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北京古城遗痕,叹山水转圜沧桑

楼主:zzz0401 时间:2020-09-16 21:25:14 点击:206 回复: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北京人常说北京城有六百年历史,还说“先有潭柘寺,后有北京城”。这个时间节点说的是明代北京城,严格说应该是明代皇城,就是现在的紫禁城。
  其实北京很早就有人了,最早的北京人是住在现在京郊龙骨山,也就是房山周口店,那是距今七十万年之前了。他们在那里住了好几十万年,后来搬到楼上住去了,就是山顶的洞里。我们管他们叫山顶洞人,这已经是距今三万年了。他们这些人都是生活在旧石器时代,大家啸聚山林,刨坑而居,也就是相当于穴居人。又过了没多长时间,大概是两万年,北京人就从山里出来了。他们来到现在门头沟斋堂那个地方,在一个叫做东胡林村的地方平整土地开发了一片宅基地搭小房住了下来,这是距今一万年前的新石器时期早期。你别看我这里写的顺序挺好,可是北京猿人、山顶洞人和东胡林人之间是不是直系亲属?我也不知道。不过,目前考古界认为东胡林人是现代北京人的八百辈儿祖宗,而且东胡林人身上已经有了佩玉,说明他们有了相当像样的业余文化生活。你看,能在第四纪冰川时期生存下来,而且不远遁什么阿拉斯加的人,还就是只有北京人,生于斯长于斯。西方的那些人都是非洲智人的后代,那些非洲智人当时就耐不住冰川期的寂寞,从非洲流窜到阿尔卑斯山北、西伯利亚,最后到了阿拉斯加。
  从东胡林人之后,北京的经济得到很大发展,社会也有很大进步,人口也不断增长。又过了几千年,北京西方那边就发生了武王灭纣的事件。周武王灭了商纣王之后就分封诸侯,武王姬发给他兄弟姬奭封了一个“召公”的名头。光有名头还不行,还要有封地,这个封地就是北京及其周边,叫做“燕”。燕的都城在现今京郊最南面的房山琉璃河镇。这个燕之都就叫做“燕都”,也叫“燕京”,这就是北京建城史的起点,时间是周武王十二年,公元前1044年,距今超过三千年。姬奭虽然得封召公,他其实还是主要在朝里上班,也就是在镐京办公。镐京在现今西安,离北京远着呐,是周武王拆了商都朝歌以后新盖的都城。姬奭虽然有了大宅,可是自己顾不上装修,就让他家大娃姬克去张罗。所以,这个燕京不是召公所建,而是召公之仔所建。
  前面说的周口店猿人洞、山顶洞我都还没去过。上次去爨底下村时路过东胡林村,当时还有人在那里挖土,不让我进去拣土里的零碎儿,我也就没进去。琉璃河镇那里现在修了一个西周燕都遗址博物馆,据说给大家看一个大土坑。土坑旁边盖了一所房子,把坑里挖出来的泥瓦、青铜锅碗瓢盆用灯照着给你看。我觉着开车去那个地方有点蹩脚,就没去。
  西周之后,北京就没有正儿八经地做过某都了,期间还被契丹人连着燕云十六州给割走。到了金代,金太祖完颜阿骨打兴起灭辽大业,直到其弟金太宗完颜晟在天会三年(1125年)活捉辽天祚帝,灭辽成功。大金国初京是在现在的哈尔滨阿城,叫做上京会宁府。后来时任丞相的完颜亮在皇统九年(1150年)发动宫廷政变,无耻地弑杀金熙宗登上王位,史称海陵王。海陵王称王不久就把大金国都城从上京会宁府迁往燕京叫做“中都大兴府”,并且改年号贞元元年(1153年)。金中都的位置大概相当于现在北京城区的西南角,我上次去看的天宁寺辽塔就在金中都的城内。前些年开发丽泽商务区的时候,发现了金中都的一些痕迹,墙根儿的夯土之类。金代的都市建筑现在都已无存了,倒是在中都城外还留下来一些。上次我去看重修后的香山大永安禅寺就是金世宗时期的建筑,就是香山寺。
  金中都城外还有一宗建筑留存了下来。在金中都之前辽代的时候,契丹人在金海挖土扩大湖面叫做太液池,挖出来的土形成二个大土堆。契丹人在这里修了行宫叫“瑶屿行宫”,就是皇家的御苑。这个太液池就是现在的北海,那二个大土堆一个是琼华岛;另一个是圆坻,就是现在的团城。金世宗——还是这个金世宗——扩建瑶屿行宫成为太宁宫,他在琼华岛上建了一座广寒殿,在圆坻上也建了一座殿,和广寒殿隔水相望。现在的琼华岛上变化很大,金代的东东就剩下当年从汴梁盗来的艮岳石了。当年金世宗在圆坻上建的是一座圆殿,现在也早就没有了。
  现在我们说北海公园是北京最老的公园,说的就是它在辽金时期就已经是皇家郊游的地方了。金代的时候,北海公园是在城外;到了忽必烈进北京建立元朝的时候,北海可就是在元大都城内了,而且是紧挨着皇城。忽必烈建元大都的时候,在圆坻修了城墙改叫圆城,而且加高了圆殿叫仪天殿,修了重檐屋顶。最关键的是忽必烈建大都的奠基石现在还在团城,这是北京最古老的建城纪念品。
  我去北海团城看看这个元大都建城奠基石吧。
  我去北海最方便是坐地铁,倒一次就可以坐上六号线到北海后门。然后我就可以沿着北海东沿往南走,一直可以走到北海前门去看团城。
  北海东沿一路有高大的林荫树。
  

  去过北海的人都知道北海东沿北端路东是一带红墙,那里面现在是北海幼儿园。北海幼儿园的大门在北海后门外朝北开,其实这红墙里的建筑大门是在南面。这里在古代是很重要的一个地方。
  

  先蚕坛。北京有所谓的“九坛八庙”,天坛地坛日坛月坛,还有中山公园里的社稷坛,另外有先农坛和这个先蚕坛。中国是农业国,先农是六神之一,司农业,就是神农氏。先蚕坛是祭蚕神的地方,中国自古就敬蚕,因此有发达的丝绸业。据传蚕神是女首马身叫马头娘,古代皇家祭蚕神都是皇后出面,叫做“亲蚕”。
  走到东门口就可以跨越陟山桥,这个“陟”念“智”,是登高的意思,就是过桥去登琼华岛上的假山。站在陟山桥上向南望。
  

  琼华岛的东南角有一座我喜欢的小屋,冬季在此向雪烹茶或煮酒,悠哉游哉,天下无敌。那意境要和着陆游的“北风吹雪四更初,嘉瑞天教及岁除。半盏屠苏犹未举,灯前小草写桃符”。
  

  及晴日,须仰首,便可见白塔出没于树梢间。
  

  继续前行,便到了琼华岛上的永安寺门前。这座永安寺就是我在《访北京黄寺,探三百年不示人之密》文中所说“京城清早三寺”之一。第一座是东华门外普胜寺,现在是欧美同学会。普胜寺里最稀奇的是两座功德碑,寺庙里的功德碑一般都是竖立在大雄宝殿前。普胜寺里的功德碑却是卧碑,一块是顺治八年(1651年)建寺碑。
  

  还有一块是乾隆九年(1744年)的重修碑。
  

  这两块碑现在都在动物园北的五塔寺,那里现在是北京石刻博物馆,里面有很多石碑,只有这两座卧碑。卧碑形式的功德碑及其罕见,普胜寺的卧碑非常珍奇,可能算是天下唯一了,至少是北京唯一。
  北海公园永安寺门前有两座石狮,它和其它寺庙门前石狮不同,这两座石狮不是面朝门外,而是面朝寺门的,因此被称为“倒座狮”。
  

  永安寺门前有一座三孔石拱桥,既然它是在永安寺门前,当然就叫做永安桥。
  

  永安桥南北两端各有一座四柱三楼的牌楼,北面这座因为额枋上有“堆云”二字,所以被称作“堆云牌楼”。
  

  南面这座因为额枋上有“积翠”二字,所以被称作“积翠牌楼”。积翠牌楼后面就是团城的北墙和八字登山梯。
  

  站在积翠牌楼下看白塔。
  

  

  突然发现这牌楼下有两座石狮。
  

  原来永安寺门前的石狮不是什么倒座狮,而是永安桥北面桥头堆云牌楼下的石狮,因为南面这座积翠牌楼下面也有同样姿势的两座石狮。所以说不仅读书不能不求甚解,观景也不能这样啊。
  团城北面这架八字登山梯并不开放,若要去看团城是要从北海公园门外上去的。门外墙上有“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标志。
  

  你看,这“北海及团城”是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北京同样是第一批的古建还有故宫、八达岭长城、雍和宫、天坛、国子监和颐和园这些著名景点,还包括了一些不是很著名的,比如白塔寺白塔、五塔寺金刚宝座、智化寺、云居寺塔和石经。
  团城在辽代是一个土堆叫圆坻,到了金代在上面建了一座圆殿。忽必烈进入北京修建皇宫和元大都的时候,皇宫已经不在金中都皇宫基础上,而是在圆坻附近。忽必烈重修了圆坻上圆殿的屋顶,命名仪天殿。北海叫太液池,琼华岛叫蓬莱,圆坻叫做瀛洲,都是仙地,所以仪天殿也叫瀛洲圆殿。到了明代,明成祖朱棣又重修仪天殿,改名承光殿,还重修了环岛的城墙,这就有了现在团城的雏形。清代康熙年间,团城上的建筑毁于一次地震,虽有修缮,但仍不振。这次修缮时,圆殿被改成了方殿。乾隆年间团城得到一次大修,建筑都重建了,城墙也加了雉堞,我们现在看到的就是这次重修后的团城。
  进门之后爬台阶登上团城,回头一看,这城楼子可是太牛了。它虽然就是一个小房,上面却是琉璃瓦单檐庑殿顶。
  

  门房旁边立着一棵巨大的白皮松,一看就是古得不行,号称“白袍将军”。团城上还有很多古树。
  

  我来这里最主要的还是要看元大都建城奠基纪念物。这个纪念物是一口玉瓮,乾隆给它盖了个玉瓮亭。
  

  玉瓮亭是琉璃瓦、琉璃墙砖。上面不是四角攒尖顶,而是单檐歇山盝顶。盝顶就是上面有一个平台的屋顶,人民大会堂就是盝顶。盝顶的中央是一个鎏金覆钵做为脊刹,规格相当高。
  

  亭子里的那口玉瓮非常大,直径有一米半,现在四周用玻璃挡上了。据传,至元二年(1265年)忽必烈建大都时,有众玉石匠人得一块巨大的南阳独山玉。他们便将此玉雕琢成酒瓮献给忽必烈,忽必烈见之大喜,就把它做为元大都建城吉祥物供在琼华岛广寒殿中,命名“渎山大玉海”。凡遇元军胜仗,忽必烈便宣来渎山大玉海盛酒犒劳将士。元代曾经到过中国的马可波罗在他的游记中描述过这个渎山大玉海,此后玉瓮之名传遍西方。红胡子绿眼睛的外国人到了北京都要去北海看看这个玉瓮,然后当面“哇噻”一番。明末时,此瓮流落民间,直到后来被乾隆发现。乾隆十一年(1746年)把它运回北海,没有放回到琼华岛上,而是放在了团城,盖了这座玉瓮亭。乾隆还伙同一众翰林院文人各自拽诗一首,刻于玉瓮亭花岗岩柱子上,现在字迹已经无法辨认,只能看见一点痕迹,不知道的以为是“本乾隆丙寅年吉月祥日到此一游”。乾隆只找回了玉瓮自己,那基座不是原装。原装的渎山大玉海基座于1988年在法源寺被某人认出。
  玉瓮上刻满了游龙走兽之流,还有生猛海鲜等物。乾隆发现这口玉瓮后又抓来玉匠精修了一遍,把上面的泥巴剔除,擦洗干净,还把龙鳞虾须蛤蟆掌用刻刀琢磨琢磨,看上去肯定是更细致了。乾隆虽然很牛,但是还没有忽必烈厉害,无论谁打了胜仗,乾隆都没有搬出这个渎山大玉海盛酒犒劳将士。
  这口渎山大玉海是中国最早的整块玉雕琢而成的大型玉器,除了是元大都建城吉祥物,它还是中国玉器史上一件划时代作品。北京奥运会之后的某一年,有好事者请来九位考古、文博专家,评出了九件镇国之宝。这件元代渎山大玉海被这九位专家评为九件镇国之宝之首,说它是现存最早的大型玉器,无它可出其右。而且在史上有完整的流传记录,元明清三代都有记载,有非常丰富的历史内涵。
  来到团城的游客都要欣赏一下这口大玉瓮,并认真阅读旁边的中英文双语介绍。
  

  站在团城门口除了能看见白袍将军和玉瓮亭,还能一眼看见主要建筑承光殿。
  

  承光殿前肯定要有一尊铜香炉。
  

  转过香炉就可以看见大殿正面,果然是承光殿。
  

  这里消防水缸不是在殿下,而是在月台上,一边一口。这缸看上去并不是很精致,上面盖着铁盖,还用铁链子给锁上了,可能是怕翠花偷吃缸里的酸菜。看看它的吊环狮子,不像是青铜。
  

  再看看香炉腿上的狮子,这是青铜的,让人摸得露出了里面的黄色。这个不是狮子,是叫辟邪兽。
  

  站在月台前扶手踏跺台阶上向殿内望去。
  

  殿内挂着一块“大圆宝镜”匾,那是慈禧的手笔。清光绪年间,北京城外一座村头小庙里有一个明宽和尚,他把小庙卖给本村大户得了一笔钱。明宽和尚揣着这笔钱下南洋,在缅甸被人捐赠了一尊玉佛。光绪二十二年(1896年),明宽回京后把这尊玉佛献给了慈禧太后。慈禧则将此佛像供在了团城承光殿,还题了上面那块匾。缅甸时兴玉佛,造像确实也是这个样式,袒露右胸,身披金色法衣。
  这座承光殿下面是一座五尺青砖基座,基座上有一圈琉璃砖瓦栏杆。月台和台基四面有带栏杆的台阶上下,这叫做“扶手踏跺”。大殿正面有月台,月台正面踏跺上没有丹陛,说明皇上不是每天都来。大殿是面阔三间进深三间的正方形,四面各有一间抱厦。大殿上面是斗拱结构重檐歇山顶,四面的抱厦上面是单檐卷棚歇山顶。
  

  

  看看大殿的后面。
  

  团城的建筑布局非常规整,承光殿是中心,前面有玉瓮亭,后面是从北海可以看见的敬跻堂。承光殿前东西两侧在通常钟鼓楼的位置是对面相向的两座亭子,叫做朵云亭和观澜亭。
  

  

  承光殿东西两侧有配殿,下面这是东配殿。
  

  承光殿东西两侧并排错后各有一座殿,叫做东西顺山殿。下面这是东侧的顺山殿叫古濑堂,西顺山殿叫余清斋。
  

  北京古建中规格最高的顺山殿在颐和园,排云殿的东西顺山殿。下面这是排云殿的东顺山殿,怎么样?厉害吧?
  

  这座团城虽然起自金代圆坻,可是已经看不到金代的痕迹了,被忽必烈、朱棣、康熙和乾隆都给铲除了。但是,这里却藏有北京现存最早的建城标志,就是那口玉瓮。香山寺是元代之前的金代所建,它也是在清代被重建,没有了当年模样。只有这口玉瓮,仍然保留了作为元大都建城奠基石的原样。所以,要想看原汁原味最古老的北京城遗物,那就必须要到北海团城来看这个“渎山大玉海”。

  观瓮毕,心满意足,回家。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次 发图:61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ty_苏式月饼 时间:2020-09-17 09:41:22
  赞
作者:cantik新家 时间:2020-09-17 16:05:45
  我还是小时候去过团城,一点也记不住了,还有佛香阁也记不住了,有机会去一下。
楼主zzz0401 时间:2020-09-22 17:39:51
  上次说金代在北京设了金中都,自海陵王之后的金帝都在金中都就座。金中都是在现在北京的西南,大概是在丰台区那个位置,如今已经灰飞烟灭没了踪迹。
  我在北海团城看见的那口玉瓮“渎山大玉海”是元世祖忽必烈至元元年(1263年)进入北京建立元大都时的纪念物,相当于奠基石。在此之前,蒙金战争期间,元太祖成吉思汗铁木真手下的征金大元帅木华黎在1214年(元太祖九年、金贞祐二年、南宋嘉定七年)包围金中都。金宣宗纳贡求和后迁都汴梁,第二年,木华黎回头攻下了金中都,建立燕京路大兴府。成吉思汗死后,窝阔台接替,窝阔台死后是蒙哥汗接替。类似于欧洲加洛林王国查理曼大帝死后分裂成东、西、中法兰克,蒙哥汗死后,蒙古帝国也四分五裂,除了忽必烈建立元朝,还弄出来金帐汗国、察合台汗国和伊尔汗国。其它那些汗国最后通过民主集中,剩下帖木儿汗国和东察合台汗国,最后都向大明朝进贡,此是后话。
  忽必烈1260年称大汗,开立中统元年,发动了和兄弟的争位之战并获胜。中统五年,改燕京路大兴府为中都路大兴府,并发诏书改年号至元元年,这是1264年,南宋景定五年。改完年号和地名,忽必烈当场就开始建立都城,准备设都于燕京。这就有了众玉匠集资贡献渎山大玉海一事。至元八年(1271年),忽必烈驱工匠建城近竣,他就暗令光禄大夫刘秉忠上疏说按照“大哉乾元”的古训,大蒙古国改国号为“元”最佳。忽必烈欣然”准“之,顺便自任首任皇帝,不再做胡可汗。第二年,城建工程验收后,忽必烈又发一诏,改中都为大都,是为大元京城。这便是元大都的来历。
  按照汉族传统,自西汉始,开国皇帝庙号应该称太祖,第二位皇帝称太宗,其后就是各种宗。头二位皇帝一祖一宗就是我们说的“祖宗”一词的出处,比如汉太祖刘邦(高皇帝),汉太宗刘恒(文皇帝)、汉世宗刘彻(武皇帝)。可是这个忽必烈很神奇,他为了强调自己是成吉思汗的正宗传人,就给成吉思汗铁木真立了一个庙号“元太祖”。按说那忽必烈就应该被封庙号“元太宗”吧?可他又是元朝实际的第一任皇帝,他还想用“祖”做庙号。最后,他的庙号叫做“元世祖”。他这是和古汉人学来的,最早用世祖做庙号的是东汉光武帝刘秀。其实庙号都是后人给封的,我这些都是说着玩儿的。但是“祖宗”确实指的就是第一代、第二代先人。
  元大都的建筑在北京没留下多少痕迹,它那个皇城也被朱棣在永乐年间给捣毁掩埋在自己的皇城之下了。北京最著名的元代建筑是阜成门内妙应寺白塔,那座寺已经不是原样了,但那座白塔还是原来的模样。这是中国第一座印度白塔,山西五台山白塔是第二座,都是尼泊尔的工匠阿尼哥所建,见我的《逛京城之白塔寺》一文。妙应寺白塔是忽必烈盖好大都城之后开始建的,就说是至元八年吧,盖好的时候已经是至元十六年(1279年)。五台山白塔建于元大德六年(1302年)。
  元大都建城的时候,除了有渎山大玉海,肯定要有城墙。元太祖十年木华黎攻占金中都的时候杀人放火大肆破坏,打碎了一个旧世界。中统元年忽必烈到燕京时,已没有金中都城可进,他就只能住在郊外金朝的御苑天宁宫,就是现在的北海公园。建元大都城的时候,忽必烈就重新建立一个新世界,脱离金中都以北海琼华岛为中心盖了一个全新的大都城。
  元大都的城墙后来被朱棣接收了一部分,就是南半边,其实是大半边。朱棣把元大都从西直门到东直门之间砌了墙,北面的都不要了。元大都每个方向都有三座城门,东面是崇仁门(东直门)、齐化门(朝阳门)和光熙门,光熙门现在已没有;西面是和义门(西直门)、平顺门(阜成门)和肃清门,肃清门现在也已没有。南面是顺承门、丽正门和文明门,这三座门现在都没有了,这段城墙的位置应该是现在的长安街。你别看南面城墙好像离皇宫很近,其实元代的皇城比现在的故宫靠北,皇城大门应该在现在故宫内金水河以北,不是现在的天安门。元大都的北面城墙上只有两座城门,健德门和安贞门。你看,元代的好几座城门都没有了,现在都只留下了地名。这些城门都是算作外城城门。
  元代的城门没有了,但是还留下了一些城墙遗痕。这个元大都外城墙就是夯土墙,正规的夯土墙应该是这样的。这是我在山西张壁古堡看见的,建于五胡十六国时期,见我的《秋风起时走三晋之三:张壁古堡》一文。
  

  残迹远看应该是这样的。这是我在内蒙赤峰辽中京遗址看到的,见我的《夏日蒙辽行之二:赤峰访古辽之痕》。
  

  北京现存的元大都城墙还没有上面这些完好。元大都北半边还剩下一些残渣余孽,西北段城墙是从西直门往北直到学院路的知春路口,然后向东。这一段现在建了一个“元大都城垣遗址”,看看明光村路口的这个标志。这个地方很有可能是元大都肃清门的位置,在东边的北三环太阳宫南边很有可能是元大都光熙门的位置,地铁十三号线在那里有一站就叫光熙门。光熙门外就是当年的元大都护城河,现在叫“土城沟”。
  

  上面这个台子是元城墙的横断面,台子上复制了一个城台。
  

  这是不长一段还算像点样的城垣,至少高度还差得不多,两坡已经坍塌了不少。城垣顶上还剩一条小路。
  

  再往北的土城已经坍塌成这样。
  

  我们过去都知道明光村往北这条路是学院路,从明光村开始,路东是邮电学院,再往北路西是政法学院。过了蓟门桥,路东是电影学院。
  这里的土城坍塌之后,就有周边居民和园林局分别、各自、轮流种树兼挖土。这夯土虽还算硬朗,可也禁不住他们子子孙孙挖土不止,墙的高度抽抽了不说,墙的立面也基本是百分之十以内的平坡了。坡上被种了很多树,到了春天就会百花齐放,并且姹紫嫣红。
  

  

  每天都肯定会有“她”在百花丛中笑,这百花丛中还有一处燕京八景之一的“蓟门烟树”。
  

  燕京八景最初是金代群儒所选,在此之前虽也有“八景”之说,但仅限于口传,没有白纸黑字。金代金章宗的明昌年间,有一本《明昌遗事》,应该是活字印刷术制作的。书中所记的燕京八景有太液秋风、琼岛春阴、金台夕照、蓟门飞雨、西山积雪、玉泉垂虹、卢沟晓月和居庸叠翠。这八处景观都是在金中都城外,前二个是在御苑天宁宫,就是现在的北海公园,还算是和皇家有关。其它六处都是民间爱美者和善游者们所立,所以说自古就是高手在民间。看看蓟门烟树城阙旁的民间小庙和里面供民间拜的大佛。
  

  在元代,有文人把金代八景中的“太液秋风”改成了“太液秋波”。那时可能有姑娘夜里去北海公园舀一瓢水放到心仪小伙儿家窗根儿底下,叫做暗送秋波。其实这改的意思是说把金代人去北海喝秋天的西北风改成喝湖里的秋水,其实秋风和秋波的意境差不了多少。另外,元人还把“西山积雪”改成了“西山霁雪”。这个改得好,“霁雪”比原来那个“积雪”更有诗意。元人虽灭了南宋,文化上还是学习宋文,宋人即有“杳杳诗魂,真化风蝶。冷香清到骨。梦十里、梅花霁雪”之句。明代永乐年间,翰林院学士们把蓟门飞雨改成了蓟门烟树,这个改得也是更有诗意。宰相李东阳在这八景之上又擅加二景,叫做南囿秋风和东郊时雨。南囿是指皇家猎苑南苑,东郊时雨是说朝阳门外农夫在沥沥春雨中扶犁耕作的情景。
  清代有一位爱美且善游的皇帝叫乾隆,登基十六年时,这位老乾组织了一个专家组,他亲自主持专家组把燕京八景确定为太液秋风、琼岛春阴、金台夕照、蓟门烟树、西山晴雪、玉泉趵突、卢沟晓月和居庸叠翠。老乾怕人不懂“霁雪”的意思,就把它改成了直白的“晴雪”,了无诗意,败笔。老乾还做了一件事,他给每处景点都题了字,然后刻成御碑立于景点,还搭一座御碑亭。上面图里的那块“蓟门烟树”碑即为乾隆御碑,上世纪八十年代园林局把这个景点重修了一下,还搭了一段伪城墙和一座伪城门,没有重盖御碑亭。原来的那座御碑亭俗称黄亭子,现在这里还有黄亭子的俗称地名。
  站在城墙上,可以观望周边楼群。
  

  城墙下当然还要盖一所官房,以便清洁工休息。别误会,图里那座亭子不是伪黄亭子。
  

  这个蓟门是说的古代蓟城之门。我们知道蓟州是在北京以东的天津地盘上,这里怎么会是蓟门呢?西周时燕国的都城是燕都,到了东周时,不仅周平王迁了都,燕国都城也迁到了蓟城。这个燕都蓟城就在北京,而不是天津的那个蓟州。现在考古行还无法确定古蓟城的真实位置,大家倾向于是在南城牛街一带。蓟城得名于城内的蓟丘,不知为何金元以来,古人多认为蓟门烟树这个地方是蓟丘所在,因此讹传此地为“蓟门”。当代人以“蓟门”为此处地名恐怕还是根据“蓟门烟树”而来,属于以讹传讹。
  文人所言“烟树”通常指云烟缭绕的树木和丛林,不是做饭时的袅袅炊烟。宋代有一位扭捏婀娜派词人柳永,他曾写过“参差烟树灞陵桥,风物尽前朝。衰杨古柳,几经攀折,憔悴楚宫腰”。由此可知,烟树应该是杨和柳,特别是那宫墙柳,西风一吹便飘渺如烟。想来金代时间此处并无杨柳,只能是看飞雨。到了明代,元土城被废,此地便遍生如烟杨柳了。现如今,那些或杨或柳被几经攀折已无踪迹,根本看不到楚宫腰了,仅余灌木若干丛,烟树之景不再。
  从蓟门烟树再往北走就到了元土城西北角,就该向东拐弯了。这土城外边有一条河,现在叫做小月河,应该是元大都的护城河。
  

  土城下的这段学院路现在叫做西土城路。
  

  那拐过这道弯应该就叫“北土城路”了吧?果然如此。
  

  这个地方沿着小月河南北岸开辟了一个街心公园,叫做“元土城遗址公园”。
  

  如果说小月河是元大都护城河,那土城应该就在河南岸。可是那里已经没有任何土城痕迹了,地面已经是电影学院和电影频道的地盘了。
  

  既然是叫公园,那一定会是鲜花盛开的地方。
  

  

  

  说到鲜花盛开,这土城沿线有一个非常著名的花地。北土城下小月河以北,地下有一条北京非常重要的交通干线,那就是北京地铁十号线。顺着刚才的“元土城遗址公园”向东走,不远就是牡丹园地铁站。从这里就可以登上地铁十号线,你就会发现原来地铁十号线北段是沿着元大都北城墙走的。你可以看见元大都北边的两座城门的名字:健德门和安贞门,这二个地方都有车站。你不在那里下车,那两座城门就是一个地名,地上建筑都没有了。健德门和安贞门之间还有一个车站叫做北土城,在这里下车出了站就是海棠花溪,就是元大都城垣下的花地。这个地方南北向的北辰路是北京中轴线的一部分,海棠花溪可以说是在元大都中轴线的最北端。所以北土城路以此为分界,刚才以西那边是“北土城西路”,由此往东就是“北土城东路”。在北土城西路那里看到的是“元大都遗址公园”,海棠花溪这里叫做“元大都城垣遗址公园”。这里的“溪”还是那条元大都的护城河,和西段的小月河相通。并且一直通到东边的光熙门。海棠花就在护城河南北两岸恣意开放,南岸的一带土堆还在,因此“北土城”这个地名沿用至今。
  看看河岸上开放的海棠。
  

  

  每年一到春季,人们就脱掉了臃肿的冬装,换上彩色的春装,然后就成群结队地来到海棠花溪当游客。春季游客们一来,河两岸的海棠树就都开花,不为别的,就为和游客们争艳。有时候,官员也会来与民共赏旖旎春光,比如康熙。康熙赏完海棠回家就找来一张纸写上“细草敷荣侵塌绿,野花争艳袭衣香”。然后就掷笔于地,上朝理政去了。看看和游客们争艳的那些海棠花们。
  

  

  

  像蓟门烟树那里一样,这里也要盖一所房子,以便清洁工休息和存放扫把。
  

  门上挂着“海棠花溪”名片匾,落款是“千石”,这应该是书画家李建军的笔名。各地都有一位书画家李建军,这位是北京人,可能就住在北土城附近。
  “房前屋后,种瓜种豆”。在海棠花溪的话,房前屋后就会种海棠树。
  

  北京城里还健在的元大都建筑只有妙应寺白塔,其它就是这些城垣遗迹了。另外,故宫里的断虹桥据考证是元大都皇城的建筑,相当于现在的金水桥。下次写故宫贴再说。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