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现北美东部到中国全程737,我的UA跳岛航班流水账

楼主:OntarioRat 时间:2020-06-30 06:29:42 点击:321 回复:2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对于非著名的UA154跳岛航班,最早是在穷游网上看到有网友这么坐过,大概是2017年的时候吧,穷游网上有一位朋友这么坐过,其他诸如新浪博客等等也有转发。

  我说不上是航空发烧友,甚至对民航算是彻底的门外汉,同时我一向对热带海岛无感,至今我甚至从未去过新马泰越南印尼这些早已经比较常规的出国旅行地点,主要是我怎么也感觉一点儿兴趣都不会有。在加拿大居住,这儿的人度假通常去的加勒比海各个岛国和夏威夷我同样没什么兴趣,所以这个跳岛航班的途经地点对我来说也没什么吸引力。所以要说很奇怪,为什么既不是航空发烧友也不是海岛迷我非要花大价钱和宝贵的假期跑这么一趟 —— 我也没闹明白。大概是去年,2018年,自己只是有这么想法的时候,在回国期间和一个朋友吃饭随口聊起来,对方对此更是外行,或许只是敷衍,还给与我夸奖和鼓励,今年我真这么跑之前,买了票,跟她打招呼说了一下,她说要回来啊,好啊,哪天来,咱们约饭… 我说我只知道哪天走,不知道哪天到,简述了下我这个行程,被人家笑称你“神经病啊”,我说去年不是说过嘛,我一向说到做到不是,讲真其实去年说的时候我自己都没当真,那个朋友说,嗨,我以为你就是说说而已…

  扯得远了,闲话少说吧,正文开始,文笔不好,只能是一个流水账,各位看官别计较艺术水平,想艺术的完事儿您花钱买正式出版物拜读,我这种拿不着稿费的只能是这种水准,抱歉。

  计划是去年秋末冬初回趟北京的,时间上是略宽松,所以就计划利用去程,也就是多伦多回国这一程实现跳岛行。为了更加完美或者增加仪式感,我还是尽量采取全程737机型,即使在非跳岛航段。所以,在出票的时候,多伦多到夏威夷航段,经过我的挑选,选择的是11月7号早上UA565,YYZ—SFO,这是我第一次到美国西海岸,SFO立转UA2380到HNL。实际上出票时犹豫过是不是要前一晚到旧金山,一是从没去过旧金山,当地还有个多年未见的朋友可以看看,但是查了下旧金山的住宿挺贵,而且前一天的时间还要搭进去半天儿,也就作罢,7号早上出去的麻烦在于出门很早,六点多的航班,找了个哥们儿四点接我到YYZ。早上YYZ人挺多,特别是美国关,各种手续繁琐,开始我以为是要托运行李的费用的,都准备出信用卡准备付费,但是自助机器上显示的是可以免费托运一件行李,挺奇怪,当然这样最好。另一个奇怪的事儿是,给我的两张登机牌上,首程YYZ—SFO没座位号,因为有过去类似经历,我倒也没觉得奇怪。进美国关的时候,美国官员没什么问题,就问了一句,vacation?回答是,完事儿。登机口要到我的新的登机牌,发现是经济舱第一排,当然也是免费的,我想倒未必是多大的善心,多半是旧金山转机时间只有五十多分钟,让我这样的人早点儿下去吧。

  五个多小时航程,没什么可记叙的,早上没吃饭,买了一份餐,照例很难吃,不知道多少钱,忘了问,后来回来后查到扣了我十块多加币,想必是US$8。旧金山落地后距离UA2380还有五十分钟,到是完全来得及,找到2380登机口还没开始登机,再登机后,座位是靠窗,很好,正好可以欣赏太平洋景色。

  UA2380有餐,当然,对我的胃口来说就不去评价它的好坏了。当地时间下午抵达火奴鲁鲁,第一次到夏威夷,当天是周四,我是成心订的周五的UA154。事先在火奴鲁鲁机场附近定好一个酒店,把行李放到房间后到市中心转了一圈,没什么好逛的,自己也有点儿累,而且因为时差原因,实际上多伦多已经快半夜了,找了一家伪中餐馆吃了点儿东西,回到房间睡觉的时候晚上快十点,多伦多已经是后半夜快三点了。而次日的UA154是早上7:25起飞,我要四点多醒,坐酒店五点的班车去候机楼。而实际上,我三点醒来就再没睡,洗了个澡,到酒店大厅喝了杯咖啡。

  重新回到火奴鲁鲁机场,进大厅的时候发现去美国本土的乘客需要填一个类似于农业的表格(同样,过来的时候也填了一份),但是由于154不是去美国本土,不用填。

  和之前穷游网上那个朋友遭遇不同的是,现在UA154可以自助打印登机牌,但是些许小复杂,来了一个工作人员帮我 —— 我的行程有些小复杂,之所以选择周五早上的154,一是那一班154在波纳佩之前经停马朱罗、夸贾林和科斯雷,到达波纳佩之后,我选择的是下来,中转后半夜的,也就是周六凌晨的UA95,似乎UA95一周只有周六凌晨两点从波纳佩起飞,再经停楚克,到关岛,我这么选择也是为了能看看波纳佩,毕竟是一个国家的首都。实际上出票的时候,这个中转还可以选择楚克岛转,但是考虑到毕竟波纳佩是首都,个人感觉游历上是不是更有价值一些。但是在火奴鲁鲁机场,登机牌是一起出了的,而且不是两个航班(154和95)的两张,而是五张,火奴鲁鲁到马朱罗,马朱罗到夸贾林,夸贾林到科斯雷,科斯雷到波纳佩,波纳佩到楚克,楚克岛关岛,每个小航段一张登机牌,等于说我拿了一摞登机牌,而行李明确告诉我直挂到关岛,不需要我在波纳佩拿出来,这正合我意(当然后来我也小担心了一点儿,这是后话),这样我可以在波纳佩轻松出行。

  在UA154上我的座位是靠窗的,完全是随机出来的,但是也确实和我心意。可以比较清楚地看到太平洋。UA154飞到首站马朱罗,在航程中跟后面的一个乘务员聊了聊,那位姐姐说,马朱罗实在说不上是个城市,总之,从她嘴里觉得马朱罗是个很无趣的地方。火奴鲁鲁到马朱罗五个多小时,跨越国际日期变更线,也就是,早上刚起来没多会儿,就少过了一天。到马朱罗,不入境的旅客是可以下去的,马朱罗机场在环礁狭窄的长条上,两边都是海,落地是机场里还有另一架画着美国国旗小飞机,也许是什么私人飞机或者是美军的飞机,我不懂机型,看不出是什么。马朱罗机场的地勤推过来一个悬梯,后来发现那边岛上的机场都一样的人力悬梯。乘客下去后,有三个口,一个是马绍尔群岛共和国移民局入境的口,也就是那些真正要入境马绍尔国的旅客走的,一个是继续前行的旅客,去的实际上就是马朱罗办理好出境并且已经经过安检了的旅客所在的候机室,很小,不及我在甘肃金塔县的长途汽车站大,再一个口是去夸贾林旅客办理入境的,想必是办完后还要再返回航班。

  之前穷游网上那位大神说,马朱罗机场没有手机信号,确实没有,我有两个手机,一个中国号码,一个加拿大号码,都没有信号。那位朋友说马朱罗机场有wifi,但是要信用卡收费,想必那是两三年前,我打开手机发现确实很有wifi,而且不收费,可能现在马国更加向外界靠拢了?我连上wifi,发现速度还很快,不管是微信微博还是facebook用得都很好。马绍尔群岛是目前为数不多的与对岸有关系的国家,也是我第一次到达一个与北京没有外交关系的国家——当然,由于也没有办入境手续,是不是算真的到过另当别论。

  停留时间很短,本来想做个消费,但是在那个还没我卧室大的小卖部那儿没发现任何可以消费的物品,也就作罢。登机继续前行。

  马朱罗起飞后到达著名的夸贾林环礁,这个岛屿各位可能有听说,美军在太平洋的一个基地,落地前飞机广播说不允许拍照摄影,也不允许不是到达夸贾林的乘客下去,同时,夸贾林停留的时候,有两个人上来看头顶上方的行李,逐个问都是谁的,但是感觉查得并不仔细,比如我随身带的是个小包,是放在脚下的,而他们根本不看脚下是不是还有行李。

  好,现在说说马朱罗起飞后发生的一个事儿,现在想想很有乐儿:

  我的座位是靠窗的,到达马朱罗以后我旁边的两个人都下去了,马朱罗起飞时,走道座位上来一个黑胖的太平洋岛民。起飞后这哥们儿总给我感觉行为有些怪异,飞行平稳后前几排过来一个貌似跟他很熟的岛民,俩人用当地土语聊了一阵儿,那哥们儿抵给这个黑胖子一个塑料袋,很奇怪的是塑料袋里有几个比枣子要大些的果子和几个几个几个过滤嘴烟头!还带着一些烟叶儿的烟头!然后黑胖子的这个朋友在明明我们这儿还有空座位的情况下并没有落座,又到前面去坐了。

  之后给我的感觉更加怪异,黑胖子好像总是在瞄我,然后打开那个塑料袋... 塑料袋里有个更小的小塑料袋,很破烂的,居然是一袋子像淀粉一样的白粉!我看了一眼,黑胖子合上袋子... 然后等空乘过来送水的时候,他好像又极力掩饰这包玩意儿塞到前排后面的兜子里...

  期间黑胖子偷偷摸摸地把白粉放到那些个比枣子大些的果子里不知道什么动作... 拿起飞机上的清洁袋吐出什么。我心里开始打鼓,妈呀,这白粉... 这鸟不拉屎的远离“文明世界”不同的太平洋岛屿...这些我听不懂的当地人,完全不同的不了解的文化法律... 然后我脑海里闪现出混乱的从香港警匪片到墨西哥黑帮到大陆扫毒电视剧的N多情节... 我在思考是不是自己会卷入其中然后在某个人迹罕至的太平洋深处小岛被做掉然后毁尸灭迹我的家人朋友永远不知道我消失在哪里...我当时想要不要先用什么办法偷偷留下一些字句,比如哪怕给女儿写几句“爸爸永远爱你”,给爹妈写几句“孩儿不孝”,给哪个哥们儿留一句“十年前欠你丫那十块钱来世做兄弟再还了”一类...这些话用以来感动世人...而实际上无论是马绍尔群岛共和国还是密克罗尼西亚联邦,至少我中国和加拿大的手机都没有信号,网传即使他们曾经的宗主国美国的手机也没有服务,所以很有可能我的“遗言”会成为一种遗憾…

  然后,马朱罗起飞后先是经停著名的夸贾林环礁,威武的美国大兵倒是给了我一些勇气,然后再次降落到密克罗尼西亚联邦的科斯雷岛,在科斯雷下去转了一圈,上来若干华人,其中有个福建哥们儿坐到了我和黑胖子中间,福建哥们儿是船员,渔业公司在太平洋各个岛屿作业,他们一伙人准备在波纳佩换班回国,虽然这哥们儿似乎比我也啥都不懂,连最起码的密克罗尼西亚联邦的入境表格都不知道怎么填,但是坐在我旁边还是给我很大的鼓舞 —— 而且期间,那个黑胖子无意中跟我搭话说,他并不在我和福建哥准备落地的波纳佩下飞机,而是到再下一站楚克岛,让我又放心了一点儿 —— 当然也仅仅是放心了一点点,我想到我的托运行李到密克罗尼西亚的“首都机场”波纳佩机场中转,十几个小时,而期间并不用提出来,届时月黑风高的,这地方流行的白粉... 然后我到了关岛机场,会不会被雄赳赳气昂昂持枪械手铐的美国安保人员直接押走扔到海军基地里直接水肿...

  嗯,然后航班落到密克罗尼西亚波纳佩州的波纳佩机场,那地方比较原始,开始瞅着都不像好人,但是越来越觉得好像也都不像坏人,与世隔绝的一个地方,好像不那么糟糕,跟当地司机聊了会儿,结合之前福建哥们儿对这些岛屿的描述,就是觉得他们是人均收入很低很低但是民风还算纯朴的地界。在波纳佩的乡下,车子开着开着,那个本地的司机也拿出几个那种比枣子大些的果子,我问他这是啥,他说“betel”,哦,之前我大概是从没见过真正的槟榔是什么样子吧,其实我也不知道这个单词,但是感觉上是槟榔了,然后那哥们儿又拿出,拿出,拿出一样的白粉... 我问他这是啥,他很严肃地跟我说“heroin”,当时我听了已经不害怕了随即那哥们儿哈哈大笑,说开玩笑呐,说了个单词,我不大懂,就跟他聊了聊这些东西,大意是他们嚼这个很提神巴拉巴拉,比抽烟便宜,而且开车不违规,不像酒精类饮品或者大麻,属于开车违禁品... 虽然我当时还是没明白到底是什么神奇所在吧,但是我知道这东西绝不是害人害己的玩意儿。

  然后晚上在波纳佩机场对面的China Star,跟华人吃饭的的时候说起来,久居于此的华人笑得很灿烂,说吓到你了吧,没事的,那就是槟榔,里面那个是贝壳粉,当地男人十之八九都嚼这个,然后大概解释了一下当地一些习俗。

  总结:

  1,自己有很多很多很多不懂的事儿,即使并不是什么高深的问题,比如槟榔,其实是在很多地区很常见的东西;

  2,有警惕性是对的,但是别把自己搞得过于紧张,很多事儿没那么邪乎,既然自己中不了彩票的大奖,那么也不大可能倒霉到某种要了命的程度;

  3,遇事要认真过脑分析,打算去一个陌生的地方之前多了解些当地的民俗文化;

  4,人有的时候是这样,当你瞅着什么事物不顺眼的时候,会越瞧越不顺眼,比如我看到黑胖哥们儿拿出那些怪异的物件儿,担忧是什么大逆不道的违禁品的时候,他可能都是无意中的一举一动全成了我以为鬼鬼祟祟的行为。

  总之,自己一个短暂有趣的经历,拿出来让各位嘲弄一下。

  马绍尔群岛共和国和密克罗尼西亚联邦是我迄今为止到过的最有趣的地方,特别是密克罗尼西亚联邦的波纳佩,尽管是走马观花,但是也算是对这个首都所在的岛屿做了一个深度游,从外面参观了其联邦政府、总统府、中国大使馆,深入了岛国的山林村庄,跟为数极少的当地定居华人仔细了解了这个国家的详情,这种经历对于大部分来说比较难,所以我还是觉得很宝贵。

  离开波纳佩是凌晨两点,UA95,我从China Star出来后就坐在机场,机场有wifi,也是免费的,遇到两个下午在当地餐馆吃饭时的讲中文的人,当时我听他们是四个人聊天,说普通话,我搭讪打听了下这地方交通那些,晚上在China Star跟老板娘说起来,那老板娘说没听说还有这样的中国人啊,这地方久居的中国人没多少,China Star老板娘来十多年了,她说不应该有她不知道的。晚上在机场遇到下午餐馆里四个人其中的两个,打了招呼,发现他们拿的是绿颜色的护照… 我想起来下午跟他们搭讪的时候,先过去问,“中国人么?”他们楞了一下,然后才跟我说话的,当时有点儿奇怪,可能是这个原因,相信这个发愣无关任何立场,他们也很意外。这两个绿皮护照旅客跟我说是公司有事去关岛开会。

  波纳佩机场要交离境税,U$20,但是我是转机的,不用交。在候机室等候的时候还有人喊我名字,确认我确实那个航班走,说我的行李在里面。

  过了出镜检查和安检,登机前那地方还有个消费区,因为已经后半夜了,我着实有点儿饿,买了个方便面和一罐啤酒,算是吃了个夜宵。

  密克罗尼西亚联邦没有自己的货币,法定货币就是美元。密罗收入很低,物价对于外来游客倒不低,吃顿饭也要十来块美元。坐车在村子里一个人是一两块,包一个车环岛U$80,大概物价这样一个水平。

  UA95凌晨两点起飞,此时波纳佩机场还有另一架商业定班航班,巴布亚新几内亚的航班,每周一趟,我赶上看到这个航班,就是说,如果没有美签或者无法经过美国(因为UA的航班无论从夏威夷还是关岛过去,去密罗都需要有美签或者美国免签国),还是有一个办法去密罗的,那就是走巴新,当然,我遇到的船员他们在渔轮上飘过去也是个路数,只是非常规方法了。

  提一下密克罗尼西亚的出入境:据说密罗对各个国家都免签,当然,上面我提到事实上如果没有美签比较难去到这个国家。我在波纳佩机场入境的时候,入境官员朝我要itinerary,我说我有登机牌,下一程的登机牌,他坚持要itinerary,我确实之前打印好了,只是懒得找出来,看没办法,还是得给他拿出来,那哥们儿看了看,态度是很和气,问我住哪儿,我说待到夜里就走,没订住的地方,他说你得有个住的地方,随即说,那你就写China Star吧,我说好,伸手想要我的入境申报单,那哥们儿说没关系,自己在里面帮我填上,然后又敲到电脑里。然后,入境时限居然只给了我到第二天,也就是我UA95离开的那天(虽然是凌晨,也是第二天)。

  UA95凌晨两点左右波纳佩起飞,欠员,但是首站楚克上来人很多,坐满,好在到关岛时间不长,于当地时间凌晨四点多到关岛,天还没亮。关岛入境的程序和美国本土完全一样,我被要求走美国公民/居民通道,讲真我当时并不想走那个通道,因为人多。关岛入境填于入境美国本土一样的表格。我在关岛订了一个酒店,写上了那个酒店的名字和地址,那个酒店在一条叫做“Ypao”的街上,我承认看到这个单词我的脑子小复杂了一下,总觉得像现在我们网络用语里一个流行的词汇。那个官员随口问了我一句你住的那个什么酒店,我说是的,我也随口说了下地址,但是我不知道这个词怎么念,我说“Y-P-A-O Road”,那个官员小哥儿很热心地告诉我它的发音,不说还好,说了让我头脑越发复杂地往那儿想。

  入境关岛,拿了行李,我坐在大厅里等车,给我的感觉是回到了现代文明社会,虽然凌晨关岛机场比较冷清,但是还是有品牌的快餐店,有自动售货机,有ATM,有手机信号,各个店家可以用各种信用卡…

  在飞机上觉得很累,航程中想着到了关岛是早上,要不我破费一些干脆上午就把房间开了睡半天儿缓一缓,但是不知怎么到了酒店精神头儿很大,前台跟我说,可以中午12点就做early check-in,我出去吃了个早饭,想着不行12点回去睡觉,但是整个一天精神头儿都挺大,在关岛一直逛到下午四点多,走了几个游客需打卡的景点,在关岛很大的一个mall吃了个午后的饭,五点回到酒店,洗了个澡,躺下一觉睡到第二天天亮。

  至此跳岛航班和此次与UA的缘分就算终结,但是我订票的时候为了维护我737北美东部回中国的完美,在关岛到中国的航段选择了济州航空首尔转机,首尔我转的是澳门,因为本来也是计划去趟澳门,这样免去我回了北京再安排时间。济州航空用的机型都是737,虽然是廉价航空,但是有免费托运行李额度。

  在关岛住一晚,第二天,也就是11月11号午后飞仁川,在济州航空上买了一个所谓石锅拌饭喝一瓶果汁,用了U$8,饭的量给的喂不饱一只猫。我以前只在韩国转过机,没有入境,近二十年前了,这次算是第一次进韩国,预订的仁川城里的酒店,放下行李在外面吃了顿韩国火锅,物价挺高,怎么感觉比加拿大还贵。

  仁川去澳门的航段也是济州航空的737,11月12号上午11点的航班,到澳门是当地时间下午两点,很有意思的是在澳门机场落地后,经过廊桥的时候看到一架北朝鲜国旗的航班在排队准备起飞,落地的韩国旅客都很好奇,很多人给北朝的飞机照相。

  在澳门我住机场对面的中国大酒店,给我的房间是20层面向机场,到是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飞机。澳门住了两晚,离开澳门的飞机坐的是澳门航空的Airbus,没有完成737回到中国内地的航程,不过倒也无所谓了。

  济州航空很有意思,我在关岛机场办登机牌的时候,他们看到我的航程是关岛—仁川,第二天仁川—澳门,他们坚持要我离开澳门的机票,我有下一个航段也就是澳门前往中国内地的票,但是我实在懒得拿,我说澳门是个很小的城市,人们都是走路去中国(是的,我没说中国大陆或者内地,我没打算跟他们坚持ZZ正确,因为跟他们是说不清楚的),我说我有中国签证的,但是他们显然没大听懂,还是希望我有下一段机票,虽然不是很苛刻,我拿出澳门航空的行程单,看过就没问题了,我就琢磨如果我就没有该怎么办呢,事实上我之前确实没打算买澳门回去的票,我想过先去珠海或者深圳待两天再北上的。然后第二天在仁川机场办票又遇到这个问题,我多一句废话都没有那给对方看我澳门回中国内地的行程也就没事了。而澳门入境到什么都没问。澳门离境的时候,澳门航空的柜台不允许我用自助办票的机器,在柜台开始我还担心他们要我离开中国大陆的机票,那个我是真没有买,但是澳门航空啥都没说。我坐的是澳门航空飞常州奔牛机场的航班,澳门航空给了我一个紧急出口,算是人品爆发了一次。奔牛机场不像此前如经过的北京上海,当然也没问我离开中国的机票,只是柜台的小姑娘吃不准,叫来一个年岁大些的警察看了看,那位说这个没问题,就没问题了,可能她很少见到从澳门这样用中国Q字头签证入境的?

  在国内期间坐过几次飞机,包括东航、吉祥和海航,吉祥那次是特意为体验大兴机场选择的,我家住在北京很北面,为了坐大兴机场的航班,而且还专门为了体验一下北京西站到大兴机场的高铁,11点多的航班我7点多就从家出门了.

  最后离开中国回加拿大买的南航广州转机,首航段CZ3000北京起飞晚点,到广州赶不上CZ311,很多乘坐CZ3000在广州转国际的都被出舱口的工作人员带到柜台登记住宿,我去南航值班柜台问了下如果我不等明天,有没有别的办法走,可以转美国,对方很客气很耐心地查了几个路径,综合结果是,虽然可以早到多伦多半天儿时间,但是会很辛苦,还不如踏实在广州住一晚。住的酒店自己选,在南航十来个酒店自己选,我随便挑了一个,还有别的难友也挑的这个酒店,管晚餐,晚饭后我们还一起爬了一次白云山,广州以前来过几次,但是还从没爬过白云山。那个酒店走路就可以到白云山的某个门。

  为什么买南航广州转呢,我也不知道哪根线儿搭错了,看到南航明珠经济舱想体验一下,否则还可以省钱直接HU或者AC北京飞多伦多,不过广州这个也还好,我个人来说也不差这一天时间,而且还能爬一次白云山,还能在广州休息一晚。南航的明珠经济舱洲际航线还可以,说不上多划算,但是也说不上不划算的那种。

  后面这些与跳岛航班无关了,旅行完成,各位现在可以表扬或者批评了。回头慢慢整理照片上传。谢谢。



打赏

2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OntarioRat 时间:2020-07-01 03:20:14

  
  出发,多伦多机场,小雨夹雪
我要评论
楼主OntarioRat 时间:2020-07-01 10:32:38
楼主OntarioRat 时间:2020-07-01 11:19:26

  
  多伦多-旧金山UA上的一餐~
作者:ty_嘿嘿627 时间:2020-07-01 12:19:21
  看看吧
楼主OntarioRat 时间:2020-07-01 21:19:11

  
  
  
  
  到达旧金山,第一个航段完成,这也是我第一次到美西海岸。
楼主OntarioRat 时间:2020-07-01 23:30:32

  
  
  
  
  
  旧金山-檀香山,这一段太平洋显得很太平。
楼主OntarioRat 时间:2020-07-02 00:17:31

  
  
  
  
  
  
  
  到达檀香山,落地要填这么一份文件。
楼主OntarioRat 时间:2020-07-02 10:43:10

  
  在檀香山简单逛了逛,凌晨多伦多出发,到了檀香山实际上已经是多伦多的晚上了,我住在机场附近的酒店,到檀香山唐人街转了转,然后吃了个简单的晚饭就睡了。
楼主OntarioRat 时间:2020-07-03 10:08:44

  
  
  
  
  UA154出发,跳岛航班的登机牌不是一张,而是一摞。
楼主OntarioRat 时间:2020-07-03 22:23:05

  
  
  
  
  
  
  火奴鲁鲁机场,UA154准备登机~
楼主OntarioRat 时间:2020-07-03 22:35:51

  
  
  火奴鲁鲁前往马绍尔群岛共和国首都马朱罗~
楼主OntarioRat 时间:2020-07-04 00:08:20

  
  
  
  
  抵达马绍尔群岛共和国首都马朱罗,第一次到达一个与“蒋邦”有“外交关系”的国家。
楼主OntarioRat 时间:2020-07-04 07:04:28

  
  
  
  马朱罗机场,简陋得很,还不如中国中西部地区县城的长途汽车站。有一个小卖部。座椅的广告显然是台湾公司的。
楼主OntarioRat 时间:2020-07-04 09:14:17

  
  UA154经济舱个人娱乐系统,还有中文电影。
  离开马朱罗,前往夸贾林。
楼主OntarioRat 时间:2020-07-04 22:07:04

  
  
  UA154,号称全服务航班。
楼主OntarioRat 时间:2020-07-04 23:11:42

  
  
  
  
  
  
  
  到达密克罗尼西亚联邦第一站,科斯雷,科斯雷岛机场,同样像个乡镇长途汽车站。风景很好的一个小岛。
楼主OntarioRat 时间:2020-07-05 07:12:27

  
  
  飞离科斯雷,前往密克罗尼西亚首都所在岛波纳佩
楼主OntarioRat 时间:2020-07-05 22:11:22
  @OntarioRat 2020-07-05 07:12:27
  
  
  飞离科斯雷,前往密克罗尼西亚首都所在岛波纳佩
  -----------------------------
  收获波纳佩入境章一枚
楼主OntarioRat 时间:2020-07-05 23:18:57

  
  
  
  
  波纳佩机场
楼主OntarioRat 时间:2020-07-06 08:16:25

  
  
  在波纳佩本地餐馆吃的午饭
楼主OntarioRat 时间:2020-07-06 08:58:21

  
  密克罗尼西亚入境表格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