阆中,阆中(图文)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05 15:54:52 点击:9894 回复:22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下页  到页 
  四川有两座杜甫草堂,名气最大的那座在成都,名气较小的那座在三台县城西牛头山上。只是让人意外的是,阆中城中也有一座杜甫草堂,我也是去了阆中后才看到的,显然,它跟成都和三台的草堂不是一回事,但还是值得一看。阆中是中国版图上保存最为完好的古城,更是难得一见的风水胜景(如今被赞誉为中国第一风水宝地),自古商业、教育、文学、风水、农业、政治等极为发达和昌盛,能吸引大批各领域的名流来此,不足为怪。只是成都的那座草堂,被杜老夫子自己,后来接踵而至的文人,文武兼修的川人和时下的旅游文化等,渲染和宣传成了一张超级诗歌名片,也恰到好处地诠释了杜甫忧心于天下苍生的品格和文风。不过,没有多少人清楚杜甫在成都居住的那座草堂在唐代是属于别墅规制和级别的,基本上等同于如今成都市级官员的住处,杜甫在成都三年多的生活,质量和品位不低,浪漫程度大抵也不比之前的花间诗人低,无论生活,还是文风,都是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的杂糅。文学史上,一刀切地将某个文人称为现实主义或浪漫主义诗人,是很偏颇的,有待商榷。


  
  【阆中地标性建筑之一的中天楼】


  
  【阆中杜甫草堂外一景】

打赏

2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86次 发图:147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05 16:22:51
  阆中的那座杜甫草堂,原来那样子基本上不存在了,我见到的是一座集旅游、休闲和文学为一体的场所,既保留了杜甫当年在阆中居住时的少许样式和情调,又开辟成客栈,木质结构,小巧别致,既有深深庭院,又有古韵十足的楼台,各种花草树木,别有一番雅趣。更让人惊讶的是,楼上楼下的房间,基本上都摆放着书籍,有文学期刊,电子读物,还有不少的中外名著,供在此歇脚,有文化,有学识的旅人阅读。只是我对此表示怀疑,不是怀疑草堂的主人这番设计的良苦用心,而是怀疑当今的人们阅读的可能性、真实性,尤其是要静下心来欣赏古典诗歌和外国诗歌。那句“阅读就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就显得非常肤浅或矫情。包括杜甫在内的大诗人,阅读和写作是他们生命的重要组成部分,不是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说吟就吟,说唱就唱,说写就写,说忧心忡忡于百姓就能真正做到忧心忡忡,关心天下苍生的。那句广告词不过是一些慵懒或装模作样地捧着一本装帧极为精美的读物,想翻就翻,想搁下就搁下的闲人的看书方式而已,但那不完全是阅读,阅读是用心去看,去悟,去思,去想,阅读使心灵与俗世拉开了距离,使阅读者保持着清醒而睿智的头脑,同时还必须具有独立的思想 和生存空间。旅游不过是有钱人、闲人或无聊者的休闲和玩耍方式而已,而旅行则是将生命交给遥途、远方、时间、孤独、寂寞和永一的自己,用思想者的方式看待、解读和亲近自然万物,用诗意之心流连于山水之间,远方才是他们出发的地方,诗歌是他们的恋人,辛苦与疲惫是他们收获的底气,他们是真正的王者,精神的贵族,灵魂的歌者。在我们这个全民浅薄,文化人大多沦为犬儒和拜金拜权者的时代,这样的歌者王者便显得与社会和时代格格不入,却也弥足珍贵,只是懂得他们和懂得珍惜他们的人甚为寥寥。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05 16:25:31

  
  【卡片机拍的,拍时像素不够,加之时间有点久了,照片效果不好,请理解。】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05 16:27:00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05 16:27:57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05 16:31:30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05 16:38:46
  由此看来,阅读和旅行在某种意义上是一致的,阅人事无数与行走千万里,看天地变化与读人事变迁,看万物荣枯与人之生死,也是一致的。杜甫是迫于生计和躲避战乱才越过秦岭,到了天府之国的四川,最终成就诗圣之名的。离开四川后,他在耒阳县岳庙游览,突遇暴雨,被困达数日之久,在被耒阳县令救助后,因暴饮暴食而亡。但他的阅历和创作,正好印证了前面我所说的话:他是在用心灵写作,用心去生存,只不过他诗歌和旅行之外的生活确实一塌糊涂。这一塌糊涂的原由,除了诗人固有的毛病之外,还在于他的偏执古怪狂躁,高不成低不就,生活能力实在一般等属于性格和能力上的问题,这些都把杜甫推向了清苦、消瘦的境地,与忧心于黎民百姓的高大形象相吻合。阆中杜甫草堂延伸出的阅读空间和氛围,到底还是人为的因素多,或者装的成分很浓。真正的阅读有时候并不需要这样的空间,甚至不需要一本实实在在的出版物,坐在或走在曲径通幽的任何个节点或转折处,灵感与思维齐聚,便能阅读,更能写作。只是当事人的那番好心,是可以理解的。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05 16:44:01
  中国虽然是诗歌的大国,古今诗脉从未断绝,文学界人士和高校主讲古代文学史的衮衮诸公,都愿意将咱们国家赞颂为“诗国”。这无可厚非,也可以说是实至名归,从古诗十九首,诗经,汉赋,唐诗宋词,到新诗等,就足以让每个中国人骄傲一辈子,即使那些不喜欢诗歌,或经常性贬谪诗歌诗人的人,到了国外,说起咱们的唐诗宋词,到底还是要背诵几首,尽管他们确实不知道什么是诗歌,真的瞧不起文学。但骄傲归骄傲,天天在课堂上和电视上朗诵古典诗词,还搞了个让国人突然变得文绉绉诗意翩跹雅味十足的诗词大会,实在不能说明多少问题,充其量是在文化落魄,苍生爱钱爱财的情形下,一些打着复兴古典文化旗帜的有志之士的一厢情愿,让收视率和收益占据了全部文明体系的电视人、投资者和某些闲人搞的噱头而已。
  怎么理解呢?首先,包括诗歌在内的文学创作,古今都是极少数人的事情,甚至可以说是私人劳动,个人行为,只因它们在创作成功后产生的强大而深刻的客观效应,包括审美效应和教化功能,被人津津乐道,代代相传,但真正理解创作辛酸,深刻把握创作主题,懂得审美和提升审美趣味的“自以为是”的清醒者并不多,不搞文学创作的人,要么依附在文本上被感动得泪水滂沱,要么被其思想性牢牢束缚,心灵便僵死了。究其实质,这是对文学创作的一种误读。其次,不是每个中国人都喜欢诗歌和读得懂诗歌,甚至可以说,古今无数国人并不欣赏和看重诗歌,他们对待文人和文学的态度,显得极为轻慢、傲慢、野蛮和无知。他们的表现多半如此:一边兴致勃勃谈论男女之事,一边为当今女人的贞节问题痛心疾首,一边口含精美食物,说要诗意地咀嚼,一边过着除夕,装着很幸福很懂得人情的样子,一边欣赏春晚,一边又将在春晚舞台上假唱或装模作样的某些演员讥讽贬谪为戏子,一边又要在学术论文中论证那些表演者的表演的艺术性、思想性,一边又在加官晋爵等极为重要的人生环节上,利用甚至窃取戏子们的成果为自己的前途添砖加瓦,等等。连诗词大会,青歌赛的文化评委,有时都不免流露出对文学的轻慢态度,一般意义上的读者和多数只崇拜钱权的国人,就甭提了。第三,古希腊诗人笃信诗神的存在,他们在创作诗歌的时候,往往都要在作品的开头,甚至在写作前大声而真诚地呼吁伟大而万能的诗歌之神缪斯赐予他们灵感,帮助他们完成创作这一艰辛而荣光十足的工作。但国人不信神,只有迷信,迷信的组成部分有神,有仙,有鬼,有怪,但就是没有诗歌,没有艺术,没有人性,但他们在占卜,祈祷,做各种迷信活动的时候,莫不用一种带有强烈神话色彩,诗意色彩,甚至浪漫与现实相结合的方式,从事他们的事业,但一旦活动结束,却视诗意的心境为虚幻。无独有偶,一些研究古代希腊和罗马诗歌的学院派人士,开口闭口都是对诗歌的高度赞美和深刻解读,并声称自己完全是一个积极而真诚的研究者,二度创作者和传播者,但当他们论及古罗马诗人在采纳由荷马史诗创立的在创作开头呼吁缪斯赐予自己灵感的形式,所表现出的距离感,变通性,灵活性时,立马将古希腊人对缪斯的挚爱和笃信贬谪为天真幼稚,甚至对现当代欧美和国内一些喜欢采用这种方式进行新诗歌创作的诗人嘲讽为矫揉造作和虚假虚伪者。这不由得让人联想到咱们国家的某些文学现象,与上面的现象殊途同归。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05 16:53:39
作者:高級動物 时间:2022-01-05 17:18:07
  期待2022在阆中偶遇
我要评论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05 18:10:28
  未完待续。
作者:修行人ABC 时间:2022-01-06 08:57:40
  赞!学习,周四快乐!
我要评论
作者:cantik新家 时间:2022-01-06 10:20:35
  去年计划去四川玩9天,然后一直疫情不断没有去成,今年希望不再有疫情。
我要评论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06 11:27:58
  阆中并非杜甫到成都必须经过的地方,他到阆中是事出有因的。杜甫到四川时,唐王朝正在经历让其由盛转衰的巨大事变,即安史之乱。763 年秋天,在今天三台县(唐时称梓州)的杜甫得知好友房琯在阆中去世,便前往阆中吊唁,之后便在阆中滞留了一段时间。可以说,正是风水宝地阆中秀丽的山川 景色和深厚的人文底蕴,抚慰了杜甫疲于奔命的身心和失去好友后的悲痛,但也是因为安史之乱带给天下苍生的无尽苦难,唐王朝的日渐衰落等,给了杜甫深深的震撼,使他文思泉涌,写下了《征夫》等最初莅临阆中时的作品。不久后,杜甫因事离开了阆中。但在第二年初春,对阆中念念不忘的杜甫再度莅临阆中,又一次陶醉在阆中的山水之中。就在这时,他得到了一个好消息,与他交情深厚,过从甚密的友人严武出任剑南道节度使,不久又传来朝廷军队收复都城长安等地的消息。杜甫大喜过望,写下 《阆山歌》《阆水歌》《玉台观二首》《滕王亭子二首》等诗作。需要说明的是,严武虽说号称杜甫好友,铁杆粉丝,精神与灵魂的追随者,其父亲也是杜甫的熟人,但杜甫对待严武并不地道,有忘恩负义之嫌,比如,杜甫经常在酒醉或心情郁闷时对严武出言不逊,甚至侮辱其人格,完全不顾念严武对他的友善。有时,杜甫见了严武,不仅衣冠不整,而且招呼也不打,喝了酒,还跳到严武的床上,瞪着严武,鄙视道:“没想到严挺竟然生了你这样的儿子。”严挺乃严武的父亲。要不是严母将儿子拦腰抱住,杜甫将被气血攻心的严武狠揍。杜甫在成都的草堂,也有严武的一份心意,杜甫初到成都时,严武和一众官员就常去探访,关心他的饮食起居。有关杜甫生平的真实记载,可以参阅新旧唐书和《唐才子传》等书。国人不管是阅读,还是看戏看影视剧,都容易被文本和情节深深地套进去,将文本中的形象与写作主体等同,将剧中人物与生活中人物等同。这显然又是阅读和鉴赏中的误读。杜甫作品中的忧国忧民思想,高尚的情操,乃至渗透在作品中的作者的“影子”,与作者本人差距巨大,甚至大相径庭。国人中的多数就是这么被牵着鼻子走的,即使某些阅读能力高深的人明知被套进去了,却不思悔改,愿意被“欺骗”,这跟女人的某些心境和行为极为相似,比如,一个女人明知自己被某个男人欺骗,却因为深陷爱河而愿意继续被骗下去,甚至认为那些骗人的鬼话因为听起来舒服,有一种被关爱的诗意意味,有极强的幸福感受,有诗意缤纷的浪漫情调,便愿意将那些谎言看成是爱情的重要成分。

  
  【阆中杜甫草堂你得杜甫画像】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06 11:28:54
  我在阆中杜甫草堂里周游的时间不长,稀稀拉拉的游客和几个在屋子里细声细气地说话的人,都跟我没有关系。倒是杜甫在阆中游览后写的诗歌,时不时浮现在脑子里。这里不妨摘录几首。

  阆山歌

  阆州城东灵山白,阆州城北玉台碧。
  松浮欲尽不尽云, 江动将崩未崩石。
  那知根无鬼神会,已觉气与嵩华敌。
  中原格斗且未归,应结茅斋看青壁。

  阆水歌

  嘉陵江色何所似,石黛碧玉相因依。
  正怜日破浪花出,更复春从沙际归。
  巴童荡桨欹侧过,水鸡衔鱼来去飞。
  阆中胜事可肠断,阆州城南天下稀。

  滕王亭子二首

  一

  君王台榭枕巴山,万丈丹梯尚可攀。
  春日莺啼修竹里,仙家犬吠白云间。
  清江锦石伤心丽,嫩蕊浓花满目班。
  人到于今歌出牧,来游此地不知还。

  二

  寂寞春山路,君王不复行。
  古墙犹竹色,虚阁自松声。
  鸟雀荒村暮,云霞过客情。
  尚思歌吹入,千骑把霓旌。

  虽说阆中这座“草堂假日酒店”的名号听起来颇有些滑稽,但咱们得承认它还是具备了相应的文化品格和意义的。只是需要说明的是,杜甫的诗歌创作近三分之二是在四川创作的,尤其是著名的《三吏》《三别》《茅屋为秋风所破歌》等,我在其他文章中已经提到过。“杜甫入川终成诗圣”这说法是站得住脚的,绝非空穴来风,更非想当然。除了成都,杜甫钟爱的地方就是阆中,他在阆中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就挥笔写下了数十首诗歌作品,上面摘录的篇什,便是其中之一。两相比较,后来莅临阆中的文豪,包括苏仙苏东坡,留下的作品就不多了。
  尽管如此,我仍然对包括阆中在内的人对诗歌报以的热情持谨慎态度。除此之外,阆中其他领域的文化和历史风采,我是相当感兴趣,极为信赖的。以下的章节中,我会一一写道。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06 11:31:57

  
我要评论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06 11:32:12

  
我要评论
作者:余德谦2020 时间:2022-01-06 11:33:38
  赞。
我要评论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06 11:38:45

  
  • smith_1688: 举报  2022-01-21 21:37:14  评论

    楼主,这个匾文应该怎么读?“阵门龙城古”?下面那张照片上的匾文也是这个问题:“醋宁保”?!
  • 罗锡文: 举报  2022-01-21 21:40:56  评论

    评论 smith_1688:从左读到右,即,古城龙门阵,保宁醋。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06 11:41:10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06 15:55:57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06 15:56:58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06 15:57:43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06 17:49:25
  未完待续。
作者:爱吃西红柿吧 时间:2022-01-07 11:24:45
  看图
我要评论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07 14:05:38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07 14:09:16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07 14:31:23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07 14:40:20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07 14:48:07
  国人耳熟能详的滕王阁有三座,一座在豫章,即现在的江西南昌,赣江之滨,一座耸立在阆中的玉台山上,第三座在山东滕州。在一般人看来,单论名气,南昌的滕王阁,远在阆中滕王阁之上,其实不然。在诸多文献资料上,有关阆中滕王阁的记载也并非鲜见,而且因为杜甫的诗歌,阆中的这座滕王阁也是声名远播,只是没有被纳入教科书而已。事实上,咱们从幼儿园到大学的教科书,说俗一点,也就是教材,真正适合教育而非仅仅是教学,真正参透了人生,直面而不是经过各种手段篡改过的历史的,实在寥寥无几。南昌的那座滕王阁因为初唐四杰之一的王勃的那篇《滕王阁序》和那首《滕王阁诗》而名扬天下,尤其是前者。不过,不管是在念书时,还是亲临赣水之畔,最吸引我的,是王勃在滕王阁上写作《滕王阁序》的过程。两座滕王阁,都是滕王李元婴所建。李元婴何许人也?他是唐高祖李渊的亲生儿子,太宗李世民的亲兄弟,被封滕王。这个从小被李渊及其夫人娇生惯养的皇家小子,屡次违反规章制度,让李渊束手无策,基本上是放任自流了。到了贞观时期,更是毛病不改,惹火了李世民,在贞观 13 年封为滕王,后专为洪州都督,在南昌建造了滕王阁。令人惊讶的是,操纵玄武门之变斩杀兄弟的李世民,怎么就放过了李元婴等一众李渊的儿子,尽管他们没有李建成兄弟对李世民的威胁大,但并非毫无威胁,不过,也算李世民看得透彻,李元婴等确实不敢掀大浪,只得规规矩矩地做李世民的臣子。公元 679 年,李元婴到了隆州(即现在的阆中)做官,期间大肆修造宫廷楼阁,过着骄奢淫逸的生活,其中在阆中城北玉台山上建造的滕王阁最为有名。这个出自皇家的浪荡公子哥儿,在风水宝地的阆中再度找到了生活的乐趣,而且死在了阆中。算来,他在阆中的日子不长也不短,约五年。李元婴虽说是皇家出品,也在多地为官,但客观点说,他的政绩乏善可陈,甚至可以说平庸之极,但他在阆
  中和南昌建造的两座楼阁,却为建筑史、文学史和美学史留下了一笔宝贵的财富。作为溺爱骄纵家教的典范,崇尚奢侈生活,政绩寥寥的典型,李元婴又为家庭教育,乃至学校教育,为官做人等提供了深刻的警示意义。


  

  【因本人拍的阆中滕王阁的图片受损,无法修补,遗憾之极】
我要评论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07 14:49:56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07 14:56:30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07 15:19:36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07 17:21:09
  未完待续。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08 11:13:01
  即将更新,欢迎欣赏和支持。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08 13:34:48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08 13:38:43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08 13:58:54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08 14:11:06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08 14:33:18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08 15:10:26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08 15:16:01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08 19:19:19
  未完待续。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09 12:05:20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09 12:21:36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09 12:34:52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09 12:38:08
作者:打死我都不喝1 时间:2022-01-09 21:36:05
  阆中真的不错。
  有山有水有古城,格局大体保留了。
  老城对面山脚下,还下本修了一座古镇。
  还有点红色遗迹,曾经住过的一个院落,据说当年做过徐帅的指挥部。

  比较遗憾的是,当年山上的东西搞的水准不够,不知道现在有没有提高。
我要评论
作者:从小爱小说 时间:2022-01-10 09:06:10
  好文章,长见识了。知道了两个草堂,知道了两个滕王阁。
我要评论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10 09:41:05
  未完待续。
作者:铁汉军魂a 时间:2022-01-10 11:27:29

  嘉陵江在这里转了一个弯,让小小阆中保留了古韵古风,湾头沿江商铺林立,石板小路悠悠蜿蜒。
我要评论
作者:wpldx 时间:2022-01-10 15:33:26
  有涵义,有文采,顶楼主。
我要评论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10 17:22:07
  两三年前,有关张衡地动仪的文章被一声不吭地请出了中学历史课本,引起了国人惊讶、揣测、迷惑、不满和争论。西方学者早就对中国人无限垂青和迷恋课本上的张衡地动仪的心
  态和行为提出过质疑,说白了,就是在质疑张衡的科研能力或成果。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关于这个话题,就此打住。我要说的是另外一个人,他的成就并不在张衡之下,甚至在其之上。那就是阆中人落下闳。落下闳不仅创立了世界上最早的以地球为中心的宇宙结构理论浑天说,制作了世界上第一台精密完整的观测仪器浑天仪,发明了应用辗转相除法求渐进分数的“通其率”算法,对后世,尤其是对诸如天文学家张衡、僧一行等人产生了极其重要而积极的影响,张衡的地动仪就在是落下闳的理论启发和浑天仪的基础上加以改进的,而且,中国人每年必须得过的春节,也是因循落下闳创立的《太初历》而来,落下闳因此被尊称为“春节老人”。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10 17:25:24
  我在四川的某报纸上曾经看到过一篇关于落下闳和春节由来的文章,其中有几个地方颇有意思,值得玩味。一个是一位姓查的研究落下闳的学者,他通过自己不懈的研究,推断出落下闳与汉武帝是同年生人,而汉武帝对于《太初历》的形成和面世,是起到了决定性意义的,正是因为这个影响了中国历史的帝王发现了春天与旧历新年不符,西汉王朝采用的历法问题多多,与“天象”不符,严重影响了农业生产和百姓的日常生活,命令大臣公孙卿和司马迁在全国招聘相关能人,重新制订历法,才有了落下闳的新历法。在全国征召而来的大约二十个才俊之中,就有来自四川阆中的落下闳。经过筛选,审议,报皇帝朱批,拍板,最后由落下闳,唐都和邓平组成三人研究小组,重新研讨和制订新历法。邓平和唐都都是汉武帝手下的大臣,从政是其主业,有关天文历法等专业知识相当一般,他们的工作多是协调和疏通等,落下闳才是学术上的主导者,也就是说,虽然不能将《太初历》的成就归结在落下闳一个人头上,但他是中心人物。至今,中外学者都一致认为,落下闳是《太初历》的主要发明者。当然,有这个成就,除了落下闳的才干之外,汉武帝的支持是极其重要的一环。
  还有个问题是诸多文献资料对落下闳的生卒年月语焉不详,即便司马迁的《史记》,对落下闳在天文学上的成就很少涉及,更遑论生卒年月了。司马迁的地位和成就,在此不必多
  说。但当人们始终不忘以迷信者的口吻和姿态去解读司马迁的时候,不得不让人深思,也再次让我给自己敲了警钟,那就是在解读所谓的历史权威人物时,必须得冷静和谨慎。鲁迅对司马迁的评价很高,对其《史记》“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更是被后世解读《史记》的人奉为圭臬。其实,那不过是鲁迅个人的见解而已。很多人都在问,究竟将《史记》当文学作品读正确,还是当历史著作读好?这确实是一个很难说得清楚的问题,就像人们将杜甫的诗歌说成是“史诗”到底符合不符合文学创作和历史著作写作的规律一样。但多数人是将《史记》当历史文献来阅读的,这就得考量这部巨作的历史真实性问题了。显然,司马迁的个人嗜好、主观意愿和倾向性,在作品中流露得非常明显,多的不说,单就他欣赏和喜爱司马相如,收入的其作品,比另一个被他写入《史记》的文豪贾谊的作品多出几倍的表现来看,就让人大跌眼镜,有在历史记载方面稍嫌不合格的嫌疑。其次,由他亲自招聘入朝的民间高人落下闳,在天文历法等方面的卓越成就,却没有得到他大度而客观的评价,在写作《史记》时,他几乎到了吝啬至极的地步。莫非是因为司马迁先生谦虚,以为自己在天文历法等方面不大在行,怕落给后人不懂装懂的把柄,因此语焉不详?我看未必。四川某报纸上的那篇文章,十分大胆地认为,那是由于司马迁的狭隘和妒忌所致。这个说法虽说有待考证,在一家大报上旗帜鲜明地道出自己的思考,似有不妥,但未必就没有说服力。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10 17:31:58
  司马迁的父亲司马谈老先生在天文学和哲学等方面有一定的造诣,作为太史官,在朝廷也算得上是一个人物,其死后,儿子司马迁接过了他的衣钵,也做起了太史令,虽说因为替李陵辩护被刘彻废了命根子,但仍然是西汉王朝的一个上得了席面的人物。眼见来自京都之外的一个不起眼的人物,竟然名望日长,大有超过司马父子的趋势,心中有了那么一点酸味和不爽,也可以理解,在其伟大的《史记》中随便划拉下几个字了事,也说得过去。说到底,与其说他业已成了一个废人,还不如说,他始终就是一个平凡普通的人,才华有一点,但品格、人格、肚量和精神,得另说。但问题似乎没那么简单,司马迁在《太初历》刚刚面世的时候,就极力反对,跟他一唱一和的人不少,其中就有那个提出将西汉朝的历法改回到殷朝,使用殷历的张寿王,一时间朝廷上下飞沙走石,乌云密布,而来自四川小城阆中的落下闳,看起来没有丝毫胜算。但文明的进步肯定是具有绝对力量和意义的,司马迁张寿王等人的反对没用,刘彻是铁了心要改制历法了,经过三年多的实践,《太初历》终于得到确认。这个时候,眼见业已是板凳上钉钉的事,作为主管太史的司马迁是不是应该放下自己的见解、主张,敞亮心扉,用一种客观认真的态度,忠实于事实的笔墨,准确而详实地为后人记载下有关《太初历》的林林总总呢?可惜,司马迁做得不好,很不好。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10 18:07:39
  落下闳跟古今所有专心致志于研究的真正意义上的天文学家一样,极为淡泊功名利禄,连汉武帝刘彻赐封给他的侍中职,也被他婉言拒绝了。即便待在京城长安,除了勤勤恳恳兢
  兢业业任劳任怨地工作之外,几乎不露面。真正伟大的文学家,大多是寂寞的,孤独的,警醒的,淡泊的,远离主流社会的,躲避红尘喧嚣的。真正伟大的科学家,虽说不至于远离朝廷和镁光灯,但热闹仍然是对其工作和才情的破坏,栖息于一个清静的场所,耐得住寂寞,沉得下去,他们才有可能在各自的领域内取得成功。我不敢说司马迁就沦落在红尘中,或者在极端封闭,甚至自闭的状态下生活和写作,但落下闳大抵和他不是一个空间里的人,尽管他们在治学等方面,可能殊途同归。因此,落下闳自然就不会过多地进入司马迁的法眼。四川那家报纸上的文章还说,落下闳只在京都长安呆了七年的时间,很短,也是造成司马迁对其“冷淡”的主要原因。我看未必。七年的时间,对于研究者和人的一生,确实显得太过短暂,但对于一个在某地生活和工作的天才来说,已经相当长了。司马迁不是庸人,在某些方面也堪称天才,他不会不清楚落下闳这样的人的名声、价值和意义。
  关于历史,我们究竟该怎么办?我们该相信正史,还是野史,还是诸如戏说之类的东西?胡适的眼里,历史就是一个被人任意打扮的小姑娘。在张承志的眼里,历史就是秘密。在阿
  来的眼里,历史就是告诉后人什么是对,什么是错的东西。在大仲马的眼里,历史只是一颗钉子,用来挂他的衣服(这衣服多半指的是他的历史小说创作和对历史的认知。这或许就是大仲马及显克维支等欧洲作家的历史小说写得如此出色,咱们的历史小说是一部不如一部的一个重要原因)。在历朝历代的统治者看来,历史就是他们权力、欲望和德行的展现,而且只能是在歌功颂德的前提下呈现的那部分时间和空间里的人事,否则,一律不许写进所谓的正史,民间也得闭嘴。正史,不过是官方志而已,而且还不一定全是官场事实。野史,在某种程度上更接近历史真相,但很多野史的创作者和传播者不仅有着司马迁一样强烈的主观情绪,而且还有着浓浓的酸葡萄情绪,他们对某些历史现象的解读和批判,不过是因为自己没有得到而眼红和不甘心而已,要是他们也上去了,他们会怎么样呢?一丘之貉罢了。远离主流社会,躲避滚滚尘嚣,根子上还是得批判,也就是说,文学家,历史学家,艺术家,哲学家,思想家的主要任务就是质疑和批判,避开闹哄哄的主流人群,让自己的质疑和批判达到冷静、客观和深刻的境界。但批判者要是缺乏了客观公正的态度,这种批判还不如法朗士所说的“冒险”(法朗士关于文艺批评,有一句名言:文艺批评就是在杰作中的冒险。)。或许,历史就是从不曾在各类典籍中出现过的那些东西,只要被各种文献资料记载的,都远离了历史本来的面目,换句话说,历史一旦变成文本,就成了谎言。或许,历史就是密谋之后的产品,传诸后人之后,就变成了冠冕堂皇的东西。或许,历史彻头彻尾就是一场多幕剧,一切有关这剧目的人事占据了历史舞台,而观众和后人,则可有可无。唉,有关历史的话题,
  也说得太多了,那就先打住吧。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10 18:11:30
  公元前 104 年(汉元丰七年)五月,汉武帝刘彻正式颁布并实施《太初历》,将这年定为太初元年。《太初历》的颁布实施,确定了以孟春首月为正月的历法制度,也就是说,以历法的方式规定正月初一为春节。从此以后,每年阴历的正月便是中国人传统佳节中最为重要和隆重的春节所在的一个月份,也是新春时节的开始,即便这个月期间,中国绝大部分地区仍是寒风凛冽,大雪纷飞,一派冰天雪地的气象,但人们已经开始了迎接春天的准备,满脸喜庆,过除夕,放鞭炮,贴春联,赶庙会,走亲串友,好不热闹。即使穷苦人家,远在天涯的人,甚至深囚牢狱的罪人,莫不在春节来临时,也要好好打理一番身心,要真真诚诚崭崭新新团团圆圆和和美美地过春节了(刘彻颁布实施的《太初历》正式确认了每年正月初一过春节的习俗,之前的秦制,每年十月被规定为岁首,而历朝历代关于过年的叫法就有元辰,岁朝,元日,元旦等,到了汉武帝时期,才归于统一。民国时期,受西方历法的影响,也可以说是中西文化的融合,由贵州人,时任内务部总长的朱启钤提出,将阳历的一月一日叫做元旦,阴历的正月初一作为春节,袁世凯大笔一挥,准了。于是,元旦和春节正式并存的形式由此开始,一直沿用至今)。宇宙浩瀚,星河灿烂,每一颗星都有自己的光度和轨迹,但在极度重视节气、亲情,尤其要将一年的拼争和心酸抛弃,必须得靠春节来获得最大幸福与和美感觉的中国人来说,天上的星辰中,“落下闳星”是最亮的那一颗,它已经超越个体、地域、天文历法本身,直接抵达生命深处,也让人们的生活变得丰富多彩。相较之于宇宙,人类的历史和个体生命,太过短暂,在这匆匆的人生旅行之中,在寒来暑往,阴阳更替,生死演绎之中,有那么一颗星照耀,无疑也是一种福祉,更是一种文化的荣耀。
  “落下闳星”是国际天文学联合会小天体委员会批准命名的一颗行星,国际永久编号为:16757。
  落下闳的另一大贡献是浑天说的创立。第三大成就,他发明了一种新的数学演算法,即“通其率”。这是落下闳在数学领域的一大成就,即用连分数求渐进分数的方法(连分数,乃辗转相除之意),名为通其率,也就是著名的“落下闳算法”。资料记载,落下闳的这个算法,比西方和我们的近邻印度的相类似算法都要早六百年以上。因此,落下闳也是一位成就斐然的数学家。
  落下闳老宅位于阆中市管星街西街,典型的川东北房屋建筑模式,门额上有一匾额,上书“星座苑”。遗憾的是,知晓落下闳的游客不多,即便一队队手持小旗帜的旅行团来到管星街,要不是导游讲解,几乎没有几个人知道这里是落下闳的故居,他们流露出的惊讶神色和嘣出嘴巴的那句“哇噻,原来我们每年过的春节,竟然出自这个不起眼的小镇中的一个人,太意外了”,便让人意识到,现在而今眼目下,历史文化知识普遍不是人们最高级的追求。当然,我们也没任何权利和资格要求每个人必须具备这些知识,才能旅游观光或提升自己的审美认知能力。
  当然,“星座苑”的修缮和完善,还有更多的原因,主要还是为旅游开发,宣传阆中,宣传落下闳,为旅游文化摇旗呐喊。
  落下闳是阆中人,乃至蜀人的骄傲,随着时间的推移,会有更多的人来到阆中,解读阆中深厚的文化,祭拜伟大的先贤。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10 18:15:00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10 18:15:22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10 18:31:34
  【从各个角度拍中天楼】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10 19:26:29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10 19:32:31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10 19:41:53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10 22:16:50
  未完待续。
作者:平凡女子征婚启事 时间:2022-01-11 13:21:06
  四川太落后了
  • 罗锡文: 举报  2022-01-11 13:34:50  评论

    落后就落后嘛,没得啥子得。孃孃你是哪点的呢?你们那地方好发达迈?说来听一哈三。
  • 0311股海小散: 举报  2022-01-12 12:45:24  评论

    楼主没必要理睬那种无事生非之徒,浪费精力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11 16:00:06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11 16:05:20

  
我要评论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11 16:07:47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11 16:11:18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11 16:23:32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11 16:25:33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11 17:52:06
  稍后继续。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12 12:40:17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12 12:40:47
作者:0311股海小散 时间:2022-01-12 12:44:51
  楼主的川渝游记不少,很用心的在写。
我要评论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12 12:54:11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12 13:08:34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12 15:11:33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12 16:22:26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12 17:41:32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13 00:01:50
  稍后继续。
作者:ty_144060136 时间:2022-01-13 11:10:16
  楼主博闻强识、通晓古今,有经天纬地之才!
作者:顺顺202006 时间:2022-01-13 11:23:54
  小众风景也出众,支持顶起!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13 14:35:49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13 15:22:12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13 15:41:38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13 15:51:18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13 16:11:27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13 16:48:39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13 17:25:52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13 17:43:38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13 18:56:27
  未完待续。
作者:李氏设计 时间:2022-01-14 14:42:33
  好文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15 14:15:19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15 14:17:07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15 14:26:14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15 14:26:29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15 14:31:53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15 14:47:53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15 15:27:33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22-01-15 16:04:06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