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滨华文作家协会《薪传》第528期出刊(《商报》)

楼主:冷月潇潇 时间:2021-01-23 10:33:44 点击:21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菲律滨华文作家协会《薪传》第528期出刊
  .
  《薪传》第47期(总第528期) 21/1/23
  (菲律滨华文作家协会编,韩玮刊头题字。原载2021年1月23日菲律滨《商报》。)
  .
  编者按:
  本期刊头出自中国知名画家韩玮教授之手。韩玮,美术教育家,中国花鸟画家。1955年12月生,山东省诸城市人。山东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中国画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山东省中国画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山东省美术家协会花鸟画艺委会副主任兼秘书长,山东画院艺术委员会委员、特聘画家,济南画院特聘画家,济南市美术馆理事会理事。山东省九届、十届、十一届政协委员。有电视专题片《韩玮的花鸟画》、《儒雅书生气,率意丹青手》介绍其人其艺。 出版有列入“十一五”“十二五”规划的国家级大学本科教材《中国画》(已出版修订版第三版),今年已出版修订版第三版的《中国画构图艺术》和《花鸟画》、《中国小品画构图研究》等学术著作十多部以及个人画集、杂文集、中国画技法书籍等数十种。
  .
  域外名家笔下的菲律滨
  .
  菲律滨詩抄 /覃子豪
  .
  〈Tipiniu之晨〉
  .
  楼窗下的马蹄声
  响自梦中的驿站
  我卧于蜃楼
  来自海市,梦在海市
  来自沙漠,梦在塞上
  .
  梦过桥去,梦上海市
  小桥下的水,流不过巴石河
  灰色的建筑分割死鱼之目
  而马尼拉的蓝天
  蓝于塞上的长空
  静寂的中国街,不见酒旗
  却闻昨日午后唐人的横笛
  .
  笛声起自塞上的牛羊之群
  马蹄应和于铁店中铮铮的鸣响
  屋顶如城堞,向日葵开于东窗
  以花瓣纷掷我目
  醒于海市,醒于海上
  桑地雅哥,给我的早餐是:
  一杯夜色
  一盘太阳
  .
  〈致薇金妮亚〉
  .
  你摘下在嘉年华会上的假面
  脱愚人之帽与黑色的紧衣
  如扬壳的蝶
  那赤裸,令众星惊讶
  .
  薇金妮亚:你的微笑
  是酒盏中的一朵百合
  你吻杯中的唇
  复食我的浮雕之颜
  而百合瞬即凋谢
  然后,你无所期待地期待
  隐入面具中的黑夜
  .
  啊!同谋者与我同在
  人们岂能洞澈盾中的清醒
  面具绝非诡术
  意志的隐者
  隐于天堂,或隐于地狱
  .
  请你以面具中的冷目窥我
  窥我在穴中被日蚀之瞳
  珊瑚树依然长自冰海
  欲焚我衰落的心脏
  面具中的虚无是不可仰望的神祇
  你的目如幻
  你如以羊头目我,以鹰首目我
  目我诞生于希腊
  且将于面具中回返
  你便是清醒中的清醒
  .
  薇金妮亚
  当你的跣足跳完竞竿舞之后
  面具恒在
  当马尼拉湾的太阳
  在你的面上死去之时
  面具恒在
  如隐入浓黑的夜里
  而我们从未被愚弄
  我的永不会看见你诱人的面庞
  染上殷红的血跡
  薇金妮亚:因我们是孳生
  没有未来
  .
  〈碧瑶〉
  .
  花的街市
  花地,斜坡,石级
  明暗,重叠,如舞台的佈景
  著花裙的士女们
  走出画中
  走入画中
  戴长春花环
  梦不再謝落
  戴依戈罗人黑色的假面
  他们不知我来自何国
  .
  而土人仍能识破我是异客
  用我眼里的乡情太浓
  且以寻觅的步履
  踏过绿色的牧场
  .
  湖滨有音乐响起
  一棕色女郎
  被一群木雕的土人围着
  在玻璃橱窗中,扭动
  赤裸的玲珑的身段
  跳旋风般的西班牙舞
  松林下,有金髪女孩
  骑小小的白驹
  在浓荫的山道上
  追一片云
  .
  〈麥堅利堡〉
  .
  沉默 是偉大的
  ── 維尼(Vigne)
  .
  聚信仰於此,信仰即在此
  這兒,一切俱肅立
  靈魂的合眾之國
  肅立著紀念塔,碑林,旗幟
  肅立著偉大的沉默
  從禮智登陸而來的戰士們
  七萬個長眠於永恒的靜寂之中
  .
  麥堅利堡不再聽到
  禮智海水的喧嘩
  而鳥啼青青的山
  弔悠悠的往古
  而風吹動靜靜的林木
  鳳凰木無聲的燈放火燄
  雨樹孕育著綠色的生命
  一粒粒的果子落地無聲
  一切俱靜,靜得可以聽到
  靈魂的耳語
  一行行的十字架沉默著
  七萬個名字肅立著
  豎自由的信仰於白色的合眾之國
  離遠了禮智海水的喧嘩
  風和鳥在此靜靜的吟唱:
  昨日的噩夢已在此化為今日的祥和
  .
  〈塔阿尔湖〉(註一)
  .
  值此残酷的盛夏
  鹰以凋敞的翎羽比高于千仞的石岩
  鱼纵深于七噚的湖底
  而鹰扬,鱼逝,松溢芳香的油
  湖在山下陷落,与海同梦
  .
  湖荒芜如未种植的水仙花田
  而山灵不死,躺卧死火山的穴中
  与死了的湖之精灵们同睡
  湖陷落,深邃如莲心
  山挺秀,青翠如莲叶
  千山,千叶,叶叶滴翠
  意志的巅峰上有我
  立于千叶莲的莲瓣(註二)
  .
  立于千叶莲的莲瓣
  非拈花微笑的尊者
  非观自在的如来
  人说我乃一流浪的语言底鍊金术士
  来自东方的慾望之港
  在塔阿尔湖,观金莲花吐七色的火
  .
  而湖中的晶球已成盲目的灰瞳
  死瞪着中吕宋蓝色的长空
  而虹已逝,银日已沉
  雄鸡哑了嗓子,蛇失落了翅膀
  金莲花,像碎瓦般的凋谢
  .
  在此,我立磐石之侧,如磐石
  我卧浮云之中,如浮云
  在此,迷魂之湖 ; 在此,地狱的季节
  在此,麺包树不长麺包
  葡萄藤不结葡萄
  在此,我乃一流浪的语言底鍊金术士
  .
  值此残酷的盛夏
  塔阿尔,塔阿尔
  你的水清 ?你的水浊 ?
  我的慾望能溺斃于你的幻灭之眼 ?
  能溺斃于你的无光之镜 ?
  你能照鉴我从不饥饿的石头
  以及没有肠胃的云
  .
  情人们呢,为爱情而死,死得其时
  却永远活在童话般的传说里
  湖之恋人们,常醉心于
  至美之始,至美之终
  我若葬于那未死灭之餘烬
  值此残酷的盛夏
  我的慾望不变鱷鱼(註三)
  在火湖中,将净化成一朵金色的莲花
  .
  註一:塔阿尔湖( Taal Lake )在菲律滨之大雅台市( Tagaytay City)。湖中有死火山。一九一一年为最后一次爆发。
  註二:千叶莲为菲岛所产之一种莲科植物,色青,大如拳,状似莲花,叶那莲瓣,莲瓣即叶。
  註三:传说古代该地有一村女,甚美,与一外来之行商相恋,欲与之成婚,其母不许,并遭村民反对。据谓,如许其成婚,祸必至,全村将遭火山之熔岩覆没。女不信,与此行商私奔。中途,遇火山爆发,乃被葬于熔流中,后变为湖中的鱷鱼,村民敬之如神明。
  .
  (收录于一九六五年由台湾覃子豪全集出版委员会出版的《覃子豪全集》。覃子豪(1912年10月—1963年10月10日),别名覃基,四川广汉人。有「海洋诗人」和「诗的播种者」的美誉,与钟鼎文、纪弦并称台湾现代「诗坛三老」。1931年在北平中法大学读书时开始发表诗作,曾与同学合出过诗集《剪影集》。20世纪30年代在日本留学时,参与过“左联”东京分部主办的《诗歌》编务。早期诗作编成第一本诗集《生命的弦》。抗战时在国民党军队从事新闻工作。1943年辞去军职,一度经商。后在福建漳州创办《太平洋晚报》和南风文艺社,又任《闽南新报》主笔。这时出版过诗集《永安劫后》。1947年到台湾,先后任职于省物资局、粮食局。1954年与钟鼎文等创立蓝星诗社,编辑《新诗周刊》、《蓝星诗刊》等,在台湾诗坛有很大影响。1956年主持文艺函授学校诗歌班,在《中华文艺》月刊连续刊载诗习作批改文章,后结集为《诗的解剖》,对培养后进,发展台湾新诗创作有显著推动作用。50年代后期曾与纪弦为首的现代派展开论战,反对全部「横的移植」的主张,他认为「诗的意义就在于注视人生本身及人生事象,表现出一种崭新的人生境界」。 1963年患胆道癌逝世后,朋友们编印出版《覃子豪全集》三卷。)
  .
  马金利堡 /余光中
  .
  姑仰卧在此。气候非常夏天
  白色的几何形聊为分割
  南吕宋的大半个下午
  以及用低纬度织就的
  那一种抒情的蓝
  .
  云竟然昂首,在现代建筑的背后
  看我们野餐
  餐四月的印象主义
  遂觉静有三百六十度,用睫毛挥出
  我的午梦是圆心
  .
  成排的十字架们在听着
  当鹧鸪在公墓的那边数着念珠
  当风景躺下来陪我小憩
  被催眠的空气中
  金合欢的髮簪无所谓地坠着
  .
  竟任许多营陌生的灵魂
  在地理石壁上陷得更深
  雷伊泰湾在远方梦寐
  仍是云有云,群岛之外有群岛
  任沉舰的锈魂在南中国海底
  作祟,当颱风起时
  .
  註:马金利堡(McKinley Fort)在马尼拉郊外,是处有二次大战时美军在菲阵亡将士纪念碑,全以大理石砌成,上刻死者姓名,公墓中有三万餘白色十字架。
  .
  (选自一九八一年八月台北大地出版社出版的余光中诗集《五陵少年》。余光中(1928年10月21日-2017年12月14日),福建泉州永春人。生于南京,曾于港台多所大学任教,诗、散文、评论与翻译四能,著作等身,为华文世界最杰出的现代诗人之一。)
  .
  麦金利堡 /流沙河
  .
  抗日战争后期,美军来华助战,辟机场于川西广汉,飞B-29远炸东京。学童呼美军:"密斯脱,顶好 ! "四十三年之后,菲国诗友引我凭吊二次大战美军坟场,地名麦金利堡,在马尼拉。见十字架碑一万七千多座,上刻美军烈士姓名。其间亦有昔年远炸东京者,长眠碧草之下。
  .
  "密斯脱,顶好 ! "
  我大声叫,高翘
  稚嫩的拇指,
  向一辆美军小吉普,
  在抗日的昔年,
  在四川的驿道。
  记得回答是一句 " 顶好 ",
  那美国佬,挥手傻笑。
  "密斯脱,顶好 ! "
  我小声叫,低垂
  先斑的头髮,
  向一万七千十字花,
  在旅菲的今日,
  在麦金利堡。
  听见回答是一串鹃啼,
  冷冷夕阳,萋萋芳草。
  .
  1987年1月12日于马尼拉花园饭店
  .
  (流沙河,1931年11月11日-2019年11月23日,中国现代诗人、作家、学者。出生于四川金堂,本名余勋坦。主要作品有《流沙河诗集》、《台湾诗人十二家》、《隔海谈诗》、《台湾中年诗人十二家》《流沙河诗话》等等。诗作《就是那一只蟋蟀》、《理想》被中国大陆中学语文课本收录。 曾任《星星》诗刊编辑。)
  .
  一位中国诗人在麦坚利堡 /杨然
  .
  麦坚利堡,位于菲律宾马尼拉市郊。那里埋葬着二次世界大战阵亡的七万美军士兵。台湾现代派诗人罗门的名作《麦坚利堡》,写得惊悸悲凉。大陆诗人流沙河于1987年春天访问过那里。
  .
  当罗门通过神奇意象,在《麦坚利堡》阴冷入魂
  那里的星星便幽深而黑,月亮便空洞而白
  虽然彼岸的夜确实很黑,林林森森的十字架也确实很白
  但是树是青的,草是绿的,做人的情绪更是鲜嫩而明媚
  从《草木篇》走来的诗人,你,便身披这种生命的本色
  来到七万棵白色碑站立的肃穆景色中
  认定那一棵无名勇士的墓志铭,至今,也阳光般活着
  .
  “长眠在此崇高的光辉中
  一位武装的同志,只有上帝认识他”
  .
  你抚摸洁白的十字横木,似握住他健美的双手
  鸽哨从空中投影蓝色的路,又一片晴朗向远方滑行
  你敏感到野草气息的透明,似感应他轻轻的呼吸
  鲜花广场上,黄昏的音符闪烁而起落,簇拥英雄铜像
  你仰望最高的树冠,似凝视他不朽的瞳孔
  .
  “长眠在此崇高的光辉中
  一位武装的同志,只有上帝认识他”
  .
  想像他的年龄,正是吉它酒杯环绕的窗口
  不管肤色是黑是白,还是黄色棕色,他的梦一定深远
  你不是来凭吊,当博爱之魂越过语言和种族界限
  你是来相逢一位久别的朋友,听他讲述青春与爱的怀念
  分享他深深沉沉的橄榄色憧憬
  .
  “长眠在此崇高的光辉中
  一位武装的同志,只有上帝认识他”
  .
  无所谓遗嘱,无所谓悼词,来是赤条条,去是坦荡荡
  确实为了摇篮曲,为了月光奏鸣曲
  为了一切钢琴小提琴的梦幻曲和狂想曲
  他的血肉化为尘埃,他的影子飞扬灰烬
  千千万万有名有姓的十字架中
  他无名无姓的碑,充满魅力,传奇另一种命运
  .
  “长眠在此崇高的光辉中
  一位武装的同志,只有上帝认识他”
  .
  没有名字更好,没有名宇的名字,活得更广泛
  可以用象形字组合,可以用拼音文排列
  使每个活着的人,都有机会和他名字相同
  他真正成了全世界的弟兄,永远二十岁的弟兄
  他的生日写在三百六十五页日历,他没有死
  一位中国诗人汲取了他的生命,你汲取了他的生命
  带回东方大陆,又把他的生命传递给我
  使我通过这首诗,为他种植一棵永远响亮的绿色钟声
  .
  “长眠在此崇高的光辉中
  一位武装的同志,只有上帝认识他”
  .
  (原载菲律滨《世界日报》副刊之《学群龙诗刊》1988年第5期、四川《牡丹》1988年第6期。杨然(1958—),本名杨天福,祖籍四川蓬溪,生于成都。已出版《遥远的约会》、《寻找一座铜像》、《雪声》、《千年之后》等诗集。先后被《青年文学》、《诗刊》、《国际汉语诗坛》、《新诗界》等列为「卓有成就的青年诗人」、「中国20世纪80-90年代重要诗人」。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芙蓉锦江》诗刊主编。)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2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肖福祥 时间:2021-01-25 13:11:22
  菲律滨詩抄 /覃子豪
  .
  〈Tipiniu之晨〉
  .
  楼窗下的马蹄声
  响自梦中的驿站
  我卧于蜃楼
  来自海市,梦在海市
  来自沙漠,梦在塞上


  祝贺!

  都非常好!

  学习!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