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锡,昼与夜

楼主:师志凌 时间:2019-11-22 14:06:57 点击:386 回复:1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无锡,昼与夜

  

  在无锡,我以为江南就是这个样子的,我走过看到的一切。这是南方,河湖密集,满眼绿色。好像它比别的城市,比上海、苏州,要热一些。八月的时候,在街上走,衬衫很快就汗湿了。它的城市风格,透着沧桑和古老,无论街道,站台,还是建筑,它不刻意去追求崭新和时尚,似乎是这样。在古运河街口,见一个中国青年,带几个外国女孩子,在拍照留念,也许是同学,或者网友,那些异国女孩子,青春秀美,真好。
  走过很多街区,不知道它们的来历,也来不及追踪它的风雨过往。把无锡一点一滴地感觉了出来,走过它的过去,走进它的现在。它在地图上,和在现实世界里的,模样。落日楼头,断鸿声里。
  在南方,吃过沙县小吃,也学会了用手机地图导航,只是东西南北还辨不清。在南方,我不停地行走,从一个角落到另外一个角落,靠行走,来驱除孤独和虚妄。一如在重庆,每晚会步行五到十个站,时间就这样纷纷扬扬地,缓慢散失。
  仿佛梦游一般地,行走于这南方太湖之滨的城市,庆丰桥、五星桥、顾桥、化肥桥……南广场、北广场、鼋头渚…..穿过漫长的蠡湖大桥,骑摩托的人急驰而过。旁边林地里,停放了成片废弃的共享单车。是傍晚,温和的斜阳,照耀着波光粼粼的蠡湖。而我行走过的路,看过的店铺,和行人…..也很快淡忘了,被时光的漫漫沙尘湮没。只在记忆里留下隐约的痕迹。
  我喜欢它的昼,阳光灿烂的时候,天地一片透亮,能看清每一样事物,老旧的站牌,路面上的坑洼,残缺的地面砖,河流的颜色…….也欣赏它的夜,一街的灯火,方向模糊,路人仿佛耳语着路过,如在乌有之乡。乌有之乡的夜晚。
  我跳下车,走出站台,去饭馆吃饭,或者排队买票……不会有人记得我,我和每一个人,面目都是模糊不清的。
  漫漫长夜,一街灯火,擦肩而过的行人,就这样走过。

  无锡站去过多次了,依然分不清南广场、北广场,和中央汽车站的方位。每一次,都仿佛初次抵达。
  北栅口的布丁酒店,单人间很小,床、桌、椅都全,就是台灯灯光太暗了,衬得房间格外地幽暗。在南禅寺住过太空舱,在南禅寺市场的楼上,离南长街和清名桥运河区很近,就是蚊子多,夜晚被叮得不停地起身,按亮手机灯扑打蚊子,又担心会惊醒下铺。
  吃饭都是简单就餐,两元一个的芝麻薄饼,刚出炉时很好吃,脆香。馄饨店十二元一碗的馄饨,顺口。或者吃面,阳春面4元,雪菜肉丝面6元…..有无锡人说,无锡的面比较硬,确实。
  无锡,似乎它不是崭新的,也不是时尚的,是一种蒙着时间风尘的沧桑,直接一点说 ,有点老旧,街道、路面、建筑、公交站牌………这和它的经济实力和规模,有点不匹配。它仿佛不在意这老旧,公交站牌是陈旧简陋的,公交车很普通,路面有坑洼,有的路段有废纸散落……正是这老旧,让我恍惚以为它是个小镇,但它有近700万人口,经济实力在中国同级城市里名列前茅,人才辈出。
  它不怎么张扬,沉默而随意,被临近的苏州、杭州、南京遮蔽了光彩。我不喜欢上海,太大了,物价和房价太高;苏州和杭州很美,房价也高了,无锡还好。
  去过羊尖镇,踩楼盘,就是太远了。乘坐88路大巴去看灵山大佛,从火车站到灵山要两个小时的时间,灵山门票贵,香火也贵,代上海的侄子圆心愿,所以去了。去过天一中学,去过武警医院……坐71路公交车去彩印厂站,刘潭新村,看一个楼盘,精装修,很喜欢,可惜只是商住公寓。仿佛只是我的行走,和打量,才把无锡的昼与夜,天衣无缝地连接了起来,没有使它们分离。

  我喜欢的地方,是中山路,学前街,尤其是夜晚,高楼林立灯火辉煌,有大城市的样子。崇安寺的繁华,南长街的悠长,无名小巷的安静…..好像我一直没有看到鸟,也许鸟被记忆选择性排除了。
  这是和平,这是淡忘的时刻,天地之间,有亿万人群,又仿佛只有我一个人。而我的肉身,载着我的魂魄,穿行此中,悲喜哀乐,一如云烟。仿佛你如飞花下落,旋转着,旋转着,途经这个世界,看尽人间悲欢,尘世沧桑。
  当我沉睡的时候,谁曾在深夜的马路上行走,未曾孤独,不会高歌?

  在这里,我没有认识一个人,没有聆听到期待已久的呼唤,隔着万千人潮,陌生如斯。
  当我醒来,推开窗户,看街上的行人,和早晨的新鲜阳光,这是无锡的昼,新的一天。典型的江南,有江南大学。来过几次后,弄明白了它的中心,是梁溪区,崇安寺那一片。
  县前西街有陆定一故居,古色古香的建筑。东林书院,旧址在无锡市东门苏家弄内。在雨中经过淘沙巷,去过北宋年间的妙光塔,在蠡湖北岸有大型水上摩天轮,跟踪过鼋头渚园林里那只黑白相间的猫……在淘沙巷附近,见到一栋可能是废弃的房屋,两层老楼,它黝黑苍老得如同苍老本身。
  我向东走,向西走,向南走,向北走……行走,是我在异乡排遣时光漫长的唯一乐趣。
  下雨了,南方的雨,总是来得这样突兀,不露声色。湿漉漉的长街,沉默的行道树,撑伞而过的行人,多了一份凄清的底色。
  站台,行人,河流,和灯火,或者瓦楞上滑落的雨滴。就这样一段一段地过去了,在记忆里只留下了模糊的印象。沿途看到的人,彼此没有打过招呼,是在异乡,沿途。
  我想,世间风雨无常,和平自然的生活就好。在商店里买矿泉水,站在桥上眺望河水,回头凝视某个人的背影……猜测梁溪区、滨湖区、惠山区的方位和区别。那流光溢彩的,南市桥巷、槐树巷、学前南路、永定巷…….
  这是一天,是一年,也是一生。就这样经过,走完,结束。而人世的大剧永不落幕。这梦境万花筒般旋转的世界。
  在这里爱,在这里生息,老去……也很好。如果时光倒流,我愿意在这里。

  历史是古旧的,它不崭新,一如无锡,深厚的底蕴在其中。对文化传承,对本土历史名人的珍视,这也是古老南方的传统。它是有根的,绵延深厚,也孕育了那样多的人杰。它是有时光沧桑感的城市,有人在这里找到宜居的感觉,那它确实宜居,心安处即吾乡。
  古色古香的南长街,一路老树,青石板路,沿街的店铺,我喜欢边走边看。尤其是晚上,它很长,沿着古运河,长街蜿蜒而去,两街店铺张灯结彩,食客或者顾客进进出出。看到有趣的店,油炸生蚝,金霸王烤猪蹄,王裕兴肉庄、片仔癀专卖店、三皇街……我也会进去看一看,然后退出来。觉得他们吃得真好,真豪放,大块的肉,大盘的海鲜,啤酒,三五好友,吃得风卷残云,在夜晚金黄的路灯灯光下,衬得长街分外奢华。
  没有人认识我,也没有人知道我在这里,已然隐没。那些蓦然远去的汉服少女。夜晚的淡淡凉风,河面上缓缓驶过的画船,两岸一字延伸的店铺…….
  运河古驿,我在桥上坐下了,身旁的行人来来往往,一街灯火灿烂,桥下画船摇曳而过,划开平静的水面。这一个个人匆匆而过,这一条条船悠悠远去,这一条河我不知名姓……..这一切都恍然若梦。那一刻,我仿佛置身大欢喜中,又仿佛悲从中来。见到了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活生生地呈现眼前。而我,只是误入此中。
  游客们在岸边排队等候,有的上上下下,灯火辉煌。远远近近的一切, 以一种恍若昨日的神态,在我眼前呈现。这无数人,他们呼朋引伴三五成群,欢笑着走过。他们交谈,在亭子里坐下来喝饮料…..这是无锡时尚的一面。没有想到,夜晚的街上,会有这样多的人。
  这世界如此辽阔,而我在这里出现,看到这个城市,它的一草一木,一桥一河,满城灯火。想起两首古词,“借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或者,“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而现在不是中秋。

  我不快乐,快乐应该只是童话中的故事。只是不停地行走,去看清它的每一个侧面,它的四季,昼与夜,它的恋情与遗憾。
  是这样一种生活,简单从容,轻盈,因此自由。把碗筷放下的同时,我就饱了。啊,是这样的过程,生命经由此间达到未知。
  当时光,在此时徐徐掠过,许多人,和许多事,万花筒旋转一般地呈现,然后消失。
  小小的灯盏,你不慎打碎了,以后,就要满世界去寻找了。
  想像你一直在这里,经历了战争、逃亡、婚丧嫁娶、生离死别……悲欣交集的一生。在此时此刻,灵魂穿透迷雾走向沉静。在南方这一个城。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6次 发图:11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娃娃的娃错 时间:2019-11-23 12:58:03
  嘻嘻

  
  • 师志凌: 举报  2019-11-23 20:46:26  评论

    谢谢啊,原来是这样看的,我去了每次都犯糊涂,就和在迷宫里团团乱转差不多。
  • 娃娃的娃错: 举报  2019-11-23 22:18:23  评论

    评论 师志凌:无锡汽车站负一楼与无锡站北广场负一一楼及无锡话南广场进站口南面的下沉广场有一条长约200米的漂亮通道,建于2010年左右,这张图画得不准确。 画歪了。
剩余 5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美在旅途jp 时间:2019-11-24 00:18:55
  小时候,莫约5-6岁的时候随父母在无锡待过二年,只有些许朦胧的记忆,几十年弹指一挥都已至退休年纪,期间也曾经回无锡三、二次,但都是浮光掠影,匆匆而过。很想再回无锡住些日子,好好回味一下已经久远的过去,看看现在。
我要评论
作者:人气嗨天 时间:2019-11-27 20:06:38
  无锡挺好的
我要评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