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亨

楼主:风残夜孤雨 时间:2020-12-27 07:34:13 点击:0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咸亨
  咸亨是一家很小的酒吧的名字,这个酒吧平时来的人不多,原因之一是离有名的酒吧街还有一段距离,再加上地理位置较偏,因此就更加乏人问津。而另一个非著名的酒吧——玛丽酒吧,正在同一条路相反的另一个方向。
  与玛丽酒吧的任性不同,咸亨酒吧显得板正,做事一丝不苟,不论是外面发光的小招牌每天都有人擦拭的一尘不染,还是门口看不到任何多余的垃圾,包括一片不期然飘来的落叶。
  咸亨酒吧的格局无疑的精致的,这从它不到三十平米的空间,里面几乎只能塞下一条古铜色木纹的吧台之外的三张欧式铁艺四人桌子以及从凹字形灰色玻璃面搭出来的一条悬空的吧桌,包含吧桌前几条古朴的木纹圆凳。
  尽管如此,但咸亨酒吧的规划能力十分精准,以致令整个格局在彼此距离靠近的情况却又不显得拥挤,这首当要给设计师记一功,但又或许是老板的功劳也说不定。另一方面来讲,这里已然不属于繁华地段,自然租金不贵,我先前的工作跟致令我跟门面租赁打过一些交道,所以并不是胡乱妄言。
  旁边依然有各种稍大的门面可做选择,自不必选择如此局促。从里面的名贵且破局时代感的装潢来看,老板似乎也不是花不起这个钱的人。由此我大致推论的结果是:酒吧的主人选择了这样富有情调的设计,就是想要达到他预期的那种氛围,这种氛围大到可以把人与人之间融入进去,然后联结在一起。
  我快步跑了几步,一头钻进 了咸亨酒吧——因为工作上的事情,我恰巧经过这里,不过此时已经办完事,准备回家。却不料下起了雨,雨不大,但要这么走上一阵到地铁站,也难免会被淋湿。另外又正值下班高峰,外面的计程车估计都在大办公楼学校附近等生意,绝迹不会跑到这种地方来。
  门上的铃铛一阵欢快的响动,酒保微笑着向我投来目光:欢迎光临。与暖黄的灯光一道,让人释解些许的疲劳。没人真的会去介意一句欢迎光临,但要在千篇一律中做到让人有所感受就非常困难了,这一点让咸亨酒吧显得有些特别。
  我点头露出微笑,似乎要融入这种氛围。另一名服务人员亲切的接过我随手脱下的外套挂在衣架上,她的举动让人感到自然的亲近。我甚至没有来得及去翻看他们的酒单有什么品种,自然而然的点了一杯特调。要知道我并非这里的常客,亦或者两者都还相互陌生。酒保只是微笑着点头,没有露出半分疑虑,或者基于酒吧是否有我这杯特调的材料而感到的担心。
  我本是无心,酒吧的管理也似乎无心,但总归让我感到宾至如归,这是在我不期然点了这一杯酒之后的心得感悟。我释然的微笑,这是我最放松的姿态。
  我拿了酒在吧桌前落座,喝了一口。才放下酒杯。就听到一个穿着美食背带牛仔裤的中年男子赤着脖子说:“酒吧不用太大,我以前就开大酒吧,生意不差,绝对比我这小酒吧挣钱,但是人太杂,三教九流彼此融入不到一起,氛围差。”他有意的用重音特别强调了“氛围差”这三个字。
  他话刚落音,坐在他对面的一个西装客,油头梳的一丝不苟,连连点头,脸上一丝酒色也没有,但在中年男子说话间已经喝了一整个大玻璃杯的酒,按他这个速度应该喝了不少。此时西装客接了话茬:“还是黄老板格调高,再往前几年我也喜欢去大酒吧,怎么说,就是热闹,现在不去了,什么原因?”他自问自答式的拍着桌子:“那是假热闹,人跟人根本融不到一起,没什么真正的交流,现在社会大家太过冷漠,又太浮躁!没有人真心安安静静坐下来交朋友,出来喝酒不就是来交朋友?要不然自己在家也能喝!”他说着回头冲他背后另一桌:“诶呀。”说着站起来,倒满一杯酒杯,热络的跟那桌的人碰杯,一饮而尽。
  那人本来略显尴尬,很快又被黄老板的眼神 所鼓舞,也站起来一饮而尽。
  “对嘛,出来喝酒就是交朋友来着,你说现在的人都缩在自己的小盒子里,对门的邻居都相互不认识,没意思,要走出来,交朋友,相互关心。这才有趣,活的有意思。你说是不是?”西装客满意的回到自己的座位,目光不停的扫视其他投射过来的目光,似乎热切的希望得到其他人的认可。
  我则没多大兴致,甚至觉得好笑。却有一个穿着潮牌工装的年轻人起了身,我进来的时候看他一个人在喝闷酒,一副心事写在脸上的样子。举着酒杯就到了他们那桌,先是云:“相互关心!说的好,黄老板是吧,来我们干一杯。”说完先喝了一杯。
  黄老板举起酒杯,露出满意的微笑。
  西装客则热切的拍了拍年轻人:“就是嘛,你一个人喝闷酒有什么意思,大家一起才有劲,看你的样子是失恋了吧?来,坐下,坐下,哥跟你开导开导。”一面不忘喝完杯里的酒一面拉着年轻人坐下。一时间其他的人也都凑了过去,不一会儿嬉嬉闹闹,开开心心的笑作一团。此时店内的气氛融洽到了极点。
  我笑着,忽而有些羡慕,理智又让我决议不去凑这个热闹。
  雨势大了,外面一片灰暗。街上一下子人车都空了,又刮着风,树枝都歪向一边。忽然玻璃外一团模糊的人影闯入我的眼帘。从马路上躲过来,便几乎歪歪斜斜的贴在了玻璃上——又一个躲雨的人!酒吧的屋檐很短,难免还是会有雨滴吹进来屋檐底下。这人回头看进来。先是张望,看到我们之后,披着湿漉头发的脸上顿显出一种无助的尴尬,这种表情我深有体会。
  “又是这鬼天气!真是下个不停!”黄老板的侃侃而谈也被酒吧外的大雨打断,此时望着玻璃窗外叹了口气嘟囔了这么一句。
  “下雨天,咱们喝酒聊天正好。黄老板你创业的故事要再跟他们讲讲。”西装客把目光从玻璃窗收回,外依旧热情不减。其余人也都把心思放回酒桌上,专注的听黄老板绘声绘色的讲述自己的故事。听到成功之处都交口称赞,失败的地方也连连叹息,气氛融作一团。
  屋檐下的人似乎又意识到什么,往另一边挪动,给我留出一个视野。躲雨的人原本不需要这么做,我本来没有在意,但这个举动仍旧把我逗笑。我想这个人为什么不进来躲雨?难道是因为不会喝酒的缘故?我想即便不喝酒,以这间咸亨酒吧的情调,免费为一个陌路人设一处躲雨的空间也应该还是没问题的吧?那问题出在谁身上?。
  我叹了口气,因为雨太大的缘故,酒吧的服务员特意整理了一下门口的地毯,避免被水浸湿,他应该是发现了躲雨的人,不过我看不清他的表情。有些可惜。很快服务员回到酒吧,不一会儿微笑着过来递上一杯琥珀一般的酒,示意这是黄老板送的,每个人都有。
  借着酒劲,每个人都无比欢快,似乎都还要再逗留。
  我还算清醒,在雨停的时候准备回家。
  “真是坏天气!”走出咸亨酒吧,凄冷的风打在我身上,我也不禁嘟囔,一边裹紧自己的外套。窗外躲雨的人却不知何时已经离去。我并没有再去在意,恰好有计程车经过,我赶紧上了车,司机随口问:“到哪里?”
  “天心阁。”
  后视镜里这个城市的灯光将咸亨酒吧与周围融合成一片暖黄,这样看来它也没什么特别。
  咸亨酒吧?名字我好似听过?一时想不起来,大抵是从前有人取过这个名字,向来就有,因此这名字也并不特别。我顿时索然无味。接着微醺的酒意,眯着眼,不再去看这座城市。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