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

楼主:水竹延青影 时间:2009-03-31 09:15:00 点击:745 回复: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人与人是怎样的相遇,又是怎样的擦肩?
        
  人与物又是怎样的相遇,离散?
      
  时间是以怎样的步履在挪移,那痕迹会在哪里找到?
      
  我们在经过这个世间,世间也在经过我们。
        
  彼此的经过,总会留下些印证,那就是回忆和能与时间对持的器物。
        
        
  所有的回忆和器物都会在漫长里流失,但总又一刻她们要暂时歇息下来,让你回望,让你唏嘘,让你追索。在台北市郊外双溪座落着一片仿南京中山陵的建筑,就是这样一个地方。
        
  去年年底,一个寒冷的冬夜,儿子早已入睡,他未归,白无聊赖的打开电视,听到一个涓涓流水般的女声,细细的在讲,那是在说以往的声音,飘飘渺渺,却惊了我的心.将眼睛仔细的探伸过去,在讲一个我知道却完全陌生的地方。夏末的时候看过一部桂纶镁主演的电影《经过》就是在讲这个地方,讲这个地方的一件藏品:苏轼的《寒食帖》,和围绕着这件藏品发生的一些平淡小事,故事清新,和大多数台湾电影一样,讲究留白,更多的内容需你在某个瞬间的体悟,而不要求你立即的感觉,就象面前的一杯绿茶,茶色淡雅,茶味需慢品,茶情需细想。也许是那部片子给了我好的体验,那座藏于翠霭中的建筑让我心生向往,而此刻眼前流淌的画面,是推开重重门锁,允许我在其中徜徉和悠游了。
      
  记得电影《经过》中说,博物馆是器物偶尔停靠的地方。
  这座在阳明山上的建筑对那些沉默见证时光的器物也是个暂时的港湾了?自从一九三三年的一个深夜,它们离开紫禁城,直到三十二年后才在这里停止漂泊,但这一停就是与故里隔水相望了,正象那三个定窑婴儿枕,各自在自己的空间里卧听岁月蹩过的足音,不知道哪一天兄弟再相亲。乾隆特建三希堂来品观王氏家族书法的三个绝世好贴王羲之的《快雪时晴帖》、王羲之儿子王献之的《中秋帖》、王羲之侄子王徇的《伯远帖》,也在变迁的世事中各自东西,保存在两地的故宫,三希不相聚。这是历史在流转中造成的遗憾和缺失。希望时光荏苒中,这一切能得到修补和复原。
      
  器物的命运大多象东坡先生的《寒食贴》,幸存于八国联军的战火,远渡东洋又从东京大地震中脱身,辗转回到故地,却居无定所,颠簸过大半个中国。帖子上附带的跋是帖子此前流转的轨迹,其上的每一枚印章都是帖子的每一个经过,可人到底敌不过时间,化土化尘,“卧闻海棠花,泥污燕支雪。阁中偷负去,夜半真有力。”贴中的泥字续在花后,表现了诗人不甘与世俗同流的心迹,宁愿为花,质本洁来还洁去。这是古代文人的气节和风骨,每一个面对帖子的人,都会在其中看到隐匿于墨迹里的沉浮变迁,这些人事给你阔达的遐想空间,人会在遐想中被触动,那是渊源于古老民族的血脉在你心里的递檀。
      
  面对着那些依旧柔润的瓷器,对着那些瓷器上细腻的绘画,想,自己的民族就是一个天青色的汝窑水仙盆,汝窑奉化纸槌瓶,就是一个霁青霁红莲瓣卤壶。他们有火的刚烈,水的优雅,土的墩厚,在水与火的灵动中将我们民族的精神特质静静的述说。很多时候,我觉得那些为了这些国宝舍去身家的守护者,那些不求索取默默研究古老器物的学者,那些接过前辈的接力棒,尽心为中华文化的传承而努力的年轻守护者,就是些散发着柔暖光晕的瓷器,且内心晶莹青翠。
      
  那个靠助力架每周徘徊在青铜馆里的老人,对着每一件青铜器都会陷入长久的思念里。这些带着时间颜色的器物自从一九二五年在安阳殷墟发掘出来,就伴随了他一辈子,他说,“只要文物完好,我去那里都无所谓。”在文物抵台后,他的儿子孤身去上海念书,忙碌的他没到码头送行,可这一走便是父子永不相见。多少寂寞的日子如何逝去的?大概那个西周时刻满铭文的散氏盘会知道吧。随着文物的迁徙中,老人留下的唯一东西就是一把古琴,他反复在上面弹奏的是《归去来兮》。用毕生心血写成的《安阳》记述了自己的考古发现,他希望这本书对自己的大陆同行有所帮助。这个老人叫李济。
      
      
  三十五年前,农历三月三.台北外双溪,仿效一千年前王羲之的曲水流觞这里也在举办一场相似的文人雅集,放在流水中的酒杯在水中流转,飘到谁的身边谁就喝酒吟诗。举办者是台北故宫的副院长庄严,一个为故宫工作了一辈子的人。他一生举办过三次曲水流觞的文人雅集,一次是在战火中的重庆,一次是在台北的北沟,一次就是在故宫所在地外双溪。三月三,是我们迎送祖先的古老节日,对漂泊在外的游子来说,这个日子更别有一重含义。看着那些精致的小杯经过自己,我想庄严是一定会想起自己在北平的工作地,那里的一座叫“禊赏亭”的亭子,亭子里的“曲水流觞”。
   从浙江会稽山的兰亭,到紫禁城宁夀宫的流觞,再到台北故宫至善园的兰亭,是根的绵延和浓的化不开的乡愁,庄严在去世时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北平”。
      
   虽然历经坎坷,依旧有一颗闲逸之心,也令我仰止。过眼的那些珍玩,不也是因为我们民族的一颗尚美之心才得以诞生和传承。那个因为梦见雨后天空的颜色而发明了汝窑瓷器的宋徽宗,一生喜欢随风飘舞的牡丹花瓣,翩翩起舞的仙鹤,直舒胸臆的书画,虽然是个失败的皇帝,却因为他作为至美且殉美的大艺术家,在中国的艺术史上留下了辉煌的一页。当我们如今面对他留下的书画作品,清澈如同仙境的汝窑瓷器,不由得的要追念起这个死在冰封雪飘的五国城里的人,为那句“家山何处,忍听羌笛,吹彻梅花。“而恻然。
      
   八十五岁的台北故宫第二任院长秦孝仪,不顾多年糖尿病造成的残弱视力,一遍又一遍的临摹东坡的《寒食贴》,我想这位为故宫呕心沥血的老人,是在临摹中和帖子的作者在进行心灵的唱和。老人在任时曾在故宫至善圆建了一座小亭,名曰“松风阁”取自黄庭坚追念东坡的诗贴《松风阁诗》:“晓见寒溪有炊烟,东坡道人已沉泉,张侯何时到眼前。 钓台惊涛可昼眠,怡亭看篆蛟龙缠。 安得此身脱拘挛,舟载诸友长周旋。”
   一切的付出只是因为懂得,跨越时空的伯牙子期之交是器物在时光的流逝中坚守的依靠。第一任院长蒋复骢为自己写的挽联,道出了国宝守护者的心声,读来令人涕下“碌碌无能,一生只做一桩事,尝尽酸甜苦辣; 劳劳不惜,终岁难偷半日闲,浑忘喜怒哀乐。 ”
      
   那枚雕橄榄核小舟,载着东坡先生和友人,泛舟在赤壁之下,诗人余光中想喊住已到时光对岸的先生,又恐被别的观众惊异。只是看着先生的船愈走愈远。
    
   面对这些古老的器物,我们也想喊住水流一样的光阴,可时间只是经过,我们刚好在这里。
      
    刚好在这里,看时光留下的脚迹。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冷月潇潇 时间:2009-03-31 09:59:11
  我们在经过这个世间,世间也在经过我们。
  
作者:赶路秀才 时间:2009-04-07 12:53:58
  久违了,问候:)
作者:乙木生 时间:2009-04-07 17:21:31
  很好,问候!
作者:乌衣画客 时间:2009-04-07 19:48:45
  :)))
作者:凉风长吟 时间:2009-04-07 20:29:50
  喝茶喜欢
作者:月转妆楼 时间:2009-04-07 20:31:51
  竹影文字很细腻,很美,问好!
作者:无耻的一一 时间:2009-04-08 05:38:09
   刚好在这里,看时光留下的脚迹。
  
作者:不觉寒 时间:2009-04-09 21:32:51
  彼此的经过,总会留下些印证,那就是回忆和能与时间对持的器物。
  看望久违的朋友!!!
作者:萧萧风儿吹 时间:2020-11-02 10:58:21
  问好青影!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