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青:不为人知的一段婚史

楼主:篮球朋友 时间:2019-03-29 17:44:27 点击:235 回复: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俞珊为了江青少去纠缠赵太侔,乃将自己的亲弟弟,时在青岛大学就读的俞启威介绍给了江青,于是两人便开始同居。
  这段经历大概发生在1932年的样子,时俞启威虚龄21岁,江青19岁。
  徐明清记得,那一天,田沅忽然陪着一位山东姑娘来到工学团。
  她细高个子,穿一件蓝布旗袍,长得俊俏而性情活泼。
  这姑娘就是李云鹤,即后来的江青,而当时的名字叫李鹤。
  徐明清那时的名字叫徐一冰,虽然她只比江青大三岁,政治上却比江青成熟得多。
  她不仅领导着“晨更工学团”,而且还是上海“左翼教育工作者联盟”的常委。
  田沅介绍说,李鹤刚从山东来上海,想在工学团谋点事。
  徐明清看江青不仅识字,还能唱歌、演戏,工学团当时正好缺教员,就把她留了下来。
  最初,徐明清分配江青在店员识字班当教员,教唱歌,辅导识字、读书。
  工学团其实是个很松散的组织,并非正规学校。
  最初只是借用陈更村几间农舍办学,非常简陋,经费也极拮据,靠着一位“交际家”、上海商务印书馆交际股的股长黄警顽在外募捐,使“晨更”得以维持。
  “晨更工学团”的教员们,当时只有一碗饭吃,并没有工资。
  江青在那里除了教学员认字外,还和田沅一起,编演一些小节目,诸如田汉编剧的《放下你的鞭子》等,组织学员到附近农村演出,宣传抗日救亡。
  当时晨更工学团里的女教员并不多,只有徐明清、江青和一个名叫李素贞的宁波姑娘。
  她们三人同住在那座小楼顶上的阁楼,每天爬着竹扶梯上去。
  小阁楼上只有一扇老虎窗,没有床,三个姑娘在木楼板上铺了草席就可以睡觉。
  三个女教员的关系很融洽。
  彼此称呼都很亲切。
  江青叫徐明清“一冰”,徐唤江青“小李”,而对李素贞,她俩都称呼“宁波李”,“宁波李”是共青团员,受徐明清领导,江青因为没有组织关系,只是作为徐明清手下的一名普通教员、进步青年,没有参加党组织的活动,因为她会演戏,当时参加了“剧联”,后来又参加了“教联”。
  天天生活在一起,徐明清和江青慢慢熟悉起来,当时江青一头短发,一身蓝布旗袍,从不涂脂抹粉。
  徐明清记得,江青那时很活泼,教唱歌、演戏,跟女友们相处得不错。
  可是每当一回到小阁楼里,江青往往就判若两人,常常独自唉声叹气,久久凝视着北方,一言不发。
  徐明清看出她有心事,但又不便于问她。
  有时,江青从身边掏出 ,细细地看,看完又收了起来。
  很偶然,有一次这封信掉在了小阁楼的地板上,徐明清拾了起来。
  出于好奇,也出于想了解江青究竟为何苦闷,她打开了这封信。
  一边看,一边不由得大笑起来。
  许多年过去了,但徐明清仍记得,那封信开头的称呼是“进子”两字(江青的原名李进孩,又叫李进),落款是“小俞”。
  虽然时隔七十多年,信的原文大多不记得了,但信中有一句,她印象很深:“你是我心中的太阳。
  ”一看这封信,徐明清明白了江青为什么苦闷。
  当徐明清把信交还给江青时,问起了小俞(俞启威),江青也道出了心里话。
  “小俞是我的爱人。
  这封信,是我们谈恋爱时,他写给我的。
  我们结婚以后,他被捕了,我不知道他现在究竟在哪里!非常想念。
  ”徐明清好言劝慰了江青一阵,要她不要过于担忧,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但当时徐明清对江青的身世和来“晨更”前的经历并不清楚,直到后来,才慢慢知晓了这些谜。

打赏

197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