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解读“一带一路”[已扎口]

楼主:子政2016 时间:2017-12-25 22:12:40 点击:1317 回复:1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随着国家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各行各业乃至各个国家都开始积极起来,无论我们主动还是被动,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很多年轻人都将参与其中。这不可避免的就会发生各种文明的交汇碰撞。这条路走的顺畅与否,不能仅仅依靠国家的指引,更需要我们个人深入的思考什么才是“一带一路”,如何去实践?老子说“执古之道,以御今之有”,知道从哪里来,才知道要到哪里去,才能解决今天的新问题。
  古始在哪里?5000年的文明就古到了那里。那时候的人要吃饭,这恐怕是世界上所有人能达成的最统一的共识,古今中外莫不如是。那么那时候我们的祖先是怎么做的呢?孔子说“礼失则求之于野”,但今天的“野”已经不在华夏大地上了,它在非洲、美洲甚至欧洲。故此得出我们的祖先5000年前过着狩猎采摘的生活这样的结论。
  随着人口的增加和食物的减少,动物不够吃了,祖先们不得不考虑怎么获得更多的食物。这就产生了农耕,但农耕还不是精耕,不太明白灌溉、犁耕、施肥等技术,仅限于知道什么时候种什么时候收而已。这种靠天吃饭的行为不是那么容易被狩猎者接受的,毕竟要等待很久才会出结果,一旦没有理想的结果那将会是灾难。吃什么饭的问题造成了群体的第一次分裂,一部分人继续坚守着狩猎文明,最后又分裂出游牧;剩下的坚定走下来进入了精耕时代。这个时间是很漫长的,甚至到了东周还在“华夷之辨”呢,“人负一张弓”的“夷”其实是兄弟关系,就像《汉书匈奴列传》记载“匈奴,夏后之苗裔也”,匈奴只是华夏分支而已。
  而农耕的首要条件是懂得“天时”,种植什么、什么时候种、什么时候收总要有个信号吧。在没有懂得天时之前,人类没有文字,但也要交流,就像各种动物之间也有他们的语言一样,大家靠“言”来达成一致采取行动。这个时候的人还不太懂得欺诈,所以最原始的人也是最讲信用的人,就像一只猫欺骗另一只猫是不太可能发生的事情。这也是后期造字的时候把“信”写成“人言”的原因,即“人言为信”。那时候就是靠“人言”来传递“信息”进行生产生活的。但日子久了又发生了变化,一是人口越来越多散布的越来越远,二是传达的“人言”不能有效指导实际的生活和工作了,自然就开始出现老子说的“信不足焉,有不信焉”的后果。
  为了解决“天时”这个吃饭问题,领导人不得不跑到山顶去看星星和月亮,以求看的更准传达的“言”信用更足一点,民众的日子就会好过一点。不但他在努力,群众也及时的反馈了各自所在的区域有哪些特征,比如水多的地方、树多的地方和山多的地方等。领导人不断根据生活常识(人)、地理条件(地)和天时变化(天)来传达更准确的“言”指导群众的生活生产。这时候要传达的信息也跟着多了,靠口口相传的“信”已经不能应对,于是产生了“结绳而治”,免得记错了发生重大灾难,这就叫做“绳约”。这个年代出现了一个伟大人物叫“伏羲”,他制作了八卦。这个八卦是刻在日晷(见下图)上的,
  
  最初上面就是三道圈儿还有八个方位,但这已经足够,根据这个日影变化得出冬至、夏至、春分、秋分等各种节气就能指导农耕了。
  伏羲的继承者们不断地丰富日晷的内涵以求达到更好的指导群众的生产和生活。由于这些人总是在山上去观测天象变化,后来造字的时候就给他们一个定义叫做“仙”,即“人在山上”为仙。汉代皇帝的居所叫作“宣室”,许慎《说文解字》“山者,宣也”,他依然明白所谓皇帝就是上古的“仙”。
  结绳而治久了,绳子实在太多太繁琐,作为领导人,既要观测天象,又要处理各种事务,还要不断地听汇报拴绳子,这简直不堪重负,于是就产生了分工,一个到民众中去处理各种事务,一个看天,一个拴绳子。这三类人的分工可以用道教的“一气化三清”来概括。后来他们的职业就是我们看史书能够明白的了,一个叫“王”,后来发展成为“帝”;一个继续叫“仙”,发展成商朝的“贞人”周朝的“历人”乃至近代的“钦天监”;一个叫史官,分左右史纪录言论和事件,司马迁合一以后又分化出正史和野史,野到最后就成了小说。
  有小说读有赖于文字的发明推广和简化,而文字的发明源于结绳而治,结绳而治源于天象观察,所以中国的文字承袭着天地人5000年的历史变迁,不仅六经皆史,而且字字皆史。文字的母亲是结绳,但父亲就是八卦。所有文字都为着一个共同目标来到这个世界,那就是“生生之谓《易》”,让大家都有饭吃,一代代生生不息。故而文字先有“意(易)”,而后有音,而后有形,有父母才有自己,这也是“字”和“子”同音的原因,它和我们人一样都是有父母的。
  中国有着“女娲”造人的传说,两层含义,一,无论男女我们都是母亲(女娃)生的,母亲之后才一分为二;二,最原始的女娲像高举着一个“矩尺”(见下图),
  
  这把尺子就是她左边伏羲手里的“圆规”。圆规合而为一,分而划圆;九十度的圆规就是女娲手里的“矩尺”,它落地的时候就是我们今天的“人”字。故而说女娲造“人”,女娃造人。
  女娲造“人”造的这个“人(圆规)”,一只脚踏着大地一只脚踏着太阳,划出一个巨大的“圆”叫做“黄道”,这个“人”的顶部就是北极星——日月星辰中唯一几乎不动的星。转动这个“人”的,就像一只半张开的手更像一只勺子,它叫做“北斗”(见下图),
  
  中国的农民几乎都知道“斗柄东指天下皆春”,从那一天开始准备农耕。女娲用她的手指引着我们及时去谋生,就像用勺子喂养着我们。我们继承了这个“规矩(人)”拿在手里就成了“筷子”,因此说“民以食为天”,这不仅是口头禅,而是亘古不变的“规矩”。
  所以在中国的文化里,女娲造人实际上是造的规矩,“人”就是“规矩”。许慎《说文》“人之所归为鬼”,就是指不再划圆合并到了一起,是“规”不是“矩”了,“归、鬼、规”同音只是表达着人生命的不同状态和时期。有了“人”才会有方圆,否则这世界上到哪里去寻找像太阳和月亮那么圆的自然事物呢?故此我们的文化里“人”是排在太阳前面的,但这不是一个具体的人。而“文”字的甲骨文“ ”是一个“人”在“爻”上,它表示“绳约阴阳,经纬天地”,这是最古老的结绳而治的象形字,今天还能看到它的手工作品叫“中国结”,更能看到女孩儿们小时候玩的那个游戏“织花手绢”。所以女娲是我们的人文始祖。
  而西方《圣经 创世纪》里说“要有光,说有光就有了光”,这指的是太阳,作《圣经》的人是从太阳开始来序生这个世界指导当地民众生活生产的,所以他们是一神教,解决不了的就把问题推到撒旦头上。中国的河图洛书乃至《易经》都是根天文,要早于《圣经》上千年,比如“天一生水,地六成之”,这在上古时代的中国属于常识,而今天的人差不多快忘了。它表示中午的太阳从冬至一直走到夏至,每天中午的太阳连起来就是个“一”字,走满六个月的时候,大地就从冰天雪地生出了雨水河流,太阳的造化之功完成,“一”就向回“写”了,《圣经》里神也是造了六天就结束了。太阳每天从东方的初升点到落山点连成一线,这又是个“一”字。这两个“一”交叉就是个“十”字,传到了西方就成了“十字架”。上古中国人将太阳早晚的连线写作“一”,冬至夏至的连线写作“丨”,它表示“十”。交叉之后表示“光”或者“火”相关的信息了,比如“朝”表示太阳上下都见到光了;又如“干”表示太阳把阳光撒下来……等等。“十”是太阳每天都向大地展示的,因此我们有了“后羿射日”射下来九个的传说;因此天干有了10个;因此十进制遍布全球;因此普罗米修斯来偷火……,这是上古中国对世界最大的贡献,所以敢于自称“赤县神州”。
  什么是神?甲骨文的“神”写作“
  
  ”,它表示阴阳相推。随着时代变化,它演变成了太极“
  
  ”。一千多年后演变成了下图的模样,它叫做“一带一路”。
  



  从女娲造人立了“规矩”,5000年来历代的中国无不将“吃饭”问题作为执政目标。所谓社稷,“社”就是继承祖先责任,“稷”就是把握民生方向。一带一路就是一条互通有无、“阴阳相推”、“人”文天下、功在社稷的民生之路。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6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