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之声(20210302)

楼主:碧小游 时间:2021-03-02 09:05:46 点击:13 回复: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原创 文/李芳芳

  昨天的风声也紧了,忽然冷下来后的这么几天,好像又开始适应了,灰暗的天空也没什么不好看的了。灰喜鹊,或灰犀牛们,在各自的广阔天地里鸣叫或奔驰,想必也相安无事。它们哪里想到有人忽然想起它们是因为什么,因为它们一身毛皮的灰色,刚巧,天也是灰色的。

  雨也是零碎的下着,春天里,哪有多大的雨,但总要时时的雨伞在手,雨没有多大,可是风大,吹的人东倒西歪,稀里糊涂。以为伞弄丢了,正买伞的当口,又无意间找着了,一整天里,这也是意外之喜了。这个年头,别把自己弄丢了,实在也是一件愉快的事情,那些零碎的小物,能在一天便是一天吧。

  昨天读到尼采,他又说起瓦格纳,和瓦格纳的《特里斯坦》,所以我又去找来《序曲》听一下,也是听过的,又忘记了。当第一个音符想起的时候,你立即觉得似曾耳闻便对了,总算也不负褒奖。阴雨天里听古典乐是很搭调的,风声,雨声,乐声,交相辉映,好像周遭的颜色也在变化着了,有一时你会忽略掉那些正在暗自发亮的苞蕾,但当音乐响起来的时候,或者也是给它们敲响的擂鼓声,乐音高低起伏,山川连绵跌宕,春天让它们近在眼前,随乐音涨起春潮。

  春潮带雨晚来急,到晚上风声也不歇,风声过隙,呼啸作响,又吹起哨声。雨声却时常也是绵密不觉的,时而只是天暗压下来,雨是歇着的。但一下起来,细雨如丝,风声乍起,又吹碎了这些细腻的雨珠了。

  我只是在楼下经过的时候,才起眼看那些海棠的垂珠之蕾,生动温柔,缀着雨星,一番春雨如洗,格外的醒亮。只还是乍开未开。朴树也生着一树的绿芽了,在高高的枝桠上,仰起头才能看见它们,可真是一天一个模样。

  日子慢下来,恍眼间才察觉这些微妙,其它时候,不是事儿找着你,便是你寻着事儿,两头的晕头转向,似乎看什么都是来不及的样子。

  这个点了,又看外面的情形,仍是天阴色,别的什么,便也是不知道了。

  20210302早六时过,草记于肥。

  (原创作品,勿抄袭转载)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2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肖福祥 时间:2021-03-02 12:05:24

  好文!

  学习!
我要评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