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紫薇花开》(已发表)

楼主:剪嘴鸥 时间:2007-06-13 21:44:00 点击:1222 回复:5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文/剪嘴鸥
  1、
   那个村子有一个很奇怪的名字,叫“猫狸山”。可能跟村子后面的那一座海拔不到一百米的小山包有点关系吧。可是那座小山无论是横看竖看,左看右看都跟猫狸没有一点相似之处。那座小山包的名字也叫猫狸山,并且很久以前就叫了这个名字.
   村里人都把那小山包简称后头山。后头山每年一到夏天就开满了紫薇花。紫色的小碎花,满山满野,密密麻麻,远远看上去就像铺了一层紫色的被单。
   这个夏天对于含香来说相当于一个冬天,她只感到彻骨的冷。就算披上开满紫薇花的被单,她还是感觉被冻得发抖。连续两个月以来她每晚每晚地梦见王勇。她和王勇结婚才一年多,他就离她而去了。虽说当初自己死活不肯嫁给他,跟着家明离家出走时被父亲抓回来锁在家里好几个月。但这一年来王勇对她的宠爱和呵护,使得她开始感觉到家庭的温馨。她发现自己也开始习惯有王勇的日子。家明是她心口上那一道结了痂的疤,不去碰触时就会忘了他的存在,用手挠下,会有一点酥酥地痒。
   含香这几天茶饭不思地坐在床头柜前,看着王勇相框里的那张黑白的遗相发呆。常常她的思绪是空洞地,思维也是暂时停止了。以至于大叔子王成每次走到她身后来的时候她没有一点感觉,脸上总是挂着泪水。
   王成是王勇的大弟弟比含香才大二岁。个子高高的,脸色红润,牙齿整整齐齐,笑的时候嘴角微微上翘,眼睛微眯,很好看。
  自从王勇煤矿出了事故死了后,王成天天来陪含香。有时候会说几句安慰的话,有时候只是静静地坐在她旁边一言不发,含香只能听到他在她背后压抑似的轻呼吸。
   这天中午王成突然说:“嫂嫂,你走吧,离开王家吧,我哥已经不在了,你就走吧,父母那儿我去帮你说。你去找家明吧,听说他还没有结婚。”
   含香听到这话,刚刚收回的话眼泪水就又像拧开了自来水的水龙头似的流了出来。
   “我说的是真心话,我知道你和家明从小长大,感情很好。那次你去见家明我是知道的,我能理解你。”
  含香正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突然听到王成的话,便停了下来,抬起眼泪汪汪的眼睛感激似的望着他说:“你知道?”
   “嗯,知道,那没什么呀!”王成很自然的笑了笑,嘴角和眼睛都弯了起来。“我早就听说过你和家明的故事了,要不是我父亲和哥哥下大聘礼硬要娶你过门,恐怕你现在已经和家明结婚了。”
   “那都是过去了事了,不要提了。”含香收住了眼泪水。
   “不过现在机会来了,你可以和家明走到一起了,你不要害怕,我去帮你说,今天晚上我就去说。”
   “不,不,你不要去说,他们肯定不会同意地,你会挨骂的。”
   “爸妈舍不得骂我的,你只要记住,咬定想回去就行了,其他的事我来办。丢下这句话,王成匆忙走了。
   含香看着王成高大的背影消失在房门口,她有一点感动。她知道自从她嫁过王家来,这个大叔子就一直默默地关心她帮助她。由王成她又想到了王勇。两兄弟一个爱说话,活泼乱跳地,一个沉默寡言地,但一样地有着丰富的感情世界。
   晚饭时一家人都坐在一起,王勇父母亲,王成,王春,王艳。含香内心忐忑不安,她似乎在等待什么发生,却又害怕什么发生。她低头不停地吃饭,却不见往碗里夹菜。
   “嫂嫂吃菜,不要吃光饭。”王成说话的空儿就给含香夹了一大筷子菜。一屋子人的眼光一下子便集中到了他脸上。
   “看什么呀?你们?我脸上长了个角,成了怪物了。嫂嫂最近心情不好,你们要多多关心她。”说完他拿筷子在弟弟王春和妹妹王艳头上一人轻轻地敲了一下。
   “好像就你关心她一样,真是的。”王春口里含着饭菜小声嘀咕着。
   “你哥说得对,你们几个是要好好关心下你嫂嫂。”王成父亲也发言了。
   “爸爸,他们都对我很好,我很感激大家,我……”含香还想说下去可是声音已经开始嗯噎了。
   一直在一旁默默吃饭的王成妈受到了含香的感染,想起大儿子才二十多岁就走了,心头不由一酸,再也吃不下了,放下碗筷就抹起眼泪来了。
   一桌子人顿时安静下来,连碗筷碰撞的声音都没有。
   昏暗的电灯光把各人的影子拉得长长的,集体投在背后面的白石粉墙上。这影子又各具形态,就像村子以前经常演的皮影戏。
   生活有时候就是一出戏。
   “妈,嫂嫂都不要哭了,哥哥走了,我们要更加坚强些。”王成打破了那沉重地沉默。
   “对了,爸妈我有话说。”王成想了想,似乎是下了决心。
   坐在木凳子上的含香怔了怔,她知道王成想说什么,她用眼神去示意王成叫他不要说。可是王成没有看到。其他人也都没有往她这儿看。
   “爸妈,哥哥走了,你们让嫂嫂也走吧。”王成说。
   “什么?你说什么?”王成妈停止了哭泣,她想不到这话是从王成口里说出来的。
   “是你的主意?”王成爸爸伸长一条卷着裤脚的腿,从沾了点黄泥星的蓝布裤子口袋里掏出一盒“火炬”烟来,手微微有点颤抖,用力地从烟盒里面捉出一根烟往嘴巴里一塞。点燃了,巴嗒巴嗒地狠命地吸起来。红红的烟火光一闪一闪,映着他那张黑黑的长方形大脸。却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嫂嫂的事你们也是知道的,我们应该为她着想,哥哥不在了,我们不能再留下她,再说他们又没有孩子。”
   “你哥哥可怜,年纪轻轻的就走了,连一儿半女都没有留下,难道他真命该如此,先前的老婆结婚三年没有怀过。她在村子里面人前人后地说是你哥哥的原因,这会你哥哥死了更说不清楚了。”王成妈又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哭了起来。
   含香转过身子,背向着家人低声啜泣。
   “这种事谁说得清楚?”埋头抽烟的王成爸丢出这句话来。
   “是呀,没有去医院检查过,谁都不能说是谁的原因,不要在乎这些谣言。”王成说。
   “你没有听到村子里的人在背后对你哥哥指指点点,先前的那个女人咬定是你哥哥的事。”
   “妈妈,不要说了。”含香突然哑着声音喊道。
   屋子里再一次沉默下来,各人沉在各人的思绪里,只有王成爸爸的咳嗽声偶尔响起一下。
   “含香,你自己的想法呢?”王成妈妈想起什么似地问道。
   “我,我……”含香欲言又止。
   “别问了,她还这么年青留在我们王家做什么,这是什么年代了。这事我先前就想过了,让她走吧,省得村里的人说我们做事刻薄。”
   含香又哭了,她也没有什么话说,这和王勇倒是蛮般配的。
   “孩子,别哭了,你过几天就回去吧,永远别回来了,是我家的勇没有福气。”王成爸站起来第一个冲出了屋子,朦胧的灯光下,他的背看起来有点佝偻,好像是先前并没有发现的。
   悲伤可以使人的头发一夜之间变白,也可以使人曾经高大挺拔的后背变得佝倭。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楼主剪嘴鸥 时间:2007-06-13 21:49:19
  本来已经发了第二小节,谁知一提交啥也没有了,天涯又出错,害死人。
作者:冷月潇潇 时间:2007-06-13 21:50:16
  支持,期待:)
楼主剪嘴鸥 时间:2007-06-13 21:56:37
  明天再贴哈,提交老出错,米有办法哈。
楼主剪嘴鸥 时间:2007-06-13 21:58:52
  2、
   含香走了,只带着自己几件换洗的衣服,王勇矿难得到的钱,她一分都没有拿。王成送她到她娘家门口才转身离去。
   含香妈妈又喜又惊,对亲家的做法很是感动。含香爸爸说回来就好了,又说都是他不好,说当初要不是他执意要含香嫁到王家,含香就不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含香又住回到没有出嫁之前的那间屋子里,屋子里的家具摆设呀什么的还是和一年前的一样,好像预料到她又回来一样。含香的情绪还是很低落,她也不怎么想家明,倒是常常梦见王勇。她一天吃得很少,有时只是喝一点锅巴粥,人很快就瘦了下去。她妈妈急死了,天天跑到街上去买些新鲜菜呀肉呀骨头什么的炖了汤来给她喝。可是含香就是没有胃口,刚刚吃下去一点,就又吐了出来。
   含香爸这回好像要弥补什么似地,主动跑到了家明家去打听情况。却碰了一鼻子灰。被家明妈妈狠狠地数落了一顿,说他黑眼珠子只认得白银子,当初狠心拆散他们,害得自己女儿做了寡妇,现在就想起家明来了,说她家明可不是什么替代品。叫他早晚死了这条心。含香爸说要亲自问家明,家明妈便说,要问自个跑到上海去问,说家明两个月前就伤心失望之下去了上海。
   含香爸回到家就老老实实地把家明妈妈的原话一字不漏地说给了含香妈听。说完,两人便你一声我一声地叹气。含香这会刚刚睡醒过来,把那话听得清清楚楚。她不怪家明妈,对于自己和家明也不抱有什么希望。她想自己毕竟是有过一次婚姻,还是死了老公的寡妇,她认为她已经配不上家明了。
   含香的身体情况还是不好,吃得很少还常常吐。含香爸便提醒她妈说,含香是不是怀上孩子了。含香妈前前后后想了一遍觉得应该是,说她自己第一次怀上含香哥哥时也是这个样子。
   含香妈陪着含香去镇医院检查了。
   含香怀孕了,已经快三个月了。
   晚饭时含香强迫自己吃了一碗饭,这是她回到娘家一个月以来吃得最多的一次。
   晚上含香躺在床上辗转难眠,她又高兴又难过。高兴的是王勇终于有了他自己的孩子了,村子里对于他不利的谣言就会不攻自破了。王勇父母亲也一定会很高兴地。不,他们全家都会很高兴地,尤其是王成。难过的是,这肚子里的孩子一生下来就没有爸爸。想到王勇,她的眼泪就流出来了,好像她上辈子欠了他这一生的眼泪水一样。是不是她的前生也如《红楼梦》里面的黛玉一样是一颗灵芝草,那个一直浇水的宝玉就是王勇吗?那家明又是什么?还有王成呢?唉,王成不算,王成只是她大叔子,是同情关心她。可是他常常站在她背后那种压抑的呼吸让她感到有点特别。想到这她觉得脑子里像有一锅熬开了的浆糊,粘乎乎地,理不出个头绪来。
   第二天含香妈委婉地表达了要含香去做孩子做掉的想法。含香一口回绝。
   “妈,我的事情我自己作主,你和爸爸不要再给我出什么主意了。”
   “我们也是为了你好呀!你拖着个孩子的话以后不好找人家。”
   “你们哪次不是为了我好,可是结果呢?我不要嫁人,我要回到王家去,我怀上了王家的骨肉,我就应该回去。”含香想到最近自己总是梦见王勇,她想王勇是想要她回去的。
   “可是王勇现在不在了,你还年青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呀?你想过没有?”
   “我没有想那么多,我只知道我怀了王家的孩子,我就应该回到王家去,他们家人对我那么好,王勇也一直想要一个孩子。”
   “唉,作孽呀!”含香妈重重地叹息,不再说话。
   含香带着衣物又回王家去了。这回没有人送也没有人接,她爸正在生气,自己不送还不允许含香妈去送含香。含香倒也不觉得有什么凄凉的,她走得很快。她只想早点到王家告诉他们她怀上了王勇的孩子。
   天黑时她才到王家。王家人正在吃晚饭,父母,王成,王春,王艳都在。当他们看到行色匆匆,头发乱乱,整整瘦了一圈的含香时,每个人都显得很吃惊。王成从木凳子上跳了起来,跑到含香身边,伸出手就要去抓含香的手来握住。突然又觉出不妥来,手停在半空中改成了扰自己的头发。讪讪地冲含香笑,眼睛弯成了初五的月亮,嘴角微微上翘,露出白而整齐的牙齿。
   “嫂嫂回来了,噢嫂嫂回来了,噢……”十一岁的王艳围在含香身边显得很兴奋。
   “嫂嫂,你怎么回来了?你应该早点通知我去接你呀。”王成压抑自己的喜悦心情,带了点埋怨的口气说。
   “含香,你怎么了,瘦成这个样子?你生病了?”王成妈问。
   “妈,我怀上了王勇的孩子了。”含香一回到那个家便感觉到浓浓地亲情,心里一高兴就说了。
   “怀上了,好,好,好。”王成爸一口气说了三个好字。
   “我看看,我看看。”王成妈拉过含香上下左右地看。
   “妈,现在还看不出来,还不到三个月。”含香面带羞色。
   “嫂嫂你真厉害。”王艳嚷道。
   王成只是怔了一下,就换了赞许的目光去看含香,又冲她竖起了大拇指。
   “这下好了,看他们的臭嘴还能放出什么屁来。”王成妈有点得意。
   一家人因为含香的突然回来,并且带回来的好消息而兴奋着。王成爸也还是颤抖着手往裤子口袋里摸烟抽。
   王成妈不知是因为高兴还是想起大儿子来,又在电灯泡底下抹起眼泪水来。她用手背不停地揩眼睛,黑里透黄的长脸却带着微笑,眼角和额头上的皱纹更深了。
  
  
作者:雨雨灵灵 时间:2007-06-13 22:46:11
  期待哦
作者:lxd19810202 时间:2007-06-13 22:54:42
  文章好有温情,绵软细腻,如沐流水,丝丝缕缕,
作者:月云流淌 时间:2007-06-14 07:25:09
   细腻、耐读。
作者:李兆庆 时间:2007-06-14 07:35:33
  喜欢鸥的文字!
作者:茶桔 时间:2007-06-14 08:25:31
  慢慢看。。
作者:重阳登高 时间:2007-06-14 08:37:48
  不错,不过这么长了,不算小小说了吧!
楼主剪嘴鸥 时间:2007-06-14 09:39:59
  谢谢各位朋友,一一握手!
  
楼主剪嘴鸥 时间:2007-06-14 09:41:29
  作者:重阳登高 回复日期:2007-6-14 8:37:48 
    不错,不过这么长了,不算小小说了吧!
  
  ————————————————————————————
  是短篇,近一万字。
  因为发表时一定要选择分类,我只能选择小小说,总不能是散文或是随笔呀。
  :))
  
楼主剪嘴鸥 时间:2007-06-14 09:45:37
  3、
   含香回到王家一个月后人就变回原来的白净,鹅蛋脸上红润润地,眼睛又黑又亮。背后拖着个油光滑亮的大辫子,前面快四个月的肚子已微微挺出来了。她忙着给肚子里的娃娃织毛衣,做帽子小布鞋,还有肚兜和尿布。她总爱坐在屋子后面的台阶上。听着风吹得后山的树叶沙沙响,闻着风带来的一阵阵紫薇花的芬芳。不时地她会提起头来久久地看那满山遍野的紫薇花。她觉得那些小小的碎碎的淡淡的紫色,真美,就像她小时候做的梦一样美。小时候她的梦境常常是一大片一大片淡淡的紫色,而她自己就穿着从未穿过的公主裙,头上戴着各种颜色编织的花环,站在淡紫色中微笑。她现在已经想不起梦中自己笑的理由了,只是觉得一定要微微笑才是最美的女孩。
   村子里的人都知道含香怀了孩子的事。有人看见王成父母便皮笑肉不笑地道喜。有人就在背后说,王勇根本就生不出孩子来,先前娶的老婆三年影子都没见怀一个。又说不知含香肚子里怀得究竟是哪个野男人的孩子。有人干脆说含香肚子里的孩子就是家明的,说含香和王勇结婚后俩人还偷偷摸摸地约会。那说的人的神态好像是她亲眼看到的一样。
   这样的风言风语听多了,王成妈便开始发牢骚。对含香也有了点怨言,却又不便直接发作出来。有时她便对当着含香的面把那些来厨房的抢食物吃的母鸡打得到处乱飞,。
   一日王成妈挎着大木桶去后山旁边的河边洗衣服,还走在小树林了里时,就听到了村子马屠夫的老婆对河边洗衣服的妇女婆说:“你们大家说,老王家那大媳妇含香肚子里怀的孩子,会不会是她以前在娘家时那个旧相好的呀?”
   “八成是哟,王勇先前的那个女人不是嫁过来三年没开怀吗?她不就说是王勇不行吗?”这说话的是辗米行张大三的老婆。
   “就是,就是,结婚那么久都没有怀上,这人才死了半年,怀上就快五个月了,这不奇了吗?”马屠夫老婆又接上了。
   “好笑的是老王一家人乐得屁颠屁颠的,就当亲孙子养了。”
   “……”
   “……”
   王成妈听到这,气得一张长脸像刚刚被人抡了一个耳光一样,红里透着黑,黑里透着紫。她快步走到河边一个大石块上,把大木桶往河里一丢,顿时水花四溅,便开口骂道:“你们几个臭婆娘,又在这儿乱嚼舌头根子,我儿子怎么不行了,是先前那个女人没有本事,一个不下蛋的老母鸡。现在含香怀上了,你们又在这里说鬼话,下次要给我听到,我就把你们摁到这河里,一口水淹死算了。”那个几女人没有防着王成妈突然冲出来,被那气势吓了一大跳,有人也自觉说得过份了,便默默地做着自己手里的事情。只有那马屠夫的老婆还在嘴硬地说:“哟,你看,你看,王成妈,这叫什么呀?这不是明摆着的嘛!还要遮掩什么嘛?”王成妈气晕了头,冲上去一把扯着马屠夫老婆干草一样的头发,就往泥地里摁。一边骂:“我叫你多嘴多舌,看我今天扯烂你的臭嘴。”又腾出另外一只手来要撕扯她的嘴。马屠夫老婆被摁着动弹不得,只得一只手来护自己的嘴,一只手在空中乱抓。张大三老婆忙跑上去拉开王成妈,马屠夫老婆得了空坐起了身,却不敢站起来还手。只用了双手捶打着地面嚎啕大哭,说王成妈凭着牛高马大欺负了她,叫村子里的人都来看她的冤屈。
   王成妈就铁青着脸不去理她,蹲在河边洗衣服,动作飞快。
  王成妈回到家,扔下大木桶,一屁股坐在床边上就放声大哭起来。一屋子里都吓了一跳,围过去想问个究竟。可王成妈就是不开口。哭了一会便自己停了下来,把眼睛死死地盯着含香厉声地问:“陈含香,你给我说清楚,你肚子怀着的孩子究竟是不是王勇的,我都快要被气疯了。”
   “妈…”含香喊道。
   “别喊妈,实话实说吧,我天天在这村子里进进出出,简直快要疯了。”
   “妈,你要相信我,这孩子就是王勇的。”
   “那你和家明没什么事?外面传得那些话不堪入耳,说你和勇结婚后还和他偷偷约会。”
   “妈,不要相信那些话,没有的事。”这回却是王成在回答。
   “老王家的在家吗?”村长王路生领着马屠夫不等回话就走了进来。众人忙让座。
   “你这个女人厉害哟!打了我老婆还自己跑回家里哭,你不很有本事嘛,这会哭什么呀?”马屠夫围着王成妈一边转圈打量她一边冷嘲热讽。显然是马屠夫老婆回家哭哭啼啼添油加醋地向马屠夫告状了。这马屠夫也是一个没有脑袋的二百五,平时只知道吹吹猪退退猪毛什么的,要不就专听他老婆东家长西家短地嚼舌头根子。这回他反而找了村长上门讨说法来了。
   众人就都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王成有点想笑,却硬装着板着一张脸。他想马屠夫的老婆那张臭嘴早就该收拾收拾了,他这会就有点佩服他妈的勇敢。
   王成爸是个老好人,没啥脾气,尽说好话。就说晚上他做东,请马屠夫两公婆和村长以及老王家的几个长辈一起吃饭,喝几杯淡酒。
  马屠夫和村长一行人歪歪扭扭地走了。
   王成爸便叹气。王成终于憋不住了放开嗓门笑了起来,又拍了拍他妈的肩膀说:“妈,你行呀,看不出来呀?”
   王成妈想笑又想哭,有点尴尬。
   含香独自一个站在屋子角落里,右手手指头不停地绕着长辫子的尾稍打圈圈。上牙齿紧紧地咬着下嘴唇,眼泪水在眼眶里转,只差一点就要掉下来了。她狠狠地吸了一口气,想把眼泪水也吸进去,却不料这一吸一串眼泪却争先恐后地滚了下来,从眼角一直挂到嘴角,亮晶晶的。这情景恰好被王成看到便说:“嫂嫂,你回房间歇着吧。”说完便过来拉她。含香顺从地被他拉着走了。
  
  
作者:雨雨灵灵 时间:2007-06-14 15:15:58
  继续继续
作者:毕瑕兀 时间:2007-06-14 16:03:00
  躺在板凳上欣赏剪嘴鸥的美文!
作者:赶路秀才 时间:2007-06-14 16:13:52
  :))
作者:雨田园 时间:2007-06-14 16:22:07
  :))
作者:无刃剑777 时间:2007-06-14 17:57:33
  欣赏剪嘴鸥文笔
作者:轶飞 时间:2007-06-14 18:20:11
  :))))))))))))))))))))))))))))))
楼主剪嘴鸥 时间:2007-06-14 22:28:42
  4、
   王成双手枕着脑袋半靠在床头上,睁大眼睛看着屋顶。他想起刚刚含香脸上一串串亮晶晶的眼泪水,心像突然被黄蜂蛰了一下一样,痛得他想跳起来。他一拳头砸在床板上,“硼”的一声,床板不服气似地发出抗议的声音来。他又把那条被压麻了的腿换到上面来。他觉得自己有一种想去保护含香的冲动,但这冲动不是今天才有的。第一次从哥哥口里了解一点含香便觉得很特别,渴望见到她。见到她那天心扑通扑通跳得好快。她织着长辫子,白净的鹅蛋脸上总有一丝淡淡地忧伤,就像后头山上开满的那种淡淡的紫薇花。这让他想起一首诗来,紫色忧伤。对了,含香就是那种紫色的淡淡忧伤。她黑黑的眼睛被长长的眼睫毛覆盖着似一口见不到底的深潭,他好期望能在深潭里映出自己的影子来。可是没有,从来没有过。他忍不住总想去靠近她,保护她,关心她。以前哥哥在时就压在心底,就会骂自己该死。可是现在哥哥走了,含香一个人怀着孩子她该怎么过日子。原以为送她走了,她会回到家明身边得到她的幸福,可是老天却让她在这个时候怀上孩子,把她又送了回来。想起含香肚子里的孩子,难过和恼火的情绪就会冲击着他,然后他又会觉得是不应该这样的,就免强地笑了笑。
   王成觉得自己最见不得含香的忧伤和眼泪,他的心会痛得揪成一团。可是现在含香又处在流言蜚语之中,她怀的是谁的孩子?她能说得清楚吗?村子里的人又会相信她吗?他又想到了他自己,这一年多来,他对于去相亲见女孩子这码事总是提不起兴趣来,免免强强地见了一个,就不再去了。对方表示对他满意,他却一点都不领情,总是躲着那女孩。
   如果没有含香,那女孩还是不错的。他说他得承认这一点。
   晚上,王成家好酒好菜地招待着马屠夫和村长他们,马屠夫老婆没有来。是觉得没有什以面子。听人说在家又撒泼砸灿了好多碗碟,马屠夫来王成家之前,她还哭骂着要他给她讨个公道回来。
   几杯酒下肚,村长倒是没有什么话说了,马屠夫老婆的德性他心里是有数的。王家那几个长辈的意思是,如果含香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们王家的种,王成家就不能留下含香。那个几个老家伙态度还蛮坚决的,说什么这是老王家的祖规。
   马屠夫受了他老婆的嗦使,依然不依不饶的。王成妈的气便又来了,开口就要骂了,被王成爸硬压了回去。
   厨房里传来了含香低声的啜泣,王成心又开始痛了。他悄悄地走到厨房门口。只见昏暗的灯光下,含香坐在一张大大的木椅子里,双腿拼扰也放在椅子上,因为才五个月的身子,肚子还不是很大,否则她那个姿势一定会很难受。下巴就抵在漆盖上,低垂着的眼睫毛上正挂着一颗泪水,颤颤地发着光。
   王成真想上去把她抱在怀里,什么话都不要说。但他不能。他默默地转身走了。他的心就像被一根铁丝窜起来丢到了热气腾腾的油锅里去溜了一下,灼着痛。
   那一屋子人还没有走,还在那儿闹哄哄地。王成一看马屠夫沾着韭菜的黄牙,僵挺着的脖子,一双喝醉了酒而通红的兔子眼,口水四溅起胡言乱语地扯着。真想冲上去把他打个半死。
   王成拖过一把椅子坐到马屠夫对面,又给自己倒了一大碗酒,一仰脖子干了。
   “马屠夫,你别给脸不要脸,你自家的老婆什么德性你不知道呀?还在这没完没了的。她那张嘴挨打是早晚的事。别人家的事搁着她哪儿痒那儿痛了,非要口水四溅在到处咬舌头根子。”
   “你,你,你……”马屠夫气得说不出话来。
   “你什么你呀?回家告诉你老婆以后嘴巴关严点。她有什么证据说含香肚子里的孩子是家明的。我告诉你,你们都给我听清楚点,含香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是我的,知道吗?……”王成说完又往肚子里灌了一碗酒。
   “王成,你喝醉了,胡乱说什么?”王成爸妈一起喊道。
   “你们都不要瞎猜了,我早就喜欢含香,就是因为她是我嫂嫂,我就一直忍受着不敢说出来。后来哥哥去了,含香很伤心,我就天天安慰她,有了感情,怀了孩子。”
   “王成,你这是何苦呢?”王成妈说。
   “几位长辈,你们说,哥哥不在了,嫂嫂能嫁给大叔子吗?她现在怀得是王家的骨肉,她就得留下来,你们谁也不能赶她走。”
   几位王家长辈都点头说,这种事情到处都有,太正常了。便都答了王成可以可以。村长也跟着附合,马屠夫嘿嘿笑,说是好事呀,说到底还是王家的种呀。
   人群便散去,一屋子的酒气在空气中混乱着每个人的思绪。
  乱糟糟的场面,乱糟糟的思绪。
   王成爸妈被王成弄昏了头脑,他们半信半疑地看着王成。那神态就好像在问“这是真的吗?这是真的吗?”
   王成便肯定地说是真的。说完,他站起来到了自己屋里,又把他爸妈都叫了进去,还转过身把门锁上了。他把一张医院里的报告单放在他爸面前说,这是哥哥去县医院检查的结果。一直放在我这保管着。王成爸妈一下子呆了,原来对王勇的担心现在变成了现实。他们觉得这些事情一下子涌过来,有点让人吃不消。
   “我很喜欢含香,就让她怀上了我的孩子,这样她就不会离开王家了。也许我这样做有点自私,但是我是真的喜欢她。”
   “唉,作孽呀,那个女孩怎么办?”王成妈问道。
   “退了,彩礼也不要了。”王成爸下了决心似地说。
   “爸妈,哥哥的事,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包括含香。她一直不知道哥哥的事,她一定以为这孩子是我哥的,今晚要不是那王家长辈逼迫着,我也不会说出来。”
   王成爸妈忙不迭地点头。
  
  
楼主剪嘴鸥 时间:2007-06-14 22:30:35
  问候大家,一一握手!
作者:春来秋往_sisi 时间:2007-06-14 22:35:31
  作者:剪嘴鸥 回复日期:2007-6-14 22:30:35 
    问候大家,一一握手!
  
  

楼主剪嘴鸥 时间:2007-06-14 22:37:35
  呵呵,你好可爱!
作者:smilingfish9 时间:2007-06-15 10:07:51
  lz,就完了?还想看呢
作者:冷月0声 时间:2007-06-15 10:50:54
  弱弱滴问一声
  LZ还有米?俺还想看捏...
  还有5分一包的 火炬
楼主剪嘴鸥 时间:2007-06-15 13:15:39
  作者:smilingfish9 回复日期:2007-6-15 10:07:51 
    lz,就完了?还想看呢
  
  
  ————————————————————————
  没完,接着看,我一会就贴。
  
  
  
  作者:冷月0声 回复日期:2007-6-15 10:50:54 
    弱弱滴问一声
    LZ还有米?俺还想看捏...
    还有5分一包的 火炬
  
  ————————————————————————————
  呵呵,小时候在我记忆最深处就是我们村子里的男人们似乎都抽“火炬”和“五岭”的烟,至于多少钱一包,我倒真是忘记了。
  
楼主剪嘴鸥 时间:2007-06-15 13:19:27
  5、
   王成在饭桌上说的话,含香全知道了,她又恼又羞。她知道王成是为了她好,这也是让她可以名正言顺在王家留下来的理由。她想肚子里的孩子怎么会是王成的呢?他们之间可是清清白白的。她想起最后一次和家明见面时,彼此控制不住发生了关系,但那是惟一的一次,绝不会是家明的。她坚信肚子里的孩子是王勇的。但是现在王成已经当着王家长辈的面说了孩子是他的,从此之后她含香该怎么办呢?老老实实呆在王家把孩子生下来吗?还是再一次离开,离开王家她又能到哪里去呢?带着王勇的孩子她能去找家明吗?真要去找家明,王家人的面子往哪儿搁,他们全家对自己那么好。村子里的人又该怎样地在背后议论王家了。
   含香心乱如麻,想着想着,眼泪就流了出来,她真恨自己没有用,除了哭,就什么主意都没有了。
   “嫂嫂,睡了吗?”王成在门口喊。
   “嗯”
   “你能起来开门让我进去坐坐吗?我有话和你说。”王成很诚恳地说。
   含香正想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便起床开了灯,让王成进了屋。
  王成进来一直说对不起,说那是因为想要她留下来在王家好好地把孩子生下来。说他这样做以后可以省掉很多麻烦,从此后没出有人会再追究孩子是谁的。又说孩子生下之后她要去哪里,他决不阻拦。含香能感觉到他的真挚,在灯光下她看到了他眼睛的泪水,这是含香除上次王勇死之后第一次见到他的眼泪。
   含香沉默了一阵之后说:“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我不怪你了。日子就这样过吧,一切等孩子生下来再说吧。”
   “嗯”
   “你也回屋去休息吧。”含香站起来要送客的样子。王成心思重重地走了。
  
   日子平平淡淡地过了几个月,转眼快要过年了,含香怀孕已经九个月了。一家人忙忙碌碌地张罗着过年的东西。
   小年的前一天,含香突然肚子疼得厉害,王成妈便肯定那是要生孩子了,一路小跑去隔壁村请接生婆。等到接生婆赶到时,含香疼得在床上打滚,头发沾着汗水紧紧地粘在额头上,声音都已经哑了。王成在屋子外面走过来走过去,急得直搓手。那接生婆弄了半天说孩子胎位不正难产,很危险得赶紧送大医院。
   王成好不容易找了一辆车把含香送到县人民医院。到医院时含香眼睛都睁不开了,只剩下一口气还在坚持着。她拉着王成的手说,一定要救她的孩子,那是王勇的骨肉。医生剖腹产救下了孩子,含香却走了。
   含香走了,在家家户户准备热热闹闹过新年的时候走了,留下了一个女孩。王成那个为她而保留的秘密,她永远都不可能知道了。
   王成把含香葬在每年夏天都会开满了紫薇花的后山上。
   王成给含香的女儿娶名叫“紫薇”。
   后头山上的紫薇花每开一个夏季,小紫薇就长大一岁。
   王成和那个姑娘退婚以后,一直未娶。每年的夏天,他便带着小紫薇到后头山上去看含香,去看紫薇花。
   王成对小紫薇说,那紫薇花中有她的妈妈。小紫薇开心得不得了,笑着在那满山遍野地紫薇花里跑来跑去,活脱脱地一个小含香。王成看着看着,眼睛便模糊了,他仿佛看见含香头戴着各种颜色编织的花环正对着他微微笑。
  
   “爸爸,快看,快看啦!紫薇花开了!紫薇花开了!”小紫薇指着一大片刚刚盛开的紫薇花兴奋地叫着。那稚嫩的声音传出了好远,好远。
  
  (完)
  
  
楼主剪嘴鸥 时间:2007-06-15 13:23:05
  小说贴完了,请欣赏!
  :))
作者:雨雨灵灵 时间:2007-06-15 14:09:35
  SOFA
  好看 喜欢咯
  感谢剪嘴鸥这么好看的故事
  有点感人咯
作者:望城邓建华 时间:2007-06-15 16:20:57
  学习!
作者:冷月潇潇 时间:2007-06-15 17:51:41
  续赏
作者:荒食 时间:2007-06-15 18:42:54
  欣赏!
  
  学习中……:-)
作者:李兆庆 时间:2007-06-15 19:38:44
  期待鸥大作!
楼主剪嘴鸥 时间:2007-06-15 19:43:23
  大作没有,小作倒还有点。
  :))
  大家好,握手!
作者:李兆庆 时间:2007-06-15 21:03:25
  小作也行,小作多了就是大作了.
楼主剪嘴鸥 时间:2007-06-16 10:11:54
  :))
作者:肖福祥 时间:2007-06-19 11:35:46
  学习!
   端午节快乐!
  
  
作者:李兆庆 时间:2007-06-19 11:41:07
  端午节快乐!
作者:柳云寒 时间:2007-06-19 15:03:44
  欣赏!端午节快乐!
作者:毕瑕兀 时间:2007-06-19 16:50:55
  问候,祝端午节快乐!:)))
作者:李兆庆 时间:2007-07-27 15:30:48
  :)
作者:陈瀚乙 时间:2007-07-27 15:43:02
  拜读
作者:无刃剑777 时间:2007-07-27 16:57:41
  :))
作者:无刃剑777 时间:2007-07-28 16:57:26
  提
作者:李兆庆 时间:2007-07-29 14:06:33
  :)
作者:老魏上路 时间:2007-07-29 14:45:14
  :))))凄艳的故事。楼主好文采。
作者:夏二小姐 时间:2007-07-30 11:19:07
  学习!
作者:寒潭冷鹤 时间:2007-07-30 11:49:40
  山重水复疑无路
  柳暗花明又一村
  
  好文
作者:杏花疏雨 时间:2007-07-30 16:04:44
  真是好文.
  王成真是善良,厚道:))
作者:不觉寒 时间:2007-07-30 18:28:38
  :)))
作者:李兆庆 时间:2007-07-30 18:32:03
  看望鸥.
作者:爱情瘦了 时间:2007-08-27 22:00:02
  来看看~~
作者:草人可可 时间:2007-08-28 15:28:58
  很感人,喜欢你的作品.
作者:陈天乐韵 时间:2007-08-28 22:34:48
  喜欢这样的作品
楼主剪嘴鸥 时间:2007-08-29 15:26:58
  谢谢朋友们的喜欢,争取以后有更好的小说出来。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