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抑郁自闭社恐边缘人的外星文,不期待被理解,不希望被同情,但奢望找到前行

楼主:我眼睛里的世界 时间:2012-06-06 22:22:00 点击:1195 回复:3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我是个有性格缺陷的人.小时候经常被同学拿身体的小缺陷取笑,一开始的时候还能开片打一架,结果因为先动手,不占理,被几个人群殴,最伤的也是自己.最后由班主任出面,各记过一次.小孩子打架是常有的事,这个小山村的孩子都比较野.所以也没找家长,就不了了之.就因为这事被几个人惦记了.有事没事找一伙人用话堵我.骂人还不带一个脏字的.有了一次教训,没那么冲动了,想想见家长的后果太严重,打小报告也不行,老师不可能整天护着你.我忍了,却没想到,我不理他们那几个还叫得更起劲了.还到处宣扬,我也忍了,毕竟我不可能和山里的大婶一和他们对着骂,觉得这样做很丢人,也不说自己是老好人,老师教育我们骂人是不好的事情,加上自己一个人顶几个的结局早已注定败北.还好成绩在级里还算得上尖子,在这点上很有点阿Q精神.这些事儿就是老师知道了也没注意,成绩好就行了,管你乱七八糟事情,也管不了太多,点名批评过了,会叫的照样叫着.我就在这样环境下读完小学.平安上了重点线,总算解脱了,新学期开始才发现,恶梦还没结束,有两个和我打架的家伙被分到一起.一直到中考完都跟我对着干,我到现在也不能理解这种小事为什么他们能把你惦记几年,怎么看起来好像他们更像受害者.可能性格使然,那时候只想到一个字,忍.最后忍得太多,太麻木了,可能上高中前就心灵就有点扭曲了.初二骑车出过车祸,手部粉碎性骨折,因为手术费太贵决定不做手术,长好后伸不直,比正常人偏了差不多40度.走路的时候明显很不协调,穿上长袖都不行,感觉就像装错了零件的机器,人变得更自卑了,现在想起来后悔得很,为了相对现在来说几个月工资,我失去的太多了.

  一直到上高中分开才暂时解脱.高二时开朗了很多,也喜欢打篮球,加上有点小帅,谈了个小女朋友,班上公认的美女.可惜当时学风太严谨,不能张扬,只能搞搞地下情.可能因为觉得解脱了,学习上没上心,成绩不上不下的,想着高三再拼命,现在能玩则玩.到了高三,估摸着拼一拼也能和她上同一间大学.没想到了高三家里发话了,没钱.哥上大学的钱都是借来的,还没还清,借不到钱了.那时候感觉就像天塌下来,好像整个世界没了色彩.对挫折的承受能力太差了,整个高三都不知道怎么过来的.她顺利考上了大学,而我只混了个毕业证.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没办法,只能分了.后来她来信说搬到城里去了,问我有空能过去不.去过一次,当时刚好她妈在,以前见过几次,脸色都变了,一直把我当成阶级敌人来斗争.其实我也没什么想法,就想看看她过得怎么样,反正出来工作了,两人相隔十万八千里.不可能再发生点什么了.值得安慰的是她还是对我像以前一样.只是她妈在,很多话没说出口.之后就没去过她家,人家对我防贼一样,还没这么厚脸皮.她要上大学,我要出来找工作,后来联系就一点一点的断了.那时候就有点抑郁了

  出来工作一年多,哥也毕业了,找了个不错的工作,有点小钱了,要我回去读个专科.又混了个毕业证,那个时候和一班混日子的哥们关系还不错,经常隔三隔五一起出去玩.生活过得也不错.第三年实习的时候谈了个女孩,只是保质期太短,在家人反对,面临面包和爱情的选择时,经不起考验,在毕业工作半年多的时候结束了.

  毕业后出来找工作处处碰壁,心情十分之差.最后找了个技术工,开数铣的.也算是大集团下挂职,待遇也不错,工作了1年多,最后被黑心拉去背黑锅,没办法,看起来是个老实人,又不会巴结人,是个好人选,被辞了.刚好不久后最痛我的爷爷去世了,倍感悲伤.这才把所有以前隐藏的抑郁爆发.之后一直以来都过得行尸走肉,拖着一个没有灵魂的身躯得过且过,喜欢上网看小说,也因为抑郁经常失眠,一直这样在家里呆了几个月,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家的时间太长了,开始有社恐的感觉,觉得在陌生人注视下混身不舒服,又害怕外出,一些亲戚朋友聚会都不敢去了.觉得混成这样,见人都丢脸.可是在家太久了,家人让我出来找工作,虽然害怕,生活还得继续.

  我出来找工作了.在这过程中,经常看到有注意到我的掩嘴偷笑,甚至在我面前爆笑.自己去照镜子,看不出来哪里好笑,想想是当局者迷吧,自己看自己的角度毕竟不一样.后来从取笑我的人口中知道一点,就是我现在的样子很怪,看起来很滑稽,看到就想笑,虽然到现在自己还是不知道哪里滑稽了.反正找工作过一段落,不敢再找了,又回到老家,发现妹妹只要面对我就忍不住笑,吃饭的时候都不敢对着我,后来发展到干脆把头扭到一边,气氛变得很怪异,我变得不想说话了,从此都害怕和她一起吃饭了,更不用说在外面吃了,妹妹除了对我不出去工作有点意见,还是对我很好的.自己家人都看不过眼,在外面就更别想好过了,之后一度自己关在房里看小说,或者自己一个人发呆.

  不太记得过了多久,我第二次出来找工作,租了个小房子,一开始还放不开,抑郁社恐严重的时候会几天几夜睡不着觉.跟着家人看了精神病科,结论抑郁还有一点分裂.社恐只是伴随的.跟活死人一样吃药过了几个月,那段时间可能是恶梦的开始.很害怕外出,自己控制不了恐惧感,有时候宁愿挨饿也不愿意出去买菜,家人没过来试过一天只吃一顿的时候.虽然很少外出,但附近的租客都知道这里来了一个怪胎,看起来和UFO里的外星人有得一拼.从此我除了小学拥有的,还多了几个很有性格的别名,一名傻瓜,二名神经病,三名废物.其实我到现在都还不能理解我周围为什么这么多对我热心人士.他们拥有的气势比悦悦事件中那些宣誓从此不再冷血的爱心人士更具影响力.骂人就真的那么有成就感么,他们一直乐些不彼的叫着我的别名.我不知道怎么应对,也许觉得这些别名有其存在的意义.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想用拳头来为自己证名的小孩了.

  复诊时医生建议我能够接受的前提下最好先找个工作,在工作中更容易融入社会,我已经脱离社会太久了,再拖下去对我只有坏处.我去找了个容易操作没那么复杂的工作,认识了几个对我外貌不太在意的同事,虽然刚看到我的时候有点惊讶,但很快就不再在意.虽然感到不适还是硬着头皮上了几个月班,也没怎么和人说话,直到车间里流传着关于我没工作之前的流言.我发觉那几个同事看我的眼光已经不同了,人言可畏.附近的人开始对我冷嘲热讽起来,我还记得最深刻的一句话:"今天吃了药没有呀!" 如果再改一个字,不知道的还以为熟人在打招呼.他们开始变着法儿讥讽.我无法理解别人的敌视和辱骂,直到现在都无法理解,也许思维方式的不同造成了双方都无法理解,在他们眼里我就是怪兽,他们都是反穿内裤的超人,有责任维护世界的和平,揭尽所能都要把我打落尘埃.我知道不能再呆下去了,辞职了.在之后的一年中同样的事情在发生,我都麻木了,
  我只想安安静静的工作,能得到足以养活自己的报酬.我认识到自己内心被消磨得太脆弱了,必须找到一个足以支撑自信的支点.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我自学了一门课程.父母不允许我离开附近,我说了不得不离开的理由,这个城市在我看来胸襟太狭窄,容不下我这个异类.

  从A市到B市的过程里,从各式各样的人眼里看到了自己,依然是那个有着脆弱内心的自己.坐公车的时候,因为太紧张,错过了站点.还好在公车里没有发生令我难为情的事.
  来到目的地,我来到了预先网上联系上的出租屋房东那里,选好房间就出去吃饭.毫无意外的看见几个服务员看过来,然后掩嘴偷笑.我其实知道她们毫无恶意,只是单纯的觉得好笑而矣.可是我还是无控制肾上腺素的加速分泌,因为从周围人们的反应中看出他们知道几个MM在笑什么.我以尽可以快的速度吃完这个完全不知道什么味道的快餐,结账闪人.这种事记不清在我身上发生过多少次,却从来不知道用什么来维护本来已经没有却还幻想着存在的自尊心.我算是理解那些毁容或者长得羞于见人的的存在,为何终年难得一见,或者都或多或少的对这种备受注目有着恐惧.后来的日子里为了避免去快餐点店,我到市场买了几个泡面备用,又买了些新鲜水果以补充维生素.虽然过程仍然很紧张,但至少我可以快速逃离现场,而且很少会有几个人同时注意一个路人的情况出现,一个两个人的注目还在承受范围之内.也有少数八卦欲望泛滥的的MM围观,逃离现场后,想像着几位八卦MM会不会通过想像得到一个符合形像的可悲可叹又可笑的故事呢.
  我通过上网联系了面试公司,坐公车到站后还要问路,即使要看着眼睛,我坚持了,找到公司后进了办公室,面试官是个中年男人,看着很亲切,可是我还是太紧张,堆答卷的时候,脑子里太混乱,至少有一半答案记不起来.过后还是叫我回去等消息,我知道没戏了,我还是很感激他的,至少他没有因为我的形像和惊惶失措而作出反应.随后几次面试都因为过度紧张out了.最后一次是一个小公司,终于成功面试,不过是建立在老板放水的基础上的,不是老板有意放过,而是他根本不懂要问我什么好,是只问结果不过程的主,我只是演示一下就蒙混过关.问了我要做的相关公作,我杯具了,原来由于是小公司,还要做别的我认为不能胜任的工作.空欢喜一场.

  回出租屋吃了两天泡面,都没有勇气再去联系面试了,我知道结果都一样.我踏上了归途.

  一直徘徊在绝望边缘,支撑我的只有家人给予的爱,虽然无法理解我,却可以给予无条件的支持.如果没有这些牵挂,我早没有生存下去的勇气了.

  看着年老的父母还在为我这个不孝子操心,我给了自己一年期限,如果还没有找到赖以为生手段,也没有生存下去的资格了.

  写了这么多其实不知道自己真正要表达的是什么,反正是以外星人的思维模式写的,反正有同类者互勉.或者可以留下QQ

  现在还在接受心理治疗,大家有没有特别好的符合现状的建议,或者适合现阶段的我的工作.拜谢!

打赏

4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279502472 时间:2012-06-07 01:03:57
  我也很讨厌那些讥笑嘲讽别人的小人
作者:思之行者 时间:2012-06-07 08:30:58
  楼主的文笔不错啊,思路也很清晰,逻辑性很好,说实话,现在这样浮躁的大环境下,能静心写下这么多文字的人已经很可贵了。
  其实,这世界人人都有缺陷,西方心理学家说85%的人有心理问题,而我个人的观点是,人人都有心理问题,大家只有量的不同,而无质的区别,换句话说,就是大家的区别只是病的轻与重而已,而病的最重的人则是只知道嘲笑别人,以为只有别人有毛病,自己却是非常健康的人。也就是说,其实,像你这样已经明确意识到自己有心理问题了的人,反而可以说并不是病的最厉害的,因为自己至少已经知道了自己有问题,或者自己的问题已经暴露在自己面前,自己也承认了这些问题,而那些自以为心理健康无比的人反而可以说是比你病的更重的人了,因为他们根本就看不到自己的问题,或者说根本不接受自己的问题。同样,看到了自己的问题才会逐渐的去解决问题,治疗自己的所谓心理疾病,而看不到自己问题的人,只能是让病越来越利害,直到自己无法不面对(或者像你现在。)。
  而所谓心理疾病的治疗,或者心理问题的去除的确不是件简单的事情,更不是三五年内可以完成的,这是一个系列的、漫长的、复杂庞大的大工程,不瞒您说,我个人把改造自己,或者治疗自己的心理疾病当作一生,或者说生生世世的唯一有意义的事情来做。所以,首先您要对这个问题有一个清醒理智的认识,然后再去确定确实可行的具体解决方案。
作者:齐衡弈 时间:2012-06-07 08:48:35
  有一个问题,如果穿越回自己的小时候,该如何解决被同学嘲笑欺负的问题呢?
  能答出一个有效的答案,就意味着自己能够向前迈一大步。
作者:gigi怡萱吖 时间:2012-06-07 10:48:09
  加油 !
楼主我眼睛里的世界 时间:2012-06-07 16:20:00
  @齐衡弈 2012-06-07 08:48:35
  有一个问题,如果穿越回自己的小时候,该如何解决被同学嘲笑欺负的问题呢?
  能答出一个有效的答案,就意味着自己能够向前迈一大步。
  -----------------------------
  这个问题有点意思
  我想到两个办法:
  1.同化,把这些人都变成哥们,小孩子很容易拉拢,可能几块钱的小吃就搞定了.
  2.打压,这和个都是很皮的小孩,得罪的人太多了,只要把这些人都拧成一股,还有什么可怕的
楼主我眼睛里的世界 时间:2012-06-07 16:22:09
  @gigi怡萱吖 2012-06-07 10:48:09
  加油 !
  -----------------------------
  谢谢gigi妹妹的加油,由此我得到了力量
作者:风舞当年 时间:2012-06-09 10:25:30
  一样社恐。
  
作者:齐衡弈 时间:2012-06-09 12:46:16
  @我眼睛里的世界 8楼 2012-06-07 16:20:00
  这个问题有点意思
  我想到两个办法:
  1.同化,把这些人都变成哥们,小孩子很容易拉拢,可能几块钱的小吃就搞定了.
  2.打压,这和个都是很皮的小孩,得罪的人太多了,只要把这些人都拧成一股,还有什么可怕的
  -----------------------------
  这是两个方法,还可以再拓展一下思路,看看有没有第3个第4个方法。
  回答这个问题,对于解决自己的困扰时很重要的。
楼主我眼睛里的世界 时间:2012-06-10 16:23:01
  道友请留步
作者:L麦子名兜字仲肥 时间:2014-02-19 08:56:25
  我是这么觉得的 我也一样有社恐
  对于别人嘲笑那部分,觉得楼主一方面会敏感 一方面是真的自己的体态出了问题?或许你拿个DV放家里录下自己的日常,比如吃饭的样子 走路的姿势 ,我知道社恐的人有一种放空,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样子,觉得你这方面弄清楚了在体态方面纠正自己会对你有极大帮助
  至少 我现在能多多少少伪装成正常人,负面影响会少一点
  个人建议而已,楼主瞧瞧吧
  
作者:陈少元057205y 时间:2019-10-26 08:38:34
  -  我是个有性格缺陷的人.小时候经常被同学拿身体的小缺陷取笑,一开始的时候还能开片打一架,结果因为先动手,不占理,被几个人群殴,最伤的也是自己.最后由班主任出面,  加这个qq群看看吧:581384367,里面有很多病友,大家在一起交流,能解决很多问题。
作者:杨心乐75907dL 时间:2019-10-26 09:23:59
  -  楼主的文笔不错啊,思路也很清晰,逻辑性很好,说实话,现在这样浮躁的大环境下,能静心写下这么多文字的人已经很可贵了。  我是这么觉得的我也一样有社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