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文集《美丽与丑陋》连载中

楼主:绿野孤树 时间:2022-09-16 22:41:59 浙江 点击:36 回复: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一)看光了

  听说:你被看光了,被一个三岁的小孩看光的。你并不在意,然而那个看光你的小孩却很在意,在意的不是你那柔美的胴体,而是你可鄙的内心、丑陋的灵魂,与你的外表不相符,不相称。这是被一个三岁小孩看光的,看得如此透彻。更可气的是我并不是听人诉说的,而是我路过街边时,听那个躺在树下的老狗说的。没错,听狗说:你被看光了,被一个三岁小孩看光了。

  自从这件事之后,我希望能遇上些比这更有趣的事。因此我便经常在中原的街边闲逛,有几次甚至还露宿街头。

  第一天,我遇上与上面相似的一件事,只是性质有所不同,人物也有所不同,大概是这样的:经警方多方面的调查、取证、昨天夜里在XX花园X幢地下室“偷看”(或许是看光)老奶奶洗澡的竟是一位已满17周岁的女孩子。不懂,谁也不懂、连警方也推理不出为什么年轻女孩要“看光”老女孩洗澡,我也不懂。之后,我便把这件事告诉了躺在路边树下的那只狗。老狗懂,他告诉我是因为女孩被看光过,在以前女孩被看光了,被糟蹋过,不知是多久的以前了。也不知道狗为什么会懂,又为什么会告诉我这个秘密。为什么女孩以前就被看光了,又是被何人所看光的,老狗又是从何得知的,这件事也就暂告一段落了。

  时间便把人带到了下午,看了好久,听了许多。终是让我遇见了。一个很孤独、很无奈的人。人们都叫他“要饭”的、“疯子”、“乞丐”、“傻子”······我所遇到的事是关于他的,是关于“疯子”的。称之为疯子,并没有不敬之意。

  这事也依旧是老狗和我说的,那便进入正题了。

  那事是发生在昨天夜里,便不知不觉地发生了。

  大概情况就是:疯子因为看明了人心,知这冷暖,发现现实生活的面目狰狞,便决定离开的。可是却发生了意外,狰狞的人们和疯子的亲人与朋友,在离别前,说这疯子偷走了钱财,偷走了“道德”,偷走了“人性”,理所应当的就把疯子抓进了监狱。但就在当晚疯子便被放了出来。这是多么珍贵的礼物,“疯子”明白了。

  疯子也不再是疯子了,在树下他成了那只受伤的老狗。

  直到第二天,我又去了路边的树下。老狗依旧躺在树下,看上去憔悴了,本来要说的事,要对我说的话也忘了,老狗躺在树下睡着了。

  时间会消失的,时间会干枯的,只是这是我们看不到的结果,时间有它运行的轨道,谁也发现不了。

  直到第三天的凌晨,在第四天来临之前,消失之前。用最后剩下的时间,去听老狗讲最后一个故事。

  故事的主角是一个男孩,他出生于一个最底层的阶级家庭,但上天赋予他一颗善良的心,同时他却是一个“杀人犯”,是为了一个女孩,为了仅存的人性,他杀了人。事情发生在高中毕业的晚上,女孩遭到侵犯,是被一个陌生的男人,看光、侵犯。而此时男孩刚好从监狱中被放出来,目睹了这一切,没人性的行为。

  男孩用自己的刀解决了这一切,也结束了这一切。告别了女孩,血泊里印着他的影子,夹杂着女孩的眼泪。罪恶与人性便开始交织,分不出是人性的罪恶,还是罪恶的人性。

  讲故事的老狗便是那个杀人者—疯子,也是刚出狱的男孩,而被救的女孩便是看光老奶奶洗澡的女孩,被杀者是那个对女孩加以施暴且蹂躏的,却也是那位被看光的老奶奶的孙子。这一切在最后连成了一线。

  故事已经结束了,时间还在走动。那些影子交替在一起,是老狗、是疯子、是男孩、是女孩、是老奶奶、是施暴者、还是听故事的我、或者你。还是本身就只有自己一个,我们自己。面对死亡、生命所发生的一切,最终却也是无关紧要的了。

  看光了,不过是昨天发生的事。

  https://mmbiz.qpic.cn/mmbiz_jpg/O0yaFwPyqrtMWK3onRp0tFibwokDqqITt6UGbNibAEUREwncfDvIdc9kWum8fiaic1bwbicZNgbzH9W0vY9bzMlD3xw/640?wx_fmt=jpeg&wxfrom=5&wx_lazy=1&wx_co=1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3次 发图:1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肖福祥 时间:2022-09-19 08:19:32 重庆
  好文!

  学习!
楼主绿野孤树 时间:2022-09-20 00:17:13 浙江
  @肖福祥 2022-09-19 08:19:32
  好文!
  学习!
  -----------------------------
  感谢欣赏
楼主绿野孤树 时间:2022-10-06 23:34:38 浙江
  (二)我的耳朵

  辗转反侧且反复的在这难以入眠的床上,不断的来回滚动着身躯,此间还发出身体与床面接触而产生的“嘎吱”、“嘎吱”的些许声音,然而我的耳朵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

  我便开始命令我的耳朵,训斥着它们:“在你接受外界声音之时,你要做出合理但不夸张的反应,要懂得如此方可”,我一边絮絮叨叨的念着,一边斜视眼睛窥视着耳朵,看它们有没有做出受教般的那样恭敬,显然,我并没有得到预期的“答案”。我的耳朵还是一如既往的安静,竖立在我的面子两侧、竟对我的言语无动于衷。这可以说是对于我最后底线的挑战,我也便欣然的接受了它们的挑战。

  第一步的决策是按兵不动,看我的耳朵会做出如何的动作,见其动作,实施见招拆招之势。

  他们开始聊天,就简单得称其为左耳与右耳。

  左耳说道:“我们既然可以相互言语,拥有说话的功能,有其思想,自然我们可以不受其命令,使得那个曾经拥有我们的“主人”失去听觉。阻断与外界交流的信息,之后,我们便可占领其大脑。成为新主”。右耳随之附合道:左耳兄说得即是。

  明目张胆的阴谋,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演绎,而我还需要装糊涂进行配合。

  正如耳兄们所言,我是没了听觉的,但是我拥有了另一项特殊技能,根据声音在空气中产生的波动,可得出话语中的大概意思,说得是有些意料之外了。却也是在合乎情理之中,失其一、便得其二。

  已到深夜三更,我的耳朵们随着一声狂风吹过,竟化成了人形,模样十分俊俏,一位是温文尔雅的男性,另一位是螓首蛾眉的女性。

  与之相貌相反的是其二人手中各执一柄短剑,看着侧身在床的我,眼神中却满是笑意,一步紧接着一步,距离一点点缩短。大约仅剩一只手掌的长度。我该启动自我保护,做些举动。首先想到的是声音,对,就是用大声,扯着嗓子喊一声,可以将其震慑。得到自身鼓励的我,就随即照做。

  大喊一声:尔等作甚,此声一出,方圆百米内皆可闻其音。

  随着一阵地动山摇之势,心里想着我的耳朵定是被我吓退了,我心满意足的整理整理衣服,伴着笑意,从震动声中醒来。

  这是梦?原来是虚惊一场,我赶紧摸摸耳朵--还在,接着在耳朵边打个响指,听觉也还在。我点着头,发出极大的笑声,抑制不住的笑着,我的耳朵没有谋划要杀了我的意思,我还是你们的主人。

  为了杜绝后患,我将耳朵用厚厚的布包裹着,这样就可以与外界彻底断了联系,左耳与右耳也不会有所交流。

  我将与你们拥抱在一起,对你们的爱。

  我用嘴唇发出最后的声音,用感官感受外界空气最后的流动,我还是进入那个梦里,让我的耳朵听听我的解释。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