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河人家

楼主:温海宇 时间:2008-05-28 15:36:00 点击:322 回复: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通河人家
  
   通河是流动的,宽而弯曲。在江淮平原上缓缓地流着....
   通河两岸是肥沃的土地,坦荡的黄土上长着五谷丰登的庄稼,老金就住在庄稼地里,两间临河而居的房子,一间作灶房,一间作卧房。房子的旁边是老金亲手搭建的鸭棚,但没有鸭子,只有鹅,老金喜欢白鹅,旦旦也喜欢白鹅。
   放鹅娃大约六七岁的样子,叫旦旦。旦旦是老金的孙子。旦旦还有一个特殊的奶奶,旦旦是这位奶奶一手带大的,她在旦旦眼里就是真正的亲奶奶。旦旦说奶奶我啥时候上学呀,奶奶说去问你爷爷,旦旦说爷爷我啥时候能上学呀,爷爷说去问你奶奶,旦旦一听这话就气得噘着嘴走开了。其实老人家并没有打算让旦旦在大队部的学堂上学,一是路远,二是他们的特殊居住让旦旦没有上学的同伴。老金不想让旦旦这孩子再有什么意外,这是个不幸的孩子。
   旦旦刚满月娘就弃他而去,跟一个卖酱油醋的民间货郎私奔了,据说去了东北。旦旦的爸爸丰收两年前在平顶山下井死在了矿上,老金虽是坚强之人,却也不禁老泪纵横了。那时候老金还是一个人过活,日子不好过呀,后来表兄刘瞎子给他在马家店物色一个和老金年龄相仿的寡妇,这寡妇没有儿子,只有三个早已出嫁的女儿。她和老金见了面,双方都觉得还可以,就凑合着在一起过日子了,毫无疑问老金对抚养婴儿是个外行,抚养照顾旦旦就成了老伴的工作。俗话说“谁养的谁疼”,一点不假,旦旦简直就是他奶奶的心头肉。
   旦旦很小的时候经常生病,几乎每生一次病奶奶都会哭一次,她觉得她的孙子遭罪了。
   “这孩子的命咋就不顺当呢?”老金时常对老伴说。
   其实关于旦旦上学的事老两口是谋划好了的。老伴的二女儿是一名小学教师,虽说离这里远了些,把旦旦放到她那里无疑是再合适不过了。这个二女儿老伴放心,老金也放心。二女儿对老金就像亲爹一样孝敬,逢年过节都会来的。二女儿一来,旦旦就高兴地叫着二姑,二姑摸着旦旦的小脸,说不出的怜爱,因为她知道旦旦这孩子命苦。
  既然有了这个合理恰当的谋划,怎么不实施呢?老两口谁也说不清楚,大概希望旦旦留在他们身边的日子长久一些吧。
   旦旦很懂事,小小年纪就帮爷爷放鹅。旦旦会游水,是爷爷教的,但爷爷不许他到深水里去,爷爷说深水里有水鬼,水鬼专拉小孩子的腿,一拉就沉下去再也上不来了。旦旦说我怕鬼,我不去深水里了。老金却笑了。
   老金本来也住在村子里,只是接二连三的不幸变故让老金对旧所变得抵触。表兄刘瞎子是位阴阳先生,说最好能换个住处。老金说我住通河边吧?那里离村远,没有树,又亮堂。刘瞎子说你选好居地我再帮你看看吧。老金就选择了现在的住所,并让刘瞎子过来看看能否住。刘瞎子看了后,拍拍老金的肩膀说,能住。老金脸上乐开了花。
  老金新的住所建好后,就在房后辟了半亩地,当做菜园。老金和老伴都很勤劳,把菜园理得像模样,井井有条。他们种的瓜果蔬菜除了自吃之外,就拿到集市上换些零用钱,以补家用。老金的家算很殷实的。老金虽离开了村子,但村上的人事来往,红白喜事,老金也是一个都不漏下,老金是厚道的人。老金又是个欢脾气,走到哪里哪里就是一片欢腾。人说老金晚上还“加班”吗?人说老金新媳妇是啥感觉啊?人说老金艳福不浅,这桃花运走的。每每这时,老金就笑着揭对方的短。然后就急着要回家。一个说老金急个啥,再侃会儿,另一个说他要回家“加班”呢!老金回头笑骂道,加你姥姥个腿。被骂者是个晚辈,所以老金骂他姥姥,也很理直气壮。老金当然知道”加班”是指什么,老金心里明镜似的。
   老金的菜园子四周都编上了篱笆,那是为了防白鹅的。白鹅吃菜。夏天一到,来通河捕鱼的人就多了起来,这些捕鱼人大多是邻村的,有的老金认识,有的不认识,不管认不认识,在他们歇脚时,老金都会叫他们来家,到自家菜园里喝水,吃香瓜或者西红柿什么的。看到那一群漂亮的大白鹅,众人都称赞老金饲养法的高明。老金说哪里哪里不过是沾了通河的光罢了。他们有的喜欢逗旦旦玩,摸旦旦的小鸡鸡。旦旦这时会跌跌撞撞扑到奶奶的怀里,且咯咯咯地笑个不停。众人都说旦旦笑的样子好看。旦旦渐渐长大了,跟这些渔人也就混熟了。该喊叔的喊叔,该喊大爷的喊大爷,旦旦这孩子的嘴很乖巧。渔人也有带孩子的,旦旦就跟渔人的孩子玩。看他们在通河里捕鱼,老金也不担心,依旧在菜园里劳作。渔人们上岸时就会给老金一些鱼吃,老金不要,但众人不依,老金只得收下。这时旦旦会围着鱼盆狂呼乱跳,别提多高兴了。
   除了渔人们在老金家歇脚之外,来的最多的就数表兄刘瞎子了。刘瞎子的眼一点都不瞎,但为什么叫刘瞎子呢?说不清。刘瞎子一来就不走了,还大声说喝酒喝酒,弟妹快点弄菜来。刘瞎子好酒。老金也好酒。老伴就理几个园中小菜给他们下酒。在老伴看来,这俩个好酒的表兄弟简直就是志同道合。他们喝酒时,旦旦总是嚷着让刘爷爷讲故事。刘爷爷就给他讲一个兄弟仨分家。讲完了,旦旦还是缠着六刘瞎子不放,说再讲一个,刘瞎子就又讲一个王破鞋打鬼,旦旦方才罢休。
   刘瞎子在老金眼中就是一个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能人。刘瞎子说旦旦这孩子将来肯定有出息,你看那鼻子眼的就是个官相。老金说是吗?要是能当官,那我不是金太爷子了?刘瞎子说对,金太爷子。来,来,来,为咱金太爷子走一个。说着碰响了酒盅,两人都一仰脖子,滋溜一声,小白酒就下了肚。喝了二八盅,俩人的话就多了起来起来:说帝王将相,说正史野史,说美国打伊拉克,说国家领导人的更换,说粮食的价钱;说.....不知不觉说得老金泪流满面。老金说丰收要是活着该有多好。丰收那个壮实呀。刘瞎子说,人都是一个“命”字,都过去了。还提那个干啥,再说,刘瞎子指指一旁的旦旦。示意不还有旦旦吗。老金这时又会破涕而笑,老金说对,哥你说得对,老天爷没有薄咱的命呀。
   旦旦要到二姑家上学了,高兴得直跳。姑父开着摩托车把旦旦接走了。老金两口子突然觉得心里无比的空当,旦旦奶奶还掉了泪。老金说看看你那出息,哭啥呀,孩子又不是不回来了,放暑假我还让旦旦帮我放鹅呢,老伴方止住了泪,开始烧锅造饭了,一缕缕蓝烟在老金房子的上空飘荡。
   有姑姑的精心管教,旦旦的学习成绩还算优秀,在班里也能占个前几名。老金得知这消息,高兴的直唱,还说二闺女教导有方。老伴说,她也不能太严厉,我怕旦旦吃不消。老金说,小芳考的也不赖,听说是第二名。老伴说,可惜她上二年级了,要是她上一年级就好了,和旦旦也有个照应不是?小芳是旦旦二姑家的孩子。
   隔不多久老两口就到二闺女家走亲戚。旦旦一见爷爷奶奶来了,就直往他们怀里扑,还说我很想你们,你们怎么才来。说得奶奶眼睛有些湿。小芳说,姥姥偏心,每次来就知道抱旦旦,也不抱抱我。接着做个鬼脸。老伴这才注意到她的外甥女受了冷落,赶忙把她也揽入怀中,说,姥姥给你带糖果了,对呀,还有咱芳丫头呢,我怎么能忘了呢,然后就说出一大堆抱歉的话。老金在一旁一个劲地呵呵傻笑,活像个老顽童。
   终于放暑假了。孙子旦旦回家了,小芳也来了。她要在姥姥家玩一个暑期。那个临河而居的小屋顿时热闹起来了。老金到集市买来了猪肉,老伴又到后园割了韭菜,他们准备包饺子吃,旦旦最爱吃饺子了。
   老伴对老金说,你以后少抽点烟吧,别把两个孩子给熏着了。老金说好,以后果真少抽了。
   暑假里,老金带着两个孩子到通河去放鹅;带他们去赶集;带他们到菜园里劳作,老金像年轻了十岁。老金红光满面地和来来往往的行人说着笑话,骂着嘴。休息时,老金用高粱秸给小芳扎一个蝈蝈笼子。小芳说姥爷扎的真好看,只是到哪里去捉蝈蝈呢!旦旦说跟我走,我知道哪里有蝈蝈。小芳说好呀好呀,我们去捉蝈蝈。说着拉上旦旦的手冲出了菜园子。老金说别走远,记得回来吃饭。两个孩子似乎充耳不闻。
   两人来到了通河的边上,只见成群的野鸭在通河上下飞来飞去,小芳喜的直叫。
   他们很快就捉到了两只蝈蝈,放在了笼子里。这时小芳看见一条花蛇在草丛了爬行,吓得哭叫了起来,抱着旦旦的后腰不敢动了。旦旦说别怕,有我呢。那样子十足一个男子汉。旦旦说我来保护你。旦旦用一根棍子把花蛇挑到芦苇荡里去了。旦旦一走,小芳就形影不离地跟着他,也进了芦苇荡,芦苇刚刚抽穗,风一吹,活像美丽的少女舞动着芊芊的身姿,几只蝴蝶在他们脚下漫无目的地飞着,小芳无心观看这些,她甩着两根乌黑的小辫紧紧的跟在旦旦身后。小芳说,旦旦你真胆大。旦旦说这有什么大不了的,我看见五魁叔叔还吃蛇呢,我也吃了一块,可香呢!五魁叔叔是一个和老金一家很熟的渔人。此刻,小芳对旦旦无比的敬慕,她觉得旦旦是一个能给她安全感的男子汉。
   旦旦说我想下水里玩。小芳说,姥爷让我管着你,不让你下水的。旦旦说你不说他们谁知道?没事的。可小芳还是不让旦旦下水,这时,旦旦一下子抱住了小芳,用嘴在她的额头上轻轻碰了一下,算是亲吻。小芳说,那好吧,下不为例!下不为例是学校老师经常说的一个词语,小芳却脱口而出地用在这里,小芳觉得恰当,因为她是旦旦的姐姐。旦旦钻进了水里,像一条娴熟的鱼儿,他时而把头浮上水面,时而沉下去。旦旦还用黄泥把脸上涂的像戏台里的演员,让小芳看他的模样,然后又沉下头去,再浮上来,说声“变”,果真脸上干净了。把小芳逗得咯咯咯地笑个不休。旦旦说小芳你笑得真好看。小芳说有多好看。旦旦说像新媳妇一样好看。小芳说去你的,我才多大。旦旦说不管多大你都好看。小芳说快看,那是什么鸟呀。旦旦顺着她的手指望去,看见一只翠鸟停在芦苇的穗子上,旦旦说翠鸟。小芳说翠鸟真漂亮呀。旦旦说还没有你漂亮呢。小芳装着很成熟的样子说,你少来。
   上岸后,旦旦一脸的坏笑说拉勾。小芳说拉什么勾。旦旦说你不能把我下水的事告诉爷爷,这是我们的约定,小芳说好,就拉了勾。
  两人拉着手回来了。
   晚上,小芳和旦旦在摆弄他们的蝈蝈,他们捉的蝈蝈没有叫唤。小芳问姥姥说蝈蝈咋不叫唤呢?姥姥说,赶明儿放个辣椒进去就叫了。小芳说为什么?姥姥说蝈蝈被辣之后才会叫的。小芳就放一个红辣椒进去了。
   第二天老金带着两个孩子依旧放鹅。
   旦旦赶着群鹅,大声背诵: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泼。老金说真好听,谁教的?旦旦说书上的。小芳说我书上的比他的还好听,小芳就背诵一首《梅花》诗。老金说好听好听,真好听。旦旦不甘心又背诵别的,小芳也背诵了别的。老金不懂诗,只得给他们打气。老金很高兴,眼睛眯成一条线。老金盘腿坐在竹筏上像隐居的高人。
   晚上,蝈蝈果真叫出了声。两个孩子都嚷嚷着“蝈蝈叫了,蝈蝈叫了”“哦,又叫了,快听听”。老金见两个孩子唧唧喳喳的叫,就对小芳说,让你姥姥出谜语猜好不好?小芳说好。旦旦也说好。老伴出了一个又一个古老而诗意的民间谜语,两个孩子才安静下来。安静下来的孩子很快就有了睡意,稚微的鼾声在夏夜的当院里起伏着。
  老金和老伴都躺在床上,他们聊着闲话。老金说黄瓜该施肥了,老金说韭菜该割二刀了,老金说咱家的鹅娃子长得快,老金说捕鱼的也该来了,老金说这俩孩子睡的够香,老金说二闺女这个娃就是俊,老金说我在通河上游发现了好多菖蒲,老金说这天晴得美呀,老金说....老伴嗯嗯地应着,似乎进入了梦乡。梦中好像刘瞎子来了,刘瞎子和老金在喝酒,还划拳,说哥俩好。
   夜深了,小屋沐浴着夏风。一地的月光。
  
  
  
  
   2008年5月25日于深圳新围村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赶路秀才 时间:2008-05-28 22:30:40
  闲适的乡情。
楼主温海宇 时间:2008-05-30 10:29:32
  谢谢秀才兄的阅读!
  
作者:肖福祥 时间:2008-05-31 13:15:23
  顶
作者:baby一生的唯一 时间:2021-02-28 21:44:09
作者:baby一生的唯一 时间:2021-03-02 22:29:45
  尊敬的通河县教育局领导:

  我叫孔庆荣,身份证号:232126196906062963。是哈尔滨市通河县浓河镇中心小学教师王海龙的妻子。现实名反映我丈夫王海龙,一个20多年教龄的人民教师乱搞男女关系,及与人民教师身份不相符的种种卑劣行为。

  教师王海龙生活作风混乱

  王海龙生活作风混乱,长期搞婚外情,有录音、王的日记为证。在网上约网友开房,有微信为证。

  在单位女教师李某家中过夜(2019-10-11),让我堵在房间。

  当时王海龙死活不让我进屋,而且把我拖到楼下。事后,李某和学校领导说王海龙是来给她家浇花的。而王海龙和我说是给李某喂鱼来了,录音为证。

  王海龙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候给这名女教师买菜和日用品。最可气的是家里的菜和日用品他不买,却去给情人买,有疫情期间的超市照片为证。

  2019年10月3号,王海龙在群力招待所812房间和一名叫赵某的女人开房,有录音为证,还有他给这些女人发红包的照片。

  2020年7月16日晚12点左右,王海龙在通河县合心日用品商店和一名叫武某艳的女人搂在一起被我看见,当时王海龙将我暴打后,说打你也是白打。

  目前,我知道王海龙与4个女人保持不正当关系。一个是洗车行的赵某,一个是单位女教师李某,一个是百货商店的武某艳,一个是经常半夜打电话的冯某阁……

  王海龙对家庭不负责,工资不给家里一分钱,孩子上学也不管。

  我一个弱女子苦苦挣钱养家,生活费和孩子的学费都是我一人承担。王海龙在生活中还经常对我家暴,有派出所出警记录为证。

  有悖人伦 两名继女在家时常客厅裸睡

  我与王海龙是再婚组合的家庭,我带来两个女儿一个23岁,一个16岁。

  王海龙常常仅穿裤头在家,在女孩子面前晃来晃去,大白天常在客厅裸睡,两个女孩子都不敢上卫生间。

  我多次让他穿上室外穿的大短裤均被拒,还说他愿意这样穿

  在驾照吊销期间仍开车喝酒

  王海龙曾在2018年3月8日酒驾被交警吊销驾驶证期间,还经常开车出去喝酒,酒驾同时也是无证驾驶,漠视国家法律。

  疫情期间曾瞒报疫区亲属归程

  在2020年4月份绥芬河疫情比较严重的时候,他让他大哥从绥芬河回到通河县。他开车送他大哥去的老年公寓。不如实上报的同时,还教他大哥撒谎。王海龙身为人民教师却极度自私,不顾全县人民的生命安全。

  向通河县教育局反映无果

  王海龙曾因酒驾被党内警告过,但至今也不知悔改。

  我把他的这些龌龊事向通河县教育局领导反映了,但迟迟无果。

  请问,如此失德乱性、有悖人伦的人,在教书育人的岗位上合格、合适吗?对校内的女学生没有潜在威胁吗?他配得上人民教师这个神圣的称号吗?

  实名:孔庆荣

  身份证:232126196906062963


  


  
  (来自天涯社区客户端)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