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记之五:夜宿马厩

楼主:洞霞尹 时间:2020-07-03 09:47:42 点击:229 回复: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西游记之五:夜宿马厩
  女儿在新华书店买了一本《西出阳关》,平装版,作者是尚昌平,女。季羡林为其封面题字并代序。
  代序《独自远行的女孩》中有一段这样的文字:“一个风雪夜,她走到一座村落,疲惫不堪,饥寒交加,挤在羊圈里靠着绵羊取暖,过了一夜。”
  读完这一段后,我不禁掩卷沉思,灵魂又一次游荡在塞外那风沙弥漫的大漠戈壁里……
  (一)
  红太阳收拾了它的最后一丝余辉,便把一张暗网冷酷无情地撒向大地,无边无际的黑夜即降临了。
  小梁向他的老乡借宿被拒绝后,我俩就一直踯躅街边巷头,不知到哪里去过夜。风色越来越紧,夜色愈来愈浓,土坯屋里漏出的点点灯光在风沙中显得更加惨淡灰暗,犹如游荡的朵朵鬼火。收音机里飘出《红灯记》中李奶奶悲愤的唱腔直钻心头,令人凄楚迷茫,无所依傍。投宿何处来送走寒冷的黑夜?像两条迷途的羔羊,我俩一番乱蹿。
  终于找到一间空旷的马厩,几匹马在里面咀嚼夜草,打着响鼻。
  “看来今晚只能在此过夜了,让你跟着我吃苦啦。”小梁感到很不好意思,随即便把气发向老乡“球!什么鬼老乡,借阶檐蹲一夜都不行。”
  “不要这么说,过了这一夜就好了。”我回答他。患难之交,同为天下零落失魄人,我理解他的牢骚,我也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人。
  不顾马厩里难闻的气味,也不顾四面袭来的寒风,凭借微弱的光亮,我俩探摸到一个背风的有股腥臊味的墙角落,把担子放下。
  不管有没有马粪,因为有黑暗遮盖,看不出来,便是干净的了。抱来一些牲口吃的秸秆,堆放一起,我俩相互偎依在角落里。怕再次被抓,我们不敢生火取暖,只有以微弱之躯蛮抗硬熬塞外如刺的寒夜了。
  夜深了,天黑如漆,风声如咽。我觉得自己已经被生活、被社会抛离得很远很远,走回不去了,如同这无边的暗夜没有尽头。
  五月,哈密的天气是一天有四季,十里不同天,夜里更是寒气逼人。先是背脊如同冷水浇泼,接着手脚冻痛发麻,继而浑身发抖牙齿打战。我俩相依紧靠,难驱寒冷,只得来回走动。几经折腾,我们还是在牲口的咀嚼声和响鼻中迷迷糊糊睡了,在寒冷、饥饿、劳累和恐惧中入睡了。我还作了一个梦,梦见了家乡、亲人。
  一觉醒来,天已放亮,发现我们周围的秸秆上浮着一层白霜,难怪昨晚那麽透心刺骨的凉。
  (二)
  1973年4月底,我们给一家维吾尔族人的零活干完了,怎么办?到哪里去找事做?想什么办法挣钱糊口?成了我们的一块心病。
  早我几年流浪到新疆的四川人小梁说:“天无绝人之路,跟我吃游饭去。”
  5月1日,天蒙蒙亮。小梁挑来一副担子:一头是具小风箱,上面座个小泥炉;另一头是个木箱,内装钳子、凿子、烙鐡、焊锡、烟煤等什么的,他肩上还背着一个当时流行的黄帆布挎包。
  “走村串户搞小修理,不但能糊口还能赚钱,”小梁说,“到一堡去,那里维族人多,修理破盆烂壶坏锁能赚钱,维族人也好打交道。”小梁还叮嘱:“你出身不好,凡遇到什么事情,你不要搭言,由我出面应付斡旋。”我应允着。
  所有的修理工具都是小梁的,他是当然的师傅,我是徒弟。于是,小梁挎包,我挑担,向西方出发了。
  一堡在哈密的西面,距哈密四十多公里,途经红星人民公社,还要穿过几片荒无人烟的戈壁才能到达。
  走出哈密城区,再过生产建设兵团农十三师属地之边沿,就进入了茫茫戈壁。一个又一个灰黄色的沙丘起伏绵延与天相连,壮观、纯净、还有凄凉。荒凉的沙漠中阒无他人,唯我俩在蠕动,如沧海一粟。笔直的兰新公路偶尔驶过一辆汽车,从东方拖着滚滚黄沙来,又向西方绝尘而去。
  很寂寞,但不孤单。我和小梁踩得黄沙嗦嗦作响,给前进中的我们增添了乐感。解放鞋里灌满了沙子,我们要不时放下担子倒掉鞋里的沙子。“兰新铁路离这里很远吧?”我打破了清晨的沉闷。“我没去过,不太清楚。”小梁回答。我们边聊边疾步行走。
  太阳有一竿子高了,像个焦黄的馕饼子贴在空中。沙漠里的温度上升很快,我俩脱下衣服搁在担子上,加快了步伐。
  突然,沙漠深处两架喷气式飞机一前一后腾空而起,轰鸣着直冲霄汉,声音震碎了大漠戈壁的寂寞。那长长的尾气被阳光照射得耀眼炫目,像一条金色的巨龙在早晨的蓝天白云间弥久不散。
  小梁说,快到红星公社了。
  行走一阵,远处高高的白杨树林跳入眼帘,树丛中隐藏着座座房子,犹如海市蜃楼,荒凉的沙漠里顿显生气。
  我俩再次加快脚步赶路。
  这是一个维汉杂居的村落。道路两旁白杨树整整齐齐,参天而立。地盘占得很宽的土坯垒砌的院子一个连接一个,灰头土脸的,整个村落像一座古老的城堡。单门独院内的果树枝头伸出墙来,正吐嫩芽。哈密的春天比江南要迟两三个月,家乡应是春花落夏叶绿了吧?
  院子的栅门都紧闭着,里面栓着的狼犬扑爬到门栅上狂吠,吐着红红的长舌,呲牙咧嘴,两只前脚把门栅扑打得摇摇欲坠,怪吓人的。
  小梁用卵石敲着鐡板,开始吆喝揽活。一个维族老汉闻声拿来两把坏弹子锁和一个破损的铜壶。小梁修锁,我点火生炉,准备烧锡焊补修铜壶。
  首单生意成功!把修理好的东西交给老汉。他很满意,随即数了六毛钱的修理费。好心的老汉知道我们没吃早饭,还从家里拿来两块硬梆梆的馕饼,两碗浓浓的热砖茶,那馕饼带有腥臊味,那浓茶像马尿,咸苦咸苦的,但我早已习惯了,更何况从昨晚到现在还没有一点食物下肚,走了几十里路,早已饥肠辘辘。一块馕饼入肚,一碗热砖茶解渴,饥饿有所缓解。
  我俩收拾行当正准备易地揽活。这时,从巷子里突奔出几个头戴黄帽、身着黄服、衣袖上套红筒筒的年轻人,大声喝令我们:“站住!给我站住!”随即翻看我们的行装,好一阵盘问后,他们就押解着我俩七弯八拐走进了一座院子——红星人民公社所在地。
  门口挂着招牌,一边是汉字,一边是维文。年轻人把我俩推进一间办公室。
  刚从炽白的阳光底下进屋来,目眩眼花,什么也看不清楚,好一阵才回过神来:室内泥糊的墙,刷着石灰,窗户小,光线暗淡,墙上挂满了维汉两种文字的奖状,中间贴着一张领袖的画像。他穿着紧身的军装,微笑着挥手向进屋的人打招呼。墙上还贴着一些最高指示和表格什么的。两把椅子挨着两张办公桌,应该是办公人员坐的。靠墙两把长条椅,可能是给来客坐歇的。
  过了许久,进来两个干部模样的人。那帮年轻人把我俩交接完毕后就走了。
  一个干部又把我们的箱子和挎包翻看一遍,鄙夷的眼神里蹦出两个字:盲流!盲流,就是那个时候盲流到新疆的人,现在应该叫“外来务工者”了。
  另一个干部双手叉腰,开始盘问,小梁唯唯诺诺一一作答。
  我生怕盘问我俩的阶级成份,好在这个我最担心的问题他似乎忘记了。最后,他们几乎手臂同时一挥,直指地下:好好地在这里呆着,别乱跑乱动!这里离机场很近,当心把你们作敌特抓走!说完,那两个人离开了办公室。
  之后,再也没有人来管我们了。
  时近中午。划地成牢,我两被软禁了。
  我们呆在办公室里,不敢出办公室的门。小梁有时还溜到椅子边坐一下,他一落坐,我心就砰砰直跳,生怕有人来,若再一次盘问,那麻烦就大了!时间一久,我腰酸腿麻又饥又渴,但毫无办法,只得屋子里活动活动身子,忍耐着等待,祈盼着放行。
  傍晚时分,那个翻箱子、掏挎包的干部回来了,勒令我俩马上离开,否则抓送收容所。我俩像遇到了大赦,我立即挑起担子,跟着小梁仓惶逃出红星公社院落,像无头苍蝇一样一阵乱蹿。
  天快黑了,前不接村后不巴店,离一堡还有二十来公里。继续往一堡赶路,担心夜间不辨路,又怕在荒漠中遇到狼;在这里过夜,怕再次被抓,我俩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小梁若有所思,歪着头想了一会说:别着急,我有个老乡住在附近,到那里去借宿一晚,明天赶早去一堡。
  转弯抹角拐来拐去终于找到了小梁的老乡,那一家子正在吃晚饭。小梁说明来意,他老乡连连说住不下。小梁说给一床破毡在屋檐下蹲一晚也可以,也被他老乡回绝。
  我们无言以对。我叹了一口气,轻轻地说:“走吧。”
  走到哪里去?到何处落脚栖息?心中没有目标。
  刚走出院子,小梁的老乡把栅门呯的一声关上了。
  我俩仰天长叹,心底卷起一种莫名的凄凉和悲伤,倍感时态炎凉、人世怆桑……
  (三)
  于是,就有了那难熬的寒夜,就有了本文开头的夜宿马厩。
  尚昌平雪夜宿羊圈,与其说是探险遇险,不如说是旅途中的一个小插曲,是社会昌盛生活丰裕中的一个时尚女孩在旅途中的自然经历。我们夜宿马厩与马为伴,是那个特殊社会中、特殊年代里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无数厄运中的一次磨难,两个离乡背井的流浪者无助无奈的选择,只有弱如衰草受尽颠沛流离之苦的人才知个中滋味。
  近半个世纪了。光阴荏苒,世事流迁,流浪新疆的那段日子像一块鹅卵石卡在胸间,怎么也消化不了了,尤其是夜宿马厩那个寒冷黑暗的夜晚。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3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洞霞尹 时间:2020-07-04 10:17:23
  旅游新疆的那段日子,像一块鹅卵石卡在胸间,怎么也消化不了了,尤其是夜宿马厩那个寒冷黑暗的夜晚。
作者:喜多郎音乐2020 时间:2020-07-04 17:37:14
  那个寒冷黑暗的夜晚恰好证明您拥有特种兵的体魄,现在又得享高寿,也算是命运给你的补偿,忘了那块鹅卵石,现在的每一分钟该吃吃!该玩玩!该乐乐!就是对那一段的报复性消费。如果那一段至今仍能伤害你,它就赢了。
楼主洞霞尹 时间:2020-07-05 09:07:59
  @喜多郎音乐2020 2020-07-04 17:37:14
  那个寒冷黑暗的夜晚恰好证明您拥有特种兵的体魄,现在又得享高寿,也算是命运给你的补偿,忘了那块鹅卵石,现在的每一分钟该吃吃!该玩玩!该乐乐!就是对那一段的报复性消费。如果那一段至今仍能伤害你,它就赢了。
  -----------------------------
  谢谢先生光临并留言,谢谢。
  特殊的时代特殊的遭遇,这种苦难作为一种财富储存下来了。现在时代好了,人民生活提高了,没有那种经历的人是没有那种体会的。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