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欣赏美国的民主制度,你就同样该赞赏中国的儒家体系

楼主:追_风_射_日 时间:2017-05-20 06:52:24 点击:756 回复:3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这个世界上,如果你很欣赏美国而民主制度,那么你就没有理由,厌恶中国的儒家体系。

  要注意:儒家不是思想那么简单,他是一整套体系。

  儒家体系,用现代的话说,造就的是一个职业经理人体系,只要老板靠点谱,这个职业经理人体系(儒家体系),就会按照机能进行运作。所以儒家体系可以接受满清。

  儒家体系,打造的经理人体系,是为皇族服务的,经理人族群可以被更迭,皇族不可以被更迭。皇族是名义和实质上的最高统治人。

  美国的民主度:打造的经理人体系,是为资本家族服务的,总统可以被更迭,但资本家族不可以被更迭。总统是名以上的最高统治人,资本家族则是实质的最高话语决定人。


  儒家体系,是中国在战国百家争鸣之后,总结各种疼而集大成的选择。
  美国的民主制度,是总结欧洲资本浪潮之后,各种思潮在各个地方政权的实践后的各种疼,由一批资本家集大成的设计。

  所以啊,别妄自菲薄,儒家体系很牛,就像美国的民主制度设计一样,很牛的。


楼主发言:6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作者:casketer 时间:2017-05-20 06:59:18
  就不能让中国占回新闻头条吗?
作者:精妙堂主 时间:2017-05-20 07:12:46
  美国是高度自由的资本主义社会,资本家的经济活动成功与否与市场息息相关,市场决定资本走向与成败,不参与市场的人就不是资本家,参与市场的资本没有只胜不败的市场规律与逻辑,由此可见,自由市场体制下的资本家怎么可以确保不被更迭?
  
  • 崇毛挺共爱国反美: 举报  2017-05-20 09:13:47  评论

    楼主说的是资本家族是美国,美国的整个制度设计,从建国发展到现在,已经是一套非常完善的为大资本家族服务的制度了。你可以统计美国建国以来产生的大资本家族,有被更迭的吗?
  • 精妙堂主: 举报  2017-05-20 09:39:46  评论

    评论 崇毛挺共爱国反美:你就喜欢拌嘴好争,我都回答过你了,你又似是而非的来回复,话多理少,头大无脑!
剩余 5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君子协定2009 时间:2017-05-20 07:27:01
  主要看世界各国的接受度
作者:麦田的春天 时间:2017-05-20 09:26:38
  儒家打造的体系的确是职业经理人体系,就是官僚体系。老板(主子)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体系的平稳运营。这就能解释两千年的封建王朝历史了。而现在的官僚主义思想仍然是儒家的流毒所致
作者:崇毛挺共爱国反美 时间:2017-05-20 09:31:00
  顶楼主!!!儒家体系发展到现在,肯定有部分不符合现代社会,需要改良,但是很多儒家有用的精粹咱一定得好好的继承。
作者:送钱观音 时间:2017-05-20 10:33:21
  美国应该把所有精力都用在太空,别管地球人的鸟事才对。
作者:快活熊啊 时间:2017-05-20 10:35:38
  儒家体系,呵呵。他对中国起到了什么推动作用,谁靠儒家思想把国家治理好了。
  
作者:冬蛇 时间:2017-05-20 10:57:28
  楼主是历史盲、政治盲。美国的民主制度,半君主半民主的制度,根本不是“总结欧洲资本浪潮之后,各种思潮在各个地方政权的实践后的各种疼,由一批资本家集大成的设计。”美国的民主制度是由奴隶主设计的,美国建国时,美国还处在半奴隶半资本主义社会,美国的资本家势力很弱,主体是奴隶主。
  美国的民主制没有任何值得羡慕和欣赏之处,美国的民主制是不完全的民主,是半君主半民主制。
  美国延续了个人独裁个人专制的君主制,一切权力集中于总统个人,等同于皇帝,但是君主不再是血缘世袭,而是民选,民众只有选举君主的权力,没有参与决策的权力,民众投票选一个独裁者统治自己,这就是半君主半民主。
  完全的民主,是集体领导,一切权力归苏维埃,任何个人没有特别的权力,英国首相梅姨、日本首相安倍、印度总理莫迪,都没有特别权力,他们在议会中都是普通一票,议会讨论的事,通过他们嘴中说出来,这就是英式民主,议会民主,集体领导。
  个人独裁的缺点,就是万一选出一个不好的独裁者,他胡乱发号施令,就会造成重大损失。
  美国的民主要真进步,应该剥夺总统权力,抛弃个人独裁,一切权力归国会,国会集体领导决策,民众选举国会议员,国会议员推选出一个无权的总统,仅仅做为国家象征,就如印度和德国日本一样。
我要评论
楼主追_风_射_日 时间:2017-05-20 23:41:09
  @冬蛇 2017-05-20 10:57:28
  楼主是历史盲、政治盲。美国的民主制度,半君主半民主的制度,根本不是“总结欧洲资本浪潮之后,各种思潮在各个地方政权的实践后的各种疼,由一批资本家集大成的设计。”美国的民主制度是由奴隶主设计的,美国建国时,美国还处在半奴隶半资本主义社会,美国的资本家势力很弱,主体是奴隶主。
  美国的民主制没有任何值得羡慕和欣赏之处,美国的民主制是不完全的民主,是半君主半民主制。
  美国延续了个人独裁个人专制的......
  -----------------------------
  哦,这样啊,就算你对了,好不?那能普及一下为什么美国打了南北战争么?他们是哪两个集团在打?为什么北方集团的林肯可以赢?他的战争资金是怎么筹集的么?历史盲人,很想请教你这位看着碎片树叶当泰山的历史达人哟
作者:地球家国 时间:2017-05-21 10:15:42
  懂楼主!中国两千年儒家体系保证了中华文明和华夏血统的延续。
  而欧美的民主体系才几百年,经过难民和黑人以及移民人口的迅速增长,欧美白种人正变得越来越少,并且由于民主体系,纯种白人的话语权将会越来越弱,直到被难民,黑人,其他种族的庞大人口和高繁殖率渐渐稀释,直至淹没。
  
作者:kingloui 时间:2017-05-21 10:27:10
  《别了,司徒雷登》
  美国的白皮书,选择在司徒雷登业已离开南京、快到华盛顿、但是尚未到达的日子——八月五日发表,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他是美国侵略政策彻底失败的象征。司徒雷登是一个在中国出生的美国人,在中国有相当广泛的社会联系,在中国办过多年的教会学校,在抗日时期坐过日本人的监狱,平素装着爱美国也爱中国,颇能迷惑一部分中国人。因此被马歇尔看中,做了驻华大使,成为马歇尔系统中的风云人物之一。
  在马歇尔系统看来,他只有一个缺点,就是在他代表马歇尔系统的政策在中国当大使的整个时期,恰恰就是这个政策彻底地被中国人民打败了的时期,这个责任可不小。以脱卸责任为目的的白皮书,当然应该在司徒雷登将到未到的日子发表为适宜。
  美国出钱出枪,蒋介石出人,替美国打仗杀中国人,借以变中国为美国殖民地的战争,组成了美国帝国主义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的世界侵略政策的一个重大的部分。美国侵略政策的对象有好几个部分。欧洲部分,亚洲部分,美洲部分,这三个是主要的部分。中国是亚洲的重心,是一个具有四亿七千五百万人口的大国,夺取了中国,整个亚洲都是它的了。美帝国主义的亚洲战线巩固了,它就可以集中力量向欧洲进攻。美帝国主义在美洲的战线,它是认为比较地巩固的。这些就是美国侵略者的整个如意算盘。
  可是,一则美国的和全世界的人民都不要战争;二则欧洲人民的觉悟,东欧各人民民主国家的兴起,特别是苏联这个空前强大的和平堡垒耸立在欧亚两洲之间,顽强地抵抗着美国的侵略政策,使美国的注意力大部分被吸引住了;三则,这是主要的,中国人民的觉悟,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武装力量和民众组织力量已经空前地强大起来了。这样,就迫使美帝国主义的当权集团不能采取大规模地直接地武装进攻中国的政策,而采取了帮助蒋介石打内战的政策。
  美国的海陆空军已经在中国参加了战争。青岛、上海和台湾,有美国的海军基地。北平、天津、唐山、秦皇岛、青岛、上海、南京都驻过美国的军队。美国的空军控制了全中国,并从空中拍摄了全中国战略要地的军用地图。在北平附近的安平镇,在长春附近的九台,在唐山,在胶东半岛,美国的军队或军事人员曾经和人民解放军接触过,被人民解放军俘虏过多次。陈纳德航空队曾经广泛地参战。美国的空军除替蒋介石运兵外,又炸沉了起义的重庆号巡洋舰。所有这些,都是直接参战的行动,只是还没有公开宣布作战,并且规模还不算大,而以大规模地出钱出枪出顾问人员帮助蒋介石打内战为主要的侵略方式。
  美国之所以采取这种方式,是被中国和全世界的客观形势所决定的,并不是美帝国主义的当权派----杜鲁门、马歇尔系统不想直接侵略中国。在助蒋作战的开头,又曾演过一出美国出面调处国共两党争端的文明戏,企图软化中国共产党和欺骗中国人民,不战而控制全中国。和谈失败了,欺骗不行了,战争揭幕了。
  对于美国怀着幻想的善忘的自由主义者或所谓“民主个人主义”者们,请你们看一看艾奇逊的话:“和平来到的时候,美国在中国碰到了三种可能的选择:(一)它可以一干二净地撤退;(二)它可以实行大规模的军事干涉,帮助国民党毁灭共产党;(三)它可以帮助国民党把他们的权力在中国最大可能的地区里面建立起来,同时却努力促成双方的妥协来避免内战。”
  为什么不采取第一个政策呢?艾奇逊说:“我相信当时的美国民意认为,第一种选择等于叫我们不要坚决努力地先做一番补救工作,就把我们的国际责任,把我们对华友好的传统政策,统统放弃。”原来美国的所谓“国际责任”和“对华友好的传统政策”,就是干涉中国。干涉就叫做担负国际责任,干涉就叫做对华友好,不干涉是不行的。艾奇逊在这里强奸了美国的民意,这是华尔街的“民意”,不是美国的民意。
  为什么不采取第二个政策呢?艾奇逊说:“第二种供选择的政策,从理论上来看,以及回顾起来,虽然都似乎是令人神往,却是完全行不通的。战前的十年里,国民党已经毁灭不了共产党。现在是战后了,国民党是削弱了,意志消沉了,失去了民心,这在前文已经有了说明。在那些从日本手里收复过来的地区里,国民党文武官员的行为一下子就断送了人民对国民党的支持,断送了它的威信。可是共产党却比以往无论什么时候都强盛,整个华北差不多都被他们控制了。从国民党军队后来所表现的不中用的惨况看来,也许只有靠美国的武力才可以把共产党打跑。对于这样庞大的责任,无论是叫我们的军队在一九四五年承担,或者是在以后来承担,美国人民显然都不会批准。我们因此采取了第三种供选择的政策......”
  好办法,美国出钱出枪,蒋介石出人,替美国打仗杀中国人,“毁灭共产党”,变中国为美国的殖民地,完成美国的“国际责任”,实现“对华友好的传统政策”。
  国民党腐败无能,“意志消沉了,失去了民心”,还是要出钱出枪叫它打仗。直接出兵干涉,在“理论上”是妥当的。单就美国统治者来说,“回顾起来”,也是妥当的。因为这样做起来实在有兴趣。“似乎是令人神往”。但是在事实上是不行的,“美国人民显然都不会批准”。不是我们----杜鲁门、马歇尔、艾奇逊等人的帝国主义系统----不想干,干是很想的,只是因为中国的形势,美国的形势,还有整个国际的形势(这点艾奇逊没有说)不许可,不得已而求其次,采取了第三条路。
  那些认为“不要国际援助也可以胜利”的中国人听着,艾奇逊在给你们上课了。艾奇逊是不拿薪水上义务课的好教员,他是如此诲人不倦地毫无隐讳地说出了全篇的真理。美国之所以没有大量出兵进攻中国,不是因为美国政府不愿意,而是因为美国政府有顾虑。第一顾虑中国人民反对它,它怕陷在泥潭里拔不出去。第二顾虑美国人民反对它,因此不敢下动员令。第三顾虑苏联和欧洲的人民以及各国的人民反对它,它将冒天下之大不韪。艾奇逊的可爱的坦白性是有限度的,这第三个顾虑他不愿意说。这是因为他怕在苏联面前丢脸,他怕已经失败了但是还要装做好像没有失败的样子的欧洲马歇尔计划陷入全盘崩溃的惨境。
  那些近视的思想糊涂的自由主义或民主个人主义的中国人听着,艾奇逊在给你们上课了,艾奇逊是你们的好教员。你们所设想的美国的仁义道德,已被艾奇逊一扫而空。不是吗?你们能在白皮书和艾奇逊信件里找到一丝一毫的仁义道德吗?
  美国确实有科学,有技术,可惜抓在资本家手里,不抓在人民手里,其用处就是对内剥削和压迫,对外侵略和杀人。美国也有“民主政治”,可惜只是资产阶级一个阶级的独裁统治的别名。美国有很多钱,可惜只愿意送给极端腐败的蒋介石反动派。现在和将来据说很愿意送些给它在中国的第五纵队,但是不愿意送给一般的书生气十足的不识抬举的自由主义者,或民主个人主义者,当然更加不愿意送给共产党。送是可以的,要有条件。什么条件呢?就是跟我走。美国人在北平,在天津,在上海,都洒了些救济粉,看一看什么人愿意弯腰拾起来。太公钓鱼,愿者上钩。嗟来之食,吃下去肚子要痛的。
  我们中国人是有骨气的。许多曾经是自由主义者或民主个人主义者的人们,在美国帝国主义者及其走狗国民党反动派面前站起来了。闻一多拍案而起,横眉怒对国民党的手枪,宁可倒下去,不愿屈服。朱自清一身重病,宁可饿死,不领美国的“救济粮”。唐朝的韩愈写过《伯夷颂》,颂的是一个对自己国家的人民不负责任、开小差逃跑、又反对武王领导的当时的人民解放战争、颇有些“民主个人主义”思想的伯夷,那是颂错了。我们应当写闻一多颂,写朱自清颂,他们表现了我们民族的英雄气概。
  多少一点困难怕什么。封锁吧,封锁十年八年,中国的一切问题都解决了。中国人死都不怕,还怕困难吗?老子说过:“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蒋介石反动派,对于我们,不但“以死惧之”,而且实行叫我们死。闻一多等人之外,还在过去的三年内,用美国的卡宾枪、机关枪、迫击炮、火箭炮、榴弹炮、坦克和飞机炸弹,杀死了数百万中国人。现在这种情况已近尾声了,他们打了败仗了,不是他们杀过来而是我们杀过去了,他们快要完蛋了。留给我们多少一点困难,封锁、失业、灾荒、通货膨胀、物价上升之类,确实是困难,但是,比起过去三年来已经松了一口气了。过去三年的一关也闯过了,难道不能克服现在这点困难吗?没有美国就不能活命吗?
  人民解放军横渡长江,南京的美国殖民政府如鸟兽散。司徒雷登大使老爷却坐着不动,睁起眼睛看着,希望开设新店,捞一把。司徒雷登看见了什么呢?除了看见人民解放军一队一队地走过,工人、农民、学生一群一群地起来之外,他还看见了一种现象,就是中国的自由主义者或民主个人主义者也大群地和工农兵学生等人一道喊口号,讲革命。总之是没有人去理他,使得他“茕茕孑立,形影相吊”,没有什么事做了,只好挟起皮包走路。
  中国还有一部分知识分子和其他人等存有糊涂思想,对美国存有幻想,因此应当对他们进行说服、争取、教育和团结的工作,使他们站到人民方面来,不上帝国主义的当。但是整个美帝国主义在中国人民中的威信已经破产了,美国的白皮书,就是一部破产的记录。先进的人们,应当很好地利用白皮书对中国人民进行教育工作。 司徒雷登走了,白皮书来了,很好,很好。这两件事都是值得庆祝的 。
  作者:毛泽东
  时间:一九四九年八月十八日
作者:kingloui 时间:2017-05-21 10:27:34
  49年,老毛就扒皮了。。。
  1、美国的“民主政治”,是资产阶级一个阶级的独裁统治的别名
  2、美国有很多钱,现在和将来据说很愿意送些给它在中国的第五纵队
  3、艾奇逊在这里强奸了美国的民意,这是华尔街的“民意”,不是美国的民意。
  老毛是穿越的。。。
楼主追_风_射_日 时间:2017-05-22 02:52:42
  @kingloui 2017-05-21 10:27:34
  49年,老毛就扒皮了。。。
  1、美国的“民主政治”,是资产阶级一个阶级的独裁统治的别名
  2、美国有很多钱,现在和将来据说很愿意送些给它在中国的第五纵队
  3、艾奇逊在这里强奸了美国的民意,这是华尔街的“民意”,不是美国的民意。
  老毛是穿越的。。。
  -----------------------------
  好吧,不用点时髦的词,似乎就显得老了,但是当“强奸”“穿越”这些词成为一个人或者一代人认知世界的维度时,那么,这个人或者这个时代的苍白也就有些让人扼腕了。

  我需要提点你一下的是:穿越时代的永远不会是人,而是世间运行本就存在的规律;
  规律存在于自然界,那是自然科学,自然科学加以运用,那就是技术;
  规律存在于人文界,那是社会科学,社会科学加以运用,那就是信仰。

  没有技术的个人,在现代社会,除了啃老,恐怕吃不到饭;
  没有信仰的个人,在现代社会,除了穿越,恐怕也穷极无聊。

  毛爷爷那一代人,乃至其前的几代人,之所以个个都那么生动,高山仰止,是因为,他们都坚定的信仰。

  我不希望,一个这么苍白而碎片的“穿越”,去亵渎信仰。好么?
作者:SanctaLilium007 时间:2017-05-22 14:18:43
  哦,原来如此,没想到美国的民主制度这么挫…………





作者:蓝波大人1991 时间:2017-05-23 01:53:57
  @追_风_射_日 那楼主分享一下朝鲜先进在哪呗!顺便说说中国
  
楼主追_风_射_日 时间:2017-05-23 13:15:17
  @蓝波大人1991 2017-05-23 01:53:57
  @追_风_射_日 那楼主分享一下朝鲜先进在哪呗!顺便说说中国
  -----------------------------
  你想说的无非是中国的制度是朝鲜的翻版,并以此嘲笑你所在的国家(哦,忘了,也许你根本不是吃这个国家的米长起来的,如果这样,那很正常,你各为其主就是了哈)是个专治体系。如此而已。

  但我还是要说说,不为你,而为正视听。

  朝鲜,不是儒家体系,不是资本家族托底的政党体系(这也是为什么政党体系,到了中东玩不转的原因,因为他的社会没有托底的力量),是当代的皇权体系。这个皇权体系,得以维持,不是因为朝鲜自身有多么牛,或者他的体制有多么牛,而是因为,他的位置牛。

  朝鲜,北连俄罗斯,是曾经和现实中都被美国当了头号刺头的大国军事力量;
  西连中国,是曾经真正和美国交过手,而未取败绩,并以新的重组世界级别的力量雄起的大国军事力量;
  南连南韩、日本,日本又是曾经和现在都想和华夏中华一争亚洲霸权的亚洲大国力量。
  同时,朝鲜也是直接接壤美国超级军事力量的国家。

  这样,这个撮尔小国,眼看着不怎么滴,却实实在在的牵动了整个亚洲、乃至整个世界的安全和和平基石。也就是说,无论谁在朝鲜动手,都有可能引起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军事集团之间的战争,会动摇整个世界的现实秩序。

  这个恐怖后果,无论谁,都不愿意轻易开启。

  正因此,朝鲜,就有了任性的本钱,就有了在大国夹缝里为所欲为的根基。这在中国古代史上很多例子:比如战国初期的中山国。

  朝鲜的政治体系,不是模式,而仅仅是格局。中华发展到今天,已不是格局的力量就足够了,必须要走出中华自己的模式。

  还是那句话:如果你是吃中国的米长大的,不必妄自诽薄;如果你不是,那随你了,各为其主呗。
作者:闭上眼睛等着 时间:2017-05-23 13:41:16
  楼主比喻儒家是“经理人”体系非常形象。只是这个“经理人”也是经常换老板的,同族的可以,外族的也行,日本人也可以。
  并且,儒家这个“经理人”教育员工要对老板忠诚,而教育自己家的人则是:“一旦发现旧老板不行了,要在第一时间向新老板进表,千万不能丢了经理人的职业”。

  儒家这个“经理人”选老板的标准就是,谁的拳头大谁就是老板。
楼主追_风_射_日 时间:2017-05-23 13:49:07
  @闭上眼睛等着 2017-05-23 13:41:16
  楼主比喻儒家是“经理人”体系非常形象。只是这个“经理人”也是经常换老板的,同族的可以,外族的也行,日本人也可以。
  并且,儒家这个“经理人”教育员工要对老板忠诚,而教育自己家的人则是:“一旦发现旧老板不行了,要在第一时间向新老板进表,千万不能丢了经理人的职业”。
  儒家这个“经理人”选老板的标准就是,谁的拳头大谁就是老板。
  -----------------------------
  是的,儒家体系糟糕一面就在这里,他能维系一个平稳的社会体系,却很少输入这个社会血性的骨头。

  血性的骨头,倒是法家和生出法家的兵家很浓厚,只是他的缺陷却是:不能维系一个社会的平稳长期运行。

  幸运的是:儒家,法家、兵家,几千年下来,其实一直是士大夫同时求学的经典,并不及其偏废,就是了。
作者:闭上眼睛等着 时间:2017-05-23 13:59:45
  @闭上眼睛等着 2017-05-23 13:41:16
  楼主比喻儒家是“经理人”体系非常形象。只是这个“经理人”也是经常换老板的,同族的可以,外族的也行,日本人也可以。
  并且,儒家这个“经理人”教育员工要对老板忠诚,而教育自己家的人则是:“一旦发现旧老板不行了,要在第一时间向新老板进表,千万不能丢了经理人的职业”。
  儒家这个“经理人”选老板的标准就是,谁的拳头大谁就是老板。
  -----------------------------
  @追_风_射_日 2017-05-23 13:49:07
  是的,儒家体系糟糕一面就在这里,他能维系一个平稳的社会体系,却很少输入这个社会血性的骨头。
  血性的骨头,倒是法家和生出法家的兵家很浓厚,只是他的缺陷却是:不能维系一个社会的平稳长期运行。
  幸运的是:儒家,法家、兵家,几千年下来,其实一直是士大夫同时求学的经典,并不及其偏废,就是了。
  -----------------------------
  儒家的生存策略是“绍兴师爷”式的;在动物里属于是“狐狸”式的,——在老虎,狼和绵羊之间,能假借到虎威,做万年老二就是最好的。
  诸葛亮完全可以取代阿斗,但是诸葛亮就是这种狐狸生存策略的教条运用者,而他的行为,是否符合大局观对诸葛亮来说一点都不重要。
作者:闭上眼睛等着 时间:2017-05-23 14:35:29
  楼主说儒家没有血性和骨头,儒狗们会咬死你!
作者:蓝波大人1991 时间:2017-05-23 14:36:22
  @蓝波大人1991 2017-05-23 01:53:57

  @追_风_射_日 那楼主分享一下朝鲜先进在哪呗!顺便说说中国


  —————————————————
  @追_风_射_日 16楼 2017-05-23 13:15:00

  你想说的无非是中国的制度是朝鲜的翻版,并以此嘲笑你所在的国家(哦,忘了,也许你根本不是吃这个国家的米长起来的,如果这样,那很正常,你各为其主就是了哈)是个专治体系。如此而已。

  但我还是要说说,不为你,而为正视听。

  朝鲜,不是儒家体系,不是资本家族托底的政党体系(这也是为什么政党体系,到了中东玩不转的原因,因为他的社会没有托底的力量),是当代的皇权体系。这个皇权体系,得以维持,不是因为朝鲜自...
  —————————————————
  你想多了,你们这些人总是要多想,我只是要单纯的学术分析,我可没骂你,你说儒家,现代跟儒家时代最接近的是朝鲜吧!说中国的意义在于中国本身就是儒家的载体,现代的中国儒家思想消失了多少,还剩多少?那些该改变
  
楼主追_风_射_日 时间:2017-05-24 04:12:09
  @蓝波大人1991 2017-05-23 14:36:22
  @蓝波大人1991 2017-05-23 01:53:57
  @追_风_射_日 那楼主分享一下朝鲜先进在哪呗!顺便说说中国
  —————————————————
  @追_风_射_日 16楼 2017-05-23 13:15:00
  你想说的无非是中国的制度是朝鲜的翻版,并以此嘲笑你所在的国家(哦,忘了,也许你根本不是吃这个国家的米长起来的,如果这样,那很正常,你各为其主就是了哈)是个专治体系。如此而已。
  但我还是要说说,不为你......
  -----------------------------
  嗯,给你道个歉,现在的网络环境,没法不让我警觉十足。

  当我走出国境,会发现香港的天星码头出现的东西,会一摸一样的出现在台北,走在台北的大街上,会有老头老大妈,格外热情的过来套瓷,然后突然讲出一堆本该和他的生活毫不相干的什么“退党”、“专治”、“暴政”之类的东东,好似我活在大陆的中华,是多么的水深火热,是多么的悲催的一件事。

  我不怪这些大妈、大爷们,但我很奇怪,他们怎么会这么多人在做这件事?是不用拿薪水的么?他们真的这么闲?如果有薪水或者补贴,那么这是多大一笔钱?覆盖了多少领域?我们国内的网络骂起自己的制度来,那么起劲,难道真的仅仅是个人的反思和推陈以出新的自我更新?难道不会出现莫种颠覆资金推动的思潮颠覆力量?

  所以,我真的很警觉。

  伤到你了,道个歉。

  至于儒家体系,朝鲜是没有的,南韩也不会有,我有时觉得日本也只是形式上有点儒家样式而已,这些小邦,骨子里其实都是制度投机主义者,哪个老大厉害,就抄哪个老大的,其实,都抄的不伦不类。

  儒家体系,在中华大地上,是根植于民间的,因为儒家体系有两个最基本的东西:
  一个是伦常,按现代语言,就是秩序。一个社会,必须要有最基本的秩序,这个在当代,也一样是公理。
  一个是致用,按现代语言,就是与时俱进。所以, 儒家从孔子到王阳明到朱熹,都是在致用上不断发展深化的。

  这里面,伦常这个概念,从来没有被更新过,从孔子到民国,就是“三纲五常”“三从四德”。这也是,到了当代,儒家体系被批驳的体无完肤的来由。毕竟这个“三纲五常”“三从四德”不是很适应现代这种技术更新节奏了嘛。

  但“伦常”这个概念,作为“秩序”,是绝对正确的,一个没有秩序的社会,是不可想象的,对吗?

  在中国近代史上,寻找一个怎样的秩序,才能最适合中国?从曾国藩、李鸿章、康有为、袁世凯的杨度、孙中山、蒋介石一直到毛泽东,整整百年寻路,事实证明这条路是找到了的,这个秩序是有了基本轮廓的。否则我和你不会坐在这里,清高论道。

  这个秩序,我用简单的话来说:就是确保迭代有效。
  用政治的话来说:就是不形成国家之外的垄断阶层,或者叫共同富裕。

  而这两件事,都要求,有一个强大的并能自我管束的政党。这就是一个更大范畴里的“修治平”,一个政党的“修治平”,而不再是莫几个圣人的“修治平”。

  这个东西,以前没有过,也只有在中国这个有着真正深厚的儒家底蕴的土地上,才会生长出来。

  按我看,中国当代的“百家争鸣”已进入末期,新的一整套体系正在破壳,一旦这个新的全新面目的不一定冠以“儒家”的体系诞生,其生命力之强大,是那种政党轮替之类的“党争”政治都不可比拟的。




作者:闭上眼睛等着 时间:2017-05-25 00:27:55
  @蓝波大人1991 2017-05-23 14:36:22
  @蓝波大人1991 2017-05-23 01:53:57
  @追_风_射_日 那楼主分享一下朝鲜先进在哪呗!顺便说说中国
  —————————————————
  @追_风_射_日 16楼 2017-05-23 13:15:00
  你想说的无非是中国的制度是朝鲜的翻版,并以此嘲笑你所在的国家(哦,忘了,也许你根本不是吃这个国家的米长起来的,如果这样,那很正常,你各为其主就是了哈)是个专治体系。如此而已。
  但我还是要说说,不为你......
  -----------------------------
  @追_风_射_日 2017-05-24 04:12:09
  嗯,给你道个歉,现在的网络环境,没法不让我警觉十足。
  当我走出国境,会发现香港的天星码头出现的东西,会一摸一样的出现在台北,走在台北的大街上,会有老头老大妈,格外热情的过来套瓷,然后突然讲出一堆本该和他的生活毫不相干的什么“退党”、“专治”、“暴政”之类的东东,好似我活在大陆的中华,是多么的水深火热,是多么的悲催的一件事。
  我不怪这些大妈、大爷们,但我很奇怪,他们怎么会这么多人在做......
  -----------------------------
  你的这些说法是“王道”,骨子里是“霸道”,一定会与儒家的行为发生矛盾。很多人想推陈出新新儒家,结果都是笑柄。几乎都是从严肃认真开始,到一地鸡毛收场。
  原因是儒家的BUG太大,不彻底的手术掉,结果就是笑柄。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