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邪教:一女子从事“法轮功”邪教活动在西安获刑(转载)

楼主:八大锤子 时间:2018-11-23 10:41:23 点击:40505 回复:8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2018年8月24日,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周凤仙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一案作出终审裁定,驳回上述,维持原判。此前,西安市莲湖区人民法院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依法判处被告人周凤仙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涉案的邪教宣传品及犯罪工具均予以没收。

  周凤仙,女,1957年生,汉族,高中文化,户籍地陕西省西安市莲湖区。2017年3月21日因犯组织和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被刑事拘留,同年4月28日被依法逮捕。

  经审理查明,2017年3月21日,被告人周凤仙伙同周某、谢某等人在西安市新城区东元路彩云小区15号楼803室进行“法轮功”邪教组织活动时被公安人员当场抓获,经公安依法对周凤仙住处进行搜查,查获“法轮功”书籍12本、宣传册203册、磁带17盒、光盘177张、“护身符”185张、“学法”笔记13本、宣传单106张等大量邪教宣传品,以及笔记本电脑1台、移动硬盘3个、储存卡20个、U盘11个。经公安部门鉴定,在上述存储设备中检出“法轮功”邪教组织宣传音频文件8391份、视频文件510份、电子文档2243份、图片文件547份。

  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周凤仙在家中藏匿大量邪教宣传品,明显系对外传播使用,其辩称均系自己使用有悖常理,被告人系犯罪预备。鉴于其犯罪情节,可减轻其处罚,但周凤仙到案后对邪教宣传品的来源、去向拒不交代,不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顽固坚持邪教立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条第一款、第二十二条、第五十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综合其量刑情节作出上述判决。

  延伸阅读

  2017年2月1日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二条 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国家法律、行政法规实施,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依照刑法第三百条第一款的规定,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第四条 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国家法律、行政法规实施,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条第一款规定的“情节较轻”,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一)实施本解释第二条第一项至第七项规定的行为,社会危害较轻的。

  (二)实施本解释第二条第八项至第十二项规定的行为,数量或者数额达到相应标准五分之一以上的。


  原文:中国反邪教网http://www.chinafxj.cn/sabx/201811/22/t20181122_13792.shtml

打赏

5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八大锤子 时间:2018-11-23 10:41:52
  顶。
作者:天上掉美酒 时间:2018-11-23 10:50:14
  法轮功已经不能成气候了,不要提它了,现在危害最大的是食羊教。
  • rozhyyeer: 举报  2018-11-23 12:07:32  评论

    法轮功的确现在不太行了,头几年去很多国家都能看到,今年又去了几个国家,包括之前被轮子们占领的比较厉害的泰国,但没再发现了。虽说不代表没有,但至少证明不像以前那么遍地是了
  • 定昆明在鱼儿放: 举报  2018-11-24 00:57:41  评论

    评论 rozhyyeer :在霉国法拉盛还有一些
我要评论
作者:吾要去纽约 时间:2018-11-23 11:06:10
作者:打霉狗队的 时间:2018-11-23 11:19:00
  轮子这些精神病还没有熄火。还有全能神经教,还在肆虐。看来教育不止应该教授生产知识,还要教授人文知识,让人不要无能就求神,就像霉国期待“超级英雄”,其实类似于求“天使”拯救一样。
作者:异见天开 时间:2018-11-23 11:20:46
  据说装作自己是法轮功信徒,可以骗李老师打钱印资料。
我要评论
作者:打霉狗队的 时间:2018-11-23 11:23:32
  中国智慧,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塞翁得马焉知非祸;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风水轮流转,明年到我家。难者不会,会者不难。团结就是力量,人多力量大,众人拾柴火焰高。谦受益满招损,民不患贫而患不均,人只有分工不同,没有高低贵贱。
作者:小卒789ABC 时间:2018-11-23 11:38:47
  我们这里的法轮功干了什么坏事我不知道,好像是锻炼身体的老人群体。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收钱观音 时间:2018-11-23 11:48:19
  根除邪教的唯一办法是提高全民智商。
我要评论
作者:人民币专家 时间:2018-11-23 11:56:56
剩余 28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路过201010 时间:2018-11-23 23:10:59
  木死林和伊死蓝,回回也是邪教,得产除。。
作者:红太狼11ABC 时间:2018-11-24 00:28:37
  西安还有法轮功!!!!省城啊
作者:秦岭闲云2018 时间:2018-11-24 00:48:07
  轮子给钱上印字的做法,直接催生了手机支付的繁荣。。发轮大法好,真好耶,发轮大法妙,真是妙,你是金刚腿,金刚腿,我是铁头功,哦欧哦欧。
作者:我来冒个泡aaa 时间:2018-11-24 00:57:48
  法轮功都不算个什么啦,成不了气候,早一、二十年前亲戚同事也参与过,一打击全作鸟兽散,几个顽固份子就是小爬爬啦。重点防范的是伊斯兰教,这才是真正的邪教,有纲领有清真寺据点有政委阿訇有战斗人员虔诚的教袍等,组织性战斗性号召性团结性破坏性等可当作准军事战斗部队性质,还有所谓的基督邪教就是个战五渣,讲白了除了伊斯兰邪教群体,其他群体全是汉人松散组织的渣渣,一盘散沙,中共及高层不要主次不分,动摇中共执政基础的将会最终也会是其死对头——伊斯兰邪教,可以为了稳定唱宗教自由但不可犯幼稚病学耀邦 ,否则可真要胡乱邦了
我要评论
作者:zhangys044 时间:2018-11-24 01:00:27
  怎么还有法轮功啊?生命 力真强
作者:彬迪 时间:2018-11-24 01:07:36
  hk每年都有Lun子大由行,很隆重,搞得像过节一样
  • 我来冒个泡aaa: 举报  2018-11-24 02:08:39  评论

    2002年去香港过罗湖就一票轮子上来发传单,谁叼他们——脑残过头了
  • 我来冒个泡aaa: 举报  2018-11-24 02:24:39  评论

    我是经历过伊斯兰邪教的狠辣,十几年钱在开封建设河南大学新校区时碰到中牟伊斯兰回民的暴乱,那才是开了我的眼界真正认识伊斯兰邪教及信这个邪教的回民恐怖,整个推翻了我的民族观和宗教观,后来陆续耳闻目睹的经历更加深了信伊斯兰邪教的人可怕,什么法轮功组织算个屁,给伊邪教提鞋都不配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小名kriste 时间:2018-11-24 02:33:36
  轮子头到底挂没挂啊?不是前几年就说升天了嘛!
作者:wuwei123ok 时间:2018-11-24 07:05:08
  就不明白,为什么有人会信这个
我要评论
作者:荒山种草人 时间:2018-11-24 07:18:29
  提高民智,科普文化,自然可以辩识一切
作者:酒猫猫爱你 时间:2018-11-24 08:22:05
  有一次在超市,碰到有人在推销这个,个对个
作者:scjywxd 时间:2018-11-24 08:33:56
  ,有时还能接到这类电话
  • 小鸡鸡啾啾AAC: 举报  2018-11-24 09:37:30  评论

    手机和一元纸币上有时候有,麻痹的。真特么的恶心,一元的搞什么搞?有本事它搞个三元的
  • urxyz: 举报  2019-10-29 17:49:41  评论

    油管上面还有轮子的广告呢!活该被封。
我要评论
作者:tony_1981982012 时间:2018-11-24 09:37:22
  多傻的逼才会去信轮狗教
作者:16ty0259a 时间:2018-11-24 10:12:28
  信仰法轮功的点搞不懂,有什么意义!
作者:远方是梦乡2018 时间:2018-11-24 10:32:55
  就这样被法轮功积极分子杀死,天理何在?
  我, 1966年出生,今年52岁。原来一直在某省会城市工作居住。2010年10月购买了湘潭市某小区住房一套(位于3楼、面积133.76平米),于2012年4月份与父母(皆为退休教师,母亲今年91岁,父亲今年83岁)一同入住,定居湘潭至今。2012年8月份开始,我的楼上(4楼)一对夫妇开始装修打算入住,他们是:CHF,男,今年71岁,湘潭市某厂退休职工;ZCL,女,好像与男的同岁,为同一单位退休职工。CHF夫妇为该厂人人皆知的法轮功积极分子,练习法轮功已将近20年,在建设路派出所可以随时查实,他们夫妇对此也从不否认。
  2012年8月份他们开始装修起,就不断到我家里对我进行法轮功思想灌输,想发展我为成员。我不胜其扰,最后将他们拒之门外,他们便对我怀恨在心,想尽各种办法一直害我。其中最为毒辣的办法就是在地板上故意各种猛力敲打,想置我于死地。头几年他们一般在湘潭住几个月之后就到广州儿女家去居住了,加上是邻里关系,我不想撕破脸皮,对他们的故意敲打我一直忍受,从未提出过抗议。加上年代久远,已经说不清了。但在2015年4月份CHF夫妇再次从广州回来了。这一次他们在湘潭呆的时间是最长的一次。这次他们大有不把我逼疯誓不罢休的气势,每天各种噪音、敲打,玩着花样地折磨我。实在是忍无可忍,我开始上门提出抗议,他们百般否定和狡辩。我于2016年2月13日向所属曙光社区、建设路派出所提交了第一份书面的揭发材料。
  派出所及社区到CHF家里进行了调查,但CHF夫妇极其能言善辩、一口否认、轻松忽悠成功。几天后社区综治办主任答复我:我们无法证实CHF夫妇的敲击行为,除非你能提供证据;对CHF夫妇的法轮功行为我们另行处理(实际上根本没处理,要他们不要出去传播、只在家里练习可以)。
  我当时以为提交了如此详细的文字揭发材料已经足够了,没想到是如此结果。我当时不会使用监控设备,加上这种瞬间即逝的敲击很难捕捉,也就一直放弃了。
  提交揭发材料不但没有任何效果,CHF夫妇的敲打更欢了。不仅如此,还跑到其他邻居家里到处说我是神经病、幻听幻觉。
  他们夫妇极其顽强,每天都拼命地敲打地板。我真的快要被他们敲死了,于是在2016年10月7日晚上用铁棍将他们家空调外机捅坏。他们喊来了110。几天后社区对我们进行了调解,事后我支付了空调维修费1200元。
  我破坏他人财物的行为的确是极其错误的,但要被伤害、被逼到何种程度才会做出这种不理智的事情来啊。这一切都是为了阻止他们可以要人命的敲打。受害者反而成为了恶者。无比委屈的我在调解后的第二天便拿手机守着,拍到了他们敲击骚扰的视频,视频拍摄到他们连续敲打地板100多下的片段。视频完全具备说服力。我马上将这段视频提交给了社区,社区对视频表示认可,但要求我再连续拍摄2个星期的视频,以充分证明敲击的存在。我当场表示难度太大,无法做到。大约半个多月后CHF夫妇离开湘潭到广州去了,这次时间很长,有1年半之久。
  我曾经是某贸易公司的领导干部,是一个明事理的人,不是一个无赖之徒。在同事、朋友眼里,我是一个友善、老实的人。在家族亲戚眼里,我是一个大孝子。1个人要独自照顾2位高龄、老年痴呆的父母,难度可想而知。在这个家里,我既是医生、又是护士、更是保姆,我们家就像一个医院病房。抽屉里摆满了各种药物,要按时给父母吃药、饭前给父亲注射胰岛素、按时给母亲滴眼药水、给两老洗澡、换洗衣被、每天的物品食品采购、一切的家务事,等等,每天我都有做不完的家务事(备注:我辞掉了工作,专职在家照顾父母)。请问,一个像我如此肩负重担、每天忙累得气都踹不过的人会有心思和闲功夫去主动害人吗?要受到怎样的伤害和逼迫才能使我不顾一切地做出上面这样的事情呢?就像昆山杀人案一样,什么叫作正当防卫呢?在向社区和派出所投诉无门、无法取得敲击证据、还被他们反咬一口说我是神经病、每天面对他们肆无忌惮疯狂的敲击、人都要快被逼疯、生命安全都得不到保障的情况下,应该指望我怎么做呢?就这样活活被他们敲死吗?
  CHF夫妇精力充沛、思维敏捷、能说会道、巧舌如簧,加上出神入化、声情并茂、满脸无辜的表情,极具欺骗性,可以说是一对忽悠大王。他们否认敲击的主要借口就是:⑴说楼盘的建筑质量差、隔音效果差、东头的敲打以为来自于西头,总之,敲打来自于其他邻居家。反正就是想尽各种办法,把水搅浑。⑵或者拿出家里的一个旋转拖把忽悠,说是每天做家务时拖把发出的声音。这种旋转拖把是无论如何不能发出这种清脆的敲击声的。⑶或者干脆说我是神经病,有幻听幻觉。⑷加上公安民警的判断失误(见“文件夹7:CHF谎言”)
  2018年8月初CHF夫妇再次从广州回来了。这次我对监控视频已有所了解并购买了监控设备。按照社区以前的要求,我坚持每天至少录制一段敲击的片段,提供的视频连续长达一个月之久。2018年10月18日我欲将视频等资料提交给建设路派出所,他们建议我找社区。我于是马上赶到曙光社区,将监控视频(连续29天、共54个视频)及视频说明文件、CHF夫妇谎言文件提交给了社区综治办副主任。10月29 日社区片警和综治办副主任到了我家里。片警说: “我们刚才到了CHF家里,对他们家里的每个房间、每个柜子都进行了查看,没有发现锤子之类的东西,还拍了照片。。。。。。。是这样的,你的这个问题,我们建议你找环保局,他们有仪器设备可以对声音定位,噪音属于他们管”。 没呆多久他们就离开了。我不知道他们这样做只是单纯地不想管呢还是在保护CHF夫妇?没发现锤子能证明没有敲击吗?找环保局?这和要我找厨师协会有什么区别?在将29天的视频提交给社区后,我又录制了7天11个视频,证据充分得不能再充分。
  CHF夫妇对我的伤害之深、时间跨度之长是罕见的。在他们长年累月坚持不懈的敲打下,我的身心健康受到了严重的摧残,这不用我说大家也可以想象得到。我受到的伤害还来自于被人误解、屈辱、无助、绝望等等。他们的动机、目的仅仅是骚扰吗?那他们简直就太善良了。这已经不是什么骚扰,而是已经实施了多年的、实实在在的、高智商的谋杀了。杀人的手段不一定要用刀子的。他们的恶毒和狡猾登峰造极!一对法轮功积极分子,因为传播法轮功遭拒而对无辜善良的楼下邻居痛下杀手、手段高明残忍。该案凶手内心强大、阴险狡诈、能言善辩、外表声情并茂、极具表演天赋、具备顶级的欺骗和忽悠能力。
  最重要的一点想反复强调:这不是什么噪音!这种故意敲打是经过精心谋划、处心积虑、深思熟虑的一种伤害行动。这一行动的目的和动机非常明确:就是想通过长年累月、坚持不解的故意敲打置我于死地!该种手段易操作、简单有效、杀伤力十足!且隐蔽性极强、很难被抓住证据和把柄。即使被抓住证据了,也有一套早就精心准备好的台词及道具。是一种高智商的谋杀手段。
  我现在的处境就是:根据派出所和社区的要求,要我提供证据。现在我提供了证据,而且比他们要求的还要充分。他们对视频的真实性、对故意敲击的事实也无可否认。但给我的答复是要我找环保局。这不是搞笑吗?这和要我找厨师协会有何区别?
  为此,我今天咨询了律师,想控告CHF夫妇谋杀。律师的答复是:谋杀罪名估计很难。这个问题我估计法院也拿他们夫妇没有办法,顶多就是下达一纸文书,要他们停止敲击什么的。这又有什么用?还不如找派出所。
  广大的网友,这就是我现在面临的局面:喊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只有活活地被这对丧心病狂的法轮功夫妇敲击致死!
  我该怎么办?连最基本的生存权都得不到保障,有谁能够救救我?


  2018年11月7日
作者:远方是梦乡2018 时间:2018-11-24 10:33:26
  就这样被法轮功积极分子杀死,天理何在?
  我, 1966年出生,今年52岁。原来一直在某省会城市工作居住。2010年10月购买了湘潭市某小区住房一套(位于3楼、面积133.76平米),于2012年4月份与父母(皆为退休教师,母亲今年91岁,父亲今年83岁)一同入住,定居湘潭至今。2012年8月份开始,我的楼上(4楼)一对夫妇开始装修打算入住,他们是:CHF,男,今年71岁,湘潭市某厂退休职工;ZCL,女,好像与男的同岁,为同一单位退休职工。CHF夫妇为该厂人人皆知的法轮功积极分子,练习法轮功已将近20年,在建设路派出所可以随时查实,他们夫妇对此也从不否认。
  2012年8月份他们开始装修起,就不断到我家里对我进行法轮功思想灌输,想发展我为成员。我不胜其扰,最后将他们拒之门外,他们便对我怀恨在心,想尽各种办法一直害我。其中最为毒辣的办法就是在地板上故意各种猛力敲打,想置我于死地。头几年他们一般在湘潭住几个月之后就到广州儿女家去居住了,加上是邻里关系,我不想撕破脸皮,对他们的故意敲打我一直忍受,从未提出过抗议。加上年代久远,已经说不清了。但在2015年4月份CHF夫妇再次从广州回来了。这一次他们在湘潭呆的时间是最长的一次。这次他们大有不把我逼疯誓不罢休的气势,每天各种噪音、敲打,玩着花样地折磨我。实在是忍无可忍,我开始上门提出抗议,他们百般否定和狡辩。我于2016年2月13日向所属曙光社区、建设路派出所提交了第一份书面的揭发材料。
  派出所及社区到CHF家里进行了调查,但CHF夫妇极其能言善辩、一口否认、轻松忽悠成功。几天后社区综治办主任答复我:我们无法证实CHF夫妇的敲击行为,除非你能提供证据;对CHF夫妇的法轮功行为我们另行处理(实际上根本没处理,要他们不要出去传播、只在家里练习可以)。
  我当时以为提交了如此详细的文字揭发材料已经足够了,没想到是如此结果。我当时不会使用监控设备,加上这种瞬间即逝的敲击很难捕捉,也就一直放弃了。
  提交揭发材料不但没有任何效果,CHF夫妇的敲打更欢了。不仅如此,还跑到其他邻居家里到处说我是神经病、幻听幻觉。
  他们夫妇极其顽强,每天都拼命地敲打地板。我真的快要被他们敲死了,于是在2016年10月7日晚上用铁棍将他们家空调外机捅坏。他们喊来了110。几天后社区对我们进行了调解,事后我支付了空调维修费1200元。
  我破坏他人财物的行为的确是极其错误的,但要被伤害、被逼到何种程度才会做出这种不理智的事情来啊。这一切都是为了阻止他们可以要人命的敲打。受害者反而成为了恶者。无比委屈的我在调解后的第二天便拿手机守着,拍到了他们敲击骚扰的视频,视频拍摄到他们连续敲打地板100多下的片段。视频完全具备说服力。我马上将这段视频提交给了社区,社区对视频表示认可,但要求我再连续拍摄2个星期的视频,以充分证明敲击的存在。我当场表示难度太大,无法做到。大约半个多月后CHF夫妇离开湘潭到广州去了,这次时间很长,有1年半之久。
  我曾经是某贸易公司的领导干部,是一个明事理的人,不是一个无赖之徒。在同事、朋友眼里,我是一个友善、老实的人。在家族亲戚眼里,我是一个大孝子。1个人要独自照顾2位高龄、老年痴呆的父母,难度可想而知。在这个家里,我既是医生、又是护士、更是保姆,我们家就像一个医院病房。抽屉里摆满了各种药物,要按时给父母吃药、饭前给父亲注射胰岛素、按时给母亲滴眼药水、给两老洗澡、换洗衣被、每天的物品食品采购、一切的家务事,等等,每天我都有做不完的家务事(备注:我辞掉了工作,专职在家照顾父母)。请问,一个像我如此肩负重担、每天忙累得气都踹不过的人会有心思和闲功夫去主动害人吗?要受到怎样的伤害和逼迫才能使我不顾一切地做出上面这样的事情呢?就像昆山杀人案一样,什么叫作正当防卫呢?在向社区和派出所投诉无门、无法取得敲击证据、还被他们反咬一口说我是神经病、每天面对他们肆无忌惮疯狂的敲击、人都要快被逼疯、生命安全都得不到保障的情况下,应该指望我怎么做呢?就这样活活被他们敲死吗?
  CHF夫妇精力充沛、思维敏捷、能说会道、巧舌如簧,加上出神入化、声情并茂、满脸无辜的表情,极具欺骗性,可以说是一对忽悠大王。他们否认敲击的主要借口就是:⑴说楼盘的建筑质量差、隔音效果差、东头的敲打以为来自于西头,总之,敲打来自于其他邻居家。反正就是想尽各种办法,把水搅浑。⑵或者拿出家里的一个旋转拖把忽悠,说是每天做家务时拖把发出的声音。这种旋转拖把是无论如何不能发出这种清脆的敲击声的。⑶或者干脆说我是神经病,有幻听幻觉。⑷加上公安民警的判断失误(见“文件夹7:CHF谎言”)
  2018年8月初CHF夫妇再次从广州回来了。这次我对监控视频已有所了解并购买了监控设备。按照社区以前的要求,我坚持每天至少录制一段敲击的片段,提供的视频连续长达一个月之久。2018年10月18日我欲将视频等资料提交给建设路派出所,他们建议我找社区。我于是马上赶到曙光社区,将监控视频(连续29天、共54个视频)及视频说明文件、CHF夫妇谎言文件提交给了社区综治办副主任。10月29 日社区片警和综治办副主任到了我家里。片警说: “我们刚才到了CHF家里,对他们家里的每个房间、每个柜子都进行了查看,没有发现锤子之类的东西,还拍了照片。。。。。。。是这样的,你的这个问题,我们建议你找环保局,他们有仪器设备可以对声音定位,噪音属于他们管”。 没呆多久他们就离开了。我不知道他们这样做只是单纯地不想管呢还是在保护CHF夫妇?没发现锤子能证明没有敲击吗?找环保局?这和要我找厨师协会有什么区别?在将29天的视频提交给社区后,我又录制了7天11个视频,证据充分得不能再充分。
  CHF夫妇对我的伤害之深、时间跨度之长是罕见的。在他们长年累月坚持不懈的敲打下,我的身心健康受到了严重的摧残,这不用我说大家也可以想象得到。我受到的伤害还来自于被人误解、屈辱、无助、绝望等等。他们的动机、目的仅仅是骚扰吗?那他们简直就太善良了。这已经不是什么骚扰,而是已经实施了多年的、实实在在的、高智商的谋杀了。杀人的手段不一定要用刀子的。他们的恶毒和狡猾登峰造极!一对法轮功积极分子,因为传播法轮功遭拒而对无辜善良的楼下邻居痛下杀手、手段高明残忍。该案凶手内心强大、阴险狡诈、能言善辩、外表声情并茂、极具表演天赋、具备顶级的欺骗和忽悠能力。
  最重要的一点想反复强调:这不是什么噪音!这种故意敲打是经过精心谋划、处心积虑、深思熟虑的一种伤害行动。这一行动的目的和动机非常明确:就是想通过长年累月、坚持不解的故意敲打置我于死地!该种手段易操作、简单有效、杀伤力十足!且隐蔽性极强、很难被抓住证据和把柄。即使被抓住证据了,也有一套早就精心准备好的台词及道具。是一种高智商的谋杀手段。
  我现在的处境就是:根据派出所和社区的要求,要我提供证据。现在我提供了证据,而且比他们要求的还要充分。他们对视频的真实性、对故意敲击的事实也无可否认。但给我的答复是要我找环保局。这不是搞笑吗?这和要我找厨师协会有何区别?
  为此,我今天咨询了律师,想控告CHF夫妇谋杀。律师的答复是:谋杀罪名估计很难。这个问题我估计法院也拿他们夫妇没有办法,顶多就是下达一纸文书,要他们停止敲击什么的。这又有什么用?还不如找派出所。
  广大的网友,这就是我现在面临的局面:喊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只有活活地被这对丧心病狂的法轮功夫妇敲击致死!
  我该怎么办?连最基本的生存权都得不到保障,有谁能够救救我?


  2018年11月7日
作者:jackchen0288 时间:2019-10-28 21:07:48
  说不定这个功真的可以治病,要不怎么这么多信徒,但是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卫生部肯定饶不了他。这不是抢饭碗吗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wgh93166 时间:2019-10-29 16:21:09
  为啥还有人信邪教,脑残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