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狂人日记--食物中毒篇

楼主:sanyasunshine 时间:2010-07-17 07:37:00 点击:221 回复:13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新狂人日记--食物中毒篇
  张辉
  某君八零后,网名傻傻草根,皆余昔日在中学时良友。分隔多年,仅在Q上偶尔问安。日前从同学Q群中闻知因其喜食硫磺熏蒸的大白馒头而IQ明显下降,几近无法完成功课,故归故乡修养。偶迂道往访,则仅晤一似小商贩又似小作坊主又似大企业经理模样之人,言病者其弟也。劳君远道来视,然已早愈,赴米国西太平洋大学攻读工商管理博士学位矣。因大笑,出示其弟Sina Blog,谓可见当日病状,不妨献诸旧友。连夜阅读,知所患概“食物中毒”之类。语颇错杂无伦次,又多荒唐之言,亦不著月日,Blog页面背景、字体不一,知非一时所书,好在Blog的自动日期标注,间亦有略具联络者。今撮录一篇,以供医家研究。记中语误,一字不易,惟文中人名皆名人,虽已为网络所知,但关乎隐私权,故悉易去。至于文章名,则本人愈后所题,不复改也。其Sina Blog网址为:http://blog.sina.com.cn/u/1776914005 经其兄同意,在此公开,供好事者研读,或可有更多发现。
  二○一○年七月十六日识。
  一
  今天晚上,很好的网速。
  我不上网,已是三十多天;今天上了,精神分外爽快。才知道以前的三十多天,全是发昏。然而须十分小心,不然,那三.鹿家的奶牛,何以看我两眼呢?
   我怕得有理。
  
  二
   今天不能上网,我知道不妙。早上小心出门,三.鹿的眼色便怪:似乎怕我,似乎想害我。还有七八个人,交头接耳的议论我,张着嘴,对我笑了一笑;我便从头直冷到脚根,晓得他们布置,都已妥当了。
  我可不怕,仍旧走我的路。前面一伙九零后,也在那里议论我;眼色也同三.鹿一样,脸色也铁青。我想我同九零后小孩子有什么仇,他也这样。忍不住大声说,“你告诉我!”他们可就跑了。
  我想:我同三.鹿有什么仇,同路上的人又有什么仇;只有许多年以前,把FDA郑大先生的《食品药品安全法》册子踹了一脚,郑大先生很不高兴。三.鹿虽然不认识他,一定也听到风声,代抱不平,约定路上的人,同我作作对。但是九零后呢?那时候,他们还没有出世,何以今天也睁着怪眼睛,似乎怕我,似乎想害我。这真教我怕,教我纳罕而且伤心。
  我明白了。这是他们娘老子教的!
  
  三
   晚上总是睡不着。凡事须得研究,才会明白。
   他们——有因用工业酒精加敌敌畏制作白酒毒死赴喜筵客人而被判刑进过监狱的,有因用腐烂猪皮、牛皮制作阿胶被卫生部门罚过款的,有因用尿液浸泡海鲜、用毛发制作酱油被电视台记者曝光的,有因兜售用大粪泡制的臭豆腐被城管没收车摊的,也有老子娘被红心鸡蛋和毒韭菜毒死的……他们那时候的脸色,全没有昨天这么怕,也没有这么凶。
  最奇怪的是昨天街上的那个女人,打她那大头娃娃儿子,嘴里说道,“老子呀!我灌你一杯三.鹿牛奶才出气!”他眼睛却看着我。我吃了一惊,遮掩不住。那青面獠牙的一伙人,便都哄笑起来。郑老二赶上前,硬把我拖回家中了。
   拖我回家,家里的人都装作不认识我;他们的脸色,也全同别人一样。进了书房,便反扣上门,宛然是关了一只鸡鸭。这一件事,越教我猜不出底细。
   前几天,三.鹿村技术部的工程师来串门,对我大哥说,他们村又研发出几种毒性更强的食品加工方法,毒势喜人:添加二亚硫酸钠的豆芽,据权威部门评估,致癌率可以达到60%;用矿物油浸泡香味瓜子,用硫磺熏白银耳,用硫酸铜和硫酸镁泡黑木耳,用工业明胶加工腐竹,用明矾、木工用胶加工口感筋道的粉丝挂面,均可以使人在不知不觉中中毒,慢慢死去且痛苦万分;特别是用甲醛浸泡过海参鱿鱼蜜枣果脯,可以让人很快胸闷气短、喉头水肿窒息而死,更绝的是,可以使育龄妇女生不了孩子!昨天全村涮了一次石蜡底料地沟油煮苏丹红辣椒老汤千人火锅,美味至极。我插了一句嘴,工程师和大哥便都看我几眼。今天才晓得他们的眼光,全同外面的那伙人一模一样。
   想起来,我从头顶上直冷到脚跟。
   他们会毒别人,就未必不会毒我。
  你看那女人“灌你杯三.鹿牛奶”的话,和一伙青面獠牙人的笑,和前天三.鹿村工程师的话,明明是暗号。我看出他话中全是毒,笑中全是刀。他们的手指,全是黑黑厉厉地张牙舞爪,这就是下毒的家伙。
   照我自己想,虽然不是恶人,自从踹了郑大先生家《食品药品安全法》册子,可就难说了。他们似乎别有心思,我全猜不出。况且他们一转身,便说是合格食品。我还记得大哥教我做广告,无论怎样食品,加上几句专家认证名人使用、保健滋补、提高免疫力等词句,经几个美女嗲嗲哼出,再在电视台这么一播,全国人民便热热闹闹地吃起来了。
  我哪里猜得到他们的心思,究竟怎样,况且是要下毒的时候。
  
  凡事总须研究,才会明白。古时人常吃毒,那是因为科技不发达,不识毒而误服。后来的事可是不甚清楚,我翻开食品安全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页上都写着“营养保健”几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下毒”!
   书上写着这许多字,三.鹿村工程师说了这许多话,却都笑吟吟的睁着怪眼看我。
   我也是人,他们想要毒死我了!
  
  四
  早上,我静坐了一会儿。郑老二送进饭来,一碗甲醛次硫酸钠米粉,一碗雌激素泡鳝鱼;这鳝鱼的眼睛,白而且硬,张着嘴,同那一伙想下毒的人一样。吃了几筷,滑溜溜的不知是鳝鱼是毒,便把它兜肚连肠地吐出。
  我说“老二,对大哥说,我闷得慌,想到门前污水沟边上走走。”老二不答应,走了。停一会,可就来开了门。
   我也不动,研究他们如何摆布我,知道他们一定不肯放松。果然!我大哥引了一个老头子,慢慢走来。他满眼凶光,怕我看出,只是低头向着地,从蛤蟆镜横边暗暗看我。大哥说,“今天你仿佛很好。”我说“是的。”大哥说,“今天请渎教授来,给你诊一诊。”我说“可以!”其实我岂不知道这渎教授是三.鹿村村长扮的!无非借了看脉这名目,揣一揣我的心思:因这功劳,也分得一杯牛奶喝。我也不怕,虽然我不下毒,胆子却比他们还壮。伸出两个拳头,看他如何下手。渎教授坐着,闭了眼睛,摸了好一会,呆了好一会;便张开他鬼眼睛说,“不要上网。静静地养几天,就好了。”
  
  不要上网,静静地养几天!看不到司马南方舟子的帖子,人自然就愚钝了,他们是自然可以下毒了。我有什么好处,怎么会“好了”?他们这群人,又想下毒,又是鬼鬼祟祟,想法子遮掩,不敢直截下手,真要令我笑死。我忍不住,便放声大笑起来,十分快活。自己晓得这笑声里面,有的是义勇和正气。渎教授和大哥,都失了色,被我这勇气正气镇压住了。
   但是我有勇气,他们便越想下毒。渎教授跨出门,走不多远,便低声对大哥说道,“赶紧下罢!”大哥点点头。原来也有你!这一件大发现,虽似意外,也在意中:合伙毒我的人,便是我的哥哥!
   下毒的是我哥哥!
   我是下毒的人的兄弟!
   我自己被人下毒了,可仍然是下毒的人的兄弟!
  
  五
  这几天是退一步想:假使那渎教授不是三.鹿村村长扮的,真是教授,也仍然是下毒的人。他们的同行砖家高厚相的科研论文《DH合成高蛋白饲料添加剂》明明写着三 聚 氰 胺可以制作高出蛋白牛奶,他还能说自己不下毒么?
  
  至于我家大哥,也毫不冤枉他。他教我做馒头和白酒的时候,亲口说过可以“加漂白粉、加敌敌畏”。又一回偶然议论起卖猪肉利润少的时候,他便说不但该加瘦肉精,还当“注水”。我那时年纪还小,心跳了好半天。
  
  前天三.鹿村工程师来说毒物研发的事,他也毫不奇怪,不住的点头。可见心思是同从前一样狠。既然可以“加敌敌畏”,便什么毒都加得,什么人都毒得。我从前听他讲用洗衣粉炸油条好吃又好看的原理的时候,也胡涂过;现在晓得他讲这些原理的时候,不但唇边抹着毒物,而且心里满装着下毒的意思。
  
  六
   一盘肉端上来了,不知是生长素鳖还是氯霉素鹅……三.鹿家的奶牛又叫起来了……
   周老虎似的凶心,强地松鸡的怯弱,果子狸的狡猾,……
  
  七
  我晓得他们的方法,直捷下毒,是不肯的,而且也不敢,怕被记者揭露。所以他们大家连络,布满了罗网,逼我自己下毒。试看前几天街上男女的样子,和这几天我大哥的作为,便足可悟出八九分了。最好是拿起一瓶农药,一口气喝了,
  他们没有下毒的罪名,又偿了心愿,自然都欢天喜地的发出一种呜呜咽咽的笑声。否则我吃他们发到各超市的食品中毒,虽则略慢,也还可以首肯几下。
  他们是只会下慢性毒药的!——记得什么书上说,可以用氨水提取淀粉制作粉丝。氨可以转化成碳酸氢铵,可以达到强致癌的效果,想起来也教人害怕。
  碳酸氢铵是氨的亲戚,氨是三 聚 氰 胺的本家,前天三.鹿家的奶牛看我几眼,可见它也同谋,早已接洽。渎教授眼看着地,岂能瞒得我过。
   最可怜的是我的大哥,他也是人,何以毫不害怕;而且合伙给我下毒呢?还是历来惯了,不以为非呢?还是丧了良心,明知故犯呢?
   我诅咒下毒的人,先从他起头;要劝转下毒的人,也先从他下手。
  
  八
  其实这种道理,到了现在,他们也该早已懂得,……
   QQ有陌生人头像在闪动,而且提示要求视频,我点击同意。视频中对方年纪不过二十,应该是九零后,相貌是不很看得清楚,满面笑容,对了我点头,他的笑也不像真笑。我便问他,“下毒的事,对么?”他仍然笑着说,“周围没有蟑螂和老鼠,怎么会下毒。”我立刻就晓得,他也是一伙,喜欢下毒的,便自勇气百倍,偏要问他。
   “对么?”
   “这等事问他什么……你真会……说笑话……今天网速很快。”
   网速是很快,可是我上网时间受限!
  我继续问,“对么?”
   他不以为然了。含含胡胡的答道,“不……”
   “不对?他们何以竞相下毒?!”
   “没有的事……”
   “没有的事?三.鹿村现在在下! 还有砖家学术论文、食品制作标准上都写着,可以下!”
   他便变了脸,铁一般青。睁着眼说,“有许有的,这是从来如此……”
   “从来如此,便对么?”
   “我不同你讲这些道理;总之你不该说,你说便是你错!”
   我直跳起来,张开眼,这九零后便下线了。我全身出了一大片汗。他的年纪,比我大哥小得远,居然也是一伙。这一定是他娘老子先教的,还怕要教给他儿子一零后了,所以连零零后的小孩子,也都恶狠狠地看我。
  
  九
  自己想下毒,又怕被别人毒了,都用着疑心极深的眼光,面面相觑。……
   去了这心思,放心吃饭睡觉上网聊天卡拉OK,何等舒服。这只是一条门槛,一个关头。他们可是父子兄弟夫妇朋友师生仇敌和各不相识的人,都结成一伙,互相下毒,互相牵掣,死也不肯跨过这一步。
  
  十
  大清早,去寻我大哥。他正在往面粉里面加滑石粉和明矾,我便走到他背后,拦住他,格外沉静,格外和气的对他说,
   “大哥,我有话告诉你。”
   “你说就是,”他赶紧回过脸来,点点头。
  
  “我只有几句话,可是说不出来。大哥,大约当初野蛮的人,都吃过一点毒。后来因为神农尝百草,警示了后人,有的不吃毒了,一味要好,便变了人,变了真的人。有的却还吃,——也同虫子一样,有的变了鱼鸟猴子,一直变到人。有的不要好,至今还是虫子。这下毒的人比不下毒的人,何等惭愧。怕比虫子的惭愧猴子,还差得很远很远。
   “扈三娘开黑店,给客人下蒙汗药和砒霜,还是一直从前的事。谁晓得以后,从亚硝酸钠,一直下到二亚硝酸钠;从二亚硝酸钠,又一直下到蔬菜水果里的“3911”。去年村里会餐,主打菜便是尿素浸泡出来的海鲜宴。
  “他们要毒死我,你一个人,原也无法可想;然而又何必去入伙。下毒的人,什么事做不出;他们会毒死我,也会毒死你,一伙里面,也会相互下毒。但只要转一步,只要立刻改了,也就是人人安全。虽然从来如此,我们今天也可以格外要好,说是不能!大哥,我相信你能说不能。”
  
  当初,他还只是冷笑,随后眼光便凶狠起来,一到说破他们的隐情,那就满脸都变成青色了。大门外立着一伙人,三.鹿和他的奶牛,也在里面,都探头探脑的挨进来。有的是看不出面貌,似乎用布蒙着;有的是仍旧青面獠牙,抿着嘴笑。我认识他们是一伙,都是下毒的人。可是也晓得他们心思很不一样,一种是以为从来如此,应该下毒的;一种是知道不该下。
   可是仍然要下毒,又怕别人说破他,所以听了我的话,越发气愤不过,可是抿着嘴冷笑。
   这时候,大哥也忽然显出凶相,高声喝道,
   “都出去!傻子有什么好看!”
  这时候,我又懂得一件他们的巧妙了。他们岂但不肯改,而且早已布置;预备下一个傻子的名目罩上我。将来下毒,不但太平无事,怕还会有人见情。
  三.鹿村开始出现肾结石宝宝的时候,三.鹿先说跟他家的奶牛无关,后来便给患儿妈妈些金钱想封口私下了结,再后来就是用巨款买通网络搜索公司……正是这方法。这是他们的老谱!
   郑老二也气愤愤的直走进来。如何按得住我的口,我偏要对这伙人说,
   “你们可以改了,从真心改起!要晓得将来容不得下毒的人,活在世上。
   “你们要不改,自己也会被毒死。即使生得多,也会给真的人除灭了,同猎人打完狼子一样!——同虫子一样!”
   那一伙人,都被郑老二赶走了。大哥也不知那里去了。郑老二劝我回屋子里去。屋里面全是黑沉沉的。横梁和椽子都在头上发抖;抖了一会,就大起来,堆在我身上。
   万分沉重,动弹不得;他的意思是要我自己服毒。我晓得他的沉重是假的,便挣扎出来,出了一身汗。可是偏要说,
   “你们立刻改了,从真心改起!你们要晓得将来是容不得下毒的人,……”
  
  十一
  网络也不通,门也不开,日日是两杯三.鹿牛奶。
  我捏起筷子,便想起我大哥,晓得侄女死掉的缘故,也全在他。那时我侄女才3岁,可爱可怜的样子,还在眼前。嫂子哭个不住,他却劝嫂子不要哭。大约因为自己下毒了,哭起来不免有点过意不去。如果还能过意不去,……
  侄女是被大哥毒死的,嫂子知道没有,我可不得而知。
  嫂子想也知道;不过哭的时候,却并没有说明,大约也以为应当的了。记得侄儿1岁时,喝阜阳婴儿配方奶粉变成了大头娃娃,大哥说奶粉里蛋白质含量不达标,于是就往牛奶里加三 聚 氰 胺,当时嫂子也没有说不行。当时加得,现在自然也加得。但是那天的哭法,现在想起来,实在还教人伤心,这真是奇极的事!
  
  十二
  不能想了。
  几十年来时时下毒的地方,今天才明白,我也在其中混了多年。大哥正经营牛奶制品加工厂,侄女恰恰患肾结石死了。他未必不把三 聚 氰 胺放在酸奶和奶油蛋糕里,暗暗给我们吃。
  
  十三
  没有吃过毒的孩子,或者还有?
  救救孩子……
  二○一○年七月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作者:漂亮新娘辰辰 时间:2010-07-17 14:58:56
  呵呵,来给楼主顶下下
作者:摇曳的芳草131 时间:2010-07-17 19:51:09
  wer
作者:摇曳的芳草131 时间:2010-07-17 19:55:41
  gdgdf
作者:摇曳的芳草131 时间:2010-07-17 19:58:25
  fffffffffffffffffffffff
作者:等到心慌2342 时间:2010-07-18 10:02:38
  zcxcz
作者:等到心慌2342 时间:2010-07-18 10:07:27
  xzc
作者:等到心慌2342 时间:2010-07-18 10:12:19
  测试成功
作者:等到心慌2342 时间:2010-07-18 10:13:42
  aaaaaaaaaaaaaaaaaaaaaa
作者:等到心慌2342 时间:2010-07-18 10:16:26
   艺腾成人用品商城 官方网址 http://www.zjjwbb.com
作者:等到心慌2342 时间:2010-07-18 10:23:11
  艺腾成人用品商城 官方网址 http://www.zjjwbb.com

作者:等到心慌2342 时间:2010-07-18 10:24:41
  艺腾成人用品商城 官方网址 http://www.zjjwbb.com

作者:等到心慌2342 时间:2010-07-18 10:45:28
  fsdgfd
楼主sanyasunshine 时间:2010-10-09 14:14:55
  我翻开食品安全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页上都写着“营养保健”几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下毒”!
作者: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