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三年:诗与远方

楼主:ty_声声慢512 时间:2020-02-18 20:58:32 点击:267 回复: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1. 阳光之城

  猎猎经幡,皑皑雪川。作别京华,不日来焉。
  昔我往矣,流连三日。今我去兹,三年乃思。
  邦兮邦兮,复为家室念兮?

  2016年7月28日早上九点,首都机场专机楼。带着中央和派出单位的重托,怀着激动而澎湃的心情,专机迎着朝霞腾空而起,转头向北向西飞去。看着舷窗外徐徐展开的北京画卷,我意识到,三年的援藏征程开始了!
  尽管飞行出差是常事,之前也多次去过西藏,但这一次仍然让我感觉到心潮激荡,同时也有一丝丝不真实的恍惚感。我就要离开北京,离开熟悉的工作岗位,离开亲爱的家人和不满周岁的儿子,到雪域高原长期工作生活了。
  同机赴藏的是中组部第八批援藏的200多位来自各条战线的同志。按照中组部的安排,进藏前需要在组织干部学院进行三天的集中封闭培训,了解西藏情况和援藏要求。紧凑而平静的培训班上,大家都还处在刚刚接到赴藏通知、刚刚开始工作交接的过程中,心理上还在咀嚼消化这个人生重大转折。此刻,大多数人都紧贴着舷窗默默地看着窗外,与北京、与过去告别。
  中央国家机关选派干部援藏是1994年第三次中央西藏工作会议作出的决策,从1995年开始至今已经实施了七批,每批三年。与革命战争年代相比,我们这些援藏干部都继承了那种大刀金马、明快斩截的工作作风,早已适应了长期高频度出差外派和加班;与革命战争年代相比,我们这些援藏干部又都具备较为宽广的视野,体验过西方国家和沿海地区的时代潮流和舒适环境;同时,我们似乎又多了一些牵挂,在这个全社会都追求幸福生活梦想的氛围下,从正处于上升期的事业和正在筑巢期的生活中抽身出来,毅然决然地到自然环境和物质条件最为艰苦的西藏去工作。在我们当中,有已经57岁的“高龄”干部,有身患高血压、心脏病的同志,有夫人临产、儿女年幼的同志,更有超期服役、连续援藏的前辈。在后来的相处中,我深深感觉到,这些壮怀激烈、慷慨牺牲的选择,都是一些平凡的人作出的。他们平淡地讲述自己的困顿、艰难选择和负疚时,充满人性的矛盾和奉献的平静。可能是性格原因,我习惯了平和、谦逊,不爱用顶格的语言、高大上的词汇来描述自己,工作的性质也决定了必须低调。但此次的援藏,无论是派出单位还是受援单位,各方都不吝溢美之词,我感到自己突然处在一片宏大叙事的海洋。但无论是文艺复兴还是改革开放,一个共同特点就是崇尚人性,尊重个体。过去那种一味高调的叙事风格,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已经悄悄被解构。每位援藏干部经过艰难的抉择,在对事业和个人价值的追求和呼应中,放弃了自身健康和家庭责任。尤其是在没有什么激励,没有太多组织关怀的背景下,这种追求和牺牲,确实构成了一种令人感佩的高尚情怀。或许正是需要这种毫无回报可能的行为,我们才真正完成了对忠诚和奉献的诠释。
  对家庭的愧疚只是其一,对个人事业的牺牲也是很大的一方面。第八批援藏干部中专业技术干部占很大比重,在藏三年会让他们与内地的学术差距明显拉大。责任与事业难以兼得。对另一些人,到西藏也是一种远离和潜修,转换工作环境和角色身份,调整自己的生活状态,体验不一样的人生。
  经过三个多小时的飞行(专机速度比正常航班要快),我们降落在拉萨贡嘎机场。甫下舷梯,迎候的西藏同志按照风俗为我们献上了洁白的哈达。七月的西藏,天空分外蔚蓝高远,云朵分外洁白如絮,迎接我们的将是激情燃烧的漫长援藏岁月。
  思想的洗礼,灵魂的拷问,党性的检验。人生或有意外插曲,生命不止一种精彩。
  2016-2019,西藏。计时开始。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ty_声声慢512 时间:2020-03-03 22:37:29
  2. 高原反应
  高原反应是雪域最大的考验。很多人对神秘美丽的西藏十分向往,但往往谈高原反应而色变,裹足不前。援藏三年,第一关就是适应高原反应。
  刚到拉萨,我们集中住在西藏大厦,待援藏干部欢迎欢送大会后,才陆续由受援单位接到各自宿舍。尽管之前到过西藏,尽管时值西藏气候最好的七月,我还是感觉反应很大,走路起居浑浑噩噩。援友们大部分都在房间里休息为主,用餐时一路上都能碰见扶着墙慢慢前行的人,相视一笑,相互理解。第一天就有援友反应强烈,恶心呕吐,吸上了氧气,还有送医院护理的。大家按照行前培训的建议,深呼吸、慢动作,努力适应着高原的第一个下马威。同时也都互相鼓气,共同渡过这个难关。
  也无怪大家这么紧张。高原反应本身就是一种高原病,是人到3000米以上出现的症状,严重的会引发肺水肿、脑水肿,危及生命。就在我们入藏前夕的2016年7月,一位连续两届援藏干部的儿子,二十岁出头阳光健壮,刚刚毕业正打算传承父志扎根西藏工作,就因为高原反应未及时治疗,进拉萨不到一周就猝然去世。白发人送黑发人,令人扼腕叹惋!
  高原反应程度因人而异,个体差异很大,身体强壮、经常锻炼的未必反应就小。每个人的症状也各有不同,通常都有头晕头疼、憋气胸闷、睡不着觉等感觉。在我们随后的三年时光,援友们都一直被高原反应所困扰,有的长期失眠夜夜求助安眠药,有的刚过而立满头白发,有的心脏肥大尖瓣反流……,更有十余名战友长眠在雪域,用生命践行了奉献誓言。人定胜天,即使胜利,也是用健康为代价的惨胜。
  后面的三年,很多内地朋友纷纷打电话或微信关心,问得最多的也是能不能适应。有的人说:你去了这么久,肯定适应了。有的人说:我身体不行,去不了西藏。我总是笑笑。我们都仿佛统一口径一样回答:“没问题,能适应!” 只要去西藏,身体就会有反应,健康就会受损害,只是看敢不敢去,愿不愿承受而已。其实想想,反正已经来到西藏,未来还要待三年,不适应能怎么办?还能当逃兵吗?不战斗到最后一刻,谁也不愿离开战场。天大的困难也得咬紧牙关克服,50年代解放西藏那会儿条件比现在还艰苦,不也那么过来了?那么多内地进藏干部在藏工作几十年,不也那么过来了?这么一想,心态也就平和了。后来我们慢慢知道,这就是“老西藏精神”,也就是五个特别能: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忍耐、特别能奉献、特别能团结。这五句话25个字,充满了艰辛与豪迈、困苦与激情,细细品来,自有一股坚忍不拔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和气概在。
  当然,感冒发烧还是不能贸然进藏,容易引发肺水肿、脑水肿,援藏还得讲科学不是?
  高原反应,是我们进藏的第一课,也是奉献高原的第一关。
  3. 拉萨初见
  拉萨沿河而建,地势狭长,城区人口20万左右,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城市之一。她传承了曲贡文化的遗脉,至今还保存着吐蕃王朝的众多古迹;她四周群山环抱,拉萨河静静穿城而过向西流去;她终年阳光普照,蓝天白云,雪山和布达拉宫遥相呼应;她的建筑特色鲜明,红白蓝黄黑五色装点着寺庙、佛塔和屋顶、外墙、经幡;她的人民悠然自得,性格宁定开朗;她是122万平方公里上最繁华、人口最稠密、建筑最壮观、寺院最密集、游客最多的地方。
  从刚下飞机开始,我们便频频举起手机和相机,拍天空、拍云朵、拍街道、拍人群,拍朝霞、拍夕阳、拍彩虹、拍流霜、拍雪山……拉萨的独特魅力,深深地吸引了我们。三年的时间,即使我们都习惯了那碧空如洗,习惯了从布达拉宫前来来往往,仍然忍不住时不时掏出手机,留下处处美景。
  对我来说,这是第三次来拉萨了。与2005年、2008年两次匆匆一访的印象相比,拉萨已经焕然一新,有了很大变化。十多年前,拉萨只有北京路、林廓路和金珠路三条东西向的主干道,路上车也不多,尘土飞扬。没有高楼大厦,城区全是两三层的小房子和平房。因为是冬天来的,街上人很少,到处都显得荒凉。2008年来藏时,“314”事件刚刚过去1个月,拉萨仍是满目疮痍。开车从北京路走过,每一个巷子和路口都有持枪的战士警戒。烧得焦黑的“以纯”店面还没来得及拆除,废墟里似乎还冒着袅袅轻烟,像是在无声地泣诉。小学门口站着三圈人:最里圈是老师牵着孩子,中间一圈是战士拿着枪防护,只留了一个口子让孩子进出,外面一圈才是接孩子的家长。整个城市笼罩在事件的悲愤余波中。
  这次进藏,发现拉萨新建了很多高楼,街道变整洁了,路边增添了很多现代气息的商场店铺,和内地城市没什么差别。只有远远的布达拉宫和老城区普遍限高的两三层藏式楼房,才提醒我这里是拉萨。西藏的社会公共安全也像拉萨面貌一样,早已发生了巨大变化。近十年来,西藏刑事案件数持续降低,拉萨已经成为国内最安全的城市。然而对流动性、网络化、高科技犯罪,特别是那些高原地理阻绝不了的非接触性犯罪如电信诈骗,西藏还缺少强有力的应对和防控能力。面对信息化、智能化和社会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发展潮流,西藏还缺少有力实际的策略和措施。以先进技术和理念帮助西藏,这正是我们的用武之地。同批进藏的各个领域条线的援藏干部,都正在以各自专业的目光注视着西藏,酝酿着三年的奋斗与期望。
  和以往以面带点的出差工作方式不同,这是一场持久战,一次长久的停留。拉萨,将是我的第二故乡。
作者:水妖风华 时间:2020-03-06 19:57:56
  楼主辛苦了,希望这楼可以一直盖下去,看你在西藏的点点滴滴.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