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同学周琴

楼主:贵州老高 时间:2020-11-21 07:06:08 点击:3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高致贤

  看到报纸征写“同学情”,我的脑海里倏尔浮现出她的笑靥。那是1962年秋,我在毕节师范学校负责组织迎接新生工作。
  新生入学的第一天,便见新来报到的同学中有个“黄毛丫头”,她像老生一样主动为新生忙这忙那,大有“反新为老”之势。当时尚无染发一事,她那头天然黄发真是“万黑头中一头黄”,给我留下了极其美好的第一印象。
  开学工作就绪,她就成了我的助手——学生会的秘书。学生会 也是一位女生。三人同个办公室,虽然男女搭配——干活不累,但却显得阴盛阳衰;大概是异性相吸使然吧,我与她的思想言行都很接近,加之 忙于毕业事务,学生会的工作多由我主持,常有单独接近的机会。次年我升任 ,副 是个普通班的小伙子,学习还忙不过来,哪有闲暇管学生会工作?于是,我与她单独接近的机会就更多了;我们多次共同演出爱情剧,我与她均为男女爱情主角。这样,除工作关系外,自然就产生了些许男女之情。有同学误以为我与她相恋了,但我们一直保持着非常纯真的同学情,不敢也没有越雷池半步。何也?不是我们的思想品德已达到柳下惠坐怀不乱的程度,而是客观条件使然。我是有妻有子的进修生,她已有了恋人,此乃个人情况。再说那大环境呢,三年困难尚未完全过去,精简职工正在进行,男女之间稍有不慎,重则法办,轻则除名,起码也是精简回乡——丢掉铁饭碗。谁敢拿前途去冒天下之不大不韪?所以,尽管我们有过花前月下,也有过长夜厮守,有过手指间的接触,但都牢牢地把握着道德底线,有色心无色胆更无色行。这在今天的青年男女是不可想象的,更是难以做到的。我们却做到了!且一直保持着兄妹情。
  她是独生女,慈父早逝,母女相依,只身在外,有事与谁商量?她便视我为胞兄,我亦视之为胞妹。当时的在校生不准谈恋爱,可她在初中就有了恋人——时称男朋友,她男友秘密寄些描写爱情的书给她,当时学生也禁看,可她却悄悄地把那些书转给我看。我发现她夜里偷看那些书的时间长了,白天上课精力差,常在课堂上打盹,严重影响学习成绩。老师批评效果不大,我散步时的劝说,却令她自觉将那些书封存。她的男友——后为她丈夫——国宣到学校来看她,这在当时是绝对保密的,倘若别人知道了,向学校报告,她是要受处分的,轻则劝退,重则开除学籍。可她却把他俩相会的地点放在我的寝室中。
  那时我任学生会 兼校团委组织部长,学校将团委办公室设在校党支部办公室楼下——解放前曾接待过蒋介石夫如的原航发厂的小舞厅,那里十分清静,没有外人出入。并特许我住团委办公室。他俩在我宿舍内相会是很安全的。有我这个哥哥陪同她接见,她也觉得脸面光生了许多!
  她毕业后分在毕节县乡下教书,结婚后家住城里。那是地委机关所在地,我调县委后,常因公务到地区,每去必到她家。她工作在乡下,多是她丈夫接待我,我自然成了她娘家来的大哥哥。她妈妈也以此身份称呼我。
  母校迁至毕节,她也调到母校任教。我一度被借调去地区文化局为《高原》文学季刊编稿,招待所的伙食不合口味,她家便成了我改善生活的地方,想吃什么便自己动手,俨然成了至亲之家。她工作忙不过来,就让我替她批改学生作文,不分彼此,亲如一家。
  她和丈夫一起调贵阳一所大学工作,她因分管学生工作随时下地县。我因工作常去省城。她到大方必到我家,我去省城非去她家不可。一次我在家中午睡,醒来听到有人同我妻子在隔壁说话。原来是她到毕节地区招生,绕道来看我。妻子要叫醒我来见她,她不让打扰我的午休。正让妻子弄酸菜豆汤给她吃,那是她两人动手做午饭的谈笑声。我送女儿去成都读大学,先到贵阳休整几天,住在她那闹市中的静区小关。她丈夫潜心为我女儿做饭菜。从同学情发展到兄妹情,我们已经是亲如一家了!
  昔日的青年校友,而今我已年逾古稀,她也年过花甲,都升格为爷爷奶奶的人物了,但我们的感情并未被岁月冲淡,反而如茅台那样,窖之弥久,纯度越高,香味愈浓,品位越高。而今我在深圳她在贵阳。只能通过电话联系了。
  “喂,周琴吗?你何时来深圳玩玩?”
  2013年4月,于深圳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肖福祥 时间:2020-11-23 11:36:45
  新生入学的第一天,便见新来报到的同学中有个“黄毛丫头”,她像老生一样主动为新生忙这忙那,大有“反新为老”之势。当时尚无染发一事,她那头天然黄发真是“万黑头中一头黄”,给我留下了极其美好的第一印象。

  与众不同,往往记忆深刻!

  非常好!

  祝福!

  点赞!

  学习!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