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乡村童年--水篇

楼主:黯殇残存 时间:2021-02-19 15:08:37 点击:40 回复: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京郊吾村,一洼泥塘、一渠冷泉、一望涧水,近乎是对水趣的全部解压,也是孩提对江湖的全部阅读。
  三十多年前,姥姥家依塘而立的枯枝篱笆,仰仗半泡水中槐、柳围就的高丘,得以问天探地的栩栩如生,即使头上少了那么一点绿。
  池塘无名,俗称大坑,方位感极强的成人语是“西大坑”,而若我者,对东大坑却没什么好印象,因为扔几块砖头,就被上梁者和养鱼人联袂数落好一阵子。
  所以野塘才有趣。
  幽州的春秋之短,想必已不止百万年。
  一夜间,破土岸边的百千青褐“春笋”,信手牵出、剥茧抽丝,其中温润的一缕亮银,微甘。乡言所谓的“毛毛”(音),原是屈子诗中的情物——白茅,不登大雅,但入国风。
  想是当年嘴馋,挥霍无数,才咒得今日急求那束皮筋扎起的“姻缘签”和执签的素手,却道既往不候。
  冷暖无常,春水莫亲;个中涅槃无物,童心何必佛心。
  春潮灌洗着树根,撸猫样的一厢情愿。此时下水,不是鸭子,就是傻子,幸而老妈还未翻出撅了舌头的塑料凉鞋,以考验胜算无多的智商。
  绿水化反似的冒泡,颐养不日的美好:面包虫、长尾蛆、孑孓、水虿、水蝎、水蛭、水黾……爱鱼及余,一切都是可以忽略的……美好。
  豆汁待热,知己不多,以致隅角斜柳,渐成必争之所,也为(使敌人)视野开阔,便于西、南两线定位,然后挨骂着回家吃饭。
  继而替补上位,手舞足蹈的磨裆骑骋;树皮美颜,遂觉华彩。
  往往水性包容,不论大号鞋、帽、手套,还是小刀、小球、小男孩……
  碎金拂面,槐柳婆娑;可捋花朵颐,可采叶升歌;纵撒落,色色蝶散,滟滟随波。
  散文诗样略显矫情的大坑之春,可远观,不可亵玩。
  而此时,坑西一箭之隔的小河,流水依旧,岸草历经萧索也是易帜成功,大快虫心。
  村边小河,《地方志》寥寥提及:源起某村西十数泉眼,后拓渠两丈,长及八里,汇入怀河。
  数百涵堤白杨,河道上空互支相语,俨然大宋朝堂,竟无威仪。东岸,农耕文明狭长草场;西岸,荒蛮物语开阔田地。村口的洋灰小桥,也成为作、息的唯一联系。
  乱步河沿,三三五五,笑语莺声尽处,碧水澹澹,寒泉汩汩。
  拆下杨枝,左劈右砍,瞬时鸟飞蛤蟆跳;或仗剑沙洲,激昂澎湃,搞得风生水起,真是虫挡杀虫,鹅挡虐鹅。
  就怕浇菜老头儿不淡定:“谁拆的篱笆?!”
  也有战胜、考败的失意者,坐泣岸丛,狗尾续叼的严正思忖未果,旋即占花卜叶的爱咋咋地。临走不忘抛石许愿:6点动画片,别-停-电……
  村民挖就的河道,明净幽远,偶有及腰。
  夏季,河水一如口水:温度适宜、质感丝滑,流量丰沛、气息恬静。
  水下,青泉喷薄,金沙颠仆,鼎沸却无声;水上,鳞滩叠洲,分波析涌,蓬岛已有形。
  河间一脉,沙床虚怀若谷,水色澄澈如翡,其流闲庭信步;两侧尤近树穴,水质深邃,混沌未开,其流聊胜于无。
  绿荫蔽日,无关酷暑。
  动,可化身裤衩大力神溯流而上,巨足踏平河鲜们的塞伯坦;尘埃中,常有多刺(鱼)行凶入鞋;
  静,可趴跪沙中,四体环流,以凛泉抚慰:拉秧、苍耳划痕,黄蜂、洋辣刺痕,马蝇、花蚊叮痕,天牛、甲虫咬痕,以及猫抓、狗舔,猪拱、鸡啄,羊顶、驴踢、爹打损伤之痛。
  暮秋之晨,青烟蒸腾的水下陨壑,数千河虾簇成一团。姥爷叼着日历烟卷,自制抄网一蹴而就;抖落旺火柴锅,灵魂与水汽交织,瞬时定格满满红色对钩。当季的麦粉,现割的韭菜,新榨的豆油,刚压的井水,才溶的海盐,裹挟着被灵魂审视不久的虾体,除了扎嘴,没什么不好。
  偶有枯水断流,数米水洼,收罗着三四十巴掌鲫瓜。因太过拥挤,总有露鳍搁浅,鳞鳞波光。此时摸鱼,无需技巧,只要规则:“这堆我的,你们别动!”当然,公平的前提不是辈分,是实力——都比我小。
  若说,及膝小河仅是玩味,那两里外的大河则半是敬畏。
  源千峰万峦之隙,步步加持,总而延之。阔处十丈,不知深浅;玉镜无皱,不知流年。
  河道,自茔冢星布的密林转出,肃肃荒野,杜鹃淫声,倩女幽魂若遇,情何以堪?
  待双曲桥畔,河床渐起,砾砂一一;碧流裂渚,无危而急。车马如织其上,沙洲珠联其下,才觉玩心复萌,厕意盎然。
  说起拱桥,长80,高两丈,五连拱掮小拱若干,俊美肃穆。安济较之若有不同,也是:和我不熟。
  大河的野性,是绿水下三尺草鱼、螃蟹、老鳖,是桥洞里五色燕子、蝙蝠、麻雀,是岸丛中九尾山鸡、赤蛇、土蝎,更是洪泛镇乡的世纪中叶。
  未完。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5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黯殇残存 时间:2021-02-19 15:11:03
  你可以,将蛤蟆歌声打断,不管是否求偶时间;
  你可以,把蜓虿踢出很远,不管何等灭蚊贡献。
  你可以,阻挡翠鸟疾如箭,不管它可曾靠右边;
  你可以,丢下爆竹震河面,不管小鲤子啥意见。
  你可以,横扫黾蛛水上颠,不管它有没有苦练;
  你可以,掀开青石捕黄鳝,不管红烧或者椒盐。
  你可以,扑落粉蝶转水圈,不管表白还是空难;
  你可以,恫吓黄狼游回岸,不管它是哪路神仙。
  你可以,捂住虾虎在浅滩,不管腹肌怎变吸盘;
  你可以,斗鱼鳑鲏穿成串,不管美丽就要风干。
  你可以,老针挑开螺蛳转,不管重口味的那团;
  你可以,捡拾河底绿皮蛋,不管做汤能否新鲜。
  你可以,操刀蚂蝗切几段,不管单细胞的起源;
  你可以,钩起水蛇扔猪圈,不管待产还是待阉。
  你可以,桥头抛狗在深潭,不管它会不会打颤;
  你可以,嘲弄大鹅发际线,不管被追咬的那天。
  你以为,每个小孩都危险,不管是否降世魔丸;
  我以为,每个小孩都勇敢,不管淘气已成习惯。
  你以为,昨日时光难再现,因为已凑不齐演员;
  我以为,无水无我不自然,不是悲观只为怀念。
作者:肖福祥 时间:2021-02-20 13:22:35

  非常好!

  点赞!

  学习!
我要评论
楼主黯殇残存 时间:2021-02-25 16:26:43
  京郊吾村,一洼泥塘、一渠冷泉、一望涧水,近乎是对水趣的全部解压,也是孩提对江湖的全部阅读。
  三十多年前,姥姥家依塘而立的枯枝篱笆,仰仗半泡水中槐、柳围就的高丘,得以问天探地的栩栩如生,即使头上少了那么一点绿。
  池塘无名,俗称大坑,方位感极强的成人语是“西大坑”,而若我者,对东大坑却没什么好印象,因为扔几块砖头,就被上梁者和养鱼人联袂数落好一阵子。
  所以野塘才有趣。
  幽州的春秋之短,想必已不止百万年。
  一夜间,破土岸边的百千青褐“春笋”,信手牵出、剥茧抽丝,其中温润的一缕亮银,微甘。乡言所谓的“毛毛”,原是屈子诗中的情物——白茅,不登大雅,但入国风。
  想是当年嘴馋,挥霍无数,才咒得今日急求那束皮筋扎起的“姻缘签”和执签素手,却道既往不候。
  冷暖无常,春水莫亲;个中涅槃无物,童心何必佛心。
  春潮灌洗着树根,撸猫样的一厢情愿。此时下水,不是鸭子,就是傻子,幸而老妈还未翻出撅了舌头的塑料凉鞋,以考验胜算无多的智商。
  绿水化反似的冒泡,颐养不日的美好:面包虫、长尾蛆、孑孓、水蝎、水蛭、水黾、水虿……爱鱼及余,一切都是可以忽略的……美好。         
  豆汁待热,知己不多,以致隅角斜柳,渐成必争之所,也为(使敌人)视野开阔,便于西、南两线定位,然后挨骂着回家吃饭。
  继而替补上位,手舞足蹈的磨裆骑骋;树皮美颜,遂觉华彩。
  往往水性包容,不论大号鞋、帽、手套,还是小刀、小球、小男孩……
  碎金拂面,槐柳婆娑;可捋花朵颐,可采叶升歌;纵撒落,色色蝶散,滟滟随波。
  散文诗样略显矫情的大坑之春,可远观,不可亵玩。
  而此时,坑西一箭之隔的小河,流水依旧,岸草历经萧索也是易帜成功,大快虫心。
  村边小河,《地方志》寥寥提及:源起某村西十数泉眼,后拓渠两丈,长及八里,汇入怀河。
  数百涵堤白杨,河道上空互支相语,俨然大宋朝堂,竟无威仪。东岸,农耕文明狭长草场;西岸,荒蛮物语开阔田地。村口的洋灰小桥,也成为作、息的唯一联系。
  乱步河沿,三三五五,笑语莺声尽处,碧水澹澹,寒泉汩汩。
  拆下杨枝,左劈右砍,瞬时鸟飞蛤蟆跳;或仗剑沙洲,激昂澎湃,搞得风生水起,真是虫挡杀虫,鹅挡虐鹅。
  就怕浇菜老头儿不淡定:“谁拆的篱笆?!”
  也有战胜、考败的失意者,坐泣岸丛,狗尾续叼的严正思忖未果,旋即占花卜叶的爱咋咋地。临走不忘抛石许愿:6点动画片,别-停-电……
  村民挖就的河道,明净幽远,偶有及腰。
  夏季,河水一如口水:温度适宜、质感丝滑,流量丰沛、气息恬静。
  水下,青泉喷薄,金沙颠仆,鼎沸却无声;水上,鳞滩叠洲,分波析涌,蓬岛已有形。
  河间一脉,沙床虚怀若谷,水色澄澈如翡,其流闲庭信步;两侧尤近树穴,水质深邃,混沌未开,其流聊胜于无。
  碧荫连连,无关酷暑;霞剑道道,不似人间。
  动,可化身裤衩大力神溯流而上,巨足踏平河鲜们的塞伯坦(尘埃中,常有多刺行凶入鞋);或猛掼石板、土坯溅水帘,虽然方向总搞反。
  静,可四体跪沙,以泉抚慰:拉秧、苍耳划痕,黄蜂、洋辣刺痕,马蝇、花蚊叮痕,天牛、甲虫噬痕,以及猫抓、狗舔,猪拱、鸡啄,羊顶、驴踢、爹打损伤之痛。
  暮秋之晨,青烟蒸腾的水下陨壑,数千河虾簇成玄云。
  顶着油腻深蓝解放帽、叼着日历烟卷的姥爷,自制抄网一蹴而就;抖落旺火柴锅,灵魂与水汽交织,瞬时定格满满红色对钩。当季的麦粉,现割的韭菜,新榨的豆油,刚压的井水,才溶的海盐,裹挟着被灵魂审视不久的虾体,除了扎嘴,没什么不好。
  偶有枯水断流,数米水洼,收罗着三四十巴掌鲫瓜。太过拥挤,总有露鳍搁浅,鳞鳞波光。而此时摸鱼,无需技巧,只要规则:“这堆我的,你们不许动!”当然,公平的前提不是辈分,是实力——都比我小。
  较之河水,大坑自成体系,交流全无,水质乏善可陈,但也无妨麻鸭踏浪和我们垂钓岸边。
  罐头空瓶,橘子、菠萝、黄桃、山楂味均可;不宜红烧带鱼、豆豉鲮鱼铁皮罐,因为客观上太小(虽然鱼也不大);主观上,我觉得鱼会害怕。
  瓶内放烙饼、米粒做饵,过节用油饼、猪骨,然后挂线缚口,棍挑沉底。五分钟后,琉璃盏洗净铅华倏然出水,其中银光环绕的是麦穗,黑色伏底的是小鳅。
  由于旋口缚绳较难,且提竿迅疾,常随一声叹息和幸灾乐祸,倒贴二分瓶钱。
  坑边湿地,也有一荡幽密芦苇。其间悬巢碧卵,啁啾不绝。
  大人不讲武德,提前许久采摘苇叶,以备端午;小孩好自为之,做根绿缨枪抓紧操练;再不耍,就剩根了:芦杆割收、剖切、烘烤,编成臭名昭著的屁股杀手——炕席。
  冬季,小河那曾经优选少年,变得不解风情;即便妥协结冰,也是狭仄不平的滑倒,而非滑好。
  欢闹聚集在大坑开阔、如镜的冰面。
  虽然也要避开那片鞋底,那堆草灰,那只死鸡,那个窟窿和那个刚爬出的小孩……
  若说,膝腰之间的小河、大坑、仅是玩味,那三里外的大河则多是敬畏。
  源千峰万峦之隙,步步加持,总而延之。阔处十丈,不知深浅;玉镜无皱,不知流年。
  河道,自茔冢星布的密林转出,肃肃荒野,杜鹃淫声,倩女幽魂若遇,情何以堪?
  待双曲桥畔,河床渐起,砾砂一一;碧流裂渚,无危而急。车马如织其上,沙洲珠联其下,才觉玩心复萌,厕意盎然。
  说起拱桥,长80,高两丈,五连拱掮小拱若干,俊美肃穆。安济较之若有不同,也是:和我不熟。
  大河的野性,是绿水下三尺草鱼、螃蟹、老鳖,是桥洞里五色燕子、蝙蝠、麻雀,是岸丛中九尾山鸡、赤蛇、土蝎,更是洪泛镇乡的世纪中叶……
  附:
  你可以,将蛤蟆歌声打断,不管是否求偶时间;
  你可以,把蜓虿踢出很远,不管何等灭蚊贡献。
  你可以,阻挡翠鸟疾如箭,不管它可曾靠右边;
  你可以,丢下爆竹震河面,不管小鲤子啥意见。
  你可以,横扫黾蛛水上颠,不管它有没有苦练;
  你可以,掀开青石捕黄鳝,不管红烧或者椒盐。
  你可以,扑落粉蝶转水圈,不管表白还是空难;
  你可以,恫吓黄狼游回岸,不管它是哪路神仙。
  你可以,捂住虾虎在浅滩,不管腹肌怎变吸盘;
  你可以,斗鱼鳑鲏穿成串,不管美丽就要风干。
  你可以,老针挑开螺蛳转,不管重口味的那团;
  你可以,捡拾河底绿皮蛋,不管做汤能否新鲜。
  你可以,操刀蚂蝗切几段,不管单细胞的起源;
  你可以,钩起水蛇扔猪圈,不管待产还是待阉。
  你可以,桥头抛狗在深潭,不管它会不会打颤;
  你可以,嘲弄大鹅发际线,不管被追咬的那天。
  你以为,每个小孩都危险,不管是否降世魔丸;
  我以为,每个小孩都勇敢,不管淘气已成习惯。
  你以为,昨日时光难再现,因为已凑不齐演员;
  我以为,无水无我不自然,不是悲观只为怀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