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爱,就做爱。如果爱,请深爱。

楼主:流氓兔钓鱼 时间:2011-06-25 11:02:00 点击:373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时间流逝,五年也走了很久,这是一位老潜水员对志愿海南爱心社五周年的关爱,送给爱心社,祝福每位志愿者。
  
  
  没有不性感的脚踝,只有太冷感的高跟鞋。
  没有不具有弹性的长腿,只有不透明的黑丝袜。
  没有不会放电的眼睛,只有抓不到重点的墨镜。
  没有平凡的表情,只有无法聚焦的化妆品。
  没有平庸的身体,只有不懂挑逗得服装。
  没有不冲动的本能,只有迟到的感观刺激。
  没有禁止进入的梦,只有想象力不足的床。
  
  没有禁欲的志愿者,只有阳痿的装13犯。
  爱,做爱,请深爱,继续去爱,志愿者之爱。
  爱心五载未曾改变,志愿海南舞动天涯。
  
  天涯远不远?
  不远,人就在天涯,天涯怎么会远?
  志愿者是什么?
  志愿者就是认准了一个理念,执迷不悟。
  爱是什么?
  爱就是做爱,深爱。
  
  这是我和我的朋友“爱因思躺”在QQ上的对话。这种对话,也许是为了故作高深。却又是为了造爱而造的句子。手淫强身,意淫强国。这是我等网虫所熟悉的词语。网络上,娱乐、好玩、流行是真谛。其他的,神马都是浮云。我妈没叫我回家吃饭。“爱因思躺”却叫我帮他写一篇网络上可以引起关注的帖子。这是这篇帖子的由来。
  
  “爱因思躺”是网络上的一个ID。我所认识的“爱因思躺”是志愿海南爱心社的一员,我认识他的时间有十年之长。
  
  白天他是一个朝九晚五的贸易公司业务经理,晚上则是兼职的迪厅DJ。 他是王妈妈的儿子、娃娃的舅舅、和大卫的表弟; 在网络购物时他是不眨眼的闪灵刷手;在号子里观察股票指数时他可是精打细算的投资人; 上了电脑色情网站他则是个想象丰富的匿名色狼; 而约会时又变成了某个女人的最佳男主角……在网络化的未来社会里,一个“爱因思躺”在不同的情境中可能是数百个不同身份的“爱因思躺”。
  
  “我们看到的海南并不是你认知的八百万人口,而可能是14亿人的无疆界信仰。所谓志愿者,不只是指做了些什么,更是指内心里的坚持与信仰。这种信仰源自一种爱……”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就坐在我旁边。左手夹着烟,烟灰已经积了一大截。右手拿着电话,仍然依旧是拿着手机。在谈着有关志愿海南爱心社的那点破事。
  
  我很讨厌跟他一起喝茶,他的电话永远那么多,基本上属于他的副业,完全不能给他带来任何经济利益的副业。所谓的志愿者工作那些破事。在我看来,完全是一种不务正业的表现。以至于每次的茶钱都是我埋单。跟朋友喝茶还要埋单这件事,不是件好事,你懂的。
  
  “其实我们只是在默默地做一些我们认为应该做的事。只不过,网络上的声音,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他们很热情,只是他们说,这事他们不知道。他们不认识我们,只是我们每次做些什么事,他们总要说我们在做秀。他们说,我们假以公益的名义。五年了,我想说一句话,长相守是一种考验,随时随地,一生。”说这话的时候,他带着落寞的表情,“做一件好事不难,难的是做一辈子的好事。我们想这么做。”
  
  “这话好像是这么说的,淫一手好湿不难,难的是淫得一辈子好湿。”我带着点坏笑说这话。这时候,我发现他湿了,眼角带着泪。一个三十岁的男人,莫名的湿了。“你来帮我吧!我只是希望更多的人关注我们这个群体,关注一些对于这个社会来说,有益的事。”
  
  “我不会写东西,我只会评南北。”这是我开始接触网络时,所接触到的一个签名。十年后,我不得不佩服这句话的作者,在这个迷失于网络现实的年代,这样的行为愈演愈烈。评南北,当网络是个发泄场垃圾场的人太多。有时候,连我都迷失了自己。
  
  我在这个论坛泡了近十年,一直在潜水。我在天涯这个论坛里,有数十个马甲,有过上百个首页的帖子。那些都跟我无关,只不过是出于我工作的需要。当他跟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决定写这个帖子。
  
  我承认我是标题党,我希望这篇文章是一剂春药。假以情色的名义。我想给举而不挺,挺而不坚,坚而不久的动摇和冷言冷语者,说些我想说的话。诗人说,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我只是希望那些内心肮脏的灵魂不要用卑鄙的眼睛观看高尚的行为。
  
  零六年的时候,我不在这个城市。在网上,我看到他开始做这样一件事。在不同的相片里,陆续看到他的消息。只是我一直不语。那年的我,一直认为,所谓的成就,就是在世俗所认可的标准里,以金钱和名利来衡量自己。
  
  工作的原因,在网上制造一个个虚假的话题,体会着一次次话题被追捧时的快感,当然包括我的客户给我的肯定和金钱。很多年后,忽然发现,我缺失了信仰。如同对于我自己来说,写这种注入自己真实感情的文字,便是一种信仰的重拾。这年头,连D罩杯都是硅胶,还有什么比真实更能打动人?
  
  五年,坚持了五年的一个事业。如何舞动?这是一个命题。我能做的,也许只是给你们一注春药,勃起于否,取决于你的生理机能,又或许是心理机能。那一年,我以为他只是三分钟热度,但事实证明,这份热度,坚持了五年。也许,从五年开始,我也加入这个团队,做一些能让大家感觉这不是秀的事。如果秀,也只是秀我的文字。
  
  “爱因思躺”说,我们需要一个写手。我说,志愿者不是禁欲者。公益这回事,也需要娱乐,如果你愿意看,我也愿意再写。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伊颖 时间:2011-07-05 11:47:18
  哈哈~好!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