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女人(长篇连载)

楼主:梅子清韵 时间:2007-07-20 10:42:00 点击:15165 回复:6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官场女人(长篇连载)
  
  
  一 有了心事的李紫琼
  
  “人之初,性本善。”不一定,因为他还不懂这个世界;“人之初,性本恶。”过了,因为他还不懂得邪恶。“人之初,性本私”。对的,因为生存斗争,适者留存,保护自己是唯一的生存条件,小鸡的智能不怎么样,但它知道叼了虫子就跑——韩美林。
  清溪镇的妇联主任李紫琼,从镇党委书记张伟的办公室里出来,就有了一头的心事。
  有了心事,心绪就有点乱。从三楼下来到底楼,往左拐,经过秘书的办公室,就是李紫琼的办公室,往右拐,经过几个委员、助理的办公室,再向后,沿一条石子铺的小路,就是用石灰刷着的男女厕所。
  心绪乱着的李紫琼,虽然不内急,但她不想当即进办公室,因乡镇刚刚拆并归划,李紫琼的办公室里,挤着计生办主任冯华、团委书记刘虹。女人的本能和敏感,遇上张伟书记叫李紫琼上去谈工作,或是她上去汇报工作,等李紫琼回了办公室,这两个女人的目光,会像探照灯一样,轮番在她的脸上扫来扫去。
  这种探究的目光,让李紫琼很不舒服,平时,李紫琼进张伟书记的办公室,一个正襟危坐,一个言简意赅,就工作论工作,坦坦荡荡,李紫琼一点也不害怕和回避刘虹、冯华的目光。然而今天,李紫琼从张伟书记的办公室出来,心里装有“秘密”了。这个让李紫琼心“扑扑”直跳的秘密,很难让她在冯华和刘虹的面前仍做到面不改色。李紫琼虽已是个三十五岁的女人,但这个从教师队伍里出来的女人,一直还保持着单纯和简单。
  不善掩饰内心的李紫琼,为使自己乱着的心绪平静下来,不让冯华和刘虹从她的脸上探出异样来,虽不内急的她,下了楼,便直往右拐,埋着头,匆匆走过几个委员和助理的办公室,向办公楼后的厕所走去。
  通向厕所的石子路两旁,密匝匝地栽着红、黄美人蕉,这是一种很贱的花,栽下后,从没人费心侍弄过它们,而每逢夏、秋季,它们却殷勤地向人献媚,开得娇娇艳艳,热热闹闹。
  李紫琼缓缓放慢了脚步,她的目光被一只停在红艳欲滴的美人蕉花蕊中的蝴蝶所吸引,蝴蝶正沉醉在花蕊中,想不到会发生危险,当李紫琼伸了手轻轻将它捏住,它还在痴痴地恋着花呢。
  看着这般痴情的蝴蝶,李紫琼捏着蝴蝶七彩羽翅的手松开了,一只生命短暂、娇弱的蝴蝶,都如此热爱和痴迷美好的事物,何况人呢。张伟书记找她谈话,虽然很含糊,很含蓄,但有一点李紫琼听得很清楚,她的面前将出现一道七彩的曙光,她如把握好了,追上了这道曙光,她的人生将有一番崭新的天地。
  改变生存环境,生活得有价值、有质量一点是人的本能,既然生命中将出现曙光,这是命运的恩赐,她李紫琼为何要畏惧冯华和刘虹这两个小女人的目光呢?各人头上一块天嘛!
  这样想着的李紫琼好似突然间成熟、老练了,脸上复原了端庄和恬静的神态,抬起头,挺起了依然饱满的胸脯,折转身摆动轻盈的身姿,款款走向自己的办公室。
  计生办主任冯华,面前竖着一本《婚姻与家庭》杂志,展开的杂志里,放着一面小圆镜,她怕对面桌的刘虹投来鄙视的目光,埋着头边偷偷往被自己吃掉了口红的唇上补着妆,边大声读着杂志上的一段话:心怀爱情的女人永远不能保有真正的理性。无论她们对事实、对道理认识得如何清楚,都无济于事……
  冯华对面的团委书记刘虹,听冯华这一读,撇了撇嘴,放下手中看着的报纸,将披挂到眼前的头发撩到耳后,启开厚厚的充满性感的红唇,冷冷笑着说:冯姐,你真让我觉得好可爱,儿子都齐头挨肩了,还张口闭口地谈爱情,真有激情。我们呀,心老得早结厚茧了。
  刘虹这酸酸、辣辣的话,刺激得冯华一下阴了脸,幸好杂志挡着她的脸,要不,她这一变脸,不知会招致伶牙利齿的刘虹怎样的唇枪舌剑。
  就在屋里气氛有点板结、发闷的时候,李紫琼走了进来。李紫琼看看两位,两位也正用含有意味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她,李紫琼垂了眼帘,端起茶杯,走向饮水机,为自己倒了一杯开水。
  冯华放倒竖着的杂志,悄悄收了小圆镜,站起身,向上伸臂,向左、向右扭腰,做了几个健美动作后,寻了话与进办公室后,默不作声的李紫琼搭讪:紫琼呀,我这才发现,你今天穿的这套新衣真合体,裁缝是掐了你的腰身做的。多一寸太肥,少一寸太窄,把你的杨柳腰显得更加楚楚动人。啧啧啧,见了这样的杨柳细腰,我要是个男人呀……
  你要是个男人呀,早扑上前,一把搂住了。本性嘛,就像狗见了厕所里的排泄物一样。
  没等冯华说完,刘虹接了话题抢白她。这个二十八岁的小女人(确切地说应该称大姑娘,因为她还名花无主),好象与冯华生肖不对,动辄就与冯华作对。
  李紫琼从抽屉里拎出一个小塑料袋,翘着兰花指,从里面一朵朵掏出干菊花,然后又一朵朵投放到冒着热气的玻璃杯里,顿时一朵朵淡黄色的菊花生动地在杯里绽放了。看着透明、洁净的玻璃杯里鲜花呈开、暗香浮动,李紫琼不去想心中搁着的事,也不去看面前两个女人涨红着脸、横眉、鼓眼,斗鸡般的状态,心情一下变得极好。
  拆乡并镇后,李紫琼、冯华、刘虹这三个女人聚到了清溪镇的同一间办公室,进进出出大半年后,人们对这三个女人大体有了了解。这是三个性情不同的女人,有人将她们比作了花。李紫琼是清丽、淡雅,散发幽香的栀子花;冯华是热情、奔放,媚态十足的石榴花;刘虹是鲜艳、悦目,浑身带刺的玫瑰花。三个女人,三朵花,点缀在清溪镇的男人堆里,不仅让男人们养目,也让他们的生活多出一点情趣和产生一些联想。
  乡镇的妇女干部,在稍微年长一点的人的概念里是有模式的,剪个清汤挂面的齐耳短发,一身灰色或蓝色的服装,套双解放鞋,挎个黄书包,说话高声大嗓,走路风风火火,男不男,女不女,很像一个中性人。而在当今,这种乡镇妇女干部的模式,早就改变了,有着干部身份的女公务员,拿一份旱涝保收、高出企业职工几倍的工资,大多住在城里,早晚有车子接送上下班,皮夹里钱鼓鼓的,稍用一点心思,就可以将自己打扮得风情万种。
  清溪镇里的三朵花,要身材有身材,要容貌有容貌,就看她们现在身上的着装个个别有风情。李紫琼上身一件黑麻纱短袖衫,做着中式领,领口和袖口精心地镶着紫红色的边,下配一条紫红撒碎白花的长裙,因剪裁精心,如冯华所说显得她的身材楚楚动人,肤色凝脂如玉。冯华着一件黑底撒黄花的连衣长裙,因质地、垂感很好,使她的胸脯看上去更高耸、臀部更圆润。刘虹下着一条桔红七分裤,上面随意地套一件黑色T恤衫,浑身折射着青春的活力。那种留在人们头脑中,乡镇女干部灰灰、土土、粗粗、俗俗的形象,只能在一些怀旧电视、电影中重温了。
  太阳,晃晃悠悠地又落到了西山,该下班了。接送镇干部上下班的面包车,响起了喇叭,李紫琼、冯华、刘虹急急地收拾了包,相互招呼着,说说笑笑,前前后后地走出了办公室。
  这三个女人,各管一条线,各有一个舞台,如果没有利益冲突、没有权欲之争,同处一方天地的她们,相处中虽会有一点唇齿相碰、口舌之战,但大致还能相安无事。就像她们现在走出办公室,迎着投向她们的目光,脸上都展露着灿烂的笑,协调地制造出一种愉快和亲密的感觉。
  这种愉快、亲密的表象能长久维持吗?看到张伟书记昂首、挺胸,目不斜视地一头钻进面包车前的黑色奔驰专车时,李紫琼又想起了早上去张伟书记办公室带出来的心事,她的心跳了跳,掠过一阵麻麻的感觉。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冷月潇潇 时间:2007-07-20 10:50:14
  欢迎梅子清韵来故乡发长篇官场情感小说:))
作者:渤海治乱 时间:2007-07-20 11:21:19
  继续
作者:李兆庆 时间:2007-07-20 11:25:08
  是啊,给故乡带来一股新气象!
作者:echo87 时间:2007-07-20 12:40:32
  梅子清韵,纠正你一个常识性的错误,一般按照在乡镇的财政或是级别,乡镇党委书记根本就不允许有黑色奔驰专车的待遇.即使再富裕的城市的乡镇也不可能,至于接送干部的面包车,一般的乡镇财力有,但是不会这么做.
  公务员的级别和规格,乘坐什么样的车都基本上有潜规则,没有你说的那么夸张
作者:beatlescyf 时间:2007-07-20 15:57:36
  说得对
作者:此情说便说不了 时间:2007-07-20 16:41:58
  梅子清韵,纠正你一个常识性的错误,一般按照在乡镇的财政或是级别,乡镇党委书记根本就不允许有黑色奔驰专车的待遇.即使再富裕的城市的乡镇也不可能,至于接送干部的面包车,一般的乡镇财力有,但是不会这么做.
    公务员的级别和规格,乘坐什么样的车都基本上有潜规则,没有你说的那么夸张
  
  楼上的看来真是少见多怪了。呵呵。
  
  
作者:百思不得 时间:2007-07-20 16:49:41
  小说
作者:夏季风2 时间:2007-07-20 17:26:46
  作者用几个
作者:夏季风2 时间:2007-07-20 17:38:04
  公务员的级别和规格,乘坐什么样的车都基本上有潜规则,没有你说的那么夸张
  
作者:夏季风2 时间:2007-07-20 17:48:31
  这些人就像蜜蜂那样的执着,不过蜜蜂是对工作的执着,他们是对自己位置的执着,她们上有老公照着,下有看她们脸色的群众,她们总是高高在上,总是将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去吸引她周围的那些意志薄弱者,假如将她们比作花蜜的话,那么这些意志薄弱者就是那蜜蜂,当然她们不是花蜜,那些人也不是蜜蜂,好一点也算是屎壳郎
作者:冷月潇潇 时间:2007-07-20 21:44:38
  期待中
作者:绝学无忧0 时间:2007-07-22 23:22:22
  哈哈,有意见是好事!!大家共勉
楼主梅子清韵 时间:2007-07-23 21:08:30
  第2章 冰窟似的家庭
  
  到了天目小城,下车后的李紫琼走向了翠竹新村,她的家在一座粉红色的楼里。爬上三楼,掏出钥匙开了门,一股酒气直冲李紫琼的脑门,李紫琼看到桌上杯盘狼藉。女儿岚岚就着吃剩的一点花生米,正划拉着泡饭,学书法的她,吃完要赶去老师家。见妈妈回来了,岚岚用筷子敲了敲碗沿,噘起嘴,一脸的委屈。
     李紫琼抚了抚女儿的头,侧目看到房里老公许平烂醉如泥,一只脚上穿着袜子,一只脚上套着拖鞋,正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鼾声大作。
     李紫琼的心一下板结如石,她的脸上竭力挤出一丝笑,轻轻对女儿说:先去写书法吧,回来了,妈妈给你做蛋炒饭。
     女儿懂事地点了点头,搁了碗,卷起笔和纸,说了声再见,开门走了。
     李紫琼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清理起桌上老公给她留着的“残局”。
     就在李紫琼双手泡在洗洁液里,仔细地擦洗着一只只盘子时,许平醒来,先是睁着一双被酒精烧红的眼,呆呆看了阵屋顶,然后跌跌撞撞地爬起身,踢拖踢拖地穿着一双拖鞋,漠然看了眼弯腰在水池边洗碗的老婆,走进了他的画室。
     许平进了画室,蜷缩在一张沙发里,展开手指揉了会发沉、疼痛的脑门,觉得脑袋轻松舒服了一点后,起身,走到书桌边,调了一盘桃红色的颜料,拉开了屋角的浅蓝布帘,布帘后的画架上一幅即将收笔的仕女裸体画逼真、妩媚,鲜活得能呼之欲出。
     许平看着自己画笔下赤身露体的仕女,感到积淀着酒精的体内,有股火在升腾、燃烧,他颤颤地提起蘸了红色颜料的画笔,在仕女圆润、白皙的乳房上,点出了一个暗红如豆、触之欲耸的乳头。
     体内有股火在升腾、燃烧着的许平,呼吸慢慢变得粗重,他猛地掷了画笔,扑到画上,两手轻轻地在仕女圆润、白皙的乳房上抚摩着。许平的脸痛苦地扭曲着,梦呓般地,含混不清地喊着一个名字:白云、白云……
     李紫琼听到许平的喊声,从厨房走了出来。不知是许平酒没有清醒,还是粗心疏忽,这间自那次波及他们家庭的“地震事件”发生后,对李紫琼和女儿一直落锁紧闭的画室,今天却大门洞开。站在门口的李紫琼,全身的血液“呼”地一下全部往脸上迸涌,涨地她血管怒张。难受之极的李紫琼,软塌塌地跌坐在身边的一张椅子上,半天才微弱地骂出一句:你,你真让我恶心!
     这句话,一年前,李紫琼曾撕心裂肺地喊出过。那天,如不是李紫琼急急回来拿一份参加会议的材料,猛地开了门,扑进家来,撞上了许平和他的女学生白云“非凡”的一幕,她和许平的日子也许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一直平平静静、和和美美地过下去。
     许平是一家中学的美术老师,平时课务不多,每星期除担着两个班级、两节美术课外,业余也带几个学生,白云就是他带的女****,读高中的白云,文化课不太好,准备跟许平学一手画,报考一家艺术学院。
     扑进家门的李紫琼,一下呆愣在客厅,在电视上曾经看到过的,发生在别人身上的事情出现在了她面前:画室里,那个进进出出,一脸清纯、稚气、甜甜叫她李阿姨的白云,穿件红格衬衣,胸前的两粒钮扣敞开着,从里面俏皮地探出一双白兔似的丰乳。许平一脸陶醉,微闭双目,两手宝贝般地捧着白云的双乳,吮吸有声。白云两手缠绕在许平的脖子上,身子蛇一样扭动着,发情猫一样快活呻吟。师徒两人如梦如幻、如痴如醉,沉浸在了忘我的境界。
     目睹眼前的一幕,李紫琼目瞪口呆、花容失色,她的喉咙发着紧,脑子一片空白。
    紫琼,你你回来了,我,我……许平抱起白云,正想将她放倒在身后的沙发时,一扭头看到了好似从天而降的惊慌得扔一个炸弹似地赶紧丢了白云,脸涨成紫酱色,舌头打着结,慌张地说道。
     你,你真让我恶心!李紫琼浑身颤抖着,变色、变声,撕心裂肺地说着,手上拎着的包滑落到脚边。
     许平跌坐在沙发,头低垂到了裤裆。
     白云苹果一样红润、可人的脸,虽然惊慌得变了颜色,但她很快镇定了下来,她将敞了怀的衬衣钮扣一粒粒慢慢地扣上,低头垂首地走到李紫琼面前说:李阿姨,这事不怪许老师,是我让他这样的,你骂我,打我吧。
     你还是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你懂什么?李紫琼身子打摆子般不住哆嗦。
     长辈阿姨,你既然将话说穿,不要怪晚辈冲撞你了,我已过了18岁的生日,和你一样,享有爱与被爱的权利。白云说完,头一甩,转身冲出了弥漫着浓浓“火药味”的许家……
     许家这场家庭地震一闹,夫妻间的情份霎时土崩瓦解,支离破碎了。那天,自白云冲出了许家门,“家庭地震”结束后,李紫琼蒙头睡了整整两天。第三天一早,李紫琼爬起了身,梳洗过后,黑着眼框,惨白着脸的她,将一纸离婚协议书递给了许平。接了离婚协议书的许平,两眼盯着妻子,将手中的纸片一点点折成豆腐干状,放进上衣口袋,没作任何解释。李紫琼极有耐心地默默等待着,她在极有耐心默默等待的同时,在生活上有了实与虚的行为。实的,晚上,李紫琼再也不与许平同床共眠了,她姿态很高地将宽宽大大的床让给了许平,自己捧一床被睡沙发。虚的,李紫琼在女儿、邻里、单位同事的面前,微笑着的脸上,仍贴有一张家庭和美、生活幸福的标签。
     许平在李紫琼软塌塌地跌坐椅子里,一脸厌恶地看着他,内心里翻江倒海地回想两年前的痛楚一幕时,他连着吞云吐雾地吸了三支烟。当第三支烟,烟蒂将要烧到他手指时,许平将手中的烟蒂狠捏在烟缸后,从衣袋里拿出一张皱皱的纸,对李紫琼说:我们不要再做戏,做糟了,这样虚伪、虚假地活着很不值。你也等累、等苦了。拿去吧,离婚协议书上我已签了字。
     李紫琼机械地接过皱巴巴的纸:那是两年前她写下的离婚协议书,许平撕碎后,又一点点粘拼了起来。苦等了300多个日子,许平终于在她的名字旁边,签了自己的名。这300多个日子,李紫琼是怎样一时一分地熬过来的呀,李紫琼的嘴角边露出了凄冷的笑,凄冷地笑着的李紫琼突然感到,她的心里有块硬硬地东西冒了出来,顶住了她就要释然的心,这从心底里冒出来、硬硬顶住了她心口的东西,是她从张伟书记那里带出来的心事!陡然,李紫琼的脸色由惨惨的白,变成紫紫的红,她神经质地猛然捏团手中的纸,狠狠地揉碎后,冲了许平声嘶力竭喊道:不离,我不离!我坚决不离!!
    
  
  
  
作者:冷月潇潇 时间:2007-07-24 05:33:34
  续读:))
作者:疏桐8641 时间:2007-07-24 09:29:04
  等着看:)
作者:李兆庆 时间:2007-07-24 10:44:09
  对,放在一块有利于集中欣赏.
作者:赶路秀才 时间:2007-07-30 21:46:19
  支持。
楼主梅子清韵 时间:2007-07-30 21:46:26
  第3章 三个女人各有各的戏
  
   早上醒来,一夜没睡好的李紫琼,脸色灰暗、眼泡虚肿。镜中的人,显得老丑,李紫琼撩起自来水,轻弹着眼皮的时候,深深叹了口气。
   为了遮掩一些老丑的容颜,不让冯华、刘虹这两个目光锥子样的女人,看到自己内心的隐痛,李紫琼从衣橱里挑了一套酒红色的亮色衣裙。亮色衣服一穿,李紫琼照照镜子,她发现亮色衣服更衬出脸容的憔悴。李紫琼想了想,便伸手拿起镜台上因不常用、已落了一层灰的口红,旋开盖,往苍白的唇上涂了涂。唇鲜亮、红润了,人一下精神了许多,李紫琼这才拎起包。
   李紫琼临出门时,回头望了望呆在画室一夜,吞云吐雾将画室弄得烟雾瘴气,裹着烟雾闭目仰躺在沙发上的许平,禁不住又轻轻叹了口气。叹着气的李紫琼开了门,抬脚跨出门的一瞬间,将自己的情绪竭力调控到了正常状态。
   坐接送车到了清溪镇,李紫琼、冯华、刘虹三个女人,夹在人群中,说笑着前前后后走进了办公室。放下了包,习惯性地拿起抹布的李紫琼惊奇地看到,将包随意地往台上一扔的冯华和将包挂在椅背后的刘虹,几乎同时走向门后,争着去拿扫帚。太阳从西边出了,这两个女人同进发了闪。
   三个女人合并到一个办公室,相处10多天后,李紫琼就发现,这两个身上穿得清清爽爽、撒泡尿能淘了饭吃的女人,却很厌烦搞卫生。冯华的家里请有保姆,台上端碗台上放,跌倒油瓶也不用扶。不做家务的手,保养得很好,十指尖尖,嫩葱一样。冯华这种雪白粉嫩的手,捏了拖把,捏了扫帚。一脸流露出自怜、自爱的表情。
   冯华抓了几天拖把、扫帚不想再沾手了,她拎了本杂志,嚯哒嚯哒掸着自己办公台上的灰时,眼睛瞄了瞄李紫琼和刘虹说:我的办公台我自己清理,不用代劳。至于拖地、泡水嘛,我也不争积极了,徐老半娘了,就这样混混吧。机会让给年轻人,年轻时,我也积极过。
   正用一根小手指勾起一块抹布的刘虹,听冯华这一说,“叭”的一下摔了抹布,脸色变了,可转瞬间,刘虹变了的脸色,又一点点浮上了笑,她走到冯华面前,在冯华雪白粉嫩的手背上弹了弹说:冯姐呀,你活了这一把年纪,还没弄明白,现在的世道,靠拖拖地、抹抹灰这种小儿科的积极,能混出名堂来?
   冯华板了脸,不理睬刘虹,两个女人较上了劲,办公室里的卫生再也不搞了。自然而然,拼不过她们的李紫琼,包了拖地、泡水的事。就在李紫琼出出进进忙碌着的时候,冯华和刘虹也没闲着。冯华左扭扭、右扭扭,上举举、下伸伸地做她的健美操。早饭总是带到镇政府来吃,又特爱吃玉米棒的刘虹,两手抓了玉米棒,老鼠牙齿忙碌着啃她的玉米。
  习惯成了自然,做健美操和啃玉米棒的冯华和刘虹就这样心安理得地享受着李紫琼的服务,她们没有感到有什么不妥当,也没有感到有什么不自在。
   今天,冯华和刘虹抢了搞卫生,倒让挂着手臂无事可做的李紫琼感到了不习惯。冯华和刘虹两人齐动手,10多分钟的时间,办公室就打理清爽了。洗了手,冯华要紧从包里抽出一支护手霜,捏了些,仔仔细细地往手上抹着。刘虹拉开办公台抽屉,拿出小圆镜,照了照,见左眉画得低了点,便找出眉笔修了修。就在刘虹很细心地修理着眉形时,她的当饰物吊在胸前的手机,急促鸣叫了。刘虹一看,一下弹起身,抓起一本红皮封面的笔记本,慌急朝外走。慌急朝外走的刘虹,撞歪了传达室送报纸来的老刘,老刘捧着的报纸、杂志哗啦啦散落到地上。刘虹吐了吐舌头,说了声:对不起,镇长有事找我。
   镇长召见,就慌急成这样,要是组织部长召见,怕急得屁也要滚出了。冯华冲着刘虹的背影嘀咕道。摊开着一沓材料,正勾勾划划的李紫琼听了冯华的嘀咕,抬起目光看了看她,李紫琼的目光其实没有一点含意,但冯华的脸竟不住红了红。
   冯华自知说漏了嘴,她冯华从一个站站柜台的营业员,一下挤进了公务员的行列,托举她的就是组织部的一位副部长。冯华能攀上组织部的副部长,在她看来是天意,是老天的安排。那天,富态、秃顶的副部长,捏着一张别人送的礼券,到冯华的鞋柜买皮鞋,挑挑拣拣,副部长选中了一双森达鞋,脚伸进去,大小合适,美中不足的是副部长嫌鞋头方了些。
   冯华并不知这个秃顶的男人是个握有权力的副部长,只看出他有点官气,凡沾了一点官气的人,是不能轻易得罪的。冯华便搬了凳,让秃顶男人坐着,自己一双又一双地捧了鞋来,让秃顶男人试穿着。冯华长长的披肩发刚用风影洗发露洗过,人走动时,飘拂着的发际间自然散发着一股淡淡的芳香。冯华蹲下、站起地,身体贴近着帮秃顶男人试着鞋时,有着好闻的淡淡芳香味的长长秀发不时拂过副部长的秃顶和脸颊。连着试了10多双鞋,秃顶男人竟挑不出他合适的鞋了。临走,秃顶男人笑着向冯华道歉时,目光里含了一种让冯华身体燥热的东西。刚刚做了少妇的冯华,很能意味这种目光的含义和身体燥热的信息。她的身体扭了扭,含一些羞涩的笑,立即接应了秃顶男人的让她心里酥痒、身体燥热的目光。
   冯华与秃顶副部长接通了电源后,自然而然地两人渐渐走近,渐渐地有了肉体关系。男女之间一旦有了肉体关系,握有权力的男人大多会迷了心智,会忘乎所以地乱了头绪,会给滋润过自己,给过自己身心快感的女人一些好处。冯华让副部长的阳具一次次地兴奋勃起,做梦也没有想到,原本面临着下岗危机的她,一夜间身上贴上了干部的标签,虽然这张标签是用肉体换来的,但是冯华却不感到悲哀,她有她的理论,她认为女的能被男人爱着、宠着,总比没男人滋润、没男人爱要好,尽管是不能见阳光的偷鸡摸狗的私情。
   冯华甩了甩烫成螺丝形的披肩发,面对李紫琼脸上不自然的颜色早已隐退。年已奔四,身体已渐渐发福,做着乡镇妇女干部的冯华已不适合留披肩发,但她的副部长喜欢她留披肩发,钟情于私情的冯华,也就毫不顾忌地为偷偷地与她幽会,偷偷地进入她身体的男人留着飘飘长发。
   冯华想起与副部长幽会的刺激,想起副部长进入她身体的快感,自然地身体里制造快乐的部位,如花儿一样悄然绽放了。冯华在身体的兴奋部位如花儿般绽放的时候,想到了一样东西,冯华侧转身,拉开手提包,从里面掏出一团软软的东西,握在手心,轻手轻脚地走到翻看着材料的李紫琼面前,一条玉臂勾住李紫琼的颈,神秘兮兮地笑着,将手中的东西慢慢展开了。
   李紫琼抬起酸疼的眼睛,见冯华展示在她面前的是一条洁白的丝质三角裤,裆上鲜艳欲滴地盛开着一朵桃花。
   很好看。李紫琼随口说了句。
   冯华捏了捏李紫琼的肩,目光暧昧地紧盯了李紫琼的脸说:怎么样?喜欢吗?我老公服装店的,送你吧。做女人,要讨男人喜欢,要拴住男人的心,应该懂点情调。
  冯华的话,无意中触到了李紫琼心中的痛。她李紫琼穿上这种性感的三角裤,鲜艳欲滴的桃花为谁盛开?李紫琼避开冯华的目光,淡漠地说:我是个不懂情调的女人,你还是送别人吧。
   冯华的脸一下不悦,将三角裤一把团起,连连说:自讨没趣,自讨没趣。冯华赌气般将三角裤重新塞回包里。李紫琼不理会冯华,闷闷地继续看她的材料。就在这时,刘虹哼着小调,满面春风地走进了办公室。
   刘虹前脚进了办公室,后脚秘书小赵跟了进来,他朝三个目光都朝他看的女人一甩响指:张伟书记有令,三朵花中午陪客,上仙客来!
   小赵的话音一落,一辆蓝鸟轿车缓缓驶进了清溪镇政府,听到小车的喇叭声,伸了颈朝外看着的冯华脸上泛起红潮,两眼一下放光。
  
  
作者:李兆庆 时间:2007-07-30 21:49:15
  晚上好。
作者:冷月潇潇 时间:2007-07-31 05:24:22
  问好,续赏:))
作者:beatlescyf 时间:2007-08-28 14:51:43
  怎么还没更新啊,拜托楼主,很想看哦
作者:buwett3 时间:2007-08-28 15:25:11
  强帖终于出现,要顶的啊,谢谢楼主

作者:肖福祥 时间:2020-10-27 15:40:20

  非常好!

  学习!
作者:肖福祥 时间:2020-11-17 14:02:10

  好文!

  学习!
作者:肖福祥 时间:2020-11-24 11:31:56

  学习!
作者:肖福祥 时间:2020-12-01 16:06:28

  点赞!

  学习!
作者:肖福祥 时间:2020-12-08 09:29:20

  好文!

  学习!
作者:一砖禅 时间:2020-12-09 22:31:39
作者:肖福祥 时间:2020-12-15 08:20:09

  好文!

  学习!
作者:肖福祥 时间:2020-12-22 09:59:34

  好文!

  学习!
作者:肖福祥 时间:2020-12-29 13:59:33

  好文!

  学习!
作者:肖福祥 时间:2021-01-05 13:40:28

  好文!

  学习!
作者:肖福祥 时间:2021-01-12 12:52:05

  好文!

  学习!
作者:肖福祥 时间:2021-01-19 12:14:42

  好文!

  学习!
作者:肖福祥 时间:2021-01-26 15:53:44

  好文!

  学习!
作者:肖福祥 时间:2021-02-02 10:49:49

  好文!

  学习!
作者:肖福祥 时间:2021-02-09 14:37:38
  好文!

  学习!

  春节快乐!
作者:肖福祥 时间:2021-02-23 16:41:07
  好文!

  学习!
作者:肖福祥 时间:2021-03-02 12:08:57

  好文!

  学习!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