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得像一首诗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09 01:32:10 点击:1414 回复:61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7 下页  到页 
  
  有谁还记得我在写诗
  有谁还记得我写过一首好诗
  有谁还记得我在半夜醒来
  手捧着蜡烛写诗
  有谁还记得我在路边停下来
  对着夕阳和晚霞写诗

  可又有谁知道我走进人性的黑暗
  对着湛蓝的天空写诗
  有谁知道我把一首诗
  写进了孩子的体内,努力让他
  活得像一首诗
  我的孩子,现在他是我写过的
  最好的一首诗

  20180717

打赏

54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580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00:09

  池澄直接把话茬丢给了祝安生,他想得到第二个人的想法,这样他才能印证自己的推测是否合理。
  “我觉得这些全都是因为帕克.马丁内斯是一个扶不起的刘阿斗。”祝安生干脆直接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如你所说,帕克.马丁内斯已经拥有了这么强大的背景,但他为什么却只能做一个小小的旅社分部经理呢?我想这应该是马丁内斯家族能给他找到的最好的位置了。轻松、也不至于完全沦为一个混吃等死的废物,而在这之前他应该有过很多机会,但显然那些机会都被他搞砸了,所以马丁内斯家族已经相信他毫无才干,故此才会把他放到这个职位。”
  池澄听完祝安生的分析后露出了微笑:“你和我想的一样,而且我之前也提到过,帕克.马丁内斯喜欢在舞会晚宴上举行发言,我说那是因为他喜欢被人关注的感觉,而我想造成他这种癖好的原因,正是你刚才分析的内容。”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00:34

  池澄说着说着,忽然就感觉自己眼前已经浮现出了那么一个形象——浮夸,虚伪,高傲,不可一世,但事实上这个人的内心脆弱得不堪一击。
  “池澄,”祝安生忽然用十分严肃的语气问道,“你觉得帕克.马丁内斯会是凶手吗?”
  “安生,你和我都明白,这个世界上能让厄洛斯号游轮在养护期间只为了一个人起航,能做到这一切的,屈指可数。”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00:59

  池澄没有正面回答祝安生的问题,但答案显然早已经不言而喻了。
  “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祝安生迷茫地问道,因为她想到了帕克.马丁内斯的家族,即使帕克.马丁内斯真是一个扶不起的阿斗,但他的身后毕竟有一整个马丁内斯家族,她和池澄真得能将凶手绳之以法吗?
  “证据,找到坚如磐石的证据,证据会带领我们找到真相。”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01:24

  池澄这一次的回答迅速而坚定,然后他冲着祝安生笑道:“安生,我想我们应该回去准备晚上的舞会了,你会跳舞吗?”

  傍晚六点,祝安生挽着池澄的胳膊准时步入了宴会大厅,大厅里已经熙熙攘攘站了许多人,他们全都衣着华美,并三五成群地交谈着。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01:49

  这艘船上的客人虽然不可能和马丁内斯家族这种庞然大物相比,但也个个都是富贵显人,所以大家都是很愿意在船上结交一些朋友的,也几乎没有客人不会来参加这个舞会。
  “你有什么发现吗?”
  祝安生一直扫视着大厅里的人群,可是她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物。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02:15

  “你是说帕克.马丁内斯吗?我没有发现他,不过依照我们对他的侧写,我觉得他现在应该正在某个角落里注视着我们才对。”
  “真变态。”祝安生蹙着眉头厌恶地说道。
  “不过虽然我没有发现帕克.马丁内斯,但是我倒发现了一些其他的东西。”池澄被祝安生的嫌恶的模样逗笑了。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02:40

  “你发现了什么?”
  “我发现,好多人都在偷偷地看你呢,你很适合穿这样的礼服裙。”
  祝安生没能预料到池澄陡转的话锋,她先是一怔,随后便感觉到耳根的发热,明明池澄是在夸赞她,可祝安生却有一种淡淡的羞耻感,但更多的还是嘴角那抹藏不住的笑意。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03:05

  “池澄,你今天的嘴巴是抹了蜜吗?你不会又在打什么歪主意吧。”
  “你这可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是那种笑里藏刀的人吗?”
  “是。”祝安生回答得毫不犹豫。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03:32

  “那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就不再假惺惺了——”
  池澄的话才说一半,祝安生便露出了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可是池澄接下来的举动却出乎了她的预料。
  祝安生不知道池澄进入大厅后一直都在观察远处交响乐队的演奏,当池澄发现交响乐队即将换曲后,他才有了上述的行为。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03:55

  “祝安生小姐,请问我能请你跳支舞吗?”
  祝安生看见池澄微微躬身,然后他向自己伸出了右手,祝安生注视着他的眼睛,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要跳漏一拍。
  直到下一首悠扬的音乐响起,祝安生才能缓过神来,然后她匆匆地牵住了池澄的手。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04:20

  池澄的手也轻轻地抚上祝安生的腰肢,当池澄的指尖触碰到祝安生皮肤的那一刻,祝安生却意外地适应这种感觉,她只是觉得池澄的双手很温暖。
  “池澄,你到底想做什么?”祝安生一边随着池澄跳舞,一边在池澄的耳畔低语问道,她不明白池澄为什么会突然请自己跳舞,他们来这儿可不是为了这个。
  “不要说话,你只要跟着我的舞步就行,你会是全场最夺目的焦点。”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04:45

  祝安生还是不明所以,不过她现在只能顺从池澄的话,她只有曾经为了参加校园表演练过的浅薄功底,但好在池澄的武技高超,祝安生由他带着,竟然也跳得宛如一只灵动飞舞的蝴蝶般美丽。
  祝安生发觉有越来越多的目光聚焦在了她和池澄的身上,但她还是不明白池澄的用意,直到她和池澄的这支舞跳罢,当那个面色苍白身形瘦削的人向他们走来,祝安生终于明白了池澄的心思。
  池澄果然是个老狐狸!祝安生暗骂道,亏她还疑怪为何池澄会突然夸赞自己,原来他是想用自己当诱饵,引诱那个帕克.马丁内斯!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05:11

  自己怎么会觉得池澄是真的想要邀请自己跳舞呢?祝安生也暗骂自己的愚蠢,池澄哪里是那种解风情的人了?
  但无论祝安生此刻的心情有多复杂,她都还是转瞬就忘却了这些小心思,因为真正最重要的,还是此刻已经站在他们身前,并不时用一种冰冷妖邪的眼神打量祝安生的男人——帕克.马丁内斯。
  作者有话要说:  前期的铺垫基本结束了,接下来的剧情会山路十八弯,不过前面已经埋了不少的伏笔,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出来,哈哈。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05:36


  ☆、Chapter·47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06:01

  “两位好啊。”
  帕克.马丁内斯率先向祝安生和池澄两人打了招呼,同时他把右手上已经空掉的香槟酒杯随意递给了一个路过的小厮。
  “你好。”祝安生莞尔微笑地回礼道。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06:26

  池澄神色古怪地瞥了一眼祝安生,他原本的打算是让祝安生把帕克.马丁内斯吸引过来,然后自己去和他交谈一下,希望能借此从中获得有用的信息,只是他没想到,当帕克.马丁内斯被吸引过来后,祝安生却抢在了他的前头,第一个与帕克.马丁内斯问了好。
  祝安生到底想干什么?池澄心里有一丝不悦,他和祝安生明明都知道帕克.马丁内斯很有可能就是真正的凶手,而祝安生不仅不避开,反而迎难而上,万一发生了什么意外怎么办?
  祝安生一直用视线的余光注意着池澄,当她发现池澄的神色有异后,嘴角不禁愉悦地上扬。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06:51

  她当然知道池澄打得什么主意,她自然也知道帕克.马丁内斯这个人很危险,但池澄竟然想把她当诱饵后再一脚踢开,这样的事祝安生怎么能忍?况且如果真有什么危险,祝安生觉得,池澄分明才是那个需要保护的人。
  “两位是一起来蜜月旅行的吗?”帕克.马丁内斯用非常友善的语气问道,然而他的目光却始终只聚焦在祝安生一人身上,显然他根本没有在意池澄。
  “蜜月旅行?先生您恐怕是误会了。”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07:17

  祝安生立马否认道,她还需要和帕克.马丁内斯接触寻找证据,而帕克.马丁内斯很明显是对她有意思,祝安生怎么可能承认她和池澄有关系呢?
  “这是我的好朋友,皮特,很帅对吧,不过他可不会喜欢我,因为他是gay。”
  祝安生说着还亲昵地挽起了池澄的胳膊,就好像他们是一对亲密的闺蜜一般。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07:42

  池澄差点没一口空气噎死,可是面对着帕克.马丁内斯,他也只能强装镇定地扯出一丝微笑,不然他和祝安生之前所做的一切就会功亏一篑了。
  闻言后帕克.马丁内斯的眼里闪过了一抹嫌恶的意味,不过他对祝安生的笑意却越来越盛了:“原来如此。”
  “不知道先生你叫什么名字呢,我叫安娜,你也是来旅游的吗?”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08:07

  祝安生依旧微笑着说道,但背地里她和池澄都有些庆幸,终于要切入正题了。
  “我叫帕克,不过我并不是乘客,我只是来巡视一下我的这艘船而已。”
  帕克.马丁内斯用一种非常骄傲的语气说道,祝安生知道他是想用这一点吸引自己,那就如他所愿好了,祝安生随即运用奥斯卡级别的演技做出了惊讶状。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08:34

  “你是这艘游轮的老板啊,真厉害!”
  “只是我公司里的一点小业务,不足为奇。”帕克.马丁内斯好似在谦虚一般地说道,在他的眼里,祝安生仿佛已经是一只即将步入陷阱的兔子。
  帕克.马丁内斯又与祝安生交谈了几句,然后他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目的:“我能请你们喝杯酒吗?”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08:57

  帕克.马丁内斯的真实意图当然是祝安生,只是既然祝安生也说了她和池澄是朋友,他也就不好单独撇下池澄一人,不过帕克.马丁内斯也已经有了主意,他肯定会摆脱掉池澄这个碍事鬼的。
  祝安生和池澄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多接触帕克.马丁内斯,并希望能借此从他身上找到什么线索,所以两人也痛快地答应了帕克.马丁内斯的邀约,只是在三人即将起步时,池澄突然拉住了准备跟上帕克.马丁内斯的祝安生。
  “怎么了?”祝安生不解地问道,同时她看了一眼已经走在前方的帕克.马丁内斯。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09:23

  “你待会儿走到帕克身边的时候假装崴一下脚,然后让他扶你,等他把你扶起来后,我会找借口带你离开。”
  祝安生眼中的困惑依然没有消失,她不明白为何池澄有这样突如其来的举动。
  “池澄你是怕他占我的便宜吗?你不要担心这个,我们需要的是先找到证据!”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09:48

  池澄为什么突然改变了原本的行动计划?祝安生只能想到池澄是因为害怕自己被占便宜这个理由,可是当她发觉池澄脸上那抹狡黠的笑容后,她才猛然想到了另一种可能。
  “你找到线索了!”祝安生惊喜地低声说道。
  池澄没有回答祝安生,只是向祝安生报以了一个默认的笑容,当下祝安生的心里只剩下了震惊与喜悦。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10:13

  祝安生高兴的自然是他们终于找到线索了,至于震惊,那就是祝安生抓破头皮都想不透,池澄什么时候发现线索的?难道是刚才她和帕克.马丁内斯对话的时候?可那么短的时间,池澄究竟能发现什么?
  “安娜?”
  前方的帕克.马丁内斯终于发现祝安生和池澄没有跟上来了,于是他朝祝安生呼唤了一声,祝安生则变脸一般立马换上笑颜快步走到了他的身侧。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10:38

  池澄就在他们俩身后几步远的地方跟着,祝安生在前面一副与帕克.马丁内斯相谈甚欢的样子,直到他们三人就快接近帕克.马丁内斯的私人隔间时,祝安生终于如期地“崴脚”了。
  池澄就那么静静地看着祝安生摔坐到地上,然后帕克.马丁内斯伸出手去将祝安生拉了起来。
  “真是抱歉啊,我这个样子,恐怕是脚崴了。”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11:03

  祝安生被帕克.马丁内斯扶起来后佯装吃痛的样子,仿佛连站都站不稳了,而帕克.马丁内斯见状竟然想直接伸手去揽住祝安生的肩膀,所幸池澄在这一刻终于及时上前并挡在了帕克.马丁内斯与祝安生的中间。
  “你没事吧。”池澄“着急”地关心道。
  “就是脚崴了,恐怕今天这舞会我是参加不了了。”祝安生也用非常“遗憾”的语气应和池澄。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11:28

  “哎呀,那真是太可惜了,要不这样,我扶你回房,然后帮你热敷针灸一下?”
  帕克.马丁内斯听不懂池澄的话,不过当他听到池澄说要扶祝安生回房,他顿时露出了不悦的神色:“你们要走?”
  “帕克先生,真是抱歉啊,我的脚这个样子,恐怕是没心情喝酒了,不过皮特是非常有名的中医针灸师,让他帮我针灸一下的话,我的脚今晚就应该能好了,要不等明天我的脚好了,我再来找您,您带我参观一下您的游轮怎么样?”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11:54

  祝安生自己都快要被自己的演技折服了,而帕克.马丁内斯一听到她这样讲,脸上的不快之色总算消失了不少。
  “那你明天来找我吧,你随便问船上的工人就可以了,他们都知道我会在哪儿。”
  “那真是太好不过了,只是可惜今天不能与帕克先生您一起喝酒了,等明天,您能带我见见船上的驾驶室吗?”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12:19

  祝安生想起了自己看过的美国电影,那些电影里总会有一些胸大无脑的女配角,女配角会凭借自己的美貌去参观男主角的飞机坦克之类的东西,而这就是她想塑造出的效果,显然帕克.马丁内斯也很吃这一套。
  “当然可以,这只不过是件小事。”
  谈话至此,祝安生和池澄终于可以自然地离开了,一切似乎都很圆满,只是祝安生和池澄没料想,他们还没来得及走出大厅,身后便有一个船员打扮的人叫住了他们。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12:44

  “安娜小姐,皮特先生,请等一下。”
  “你有什么事吗?”池澄耐着性子问道。
  “帕克先生让我来送你们回去,他怕皮特先生你一个人扶安娜小姐回去会太辛苦。”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13:09

  “真是太麻烦你了,帕克先生可真体贴,”祝安生“感动”地说道,她觉得,如果不是自己了解内情的话,换成一个普通的女孩儿,还真有可能被帕克.马丁内斯迷住,“不过不用麻烦你了,你回去帮我向帕克先生转达一下谢意吧。”
  闻言,船员看了看祝安生,又最后看了看池澄,然后便离开了。
  终于打发了这位船员,祝安生和池澄这才得以顺利离开大厅,他们一直走到空无一人的长廊,祝安生总算长舒了一口气。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13:34

  “池澄,你现在可以把你发现的线索告诉我了吧。”
  一到长廊,祝安生终于忍不住急切地询问池澄。
  “当然可以,”池澄也有一种成功后的快感,同时他还很清楚地记得祝安生刚才演戏的样子,“不过我必须得先说一句,你的演技不错。”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14:00

  “那是自然。”祝安生一点儿也不谦虚地说道,她觉得今晚肯定是她人生中的演技巅峰了。
  “你还记得帕克.马丁内斯扶你的时候,用的是哪只手吗?”
  池澄终于不再卖关子了,可是他的第一句话就让祝安生疑惑了。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14:25

  池澄的发现跟帕克.马丁内斯的手有什么关系?不过祝安生还是努力地回想了一下,然后她肯定地回到道:“右手,我记得他是用右手把我拉起来的,怎么了?”
  “对,就是右手,但你还记得吗,其实帕克.马丁内斯朝我们走过来的时候,他拿着一杯香槟,而他拿杯子的也是右手。”
  “所以呢?”祝安生难以理解,一个人用右手拿杯子,用右手帮了她,这些事有什么问题吗?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14:50

  “可是帕克.马丁内斯是个左撇子。”
  “帕克.马丁内斯是左撇子?”祝安生惊奇道,“池澄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发现帕克.马丁内斯的左手上有很多茧子,而他的右手上却很光滑,安生你知道像帕克.马丁内斯这种身份地位这么高,不会有繁重劳作的人,什么情况下才会出现一只手茧子很多,另一只手却没有茧子的情况吗?”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15:15

  祝安生苦思冥想了好一会儿,不过最后她还是只能摇了摇头。
  “答案就是高尔夫球。”
  “一般习惯使用右手的人在打高尔夫球的时候会给自己的左手带上手套,因为左手不是惯用手,所以需要带上手套减轻挥杆时产生的冲击力以及防滑,这样长久下来,习惯手是右手的人右手上的茧子就会比左手多很多。”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15:40

  “同样的道理,左撇子打高尔夫球的时候就会给自己的右手戴上手套,所以你明白我什么看到帕克.马丁内斯左手上的茧子后,会判断出他是左撇子吗?”
  祝安生点了点头,听到池澄的解释后她才恍然大悟,高尔夫球被誉为贵族运动,祝安生这样平凡出生的人自然是不了解的。
  并且祝安生明白,就算她了解,她也没有池澄这样如此细致入微又敏捷迅速的观察力,这就是她目前和池澄的差距了。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16:05

  “那既然帕克.马丁内斯是左撇子,可他为什么一直都在使用右手呢?”
  祝安生继续追问道,她感觉自己离池澄发现的那个线索已经很近了,近在咫尺,可是她就是难以戳破那层窗户纸。
  为什么呢?为什么左撇子的帕克.马丁内斯要一直使用右手呢?为什么?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16:32

  作者有话要说:  一写推理内容的时候就停不下来,这章很肥啊,话说我是不是传说中的冷评体质?瑟瑟发抖……

  ☆、Chapter·48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16:56


  “因为他受伤了。”
  池澄揭晓了谜底,祝安生这一刻只觉得豁然开朗,那层窗户纸终于被捅破了。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17:21

  “从他左手上的茧子我们就能判断出,他并不是那种会强迫自己使用右手的人,所以他的惯用手就是左手,可为什么在刚才我们和他接触的时候,他从头到尾都在使用右手呢?那是因为,他不能使用左手,因为他的左手上还有伤口没有愈合。”
  祝安生仔细回想着帕克.马丁内斯的每一个动作,如今再回首她才发觉,原来帕克.马丁内斯的每一个动作都在避免大幅度牵扯到自己的左手。
  “池澄,你是觉得帕克.马丁内斯的伤和宁雨柔有关?”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17:46

  “不然还能是因为什么呢?他的伤口还没有完全愈合,这证明他受伤的时间不长,而像他这样身娇体贵的人,能有多少机会受这样的伤呢?”
  池澄说着,脑海中出现了那样一个画面,波浪滔滔的大海上,暗夜之中,厄洛斯号游轮宛若浮萍般在大海上漂泊,然而最无助的却是游轮上的那个女孩儿,她拼命地逃,可是她逃不出这牢笼般的游轮,那个恶魔来了,他抓住了她!
  “如果能找到宁雨柔的尸体就好了,她当时一定反抗了。”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18:11

  “你已经确信宁雨柔遇害了吗?”祝安生看着池澄,她的眼睛里带着不忍,因为她想到了宁雨柔的父母,尤其是她的母亲宋淑仁,当初她为了恳求池澄帮忙,甚至不惜下跪的那一幕,祝安生至今不能忘。
  “是的,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可是事实如何,你我都清楚。帕克.马丁内斯的伤是在左臂上,如果宁雨柔反抗时是拿着工具的话,她不可能会去攻击帕克.马丁内斯的手臂,正常人都不会这么做,她一定会攻击帕克.马丁内斯的要害,然而事实是,帕克.马丁内斯受伤的部位就是左臂,安生你应该知道什么样的情况下帕克.马丁内斯的手臂才会受伤。”
  祝安生眼神一暗,她仿佛也看到了帕克.马丁内斯受伤时的情状:“宁雨柔想逃,可是帕克.马丁内斯抓住了她,他从宁雨柔的身后用手臂锁住了她,宁雨柔没有办法,她只能选择唯一可以接近的地方进行反击——她咬住了他的左臂!”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18:36

  “应该就是这样了,所以我说希望能找到宁雨柔的尸体,因为她的嘴里一定还有帕克.马丁内斯的DNA,那将是决定性的有力证据。”
  “可是怎么可能呢?”祝安生有些泄气地说道,“游轮外就是茫茫无垠的大海,帕克.马丁内斯只需要把宁雨柔的尸体扔掉,大海就会帮他掩藏所有的罪恶。”
  “大海可不会帮一个罪犯掩藏罪行,是我们人类污染了她的纯洁。”池澄纠正了祝安生的语病。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19:02

  “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呢?我们目前只能证明宁雨柔的确上过厄洛斯号游轮,并且她在上过厄洛斯号游轮后失踪了,可是我们无法证明宁雨柔的死亡,以及帕克.马丁内斯的罪行啊。”
  “我们目前的担心是一样的,虽然在逻辑上我们可以自洽。因为能够调动船员,并命令厄洛斯号游轮的,只有帕克.马丁内斯和他手下的一两个旅社分部的高级管理人员,这一点上可以让我们锁定他是嫌疑人。可是我们还没有证据证明宁雨柔确实已经死亡了,所以帕克.马丁内斯甚至可以直接承认确实带宁雨柔上过船,然后宁雨柔安全下船了,他对宁雨柔失踪一事毫不知情,如果他这样狡辩,再加上他肯定会请最厉害的律师团队,最终疑罪从无,他还是会被无罪释放的。”
  是呀,该怎么办呢?祝安生苦恼地想到,别说找到帕克.马丁内斯犯罪的确凿证据了,他们目前就连证明宁雨柔已经死亡这个难题都还没解决呢。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19:27

  祝安生无意识地咬住了嘴唇,就好像她此刻纠结的手指,不过忽然她意识到了什么,眼前一亮,她立刻抓住池澄问道:“池澄,你刚才那么着急把我拉走,除了发现帕克.马丁内斯是左撇子和受了伤这些,你肯定还有别的原因,对不对?”
  祝安生忽然想到了池澄和她一样都是那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人,如果只是发现帕克.马丁内斯是左撇子和受了伤这些信息,没有找到切实的证据,池澄应该不会那么着急想要离开,池澄肯定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
  “正如我刚才所说的,除了找到帕克.马丁内斯犯罪的证据,我们目前还有一个难题就是需要证明宁雨柔已经死亡,所以当我发现帕克.马丁内斯手上的伤势后,我就意识到,帕克.马丁内斯很有可能还虐待过宁雨柔,这是他对宁雨柔咬伤自己的报复,所以这船上很有可能还有宁雨柔的血液痕迹。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19:52

  “安生你也知道,即使血液被清理干净了,但血液中的微量元素铁还是会在物体表面停留很久,甚至很多年,而这些痕迹都是肉眼看不到的,不过只要使用特殊的方法,一样可以重现血液的痕迹,而我们只要找到了这样的血液痕迹,那就能证明宁雨柔的死亡了。”
  听到池澄这样讲述,祝安生终于明白池澄的计划是什么了,她惊呼道:“你是想用那个最后的计划?”
  池澄笑而不语,算是默认了祝安生的问题。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20:17

  和坦然的池澄不一样,祝安生则有些忐忑。她当初和池澄上船前就讨论了一些计划,第一个计划自然就是分头行动检查厄洛斯号游轮,但很显然他们的第一个计划并没有取得什么成果,所以祝安生和池澄只剩下了那个最后走投无路时才能执行的计划,只不过在备用计划之前,他们意外先参加了舞会。
  而这个计划之所以会成为最后的计划,那自然是因为这个计划本身的风险性太大了,虽然计划内容很简单,不过实际操作性却很困难。
  按照计划内容,池澄会叫来客房清洁服务,而祝安生会在一旁协助他偷到清洁员的房卡,最后池澄会将这张房卡复制,这样一来他们就能自由出入每一个客人的房间了,而祝安生会谎称清洁员离开时掉落了自己的房卡,在池澄复制完房卡后将房卡还回去,这边是祝安生和池澄最后不得已时的计划。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20:42

  “你真的想用这个计划吗?一旦计划中出了什么纰漏,那不仅这个案子的调查会被终止,甚至你和我都会有生命危险的。”
  祝安生向池澄寻求确认,不过与她的担忧不同,池澄依旧是那幅淡定的模样。
  “不冒点风险怎么会有收获呢?而且现在的情况和我们之前计划的时候不同了,之前我们的计划是拿到房卡然后去每一间客房的浴室里提取指纹,因为那是我们可以确定宁雨柔在这船上去过以及接触过的地方,最后用指纹对比来判断宁雨柔曾经居住过的客房,也正是因为这个计划太复杂了所以我们才会把它列为最后的计划,可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我们只要拿到房卡,剩下的,只需要用鲁米诺检查一下血液反应就好了,这可比收集指纹简单太多了。”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21:08

  祝安生彻底明白了池澄的打算,她得承认池澄说得有道理,她带来的工具里就有鲁米诺,届时只需要拿到房卡,然后把鲁米诺用水兑成喷剂,再到每个客房简单地喷一下,哪个房间里有血液反应,那么这个房间就是宁雨柔曾经居住过的房间了。
  “好吧,如果你确定要用这个办法的话。”
  见祝安生终于同意了自己的办法,池澄露出了笑容,然后他向祝安生安慰道:“放心吧,我们会成功的,只要找到血液反应,就能证明宁雨柔确实遇害了,到时候我们就直接报案,申请正式的调查。”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21:33

  祝安生点了点头,两人的讨论这才算结束,最后池澄打算先送祝安生回房,他们一路顺利地走到厄洛斯号游轮的第四层,走廊的两边都是客房,祝安生的202号房间便在右边。
  池澄和祝安生并肩走着,远远地池澄已经能看到祝安生房间的门牌号了,只是在某一刻,池澄突然意识到,祝安生停下了脚步。
  池澄回头疑惑地看着祝安生,他发觉祝安生停在原地,目光呆呆地盯着什么。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21:58

  “安生,你怎么了?”
  池澄向着祝安生走过去,他不解地问道。
  “池澄,我记得我们的计划是要找血液反应对吧,你看这个黑色的小点,它像不像血迹呢?”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22:23

  池澄闻言随即朝着祝安生指示的方向看去,霎时间,他也惊愕地瞪大了双眼。
  准确说那应该是一个黑褐色的小点,就在走廊墙壁的顶端位置,只不过特别的是,这个小黑点还有一个向上延伸的小尾巴。
  “安生,你快去把你房间里的工具拿出来,记得顺便拿水兑一些鲁米诺。”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22:48

  祝安生应声行动,池澄则留在了原地观察起了那个小黑点。
  这么一个黄豆大小的黑点,这么微不足道,在普通人的眼里,这个黑点就好像一个污渍,没人会去在乎它,可是它在池澄的眼里却仿佛有千斤的重量。
  池澄观察着那个小黑点尾巴的方向,它是向上延伸的,这说明了这个小黑点溅落到墙壁时的运动状态,这是挥溅运动才能形成的血滴。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23:14

  想着,池澄甚至模仿出了制造这个小黑点的主人的动作。
  就在这条走廊上,在这地上,池澄仿佛看见了一个瑟瑟发抖苦苦哀求的女孩儿,她那么绝望地祈求着,可是站在她身前的那个人并没有停手,他一定拿着什么工具,最后宛若打高尔夫一样挥出了一道完美弧线。
  吧嗒,那滴鲜血就这么溅落在了墙壁上。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23:39

  可是这么一滴鲜血,是多么地微不足道啊,微小到甚至连罪犯都忽略了它。
  “池澄。”
  祝安生的呼唤将池澄从幻想中拉了回来,然后他一言不发地接过了祝安生手里的工具。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24:04

  池澄先给这个小黑点拍了照片,然后他将棉签沾湿,小黑点成功地被吸附到了棉签上,最后池澄将鲁米诺的试剂滴到了被染黑的棉签上,棉签成功地变成了蓝色。
  祝安生和池澄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喜悦和兴奋,可是突然地,池澄感到了一阵心悸,他脸上的笑容也戛止,他匆匆将工具以及那根沾血的棉签都收拾好,然后重新递给了祝安生。
  “安生你马上把这些东西带回你的房间,然后立刻报警,并且要向警察说明我们的身份!快!”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24:29

  祝安生茫然无措地接过那些东西,然后她下意识地跑回房间并按池澄的话统统照做了,只是哪怕她做完这一切,她都还是不明白,池澄为什么突然如此。
  直到祝安生再次走出自己的房间,当她看到走廊上的那一群人时,她突然明白了缘由。
  不知何时,帕克.马丁内斯竟然来到了这走廊上,他就站在池澄的对面,而在他身后的,是五个面色不善的高大男人。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24:54

  祝安生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池澄发觉她的到来后眉头一紧,但终究还是没说什么,他只是默默地站到了祝安生的斜上方。
  “呵,这位不是安娜小姐吗,我都不知道,原来池澄先生的新助手祝安生小姐,已经改了名字。”
  帕克.马丁内斯咬牙切齿地说出了最后一句话,刹那间,祝安生只觉得仿佛有一条毒蛇咬住了她的心脏。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25:19


  ☆、Chapter·49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25:45

  帕克.马丁内斯怎么会知道她和池澄的真实身份?祝安生警惕地看着这几人,心中困惑地想到。
  “真是想不到啊,大名鼎鼎的神探池澄竟然会赏脸到我的船上,如果不是我有一个爱看书的员工,恐怕我就要怠慢二位了,池澄先生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隐瞒自己的身份吗?如果你能一早就如实相告,那我一定盛情款待二位。”
  帕克.马丁内斯说话的同时,祝安生在他身后的那几人中发现了那个不久前被他们拒绝过的船员。祝安生还记得这个船员离开时深深地看了她和池澄一眼,原来在那个时候这个船员就认出了池澄。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26:10

  想明白了缘由,祝安生嗔怪地瞥了一眼池澄,如果池澄没有在自己的书上用自己的照片当封面,那这个船员怎么会认出他们俩呢?
  “我们这一次来是有任务在身,自然不便太高调,希望帕克先生您能见谅。”
  池澄不卑不亢地为帕克.马丁内斯做了认真的解释,祝安生在一旁却只觉得心惊肉跳。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26:35

  池澄这是承认他和自己到厄洛斯号游轮上是为了查案吗?祝安生不可思议看着池澄,震惊地想到。
  “原来如此啊。”
  帕克.马丁内斯说着还硬生生撕扯出一个笑容,诡异地露出了两排牙齿,祝安生感觉自己仿佛是看到了森森的白骨。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27:00

  “那敢问一句,池澄先生你的任务是什么呢?有什么地方需要我的帮助吗?我一定全力配合你。”
  帕克.马丁内斯说完,笑容更盛,一瞬间整个走廊仿佛变成了冰冷漆黑的大海,而帕克.马丁内斯就是那只在大海里张开了獠牙的鲨鱼。
  “帕克先生你不知道吗?就在九天前,一个名叫宁雨柔的女孩儿登上了你的这艘游轮,然后从此就失踪了,原来您对这件事毫不知情,是吗?”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27:25

  当池澄说出最后两个字,帕克.马丁内斯脸上的恐怖的笑容终于彻底消失了,他换上了一副宛若机械般面无表情的面孔。
  “是吗,原来还有这样的事啊,可是我怎么一点也没有听说过呢。”说着,帕克.马丁内斯转头看向了身后的那几个人,“你们知道这件事吗?”
  祝安生看见那几个人宛若木偶般生硬地摇了摇头,而帕克.马丁内斯的嘴角竟然浮现出了一抹微笑,随后帕克.马丁内斯重新看向了池澄和祝安生两人。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27:51

  “看来我们都不知道这件事,只有池澄先生你和祝安生小姐知道呢。”
  根本不用再打谜语了,祝安生已经清楚地看见了帕克.马丁内斯眼睛里浓烈的杀意,似乎只要他的一声令下,他身后的那几人就会一拥而上,好像群狼一样将祝安生和池澄两人撕得粉碎!见状,祝安生也当机立断一下子跨步挡在了池澄身前。
  看着祝安生的背影,以及她整个人宛若弦上之箭般严阵以待的姿态,池澄先是一怔,随后竟然忍不住微笑起来。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28:15

  似乎每次这样危机的时刻,他和祝安生之间总会出现这样颠覆常规的状态。都说英雄救美,可事实上,池澄才是那个被保护的对象。
  “咳。”池澄轻咳一声,然后他伸出手拦住了随时有可能发起攻势的祝安生。
  “帕克先生,你不觉得有些时候有些事,都不应该说得太绝对了吗?”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28:41

  闻言,帕克.马丁内斯眼中的杀意消散了许多,他用一种狐疑的目光看着池澄,不过事实上连祝安生也不知道池澄葫芦里究竟买了什么药。
  正在几人僵持间,帕克.马丁内斯的电话铃声却突然响了起来,祝安生能分明地看见他在接电话时越来越阴沉的脸色,没多久,他便挂断了电话。
  “你报警了?”帕克.马丁内斯盯着池澄狠狠地质问道。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29:06

  “有困难当然是要找警察了,帕克先生,我想您应该去通知一下其他客人,旅程该结束了。”池澄依旧平静地说道,就好像他帮帕克.马丁内斯提了一个很好的意见那样。
  “哈哈哈!”帕克.马丁内斯发出了一串骇人的大笑,可祝安生分明能感觉到,他是恨不得将池澄生吞活剥了才能解气,“怪我,怪我平时读的书太少了,没有早一点认出传说中的神探池澄,我也预祝池澄先生你能尽早破案,切莫大海里栽跟头,毁了自己的一世英名。”
  “多谢帕克先生的祝福,我一定竭尽全力。”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29:36

  祝安生目瞪口呆地看着这危局就在池澄的三言两语间被化解了,直到帕克.马丁内斯带着那几个人离开,祝安生都还感觉不可思议。
  “池澄,你到底做了什么?”祝安生用惊异的语气问道。
  “警不是你报的吗?你也听见帕克.马丁内斯的话了,因为你报了警所以他们不敢轻举妄动了啊。”池澄故意装傻充愣地说道。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29:56

  “不可能,我虽然报了警,可那才多少时间啊,就算休斯顿的警察敬职敬责,他们的动作也不可能这么快,一定还有什么事是我不知道的!”祝安生敏锐地戳破了池澄谎言中的漏洞。
  “我们先回你的房间再说。厄洛斯号游轮就要返航了,那些客人也会回房,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祝安生看了一眼走廊,她也同意池澄的建议,于是两人一起走进了祝安生的房间。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30:22

  “现在你可以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吗?”一进房间,祝安生就迫不及待地问道。
  池澄一边观察着祝安生的房间,一边给祝安生解释:“其实你报警的时候我也给我爸打了个电话,我告诉他如果这一次不帮我,他就会永远失去我这个儿子了,现在看来他还是很在乎我这个儿子的。”
  说罢,池澄还冲着祝安生笑了一下,然后他就继续打量起了祝安生的房间。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30:47

  祝安生也是这个时候才恍然大悟,她就说嘛,如果只是依靠她报警的话,休斯顿的警察怎么可能反应这么快,也只有池澄那个俄亥俄州警政厅厅长的父亲才有这样的本事让休斯顿的警察行动这么迅速。
  “可是池澄,你相信休斯顿的警察吗?”
  祝安生还记得当初她和池澄就是因为不相信警察,也害怕马丁内斯家族的力量太过庞大,所以才跑到厄洛斯号游轮来想要收集证据。可现在池澄却等于把这个案子彻底交到了警察手里,如果马丁内斯家族真地动用自己的势力来阻碍这个案子的进展呢。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31:12

  “不信,但也没有办法,谁叫我们被别人发现了呢?刚才我检验那滴血液的时候突然想到了那个船员离开时看我的眼神,他的眼神让我感到不安,所以为了以防万一,我让你报了警。好在我们已经找到了一些证据,那根棉签上的鲜血只要拿去和宁雨柔的DNA比对,我们就能确定宁雨柔的确在厄洛斯号游轮上遇害了,她这个案子也不再会是简单的失踪案。”
  “希望如此。”祝安生只能这样默默祈祷,她希望宁雨柔这个女孩儿能尽早得到安宁。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31:37

  半夜十二点,因为休斯顿警方的紧急返航传讯,厄洛斯号游轮重新停靠在了人鱼湾的码头上。
  冷冽的海风在肆无忌惮地呼啸着,掀起一波又一波的海浪拍打沙滩,而那微凉的寒意仿佛就要随着这韵律的拍打声一下一下渗进所有人的骨子里。
  游客们下船时纷纷怨声载道,所幸池澄得知,这些游客已经被承诺了足够的补偿,这稍微减轻了池澄对于这些乘客的愧疚。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32:02

  他和祝安生走在队伍的末端,远远地,他们还在船上就看见了码头上停着的一辆警车,那辆警车的警灯就那么无声地在暗夜里耀眼地闪烁着。
  祝安生和池澄下船后第一时间就坐上了这辆警车,警车上,祝安生和池澄见到了休斯顿警察局的副局长。
  “两位好,我是休斯顿警局的副局长,你们可以叫我弗兰克,希望你们真的有像池先生说的那样,重要的证据,这样才能对得起我大半夜跑过来亲自保护你们的安全。”弗兰克憨笑道。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32:27

  “您认识我的父亲吗?”池澄看着眼前这位面善的副局长有些好奇。
  “你的父亲曾经教了我很多东西,那些东西至今都让我大为受用,所以你们尽可以相信我。”
  “您能得到我父亲的信任,我自然也是相信您的。”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32:53

  “那好,我从前也已经听过很多关于你的事迹了,现在就让我亲眼见识见识,我记得你们打来的报警电话里说,你们找到了关于宁雨柔失踪案的新证据?”
  “弗兰克,我想我应该纠正你话里的错误。”
  “什么意思?”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33:18

  “因为宁雨柔并不是失踪,她是被谋杀了。”
  池澄的话说完,警车里陷入了安静,夜似乎愈发漫长了。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还有一章哦,这两天连续更新!(上一章断得太好,肯定有小天使会觉得这章平淡,但是暴风雨前总是平静的,可以很明白地告诉大家,大场面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33:43

  另外这一章要感谢法鲨的笑容为我带来的灵感。

  ☆、Chapter·50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34:08


  “谋杀?”听到这两个字眼,弗兰克一下子激动起来,“你是说宁雨柔被谋杀了?池澄,你应该知道这种话是不可以乱说的吧。”
  “我敢这样说,自然是因为我已经掌握了足够的线索,不过在告诉您之前,我需要您先答应我一个条件。”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34:33

  弗兰克犹豫地看着池澄,宁雨柔失踪案在他手里已经停滞了一个多星期,他现在无比迫切地想要解决这个案子,尤其弗兰克还记得,宁雨柔失踪的前几天她的父母天天都到警察局来询问案情,可他却不敢面对这对心碎的父母。
  “你的条件是什么?”
  “这个案子我需要你们休斯顿的警方全程和我的研究所合作,我待会儿就会打电话把我的员工叫过来,而从现在开始,这个案子的所有流程,尤其是物证鉴定这样的工作,都必须全程有我的员工旁观参与。”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34:59

  “哈哈,原来你说的条件就是这个啊?你的研究所那么有名,我们平时请都请不到呢,你想和我们合作,我们当然求之不得。”弗兰克松了一口气道,他还以为池澄会说出什么让他为难的条件呢,没想到池澄只是想参与解决这个案子,这根本就是从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嘛,弗兰克高兴还来不及呢。
  “弗兰克,如果我是你,我一定不会高兴得这么早,我觉得这个案子也许会成为你整个职业生涯中最棘手的案件。”
  池澄的话让弗兰克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僵住了,他瞧着眼前这个年轻人,心中莫名地生出了一阵不安。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35:24

  “池澄,你的意思是什么?这个案子有什么问题吗?”
  “弗兰克,我先问你几个问题,你知道启航旅社吗?”
  “知道啊,那是本地最大的旅社了,我们休斯顿几乎有一成的游客都是启航旅社接待的。”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35:49

  “很好,那你知道巨轮集团吗?”
  “这世界上有谁会不知道巨轮集团呢?池澄你到底想说什么?”弗兰克有些不耐地说道。
  “好,既然你已经有了了解,那我就对你直说了。”池澄特意停顿了一下,仿佛是要给弗兰克一点准备的时间,“启航旅社是休斯顿最大的旅社,然而就是这个旅社,也仅仅只是巨轮集团旗下产业的冰山一角。而弗兰克你既然对巨轮集团有了解,那你应该也知道,巨轮集团背后,真正掌控着这个超级企业的其实是马丁内斯家族——”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36:14

  “池澄,你到底想说什么?这些和宁雨柔的失踪案有关系吗?”
  弗兰克打断了池澄的话,因为他觉得池澄已经越扯越远了,他和池澄要讨论的仅仅只是一个失踪的女孩儿而已,他不明白池澄为什么会牵扯到那么远的地方。
  “好吧,”池澄苦笑了一下,“我已经找到证据证明宁雨柔失踪时就在厄洛斯号游轮上。”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36:39

  弗兰克闻言后不禁朝着车子后方看了一眼,然后他才重新看向池澄:“厄洛斯号游轮,你是说你们刚刚下来的那艘游轮?”
  “没错,就是那艘游轮,可是弗兰克你还不明白,宁雨柔登上厄洛斯号游轮的时候,正是厄洛斯号游轮停运养护的时间,而正常情况下,这段时间里宁雨柔根本不应该会出现在厄洛斯号游轮上,并且我还找到了一个证人,他可以证明厄洛斯号游轮在停运期间其实出过海。”
  “你说什么?”弗兰克原本还在抱怨池澄卖关子,可是真当池澄将信息全都告诉他的时候,他突然发觉,自己竟然难以消化池澄说的复杂内容。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37:05

  “池澄你的意思是,你找到了证据证明宁雨柔是上了厄洛斯号游轮失踪的,可是实际上那个时候厄洛斯号游轮已经停运了,那么宁雨柔是怎么登上厄洛斯号游轮的?”
  “弗兰克你觉得呢?而且我还可以告诉你,厄洛斯号游轮停运期间船上的大部分员工都被调到了其他地方,而且厄洛斯号游轮还在停运期间开了船,你觉得谁能做到这一切呢?”
  弗兰克的目光已经呆滞了,不过没多久,他的眼睛里再次闪烁出了精光。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37:30

  “启航旅社。”
  见弗兰克终于想通,池澄笑了笑,可是他这笑容里却多少有些无奈的意味:“弗兰克,接下来这些话你可以当作没听到,不过我希望你能记住你答应过我的条件。”
  弗兰克看着池澄,这一瞬间,他有一种仿佛要被黑暗吞噬的感觉。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37:55

  “休斯顿启航旅社目前的总经理,他的名字叫帕克.马丁内斯。”
  最后那几个字,池澄几乎是一字一顿说出来的,而弗兰克也感觉自己好像一下子被人扼住了喉咙。
  马丁内斯,弗兰克明白这是多么沉重的一个姓氏,而随着这个姓氏被说出口,整个警车都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安静。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38:20

  良久以后,弗兰克才终于重新开口,此时的他无比平静,他就那么淡淡地看着池澄:“池澄,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听到弗兰克的这句话,池澄动容地看着他,他明白眼前这个中年男人做出这样的决定需要多大的勇气。
  “我们必须尽快行动,我马上打电话让我的员工赶过来,还有,我们要去打扰我的那位证人了,我和安生也会全力配合你们,宁雨柔的父母也要通知他们尽快赶到休斯顿,从现在开始,最晚到今天中午前,宁雨柔的失踪案必须被重新定性,物证的鉴定也需要尽快完成,我们不可以给嫌疑人任何喘息反击的时间!”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38:45

  “好。”
  弗兰克应声道,祝安生也点了点头,警车似乎也在不知不觉中加快了车速。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39:10

  半夜十二点二十分钟,池澄叩响了莱昂的房门,几分钟后,众人见到了披着外套,双手插在外衣兜里的莱昂。
  “是你。”莱昂不仅完全没有因为美梦被打扰而生气,反而惊喜地说道。
  “很抱歉打扰你了莱昂,不过我需要你帮助的时候到了。”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39:36

  “那好,等我回去换身衣服。”
  莱昂说罢便重新关上了门,等他再次走出来时,他又变成了那幅西装三件套的打扮。
  “这么晚打扰你的好梦了。”警车上,池澄再次莱昂再次抱歉地说道。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40:01

  莱昂显然是第一次坐警车,他的脸上还带着一丝孩童的兴奋与天真。
  “人越老就会越不想睡觉,你不用觉得介意,而且我很愿意帮助你。”
  “因为我们是朋友吗?”池澄好奇地问道。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40:26

  “因为有些人的善良,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
  莱昂的夸奖让池澄的脸上罕见地泛出了红热,而池澄则觉得,莱昂便是那种一眼就能看到他善良内心的人。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40:51

  当天下午五点,经过一连串的笔录和审讯,以及池澄提供的证据,宁雨柔失踪案终于被重新定性,而早在上午十点的时候,厄洛斯号游轮就已经被作为犯罪现场暂时查封了,休斯顿的警方也派出了刑侦人员上去取证调查。
  池澄和祝安生因为要录口供的原因没有一同前去,不过池澄派出了自己的前助手汉纳姆作为陪同一起去调查取证了。
  昨夜池澄就给他们打了电话,并用了几乎威胁的命令才迫使他们半夜起床赶到了休斯顿警局。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41:16

  同时被池澄叫来的研究所人员还有乔治娜、杰弗里等人,有了他们在一旁监督,池澄才敢放心把那根沾血的棉签交出来,DNA的对比也在紧张进行中。
  宁雨柔的父母得知了女儿基本可以确定已经遇害的消息,虽然两个人早就有过心理准备,可是宋淑仁还是痛哭到几乎昏厥,宁至明就那么沉默地,宛若一座大山般搂着宋淑仁,休斯顿阴暗的天空仿佛都要被宋淑仁的哭泣撕开一个大裂口。
  一切似乎都进行得很顺利,除了五点的时候,池澄意外接到的那个电话。
楼主芊芊联盟 时间:2019-06-10 23:41:42

  “喂?”
  “你好。”电话那头传来的是一个低沉的男人嗓音,不过这嗓音浑厚而优雅。
  “请问你是?”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7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