霞客伴我游黄山

楼主:常山赵子龙88 时间:2020-07-04 11:29:06 点击:301 回复:3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2018年11月13日,我与公司同事老章、小庞从山东泰安驾车前往厦门,途径安徽,决定到黄山一游。此时距离万历46年9月初3(公元1618年10到11月之间),大明朝第一“背包客”徐霞客第二次游历黄山的时间整好400年。云遮雾绕,细雨纷飞,但总觉有衣袂飘飘的少年一路伴我左右,为我拨开浓雾,指示迷津,教我不忍停留,毅然前行。于是我追随先行者的步伐,穿插游走在徐霞客两次黄山之行的日记中,走入两段跨越400年的奇妙旅程。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9次 发图:9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常山赵子龙88 时间:2020-07-04 11:33:31
  下面我将把《徐霞客游记》与本人感慨穿插呈现,也算是比较另类的旅游经历吧!
楼主常山赵子龙88 时间:2020-07-04 11:34:22
  二日
  自白岳下山,十里,循麓而西,抵南溪桥。渡大溪,循别溪,依山北行。十里,两山峭逼如门,溪为之束。越而下,平畴颇广。二十里,为猪坑。由小路登虎岭,路甚峻。十里,至岭。五里,越其麓。北望黄山诸峰,片片可掇。又三里,为古楼坳。溪甚阔,水涨无梁,木片弥满布一溪,涉之甚难。二里,宿高桥。

  1616年农历2月徐霞客第一次游黄山,时年29岁。此前,徐霞客已经花了五天的时间,游览了安徽休宁县的白岳山,白岳山距黄山20公里。离开白岳山,徐霞客便马不停蹄,直奔黄山。
我要评论
楼主常山赵子龙88 时间:2020-07-04 11:35:48
  初三日
  随樵者行,久之,越岭二重。下而复上,又越一重。两岭俱峻,曰双岭。共十五里,过江村。二十里,抵汤口,香溪、温泉诸水所由出者。折而入山,沿溪渐上,雪且没趾。五里,抵祥符寺。遂俱解衣赴汤池。池前临溪,后倚壁,三面石甃,上环石如桥。汤深三尺,时凝寒未解,面汤气郁然,水泡池底汩汩起,气本香冽。黄贞父谓其不及盘山,以汤口、焦村孔道,浴者太杂遝。浴毕,返寺。僧挥印引登莲花庵,蹑雪循涧以上。涧水三转,下注而深泓者,曰白龙潭;再上而停涵石间者,曰丹井。井旁有石突起,曰“药臼”,曰“药铫”。宛转随溪,群峰环耸,木石掩映。如此一里,得一庵,僧印我他出,不能登其堂。堂中香炉及钟鼓架,俱天然古木根所为。遂返寺宿。

  从游客中心上山到云谷寺途中见一温泉,时间紧迫,未作停留。传黄山温泉源头为群峰中的朱砂峰,因山下有朱砂矿,遂名。
  莲花庵难道不是尼姑庵吗?是因为男女同处不便才不许老徐登堂?或者是其它什么原因。
  祥符寺既可住宿,又能泡温泉,是徐霞客此行的大本营,可惜已毁于乾隆年间的一场山洪。
楼主常山赵子龙88 时间:2020-07-04 11:37:58
  初四日
  兀坐听雪溜竟日。

  古人唯一不缺的就是时间,枯坐听雪竟也花掉一天功夫。
楼主常山赵子龙88 时间:2020-07-04 11:39:20
  初五日
  云气甚恶,余强卧至午起。挥印言慈光寺颇近,令其徒引。过汤地,仰见一崖,中悬鸟道,两旁泉泻如练。余即从此攀跻上,泉光云气,撩绕衣裾。已转而右,则茅庵上下,磬韵香烟,穿石而出,即慈光寺也。寺旧名珠砂庵。比丘为余言:“山顶诸静室,径为雪封者两月。今早遣人送粮,山半雪没腰而返。”余兴大阻,由大路二里下山,遂引被卧。
  慈光寺是否就是现在的慈光阁,不得而知。如果是,那么徐霞客游览的线路与我们应该相反。

  “山顶诸静室”的比丘两个月得不到补给,还能够坚持多久?
楼主常山赵子龙88 时间:2020-07-04 11:51:09
  初六日
  天色甚朗。觅导者各携筇杖上山,过慈光寺。从左上,石峰环夹,其中石级为积雪所平,一望如玉。蔬木茸茸中,仰见群峰盘结,天都独巍然上挺。数里,级愈峻,雪愈深,其阴处冻雪成冰,坚滑不容着趾。余独前,持杖凿冰,得一孔置前趾,再凿一孔,以移后趾。从行者俱循此法得度。上至平冈,则莲花、云门诸峰,争奇竞秀,若为天都拥卫者。由此而入,绝岘危崖,尽皆怪松悬结。高者不盈丈,低仅数寸,平顶短髲,盘根虬干,愈短愈老,愈小愈奇,不意奇山中又有此奇品也!松石交映间,冉冉僧一群从天而下,俱合掌言:“阻雪山中已三月,今以觅粮勉到此。公等何由得上也?”且言:“我等前海诸庵,俱已下山,后海山路尚未通,惟莲花洞可行耳。”已而从天都峰侧攀而上,透峰罅而下,东转即莲花洞路也。余急于光明顶、石笋矼之胜,遂循莲花峰而北。上下数次,至天门。两壁夹立,中阔摩肩,高数十丈,仰面而度,阴森悚骨。其内积雪更深,凿冰上跻,过此得平顶,即所谓前海也。由此更上一峰,至平天矼。矼之兀突独耸者,为光明顶。由矼而下,即所谓后海也。盖平天矼阳为前海,阴为后海,乃极高处,四面皆峻坞,此独若平地。前海之前,天都莲花二峰最峻,其阳属徽之歙,其阴属宁之太平。

  莲花峰系黄山主峰,海拔1864.8米。光明顶高度仅次于莲花峰,海拔1860米。现在光明顶上又建有气象站,气象站顶有直径7-8米的大球,这样是不是就不低于莲花峰了。

  
楼主常山赵子龙88 时间:2020-07-04 11:54:36
  “海”即云海。
  按地理分布,黄山可分为五个海域:莲花峰、天都峰以南为南海,也称前海;玉屏峰的文殊台就是观前海的最佳处,云围雾绕,高低沉浮,“自然彩笔来天地,画出东南四五峰”。狮子峰、始信峰以北为北海,又称后海。狮子峰顶与清凉台,既是观云海的佳处,也是观日出的极好所在。空气环流,瞬息万变,曙日初照,浮光跃金,更是艳丽不可方物。白鹅岭东为东海,于东海门迎风伫立,可一览云海缥缈。丹霞峰、飞来峰西边为西海,理想观赏点乃排云亭,烟霞夕照,神为之移。光明顶前为天海,位于前、后、东、西四海中间,海拔1800米,地势平坦,云雾从足底升起,云天一色,故以“天海”名之。(百度资料)
  11月13日,我们到达光明顶,住光明顶宾馆,也就是前面所谓气象台。查资料得知,明天的日出时间为6点05分。5点半左右走出宾馆,雾气氤氲,能见度不足10米。6点20,仍不见丝毫日出迹象,于是哄然散去,落魄而归。

  
楼主常山赵子龙88 时间:2020-07-04 11:56:18
  余至平天矼,欲望光明顶而上。路已三十里,腹甚枵,遂入矼后一庵。庵僧俱踞石向阳。主僧曰智空,见客色饥,先以粥饷。且曰:“新日太皎,恐非老睛。”因指一僧谓余曰:“公有余力,可先登光明顶而后中食,则今日犹可抵石笋矼,宿是师处矣。”余如言登顶,则天都、莲花并肩其前,翠微、三海门环绕于后,下瞰绝壁峭岫,罗列坞中,即丞相原也。顶前一石,伏而复起,势若中断,独悬坞中,上有怪松盘盖。余侧身攀踞其上,而浔阳踞大顶相对,各夸胜绝。

  在我看来,远望与近观实则无甚区别。目前知名度最高的天都、莲花二峰,一般只有一处开放。我们抵达莲花峰脚下时,所有人都已筋疲力尽,气喘吁吁。况且上到峰顶的小路被一“铁将军”牢牢锁住,故只能假装遗憾,实际上内心的真实感受是庆幸。老徐则不然,哪怕再多待几天,他也不愿错过一处风景,并且是近距离的触摸。这就是他两年后再游黄山的主要原因。

  
楼主常山赵子龙88 时间:2020-07-04 11:58:32
  下入庵,黄粱已熟。饭后,北向过一岭,踯躅菁莽中,入一庵,曰狮子林,即智空所指宿处。主僧霞光,已待我庵前矣。遂指庵北二峰曰:“公可先了此胜。”从之。俯窥其阴,则乱峰列岫,争奇并起。循之西,崖忽中断,架木连之,上有松一株,可攀引而度,所谓接引崖也。度崖,空石罅而上,乱石危缀间,构木为石,其中亦可置足,然不如踞石下窥更雄胜耳。下崖,循而东,里许,为石笋矼。矼脊斜亘,两夹悬坞中,乱峰森罗,其西一面即接引崖所窥者。矼侧一峰突起,多奇石怪松。登之,俯瞰壑中,正与接引崖对瞰,峰回岫转,顿改前观。

  今天看来,科技既是生产力,也是扼杀创造才能的元凶。
  对比一下400年前后的旅行者:一个循规蹈矩,按图索骥,绝不敢越雷池半步;一个受自然与天性的引导-路是什么,我走过的地方就是路。这才有了“架木连之”,“攀引而度”。总之,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他迈向目标的脚步。
楼主常山赵子龙88 时间:2020-07-04 12:00:34
  下峰,则落照拥树,谓明晴可卜,踊跃归庵。霞光设茶,引登前楼。西望碧痕一缕,余疑山影。僧谓:“山影夜望甚近,此当是云气。”余默然,知为雨兆也。

  看到“踊跃归庵”一句,一个在饱览山光水色同时又饥肠辘辘的可爱形象跃然纸上。嗨,中午的黄粱米饭刨掉几碗?晚饭时间还早着呢!
楼主常山赵子龙88 时间:2020-07-04 12:02:00
  初七日
  四山雾合。少顷,庵之东北已开,西南腻甚,若以庵为界者,即狮子峰亦在时出时没间。晨餐后,由接引崖践雪下。坞半一峰突起,上有一松裂石而出,巨干高不及二尺,而斜拖曲结,蟠翠三丈余,其根穿石上下,几与峰等,所谓“扰龙松”是也。
  攀玩移时,望狮子峰已出,遂杖而西。是峰在庵西南,为案山。二里,蹑其巅,则三面拔立坞中,其下森峰列岫,自石笋、接引两坞迤逦至此,环结又成一胜。登眺间,沉雾渐爽舒朗,急由石笋矼北转而下,正昨日峰头所望森阴径也。群峰或上或下,或巨或纤,或直或欹,与身穿绕而过。俯窥辗顾,步步生奇,但壑深雪厚,一步一悚。
  行五里,左峰腋一窦透明,曰“天窗”。又前,峰旁一石突起,作面壁状,则“僧坐石”也。下五里,径稍夷,循涧而行。忽前涧乱石纵横,路为之塞。越石久之,一阙新崩,片片欲堕,始得路。仰视峰顶,黄痕一方,中间绿字宛然可辨,是谓“天牌”,亦谓“仙人榜”。又前,鲤鱼石;又前,白龙池。共十五里,一茅出涧边,为松谷庵旧基。再五里,循溪东西行,又过五水,则松谷庵矣。再循溪下,溪边香气袭人,则一梅亭亭正发,山寒稽雪,至是始芳。抵青龙潭,一泓深碧,更会两溪,比白龙潭势既雄壮,而大石磊落,奔流乱注,远近群峰环拱,亦佳境也。还餐松谷,往宿旧庵。余初至松谷,疑已平地,及是询之,须下岭二重,二十里方得平地,至太平县共三十五里云。

  伴随着“四山雾合”到“沉雾渐爽舒朗”,能见度明显提升,老徐神清气爽,状态也上来了。行五里,下五里,再五里,上下奔走而未著疲态,可见心情大好矣。
楼主常山赵子龙88 时间:2020-07-04 12:04:36
  初八日
  拟寻石笋奥境,竟为天夺,浓雾迷漫。抵狮子林,风愈大,雾亦愈厚。余急欲趋炼丹台,遂转西南。三里,为雾所迷,偶得一庵,入焉。雨大至,遂宿此。

  黄山是我见过管理最好的风景名胜之一。
  选择好线路以后,游人可据手中地图和路口标志到达几乎所有的主要景点,而不需要往返绕行。古人则不然,狮子林在日记中已出现过多次,说明400年前的游人到访一处名胜至少要考虑几个问题,一是今天能走多远,二是能量在哪里补充,三是晚上下榻何处。好在但凡有名山者一般都不难寻到古刹,有古刹就有僧人与客房,这就很好地解决了老徐和其他旅行者面临的诸多问题。

  
楼主常山赵子龙88 时间:2020-07-04 12:08:14
  初九日
  逾午少霁。庵僧慈明,甚夸西南一带峰岫不减石笋矼,有“秃颅朝天”、“达摩面壁”诸名。余拉浔阳蹈乱流至壑中,北向即翠微诸峦,南向即丹台诸坞,大抵可与狮峰竞驾,未得比肩石笋也。雨踵至,急返庵。
  初十日
  晨雨如注,午少停。策杖二里,过飞来峰,此平天矼之西北岭也。其阳坞中,峰壁森峭,正与丹台环绕。二里,抵台。一峰西垂,顶颇平伏。三面壁翠合沓重叠,前一小峰起坞中,其外则翠微峰、三海门蹄股拱峙。登眺久之。东南一里,绕出平天矼下。雨复大至,急下天门。两崖隘肩,崖额飞泉,俱从人顶泼下。出天门,危崖悬叠,路缘崖半,比后海一带森峰峭壁,又转一境。“海螺石”即在崖旁,宛转酷肖,来时忽不及察,今行雨中,颇稔其异,询之始知。已趋大悲庵,由其旁复趋一庵,宿悟空上人处。

  过飞来峰,没看到飞来石?
  

  从西海到光明顶,几乎没有平路。时而拾级而上,时而又下个五六十步,一二百步,然后又拾级而上。忽上忽下,没完没了。过平天矼,雨水已迷糊双眼,浑身热气蒸腾,脚步异常沉重。同行者说,前面就是光明顶了。过了光明顶,就可到达今天的目的地玉屏楼。玉屏楼有下山索道,一切顺利的话,今晚就可下山,先大快朵颐,再睡个好觉。眼前恍惚飞过热气腾腾的鸡鸭鱼肉,温暖厚实的被子枕头,脚步竟变得轻快起来。突然间,峰回路转,山石上出现人工凿出的阶梯。目光循梯而上,飞来石赫然耸立。

  
楼主常山赵子龙88 时间:2020-07-04 12:10:30
  十一日
  上百步云梯。梯磴插天,足趾及腮,而磴石倾侧崡岈,兀兀欲动,前下时以雪掩其险,至此骨意俱悚。上云梯,即登莲花峰道。又下转,由峰侧而入,即文殊院、莲花洞道也。以雨不止,乃下山,入汤院,复浴。由汤口出,二十里抵芳村,十五里抵东潭,溪涨不能渡而止。黄山之流,如松谷、焦村,俱北出太平;即南流如汤口,亦北转太平入江;惟汤口西有流,至芳村而巨,南趋岩镇,至府西北与绩溪会。

  “百步云梯”对应鳌鱼峰到莲花峰之间的一线天。鳌鱼峰大致由两块巨石组成,一块如篮球场大小的墙体横亘峰顶,左端伸出几块参差的石头,颇有几分鱼头神态。另一长条形巨石块侧卧于旁。由此逡巡十米,可达一线天。
  
楼主常山赵子龙88 时间:2020-07-04 12:15:06
  一线天长不及百米,却笔直陡峭,危然欲倾。两壁相对而出,间余一米凿出石梯,孤悬半空。由崖顶俯瞰一线天,再从一线天向下瞭望,如隧道中出现的一束亮光,耀眼,眩目。蹑足其间,自然两腿弯曲,身体后倾,一手抓紧石栏,一手扶住石壁,缓缓挪步,如临大敌。
  
楼主常山赵子龙88 时间:2020-07-04 12:16:17
  至此,徐霞客历时十天的第一次黄山之行结束了。与此前一样,离开黄山,徐霞客立即向下一个目的地-武夷山进发。
楼主常山赵子龙88 时间:2020-07-04 13:09:32
  下面是2年后徐霞客再游黄山的日记和本人的感慨,继续献丑。
楼主常山赵子龙88 时间:2020-07-04 13:11:11
  戊午(公元1618年)九月初三日
  出白岳榔梅庵,至桃源桥。从小桥右下,陡甚,即旧向黄山路也。七十里,宿江村。

  前年农历2月系早春时节,山区气温低于平原,故积雪阻塞,艰涩难行。此番故地重游已是农历9月,南方刚从深秋进入初冬,比我这次到黄山的季节还要略早,冷热适中,气候应该是不错的。
楼主常山赵子龙88 时间:2020-07-04 13:11:46
  初四日
  十五里,至汤口。五里,至汤寺,浴于汤池。扶杖望硃砂庵而登。十里,上黄泥冈。向时云里诸峰,渐渐透出,亦渐渐落吾杖底。转入石门,越天都之胁而下,则天都、莲花二顶,俱秀出天半,路旁一岐东上,乃昔所未至者,遂前趋直上,几达天都侧。复北上,行石罅中。石峰片片夹起;路宛转石间,塞者凿之,陡者级之,断者架木通之,悬者植梯接之。下瞰峭壑阴森,枫松相间,五色纷披,灿若图绣。因念黄山当生平奇览,而有奇若此,前未一探,兹游快且愧矣!

  上山前先泡温泉,已成为徐霞客游黄山的保留节目。
楼主常山赵子龙88 时间:2020-07-04 13:13:20
  “云里诸峰……亦渐渐落吾杖底”,西海水库又何尝不是如此。绕过西海宾馆,左侧山涧有清泉坠流而下。其上百米处,用条石筑成水坝,形成碧玉般的西海水库。此后,无论是到光明顶,还是到莲花峰,只要朝向阳处瞭望,西海水库都静静地躺在山底,成为登山者的坐标。
楼主常山赵子龙88 时间:2020-07-04 13:14:01
  “路宛转石间,塞者凿之,陡者级之,断者架木通之,悬者植梯接之。”今天到任何风景名胜,皆不需要也不允许游客自辟蹊径,只能沿景区规划的道路行驶。便利的同时,也缺少了许多探寻的乐趣。
楼主常山赵子龙88 时间:2020-07-04 13:14:37
  时夫仆俱阻险行后,余亦停弗上;乃一路奇景,不觉引余独往。既登峰头,一庵翼然,为文殊院,亦余昔年欲登未登者。左天都,右莲花,背倚玉屏风,两峰秀色,俱可手擥。四顾奇峰错列,众壑纵横,直黄山绝胜处!非再至,焉知其奇若此?遇游僧澄源至,兴甚勇。时已过午,奴辈适至。立庵前,指点两峰。庵僧谓:“天都虽近而无路,莲花可登而路遥。只宜近盼天都,明日登莲顶。”余不从,决意游天都。挟澄源、奴子仍下峡路。至天都侧,从流石蛇行而上。攀草牵棘,石块丛起则历块,石崖侧削则援崖。每至手足无可着处,澄源必先登垂接。每念上既如此,下何以堪?终亦不顾。历险数次,遂达峰顶。惟一石顶壁起犹数十丈,澄源寻视其侧,得级,挟予以登。万峰无不下伏,独莲花与抗耳。时浓雾半作半止,第一阵至,则对面不见。眺莲花诸峰,多在雾中。独上天都,予至其前,则雾徙于后;予越其右,则雾出于左。其松犹有曲挺纵横者;柏虽大于如臂,无不平贴石上、如苔藓然。山高风巨,雾气去来无定。下盼诸峰,时出为碧峤,时没为银海。再眺山下,则日光晶晶,别一区宇也。日渐暮,遂前其足,手向后据地,坐而下脱。至险绝处,澄源并肩手相接。度险,下至山坳,暝色已。复从峡度栈以上,止文殊院。

  僧人谓天都峰“近而无路”,建议从远处欣赏,攒足精力明日攀莲花峰。孰料对于徐霞客来说,积攒了两年来梦寐以求的渴望,如今近在眼前却让他来个二选一,岂非要他在左右手之间做个取舍,他是断断不会答应的。
楼主常山赵子龙88 时间:2020-07-04 13:15:36
  初五日
  平明,从天都峰坳中北下二里,石壁岈然。其下莲花洞正与前坑石笋对峙,一坞幽然。别澄源,下山至前岐路侧,向莲花峰而趋。一路沿危壁西行,凡再降升,将下百步云梯,有路可直跻莲花峰。既陟而磴绝,疑而复下。隔峰一僧高呼曰:“此正莲花道也!”乃从石玻侧度石隙。径小而峻,峰顶皆巨石鼎峙,中空如室。从其中叠级直上,级穷洞转,屈曲奇诡,如下上楼阁中,忘其峻出天表也。一里得茅庐,倚石罅中。徘徊欲开,则前呼道之僧至矣,僧号凌虚,结茅于此者,遂与把臂陟顶。顶上一石,悬隔二丈,僧取梯以度。其巅廓然开阔舒朗,四望空碧,即天都亦俯首矣。盖是峰居黄山之中,独出诸峰上,四面岩壁环耸,遇朝阳霁色,鲜映层发,令人狂叫欲舞。

  如仍有缘,当尝试至少一峰登顶,体会一下“狂叫欲舞”的感受。
楼主常山赵子龙88 时间:2020-07-04 13:16:12
  久之,返茅庵,凌虚出粥相饷,啜一盂,乃下。至岐路侧,过大悲顶,上天门。三里,至炼丹台。循台嘴而下,观玉屏风、三海门诸峰,悉从深坞中壁立起。其丹台一冈中垂,颇无奇峻,惟瞰翠微之背,坞中峰峦错耸,上下周映,非此不尽瞻眺之奇耳。还过平天矼,下后海,入智空庵,别焉。三里,下狮子林,趋石笋矼,至向年所登尖峰上。倚松而坐,瞰坞中峰石回攒,藻绩满眼,始觉匡庐、石门,或具一体,或缺一面,不若此之闳博富丽也!久之,上接引崖,下眺坞中,阴阴觉有异。复至冈上尖峰侧,践流石,援棘草,随坑而下,愈下愈深,诸峰自相掩蔽,不能一目尽也。日暮,返狮子林。

  天都、莲花皆入眼底,徐霞客此行基本目标已得实现。倚松而坐,复归平静,心旷神怡矣。
楼主常山赵子龙88 时间:2020-07-04 13:17:16
  初六日
  别霞光,从山坑向丞相原下七里,至白沙岭,霞光复至。因余欲观牌楼石,恐白沙庵无指者,追来为导。遂同上岭,指岭右隔坡,有石丛立,下分上并,即牌楼石也。余欲逾坑溯涧,直造其下。僧谓:“棘迷路绝,必不能行。若从坑直下丞相原,不必复上此岭;若欲从仙灯而往,不若即由此岭东向。”余从之,循岭脊行。岭横亘天都、莲花之北,狭甚,旁不容足,南北皆崇峰夹映。岭尽北下,仰瞻右峰罗汉石,圆头秃顶,俨然二僧也。下至坑中,逾涧以上,共四里,登仙灯洞。洞南向,正对天都之阴。僧架阁连板于外,而内犹穹然,天趣未尽刊也。复南下三里,过丞相原,山间一来地耳。其庵颇整,四顾无奇,竟不入。复南向循山腰行,五里,渐下。涧中泉声沸然,从石间九级下泻,每级一下有潭渊碧,所谓九龙潭也。黄山无悬流飞瀑,惟此耳。又下五里,过苦竹滩,转循太平县路,向东北行。

  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三百年后,另一个徐氏家族的子孙流连在剑桥的柔波边,写下同样可以传颂千古的名句。中国文人自古就怀揣着游走四方,寄情山水的理想,丈量着家国与天下的距离,呼吸着自由与奔放的空气,营造起人间天堂般自然和谐的精神家园。
楼主常山赵子龙88 时间:2020-07-04 13:27:34
  附:徐霞客传
楼主常山赵子龙88 时间:2020-07-04 13:29:55
  徐霞客传
  钱谦益

  徐霞客者,名弘祖,江阴梧塍里人也。高祖经,与唐寅同举,除名。寅尝以倪云林画卷偿博进三千,手迹犹在其家。霞客生里社,奇情郁然,玄对山水,力耕奉母。践更繇役,蹙蹙如笼鸟之触隅,每思颺去。年三十,母遣之出游。每岁三时出游,秋冬觐省,以为常。东南佳山水,如东西洞庭、阳羡、京口、金陵、吴兴、武林、浙西径山、天目、浙东五洩、四明、天台、雁宕、南海落迦,皆几案衣带间物耳。有再三至,有数至,无仅一至者。
  其行也,从一奴或一僧、一仗、一襆被,不治装,不裹粮;能忍饥数日,能遇食即饱,能徒步走数百里,凌绝壁,冒丛箐,扳援下上,悬度绠汲,捷如青猿,健如黄犊;以崟巖这床席,以溪涧为饮沐,以山魅、木客、王孙、貜父为伴侣,儚儚粥粥,口不能道;时与之论山经,辨水脉,搜讨形胜,则划然心开。居平未尝鞶帨为古文辞,行游约数百里,就破壁枯树,燃松拾穗,走笔为记,如甲乙之簿,如丹青之画,虽才笔之士,无以加也。
  游台、宕还,过陈木叔小寒山,木叔问:“曾造雁山绝顶否?”霞客唯唯。质明已失其所在,十日而返。曰:“吾取间道,扪萝上龙湫,三十里,有宕焉,雁所家也。扳绝磴上十数里,正德间白云、云外两僧团瓢尚在。复上二十馀里,其颠罡风逼人,有麋鹿数百群,围绕而宿。三宿而始下。”其与人争奇逐胜,欲赌身命,皆此类也。已而游黄山、白岳、九华、匡庐;入闽。登武夷,泛九鲤湖;入楚,谒玄岳;北游齐、鲁、燕、冀、嵩、雒;上华山,下青柯枰,心动趣归,则其母正属疾,啮指相望也。
  母丧服阕,益放志远游。访黄石斋於闽,穷闽山之胜,皆非闽人所知。登罗浮,谒曹溪,归而追及石斋於云阳。往复万里,如步武耳。繇终南背走峨眉,从野人采药,栖宿巖穴中,八日不火食,抵峨眉,属奢酋阻兵,乃返。只身戴釜,访恒山於塞外,尽历九边厄塞。归,过余山中,剧谈四游四极,九州九府,经纬分合,历历如指掌。谓昔人志星官舆地,多承袭傅会;江河二经,山川两戒,自纪载来,多囿於中国一隅。欲为昆仑海外之游,穷流沙而後返。小舟如叶,大雨淋湿,要之登陆,不肯,曰:“譬如涧泉暴注,撞击肩背,良足快耳!”
  丙子九月,辞家西迈。僧静闻愿登鸡足礼迦叶,请从焉。遇盗於湘江,静闻被创病死,函其骨,负之以行。泛洞庭,上衡岳,穷七十二峰。再登峨眉,北抵岷山,极於松潘。又南过大渡河,至黎、雅,登瓦屋、晒经诸山。复寻金沙江,极於犛牛徼外。由金沙南泛澜沧,由澜沧北寻盤江,大约在西南诸夷境,而贵竹、滇南之观亦几尽矣。过丽江,憩点苍、鸡足。瘗静闻骨於迦叶道场,从宿愿也。
  由鸡足而西,出玉门关数千里,至昆仑山,穷星宿海,去中夏三万四千三百里。登半山,风吹衣欲堕,望见方外黄金宝塔。又数千里,至西番,参大宝法王。鸣沙以外,咸称胡国,如迷卢、阿耨诸名,由旬不能悉。《西域志》称沙河阻远,望人马积骨为标识,鬼魅热风,无得免者,玄奘法师受诸磨折,具载本传。霞客信宿往返,如适莽苍。还至峨眉山下,托估客附所得奇树虬根以归。并以《溯江纪源》一篇寓余,言《禹贡》岷山导江,乃氾滥中国之始,非发源也。中国入河之水为省五,入江之水为省十一,计其吐纳,江倍於河,按其发源,河自昆仑之北,江亦自昆仑之南,非江源短而河源长也。又辨三龙大势,北龙夹河之北,南龙抱江之南,中龙中界之,特短;北龙只南向半支入中国,惟南龙磅薄半宇内,其脉亦发於昆仑,与金沙江相并南出,环滇池以达五岭。龙长则源脉亦长,江之所以大於河也。其书数万言,皆订补桑《经》郦《注》及汉、宋诸儒疏解《禹贡》所未及,余撮其大略如此。
  霞客还滇南,足不良行,修《鸡足山志》,三月而毕。丽江木太守偫餱粮,具笋舆以归。病甚,语问疾者曰:“张骞凿空,未睹昆仑;唐玄奘、元耶律楚材衔人主之命,乃得西游。吾以老布衣,孤筇双屦,穷河沙,上昆仑,历西域,题名绝国,与三人而为四,死不恨矣。”余之识霞客也,因漳人刘履丁。履丁为余言:“霞客西归,气息支缀,闻石斋下诏狱,遣其长子间关往视,三月而反,具述石斋颂系状,据床浩叹,不食而卒。”其为人若此。
  梧下先生曰:“昔柳公权记三峰事,有王玄冲者,访南坡僧义海,约登莲花峰,某日届山趾,计五千仞为一旬之程,既上,煹烟为信”。海如期宿桃林,平晓,岳色清明,伫立数息,有白烟一道起三峰之顶。归二旬而玄冲至,取玉井莲落叶数瓣,及池边铁船寸许遗海,负笈而去。玄冲初至,海渭之曰:“兹山削成,自非驭风凭云,无有去理。”玄冲曰:“贤人勿谓天不可登,但虑无其志尔。”霞客不欲以张骞诸人自命,以玄冲拟之,并为三清之奇士,殆庶几乎?霞客纪游之书,高可隐几。余属其从兄仲昭讎勘而艳情之,当为古今游记之最。霞客死时年五十有六。西游归以庚辰六月,卒以辛巳正月,葬江阴之马湾。亦履丁云。
作者:Leo浪神 时间:2020-07-12 15:16:14
  评论 杏林心经:你,还有你们一帮几个网特,都跑不了,我骂死你们这群狗特务!你们成天在天涯等一线论坛发挑起国内网民怨恨情绪的帖子,我代表13亿中国人和中国政府,骂死你们!你们还敢辱佛,你们这群孽畜!有13亿中国人、中国政府、满天神佛保佑我,你说我的全不应验!我说你的全应验!哈哈哈
作者:Leo浪神 时间:2020-07-12 15:18:46
  楼主你,还有你们一帮几个网特,都跑不了,我骂死你们这群狗特务!你们成天在天涯等一线论坛发挑起国内网民怨恨情绪的帖子,我代表13亿中国人和中国政府,骂死你们!你们还敢辱佛,你们这群孽畜!有13亿中国人、中国政府、满天神佛保佑我,你说我的全不应验!我说你的全应验!哈哈哈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