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西战地寻访—1944全纪录】持续图文更新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09-28 21:21:00 点击:71956 回复:190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20 下页  到页 
  1944年,真团长在松山惨胜。
  2009年,假团长在南天门演戏。
  2013年,我上高黎贡山体验生活。

  时间上,大致就是这么个脉络了。

  事实上,2013年促使我上高黎贡山体验生活的,是2009年在南天门演戏的那个假团长,他用疯疯癫癫极度夸张近乎神经质的意淫加反思,让1944年在松山惨胜的那个真团长目瞪口呆无地自容,环顾漫山遍野死尸无数外加一堆炸成废铜烂铁的山炮野炮迫击炮,一拍大腿:唯独就缺一门马后炮。这一拍不打紧,不但拍出那段尘封已久的血火硝烟,也拍出当下无数走火入魔鬼使神差的体验生活爱好者,我是其中之一。

  沿着中国远征军滇西大反攻的路线走一遍,是我长久以来的梦想。这个梦想,终于在2013年成行。在同一个地方,跨越时空体会褪色的历史,感觉妙不可言。我知道,褪掉的只是色彩,有些东西不会随着色彩而褪去,相反,会愈加光彩。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138次 发图:65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09-28 21:21:39
  常常听到“历史积淀”这个词,小时候不明所以,后来长大才发觉:客观存在的一草一木原本纯粹,但加上主观便大不同,这是自然和人文的分野,也是“历史积淀”的雏形。

  高黎贡山,雄霸怒江峡谷,君临滇西大地,自然原本纯粹,加上人文就成了历史积淀。两千年前的蜀身毒道蜿蜒至今,七十年前的抗日战场硝烟未散,遥远的千年古道与近切的战火故地交织重叠,铺陈在这片如此美丽神秘的广袤河山,由不得人不动心,继而动身了。2013年,我走上高黎贡山,以此为起点,开始一段漫长的滇西之旅,去寻访散落在这片土地上那一个个耳熟能详的历史地标。

  交代一下此行路线:保山—百花岭—高黎贡山—江苴—腾冲—和顺—惠通桥—腊勐寨—松山—龙陵—芒市—畹町,这是1944年中国远征军滇西大反攻的路线,也是我的路线。

  作为此行起点,从保山翻越高黎贡山到腾冲,传统徒步路线有两条,即蜀身毒道的南北两条古道,同时也是当年远征军高黎贡山战役的两条战线:北斋公房和南斋公房。相比之下,北斋公房路线较长,一天之内完成不了上山下山,需要在山顶宿营过夜,南斋公房路线较短,全程约需10至12小时。考虑到此行孤身一人,为安全起见,最终选择了南斋公房,从保山市芒宽乡百花岭上山,徒步二十公里翻越高黎贡山,至腾冲县曲石乡林家铺下山。
  路线既定,出发。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09-28 21:22:10
  2013年10月30日傍晚,昆明长水机场。彩云之南的非典型晚霞,不鲜艳不绚丽,倒有些波谲云诡,如同翻卷的历史烟云。这样的情境,对未来的行程是个极好的心理铺垫。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09-28 21:24:18
  翌日一早,从昆明到大理再到保山,一天之内几经辗转,终于在下午坐上去芒宽乡的车,还算顺利。
  
作者:成都杨阳洋 时间:2014-09-28 21:28:00
  顶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09-28 21:40:12
  更顺利的是,在岗党下车,见路边停着一辆农用车,过去一问,果然是上百花岭的。寒暄过后,司机热情地一挥手:上车吧。

  我问路费,司机笑笑,指指车厢里几个小媳妇和孩子说:反正回家顺路,要什么钱?如此,我也不说什么了,再说就虚伪了。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09-28 21:41:14
  从山下公路到百花岭的山道约10公里,半小时后,在山边的第一个村庄,司机停车,安置好媳妇孩子,回家换了辆摩托,载着我继续往上开。又开了十来分钟,一直把我送到上面的罕龙寨,不收分文握手告别。

  进入高黎贡山的第一次萍水相逢就如此温暖,唯有在心里默默感谢。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09-28 21:42:10
  罕龙寨,是百花岭最高处的一个村寨,海拔1500米,位于高黎贡山的半山腰,从这里进山,是最近的出发地,也是进山之前最后的歇脚点。在罕龙寨俯瞰怒江峡谷,当年滇西大反攻强渡怒江之后的第一仗、著名的大塘子战役的几个坐标:大尖山、麻栗山,尽收眼底。

  1944年5月的所谓强渡怒江,由于日军放弃漫长的怒江岸防,收缩战线,集中兵力在高黎贡山关隘重点布防,实际上,整个渡江过程除了一只小船触礁沉没外,兵不血刃异常顺利。但同时也意味着,远征军接下来将要面对更加凶险的山隘争夺战。而日军之所以成功地在特定山隘重点布防,也拜远征军情报泄露所赐,知道你重点渡江区域,知道你主力侧翼后援兵力配置,针对性有的放矢,这个仗还怎么打?付出重大伤亡代价,就成了必然结果。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09-28 21:43:16
  照片左侧那片密集的村落就是大鱼塘村,也就是大塘子。大塘子方圆一带,是当年日军56师团148联队高黎贡山防线的前哨阵地,也是远征军夺取高黎贡山南斋公房垭口关隘之前必须要拔下的第一颗钉子。1944年5月11日到5月24日,远征军在这里先后投入54军36师、53军116师和130师各一部,历经13天反复争夺拉锯激战,在付出重大伤亡代价后,最终击溃日军,进占大塘子,前出百花岭,为下一步攻取高黎贡山南斋公房垭口关隘扫清了外围障碍。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09-28 21:44:00
  云南高原的阳光异常强烈,傍晚依然。炙烤之下,翠绿的芭蕉愈显蓬勃,在这片经历战火洗礼的山谷间异常耀眼。漫步山间,放眼四顾,昔日战火和今日安宁交织映现,着实有点恍惚。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09-28 21:44:22
  不知不觉,太阳下山。遥望天边,远处的高黎贡山南斋公房垭口在黑暗边缘轮廓分明,那是我明天要去的地方,有一丝忐忑,更多的是期待。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09-28 21:45:12
  甫进罕龙寨,一直留意打听一件事:能不能碰到驴友同行进山?这是自打动身之前到现在一直纠结的问题。徒步翻越高黎贡山南斋公房垭口,这是一条相对冷门的户外穿越路线,近年虽陆续有驴友践行,也耳闻保山、腾冲当地政府部门偶尔组织公务员集体登山踏青,但相对其他川藏热门户外路线,这里还是相对冷清。

  最重要的一点是,作为滇西著名的高山自然保护区,高黎贡山南斋公房古道沿线保存了完好的原始生态,因而,自然也包括了这片原始生态中的生灵——野生动物,常见的是熊、豹、猴、还有小熊猫。若多人结伴则无虞,但孤身进山,安全,就是不可回避的现实。

  在寨子里唯一的一家农家客栈安顿下来,遍托客栈老板多方联系,遗憾的是,直到入夜,还是没有消息。我必须做个决断,去还是不去?躺在床上思想斗争伴随两根烟,掐灭烟蒂之后,下楼找到客栈老板:帮我找个向导,明天铁定进山。

  客栈老板当场打电话,约定寨子里一个村民老H,向导费150,单程带我到山顶南斋公房垭口,然后我自行下山,OK。

  随即,客栈老板带我去护林员家,签下这张进山登记表,外加“自愿缴纳”进山捐款20元。

  至此,万事俱备,倒头就睡,养精蓄锐,静待黎明。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09-28 21:45:59
  大片登场,敬请期待。。。。。。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09-28 21:50:23
  @成都杨阳洋 5楼 2014-09-28 21:28:00
  顶
  -----------------------------
  感谢支持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09-28 22:09:03
  第二天一早,摸黑起床,楼下的老板娘在厨房里忙早餐。滇西习惯吃米线和面条,但长期户外旅行经验告诉我,还是干货实在,为体力考虑,昨晚特意交待老板娘:炒一锅蛋炒饭,早上吃一半,另一半带上路。这时,按约定,老H骑着摩托来了,两人饱餐一顿,上路出发。

  从罕龙寨到山口,大约5公里悬崖土石山路,可以通行小面包之类的小型车辆。本着节省体力原则,这段路骑摩托物尽其用,很科学。二十分钟后,抵达山口:旧街子。由此,高黎贡山徒步之旅正式启程。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09-28 22:22:31
  老H是个精壮的山里汉子,四十来岁,祖居百花岭,对山里的一切无比熟稔如数家珍。进山伊始,征求我的意见:眼前二台坡一带的古驿道以石板路为主,且落差较大,行走机械,我带你走野路怎么样?

  我问:什么叫野路?能节省多少距离?

  老H说,距离差不多,但是从侧翼山林里没路的地方斜刺插过去,比较省力。

  我懂了:类似上坡走S形而不走直路,对吧?

  老韩笑着点点头。

  如此,跟着老韩,走向另一侧,踩踏一地沾着露水的腐枝枯叶,一头扎进莽莽的原始森林。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09-28 22:39:19
  这段贴着山崖的泥泞野路,摔了多少跤记不清了。唯一庆幸的是,几次堪堪在山崖边摔倒,爬起来俯瞰脚下黑漆漆的深渊,后怕无济于事。在这样的时刻,能救你的只有自己,这需要最起码的自我保护意识,和能力。

  不知在无路可走的密林里穿行多久,待到拐上大路,总算舒了一口气。尽管,所谓的大路,就是如此这般一米见宽、遍布青苔、凹凸不平的石板路。是的,这就是名闻遐迩的高黎贡山千年古道、南方丝绸古道、蜀身毒道。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09-28 22:51:05
  所谓蜀身毒道,这条南方丝绸古道,与滇西的另一条古商道、茶马古道、以及北方那条贯穿河西走廊乃至中亚西亚的丝绸之路一样,是古人的伟大创举。当然,初衷是无利不起早,这是商人的特性。但不可否认,在无利不起早的初衷之下,留给后人的是一份不可多得的瑰宝,换言之,就是历史积淀了。

  走在这样的路上,呼吸着原始森林的气息,厚重的历史仿佛从地下爬出,扑面而来。
  
作者:怡华苑 时间:2014-09-28 23:06:49
  好贴,留爪,养肥再看!不过顶贴还是要顶的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09-28 23:13:37
  老H在前面,一路走一路不断俯身在地上扒拉什么。见我好奇,他伸出手掌,是几颗类似栗子、但比栗子小的硬壳坚果。

  我问:这不是野生栗子?他不置可否,只是让我尝尝。我咬一口,果然,跟栗子差不多。
  
作者:u_94550187 时间:2014-09-28 23:16:45
  兵败野人山,痛哉戴安澜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09-28 23:32:18
  既然是原始森林,自然少不了藤蔓缠绕、虬枝曲折的参天古树,这是高黎贡山的常态。在密林间穿行,只觉得四面八方遮天蔽日,周围视线所及,不出几米开外,想给一棵古树拍张全景还真不容易。但既然来了,瞅空掐头去尾断章取义,聊胜于无。
  
作者:wunimoke2009 时间:2014-09-28 23:36:38
  团粉求更~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09-28 23:37:16
  全景无能为力,转而取向近景。一路上,就地倒伏的树干比比皆是,自然的新陈代谢,在寂静丛林中寂寞上演,这是生命的轮回。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09-28 23:42:07
  偶遇转角,明暗交错间,幼嫩的枝芽沐浴在一米阳光,野百合也有春天。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09-28 23:52:19
  @怡华苑 19楼 2014-09-28 23:06:49
  好贴,留爪,养肥再看!不过顶贴还是要顶的
  -----------------------------
  嗯,我慢慢写,争取写成个不愧对这条血火远征路的精品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09-28 23:53:31
  @u_94550187 21楼 2014-09-28 23:16:45
  兵败野人山,痛哉戴安澜
  -----------------------------
  那是缅北溃败路线,我这个帖子写的是滇西反攻路线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09-28 23:54:24
  @wunimoke2009 23楼 2014-09-28 23:36:38
  团粉求更~
  -----------------------------
  应该会有始有终的,谢谢朋友支持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09-29 00:33:41
  继续更新。。。。。。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09-29 00:35:49
  老H是个老向导,跟这里的诸多山民一样,常年靠山吃山,打猎、采药不一而足,经验丰富。一路上,跟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高黎贡山是座宝山。想来,应该是发自肺腑,还有,对大山的感恩,我毫不怀疑。

  老韩还很善解人意,明明是一个精壮的山里汉子,但在我前面总是尽量放慢脚步,边走边回头嘟囔一句:慢点走,走急了会累。

  望着前方那个镶嵌在林间亮处的背影,跟在后面气喘吁吁的我,心里很踏实。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09-29 00:49:40
  待续。。。。。。
作者:aolao 时间:2014-09-29 00:57:34
  《我的团长我的团》这个电视剧真心不错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09-29 01:03:50
  @aolao 32楼 2014-09-29 00:57:34
  《我的团长我的团》这个电视剧真心不错
  -----------------------------
  是的,我前后看了不下五遍,然后中盅了,被勾引上了高黎贡山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09-29 02:45:56
  @aolao 关于《我的团长我的团》,我也有些感想,待翻越高黎贡山后,到和顺小镇修整之时,结合迷龙和小翠的故居拍摄地,我试着说一些。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09-29 03:03:03
  @阿难我心 我又开新贴了

  @落柚 你可以重温家乡了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09-29 03:05:24
  @看那桃花朵朵开 你可以走出封闭的屋子出来晒晒太阳了

  @军统站长 你可以到高黎贡山的山谷里唱山歌了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09-29 03:06:53
  @二决 @冰冻冰淇淋 @人世间2014 二爷,你二弟我又出游了

  @_义乌画油画的 小画匠,你在他乡还好吗?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09-29 03:10:14
  @摩尔多瓦轻骑兵 好久不见了

  @心太卡通 我来还债了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09-29 03:11:36
  @偶尔的闪现 老哥在哪里?

  @境界100 你出省没有?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09-29 03:15:25
  广告时间——高黎贡山,精彩无限

  请大家千万走开,稍后也不要回来。。。。。。
作者:阿难我心 时间:2014-09-29 03:21:01
  远征军骨骸,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09-29 03:22:13
  @花猫009 别整天打鸡血了,这里有鸡汤,过来喝两口补补身子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09-29 03:24:05
  @又唱又跳 总统该退休了吧?别硬撑着,身体不饶人啊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09-29 03:27:24
  @阿难我心 41楼 2014-09-29 03:21:01
  远征军骨骸
  -----------------------------
  你是说不如志愿军骨骸待遇?
作者:阿难我心 时间:2014-09-29 03:46:31
  十万英雄郎,远征为高堂
  三战不为怯,七千名不扬
  野人山中雨 ,钦敦灭恶狼
  一甲多一轮, 何时回故乡
  
作者:_义乌画油画的 时间:2014-09-29 06:39:49
  上次去过楚雄,大理。
  顶豆豆好文
作者:境界100 时间:2014-09-29 11:10:06
  @懶馿上磨 你是豆捞?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09-29 16:29:31
  @_义乌画油画的 45楼 2014-09-29 06:39:49
  上次去过楚雄,大理。
  -----------------------------
  这么快就回来了?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09-29 16:30:18
  @境界100 46楼 2014-09-29 11:10:06
  你是豆捞?
  -----------------------------
  豆捞是谁?有我厉害?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09-29 16:34:07
  @阿难我心 44楼 2014-09-29 03:46:31
  十万英雄郎,远征为高堂
  三战不为怯,七千名不扬
  野人山中雨 ,钦敦灭恶狼
  一甲多一轮, 何时回故乡
  -----------------------------
  还是这个霸气——

  君不见,汉终军,弱冠系虏请长缨;
  君不见,班定远,绝域轻骑催战云!
  男儿应是重危行,岂让儒冠误此生?
  况乃国危若累卵,羽檄争驰无少停!
  弃我昔时笔,著我战时衿,
  一呼同志逾十万,高唱战歌齐从军。

  齐从军,净胡尘,誓扫倭奴不顾身!
  忍情轻断思家念,慷慨捧出报国心。
  昂然含笑赴沙场,大旗招展日无光,
  气吹太白入昂月,力挽长矢射天狼。

  采石一载复金陵,冀鲁吉黑次第平,
  破波楼船出辽海,蔽天铁鸟扑东京!
  一夜捣碎倭奴穴,太平洋水尽赤色,
  富士山头扬汉旗,樱花树下醉胡妾。
  归来夹道万人看,朵朵鲜花掷马前,
  门楣生辉笑白发,闾里欢腾骄红颜。
  国史明标第一功,中华从此号长雄,
  尚留余威惩不义,要使环球人类同沐大汉风!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09-29 16:51:08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09-29 16:56:45
  这会儿传图太困难,稍后再来更新。。。。。。
作者:鱼懒游 时间:2014-09-29 17:16:29
  我的团长我的团是近些年最好看的军旅电视剧,人性刻画的很真实,超过了亮剑和士兵突击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09-30 20:28:53
  @鱼懒游 52楼 2014-09-29 17:16:29
  我的团长我的团是近些年最好看的军旅电视剧,人性刻画的很真实,超过了亮剑和士兵突击
  -----------------------------
  主旋律都是违背人性的,你才知道?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09-30 20:29:14
  继续更新。。。。。。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09-30 20:29:55
  一路走来,山道沿线有不少诸如“保护野生动物”的告示牌,伴随身旁山谷间高空树冠上不断传来的扑簌声响和树枝摇摆,很自然就跟老H聊起野生动物这个话题。

  老H不时拽着我停下,指着空中那一个个腾挪跳跃的敏捷身影说,看见没有,这是高黎贡山最常见的,叫白眉猿,也叫长臂猿。我当然看见了,只是留影有点徒劳,企图给那些极端多动症的小家伙捕捉一个定格,但一通手忙脚乱,加之林间光线昏暗,无论怎么摆弄我的卡片机,咔嚓无数还是一堆废片,只好放弃。

  悻悻之下,相对猿猴,其实我更关注大型动物,比如熊、豹,与其说关注,不如说忌惮。老H告诉我,就他个人亲身经历和身边山民耳闻目睹而言,近年来豹不常见,常见的是熊,熊有好几种,这一带常见的有黑熊、狗熊、马熊,其中黑熊体型最大。

  我问:遇到熊怎么办?老H笑:其实熊也怕人。。。。。。总结其后老H的解释,概括一下:

  一,进山最好不要偏离大路,也就是这条石板古道。古道沿线是自古以来人类车马活动区域,古道两侧是野生动物自古以来世袭领地。井水不犯河水,在高黎贡山这个迄今为止自然生态保护相对完好的地方,依然是约定俗成的生存法则。

  二,进山最好结伴而行,至少两人以上,不要孤身。同为自然生灵,人性和兽性一样,都有以大欺小弱肉强食的心理弱点。

  三,无论黑熊、狗熊、马熊,一般都不会主动攻击人,但受伤的熊、怀孕的熊、带着幼崽的熊除外。

  四,极端情况下,人与兽狭路相逢,跑为上策,至于人能不能跑过熊,天知道了。

  听老H说完,我指着他腰间挎着的那把一尺来长的砍柴刀:这个,不是用来对付熊的吧?老H又笑了:我们进山都得带这个,在林子里碰见拦路的藤蔓树枝就砍掉,为自己也为别人,就像路上开车碰到故障,路过司机互相帮衬。

  这是实话,方才在山口走进那片没路的原始森林时,老H在前面不时挥动砍柴刀,身体力行那个四字成语“披荆斩棘”。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09-30 20:30:19
  深入山林,山势越来越高,古道两旁,粗壮高大且造型奇特的参天古树也越来越多,在早晨昏暗光线和浓密树冠遮盖下,于山道弯弯曲折拐角之际,常常会冷不丁看见诡异画面,比如这个拐角。

  我吭哧吭哧埋头从拐角下面的山道刚爬上来,喘息未定,蓦然映入眼帘的,是这棵无比巨大的树桩。它面对右侧山体,隔着狭窄古道,斜歪在左侧山崖边。那一刻,周遭光线明暗交错,恰恰聚焦在树桩底部,状若一大一下两个人形:

  右边树桩外侧,那个突出的大型黑影,浑然一个垂着头愁眉苦脸的老男人,前额很高,山顶洞人还是北京猿人?

  左边树桩中间,那个萎缩的小型黑影,犹如一个含着胸怀抱婴儿的小女人,头发后披,头巾还是长发?

  更加诡异的是,老男人和小女人虽姿态各异,但有一点相同,都是面目愁苦,低首眼前古道,莫非昭示:这是一条文化苦旅?只是,不知道余秋雨在哪里。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09-30 20:30:44
  地气阴愁,抬头看天,好一棵无比巨大的参天古树,直插云天。树冠缝隙之间,一缕光亮透射,将近上午,阳光快出来了吧?

  这当口,点一根烟接接阳气是必须的,以此证明,我还活在当下,天地之间。

  然而,接下来的惊魂一刻,刹那间,又把我短暂的侥幸打回原地。。。。。。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09-30 20:31:11
  我清楚地记得,那是在不到黄心树山谷的路上,离刚才白眉猿在树上跳跃的地方不远。事后回想,之前那一刻,一大群白眉猿在树上纷繁的跳跃,应该跟接下来的那一刻有关。

  老H有个习惯,走在路上总是低头左右逡巡,结合先前跟我聊关于熊的话题,时不时指着路边山坡上一个个比巴掌略大一点的凹坑说,看见没有,这是熊的脚印,熊一般不在大路停留,但过路是理所当然的。

  说着说着,老H又低下头来,用手触摸着路边一个凹坑,嘴里喃喃:这个脚印湿湿的,好像刚走不远啊。随即,老H起身抬头,怔怔地望向路边山坡,望着望着,身姿突然僵住了。

  那一刻,我突然想起团长中的一场戏:龙文章网罗一帮溃兵从缅甸溃败回国,路过一片森林,那个四川伢子,要麻,在路边狙击一个鬼子,看着那个鬼子滚下山坡,要麻走到鬼子尸体边,俯身捡起鬼子头盔,然后起身抬头,怔怔地往山坡上望,再然后。。。。。。

  再然后,是70年后的今天——老H僵直的身姿保持了不到几秒钟,突然压低声音但又急促坚决地低吼一句:你快往前走,快走!

  我不明所以,但下意识听从老H的话,掉头迈步疾走。走出几十米回头,但见老H慢慢转身,先是慢走几步,然后加快速度直奔过来,路过我身边,拽起我胳膊,放开嗓子喊:快走啊。

  那一刻的画外音,俨然是团长中龙文章的那句名言:走啊,我带你们回家。。。。。。

  接下来是什么?还有什么?撒腿就跑,亡命狂奔!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09-30 20:31:31
  写到这里,请容我缓一缓心绪,再往下更新。。。。。。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09-30 21:32:17
  熊,是高黎贡山最常见的大型野兽。对老H来说,应该司空见惯。对于我,则有些懵懂,毕竟初生牛犊不怕虎,前世今生没见过。不过说实话,进山之前,我也做过最坏打算,包括路遇野兽。我对自己的心理安慰是:如遇不测,能跟无数古人和万千远征军将士同眠于高黎贡山腹地,未必不是一个好归宿。有了这个心理铺垫,连生死都置之度外,还有什么可怕的?

  如同眼前,千年古道的青石板上,这个古往今来被马蹄遍踏、天长日久、以致滴水石穿的凹坑。天地之间,人之渺小,沧海一粟,而而已已。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09-30 21:33:24
  通常概念中,上山就是一路上山,下山就是一路下山。但在一条连绵不断、囊括层峦叠嶂的山脉里,这个概念不适用,高黎贡山就是如此。从百花岭进山,首先要向上翻过一道山峦,然后直下山谷,从山谷再抬头往上,再翻上另一道山峦,这个山谷就是黄竹河。

  在安静的原始森林里穿行许久,突然听见潺潺水声,继而发现脚下草土间杂的小路愈加湿润,古道山势也渐渐下行,老H告诉我:黄竹河到了。

  黄竹河,是蜀身毒道在高黎贡山腹地的一个古驿站。在齐腰深的丛生荆棘中深一脚浅一脚狼奔豕突之后,望见前方一小片阳光下的林间空地,着实有些安慰,还有一丝欣喜。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09-30 21:33:59
  更加欣喜的是,与古驿站相伴,溪流边还有一座精美古桥,年代不可考。但从小桥周围遍布的藤蔓野草、和整齐规整的桥体石材、以及做工细致的雕花桥栏来看,显然不是浮躁的现代人所为,这是肯定的。

  蜀身毒道,起源于汉朝,距今两千多年,其间道路桥梁几经修缮可以想见,但唯独不可以挂钩现代豆腐渣,大家心知肚明。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09-30 21:34:29
  轻碾脚步,小心翼翼过桥,走到溪流一侧的岸边,将就密林间的昏暗光线,给原始森林深处的古桥留个影。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09-30 21:34:57
  不过,我更喜欢的,还是古桥下面的山涧,以及潺潺溪水。

  这个从莽莽高黎贡山深处流淌出的纯净精灵,滋润万古,造福当代,不知疲倦,生生不息。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09-30 21:35:17
  古桥下面,小溪旁边,老H主动提议,和我进行了上山以来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休息。同时,也是对刚才惊魂一刻的一种抚慰和调剂。能看得出来,老H虽然是个老猎人、老向导、老采药人,但面对生命之虞,表面淡定是表象,内心活动,应该可以想象。

  由此,也诞生了老H的唯一一张正面照,尽管是远景。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10-01 19:25:05
  休息期间,老H指指我背包一侧从山下带上来的一瓶矿泉水,再指指身边的小溪,意思好像是,累不累?这才想起,早上出发前我在寨子小卖部买了两瓶矿泉水,递给他一瓶,他摆摆手说不要,原委在这里。

  一路走来,此刻尚未有口渴的感觉,但经老H这么一提醒,我拿出矿泉水瓶,反转倒空,再到小溪里盛满一瓶水,先喝两口,向老H做陶醉状,喝完再灌满封口。老H笑笑,一挥手,上路。

  从黄竹河山谷上来,太阳慢慢爬高,森林里渐渐有了光线。斑驳明暗之间,爬满青苔的古道也显露真容,一份来自远古的沧桑,就这样悄悄展现在眼前。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10-01 19:25:42
  从黄竹河到黄心树,这一段古道比之前明显宽阔,山势也一度平缓,这样的路很适合大队人马推进。1944年5月底,大塘子战役结束不久,担负主攻南斋公房垭口任务的53军116师346团就行进在这样的路上。记得战史资料提到过,南斋公房垭口战斗动用了山炮,想来应该是将炮体分解拆零后,用骡马背负上山的。

  在这里,海拔不知不觉上升到2500左右。这样的海拔在平地上没什么感觉,大理、丽江也就是这个海拔,但负重登山,就是不小的考验了。我出门不太喜欢那种专业户外双肩背包,总习惯背一个普通的单肩挎包,这样看起来比较随意,不那么郑重其事,也便于融入所到之处的当地生活,此行依然如此。尽管如此,换洗衣物加上洗漱用品还有笔记本电脑,加起来也将近30斤,到这里明显感觉吃力。回想当年远征军的单兵配置和额外负重,不觉汗颜。

  汗颜的结果就是:咬咬牙,坚持!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10-01 19:26:04
  过黄心树,山势地形悄然转变,古道的青石板路断续消失,代之以如同战壕一般两峰夹峙的深谷沟壑,老H告诉我,这就是死亡谷。

  所谓死亡谷,是高黎贡山古道中一段绵延近两公里的特殊地貌。千百年来,长期人马践踏、地质塌陷、风雨冲刷,形成了这样一个中间低、两边高、狭窄阴暗、不见天日的奇特地段。置身其中,仿佛与世隔绝,走进一条阴森恐怖的地下暗河,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除了脚下腐枝枯叶咕吱作响和喘息之外,天地之间一片寂静,寂静得能听见自己心跳。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10-01 19:47:15
  战史记载,当年53军116师346团沿古道从百花岭进逼南斋公房垭口途中没有遭遇日军阻击,但在黄心树一带碰到日军预先设伏的路障地雷,随即放弃大路,转而从两侧山林中迂回前进。但七十年后,当我走在这条暗无天日的深谷中,依然一厢情愿不可抑制地脑补:这就是当年激战的战壕,因为这里分明就是活脱脱的战壕,太像了。

  深谷中,时而有倒伏的老树横亘,需要弯腰钻过。这样的姿势和情境,很有代入感,没来由把自己想象成当年的士兵,猫腰弓身,小心翼翼,匍匐前进。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10-01 20:47:09
  深谷中也有岔道,好像江河里突然分劈二水中分的半岛,让探路者莫衷一是。好在方圆有限,若此路不通,爬上壕沿手搭凉棚,便前路昭昭。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10-01 20:48:03
  这条深谷,曲折蜿蜒,九曲廻肠,不知不觉跟老H拉开了距离。但我知道,他一定在前面不远不近的某个地方。那份心照不宣的踏实,来源于这一路的互相关照。

  人与人之间,地理距离也许很遥远,但在某一个特定空间里,心理距离会没来由地拉近。更何况,在这个寂静上午,在这个莽莽大山里,只有我们两个人。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10-01 20:48:53
  两公里的深谷潜行,随着日光渐高,壕沿渐矮,视野也一点一点开阔,油然想起四个字:出头之日。

  我知道,精壮的老H一定早就出头,在前面某个日光斑驳的角落等我了。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10-01 20:49:56
  果不其然,待我气喘吁吁走出深谷,重新踏上那条熟悉的爬满青苔的石板古道,山路拐角,老韩席地而坐,在淡定地剥一只橙子。

  不知道他等待了多久,不过我相信,老H作为一个老向导,对如我这般从城市里来自愿找虐的怪胎,应该司空见惯了。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10-04 00:02:39
  橙子是从山下客栈里带上来的,这个季节是百花岭橙子收获期,昨天下午老板娘从地里收了一大筐回来,今早上山前抓了一堆给老H和我带上路解渴。当然,为减轻我的负重,上山之前,老H把那一堆橙子都集中到他的小包袱里,一直背到这里。

  老H坐在石板台阶上,看我穿着短袖T恤尚且大汗淋漓气喘吁吁一屁股瘫在地上,笑了,伸手拿起我的背包掂了一下:你怎么背这么重的包上山?我说:估计不足。

  这是实话,虽然我长期在外旅行,但偏好那种闲散悠哉甚至慵懒的发呆慢生活。一般到一个地方住下来,一住就是十天半月,然后天天睡到自然醒,没有计划没有目的到处闲逛。风光景色倒在其次,主要是体验当地人的日常生活和民俗风情。目睹耳闻一个陌生地方的人与物,对照自身一成不变的生活,这种迥异反差于我是莫大享受。因而,尽管旅行中不乏动辄几十公里的野外徒步,但专程特意去攀登一座高山这种高强度剧烈运动还是第一次,导致的结果就是,估计不足。

  老H说:从这里到山顶不远了,但登顶之前,最后一段山路很陡,把你的背包给我,我走得快,你在后面慢慢跟着,累了就歇一下,我在山顶等你。

  我没推脱,这是节约时间提高效率的最好方法,否则,两个人都有所拖累,影响整体进度。于是,小憩片刻,起身上路。老H没说错,行不多远,从一个叫懒板凳的路牌开始,山势陡然抬高,青石板台阶的落差也逐渐加大。行走其间,我近乎机械性地抬腿迈脚,喘息之余,深切体会到那个词:两腿灌铅。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10-04 00:03:11
  一路上行,渐渐觉得异样:这里的海拔应该过3000了:路边的树身和枝桠间,开始出现在川藏一带高山之巅常见的那种毛茸茸状若苔藓的生物——树挂。这种树挂,一般只在特定海拔、和特定空气、以及特定环境纯净度的地方才会出现。

  高黎贡山南斋公房垭口海拔3200,这里接近山顶,应该差不多了。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10-04 00:03:53
  与此同时,之前一侧紧贴山坡、一侧面临悬崖、相对安全的地形不见了,蜿蜒曲折的羊肠古道渐渐爬上一条高耸孤立的狭窄山脊,山脊两侧是深不见底的万丈深渊。

  伴随树挂出现和孤悬山脊的羊肠古道,周遭气温骤降,山风一吹,凛冽刺骨。我解下系在腰间的外套穿上,拉紧拉链,裹紧全身。透过路旁茂密的树林缝隙,隐约看见对面山顶和山崖皱褶间的皑皑白雪。那一刻,疲惫和寒冷交加,哪里还有拍照的心思?只剩下一个念头:南斋公房垭口还有多远?

  1944年5月底,远征军53军116师346团历经艰难险阻,披荆斩棘一路跋涉,进抵南斋公房垭口之下,与垭口外围日军警戒岗哨遭遇,零星交火之后短暂遇阻,南斋公房垭口攻坚战由此拉开帷幕。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10-04 00:04:34
  七十年前,发生在高黎贡山巅的那一场浴血激战,那个被美军顾问誉为二战期间海拔最高的战场,不浪得虚名。若非亲身体验,不足以体会当时情境。

  七十年后,当我跟在负重前行的老H身后、空手空脚尚且气喘吁吁大汗淋漓、在云层之上体会山上山下冰火两重天的此时此刻,个中滋味,冷暖自知。

  快到山顶,老H不知踪影。山道拐角,小憩喘息之余,站在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凛冽寒风中,勉力稳住摇晃的身体,望着眼前咫尺之外万丈深渊之上触手可及的蓝天白云,道不尽思绪万千——当年的那场血战,到底是怎么打的?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10-04 00:05:10
  平均海拔3200米的高黎贡山垭口,在北起泸水片马、南至潞江惠人桥、绵延滇西怒江峡谷的漫长山脉上,重要关隘有三个,各自据守蜀身毒道的三条古道,从北往南分别是:北斋公房、南斋公房、红木树。不幸的是,1944年,这三个山顶关隘和对应的三条古道都在日军手里。而中国远征军的滇西大反攻,怒江西岸的高黎贡山是必须逾越的屏障。是否攻克,不但事关滇西战局,也攸关缅北乃至太平洋大棋局,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别无选择。

  这三条战线中,重点是北斋公房和南斋公房,对应的是卫立煌属下霍揆章的20集团军,主力是54军和53军。具体到北斋公房和南斋公房,分属54军方天所部叶佩高的198师,和53军周福成所部赵镇藩的116师。

  相较北斋公房和南斋公房,同为山隘争夺战,就惨烈程度而言,北线超过南线,中国远征军渡江之后牺牲的第一个团级指挥官——198师594团上校团长覃子斌就阵亡在北斋公房。但对应的是,日军148联队3大队队长原森川春子大佐在南斋公房毙命,不知道这是不是巧合?

  言归正传,1944年六月上旬,进抵南斋公房垭口之下的53军116师346团,与山顶六百名日军相持胶着多日,眼看在山脊之上的狭窄山道正面突破不见进展,于是另辟蹊径,从山道两侧的悬崖峭壁间攀援迂回,在惊险万状的深渊藤蔓中蛰伏蚁行,绕道登上南斋公房垭口后面的两侧山梁,居高临下,实施突袭。结果是,南斋公房激战历时十余天,远征军以自身伤亡三百多人为代价,毙伤日军两百多人,终于6月11日攻克南斋公房垭口关隘。残余日军三百多人趁夜突围,下山逃往腾冲。

  七十年后的今天,这个尽管多云但还算晴好的中午,我迈着抬不开的腿脚,蹒跚登上这个曾经浴火硝烟的海拔3200的山顶垭口,眼望南斋公房那几间矗立在山巅的残破瓦房,第一时间从心里涌上喉头的是两个字——敬礼!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10-04 22:03:12
  在山顶与老H汇合,看了下时间:将近一点钟。早上从罕龙寨出发是七点多,老H摩托开到旧街子大约二十分钟,也就是说,单程上山12公里山路,徒步用了五个小时左右。

  坐在山顶的古道台阶上,吃完从山下带上来的蛋炒饭,临走之际,老H再次检查了一遍昨晚客栈老板写给我的山下另一边腾冲林家铺护林站的电话,然后再三叮嘱我:路上遇事不要慌,如果没有头绪,先坐下来点根烟镇静一下,冷静思考,切勿莽撞,切记。

  我记住了,就此跟老H握手告别。他向东下山,原路返回保山百花岭。我向西下山,踏上一条陌生的路,去腾冲林家铺。望着老H消失在东坡,我回过头来,望向不远处的西坡垭口,上路。

  与一般意义上的尖锐山顶不同,高黎贡山南斋公房垭口是一块平坦的高山草甸,至少方圆一里开外。视线所及,漫山遍野杂草丛生,像一片司空见惯的寻常草地。唯一不同的是,这里风大无比。想起一句歌词:两峰交汇的垭口,是风的故乡。

  是的,这里的风,漫天狂卷,只缺飞沙走石。行走其间,摇摇晃晃,尽管周遭浑如风吹草低见牛羊,也无心欣赏,心里只盘算一件事:此一去,西出阳关无故人,一个人下山,但愿无恙。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10-04 22:04:10
  走完三分之二的山顶草甸,将近垭口,路边看见一座碉堡,据说这是当年日军的碉堡。但我疑惑的是,这座碉堡坐东朝西,枪口明显是背靠怒江、面对腾冲方向的,与日军据守方向即远征军进攻方向背道而驰,这是准备打哪个?

  我十分怀疑,这是当年国军的碉堡,只不过,如同当年那个以逃跑而著名的腾冲县长,堂堂滇西数万驻军,远远望见日军从缅北一路开进,吓得魂飞魄散,以致忘记据守眼前这座高山天险,最终白白拱手相让。不过也不奇怪,这是当年国军乃至从下到上各级府衙的通病,以及蒋校长所谓焦土抗战之功。

  只是,我有个建议:日后,若当地旅游部门在标注这个景点标牌、用以彰显远征军战功的时候,是否能调整一下碉堡的枪口方向、以致不贻笑大方?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10-04 22:05:05
  垭口,非常标准的垭口,在海拔3200米的地方,伴随两峰之间一条羊肠古道,曲折蜿蜒,这是我在高黎贡山顶的最后留影。

  说实话,山顶草甸这一路不宜久留,我几乎是小跑前进,无他,风太大,而且不是一般的大。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10-04 22:08:23
  随后的路程轻快许多,不单单是预期中一路下行的山势,还有一路走来历经坎坷的自信。我几乎相信,我是无往而不胜的。

  以致,下山途中路过不少这样紧贴悬崖的阴森小道,在空无一人的山谷里,对比之前经历,统统都是小儿科了有木有?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10-04 22:09:23
  快到山脚,路过一片绵延近两公里、像杂草丛一般密密麻麻淹没全身、几乎无处下脚的野生竹林,事后回想,现在还有点后怕。不知道,蛇在云南的生息周期,其他地方十一月渐入冬季,蛇该冬眠了,但云南气候偏暖,十一月我还穿短袖,蛇应该也一样吧?尤其是,眼前这一大片一望无际的竹林,竹叶青,是第一个蹦在我眼前的词。

  不过那时候,对一个大汗淋漓气喘吁吁浑身上下沾满草屑泥土的人来说,唯一的念头,就是快点走出这片寂静得几乎让人窒息的竹林。有了这个念头,我拿出先前无往而不胜的劲头,一头扎了进去。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10-04 22:10:48
  渡尽劫波,历经一番暗无天日的跋涉,安然无恙。从竹林里钻出,见到这个路牌,我几乎要欢呼:终于到家了!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10-04 22:11:57
  林家铺,是高黎贡山西坡、腾冲县曲石乡的一个自然村,类似东坡保山市芒宽乡百花岭。从路牌处,到林家铺森林保护站,大约又走了二十分钟。一路上,不时望见山下鸡犬相闻炊烟袅袅。偶尔路遇过往山民,听说我孤身一人从山上下来,都是不约而同一句话:你胆子太大了!我嘴上说:比起当年远征军差远了哈。心里嘀咕:其实我也害怕哈。

  重返人间,是一件美妙的事情。早上,云南高原的天刚蒙蒙亮,我还在保山境内。下午,日薄西山,我居然站在腾冲境内,一天之内,山东山西,恍若隔世。看表,从早上7点半到下午4点半,9个小时,相对行前看资料上说一般翻山约需10到12个小时,有点不敢相信,我有这么厉害?后来一想也正常,下山一路,出于孤身一人在莽莽大山中的恐惧和担心时间不够以致天黑迷路的隐忧,几乎是连走带跑连滚带爬,能不快嘛?尽管如此,还是小小地佩服自己一下:在特定环境下,人的潜能是无限的,此言不缪。

  那天下午,到林家铺森林保护站空无一人,在自来水龙头前洗脸擦身收拾过后,边喝水休息边思忖下一步:是在这里继续等待护林员就地借宿一晚、还是步行下山直接前往江苴?无巧不成书,正思忖间,遇到一个上山做建筑工程的小货车司机进来洗手,一番寒暄,搭车下山,去江苴老街。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10-04 22:13:05
  到达江苴,天色已黑,没什么选择,就在街边随便找了一家客栈。没想到的是,这个高黎贡山下的僻静小镇,居然还有这样一个可爱的小客栈。

  一进门,老板娘先带我看楼上一间客房,里面杂陈几张单人床,我问,多少钱?老板娘说,20一个床位。看我不满意,老板娘又带我到楼下,推开走廊边一间房,这个怎么样?我一看,里面一张大床,妥妥的一个独立单间,就问,多少钱?老板娘说,还是20块。我把背包往大床上一甩,就这里了。然后心里疑惑:独立单间大床跟床位一个价,这是要闹哪样?

  更可爱的是,晚上,待我洗漱完毕,走到客栈堂屋,因为翻山一天胃口不好,就让老板娘炒一个青菜,再煎两个荷包蛋。结账时,老板娘报价:5块。我怕听错,又问一句:炒青菜,加两个荷包蛋,多少钱?老板娘斩钉截铁:5块!

  一盘炒青菜,两个煎鸡蛋,合计5块钱,这应该是史上最可爱的物价了。这一切,就发生在高黎贡山下,这个叫做江苴的小镇,这个可爱的小客栈。
  
作者:ak74VSm16 时间:2014-10-04 22:17:05
  马克
作者:yu2005721 时间:2014-10-04 22:29:17
  团长永远的经典!可是很多人看不懂,说不好看。替那些人可惜!
作者:领秀國际 时间:2014-10-04 23:46:03
  楼主加油
  
作者:恰骋 时间:2014-10-04 23:55:32
  还有木有?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10-05 21:13:47
  @yu2005721 91楼 2014-10-04 22:29:17
  团长永远的经典!可是很多人看不懂,说不好看。替那些人可惜!
  -----------------------------
  对习惯吃快餐的人来说,正餐确实太奢侈了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10-05 21:14:16
  @领秀國际 92楼 2014-10-04 23:46:03
  楼主加油
  -----------------------------
  谢谢你的油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10-05 21:14:48
  @恰骋 93楼 2014-10-04 23:55:32
  还有木有?
  -----------------------------
  才刚刚开始,此行近千张照片,历经高黎贡山、江苴、腾冲、和顺、龙陵、松山、腊勐寨、惠通桥,我争取有始有终。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10-05 21:15:18
  接89楼,继续更新。。。。。。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10-05 21:16:00
  文武之道一张一弛,翻山一天腿酸脚麻,休整是必须的,江苴小镇是个很好的休整地。

  自古以来,这里是蜀身毒道上的一个重要驿站。

  1944年,这里是高黎贡山战役中江苴争夺战的战场。

  2009年,这里是团长中禅达小镇溃兵收容所的外景地。

  历史与现实交汇,跨越时空,凝滞在这个高黎贡山脚下的小镇,迄今保存完好的石板古街,很容易让人发思古之幽情。只是,懒惰如我,起床太晚,时近中午才从客栈旁边的小巷子踅摸进来。那天中午,古街的石板在烈日下异常耀眼,耀眼得就像七十年前的战火硝烟,在青天白日下清晰如昨。
  
楼主懶馿上磨 时间:2014-10-05 21:16:44
  1944年6月初,早在南斋公房垭口攻坚战打响伊始,53军就分兵130师从小道翻越高黎贡山,迂回至西坡山脚下的江苴,意图占据这个连接腾冲与高黎贡山日军防线的战略要隘,一方面孤立围歼南斋公房垭口守敌,另一方面为下一步进击腾冲谋取前进据点。战略意图很恰当,然事出变故。当时江苴日军守敌1000,另有1000援军从腾冲出发正在半途,130师长张玉廷为保存实力临阵退兵,以致贻误战机,江苴攻略化为泡影。为此,霍揆章临阵换将,由王理寰代理130师长,接手江苴攻坚,但此时日军援兵已到,几经拉锯,战事胶着无进展。

  一直拖到6月中旬,南斋公房垭口关隘拔除,116师从高黎贡山乘胜杀下,两军汇聚合力进击,于6月20日攻占江苴,拔除进军腾冲平原之前最后一个日军据点。至此,始于5月初的渡江战役和高黎贡山战役,历时一个多月,远征军成功翻越怒江天险和高黎贡山关隘,大军压境,浩浩荡荡,向腾冲、龙陵进发。

  由是,江苴古街,这个高黎贡大山脚下从远古走来的古道驿站,在1944年滇西大反攻的征途中也留下了重重的一笔。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20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