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资料]回顾历届奥运会乒乓球赛专题

楼主:童话童年 时间:2008-04-20 17:41:00 点击:1020 回复: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中国队参赛名单:
  
  男单:江嘉良、陈龙灿、许增才
  
  女单:焦志敏、李惠芬、陈静
  
  男双:江嘉良/许增才、陈龙灿/韦晴光
  
  女双:焦志敏/陈静
  
  比赛规则:
  
  男女单打选手各协会最多允许各报三人;男双各协会最多可报两对,但参加男双的四名选手必须是参加男单的三人,另可再选一人配双打;女双各协会只允许报一对选手,两名人选必须从参加女单的三名选手中选择,不得另选他人。
  
  参赛人数为男单64名、女单48名、男双32对、女双24对。男女单打第一阶段先分为8个小组进行循环赛,每组前两名出线;第二阶段前16名再抽签进行淘汰赛,最终决出男女单打冠军;男女双打第一阶段先分为4个小组进行循环赛,每组前两名出线;第二阶段前8名再抽签进行淘汰赛,最终决出男女双打冠军。
  
  中国队参赛选手选拔经过:
  
  中国参赛男队员的确定比较顺利,早早就定了下来。由于江嘉良和陈龙灿位于当年世界排名前两位,战绩也最稳定,被最先确认参赛,韦晴光由于在39届世乒赛与陈龙灿默契配合,拿到了男双冠军,也被定下参加男双比赛。
  
  这样,只剩下一个名额,既要参加单打,又要与江嘉良配合双打。中国队教练组经过反复研究,最终把目光集中在了滕义和许增才的身上。滕义的横板正胶欧洲选手不适应,许增才的横板反胶弧圈打法对亚洲选手威胁大,两人在单打上各有千秋,但他们分别与江嘉良配双打后比较,滕义与江嘉良同为近台快攻打法,一旦被对手逼到远台,基本没有防守能力;而许增才与江嘉良配合,一快一慢,一近一远,相对江/滕组合更为合理,再加上本届比赛韩国选手是东道主,在家门口比赛一般都有超水平发挥,所以需要许增才这样打亚洲选手有优势的选手为江陈两人扫雷,所以最后一人确定为许增才。
  
  相对于男队人选的顺风顺水,女队的人选可谓是一波三折,历经艰难,此次人选风波所产生的影响至今还余波未平。
  
  当年有资格参加奥运会的女选手一共有七人:何智丽、戴丽丽、耿丽娟、焦志敏、李惠芬、管建华、陈静。而耿、管二人由于年龄偏大,自知参加奥运希望不大,于88年初退役。这样,参加奥运的三个名额就将在剩下的五名选手中产生。
  
  因为朝鲜抵制88年奥运会,实际上中国女队的主要对手只剩下一个韩国队。在第一次讨论参赛名单时,由于焦志敏对韩战绩最佳,因此被第一个确定了下来;戴丽丽则因双打突出,和焦志敏配合默契,第二个入选;最后一个名额,经过教练组再三讨论,陈静由于打法与焦志敏相似,39届世乒赛又战胜了玄静和,再加上中国队年龄老化,需要年青选手出生牛犊的冲劲,最后拍板陈静出战。
  
  而当时世界排名第一的何智丽,因86年亚运会团体赛一人丢了两分,88年上半年的亚锦赛团体赛再负玄静和,最先被中国队教练所放弃。何智丽得知自己落选以后,认为中国队的领导是因为自己在39届世乒赛上拒绝让球而对自己进行打击报复,所以拒绝随国家队到丹东进行封闭训练,私自返回上海。在得到其恩师孙梅英和上海体育局的支持下,何智丽通过《解放日报》首先发难,置疑奥运人选,将矛盾公开化,甚至说出了“张燮林不要被人当枪使,你还打不打算回上海了”这样的话。据传,上海市一位副市长也就此事打电话给国家体委主任李梦华,询问此事。李梦华答复,现在国家队执行总教练负责制,体委不便干涉。
  
  国家队未料到何智丽出此一招,仓促之下,由张燮林出面对媒体解释何智丽落选奥运并没有其它原因,主要是因为其对韩战绩不佳,多次负于中国队的主要对手梁英子和玄静和才导致其落选。孙梅英在得知张燮林的说法后,立即在《中国体育报》上发表文章,质问张燮林:戴丽丽对韩的战绩同样不佳为何能入选?凭双打入选的理由也不能成立,因为39届世乒赛戴丽丽/李惠芬同样输给了韩国人, 戴/焦组合甚至在上半年的亚锦赛上负于了日本一对选手。
  
  在此情况下,乒协想出了缓兵之计,由主要负责人李富荣出面召集媒体宣布,中国队的名单有了最新变动,何智丽仍有希望入围。但李富荣并没有宣布具体名单,不过此招确实让何智丽和孙梅英暂时停止了反击。
  
  在最后报名截止日当天才公布的名单让人大跌眼镜, 最终的人选居然是由一直不为人所观注的李惠芬取代了戴丽丽,而由陈静和焦志敏配合双打。这一结果出乎外界所有人意料,而何智丽也只得咽下落选的苦果,带着仇恨远赴东洋;戴丽丽与奥运擦肩而过,遗憾选择挂拍。而入选的三名中国女将带着只能赢不能输的压力开赴汉城。
  
  比赛过程:
  
  男单:三虎倒在四强外
  
  主要对手:瓦尔德内尔、佩尔森、刘南奎、金琦泽、格鲁巴、库哈尔斯基、克兰帕尔、斋滕清等。
  
  小组赛,江嘉良以一个3:1和6个3:0横扫对手,其中包括克兰帕尔和当时还是新手的盖亭、大赛弗等,以小组头名出线;许增才除了2:3惜败瓦尔德内尔,其它都以3:0完胜对手,以第二名的身份与瓦携手出线;陈龙灿小组赛打的最悬,首战即以1:3不敌奥地利的原上海籍选手丁毅,曝出一大冷门,也使自己处于被动,好在随后战胜了香港的卢传淞、台北的吴文嘉等选手,以小组第二出线。
  
  在随后进行残酷的淘汰赛中,首先倒下的是许增才。在1/8决赛中,许增才遇到了韩国的金琦泽,前两局,他顺风顺水,乒乓球在他手中成了魔仗。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让中国队教练始料未及,第三局,许增才以16:2遥遥领先之后,过于顺利的得手,过于漂亮的发挥,使他不那么珍惜每一分了。这一外行注意不到的松懈,使金琦泽卷土重来,一下子追成了2:2。第五局的许增才,与前两局的他判若两人,简直不会打球了,7:21就缴枪了。
  
  此次比赛的四号种子格鲁巴也倒在了八强外,淘汰他的是初出茅庐的瑞典队新秀佩尔森。格鲁巴是欧洲的实力派人物,其高质量的反手弧圈和严密的防守是他的两大法宝,刚刚在世界杯上打败许增才和陈龙灿获得世界杯冠军。不过,格鲁巴在身高臂长,照顾范围大的佩尔森面前,就发挥不了他的优势了。在佩尔森强有力的进攻下,格鲁巴1:3黯然出局。
  
  江嘉良3:1胜英国的道格拉斯;陈龙灿3:0胜南斯人拉夫的卢普莱斯库,顺利的进入了8强。而刘南奎、瓦尔德内尔、克兰帕尔等强手也纷纷战胜各自对手进入8强。
  
  八强对阵形势如下 上半区:江嘉良----林德(瑞典)、刘南奎(韩国)----佩尔森(瑞典);下半区:瓦尔德内尔(瑞典)----金琦泽(韩国)、克兰帕尔(匈牙利)----陈龙灿。
  
  1/4决赛的最终结果是本次比赛的一至三号选手悉数落马。
  
  1号选手江嘉良在39届艰难打败瓦尔德内尔获得冠军以后,随着年龄的增长,体能逐年下降,侧身使用率明显降低,速度也比以前慢了许多,有时跑不到位,正胶打法需要极好的体力和灵活的步伐做支撑,才能发挥强大的攻击力。没有了体能做保障,再加上反手位的漏洞始终得不到解决,欧洲选手对直板正胶的不断适应,在与林德的这场比赛中,江嘉良没有更好的办法摆脱困境,一味强攻硬打,失误频频,无奈以1:3被林德淘汰出局;
  
  3号种子陈龙灿的对手是70年代的名将克兰帕尔。进入80年代后,克兰帕尔已步入运动生涯的暮年,没想到在这次比赛中,却焕发了第二春。陈龙灿是中国传统的近台快攻打法,球路毒,落点刁。但在进攻上无法向克兰帕尔施加更大的压力,而克兰帕尔对台内短球又非常的适应,结果陈龙灿在几次领先的大好局势下,没有把握住机会,以2:3饮恨赛场。这场球输得很可惜,关键球、机会球失误多了一些,只要少漏一二分球就可获胜。
  
  至此,中国男单三名选手全部落马,没有一人进入四强,这也是自1979年第35届世乒赛以来中国男乒输的最惨的一次。
  
  最遗憾的还不是中国人,而是瑞典的2号种子瓦尔德内尔,当他鏖战金琦泽,并一路领先时,环顾左右,前四名已经没有一个中国人,这简直是时不再来,金牌几乎是唾手可得了,可惜他没有把握这个极好的机会。落后的金琦泽根本没有放弃的意思,和许增才激战的场面再度上演,又把比赛拖到了决胜局。第五局瓦尔德内尔开局不错,一路领先,16:12,眼看胜利在往,却又被金琦泽将比分扳至18分。最后的几分,瓦尔德内尔明显紧张起来,动作也有些变形,最终痛失决胜局。
  
  另一场1/4决赛,韩国的刘南奎不出意料的打败了佩尔森,进入四强。
  
  半决赛由刘南奎对林德;金琦泽对克兰帕尔。两位韩国人在家门口越战越勇,双双打进决赛,包揽了冠亚军。
  
  铜牌争夺战,林德打败克兰帕尔获得第三名;决赛刘南奎3:2险胜金琦泽,成为奥运历史上的第一个乒乓球男子单打冠军。
  
  女单:中国囊括金银铜
  
  主要对手:梁英子、玄静和、星野美香、赫拉霍娃、波波娃、夫里塞科普、巴托菲等。
  
  由于赛前引起的人选风波,事实上,中国女队这枚金牌非拿不可。否则,乒协领导、教练组无法向社会各界交待,比赛就是在这种非一般人能承受的压力下进行的。
  
  小组赛顺风顺水,由于水平相差太多,中国三位女将都以七个3:0战胜各自对手,挺进16强。中国队的主要对手韩国队梁英子、玄静和、洪次玉也悉数进入16强。其它的欧亚强手们也都纷纷出线。
  
  进入淘汰赛后,首先曝出冷门的却是中国队的两个最危险对手——梁英子、玄静和。
  
  玄静和,时年还不满19岁,直板生胶打法,其主要特点是侧身后全台拉打,正手进攻尤为突出,再加上其顽强的斗志,自打86年出道以来,对中国队的战绩相当出色,除了焦志敏,其它选手纷纷败在她的拍下。本届奥运会又是在家门口比赛,玄静和立下誓言,要在奥运会上打败焦志敏,夺取两枚金牌。
  
  1/8决赛,玄静和遇到的是苏联的波波娃。韩国女队在备战期间,把主要精力都放在了研究中国队的身上。忽略了对欧洲队的研究。波波娃打球的速度快,力量大,对付直板选手压反手变正手是她的拿手好戏。本场比赛,玄静和战术死板,虽然打得很凶,整场都在进攻,好像占尽了上风,但一看比分,却一直是波波娃领先,结果以0:3惨败,未能进入前八。
  
  淘汰梁英子的是捷克的赫拉霍娃。赫拉霍娃,快攻结合弧圈打法,曾经在39届世乒赛上击败了焦志敏。在90年首届世界杯团体赛上,赫拉霍娃还曾战胜过邓亚萍,是为数不多的几个赢过邓亚萍的欧洲选手,实力不容小觑。而梁英子大病初愈,状态一般,特别是正手位有明显的漏洞。两人本来实力就相差不大,如此一来,胜利的天平便倒向了赫拉霍娃一边。1:3,梁英子继玄静和之后被淘汰出局。
  
  南朝鲜女单梁英子、玄静和失利的原因,主要是精神负担太重。他们把宝都押在女队身上,忽视了对欧洲队的准备,从比赛看,她们对欧洲弧圈横板结合快攻打法很生疏,结果同时败在了欧洲女选手的拍下。韩国女队原以为最后的冠亚军之争肯定是中韩之战,没想到现在连碰的机会也没有了,看似意料之外,实则情理之中。
  
  对中国队威胁最大的选手被淘汰出局,这对中国女队来说无疑是好消息。但中国队也有自己烦心的事儿。
  
  女单一号种子焦志敏自开赛以来,状态一直都不太好,一付心事重重的样子。由于“安焦恋”被韩国媒体炒的沸沸扬扬,焦志敏在本届奥运会上俨然成了头号明星,到哪都是围观的人群和采访的记者。在比赛间隙,焦志敏抽空拜访了未来的公婆,更是让韩国媒体炒作成“奥运期间将举行婚礼,萨马兰奇答应做主婚人”。其实当时中韩并未建交,中国队的领导和教练们并不赞同焦安相恋,焦也对自己的未来感到茫然与无奈。这些也都影响了自己在比赛中的发挥。
  
  16进8的比赛,焦志敏碰的是日本队的“星外来客”星野美香。这场比赛焦志敏始终打的别别扭扭,根本没有发挥出自己的特长,仅以3:2险胜对手。这也为焦在后面的双打发挥失常和单打被迫让球埋下了伏笔。
  
  另两位选手李惠芬和陈静发挥正常,分别以3:0的相同比分战胜了德国的内梅斯和保加利亚的格尔格尔切娃,进入八强。
  
  八强对阵形势如下:上半区:焦志敏----洪次玉(韩国),李惠芬----波波娃(苏联);下半区:陈静----布拉托娃(苏联),赫拉霍娃(捷克)----夫里塞科普(荷兰)。
  
  1/4决赛,中国队三名选手优势明显,各自以3:0的比分击败各自对手进入四强。另一场1/4决赛,老辣的赫拉霍娃战胜了夫里塞科普,成为进入四强的唯一一位非中国队选手。
  
  半决赛的对阵是焦志敏对李惠芬、陈静对赫拉霍娃。焦李先打,陈赫后战。
  
  女单半决赛已是本届乒乓赛的最后一天,当时中国女队已经丢掉了女双的金牌,再加上赛前的选人风波,女单金牌绝对不能再丢。鉴于焦志敏在前一天的女双决赛中发挥严重失常,再加上她在第39届世乒赛上输的恰恰就是这位赫拉霍娃,所以,教练组大多数人认为焦志敏已不适合再打决赛,而由李惠芬进入决赛更为稳妥,这样万一陈静守不住下半区这条线,就由李惠芬来对付赫拉霍娃,理由是欧洲选手不适应直板快攻打法。在部署会上,当陈、李的教练郗恩庭侃侃而谈时,焦的教练张燮林颇为不悦,但又无可奈何。“焦志敏双打太不争气。”张燮林抱怨说:“来汉城后太分心,我也帮不了她。”
  
  焦志敏默默地接受了让球的现实,这已是她在世界大赛中第5次让球了。奥运冠军的梦想由此破灭。在第二场半决赛中,陈静充分发挥了自已反手弹击的特点,3:0战胜赫拉霍娃,与李惠芬会师决赛,提前为中国队拿下了这枚宝贵的金牌。
  
  在争夺第三名的比赛中,焦志敏亳不留情地以3:0轻取赫拉霍娃,为自己正了名。同时,这也是焦志敏的最后一场正式比赛。回国以后,心灰意冷的一代名将就此挂拍退役。
  
  女单金牌争夺战,陈静先以2:0领先李惠芬,随后李惠芬渐渐适应了陈静的路数,将比分扳成了2:2平。决胜局,陈静重振旗鼓,3:2战胜李惠芬,成为奥运会历史上第一个乒乓球女子单打冠军。
  
  领奖台上,站着的都是中国人。这是自乒乓球进入奥运会以后唯一的一次由一个国家或地区包揽前三名。这个记录,至今只有美国的田径男子400米和中国的羽毛球女子双打做到过。
  
  男双:突出重围终夺冠
  
  主要对手:卢普莱斯库/普里莫拉茨、瓦尔德内尔/阿佩伊伦、林德/佩尔森、刘南奎/安宰亨、金浣/金琦泽、格鲁巴/库哈尔斯基等。
  
  80年代,男子双打历来是欧洲选手的天下,无论是配合上、技术上,都占有相当大的优势。第39届世乒赛,陈龙灿/韦晴光虽然夺得了冠军,但是在落后的情况下夺下来的,所以,有记者采访中国队总教练许绍发,请他按照夺金概率大小排序,他给出的答案是女单、女双、男单、男双。
  
  陈龙灿/韦晴光是直板快攻和弧圈球配对,一个正胶一个反胶,一个左手一个右手,一个把持近台一个负责中台,这种结合在进攻和防守的节奏有变化,开创了亚洲对付欧洲的一条新路。加上陈韦二人配合默契,台内控制球尤为出色,使得弧圈进攻型选手甚为头疼。小组赛中,他们先后战胜了佩尔森/林德、克兰帕尔/克里斯通等七对选手,以头名的成绩进入八强。
  
  另一对选手江嘉良/许增才一横一直,速度与旋转结合,也非常有特点。他们被分在第三小组,他们除了1:2负于39届世乒赛男双亚军南斯拉夫的卢普莱斯库/普里莫拉茨以外,其它场次全部获胜,也进入八强。
  
  四分之一决赛,陈龙灿/韦晴光对阵波兰好手格鲁巴/库哈尔斯基。他俩在年初的英国公开赛上,曾先后战胜陈/韦、江/许,最后夺冠,这对先手照顾面大,中远台弧圈的威力由于双打速度相对较慢而得以充分发挥,尤其不好对付。由于赛前把这对选手做为重要对手进行了研究,针对性训练收到了成效,经过一场苦战,陈/韦不负重望,决胜局以21:19险胜“波兰双雄”,进入四强;
  
  而江嘉良/许增才遇到的是韩国本土选手金琦泽/金浣。要命的是,十几分钟之前,许增才刚刚在单打比赛中被金琦泽翻盘。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要想恢复心理平衡,从那么巨大的遗憾中解脱出来,实在不是易事。许增才作为他们这一对双打中的主要得分手,要靠他主动拉弧圈球,为江嘉良制造机会。可他在场上亳不兴奋,没有主动性。结果也就可想而知了,被对手0:2淘汰出八强。
  
  半决赛,由陈龙灿/韦晴光对韩国的刘南奎/安宰亨,这场球打的很顺利,陈/韦一上场就在气势上压倒了对手,依靠凌厉的攻势,以21:10、21:14轻取对手,比较轻松地取得了决赛权;另一半区,南斯拉夫的卢普莱斯库/普里莫拉茨战胜了另一对韩国选手金琦泽/金浣,结果,39届世乒赛冠亚军一年后再度在奥运会上相遇。
  
  比赛一开始,陈韦两人显的比较紧张,处理球保守,再加上刚才女双的失利也影响了两人的心理,比赛打的缩手缩脚,没有给对方造成威胁,一直被卢/莫压着打,虽然到尾盘两个奋起直追,但为时以晚,最终还是以2分之差丢掉了首局。
  
  次局再战,陈/韦放手一搏,一改首局的面貌,陈接发球连抢几个,进攻上更是果断坚决,打的对手亳无还手之力。特别是韦晴光,斗志高昂,杀气腾腾,每赢一个球,在挥拳大声喊叫着围着半场跑上一圈。21:8,21:9,中国队以悬殊的比分获得了最后的胜利,为中国代表团在本届奥运会上夺得了宝贵的第四枚金牌。赛后南斯拉夫的运动员在答记者问时说,1:1后我们即觉取胜无望了。
  
  铜牌争夺战,是韩国德比,最终刘南奎/安宰亨战胜金浣/金琦泽,获第三名。
  
  女双:发挥失常憾挂银
  
  主要对手:梁英子/玄静和、内山京子/吉川、巴托菲/乌尔班、赫拉霍娃/萨法诺娃、法兹里奇/佩尔库钦等。
  
  88年奥运会女双比赛规定,每个协会只能有一对选手参加比赛,这对选手的技术和心理要求极高,容不得有半点闪失,否则一场没发挥好,等于全军覆没。
  
  从年初开始,中国队就基本定下了由实力雄厚的焦志敏与双打好手戴丽丽配对参加女双比赛。然而,由于何智丽闹出的人选风波中,矛头直指对韩战绩不佳的戴丽丽,中国队被迫在距奥运会开幕还剩一个月的时候,改由陈静与焦志敏配合双打。
  
  仅仅一个月的时间,又是两个左手,况且她们还没有参加过任何一次比赛来检验自己的实力,又加上奥运会上就这一对独苗,她们的心理能踏实吗?她们的实力到底如何?其实连她们自己心里都不清楚。
  
  小组赛,除了与美国的长胶怪球手布山/戴安娜纠缠了三局以外,其余场次都是以2:0获胜。进入八强以后,焦志敏/陈静首先以2:0完胜匈牙利的巴托菲/乌尔班,进入四强。进入四强的另三对选手分别是:南斯拉夫的法兹里奇/佩尔库钦、日本的内山/吉川和韩国的梁英子/玄静和。半决赛由中国对南斯拉夫,日本对韩国。
  
  中国队原来预计捷克的赫拉霍娃/萨法诺娃这一对能打出来,没想到是南斯拉夫的法兹里奇/佩尔库钦胜出。这两人中,有一人用的是一种特殊胶皮,中国队没有准备,后来打听到澳大利亚有一个运动员也用这种胶皮,于是就和她商量把她的胶皮撕下来,贴在教练的板上,帮助焦/陈练一练。
  
  半决赛果然打的非常艰苦,中国队极不适应对方的怪拍打法,在各胜一局后,决胜局焦/陈一度落后,后经接受指导及时调整战术,终以21:18险胜法兹里奇/佩尔库钦。另一半区,不出所料,梁英子/玄静和杀出重围,将与中国队再争高下。
  
  赛前,梁英子/玄静和是夺标呼声最高的一对。她俩配合多年,步伐灵活,交叉补位恰到好处,两人都有一板像样的反手攻球,弥补了反手位的缺陷。梁/玄自配对以来就鲜有败迹,中国队与她们交锋虽互有胜负,但总体处于下风。
  
  不过,本届奥运会韩国女队这两员主将发挥并不理想,在主场作战,心理压力大,在单打比赛中,两人都早早出局,志夺两金的韩国女队遭受了毁灭性的打击。所以,女双赛前训练,两位韩国女将显得紧张和慌乱,焦/陈只要发挥出正常水平,两人就极有可能一圆奥运金牌梦。
  
  但让人感觉惋惜的是,这么好的机会中国队却没有抓住。比赛一开始,比梁英子、玄静和显得更紧张的反倒是焦志敏。
  
  焦志敏是本次奥运会夺标的大热门,她的凶逼两角令韩国女将大吃苦头,碰梁英子三次,碰玄静和两次。均保持全胜。焦志敏本来对她俩有着很大的技术优势,但由于赛场之外的因素干扰,给焦志敏带来了很大的心理压力,本场比赛大失水准。
  
  第一局中国队以19:21输掉以后,第二局焦/陈放开了些手脚,不时地变对手的正手,加上玄静和显得特别紧张,几次接发球失误。中国队在10平以后开始反超,以21:16扳回一局。
  
  但没料到,第三局焦志敏人彻底垮掉了,开局就以1:9的大比分落后,3:10的时候,焦志敏侧身攻球倒地,老半天都爬不起来,眼睁睁地看着球落到了自己的球台上。很快,焦/陈就以10:21缴了枪。
  
  这场比赛与平时训练水平的差距太大了。焦志敏最多发挥出50%的水平,只要再稍好一点,70%,就足够打败梁英子和玄静和的联手。因为梁、玄二人的发挥也糟糕得很,只有陈静发挥比较正常。这场比赛,是在比谁打得更糟,谁更紧张,谁就是失败者。
  
  “这一对只要把平时训练水平基本发挥出来就能赢。从她俩的打法来说,打韩国这对其实比打欧洲的几对要好打,这场球主要输在心理上。”这是郗恩庭在赛后总结时说的话。
  
  许绍发评论说,梁玄二人在双打实力上比焦陈要差多了,如果是打内部比赛,能把她们打的一败涂地。
  
  当时任意大利队教练的蔡振华说,只要把焦志敏换下来,换上李惠芬就肯定赢了。他说,因为焦志敏是双打中的主力,她过于紧张,手软了,这对双打就没救了。
  
  比赛结果:
  
  项目 金牌 银牌 铜牌
  
  男子单打 刘南奎 金琦泽 林德
   (韩国) (韩国) (瑞典)
  
  女子单打 陈静 李惠芬 焦志敏
   (中国) (中国) (中国)
  
  男子双打 陈龙灿/韦晴光 卢普莱斯库/普里莫拉茨 刘南奎/安宰亨
   (中国) (南斯拉夫) (韩国)
  
  女子双打 梁英子/玄静和 焦志敏/陈静 法兹里奇/佩尔库钦
   (韩国) (中国) (南斯拉夫)
  
  
  88年奥运会,乒乓球首次进入正式比赛项目,中国队赢得了四块金牌中的两块,总的来说是完成了任务。但对于拿了亚军就是失败的中国乒乓球队来说,又显得有些差强人意。本届比赛以后,女队三大主力焦志敏、戴丽丽、何智丽因奥运落选和让球等原因纷纷选择了退役,迫使女队提前进行了新老交替,也让乔红、刘伟、高军、邓亚萍等提前登上了世界乒坛的大舞台。而男队虽保留了大部分老将,却因没有创新、直板打法逐渐落后而步入了低谷,最后经过了六、七年的奋战,才又重新站到了世界乒坛的巅峰,,这是后话了。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童话童年 时间:2008-04-20 17:43:40
  增加几张图片



作者:多样性 时间:2008-09-28 18:12:44
  童话无续集啊
作者:labuladuo2008 时间:2008-09-28 21:42:00
  92年的呢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