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社会》第二部

楼主:龙江黑 时间:2020-08-10 09:15:18 点击:118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第三章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有许多事和当今社会不同,没有黑社会也没有保护伞,更没有贪污犯,也没有碰瓷和讹诈之类的蛆虫,有的只是小偷,打架斗殴和犯罪团伙之类的。
  当时的老混子,都是靠打几次硬仗和群架而出名在外的,与金钱和地位没有一毛钱关系。
  王老狠真正出名,是在这一年的夏天,干倒了本市久负盛名的一个老混子。这个老混子绰号叫二傻子,七十年代中期,在本市社会上就有很高的名气。据传说,最牛逼的时候,二傻子他们一伙曾经和哈尔滨市的混子和牡丹江市的老混子们都约过架,仗打得轰轰烈烈,臭名远扬。
  那个时代的老混子都有一个共同缺点,喜欢装犊子吃老本,也就是说,出名以后特别自大,固步自封,好摆老资格。
  老混子最常说的口头禅是:哥不和你吹牛逼!南来的北往的,哈尔滨的香港的;抽烟的,喝酒的,没事满街乱走的;撮牌的,跳舞的,打仗斗殴被捕的;你打听打听,有几个不认识哥的。
  二傻子就是个突出的例子,以为自己名声在外,没有人敢和他比划,天天牛逼晃腚的,看谁都想立着眼睛,谁也都不放在眼里。或许,这么多年,大家管他二哥二哥叫的,有些飘飘然了。
  也该二傻子倒霉,这一天,就折在王一兵手里了。
  那个年代出奇的怪,什么好事坏事都发生在俱乐部和电影院,要不就是商店里,似乎,也只有这里发生的事情传播速度快又广。
  这天下午,在市里东方红电影院,王一兵和一个哥们小哲去买晚上的电影票。那时候的人,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一个电影院有十多个职工,就一个人卖电影票,剩下的职工都闲着,卖呆唠嗑玩。而且,买票窗口设计的绝了,只能伸进一只手,伸进去后,攥拳头你都拿不出来。那个卖电影票的窗口,就和鸽子窝的出口一般大小,两只手伸进去抢票,拉出来的时候,肯定有一只手是受伤的。
  奇怪的是,无论电影院上演什么电影,买票的人总是很多,场场如此。
  我小时候,就亲眼目睹过很多次,电影院买票口积聚了很多人,买票的人是人挤人,经常看见是人和人摞在一起,嘶喊着叫骂着,有的人从买票口拿出来的手和电影票还有鲜血在滴答。
  放在如今,人们几乎不理解,可是,那时候就是那样。是文化的匮乏,也是娱乐的单一,才造成的这个荒唐局面。
  那时候,有一本小说叫《第二次握手》,内容没有一点艳情,却给定性为禁书。当下这个时代,可能给你看,你都不稀罕看的书,它在那个年代就是禁书,很雷人吧?更雷人的是那么厚的书,在那个时代竟然还有手抄本。
  想一想,你可能都醉了。
  那个年代就是如此。
  在电影院售票口,王一兵坐在电影院大门口的台阶上吸烟,让小哲上去买的电影票。那时候的一张电影票和一包烟的钱差不多,电影票一般是,黑白电影票是一角钱一张,彩色的电影票是一角五分一张,宽银幕的电影票是二角钱一张。香烟也是这个价格,一包经济香烟九分钱,葡萄香烟是一角六分钱一包,好一点的香烟就要价格高一些,比如:蝶花香烟就要二角钱,迎春或者玉兰香烟三角多钱一包,算是价格高一点的香烟了。当时的年轻人,抽烟能抽蝶花就已经了不得了,蝶花香烟俗称“二牡丹”香烟。
  小哲买电影票的时候,买票的人很多,现场根本没有秩序,互相你推我搡的拥挤抢票。
  就是这个时候,二傻子和任四平出现了。任四平的年龄比王一兵他们大几岁,比二傻子小十几岁,也就二十四五的样子。
  两个人走到售票口前一站,就听见任四平喊道:“都他妈的给我闪开!我买完票你们在抢!”
  售票口前面的人干脆就没有人搭理他,后面的人有回头看的,胆小的就退后了,也有原地不动的,在静观其变。
  任四平个子不高,身体很魁梧,脚踏一双白色回力鞋,长得白白净净的挺精神。
  任四平看见前面的人没有搭理他,身子往前走了两步,抬腿就在人群中踹倒一个瘦小的年轻人。被踹出抢票队伍的年轻人从地上爬起来,看了看任四平,没敢吱声。其余的人,全都看着任四平,有几个胆小的向后闪开了,售票口前就剩下小哲和另一个年轻人。
  小哲手里攥着钱伸向售票口,眼睛却看着任四平,任四平再次抬起脚来踹小哲,小哲虽然有准备,还是让任四平踹个趔趄。
  “干你麻痹?”小哲闪开身子,张口骂任四平。
  “哎呦,小逼崽子!”任四平扑过去,狠狠的抽了小哲两记耳光。
  小哲虽然年纪小点,身体还算强壮。
  任四平的两记耳光扇得小哲脸上火辣辣的疼,小哲这时候还没有想好是否还手,只是狠狠的用眼睛瞪着对方,因为,对方气势这一块拿捏的死死地,让小哲不敢轻易出手。
  “你瞅啥?”任四平向前一步,逼近小哲。
  “瞅你咋地?”小哲向后退了一步。
  “你个小逼崽子,我弄死你!”任四平伸手又要扇小哲耳光。
  小哲没有退,而是,直接抬起双拳,快速的击向对方的面门。
  任四平完全没有想到小哲会还手。
  任四平被打得双眼金星闪耀,急忙后退几步,瞬间反过神来,又扑向小哲。
  两个人互相挥拳搏斗,你来我往不分仲伯,也就几秒钟,然后,就撕扯到了一处,开始了摔跤模式。
  任四平和小哲两个人,从开始身体接触,到现在的打斗,也就是三两分钟的时间。当时,圈外面的二傻子和王一兵都看到了,看到形势愈演愈烈,也都快速的挤进围观的人群里。
  最先挤进去的是二傻子,看到任四平和一个小年轻的小伙子撕打在一处,二话没说,冷然出手。
  老混子打架斗殴经验丰富,出手不凡,二傻子双手紧紧握在一起,狠狠地砸向小哲的后颈部,小哲被一击倒地。
  小哲倒地的同时,王一兵上前,在任四平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出手了,两记重拳快如闪电,击中任四平的面庞。任四平突然感觉自己受到重锤击中一般,猝然倒地,脑袋里犹如有轰隆隆火车鸣笛而过。
  王一兵很聪明,在他打倒任四平的同时,身体向前移动,拉开二傻子背后偷袭的距离。
  其实,二傻子没有偷袭王一兵,一瞬间,他看到王一兵向前,然后出拳,击倒任四平。
  王一兵突施冷手,这一连贯的出拳动作,犹如行云流水,快似闪电。
  老混子二哥有点惊呆了,这身手只有千锤百炼的老江湖老歹徒才能做到。
  二傻子看着有点懵逼,心想,这年轻人到底经历了什么?
  那时候,全国还没有上演《少林寺》和《自古英雄出少年》,还有什么《南拳北腿》之类的武打电影。
  “你叫什么名字?”看着王一兵向自己走过来,二傻子故作气定神闲的样子,说:“我是化工厂家属区的李五一李二傻子!”二傻子报上自己名号,明显心怯了。
  “装傻充愣啊!”看到对方飘动的眼神,王一兵陡然信心倍增,握拳冲了上去。
  “卧槽!给你脸了!”二傻子不是徒有虚名的主,只是刚才让对方出手的气势给震撼到了。
  王一兵出拳又快又狠,连续四五拳向二傻子攻击过来,只有一拳击中了二傻子的左肩膀,其余的全部让二傻子躲闪过去。老混子必竟是老混子,临战经验丰富,临危不乱,躲闪期间还能攻击对方。王一兵右拳击中二傻子左肩膀的同时,二傻子的右脚踢中了王一兵左膝盖,王一兵一个踉跄,没有倒下。接着,二傻子左拳快速跟了上去,重重的击在王一兵的下鄂部,使王一兵身体摇晃了几下。
  第一回合,老混子二傻子占了上风。
  王一兵急忙退后几步,用手揉揉下巴颏,笑着对二傻子说:“老家伙有两下子!”
  二傻子没吱声,眼睛始终盯着对方,知道今天可能遇见硬主了,而且,对方还不是一般的有两下子。
  “你们在哪里耍横耍惯了?”王一兵嘴里说着,身子再一次向对方靠过去。
  “小逼崽子!你可以访一访,我李五一的大号!今天,我他妈的就废了你!”二傻子想用名号震慑住对方,使王一兵好知难而退。
  可是,王一兵是个刚刚走向社会的年轻人,社会这个大课堂对于他来说,什么都是崭新的,也什么都不了解。也该二傻子倒霉,他的大名,王一兵他没有听说过,所以,无知者无畏!
  “你刚才不说你是二傻子吗?傻逼还这么横?”王一兵话到拳也到,连续几拳都是虚招。
  二傻子连续躲闪后,果断的开始出拳反击,身体跟随双拳同时扑向王一兵。
  奇怪的是,王一兵没有躲闪,而是迎上去,脸上遭到对方拳击后,对方在进攻他的时候,也就没有了防守,或者说,防守的漏洞大开。这时,王一兵左右拳卯足了劲的搥向对方的面部,结结实实的拳头砸在二傻子的脸上,看热闹的人们都能听到,犹如大锤砸肉皮的声音。
  受到重击后的二傻子,身体疲软的慢慢倒下,在即将倒地的瞬间,王一兵轮圆了右腿,一皮鞋,狠狠地踢向二傻子的面门,鲜血也同时从二傻子的脸部向外喷溅出来。
  二傻子顿时失去了理智,犹如梦境中,坠入黑暗中的深渊,下坠,下坠。
  愤怒的王一兵没有就此罢手,脚上的皮鞋不断的挥舞着,狠狠地踢向二傻子的面庞。
  二傻子躺在地上,下意识的用双手抱头,护住曾经牛逼闪电的老脸,毫无反抗的能力。
  后来听说,老混子二傻子在电影院这一天,让王一兵给打得不轻,鼻梁骨粉碎性骨折,右手指有三处骨折,在医院躺了两个多月。
  老混子二傻子在住院期间,通过朋友放出话来,不会就此罢休,一定要干残废王一兵。
  二傻子原话是:告诉那个小逼崽子,这事没完,我他妈的不弄废了他,我就不是二傻子,我从此不在社会上混了。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2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龙江黑 时间:2020-08-11 22:50:19
  杠杠滴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