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地7年】有时遇见熊--藏地荒野故事:狼群、熊、毒虫、营地奇遇……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7-12-11 11:53:59 点击:1486112 回复:327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 59 下页  到页 
作者:oohayoo 时间:2018-01-14 22:44:55
  很真实的帖子,楼主了不起
作者:netbox1234 时间:2018-01-15 16:20:43
  精彩
作者:半水半山半竹林 时间:2018-01-15 16:42:25
  @电子工程师刘某 :本土豪赏1个18一枝花(18赏金)聊表敬意,对你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作者:半水半山半竹林 时间:2018-01-15 16:43:06
  一种对生命,对大自然的敬畏感油然而生
作者:最美不过青烟 时间:2018-01-15 19:42:33
  1
作者:烟雨幽梦 时间:2018-01-15 21:14:20
  敬佩
作者:ty_翱翔573 时间:2018-01-17 14:35:18
  加油!!!!佩服!!!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0:33:24
  @关中道上 2018-01-05 10:27:20
  感谢分享,娓娓道来。
  -----------------------------
  谢谢,发了好些天,以为天涯没人上了。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0:33:48
  @939453297 2018-01-05 10:38:31
  西藏是修身养性净化灵魂的地方
  -----------------------------
  是啊,我去的是西藏的荒野。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0:34:30
  @乐逍遥2018 2018-01-05 10:39:37
  能坚持这么长时间,做了我们想做但不敢做的事情,支持你!
  帖子要转到哪里?留个链接
  -----------------------------
  我接着发完吧,以为没人看,前些天忙别去了。在这里更新完吧。
我要评论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0:35:13
  @阿亮9098 2018-01-05 11:11:25
  虽说无限风光在险峰,但真正敢去冒险的人却少之又少,佩服楼主的坚持,赞!
  -----------------------------
  谢谢,我会努力的。开始更新啦!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0:46:17
  睡觉之前,我腾出了位置,邀请他一起睡帐篷。他怎么也不肯来。他在火边垫了块石头,侧身一趟,头枕石块,和衣而睡。我拿衣服给他做枕头,他也不要。老山民是这样,经常上山采药,一个包裹,放点吃的,晚上睡在火边,其他累赘一概不带。
  说实话,高海拔,睡帐篷有点闷。钻在睡袋里,我想,这回踏实了,之前总感觉有狼隔着帐篷,在闻我的呼吸,现在外头睡了一个大哥,如果狼真来了,肯定先吃他。我反正也闲着,不如明天跟他去烧香,与其等围猎,不如去祈祷。
  想到这里,我躺着喊:喂,大哥,明天带我去烧香吧,烧香!
  他哦了一声,我以为他答应了。谁知他起身走过来,拍拍我帐篷。我坐起来,拉开帐篷。他说:你,不好拍照。表情很慎重。好好,我说不拍。他还不放心,说:不好卖钱,卖钱不灵了嘎。为表诚意,我说:明天不带相机,也不带手机,只是去烧香。他放心了,笑着说:好的嘎!
  第二天,我听到“哔哔”地火声,人影在帐篷上晃动,一看手机,不到五点。
  我爬起身,掀开帐篷看去,大哥已经烧开了水。他指了指我的气罐,说:好,这个好。只看了一遍,他就学会了。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0:46:44
  我钻出去,感觉好清冷,呼出白气,火堆之外一地白霜。我甩了甩脑袋,还是甩不醒。他抓起一碗热水,递了过来。我接过来,哎哟一声,烫得直叫唤。他笑了。与他相比,我还是太嫩,他手上全是老茧。
  他问我,在想什么?我说没想什么。又问,没想怎么睡不着?我明白了,他把我和他弟弟混为一谈,想了解读过书的脑子。我说,不习惯,人多车多,压力大,又没有卓玛,怕你们失望,想来想去,睡不着啊。哦哦,他叹了一声,点点头。
  他盯着火发愣,还在担心弟弟。我却在为神山担心,担心神山不管抑郁症。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0:48:43
  吃罢早饭,带了点食物,我们踏着晨雾,向神山走去。
  
  随着天空发亮,雾气越来越白,鸟叫声响起,不时碰到几只野鸟,贴着乱石飞去。走得浑身发热,但发梢上还是白霜。大概走了二个小时,云开雾散,一面面大雪墙,竖在了头顶。穿过树林的时候,大雪墙填满了树叶之间的缝隙。离雪山越近,越感觉天地之间,别无他物。
  
  转过山崖,看到一个心状的小湖。
  湖面映照雪山,湖上升起白云,一缕又一缕的白带,横着牵开来,一头连着冰川,另一头散向森林。
  大哥走在前面,我走在后面。
  快到湖边,大哥加快了脚步,一到湖边,双膝跪地,一脸扎进水里。整脸贴进去,放了一会儿,咕咚咕咚,连喝好几口水。我站在他身旁,搞不清这是仪式,还是口渴。我蹲下来,打算先洗一下手。水好凉,只洗了一下,被大哥阻止。他说:喝就喝,不要洗。好吧,我捧起来喝,确实甘甜。
  
  接着,他从包里拿出一个兽皮水壶,往湖里一放,开始灌水。他说这个水可以治病,大概要带给弟弟。又说,不会少。不会少?我问他,怎么不会少。他说倒在碗里,供在佛像前,时间长了,别的水会干,这个水不会少。真的吗,有违常理嘛。我取出保温杯,倒掉热水,换上神水。我倒要看看,会不会减少。他说,记得嘎,放在佛像前。
  啊,我问:大哥,可以喝吗?
  他说,喝了就会少。
  那我这杯子,就不能用了吗,这一时半会儿,我上哪儿找佛像?为了做这个实验,我得付出代价,好多天在路上不能喝水。那算了,我又喝了几口。
  这湖不大,清澈见底。大哥绕着湖,走到另一边,离雪山最近的位置,开始烧香、念经、挂经幡。我想帮忙,又怕帮错忙,万一念得不对,耽误人家弟弟的治疗。我退回来,找了个远一点的位置,蹲下来解手。
  我有个生理习惯,每天早上拉一次。今天起来太早,一直走路没顾上。我还想抽烟,想了一下,觉得不妥,神山圣湖抽烟不雅。
我要评论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0:49:45
  
  大哥烧着香,看到我了。他放下香,拜了拜。突然转身,冲我奔过来。奔到跟前,我还蹲着。他气势汹汹,指着我:你,不要脸的嘎!急得跳脚,在我前面转转转:这里不能拉屎!我傻了,赶紧擦屁股。大哥又责怪自己,说不该带你来,摇晃脑袋,万分悔恨。我提起裤子,看看自己拉的,不知如何补救。
  看得见啊,他说,卡瓦格博看得见。一指远处的林子,你要去那里!
  这样啊,对不起对不起,我掏出手纸,蹲下去包住,托着往林子里走。拨开落叶和土,把它埋起来。还怕不彻底,来回弄了好几趟。见我这样,大哥气消了点,说:唉,算了算了。
  我跪下来,双手合十,冲着神山,拜了三拜。大哥问我做什么。我说:道个歉。
  我是诚心的。我不想因为我的失误,导致人家弟弟治不好。大哥想了想,说:你不懂,他不会怪吧。见他犹豫,我赶紧安慰:神山管得多,应该不会计较,要有报应,就报应我吧,我罪有应得,我不得好……
  唉唉,大哥说:不许这么说。
  大哥不敢放任我了,带着我去祈祷。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0:50:45
  你跪这里,他用手一指,口气像带了个孩子。我呢,老老实实跪在那里,请求神山原谅。挂完经幡,我们围着神湖,顺时针走了三圈。然后双膝跪地,紧盯湖面。
  太阳已经完全升起,一切灿烂夺目,就连倒影都格外刺眼。我不明白,为什么要盯着湖面,又不好问。过了会儿,大哥才说会显灵。莫非会有神迹?我很好奇,一直盯着这面湖水。白云流动极快,整个湖面像迅速切换的幻灯片,白云苍狗,尽在瞬间。
  
  看了半天,也没悟出什么,听到大哥说:好了。
  好了?我没看懂,所以问他,效果怎么样。去别的地方祈祷,反馈并不及时,这里竟然能知道结果。他没回答,看样子很开心,对我说:吃饭!
  一边吃粑粑,一边喝神水,大哥心情变好,话也多了起来。
  父母去世早,他们兄弟三人,娶了一个老婆。他老婆呢,特别疼爱这个小弟弟。小弟弟从小聪明,不用教就会读书,本来要进寺庙的,老师非要他去读大学。他说弟弟像个女的,“抓不起肉”。意思是,弟弟长得清秀,人也文静,现在不吃东西了,已经很虚弱,连肉都抓不起来。他和老婆看着心疼。
  “小鸟一样的,喂不进。”大哥肯定养过野鸟,养到一定时间,不放飞,就不吃不喝。大哥拍拍自己的包,说:我们要他好好的嘎!那里装着神水。
  我想还不如进寺庙呢,很少听说和尚抑郁。大哥,我说,实在不行,送他去寺庙吧。神山保佑,多喝神水,一定会好起来。对对,他眼里发出光,笑得很灿烂。
  我们没有原路返回,而是先钻进下面的森林。他带我去割红树蘑,顺便看看有没有蜂蜜。所谓红树蘑,是一种长在大树根部的红蘑菇,可以切开来生吃。只是现在早就缩水了,味道极浓,吃起来像嚼木头。秋花少,蜂蜜更少,我们钻来钻去也没割到多少。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0:51:12
  坐在大树下,我对他说,算了大哥,咱们爬上去,采贝母吧。贝母值钱,卖到二千多了。
  他拍拍我:兄弟,吃油的不好嘎,不要总吃方便面。原来他采这些,是为了带给我。他要回去了。这么多天来,我没遇见人,遇到一个大哥,要给我带吃的。突然很感动,鼻子发酸,觉得还是人好,有感情。好像我真是他弟弟,一时不知说什么好。我反过来,也拍了拍他。
  已经下午了,光影透过树叶,地上色彩斑斓。我们一起往上爬,翻过丛林之后,回头一望,大山纵横。我们变成两个小点,一前一后,走在群山之巅。
  走到我的营地,太阳已经变红,悬在云海和远山的尽头。
  大哥,我说,住一晚再走。
  不了兄弟,他摆摆手,把采到的食物,全都倒了出来。
  大哥,我说,你弟弟会好的。
  嗯,大哥坚定地点点头,然后挎上包裹,扭头往山路上走。我去送他,走过几道山梁,前路昏黄,曲折漫长。他抬起手,止住我,还是按来时的步伐,一步又一步,锵锵有力地走了。
  我坐在山坡上,看着他的身影越来越小,在心里一拱手:前面山高路远,大哥多多保重。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0:54:19
  中毒自救

  大哥走后,下了几天雨,天气清冷起来,杜鹃花也快谢了。
  
  有天晚上,感觉有什么钻进了肚脐眼,我在睡梦中抠了抠,也没太在意。结果从第二天开始,先是奇痒难忍,接着红肿、发烫,慢慢就流出了脓。到后来,蹲不下身,感觉腹部结了一块板,掀开一看,以肚脐为中心,烂了一个大圈。再往后,持续低烧,我喝完水,看到杯子空了,不知道是谁喝的。海拔超过四千米,炎症特别难好,挖什么草药都不管用。我不得不挺着腰,像孕妇那样下山。
  一大早,我想烧水,坐不下去,只好斜躺着,一边拨弄柴火,一边想该怎么走。
  最近的医院,在德钦县城,最快最快也要两天。翻过野垭口,在雪顶住一晚,然后下到滇藏公路,搭车去县城。放在平时,没任何问题,背40公斤的包都走过,但现在肚子烂了,弯腰爬坡疼痛难忍,何况因为低烧,脸上发麻,像结了一层纱,万一在雪顶醒不过来,不知过了多少年,才有人发现我的尸体。
  趁脑子还清醒,我做了个决定,横着走,先去虫草营地,再去小卖部,然后翻垭口,走天险,回村子。路程远了,要走三天,但只要过了营地,就可能有人,昏倒在路上也容易被发现。
  我背起大包,不敢锁腰,索性都不带了,反正还要回来,只装了吃的、睡袋和相机,朝营地方向走。
  那是个阴天。天像一个大锅盖,神山只露半身,低下暗云涌动。这种暗云,是雪山独特的景观。乌云层层叠叠,铺满了群山,作为底色的远空,却仍有亮光,使乌云更暗,边缘更清。走在暗云当中,犹如穿越魔界,身体在打晃,眼睛突出来发热,下身又硬着,动作幅度稍微大一点,就疼得呼吸困难、头重脚轻,锁住了喉咙。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0:55:29
  中毒了。是什么毒呢?
  蛇是不可能,这里太冷。不会是传说中的飞猴吧?有一种极小的猴子,长着翅膀,在深夜呲牙鸣叫,碰到亮光,就飞扑过去。听着像蝙蝠,他们说不是,有毒。飞猴扑咬,应该有伤口,我衣服又没破,大概是一种毒虫。莫非是酒鬼猎人说的“黑贝壳”?小小的,钻进肉里,鼓成一个个小贝壳,像瘤子一样的,要拿火烧,然后用刀割出来。
  不管是什么吧,反正中招了。
  我不敢走太快,如果大口喘气,扯得下身生疼。不止是腹部疼,还会从腰疼到后背,在脖子上鼓起一根筋,使人头晕欲裂。从没有这么慢过,走到营地已经是中午。
  
  白森森的阳光照着黄草,连牦牛都下山了,只有破旧的石头屋子。站在荒凉的营地,我想点根烟,才抽几口就咳嗽,震得更加疼,险些没站稳。
  不停了,往前走吧。暗云相互碰撞,连成了一片,身边还是枯黄,山顶已在下雪。雪,还没有大面积下,抬头看去,闪烁着彩光,那是冰雹和白雪形成的片状彩虹。顷刻间,乌云坠下来,埋住了垭口,无尽的大山,显得更加高大而诡异。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0:56:43
  走到下午,发觉情况不对,我没吃东西。早上只喝了点热水,一路撑着走,怎么不会饿?坏了,莫非身体拒绝进食。那不行,不强迫它吃点,怕是过不了今晚——以我这速度,今夜只能睡垭口。
  
  山坡极陡,几乎垂直,我翻过身来,靠在岩石上,拿压缩饼干往嘴里塞,仅存的巧克力,也吃了两块,然后慢慢往里送温水。舌头发麻,感觉不到甜味,味同嚼蜡。再往上爬一会儿,就反胃了,拼命想忍住,还是吐了出来。我跪下来,甩着脑袋吐,酸得牙根发颤,吐完之后开始发冷,打起摆子来。
  
  骨头都凉,但我一下清醒了,想起这一带有一个在修行的哑巴。
  我见过这个哑巴。那是个虫草季节,他住在一个山洞里,每天也去挖虫草。他岁数大了,挖不到多少,经常被人取笑。无论你是谁,干活不行,总要被取笑的。他把虫草卖给翻山而来的贩子。因为不会说话,所以总是笑嘻嘻的,垂着耳朵,一脸的福态。
  我问过他们,这人在这里干什么。他们说,是个喇嘛。我看一点也不像,土布棉衣,破旧不堪,跟老山民没什么两样。我给他一把大白兔。他接过去,双手合十,夹着奶糖,差点没掉下来。然后往口袋里塞,兴奋得像个孩子。我问他虫草卖什么价,他敲敲我胳膊,把手一横,意思是一个价,跟别人一个价。大家笑起来,对我说,你可不要骗他哦,他在这里修行,聪明着哩。数钱给他时候,我在想,怎么修行也要钱?他们说,他从不下山,把钱给小伙子们,帮他带东西上来。
  眼看要下雪了,他还会在山上吗?我想他常年在山上,一定也中过毒,会有办法帮我的。想到这,我偏离垭口,往“朵拉”方向去,记得他就住在朵拉营地上面的山洞里。
  这样我走上了悬崖,横切过去。
  乌云低垂,已经遮住了山路,斜风夹雨,在岩石上打出密集的白点。我紧靠着里面走。为了不丧失理智,我又开始数步数,走30步就停,不让自己喘得太凶。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0:57:22
  绕过山崖之后,看到了身下的营地。那里有四五个木屋,屋顶都是大树盖的,此刻显出灰褐色,像一个小树疤,长在紫红色的山体下方。
  我犹豫了。忘了他的山洞在哪里。当时他们只是随手指了一下,现在真的想去,拿不准具体方位。如果我先走下去,再按照记忆,爬上去寻找,会浪费太多体力。我病了,折腾不起。妈的,我横了一条心,就这样绕过去找吧。
  仅靠右侧走,左侧是空的。为什么空呢,因为这里海拔高,乌云压下来的时候,会盘旋在高处,而低处的大峡谷,空出了一个巨大的空间。空间里有山谷、森林、河流,如梦如幻的,令我更加发飘。
  
  感觉不远了,求救心切,我顾不得疼,“哦喝”了一声。还想再喊,发觉太可笑,人家是哑巴啊,怎么听得到。一想到他,脑子里立刻浮现出笑嘻嘻的样子。
  大哥啊,我自言自语:你是怎么修行的,旁边有人在求救,你感觉不到吗?
  到傍晚,我也没找到山洞。肚子烧得厉害,肋骨开始发疼,眼看大雪将至,我灵机一动,想到一个办法。你不是听不见吗,我去下面起火,晚上火光冲天,你总该出洞看看吧?
  下到杜鹃林,为了有体力烧火,我做的第一件事,是吃东西。
  先试了一块巧克力,命令牙齿慢慢磨,磨成浆糊了,再用温水吞服。试试看,它还会不会吐。有点反胃,但没吐,我很欣慰,继续找软的吃。当你不想吃,强迫自己吃,比吐还难受。
  之前我都是抱柴火,现在抱不动,一根根拖着走,像拖一条条死鱼。还好这里不缺柴火,很快就聚集了很多。问题来了,这斜风细雨的,全都打湿了。之前我烧出火星,就趴着吹吹吹,把火吹起来。现在趴不下去,也吹不出什么气,只好放任气罐去燃烧。也别舍不得了,救命要紧。
  入夜之后,终于燃起大火。
  在离火远一点的位置,我一直抬头看山。只见轮廓,不见细节。我这么小,它那么大,在旷野里形成巨大的反差。在幽深的夜里,我经常钻出帐篷,望着大山发呆,但此时此刻,我不是在欣赏夜景,而是盼着有一个地方,也能亮出火光。哪怕只有一小点光,证明哑巴还在,希望还在。
  没有,我看了很久,什么也没看到。
  他的山洞,会不会没朝这边?或者他闭关了,一心坐山洞,不理世间事?这种时候,你闭什么关啊。我生气似的,把火烧得更大,烧出几米高,火舌舔开了黑夜,仍不见山上有动静。当火焰降下,黑暗从四周涌来,又飘起了碎雪,我感到彻骨的绝望。
  我靠着大包,斜躺在火边,想着哑巴大哥没准也下山了。这么一想,感觉毒素蔓延了全身,火里闪出好多人、好多事,原以为忘记的细节,此刻一幕幕地重现、交叉、重叠。低烧变成高烧,眼中如白夜,那火像日出一样,烧得我升起夺眶的泪水。
  为什么不早点求救,难道真会死在这里?我想拍一段视频,做一个交代。说什么呢,说我遇到了什么,说我也不想死,但是没办法,跟父母说声对不起?想到这些,几近哽咽。上山之前,我已经写了一封遗书,交给好兄弟保管。现在头脑不太清醒,胡说八道太没骨气。别急着告别,我问自己,真到了那一步吗?
  我晃了晃脑袋,拒绝自我感动,开始理性分析。
  这还不是剧毒,如果是剧毒,我早就不能动弹,不可能爬出来。被什么咬了,伤口感染了,感染死人不会这么快。在肠子露出来之前,我还有时间,到有人的地方去。找不到修行者没关系,只要人还在,希望就还在,踏实睡一晚,保存好体力,明天再出发!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0:59:08
  我爬起来,把快燃尽的柴火拨开,艰难地钻进睡袋,躺在仍有余热的地上。闭上眼睛,只露一张嘴,感觉着发烫的眼皮,慢慢昏睡过去。
  醒来听到风声。嘴唇好干,我舔了一舔,动了动脸皮。睁开眼睛,从睡袋的夹缝里,看到一线蓝天。好重啊,往下一看,身上盖着一层雪。再看四周,一片刺眼的亮白。顾不上欣赏雪景,我推开雪,先看了看肚子,流出了更多脓,但胸部还好,没有烂上来。我用手撑地,从雪里冒出头。
  我看到自己站了起来,能站起来就好啊。东西都湿了,管它湿不湿,全都装进包里。抬头望雪顶,往垭口上去。
  
  垭口本来就有雪,这时更大了。我开始感激这个哑巴。虽然他没现身,但冥冥之中指引了我,要是昨晚睡在了垭口,没有柴火,如此大雪,会被活埋了的。
  雪地格外刺眼。冰雪太深,透进登山鞋,和皮肤一接触,立刻就化了。这时只有一个办法,拼命往前踩,把脚踩麻了,才感觉不到冷。我想加快速度。好多次,疼得想弯腰,可只要俯下身,疼得蹦起来,感觉腹部湿了一大块,往裤裆里流东西,估计是脓血。我裹紧冲锋衣,铁了心,无论如何,今天要到小卖部。
  比我预想得要快,翻过两个垭口之后,站在高坡上,看到了小卖部。
  我知道,虽然看到了,但还没那么快。一边劝自己不要着急,一边又暗自较劲,因为踩不稳,摔倒好些次。有一次滑下去几十米,天旋地转一通滚,把头从雪里拔出来,再奋力往上登,无论如何要返回原路。
  这是梅里雪山西面,属于西藏境内,下午日头偏西,照耀茫茫雪域,无尽雪峰犹如天界。
  
  我没带墨镜,脸上结了一层细盐,不知怎么搞的,感觉耳朵根肿了。我使劲拍了拍,开始耳鸣。嗡嗡一阵,接着拖起长音,站会儿,又消失了。这是体力严重透支。这事儿之前出现过,如果再走下去,会产生幻觉。你别幻啊,我对自己说,不远了啊。可脑子不听使唤,看着是房子,一摸,是块巨石。还好已经下了悬崖,不然就往云海里去了。
  我不敢走了,坐下来捏大腿,然后取出所有巧克力,磨着吞服下去。直到呼吸完全顺畅,才又重新站了起来。
  
  在摇晃中,看到了小卖部的炊烟,我好激动,有人啊那里有人。再近一些,就听到了狗叫声。我“哦喝”一声,发现声音很小,站住了,又喊了一声,这回大了些。大哥出来了,他披着迷彩军大衣,远远看着我。
  看着我往那边挪,他并没过来接,只是奇怪,你怎么走这么慢。兄弟,他说,是你啊。一招手,意思是快进屋。看样子,他要转身进去。
  大哥,我使出浑身力气喊,我中毒了!喊完脚一软,来了个半跪。
  他才跑过来,扶起我,看着我说:呀,你瘦了嘎。
  我以为自己浑身都肿了,原来没有,继续说:大大大哥,我中毒了。
  哦,他一手抱紧我,把我拖进了屋。
  他帮我拿下背包,把我放在火边。我躺着喘气。他蹲着看我:咋个了?捏开我的嘴,牙黑了嘎。
  不,我说,那是巧克力。我指了指肚子。他帮我剥开冲锋衣,把肚子露了出来。啧啧,他感叹,烂掉了嘎。是啊,我莫名其妙笑起来,说被什么咬了。他也笑,说给我煮牦牛奶。我摆摆手,牛奶就算了,喝不下去。他还是去煮。
  大哥的反应,跟我想得不太一样,我都这样了,处理伤口要紧啊。我问他:知道是什么咬的吗,有没有解药?
  他一边煮牛奶,一边说,晓不得晓不得,草药嘎?他想了一下,从隔板上抓出一把什么,取出一个小锅,往锅里一扔,倒上水,煮了起来。我问,煮茶?他说不是,等下给你抹抹。接着取出一个塑料袋,递给我,说看不懂,你自己看。好大灰,里面有各种药,大概是转山的人留下的。我找出消炎药,管它过不过期,按最大剂量吃了。
  屋里好暖,不知不觉就睡着了,睁开眼睛,看到大哥在擦我肚子。金黄的药水,我知道是野生黄连,营地周围长了好多。他叼着烟,笑着在擦,烟灰掉了下来就抹开。
  大哥,我说,你还笑啊,不觉得恶心吗?他不知道“恶心”是啥意思,叫我别乱动。药水是温的,我舒服了一些。实际上,有人关心就舒服多了。我斜靠在石墙上,听他说前几天有个胖喇嘛,也差点死在这里。昏迷了两天,终于送过了山。
  别看这只是个破石屋,救助过不少人。我这个情况,还不算最严重,至少能说话。他说要把我绑在骡子上,送到垭口去打电话,叫人过来接。我觉得太麻烦,问他有没有吃的。只要还能吃,我就能挺过去。
  喝了牛奶,吃了粑粑,盖上一张羊皮毯,我睡了过去。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1:00:12
  半夜被饿醒,我起来揉藏粑吃。终于感觉到饿,但四肢更加无力。火光闪闪,传来大哥的鼾声,像在吹口哨。我感觉到自己的咳嗽和发烧,一直处在昏昏沉沉之中。分不清是在做梦,还是在火边发呆,看到自己躺在巨大而温暖的海面上,弹性的海水,漫天的星辰,四周数不清的面孔。我辗转反侧,与一张张面孔谈心,谈了许多知心话……
  一早又吃了,吃完想拉肚子。
  我走出石屋,单腿下跪,依在石头上,痛快地拉了一次。大哥拉着一匹骡子,拴紧我的背包,拿出一捆绳子,冲我招手:汉族的,来!
  到现在,他也不知道叫我什么,有时统称“汉族的”,有时叫兄弟。
  大哥,我说,你真要绑我啊。他比划着绳子,绕在手上,看着我的长短,寻思着怎么捆才好。
  我知道,他们捆东西很有一套。2009年我刚来的时候,村子还不通路,所有东西都靠人背、骡子拉。“捆大件”是必备的生活技能,把绳子往上一搭,再大的物件都能上路。但我毕竟是人,感觉被捆上去很不舒服。
  见我犹豫,大哥说,兄弟,来!
  要不算了,我说。
  怕啥哟,他一拍马背:捆过一个,比你还胖!
  是的,前几天就捆过一个胖喇嘛。他们经常把高烧病人绑在马背上,送下去医治。可人家是趴在马背上,旁边有人扶着。我呢,肚子烂了,得仰天大绑。我的后背贴着马的后背,蹭来蹭去的,感觉怎么晃都不舒服。大哥铺上了垫子,我仍拒绝被绑。
  他拿着绳子,追着我转圈。他着急,我更害怕:别绑我了,我骑,我骑还不行吗?
  拿我没办法,大哥摇摇头,套上马鞍,说:你白,走不动的嘎。
  意思是,我脸色苍白,怕我翻不过垭口。这垭口海拔接近五千米,是滇藏交界。好吧,盛情难却,我试着跨上去。往上一坐,挺起肚子,一手拽住缰绳,一手撑着后面。没走几步,我就喊着要下来。他的马鞍啊,非常朴素,就是两根木杆子。如果双脚不撑着点,菊花会开裂。过去没问题,裸马我都骑过,现在要照顾受伤的肚子,根本撑不住,马儿一晃,我就扭曲了。
  我把自己摔下去,拽住缰绳说:大哥,让我走吧,我能行。
  咦,大哥说:你女的嘎。意思是我怎么像女孩子,这么扭扭捏捏,这么不痛快。我拍拍他,走吧走吧。
  不用背包了,体力也有所恢复,我走得并不慢。垭口大雾,红光从山顶涌起,正在一束束穿透白雾。人往上走,会扯开空隙,肩膀带着云。
  
  我还很虚弱。爬向高处,脑袋被勒紧,喘得凶了,有些站不稳。每当我想控制住身体,大哥就牵住骡子,看我在摇晃,侧脸一笑:你飘了嘎?
  我也笑,笑得很硬。他伸出大手,往上一拖,说你们汉族女的,屁股好软,不像我们藏族女人结实。又说,有个女的,坐在骡子上,一路牵着他的手。到了垭口,他抱那个女人下马,干脆一把搂住,问那个女的,要不要给他做儿媳妇。
  女的吓着了,推开了他,搞得他不知该怎么办。怪的嘎,他问我,怪的嘎?
  哈哈,我说,是你怪的嘎。
  别看他是大老粗,观察还挺细,对我说,你们汉族女人夹着双腿走路,我们藏族女人是分开走的。这样这样,他一会儿夹紧腿,一会儿松开腿,学来给我看。笑得我咳嗽,不敢弯腰。我知道,他是希望我心情好一点,别只顾着疼。
  两边红色岩体,中间一条弯曲的山路,绕过巨石和白云,通向了苍天。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1:03:00
  最后一段骡子上不去,大哥帮着背包,我忍痛攀登。快到山顶的时候,我忽然开始出虚汗。所谓虚汗,不是慢慢的,额头上冒一点汗,而是突然之间,汗如泉涌,顺着袖子往外淌。一般出汗身子发热,这个汗是发冷的,再流下去有脱水的危险。我很恼火,觉得身子不争气,从没有这样虚弱过,爬上垭口之后,趴在石头上发抖。
  
  风很大,吹得经幡呼呼直响。大哥在打电话,但信号实在太差,这么高的海拔,再等下去不是个办法。即便人家上来接,最少要爬六七个小时。有这功夫,我能走下去。
  大哥,我说,别打了,我走下去没事。
  他问我行不行,我说既然能爬上来,一定能走下去。说着我就把包背了起来。
  我跨在石头上,按藏族的习俗,双手握住他的手,使劲摇了摇,说:过几天我再上来,你快回去吧。他还拿着电话,问我是不是真能下去。没事,我说,下次帮你带个儿媳妇。
  我往下走,他还站在垭口。为了不让他担心,我故意不停留,一会儿功夫,他就成了一道剪影。我冲他挥手,他也挥了一下,转身消失在山顶。
  
  为了节省时间,我并没有一直往下,而是走天险回村子。在红色悬崖上,有一根海拔4400米的横线,穿过几道冰川,通向高山牧场。2013年的时候,我带一个叫吴吉的兄弟走过。他差点在天险送命。
  
  那是个虫草季节,正在化雪,路被冲断了,像沙堆一样,埋上了碎石。走这种路,脚下一定要稳,不要嫌脏,身体扑在碎石上,斜着一步步走。当时我在前面带路,吴吉跟在我身后。我手抓碎石,趴着往前探,想着万一下滑,就随碎石整体下滑。忽然听到哗地一声,一回头,身后一空,他下去了。一个桔黄色(他背的包),蹭蹭往下掉,速度越来越快,直到自由落体。完了,我下意识喊:吴吉吴吉,趴下趴下,你给我趴下!这种时候,什么都别管,要全身趴在岩体上增大摩擦,哪怕浑身是血。我吓傻了,喊出了眼泪,心想怎么跟他家里交代啊,人没了。
  我扔掉包,一边下悬崖,一边喊他的名字。他掉了近三十米,竟然减速了,吊在了冰柱上。等我到了下面,他爬上冰柱还在笑。我含泪,他却笑。一瞬间的事儿,他来不及害怕,只是感觉突然一通响,就离我好远。
  我问听到我喊你了吗,他说听到了听到了,还在神经质地笑。我想他太兴奋了,还不知道疼,身上骨头肯定断了。我叫他放下包,站着别动,千万别动,再感觉一下。他的双手、肘部、膝盖全都破了,在流血,但骨头没断。在我们球队,他以反应快、身体灵活著称,换一个反应慢点或胖点的,肯定翻下去了,冰柱下面深不见底。他竟然能抓住冰柱,真是命大。后来他做梦,梦到自己下坠,从梦中惊醒,才感到后怕。
  我们都知道,在自然面前,人太渺小了,如果遇到雪崩或山洪暴发,户外经验再丰富也没用。呼喊都来不及,何谈自救?现在每次走这段路,我就想起吴吉,走得格外小心。
  
  走了几段,我就怕了,因为浑身没劲,双脚撑不住,无法控制下脚点。到最险的地方,我就停下来,给自己鼓气,付出最大努力去走。有时走到中间,腹部疼痛难忍,我干脆趴在那里,咬着岩石,等着疼痛过去。风声好大,岩石很凉,整个山谷空空荡荡,我觉得自己像一件衣服。
  过了天险,过了营地,一路往下,我到傍晚才到村子。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1:03:42
  连夜送到德钦医院,嘴唇紫了,脸色刷白。躺到床上,医生掀开我的衣服,吃了一惊,问我怎么搞的。我说大概被什么虫子咬了。他问我多久了,我想了一下,一个多星期吧。他说,怎么现在才来?我说路程有点远。他很有把握地说,会穿肠的。
  穿肠,我问,什么叫穿肠?
  从这里,他擦着我的肚脐说,把肠子露出来。擦了擦。
  这么严重?
  那当然,他说,已经感染了,很薄了,草药管什么用?他误会了。大哥帮我用黄连汤擦伤口,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但我不想解释,问他:多久能好啊,我还要上山呢。
  还想上山?他说,再晚来,就要割掉,你得去大理动手术。你呀,要相信科学,打抗生素吧。
  于是我连打了二个星期抗生素。
  养伤的时候,碰到酒鬼猎人,我把肚脐眼掀给他看。哦哦,他说,这虫子叫——叽里咕噜,说了个古怪的发音,然后笑着说,厉害着哩。很开心的样子。
  根据他说的,我自己查了一下资料,应该是一种剧毒的蜱虫,在吸血的时候分泌毒素,伤口很容易感染。在山上,遇到这种毒虫,不算什么大事。只是我比较倒霉,成了病重者:高烧不退、深度昏迷、抽搐,可能引发森林脑炎。
  
  二个星期之后,伤口结了壳,肿也消了,我决定再次上山。我的帐篷还在山上呢。我万万没想到,再次上山,会更加艰险。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1:05:31
  @流浪的Sissi 2018-01-05 11:18:29
  好勇敢的人!赞!
  贴子转去哪里?留下一个链接吧,很喜欢啊!
  -----------------------------
  我回来了。发了好些天,以为没人看,转到磨坊去了。我会在天涯发完的。谢谢支持!
我要评论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1:06:54
  @lcs924 2018-01-05 12:26:44
  真心佩服
  -----------------------------
  谢谢,山高路远,一路同行!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1:07:46
  @点都不坏点都不色 2018-01-05 12:35:19
  有人看,有人看! 请继续写
  -----------------------------
  嗯嗯,前些天忙别的去了,开始写啦,谢谢。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1:08:51
  @有七月1986 2018-01-05 13:11:57
  感觉要火爆,赶紧刘明
  -----------------------------
  是啊,哈哈,好些天没人看……我以为大家不上天涯了。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1:10:02
  @老凌TY 2018-01-05 13:15:10
  支持电气工程师改行为野生动物专家,坚持七年啊,非常人能及,佩服佩服。照片拍得真好!
  -----------------------------
  谢谢,是啊,已经七年了。如果从第一次来雪山算起,已经九年了。相片是我自己瞎拍的,没学过摄影,主要是风景太好了。
我要评论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1:10:57
  @ralph35 2018-01-05 13:31:27
  有人看呢,别弃啊,兄弟你牛逼,不是一般人
  -----------------------------
  谢谢,我只是喜欢探索。不弃了,正在更新……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1:11:35
  @怀梦草3385 2018-01-05 14:43:16
  楼主不更了?很好看啊!
  -----------------------------
  对不起,我以为没人看,就打算不更新了,现在开始更新了,谢谢支持。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1:12:02
  @bobkent 2018-01-05 14:45:28
  留名 写的不错 支持一下
  -----------------------------
  谢谢支持,我会努力的。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1:12:37
  @你我同行2018 2018-01-05 15:11:19
  非常喜欢
  -----------------------------
  多谢多谢,请坐,喝杯茶。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1:13:42
  @ty_116447450 2018-01-05 15:45:36
  在看在看,,,怎么可能没人
  -----------------------------
  哈哈,谢谢,是我的错,之前发了好些天,没人留言,也没人看。突然来了很多朋友,受宠若惊啊。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1:14:09
  @jackjonesky 2018-01-05 15:51:12
  好帖子
  -----------------------------
  谢谢,请坐,有空来看看。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1:14:41
  @ty_August362 2018-01-05 16:16:36
  收藏,等更。
  -----------------------------
  好的,我正在更新。有空来看看,讨论讨论。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1:15:18
  @觜岩 2018-01-05 19:06:06
  看到了就顶丁页
  -----------------------------
  好,多谢顶贴,哈哈。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1:15:54
  @灵活的胖兔 2018-01-05 19:58:22
  马克,坐等更新
  -----------------------------
  好的好的,我正在更新了……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1:16:52
  @漠河城南 2018-01-05 20:27:20
  出书了吗,出了我就买本.支持你的梦想
  -----------------------------
  嗯,之前写过几本书,《去西藏》《小刘美国游记》《雪山乌托邦》,我叫刘杰文,可以查到的。
我要评论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1:17:52
  @恶魔的温柔ty 2018-01-05 20:56:02
  m9(´∀`)就是你!
  -----------------------------
  在山里待久了,恕我孤陋寡闻,m9(´∀`)是啥意思?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1:18:22
  @0我爱红太狼0 2018-01-06 00:37:11
  很好看啊。。。楼主继续。。。
  -----------------------------
  嗯嗯,谢谢,我正在继续……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1:19:35
  @CZY991221 2018-01-06 02:33:25
  这么精彩的文章,怎么就断了。有人看啊,起码我在看啊。对楼主是即佩服又羡慕。了不起!
  -----------------------------
  谢谢关注。之前发了,见没人留言,点击也很少,就干别的事儿去了。后面还有很多故事,我开始更新……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1:20:34
  @叶屋源 2018-01-06 09:00:18
  要自己想要的,知道自己想要的,并能坚持,很佩服你,加油!
  -----------------------------
  嗯嗯,谢谢,我会努力的,去探索新的道路。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1:21:16
  @企鹅出击 2018-01-06 09:55:11
  佩服这样子的勇气
  -----------------------------
  谢谢,在自然前面,还谈不上勇气,只是在尝试……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1:21:42
  @jackjonesky 2018-01-06 14:14:59
  继续更新啊,慢慢来啊
  -----------------------------
  嗯嗯,正在更新呢……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1:22:15
  @香瓜常吃 2018-01-06 16:47:34
  太精彩了
  -----------------------------
  多谢,请坐,后面更精彩……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1:42:35
  @思乐楚水 2018-01-06 16:50:33
  朴素、真实难得的好文章。赞!
  -----------------------------
  谢谢,我也是这么想的,说大白话,把事情描述清楚。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1:43:11
  @eesly 2018-01-06 18:54:36
  精彩,请继续。
  -----------------------------
  好的,谢谢,正在继续……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1:44:02
  @松鸣渔泉湾 2018-01-06 20:54:35
  期待楼主更新
  -----------------------------
  好啊好啊,谢谢期待,我在更新啦!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1:44:35
  @悠然自在629 2018-01-06 20:55:35
  不错,另样的生活,有滋有昧。
  -----------------------------
  嗯嗯,你有一个朋友,在雪山过着另一种生活……在更新啦。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1:45:07
  @八年梦岔 2018-01-06 22:30:10
  很好看啊。。。楼主继续。。。
  -----------------------------
  谢谢,好啊好啊,正在继续……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1:45:56
  @zjjhclq 2018-01-07 00:17:09
  这样的故事很好,很好
  -----------------------------
  嗯嗯,我试着把故事讲完。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1:46:29
  @银狮307 2018-01-07 07:35:48
  拍成电影也不错??
  -----------------------------
  上一本书,已经有人在筹备电影了。那是他们的事情,我只是写故事的。
我要评论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1:46:47
  @真凡人2016 2018-01-07 14:32:10
  赞叹
  -----------------------------
  多谢多谢!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1:47:14
  @金色银杏叶子 2018-01-07 15:11:16
  楼主加油!
  -----------------------------
  好,谢谢,我会努力的,加油!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1:47:55
  @BBAte3 2018-01-04 14:47:05
  支持刘叔叔!快更新!想继续看!
  -----------------------------
  @电子工程师刘某 2018-01-05 09:26:49
  谢谢,天涯没什么人看,我转移到磨房去了。
  -----------------------------
  @AQUA20171130 2018-01-08 00:36:29
  很好看,继续啊。楼主。
  -----------------------------
  好好,继续啊, 不是@BBAte3提醒,我都快了忘了……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1:48:28
  @zlielian 2018-01-08 10:54:06
  支持楼主,加油
  -----------------------------
  多谢支持,正在继续……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1:49:05
  @吟啸有声 2018-01-08 10:55:17
  收藏,等肥。
  -----------------------------
  哈哈,好,会很肥的,写过很多啦……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1:49:43
  @徐福嫁给我 2018-01-08 11:24:43
  还更吗?没看够!
  -----------------------------
  更的更的,真正发……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1:50:04
  @嘿嘿哈嘿2018 2018-01-08 13:17:49
  等待更新啊
  -----------------------------
  好啊,在更新了。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1:50:33
  @gggvfhpuff163 2018-01-08 16:01:12
  写得时候不用修饰,凭第一感觉,见到什么写什么,
  -----------------------------
  是啊是啊,按照记忆,跟着感觉来写,没有怎么设计……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1:51:08
  @18057143786 2018-01-09 11:24:57
  我去过梅里雪山,但没爬山,去了下明永冰川,真的是非常绝美的一个地方,雪山的神圣和藏民对卡瓦格博的敬仰,深深的打动人,这个地方还会再去,下次去徒步走走,楼主继续写啊!
  -----------------------------
  好啊好啊,欢迎过来玩啊,我就在这边生活的。有空过来玩,联系我。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1:51:42
  @有七月1986 2018-01-09 11:26:38
  楼主再不来就报警了
  -----------------------------
  别报警,回来啦回来啦……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1:52:19
  @BBAte3 2018-01-04 14:47:05
  支持刘叔叔!快更新!想继续看!
  -----------------------------
  @电子工程师刘某 2018-01-05 09:26:49
  谢谢,天涯没什么人看,我转移到磨房去了。
  -----------------------------
  @有七月1986 2018-01-09 11:27:37
  磨坊没有找到楼主喃?
  -----------------------------
  哦,磨坊的名字叫:以下简称刘某。没事,我在天涯也更新。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1:53:28
  @bigbully1983 2018-01-09 13:10:33
  写的真好
  -----------------------------
  谢谢,凭感觉和记忆写的。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1:54:28
  @金色银杏叶子 2018-01-09 14:11:11
  好故事!
  -----------------------------
  谢谢,都是亲身经历,比较好写。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1:55:31
  @狮子座的人儿 2018-01-09 14:12:12
  加油更啊,楼楼,好看!期待!
  -----------------------------
  好好,我错过了一段时间,又回来写啦!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1:56:21
  @wangqiyue1962 2018-01-09 16:14:45
  楼主:”万事开头难”,刚开贴人们还不知道你这个贴的分量呢,现在逐渐被认可了,很可能还要火??
  -----------------------------
  嗯嗯,我也没想到啊,做事要持之以恒……坚持写完。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1:57:22
  @无声手枪66 2018-01-09 16:48:50
  怎么就没有了呢?
  -----------------------------
  有的有的,正在写……还有很多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1:57:40
  @美业汇SaaS 2018-01-09 17:07:05
  好贴,留名先
  -----------------------------
  谢谢,请坐。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1:57:57
  @哈尔滨没有冰 2018-01-10 11:53:46
  朋友 支持
  -----------------------------
  多谢朋友支持。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1:58:33
  @gdgzlin 2018-01-10 11:55:45
  弃楼了?
  -----------------------------
  没有啊,回来了。刚开始不知道,这些天去抓牦牛了。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1:58:54
  @a2530983875 2018-01-10 14:22:59
  不错,顶起来
  -----------------------------
  哈哈,多谢!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1:59:17
  @wzz810711 2018-01-10 14:59:33
  楼主没有了
  -----------------------------
  在呢在呢,回来啦!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1:59:44
  @猫鼬2015 2018-01-10 15:57:17
  看过你写的很多帖子:神山下的访客、虫草之旅、美国美国!等等,很想知道楼主独自长期在藏地生活,现在你的妻女都怎么办?
  -----------------------------
  都挺好的啊。我一直在这边探索新生活。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2:00:08
  @half000 2018-01-10 17:14:43
  强啊
  -----------------------------
  哪里,多谢!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2:00:40
  @虚拟I号 2018-01-11 10:15:52
  太监了?
  -----------------------------
  哈哈,差一点太监,回来啦……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2:01:18
  @gelanzhi 2018-01-13 18:35:17
  楼主加油
  -----------------------------
  好的,多谢,努力努力!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2:02:07
  @采采卷儿2017 2018-01-13 20:07:33
  楼主加油,非常棒,精彩
  -----------------------------
  多谢@采采卷儿2017,正在努力……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2:02:43
  @philzhao1985 2018-01-14 19:41:20
  七年啊……好可怕,人生有多少个七年…………火钳刘明
  -----------------------------
  是啊,人生没有多少七年,在哪里都是生活,选择了在雪山藏地。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2:03:25
  @oohayoo 2018-01-14 22:44:55
  很真实的帖子,楼主了不起
  -----------------------------
  嗯,真实就是力量。我继续写完。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2:03:57
  @netbox1234 2018-01-15 16:20:43
  精彩
  -----------------------------
  多谢……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2:04:23
  @盘根冲空长筋壮骨 2018-01-15 16:28:06
  等着看。
  -----------------------------
  好的,又在更新啦……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2:04:49
  @半水半山半竹林 2018-01-15 16:43:06
  一种对生命,对大自然的敬畏感油然而生
  -----------------------------
  对啊,我们对自然应该充满敬畏。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2:05:17
  @烟雨幽梦 2018-01-15 21:14:20
  敬佩
  -----------------------------
  谢谢,有空过来玩啊。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2:05:49
  @ty_翱翔573 2018-01-17 14:35:18
  加油!!!!佩服!!!
  -----------------------------
  谢谢鼓励,正在努力呢,加油!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2:17:12
  重返荒野


  再次上去,我没走原路,而是直接翻了垭口。
  说到这儿,朋友可能会问,你都这样了,为什么还要上去,就这么舍不得你的帐篷?
  这事啊,说来话长。2010年的时候,我去了梅里雪山背后,一个叫错给的地方。从此掉了魂,老是做同一个梦,梦告诉我,你不该再混日子了,应该换一种活法:去爬山、去探险、去告诉大家没见过的故事和风景。那样的人生才有趣,值得度过。很长一段时间,这个梦支撑着我,就像把钱存进了银行,要的时候就去取,从中获得生活的动力。为此,我辞掉工作,走进了秘境。
  
  最初的想法是,搭一个木屋,住一段时间,把荒野故事写出来。
  谁也没料到,我的私人心愿,引起地方冲突,惊动了当地政府。在木屋快建成的时候,特警奉命上山,把我给抓获了。那是2013年,木屋被拆,工钱要付,我差点被扒光衣服,最终被赶下了山(详见《雪山乌托邦》)。
  
  到2014年,我们在神山这边的云南境内,重建了雪山木屋。
  
  到2015年,我想,这事还没完啊,还得回去,完成心愿。不让建木屋,是怕破坏生态,怕破坏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那我搭帐篷总行吧?
  从2010年算起,一晃五年了,等待的时间越长,我的愿望不但没有变淡,反而更加强烈。不把这事儿干完,总觉得对不住自己。因为被蜱虫咬了一口,就不再上去了吗?不可能。
  所以上去之后,我不但没有立刻撤走,反而准备了更多柴火。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2:19:00
  为了找柴火,我每天忙上几个小时,有时整个下午都在搬柴。这里有高山杜鹃林,不是南方那种灌木杜鹃(映山红),而是大森林,树有几米高,钻进去,总能找到好多柴火。我的用量比较大,因为整晚都在烧火。我警告自己:囤柴过夜,以防不测。
  我干得很开心,经常自娱自乐。比如碰到一根大柴,故意走过它,好像错过了,然后突然一回头:哇,你在这儿啊,哈哈,我就知道你在这儿,快过来,快到我怀里来!抱起它,充满惊喜地往回走。
  好多柴火都是湿的,死重死重的,倒不是嫌它重,关键是不好烧。发出吱吱声,不冒火,尽吐烟了。为了伺候它们,我必须找到大量枯死的“小叶杜鹃”。它们开花的时候,报满了密密麻麻细碎的花朵,数不清的紫花,其间夹着小黄花,铺满了大草甸,都被云雾浸透了。
  
  它们枯死之后,变成细小的枯枝,还带小叶子,烧起来冒油,呼呼直叫唤。烟火气特别好闻。我爱它们,爱它们以身殉职,尽情燃烧的样子。
  有人要问了,要是下雨,或下大雪,你怎么办?
  这是个问题,确实是个问题。我有煤气罐,只有十几个,还要留着煮方便面呢,得省着用。不知道吧,山里有一种“明木”,就是用作火柴杆的那种木头,清白色的,很光滑,用打火机就能点着。即便是下大雨,拿着烧一会儿,也会带油出火。
  于是,你看到一个身影,背着大包,跑到草甸下的大森林里去。他不是去游玩,而是肩负使命:为我找来明木。
  
  • 苟旺旺: 举报  2018-01-20 12:54:40  评论

    @电子工程师刘某 :本土豪赏1朵鲜花(100赏金)聊表敬意。赠人鲜花,手有余香
我要评论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2:19:35
  不单如此,我还从营地背过来一个大水桶,是那种白色塑料桶。下雨的时候,我把油布铺在石头上,四周垫高,中间做低,形成一个漏斗。斗嘴对着水桶,用于收集雨水。做好了,就盼着下雨,有时半夜下雨,我一阵兴奋,钻出去看雨大不大,是否能流进水桶里。雨点噼里啪啦,敲打在我肩头。在头灯里,我盯着夜雨看好久。如果不下雨,那也没办法,还是得去背水,把它们存储起来。
  我把柴火堆起来,围成一道篱笆,想着狼跳过来,也会有响动。谁也想不到,我一个人在荒野,其实很忙碌。做这些事儿,也很繁琐,但我安慰自己:你不是路过,不是穿越,是要安顿下来。
  等一切都安顿好了,我背上相机,以帐篷为基地,向雪山腹地探索。
  
  刚开始带着干粮,走上一整天,确保当天返回;后来走两天,中途找山洞过夜,再拿一天返回来。
我要评论
作者:jackjonesky 时间:2018-01-19 12:31:07
  终于更新了,请继续,喜欢你的故事和经历
剩余 306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灵活的胖兔 时间:2018-01-19 13:29:40

  @电子工程师刘某

  冰的颜色很像这个啊
  
我要评论
作者:有七月1986 时间:2018-01-19 14:21:23
  顶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15:09:18
  @jackjonesky 2018-01-19 12:31:07
  终于更新了,请继续,喜欢你的故事和经历
  -----------------------------
  谢谢,我正在更新呢。
作者:大漠苍狼6 时间:2018-01-19 15:11:04
  @jackjonesky 2018-01-19 12:31:07
  终于更新了,请继续,喜欢你的故事和经历
  -----------------------------
  @电子工程师刘某 2018-01-19 15:09:18
  谢谢,我正在更新呢。
  -----------------------------
  很不错,真真感到不错,在网上经骂人了,唯独你你我力挺
作者:流浪的Sissi 时间:2018-01-19 18:38:59
  内心强大的人,才能成此大事!支持!顶!!
楼主电子工程师刘某 时间:2018-01-19 23:56:31
  @jackjonesky 2018-01-19 12:31:07
  终于更新了,请继续,喜欢你的故事和经历
  -----------------------------
  谢谢,开始更新啦……
作者:风为裳水为珮1969 时间:2018-01-20 02:41:16
  喜欢你的故事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 59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