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窠鸟

楼主:春风岸2020 时间:2020-11-16 13:19:52 点击:51 回复: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七一年五月的那天,父亲从厂里借来的铁架手推车上,放着一只人革皮箱,里面是我四季的替换衣裳和床单。一条被子,一条毛毯,一条垫底的棉花胎,各用塑料大口袋套好,再用扁帶五花大绑,放在箱子旁。还有一只人革旅行包,里面是牙膏牙刷,杯子饭盒,毛巾手帕,帐子鞋袜一类的日用品。一张草席卷成筒形,外面套着土布罩横躺在车里。每件物品外面母亲都缝了一片小白布,我用毛笔写上自己的名字。
  母亲在整理物品时噙着眼泪对我说:“就这样一个人出远门谋生活了,你还这么小……”
  “十六岁了,还小啊?”我尽量装着毫不在乎的样子。
  “睡觉都还不知道颠倒,你好大啊!”
  “我那时跟人出来做学徒也才十五岁。”父亲在不远处忍不住说。母亲瞟了父亲一眼,悄悄对我说:“你到那里假如呆不下去就逃回家来。”
  我笑了,心里暖暖的。
  母亲给我细说每一件物品都放在哪里,一个人生活要当心什么,有交代不完的话,仿佛要把她的全部生活经验,在这几天里都传授给我。我只有唯唯诺诺地听着。
  今天是送行李到开关厂集中,人要明天才到那里集合了出发。家在城东,开关厂在城西外,要穿过整个城区。父亲一路上没有话语,默默地推着手推车。我默默地跟着。
  五月天,路旁法国梧桐都已是新叶叠翠,几只麻雀在枝叶间“叽喳”跳跃,碧天上轻飘着几朵白云。
  “明天要像这样的天就好了。”父亲抬头望了望天说。
  我“嗯”了一声。父子间从小到大沒有多少话语,父亲对我们弟兄三人从没有笑容,那板着脸的样子总能镇慑我们。我们都成了乖乖男。
  这段路是上坡路,父亲推车吃力起来,嘴里喘起了粗气。我忙上前搭手共推。看着父亲微偻着身子,努力推车的样子,我心里忽然一阵酸楚:不知不觉中父母都有点老了!
  为了我的远走高飞,这几天他们下班后替我整理行装,父亲观前街不知走了多少次,买这买那。母亲突然想到哪个要带,他立马又上街采购,无一句怨言。
  此去几百公里外,到那皖南山区的军工厂里工作,回来相聚的机会就少了。还好,他们身边还有读书的弟弟,哥在离苏州不远的吳江插队,也让我稍安。
  心中早已想好,明天出发我不要家中任何人送,我不要看见他们的眼泪,不要大家伤心。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5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肖福祥 时间:2020-11-16 22:15:53
  母亲瞟了父亲一眼,悄悄对我说:“你到那里假如呆不下去就逃回家来。”
  我笑了,心里暖暖的。


  为了我的远走高飞,这几天他们下班后替我整理行装,父亲观前街不知走了多少次,买这买那。母亲突然想到哪个要带,他立马又上街采购,无一句怨言。

  浓浓亲情!

  非常好!

  点赞!

  学习!
我要评论
楼主春风岸2020 时间:2020-11-24 10:27:26
  谢谢阅读!
楼主春风岸2020 时间:2020-11-26 10:11:04
  蹉跎岁月,记痕犹在。
作者:雪峰桔子 时间:2020-11-26 20:49:06
  真情实感!质朴的文字。
我要评论
作者:肖福祥 时间:2020-12-09 11:19:01

  好文!

  学习!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