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见的痕迹 (随笔)

楼主:春江沐雨 时间:2022-06-24 10:12:28 北京 点击:257 回复:4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不会写小说,但是会写几个不像样的字。如此写只是自己愿意。希望看者留下指导的文字。在此先谢谢了。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春江沐雨 时间:2022-06-24 10:13:43 北京
  昨天又往电脑上搬03年的文字,高兴当时每天的忙碌思绪都如实片断记录了下来,时而泣泪流下。鼓捣着,知道任何留下的东西都是负担。

  母亲的指挥,总是在妈妈自己的猜想中指责。

  那年我12岁,还是13岁?妈妈为了省6毛钱的送煤费用。由我和八九岁的妹妹借饮食服务公司的排子车去拉煤,排子车就是人力车,两个轱辘中间一根通轴,通轴上放木头打制带两侧挡头的车,前面有两根车把。车底盘车把中间位置有个能栓绳子的地方。

  煤厂在京广线东边,家租住的地方是县城南街高家巷,只有区区四五里地,拉了多少斤煤也记不得。

  记得是把煤装到抬篓里过称,然后倒在车上,一路上挥汗不必说。

  清楚记得从东西路走到南关南庙上南北路,是一个很硬的坡,那坡是石灰石砌铺的,大大的长方形石块,被人们的鞋底磨蹭光滑,每个石块与石块的接缝磨成是光滑凹下去的沟。

  妹妹小小的个子在后边推,我弯腰弓背往上拉,脚下抓不住地面,总是顺着石头的坡度上两步又退回去,几经努力也上不到坡顶。真难啊!

  写着泪水潜然而下,记不得有人帮忙推一下。

  扭头向卫主间问他:“南庙改成的疲品收购站对着城南北路的是桥还是坡?”
  他沉思片刻看我:“最早是护城河,60年代就是一个坡没有桥的样子,大点的长方形青石铺的可光滑了,上坡抓不住蹄。”
  我对他说:“我和妹妹拉煤,怎么用力也拉不上坡,在那地方耽搁了好长时间,也记不得有人给推一下。”
  “那时候人少。”他说。

  回到家,妈妈埋怨:“看你俩,弄的脸上五花鬼道的!还像个闺女样不?!”
  我怔怔地看着妈妈:妈妈白晰的面容,身材挺直,利索话语不断:“给恁烙的饼,鸡蛋汤都快凉了,这时候才回来!?去哪儿玩去了。”

  从没有得到过父母的赞赏表扬,到四五十岁,妈妈说起我二三年级,因为父亲驻军换防,我九岁还没上完完整的二年级。到天津军人子弟学校跳级上三年级,年终双百分。妈妈说:“没有小孩的人说;老鲁净闺女,要孩子要他的,他的孩子聪明。”过期的表扬记着,好多的指责也记得。

  妈妈的指责一直到她离开人世间,八十好几的妈妈住在二闺女家,那会儿我姐妹和亲戚间6股东成立了门市,我丈夫负责采购配件,大妹夫负责公司的机械维修,他总是叫拆开机器哪儿坏了零件给我丈夫打电话,这样我丈夫总是被电话支配着,如同主人锄地我丈夫打伞一样总是忙,还跟不上趟。

  大妹不离开家当会计,晚上叫过去,等我和丈夫进门便听妈妈的敲打:“你俩怎么回事儿?,不想来咋的?这时候才来!不想干说话!”

  我告诉妈妈:“他买件回来就八点半不少,饭没吃到正经地方,锅不刷碗不洗就来了。”
  妈妈斜睨一眼撇撇嘴:“反正你俩干啥都慢!”

  都说女儿是妈妈的翻版,小儿子学习成绩不好,考完美术补习文化课,被老师夸奖,儿进门给我说:“妈妈!表扬的滋味真好!”那一刻我泪水潸然而下,现在我知道:不要吝啬自己的夸奖。
楼主春江沐雨 时间:2022-06-24 10:16:25 北京
  给丈夫读过,看他低头不语。
  过了会儿我才问:“起个什么名字?”
  他依旧低着头:“我绊倒了里边还没有出来。”过了会儿他又说:“按实际说话贬低老人。不按实际说话违背自己的心。”他又停了会儿开口:“苦涩的回忆?还是幸福的回忆?或者管中看岁月?”

  最终我起名:看不见的痕迹。想着就是个随笔吧,想更新就更新。

作者:肖福祥 时间:2022-06-24 12:06:31 重庆
  @春江沐雨 2022-06-24 10:13:43
  昨天又往电脑上搬03年的文字,高兴当时每天的忙碌思绪都如实片断记录了下来,时而泣泪流下。鼓捣着,知道任何留下的东西都是负担。
  母亲的指挥,总是在妈妈自己的猜想中指责。
  那年我12岁,还是13岁?妈妈为了省6毛钱的送煤费用。由我和八九岁的妹妹借饮食服务公司的排子车去拉煤,排子车就是人力车,两个轱辘中间一根通轴,通轴上放木头打制带两侧挡头的车,前面有两根车把。车底盘车把中间位置有个能栓绳子的地方......
  -----------------------------

  好文!

  点赞!

  学习!
我要评论
楼主春江沐雨 时间:2022-06-24 19:45:04 北京
  知识和教育约异化帖子的回复

  您不赞成这种分流不顶用,我不赞成也不顶用。说一个我曾经经过的事情。

  我的小儿子从小不好好学习,通过关系把他送进了高中,可是,每次考试老师不让我儿参加,后来到高三,把学习成绩不好的都劝退,几次叫我小儿子退学。为此我只好买了点水果去老师家坐坐。

  这个老师的名字我记着:韩增献。夏季的夜晚,到韩老师的家,放下西瓜,葡萄等等。
  老师先开口了:“你不要觉得你大儿子硕士毕业,你闺女大学毕业,你这个小儿子不是学习的料,他没有那个悟性,叫他搬砖和泥,收废品还是好样的,身体不错。他前边的十几个学生都回家了。”

  一个闷棍打下来,我诺诺地但是口气很可以交代:“孩子如果不想上,我支持,孩子如果愿意进一进考场我给儿子挑拇指。有那个进考场的胆量也是不错的。熬到这个份上怎么也撑到最后。”

  最终,我的二小子还是不在韩增献的班里混了。儿子说:“把我放在教室最后,只要是拔草搬蜂窝煤,凡事干活都叫我去,问他个问题扭鼻子甩脸。”腊八日给我要了500块钱到省城学习美术,学了十几天美术到文科班学习,参加高考,语文考了115?还是130多?复读一年后考了本科。

  韩增献与我女儿是同事,第二年问:“你弟弟在哪儿干呢?”
  “读书呢。”我女儿直视着韩老师。
  “高职?”
  我女儿摇摇头。
  “专科?”
  我女儿摇摇头笑笑:“不是。”二人四目相对。韩增献不吭声。
  “本科。”韩增献的脸有点僵硬。

作者:肖福祥 时间:2022-06-27 11:28:52 重庆


  非常好!

  点赞!
  • 春江沐雨: 举报  2022-06-30 21:31:45 北京  评论

    谢谢肖老师
  • 雪峰桔子: 举报  2022-07-08 08:26:23 北京  评论

    儿女都能走好,因为有这样的父母。故事很好,写得很好。韩增献的脸有点僵硬,几个字就有画面,虽没有一句对他的指摘,僵硬二字表达入神。
我要评论
作者:雪峰桔子 时间:2022-06-27 12:32:16 北京


  喜欢读这样的文字,就像和我一起拉家常似的,亲密无间!

  问好姐姐!

  那个老师不咋的吧
我要评论
作者:肖福祥 时间:2022-06-30 11:23:13 重庆

  好文!

  学习!
我要评论
作者:雪峰桔子 时间:2022-06-30 21:29:41 北京
  鼓捣着,知道任何留下的东西都是负担。

  活到一定年岁的人才明白这个!任何留下的东西都是负担,如此智慧。当然包括金钱。
我要评论
楼主春江沐雨 时间:2022-07-01 17:16:10 北京
  7月1日. 5点33分


  雷声隆隆隆响,雨声哗哗,我的心提着。
  女儿上班的路怎样走?夏天是风雨交加的季节。
  如今的夏天,热不是那么可怕;女儿、儿子都是在室内工作,有空调降温,只是这恰恰在上下班路上的大雨如注,儿女如何艰难走过?如果女婿不进仓可以开车送,女婿进仓了女儿骑着自行车的上班路?

  我祈祷着:老天爷,别下了?!停一停吧,轰隆隆、咔嚓一声吓人的炸雷!哗哗哗,再下40分钟歇歇好吗?
  前天夜里的雨:是我眯糊了一觉后听见雨声的,对身边的老头儿说:“我的儿还没有下班,带着雨披,雨衣了没有?”
  他说:“带着呢。”
  我知道,老头宽慰我,结记也使不上劲儿。

  轰隆隆咔嚓一声巨响。雨声是哗哗的不住音儿。
  夏季的雨,是一阵一阵的,也是一片一片的。
  “你见过隔道雨么?”他兴致勃勃地说。脑海里的画面被雷声以强大的震撼力迫使我中断写字。轰隆隆、咔嚓!轰隆隆。他给这种有连绵的滚动雷声叫拐磨雷。滚滚的轰隆隆我不心惊,是喀嚓那声炸雷让我惊怵。雨哗哗地一个音,拐磨也好咔嚓也罢。

  从分支思绪的怕炸雷响扯回思绪还写隔道雨,这隔字是我儿常用词。他说 :“你见过揭道雨么?”
  他笑面的脸眉眼弯弯:“那会儿在生产队上干活,村北地里道南是北光三队的人锄地,道北是屯里的人锄地,那地尺儿不短,都拿着铁刮子在地里刮草,俺道南的人突然听见道北的人喊:雨来了!抬头看:一个个扛着铁刮往道上跑,就那么一节子地,从地里跑到道上衣服都湿了!俺道南的人眼瞅着两队地尺儿的中间土路上被他们踩踏的浮土分飞。俺这边地里一点儿雨不落,奔一铁刮子还起狼烟儿,真正的揭道雨。”

  想着写着一声雷响,哗哗的雨声我笑面凝结,不知女儿能否电话请假?丰台到东城学校上班的地方是不是道南道北有揭道的雨?能不能不让我女儿上班的路难行。

  儿子上班还晚些,前夜20点左右因雨给儿发微信:儿子带雨衣吗?能不能在不下雨的时间赶紧回家?
  对丈夫说:“雨歇歇吧?后半夜下雨好。
  儿父说:“黑夜下雨白天晴;打的粮食没处盛。”
  我纠正:“后半夜下雨天明晴,打的粮食没处盛。”

  后来儿回电话:“家里和单位都放着雨具,只是那晚没用就骑摩托回家了。”
  妈妈说:“不能不穿,快50岁的人了,一定要在意自己。”
  爸爸说:“你娟姐的姥姥冒雨回家,当时觉得没啥,后来闹一场大病。记着:腿上湿了没啥,头上、胸口、腹背湿了,到家一定熬一碗姜、红糖水,能喝的微微出汗最好!把身体里的寒气往外赶赶。”儿答应着。

  甘蔗没有两头甜,退休好,什么样天都不怕,不好的是自己的身体不好了。当了一辈子工人,40年前,也是这样风雨的夏天,大顶头风,骑着除了铃铛不响,满车奏乐的破自行车去上班,穿着父亲部队上已经脱胶的雨衣,脚下是自己做的布鞋,(还买不起雨鞋)七八里地赶到车间,那会儿是一天五点名。(早上上班点中午下班点,下午上班点下午下班点,晚上开会点。”

  进车间支起自行车脱下湿透的雨衣才看到,东西长的车间,主任位置上坐着黄白色的脸、油腻的黑发如软软的黑胶皮扣在头上,雕刻般无表情的女人坐在车间东南角的桌子后面,冷冷的目光盯着我,手里的花名册还在桌面上斜拿着,工人们都在工作案挨墙的里面台虎钳跟前站立。我知道:主任刚点过名。

  所有的目光无表情盯着进门的我,自行车刚进开着的车间门,雨衣搭在车把上,除了胸口不湿外,脸上的雨水擦一下头发上雨水又流下,脚下的水和雨衣上滴下的水连成一片水汪。

  车间里静的很。车间主任冷峻的眼神,薄薄的嘴皮张合:“迟到了。”
  沉闷地三个字入我耳。我是想挣那半天五毛钱的,也觉得小平手里的点名册还没放下。嚅嚅地发声:“顶头风,雨还大。”自觉的理由不是很充足,冒着大雨来了,况且花名册还没放下?

  小平撇咧着嘴皮子寒冷目光斜视着,格外冷晰语音质问:“你夜里三点来能迟到么?!”思绪顺着话语:“唉!不瞅孩子那眼,管她喊妈不喊妈早出门两分钟就不会迟到了。现在说什么也晚了。”
  车间主任尖刻的声音不高,语速不快,但是如同重重的落锤:“不是第一次迟到了!看不见别人么?打死个苍蝇还有点血!你怎么脸上没有点血丝儿!?”

  这话太震心了,我不要那5毛钱了,请了假冒雨回家,也不可惜那顶风冒雨来的一路辛苦。

  给他读过我写的,读着不想变成呜噎声,只是无法控制的思绪陷入而泪流满面。稳稳心问:“我写的是啥?”
  他回话:“你写的那时的苦、那时的难。”

  苦也过,难也过,那种侮辱心头刻!是我坚信‘要活着!’从机械厂逃脱。是从讲成份的时期厚脸皮活成今天的样子、我感觉比昨天强的真不是一星半点啊。

  这时间雨小了,女儿应该在上班的路上,外孙女看好弟弟。
  我亲爱的孩子们,厚厚的脸皮,活在奔波的生活中吧,只有坚强的信念,强壮的体魄才是你们朝着幸福迈进的最好基础。儿女带着我的孙辈走过今天!虽然明天还难预料,能活着、有能力自己养活自己的一家老小、开开心心生活就是一种美好!
楼主春江沐雨 时间:2022-07-02 09:35:27 北京
  水 雨水


  曾经的日子,心中看不见的痕迹,水的馈乏,那会儿时常不洗脸。
  机械厂绘图室技术组的女人粉妙,她偏高的个子,白胖浑实的身材总是吃的过饱一样昂首站立,八公分高的鞋后跟,在那个瘦人多的年代,一看就知道家境优渥,才养出这丰腴的美,白皙胖乎乎的脸,高高的鼻梁,深陷的眼窝,胳膊像藕节。怎么看都像个混血美女,挺符合绰号外国人。

  看着我身上的工作服说:“我的工作服都是先洗洗再穿,你怎么没洗就穿啊?多脏。”
  实话告之:“村里没有水管,有时脸都不洗。”
  “可不能不洗,如果是我就端着脸盆去井上洗,那水还不是随便用?”
  我没有说什么,脑海中的井台画面:水桶排着队,辘轳搅上来的 水混浊的很,倒在水缸里澄清后再吃。
  她的嘴唇张合,牙齿洁白如玉,舌头欢动:“我洗头都是把水烧开凉凉澄清一下再洗。别懒、早起会儿晚睡会儿有了。”
  我还是不说话,苦涩的心不怒,脸上呈现出一点点笑意。即便是那水井后来也没有水了,用大汽油桶柴油桶焊上进水口出水口到几里地外拉水。

  她的生活条件很优越,丈夫是部队上空军的什么干部,一个女儿的小衣服就能装满一箱子,吃不缺、喝不缺、钱不缺。听说厂长的老婆抓奸,只是凑巧那天是另一个女人,有人说是抓她的。

  我不懒,在我的生活环境挣扎着,操心如何超定额完成工件多挣钱.;操心铸造车间夜晚开火,我去加班多挣一块钱;操心女儿拉肚子好了没有?操心往家走的路上有无树枝捡着.……
  穷人不知道富人怎么过的.,富人也不知道穷人怎么过的。不必要讲什么。

  雨停了,外面人声,快递送件的车轱辘碾地声不间断。

  人老了,所有的声音都能拽出牵连到记忆中的旧景;消失了雨声心里还记得雨,不由的问:“你还记得么?那年夏季的雨水很勤很大,庄稼地里的草锄不净,雨后地里湿不能锄只好蹲下拔!拔出来的草不敢往地上放,放地上没有太阳晒连苗都不泛又生长起来,我让草根朝上放成堆,草节挨地生根,三两天地上的草又长成毡子,大儿暑假回家,叫着儿去石村道地里拔草,儿走进地不远,看了看说:妈,咱回去吧?叫我爸爸锄吧?!那年你去干什么了?还记得这回事么?”
  他回话:“好像有这么回事,大小子干活不如二小子。9岁的二小子在地里干活热的披身汗流,给他姐姐说:要是你就坐地下哭开了。”
  那年收玉米.草盛玉米稀,棒儿小,草都长到胯处了。丈夫说:“这棒子小的跟知了似的!”
  我总是觉的那比喻就是燕山雪片大如席,太夸张了。自从土地承包后自种自吃,粮食够吃了。

  后来搬到县城生活,用上了自来水,把丈夫高兴的手一拧水龙头就说:“我拉来水了!”高兴也不嫌话絮,一直说了一个多月才不说了。曾经生活过的那穷日子,当时和那烧开水澄清后再洗头的粉妙不能比。现在她生活的如何?现在我很知足,孩子们把父母带领到都市,感谢儿女!
楼主春江沐雨 时间:2022-07-07 22:19:35 北京
  年轻时上班,夏季盼冬季,冬季的午时短,只一个小时,夜长。可是晚上开会早上早起都是难熬的。
  可到了冬天,屋里一个小煤火炉,地上的尿盆都结冰,冷的很。冬天又盼夏,夏天车间里的铁平台都是热的。下班回到家已是近八点,还要八点半赶到厂子里开会,回家只是为了孩子吃奶。哪天晚上休息都是11点以后。
  热的不能睡时就在院子里铺上席子躺下,女儿只要在院子里睡,早上就拐着腿不会走路,过一会儿才能走。潮湿造成。
  一年四季的盼着,没有看过新闻联播,如今也不想看了
作者:雪峰桔子 时间:2022-07-09 17:26:50 北京


  写得好实在啊。原谅嫂子是看给婆婆挑蛆,是个实在人。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
楼主春江沐雨 时间:2022-07-10 07:18:52 北京
  @雪峰桔子 2022-07-09 17:26:50
  写得好实在啊。原谅嫂子是看给婆婆挑蛆,是个实在人。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
  -----------------------------
  谢谢雪峰桔子这么短时间看了我写的,不知道为什么贴子没了?
楼主春江沐雨 时间:2022-07-10 21:09:41 北京
  他说咱今天走了6000多步,有准么?

  我说有!只不过那步幅很小也很慢,根本起不到有氧运动。
作者:肖福祥 时间:2022-07-11 09:41:34 重庆

  好文!

  点赞!
作者:叶仲录 时间:2022-08-04 00:56:35 广东
  @春江沐雨 欣赏佳作,支持楼主!

  
作者:自然_和谐 时间:2022-08-10 19:35:40 河南
  好温情的文字 赞
作者:雪峰桔子 时间:2022-08-11 16:00:18 北京

  又进来看看姐姐,问好!
作者:李八师2022 时间:2022-09-14 10:33:07 上海
  支持佳作,金秋愉快

  
作者:肖福祥 时间:2022-09-14 10:51:15 重庆
  好文!

  学习!
作者:雪峰桔子 时间:2022-09-15 09:16:45 北京
  问好姐姐!
楼主春江沐雨 时间:2022-09-17 13:09:36 河北
  两个多月没有来,打开短文故乡我这篇文章还在。谢谢楼上各位顶帖。

  回到乡下两个月不少,环境的改变丈夫闹病,活儿越做越多。

  每天晚上会想:“明天早上起来干这干那,可是时间如贼,体力也贼,相对都跑的贼快,不等到晚上就又劳累的了不得了。”

  有话叫做:做的活儿顶住梁,不如孩子叫声娘。家里忙的没影的,地里做的成宗的。
作者:李八师2022 时间:2022-09-17 15:58:00 上海
  
  
作者:肖福祥 时间:2022-09-19 08:09:16 重庆

  好文!

  学习!
作者:文易然 时间:2022-10-16 22:58:45 浙江
  拜读!
作者:肖福祥 时间:2022-10-17 10:08:06 重庆

  好文!

  学习!
作者:肖福祥 时间:2022-10-18 10:05:31 重庆

  好文!

  学习!
楼主春江沐雨 时间:2022-11-15 19:02:46 北京
  @文易然,肖福祥:


  谢谢二位老师顶帖。
楼主春江沐雨 时间:2022-11-15 19:05:28 北京
  时光快如穿梭,除了留在脸上的皱纹清晰可见,再就是身上的不舒适,别的什么都看不见,年岁增加,身体堆萎,总是感觉劳累。
楼主春江沐雨 时间:2022-11-15 20:35:42 北京
  老同学跟我视频,看见我,张口就说:“这是我老同学吗?怎么成这个样子了?”说着她的眼圈一红,声音哽咽,抬手擦泪。

  我看见她,听她这几句话,也忍不住心酸落下泪来,但是我没有说出口:“一样一样,看你老的样子也不好看了。”

  往事,年轻的模样,留着自己的脑海里如同刻在记忆里,可是没有人能看见它的痕迹。

  我总是回忆小时候在一起,老同学独生女,我打着学习的旗号去她家,扯下枕巾和床单,二人学电影里人物的穿戴,披到身上搭到头上,什么还魂记,七仙女。我就是个长不大的巨婴。

  老同学问我生育后的情况,有没有漏尿的毛病,要给我推荐产品。我不买,她要送我一盒让我试吃看效果,我也不愿意接受。

  老同学曾经让我另外的同学用她推荐的产品,那另外的同学不感冒的很,认为老同学的推荐耽误了病情。

  老同学退休前是县医院的副院长。
作者:肖福祥 时间:2022-11-28 14:53:56 重庆

  好文!

  学习!
楼主春江沐雨 时间:2022-11-28 19:48:56 北京
  @肖福祥 2022-11-28 14:53:56
  好文!
  学习!
  -----------------------------
  谢谢肖老师。
楼主春江沐雨 时间:2022-11-29 21:48:53 北京
  在手机上看到撕伞二字,随即看了半截内容,用在教育上,全套照搬自己的母亲管教自己生硬,不说明道理的方式方法生搬硬套用在孩子身上。就好像自己淋了雨,也要把别人的伞撕掉。

  我对丈夫说:“我小时候找不到东西,妈妈好说怎么不长眼,长眼出气哩?!没挂你眼皮上。屋里乱孩子摔了跟头,会说:它是死的你是活的,不能躲开啊!”

  现在想起来还是很后悔,为什么不能好好说呢?不能安慰孩子再教给孩子怎么做?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