大创利润和外汇,永春的财政收入与之相比是相形见绌、敬陪末座;解放前,因政府腐败无能、民不聊生,许多山民纷纷背井离乡前往东南亚各国谋生,或为生活所逼落草为寇做山匪为害十里八乡。说到土匪,我有感地说道:“1947年,我的外公自菲律宾回国探亲,在前往现已是山美水库的老家南安九都的途中,被土匪洗劫一空人还被掳走,后虽被赎回捡到一命,但从此再没回国;而我的远房老姑丈则更惨了,不单失财还命丧土匪之手。唉,真是太惨了!”燕华接过话说道:“忆苦思甜,我们现在是太幸福了,国泰民安,四海升平。每晚十点,市中心钟楼下的小吃摊便像雨后春笋般地冒出,人们常常在灯火通明中悠闲地散步、逛街、吃宵夜······”
  .
  走进永春山城乡,感受种养新气象
  .
  谈话间,车近永春,目之所及,尽是郁郁葱葱的树木;而且,天是那么的清、景是那么的明,让人心旷神怡。当子吾念出了一闪而过的广告词:“有一种生活叫永春”时,叶唐说:“永春到了!”她的朋友郑发强和黄武忠已在路旁的岔路口等候多时了,遵其意,我们的车尾随着他们朝山路驰去,往窗外一望,车仿佛就行走在天然的林吧里。
  要富先铺路。这句关乎到国强民富的口号,不但响彻了中国大地,还被落实得成就辉煌。现在的市与市、县与县、村与村之间的大道小路,均被修得如行云流水般的通畅,车在山路上行驶,毫无感觉到颠簸,路的两旁还绿树成荫、赏心悦目。不多久,地处永春东部与南安交界处的山城村到了,但因村长蔡建福的新居和养殖场建在山腰处,只好下车步行。
  春阳虽不及夏日那么炙热,但不想晒黑的我们纷纷亮出了各自防阳“神器”,哇,怎么那么巧?我们四人竟然交叉地撞伞撞衫又撞鞋,真是太不可思议!很快,位于半山腰平地上村长的新家到了,郑总高声地喊道:“书记种茶叶,村长养竹鼠,带领村民走上致富路!”接着又说道:“本村和邻村足有50多家农户,其中有近10家是被政府认定的贫困户,他们在村长的带领下也养起了竹鼠,村长负责教给了他们养殖的技术和按市场价收购,使贫困户生活脱贫了······”站在屋前的埕上,眺望着山坳里的已同青山绿水融为一体了山城村。只见一块约莫100多亩,难得一见的水田已插上了秧苗;围着水田是错落有致、前呼后拥的村屋。听郑总说,如今的山城村,村民不足500人;却有5家茶叶加工厂;由于海拔较高,日照充足,这里所产的柑橘个大、色艳、大部分用来出口创汇。这是一处远离尘嚣、名副其实的世外桃源般的山城村!
  山那边是像桂林龙脊梯田式的茶园,层层叠叠直达山顶,很有风景这边独好的气势,一首触景生情、有感而发的绝句也在啧啧声中酝酿而成:
  .
  眺望山城尽景点, 竹园相望绿茶园。
  赏心悦目永春景, 生态山居宜养闲。
  .
  山这边是村长的竹鼠生态养殖场,已成规模。我们随村长入内,只见呈“田”字形有半人高的无盖木箱连接成一排,然后是面对面似地有序排列成“非”字形,充满了整个屋子;生性畏鼠的我只瞥了一眼,看到了被圈养得圆滚滚的竹鼠龟缩在木箱的一隅,啃着巨大的竹块便不敢直视了,只听到老同学惊叫道:“哎哟,像兔子般的大啊,恐怕有两三斤重啊!”又听到郑总说:“很热补的啊!《本草纲目》里载:竹鼠肉甘、平、无毒、补中益气,解毒;其体内含粗蛋白质57%以上,氨基酸的含量比鸡鸭鹅、猪牛羊、鱼虾蟹都高,是改善人们食物构成的一大补品;药用功效也很显著,已成了一个品牌。”郑总的一席话,为午餐时我们个个胃口大开、食指大动和大快朵颐生态养殖的竹鼠肉种了因,造了势。
  走出养殖场外一看,前面的陡坡便有一片竹子,且长得粗壮茂盛。这是垂手可得的竹鼠食粮,可就地取材,且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这正是领导说的“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生动体现!幸运的是还搭上了改革开放的春风,依靠高速运转的快递业务,把竹鼠肉及时又源源不断地销往了大泉州和全国各地,达到了双赢的局面。
  (未完待续)
  .
  《菲华作协作家作品评介》
  .
  董君君小说的语言艺术(中) /林明贤
  .
  二、鲜明的菲律宾本土色彩
  .
  对祖籍地的大陆原乡,董君君怀有一种血缘上的亲近感,而对于孕育她成长的菲律宾,董君君更是充满了挚爱。她说:“我生于千岛,长于千岛,懂事于千岛,所以我写熟悉的千岛――千岛的人和事。”董君君不仅仅满足于写“千岛的人和事”,她巧妙地将千岛所特有的物产与自然景观化为具有某些象征意义的文学意象,从而形成了自己的语言特色。在〈她又来了〉中,作者这样写道:“她来了,满头白发蓬松,一支发夹随便挽个髻堕在脑后,多皱的脸上,老人斑像菲律宾地图上的千岛浮现海面。”菲律宾素有“千岛之国”的美称,作者以“千岛”来形容菲妇“沓寿太太”脸上的老人斑之多,既生动直观,又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卷发兄弟〉中:“马莉亚……搂着椰树干似的两个儿子,嘴里一叠声说道……”我们知道,椰树是菲律宾最常见的经济树种。这里用“椰树干”作喻体,突出了“卷发兄弟”高大强健的体魄。〈八大神蓝〉里有这么一段描写:“在花丛中打滚的子建发现了一朵小小的茉莉花,那么洁白,那么清芬,叫他的眼睛发亮,怦怦心跳,虽是那么惊鸿一瞥,却挥也挥不掉,忘也忘不了,这一朵小小的茉莉花开在谁家篱间却无从知悉。”茉莉花是菲律宾的国花,遍布菲律宾城乡的每个角落,深受菲律宾人民的喜爱。作者将主人公“庄子建”偶然遇到的心仪女子比喻为洁白清香的茉莉花,十分贴切,同时也契合菲律宾人民的审美心理和价值取向。
  地震、台风和雷电是菲律宾人最熟悉不过的自然现象,因而也成为董君君小说中最常用的文学意象。〈警?匪〉中:“可比里茨特十级地震的菲律宾绑票勒赎,不断发生,使千岛之国天摇地动。”把频繁发生的绑架勒赎事件与“里茨特大地震”作类比,强调它给社会治安带来的严重危害。〈黑豹与哈叭狗〉:“一席话‘龙卷风’似飓得黑巷飞沙走石,蝇虫不敢附在我们明亮的玻璃橱上。”〈五块大洋〉:“董安当机立断,转头对身后的乡里人说:‘退到十尺之外去,速退!’话如强风刮起,把夏蟆、银来等一伙人刮退十尺外。”分别以“龙卷风”和“强风”为喻,突出了“L警官”和“董安”话语的威慑力。〈铺板上的生命〉:“扛猪仪式像股小龙卷风,刮得全村大人伸头,小孩跟着,嘻嘻哇哇的……”则借“龙卷风”来形容扛猪仪式在村里引起的轰动效应。〈酗酒者的儿女〉:“小弟小妹就在这水深火热的夹缝中,相继来到这不时刮龙卷风的家,被吓大的。”这里的“龙卷风”暗喻家庭的暴力――父亲对母亲的殴打与斥骂。“砰的一声巨响,门被台风刮开似的,父亲大着舌头,咕噜咕噜胡言乱语着,时而鬼叫一声,接着椅子被掀倒的声音雷似的炸开。”门像“被台风刮开似的”,强调父亲撞门的力量之大,而“雷似的炸开”,强调声音之大。通过“台风”和“雷声”这两个意象,表达了少年的“我”对嗜酒如命的“父亲”的恐惧与憎恨。〈墙外枝桠〉:“电话铃声像闪电似的割破水淹的空间,琼琼立刻抓起电话聆听。”将电话铃声比喻为“闪电”,则烘托出一种突如其来的紧张气氛,令人顿生惊悸之感。
  董君君善于抓住菲律宾各种物产和自然景观的特点,或用来刻划人物,或用来渲染氛围,既形象又贴切。有意识地运用具有地域特征的文学意象,这是董君君对文学语言本土化的大胆尝试。实践证明,这种尝试是十分成功的。
  (未完待续)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2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肖福祥 时间:2020-10-27 15:51:04


  祝贺!

  非常好!

  点赞!

  学习!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