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那苗屯

楼主:星羽x 时间:2020-07-09 13:20:06 点击:283 回复:2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寻找那苗屯
  2020上半年,因为疫情原因,我们候鸟协会公益运动分会按照政府要求,暂停了集聚性活动,当然,主要是徒步。
  但是,集体活动不搞,个人锻炼还是不能停的,虽然因为一个人没劲,次数少了很多。
  因为一直带人徒步,对新路线的探索就几乎没什么进展,现在这个机会,正好用上,等于为以后徒步积累新目标。
  目前我住在长寿村,当然首先是要探索百鸟岩方向了,而这个方向,公路、盘阳河左边我们不知道走过多少次了,相对来说,右边百雄山方面却是空白,所以自然是我探索的目标。
  从长寿村以下,是松吉村的乡道,而国道右边就是百雄大山,里面很少村寨,大路也只有两条。
  三月的一天,我从乡道经百雄山隧道出去,沿着208省道往山上走,那边有进山道路,想去看看。
  结果走了一段路,一路上山,进了金花茶种植基地,里面的人不让参观,不然的话,倒是一个很好的徒步目的地,但人家不让,也没有办法。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0次 发图:91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星羽x 时间:2020-07-09 13:34:28
  后来回来时,公路边看到那苗屯的路牌,这是另外一条上山道,打算有机会去看看。
  其实那苗屯也是有候鸟人去的,不过因为路太远,对七老八十、疾病缠身的候鸟人来说有点挑战难度,但它属于甲篆镇松吉村,也就是说,与我现在住的平安村是隔壁邻居,这样的话,再远也是有限的吧?趁着现在不组织活动,先去看一下,探探路。
  过了一段时间,可能是四月份吧,我从长寿村出发,不走公路,从河边上去,走松屯公路上边,省道与乡道之间的一条水泥路,然后斜插上去,一直到省道。
  沿着省道呼吸着新鲜尾气再往前走一段,这里公路是修建在百雄大山山坡上的,右边是大山,左边是往下的山坡,庄稼地一直泻到盘阳河,有渡槽从右边大山上下来,横亘公路,然后往下消失在玉米地中。
  这时,我看到对面山上有一条砂石机耕路,与公路平行的往山上延伸,就想去看看这些渡槽的发源地,也能摆脱尾气,于是离开公路,往山上走。
  这里的山坡上,下面种的是玉米,上面则是极为茂密的半原始密林,但以灌木与稀疏乔木为主(后来看到,乡民对树木的砍伐不断),空气倒是很好的。
  终于看到渡槽顶部了,这样的渡槽有四五条,都是农业学大寨时遗留下来的,截取高山流水,用于灌溉坡地,可惜时过境迁,目前已经全部被荒废,只有干涸的渠道默默朝天。
  水到哪里去了呢?
  这个问题我是后来才明白的,文章最后再讲,因为我是那个时候才醒悟的。
  由于路是沿着大山修的,所以顺着山势走起了之字形,走了一弯又一弯,怎么也不到尽头,按理应该回头是岸,可我想,这里修了这么一条路,应该会有目的地,也许是一个藏在深山中的村寨,比如那苗屯,于是继续往上走。
  这条路是山坡上开出来的简易机耕路,走的人不多,但应该还是有,因为路中间长出来的草木不多,空气不错,草木葱茏,杂花生树,莺语婉转,只是空山不见人,不闻人语声。
  
  
  
  
  
  
楼主星羽x 时间:2020-07-09 13:38:31
  走这么久是没想到的,偏偏今天出来就打算随便走走,所以没带水,巴马的天热的早,今天气温也有三十三四度,太阳不大,但很气闷,身上不停地出汗,就开始口渴。
  所以在巴马,出来徒步,哪怕不走多远,也一定要带水,不然渴死你。
  而巴马的山,盘阳河以北都是石山,这石山极其破碎,充满缝隙,所以是找不到地表水的,而盘阳河以南却是以土山为主,有溪水与泉水,只是这一带林木太过茂密,即便有溪涧,也下不去,而且这些溪涧基本上都是干涸的(原因最后揭晓)。
  不止一次的想回头,但又有一个念头,走到前面的山嘴看看有什么就回头,结果一个山嘴一个山嘴地走下来,最后终于有了结果。
  前面砂石路与一条上山的水泥路相交了。
  我看看这条横亘在我面前的水泥路,大约有四五米宽,路况很好,一头穿过密林,通往山上,我想那应该是往百雄山顶去的,只是我今天没带水与干粮,没有探索条件,下次吧。
  于是,我踏上了水泥路下山那端的道路。
  也是很巧,在下山路边,有个山涧里,有水流出来。
  水不大,但是,用一只手手掌挽着,还是可以喝到一点的,虽然很少,但喝个七八十次,还是能解渴的,出门就不要这么讲究了。
  喝水的时候,我注意到,脚下有管道,其实我踩的是一个被砂石淹没了的水池,但明显这水池还在用,容纳不了的水溢了出来,便宜了我,这天,失水可不是闹着玩的。
  失水情况下,人很容易疲惫,喝了水,人的精神好了一点,但今天我也没了往上去的劲头,下次再来吧。
  
  
  
  
楼主星羽x 时间:2020-07-10 14:03:09
  水泥路一路往下,风光与空气都不错,在一条岔路口,我发现有个孩子在玩,这大山上,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怎么突然冒出来个孩子?
  师傅,有妖怪!
  可惜我没有师傅,喊也没用。
  大着胆子走到岔路口往那边一看,有辆外地车停在那里,一对年岁较高的男女坐在那里乘凉——按照候鸟人说法,应该是吸氧。
  那孩子是他们的孙子。
  大多候鸟人是不带孩子的,毕竟孩子要上学,不过今年不是疫情,特殊嘛,估计他们是过年带孩子出来玩的,现在疫情回不去。
  不过想想,你们可真会玩,走这么远,这么高的山,到这里吸氧。
  这里距离坡月或者长寿村也有好几公里了,不过他们有车,问题不大。
  跟他们聊了一阵,告别后继续下行,这条路也不近,一直往下,不少之字形转折,最后到了下面省道旁的那苗屯上山路口。
  这么说,刚才那条上山路是通往那苗寨的。
  
  
  
  
楼主星羽x 时间:2020-07-10 14:13:55

  当然现在也不可能掉头,这里两个选择,一个是往下到乡道路口,过百雄山隧道沿着乡道走回去,另一个就是走省道了,就是省道车多了点。
  先走省道吧。
  很巧,走不远有辆机动车停在路边,有人与我打招呼,我一看居然是老熟人,戈怀屯上次我们组织给他募过捐的韦国军(反穿小石林募捐——一次很有意义的徒步活动_旅游休闲_论坛_天涯社区
  http://bbs.tianya.cn/post-travel-857299-1.shtml
  
  
  
  
  
  ,今天他家修房子,来买建材。
  我也没问他们车停路边干嘛,反正一会儿他们就告别开走了,我一想,晕,你们也太实在了吧,就不问问我是不是要搭顺风车。
  说起来也是山里人老实,因为他们以为你是想徒步,没想着搭车,但平时我是带人,没法搭车,可今天是一个人啊。
  天又那么热……
  没办法了,出来活动,还是要靠自己,丢掉幻想,准备战斗。
  虽然天热,但好歹还是回到了家。
  这以后一段日子,总是这样那样的事情,拖延了,看看就到了端午节。
楼主星羽x 时间:2020-07-13 13:28:44
  端午节的最后一天,头天晚上下了不小的雨,不过早上起来是天晴的,我想那天走的那条砂石路可能有泥泞,但沿着水泥路上山的话应该没问题,于是带了水与干粮,拿着拐杖就出了门。
  今天我是沿着松吉村的乡道往前走,打算出了百雄山隧道后到省道乡道交叉处转入省道往上走,到那苗屯路口再进入。
  一口气走到蝴蝶谷上方的观景台,这里可以看到整个大峡谷,在这里歇了一会儿,就看到下面公路上又上来一个候鸟人,两个人就聊了一阵天,原来,他以前跟我去过交乐天坑,今天是去甲篆玩。
  说起来甲篆今年我也已经徒步过两回了,其中一次还长了点知识——我路过百鸟岩水电站,当时在发大水,水力很充沛,但水电站却没有动静,我很奇怪,正好此时有辆车从水电站出来,关大门的时候我就过去问了一下,原来,是水电站落差不够,出不了力,所以不能发电,说了就开车走了。
  可能有的人奇怪,发大水的时候,水势更大,落差也应该更大才是,怎么会发不了电呢?
  这个,我也是在现场才明白的,开始还反应不过来,原来因为发大水,上游水来势固然是大了,水位也高了一点,但水电站下面的出水口,水位也大大提高,这样一来,反而比平时落差大大减小,本来用来发电的下泄水流,被下面的洪水顶托,落差就不够了。
  这个真的是想不到,也是只有到了现场才能明白的知识。
  又:发生这种情况,还因为这种小水电的设计,平时水位就与坝齐高,所以发洪水上游水位几乎没有提升,下游水位却抬升很多,这才出现这种情况,大水电站正好相反,洪水时上游水位大大提升,下游提升有限,所以机组出力更大,发电更多。
  言归正传,这位候鸟人要去甲篆,本来我们可以一起走,有个伴,但我最近去过甲篆两次了,再说,今天又不去,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找到那苗屯了。
  于是分道扬镳,我还是沿着省道上去,找到立着那苗屯牌子的路口。
  
  
  
  
  
楼主星羽x 时间:2020-07-13 13:31:08
  虽然是水泥路,但上山还是很累的,走了好久才到了上次沙石路口的分叉处,再往上就没去过了。
  原以为这里上去应该不远了,没想到一路上行,一直没看到那苗屯的影子。
  现在水泥路在百雄大山上往上节节攀升,这里虽然是土山,但山势还是比较陡峭的,山下盘阳河因发大水浑黄的水流已经变清,上面看下去,碧绿的飘带蜿蜒在崇山之中,非常漂亮,而吉屯村民的房子,也是静静躺在群山之中,很有田园气息。
  一路走去,路边密林中有动静,原来是农民在砍树,一根根小腿粗细的,树干扔在路边,大概是用来搭建什么。
  这个事情好像现在巴马也没人管。
  但水泥路一直往上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到头,晕,不会一直走到百雄山顶吧。
  
  
  
  
  
楼主星羽x 时间:2020-07-13 13:33:28
  走了大约两个小时,这上山路,一小时大约只能走三公里多点,现在走了两小时还没到,还真够远的。
  还真被我说中了,看看这里都到山顶了,结果出现一个隘口,水泥路穿过山了,其实这里距离真正的山顶还比较远,不过我们是从大山正面接近左边侧面的地方上来的,这边的山脊低一点,但也没想到居然会翻过大山,这那苗屯,究竟窝在哪里啊。
  翻过山后路只是稍稍有点下坡,也幸好这样,不然我肯定打退堂鼓了,如果大下坡下去后上来就太累了,但又走了好久还没到,正嘀咕呢,前面远方出现了一个山上的村寨,只是,这村寨似乎还在对面的山上。
  那应该就是那苗屯了吧,不过还是有点远。
  
  
  
  
  
楼主星羽x 时间:2020-07-13 14:06:01
  不过好歹有个目标了,继续前行,就看到前面路上横七竖八的停了不少小车、面包,还有摩托车,正奇怪呢,就看到路边有块牌子:前面塌方,注意危险。
  塌方了?我继续前行,就看到水泥路的尽头,有堆积大约两米高的泥石,上面已经踩出了道路。
  我走到跟前,看到水泥路埋在泥石下面,右边山上的塌方其实是滑坡,山势也不算太陡,大约四五十度的样子,而右边的山下山势就太陡峭了,大约最少也有七八十度的样子,巨大的塌方一直到山下,目测大约有三四百米的高度,非常的惊险。
  站在这个滑坡体上,是有点提心吊胆的,过去还是不过去?最近山体滑坡的视频也看得多了,越看就越害怕,人在天灾面前,是非常渺小的……
  
  
  
  
楼主星羽x 时间:2020-07-14 13:09:54
  我犹豫了好久,看看滑坡体上这土已经被踩的非常结实了,虽然是个斜面,但基本还是平的,宽大约有一米左右,小心点走过去,只要上面土石不滑下来,还是没问题的,再说也不会那么巧吧?
  又要冒险了,我不去找险,这险偏偏要找上我。
  不过没办法啊,走了快三个小时了,就这么回头,不甘心啊。
  下定决心,就怕牺牲,排除万难,剩下困难,有困难要上,没有困难创造困难也要上!
  哥哥你大胆地向前走,向前走,莫回头……
  心儿狂跳着,小心翼翼地走过了这面塌方体,尽管走得很慢,但也没办法,一个是怕剧烈动作对不稳定的山体造成冲击,一个是怕一失足成千古恨,还有一个也是很重要,需要拍摄几张滑坡体的照片。
  不知为何,一直以来都有这个情况,就是本来很陡峭的山势在照片中就显得很平缓,本来很巍峨的山体拍出来也会显得平淡无奇,这个没办法,不是我能掌控的。
  即便这样,我在滑坡体上还是没敢多呆,加上相机是盲拍的,质量无法保证,只得过了滑坡体后再转身拍摄,不得不说,这滑坡体确实惊心动魄,都赶上青藏高原的地势了。
  百雄山海拔一千多米,我这里过了山脊,七八百米还是有的,下面就一直到底了,虽然山谷中的这个底部到山谷外还有些落差,但是也不会太大,这样说来,刚才我说的滑坡体落差三四百米还是低估了。
  过了滑坡体,继续往前走,山道又寂静无人了,这一截还是水泥路,三四米宽,两辆小车交会还是没问题的,这路是2016年修的,国家在扶贫这一块上还是有投入的。
楼主星羽x 时间:2020-07-14 13:15:17
  再往前,山道边有一些山民坐在那里歇息,主要是青壮年,男女都有,问他们干什么,说是立碑。
  这个碑,自然不可能是旅游性质,就是民间一般的白事了。
  果然,走过去,一路又有二三十个山民在休息聊天,见我就友好的打招呼,说出来玩啊,我说是啊。
  
  
  
  
  

  路边有新立的石碑,是两个,估计是迁坟,我也不好细看,又不能拍照,与乡民们点点头就赶紧走了过去。
  刚才看到对面山上的村子了,原以为那个是那苗屯,不过乡民们告诉我,那苗屯就在前面,我加快脚步继续往前走,终于看到建筑了。
  是一个十平米左右的简易亭子,居高临下对着山坡下面,里面有一位中老年妇女在乘凉,我一边拍摄一边走了过去,打过招呼,往山下看去,还是有点风光的,主要是小块梯田,右前方有座祖庙,遗世独立的站在高坡上,旁边有一棵树,很好的取景对象。
楼主星羽x 时间:2020-07-14 13:48:46
  右后方是那苗屯的屯容,前后两排房子,居然都是楼房,不得不说,甲篆镇比西山乡还是富裕很多,不管是深山中的好合村(我们去扶贫过)还是这海拔千米的大山上的那苗屯,没有竹木吊脚楼的,都是砖混结构。
  吊脚楼有旅游价值,但与,原始吊脚楼所在地区往往也是比较贫穷的。
  没想到那苗屯,居然是在如此高的山上,不过这里居高临下,风光倒是不错。
  我往屯里走去(按照习惯,是应该往村里走去,这是山村嘛,无奈行政编制是屯),与一位中年男子聊了一阵天,主要内容是疫情之下,打工无门,老百姓生活困苦,国家也没有补助等。
  重复我以前的观点,特困时期,国家应该学习国外,给百姓发钱,减少悲剧的发生。
  又说起刚才那滑坡,对方说已经一个多月了,本来用铲车清理的话,虽然滑坡体大,但一天也就完事了,但下面的村子不让。
  还有这事,我的印象中,清理滑坡都是用推土机往下推,这样就很快,如果往两边运出来,这几千方土石也根本没地方堆。
  看来还是要政府协调处理。
  
  
  
  
  
楼主星羽x 时间:2020-07-15 13:20:11
  因为回去过滑坡体害怕,我想从对面过去,沿山坡一路往下,到甲篆坐车回去,但询问很多人,都说没有路,或者有小路,但很难走。
  我不死心,还是决定试一试。
  穿过那苗屯,沿着山往前走,有砂石机耕路,走了一段,有往下的小路,草木掩映,似乎与村民说的相似,我便转入小道。
  小路确实很湿滑,还要防备掩映的杂草中有蛇,虽然我带了棍子,但是行进速度就快不起来。
  穿过密林,右手方向是山坡上的梯田,种的是水稻,现在快抽穗了,但是田块很小,基本上是两三米宽,有的甚至不到一米,上下坎也很高差不多有一到两米,可见这山虽然是土山,但是山势也是很陡峭的。
  路在这里分叉,左边往下的又转入密林,右边往前的,就平行进入一块水田,水田前面,就立着刚才我看到的祖庙。
  沿着水泥砖砌成的田埂,爬上祖庙的高台,发现四周主要是右边,有气势磅礴的梯田,从上面一直倾斜到深深的山谷里去。
  梯田是真正的梯田,因为种的是水稻,目前长势良好,一片绿油油的。
  想起了那首歌:……一层层梯田一层层绿,一阵阵歌声随风传……
  昂首挺胸歌罢,居高临下的景色也看的差不多了,现在是想想前路了。
  
  
  
  
  
楼主星羽x 时间:2020-07-15 13:26:33
  上图公鸡先生与它的太太歇息在竹架上,但我拿出相机,母鸡太太害羞的跳下去了。
  -------------
  不错,是前路,这祖庙到对面也不是太方便。
  一个选择是下去,到谷底,再爬上去。
  但这话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就不容易了,因为目测这山谷虽然快到尽头底部大大抬升,但至少也还有两三百米深,这还是快到山谷尽头了,谷底地势升高了,外面的话,至少有五六百米。
  两三百米深,而且路湿滑不好走,到了谷底还得爬上去,我怕时间来不及。
  另一个选择是顺着山谷继续往前,山谷的尽头,这面与对面的大山是连在一起的,可以绕过去。
  不过,距离有点远。
  正犹豫,就见梯田中走来一位村民。
  他手拿砍刀,一路做着什么,我反正没事,就等他走过来,然后道:“放水啊?”
  他朝我笑了笑,说是。
  水稻生长,离不开水肥,这田间水的管理,也是要经常巡视的。
  我又问,那你怎么拿了把砍刀?
  一般,管理田间水,农民都是拿铲子或者锄头的。
  他说有些草(包括灌木)需要清理一下。
  原来如此,热带附近,草木生长茂盛,需要经常处理,这与我下乡的江浙一带农村是不一样的。
  我问对方如何去对面,他指着山谷尽头,说路不好走,还有山蚂蝗。
  蚂蟥倒是不怕,下乡时见多了,不过既然山民都说路不好走,那肯定不好走了,而且看上去还那么远,地形复杂。
  我犹豫了一下,就放弃了这个念头。
  还是走回头路吧。
  
  
  
  
  
  
  
  
  
  
楼主星羽x 时间:2020-07-17 13:29:06
  沿着老路往上爬,上山好走一点,不太容易摔跤。
  回到大路上,又遇到一位手拿砍刀去看水的山民,看来大山深处,砍刀是标配。打了个招呼,我走回村里——语言习惯,走回屯里怪怪的。
  村里刚才外面的村民一个都没有了,我在一根管道前补充了水,就继续往回走。
  在立碑处,还是有人跟我打招呼,聊了几句继续走,前面来了一男一女。
  “刚才来的那一男一女真不讲理,把咱们家的狍子肉都吃完了”,我想起了《智取威虎山》中的台词。
  幸好这一男一女不是那一对。
楼主星羽x 时间:2020-07-17 13:35:28
  那男的问我,前面在干什么。
  我说立碑。
  男的脸色大变,转身就走。
  嘴里说着什么,大意是我不去这种地方。
  我们就往回走,闲聊中知道他们是对面的,去那苗串门。
  他们走得慢,当然也许是故意的,最后落在了我的后面。
  来到滑坡体前,我又边拍摄边走,过了这地才松了一口气。
  再往前就是一马平川了,而且还都是下坡的水泥路。
  就是真有点远。
  走的路少不觉得,今天走了几个小时了,就觉得往下走对膝盖的冲击很大。
  拖鞋是硬的,旅游鞋应该好一点,当然,我们穷人,也没有那么多讲究。
  往下走都那么远,也不知道刚才是怎么上去的。
  最后终于走到砂石机耕路与水泥路的交叉口,我想了想,还是走上了往左的砂石路,不坐车的话,这里回长寿村近很多。
  
  
  
  
  
  
  
  
  
  
楼主星羽x 时间:2020-07-17 13:36:10
  天上有薄云,太阳不是太晒,但还是很热,人的精神也不是太好,就在此时突然遇见了那事。
  说实在的,这辈子在外面走,荒郊野外的也有无数次了,都没有遇见过这种事,但等我看到一男一女在路边剧烈运动时已经来不及了,我慌忙往回走了一段,站了一会儿,再往前走,那对野鸳鸯刚才也已经察觉了,现在分开了,我若无其事的路过,男的还跟我打了招呼说出来玩啊,女的将脸用帽子盖着,一条腿还光着。
  我也答应了一句,没有停顿地走了过去。
  这辈子第一次碰到。
  往回走真是有点远,看到山谷中的水窖,还清楚听到水在里面流动的声音,我突然想到了文章前面提到的问题,就是为什么过去那些建设好的水渠都干涸了,因为看山上密密麻麻的水窖,这水都流入水窖,通过管道直接引到山下去了,所以,溪水都断流了,水渠也就没水了。
  社会的发展引起变化,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当然,被引走的水用不了,白白流失,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这种简易引水装置就是有多少用多少,水窖本身虽有调节功能,但也不是太大。
  回到家已经是下午三点出头了,上午九点过一点出门,刚好六小时,疲劳倒不算太厉害,但是膝盖真的是有点痛。
  这次那苗屯之行也就顺利结束。
  因为太远,估计以后带候鸟人上去的机会不多,与巴独、龙王宫差不多,一年也就一趟吧。
  后记:几天后,我给甲篆镇政府打了电话,说了那苗屯因滑坡村民出路被堵的事情,工作人员很客气的回答说知道了,准备处理。
  又:隔一天再度询问,说已经在协调了,这种事情只能政府协调,作为个人来说,有这样的结果,还是很满意。
楼主星羽x 时间:2020-07-17 13:43:38
  全文完。
作者:一池秋水2 时间:2020-08-03 08:32:14
  点赞
楼主星羽x 时间:2020-08-03 15:46:49
  @一池秋水2 2020-08-03 08:32:14
  点赞
  -----------------------------
  谢谢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