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弄堂

楼主:春风岸2020 时间:2020-10-23 13:20:28 点击:33 回复: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那条二米来宽,五六十米长,首尾连着二条街,有点弯曲而又光线幽暗的黑弄堂,曾是我上小学每天必走的近路。实际上那黑弄堂是从前豪门连系许多进宅院的穿屋走道,长长的弄堂左右是每进宅院的侧门。现在每个宅院里租住多户人家,进出的人都习惯把门关上,因此这些门好像永远都紧闭着,外人难窥里面的乾坤。弄堂里有二个长桌大小的天井,比走道低尺把的井底面长满了青苔。弄顶是楼房地板,没有一丝光线,靠二头的弄口和这天井的亮光,弄堂才依稀看得见路。路面是小青砖,很多已经碎裂了。下雨的时候,落在天井里的雨会被风吹得四处飘洒,这弄堂的路总是湿漉漉的。一到晚上,靠天井里透进的那么点星光,就看不见东西了。所以晚上我们这些小孩,一个人不敢走这条黑弄堂,幸好上下学都是大白天。
  从北弄口走到南弄口,在快出南口的地方要拐个弯。这里本来像是堂屋,朝北一排长窗。夏日,里面的住家在长窗外廊檐下放了一张竹榻,可能因为朝北没有太阳暴晒,又有穿堂风,比较阴凉吧。
  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光着身子,在“咦咦呀呀”地唱歌,青灰色脸上那深凹的双眼没有黑瞳,是个瞎子。他有时候坐竹榻上,有时候站在地上,总围绕着那张竹榻转。听到有人走过来,就会侧耳细听,喃喃地说:“大人,上班去了。”“小人,上学去了”一般不会说错。有时能看到竹榻不远处,有一个光头汉子,赤膊凸肚横在躺椅里,手里摇着蒲扇在打盹。是小孩的父亲?
  我不敢在他们那里停留,每次都是匆匆而过。小瞎子那精赤条条,手拉着自己小鸡鸡,蹦跳乱舞“呀呀”自语的样子,留在了我的记忆里,那叫人鼻酸的滋味至今还能感觉到:他就这样子过一生了?
  后来读初中,再后来去外地工作了,一晃几十年沒走这条黑弄堂。一个突然的念头,去童年生活的地方走走,这黑弄堂当然是要走的地方。
  现在的黑弄堂已修整成一条笔直的走道,水泥长方路砖铺地,墙面粉得雪白,头顶楼板上是一排大白天都亮着的LED吸顶灯。南弄口西面粉墙高处,钉着一块小木牌子《潘镒芬故居》。成了文保单位。
  小瞎子呢?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5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春风岸2020 时间:2020-10-27 09:59:43
  谢谢阅读!
作者:肖福祥 时间:2020-10-27 15:36:26

  非常好!

  学习!
我要评论
楼主春风岸2020 时间:2020-11-03 10:53:32
  五味杂陈的回忆。
楼主春风岸2020 时间:2020-11-11 21:06:00
  岁月留痕。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