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冲突的成因及美方策略

楼主:xjxiaxj 时间:2019-01-06 16:07:57 点击:863 回复:3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中美贸易冲突的成因及美方策略
  (初稿写成于09月中旬,11/05 修改)
  中美贸易冲突是2018年国际政治经济关系中的大事件,已在多个方面对中国产生冲击。国际国内对中美关系恶化为何以至于此众说纷纭;对于这场冲突的可能发展前景更莫衷一是。本文想探究一下,美国为何如此咄咄逼人?美国怕什么?美国想得到什么?

  一、 美国掉进了全球化陷阱

  有人说,中美贸易冲突中美国歇斯底里的表现,是因为美国掉进了经济全球化的陷阱。这个说法有一定道理(潘丽英)。那么何为全球化陷阱?美国掉进了什么样的全球化陷阱?
  在大众的印象中,美国是全球化的推动者,维护者,美国为首的国际大资本是经济全球化的主要推进力量、主要得利者。为何反而是美国会率先掉进了全球化的陷阱呢?
  这要理解经济全球化之“化”的过程。经济全球化是一个持续的历史进程,不是一蹴而就的。当美国从大英帝国手中接过全球霸主的权杖,以美国强大的制造业和军事力量作为后盾、自由主义价值观作为内核、大资本作为驱动力的新一轮经济全球化就开始了。应该说这一轮的全球化从二战结束至2008年共历时63年。
  这60多年内的大部分时间,美国牵引的经济全球化对美国并不是陷阱,而是一个正向推进的、美国社会整体利益不断扩大的过程。那时候的美国经济不断发展,百业俱兴,税基不断扩大,联邦政府的税收同步增加;巅峰时期以GDP衡量的美国经济一度占世界的32%有余。因此,财力上对于支撑美国在全球驻军,扮演国际警察角色绰绰有余。可是到了1980年代中国启动改革开放,尤其本世纪初,中国加入WTO,以及苏东国家和印度非洲等先后加入到全球分工体系后,按比较利益原则,推动了美国,以及欧洲等发达国家的产业不断分化升级,中低端产业逐步失去了竞争优势而被迫退出,一般工业产能转移到了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国家注1。标普500指数在过去50年的变化,也反映了美国和全球经济结构的变迁历史注2 。
  这个变迁过程中,以大资本为强项的美国产业越来越向华尔街为首的金融业,好莱坞为代表的影视文化业,硅谷为代表的高科技,以及常春藤教育和生物医药军工等产业集中。至今这些产业在全球仍拥有无与伦比的竞争优势,站在了价值链分工的最高端,吃到了最丰厚的利润。可惜对于他们所在的国家而言,能从这些优势产业中收获利益的人只是小部分人口,小部分社会精英家庭。经济全球化的越加深入,美国经济事实上呈现出荷兰病效应的特征。2011年9月17日发生在美国纽约的占领华尔街运动,“我们都是那99%贫民”的口号很好解释了美国社会财富分配极不平等的社会现实。其实,早就有经济学家研究过,一个国家的个别产业太过于突出发展,不利于一国经济的综合均衡发展。因为它会拉高所在国整体劳动者薪资、甚至全民福利水平,从而抬高全国的人力成本,削弱其他产业在国际竞争中的竞争能力。荷兰病的最近标本是澳大利亚,其发达的矿业在国际市场上拥有相当大的竞争优势,构成了对其国内其他产业的挤压。同样,全球化进程中的美国产业高端化也不会给美国的传统产业赋能使其更具竞争力;恰恰相反,这种拉高生活费用的作用转化为制造业的成本驱动力量,是驱赶传统产业发生全球转移的主要杠杆力量。更何况产业升级都是伴随科技进步而行,原先的劳动人口因其知识结构难以同步更新,多数人会在产业变迁升级过程中被淘汰出了就业大军;产业升级在空间分布上的不平衡还会带来区域结构性失业,美国有所谓的铁锈地带就是一例。
  因为中低端制造业规模大幅收缩,失业人口增加,美国联邦的税基是相对收缩的 注3 ,而其维持全球化的对外驻军和外援开支受到挤压。更有甚者,因国内失业率高企,贫富差距越拉越大,除了99%现象外,在空间上出现的所谓的铁锈地带也需要特别的预算照顾。人群间的收入差距和区域间的收入差距,增加了需要联邦政府不断提高转移支付和增加社会福利救济开支的需求。注4。两者相加,近20年来的经济全球化使美国联邦财政屡屡捉襟见肘,政府常处于因财政赤字触及国会为其设置的举债余额天花板而停摆的窘境。
  2008年的次债危机是美国人关于全球化认识的一个分水岭。整个社会开始全面反思全球化给美国社会带来的负面影响,而这种深刻反思导出的应对策略却截然不同。以当时新上台的民主党总统奥巴马为代表,并没有从全球化立场上后退,而是在国内的福利政策上想办法,积极推动社会福利政策立法,力主加大政府的福利开支预算;多次在立法院折戟的全民福利法案(obamacare)终于被通过。这个法案获得通过被看成是奥巴马上任后取得的主要政治成果,不成想却激起美国社会中以白人蓝领工人为主体的保守派的激烈反对,为此掀起了一场席卷美国社会的政治运动,-------茶党运动。后来茶党运动与深具民粹主义特征的其他政治势力合流,共同把特朗普推上总统宝座。
  多数中国人不理解那些失业的红脖子蓝领白人,生活本来已经过得苦哈哈,为何还那么起劲反对政府给自己发补助呢?了解美国社会基本价值观的人知道,美国社会崇尚个人自由和个人奋斗,不喜欢大政府,最多勉强容忍一个有限规模政府。而现在经济全球化的结果,除了少数精英阶层外,使社会多数阶层都失去了通过个人奋斗走向成功的空间,甚至像赫拉利在未来简史一书中所预言的,首先成为了 “无用阶层”中的“无用人口”,需要联邦政府不断提高转移支付和增加社会福利救济开支为其维生,实在伤其文化自尊。而分配这些转移支付和社会福利势必还会导致政府权力和规模的坐大,增加纳税人的负担。所以,经济全球化导致的这两个结果与美国社会的基本价值理念又形成尖锐冲突。
  美国社会的撕裂是全球化过程中产业不断升级的结果,这种升级恶化了财富分配的基尼系数,无可避免地要求社会增加转移支付的力度,他会无情地推动一个国家的治理架构向着大政府的方向去演化。这对美国甚至国际社会都是非同小可的惊天大变,意味着需要走大政府强政府的国家治理模式。显然,无论从基本价值理念和现存的美国国家宪法制度,美国传统社会主流完全无法接受这一演变趋势。
  美国掉进全球化陷阱与中国的发展有关,但不是中国的独有功劳。首先是由颠覆性科技进步和中国等后进国家加入全球分工体系后美国产业结构快速升级的推动所致。其次是美国自身的价值观(拥有新教伦理价值观的美国人总希望把自己得到上帝召选的经验推送给他人)和大资本的双重作用结果。也因此,在特朗普燃起贸易战火时,矛头不仅仅针对中国,也不仅仅是要求缩减贸易逆差;而是炮火四射,不知其意图何在?

  二、 “低人权+强政府”发展模式
  现在美国朝野一致认为,逆转美国在全球化中的境遇与中国坚持的“低人权+强政府(通过政府支持下的国企的不平等竞争)”的发展模式有着最直接联系。得到如此一致的认知至少有以下三个原因:一是因为中国的体量最大,与中国的年贸易逆差达到3700多亿美元。二是工业品类产量此消彼长现象最为明显直观,譬如钢铝产量的全球占比此消彼长,1976年,中国钢铁产量的全球占比是3%,2015年是50%;中国的铝产量则从1960年的1.5%上升到2016年的54%;三是自中国加入WTO后,美国制造业被动转移的压力最为明显、最容易被美国社会感知到。
  早在160年前,美国的自由白人无产者就已经知道,存在于美国南方种植园农业中的奴隶制,是导致他们失业或拉低薪资水平的主要原因。对于中国长期保持庞大的低收入人群的制度,美国各界早就保持警惕,批评之声不绝于耳。所以,对中国的抱怨也不是从这两年才开始。在小布什和奥巴马总统任期内的中美战略对话中,美方已有多次表达。限制劳改工厂产品出口美国,要求中国5天工作制,要求提高农民工的收入待遇,要中国政府承诺缩小贫富差距,等等,都是对中国“低人权”状态的指责,其目的都是为了减缓来自中国进口产品对美国中低端产业的冲击。
  在中国改革开放早期一二十年,经济规模尚小,对美国的制造业冲击还有限,并且中国从出口中获得的贸易顺差都逐步转化为外汇储备积累起来留在了美国的资本市场,美国的国债和高等级企业债是中国外汇储备的主要形式;这些资金参与到美国资本市场被高效的配置,大部分成为了对联邦政府债权;一部分转了几道弯借给了美国消费者个人;其中一小部分形成为产业资本或风险资本后,通过美国的企业再被投资到中国来。美国的制造业向外转移有部分就是他们参与推动实现的。一些对比数据给人带来困惑,美国企业投资到中国的资本合计也不过3000亿美元(大概数),而中国仅持有美国国债就超过1万亿美元。(其它暂时忽略),中国岂不是在倒贴美国7000亿美元。其实从资本利得水平看,两者是平衡的。美国国债收益率平均也就3%左右,即一年有300亿美元的利息收入;而3000亿产业资本,平均收益率按15%计算,资本利得也是450亿美元。相抵后净赚150亿美元,美国资本得利更多。所不同的是, 1万亿美元是美国政府债券,等于是联邦政府为资金安全进行了背书;3000亿美元投到中国的是股权资本,不可能获得中国政府的安全背书,而是必须自担盈亏风险。(这里涉及不同国家风险资本形成机制上的差异,是美国优势所在。)
  一个庞大的低收入人群就在这样的中美商品贸易和资本循环过程中被延续了下来。这个过程中大部分利润都被国际大资本所有者赚走了。所以,面对特朗普的指责,中国人常常感到非常委屈,譬如售价500美元的iPhone手机,在中国组装,中国只得到可伶的8美元左右利润,大部分利润都流入苹果公司和美日那些元器件供应商腰包。为何你得利不让人?
  事实也确实如此。可对一国一地政府,就业和税收是更重要目标,中国有一个庞大的政府机构和官员队伍需要供养,维持住一个庞大的低收入人口群体,以牺牲他们的利益为代价(环境污染,低医疗保障,低质食品),不仅可满足资本追求高利润的欲望而成功吸引外资;还有其前三十年构建起来的土地制度方便政府将巨大规模经济(引领产业会带来产业链后端的本土投资和就业机会)所带来的外部性效益(譬如级差地租收益)可归集到自己口袋。土地公有制度之下全社会的土地为政府所垄断,经由对土地买卖的控制,不断推高商品住宅价格,以似乎公平交易的方式收割国民个人财富。那些被政府和一部分人聚集而去的财富,在全球化的背景下,又通过各种渠道购买了美国的各类金融资产,转化为对美国的债权股权,形成为那些国际巨头的资本,参与全球投资,包括部分以资本形式又回流中国,吸附新的低收入产业人口。
  这个庞大的低收入群体的存在,极大地限制了中产阶级消费市场的壮大,其低工资对美国产业的外移构成最直接且持续的虹吸压力。如果这个群体能够公平地分享到中国整体经济发展成果,那么,其消费能力会提高,中国的进口市场会同步扩大,劳动力成本会基本保持同步上升,中国的产业也会保持更有序的升级动力。全球的产业分工会在一种更有序更缓和的状态中变迁,会是一种润物细无声的过程,是可以被接受,甚至是一种良性的经济进化成果。
  在整个国家经济高歌猛进的发展时期里其劳动大众的生活境遇始终得不到提高和改善,被人称之为”低人权”发展模式不应该觉得冤枉。(参照清华大学秦晖《不要迷恋中国的崛起》)。它甚至成为了剥削压榨中美两国低端劳动人口的主要原因。
  本来滑落全球化陷阱的时候,美国至少还有几个优势产业可以傲视世界。然而他们突然发现,中国政府的《中国制造--2025》,大搞政府主导下不计工本的补贴和投资,推动产业升级,想借此摘取全球(主要是美国几个优势产业)自由市场之花(班农语),构成对美国科技优势的最直接挑战。这给美国社会造成的紧张焦虑可想而知。特朗普及其鹰派色彩浓厚的内阁推出的对华贸易战措施,就是整个美国社会内部积累已久的共同焦虑使然,可以说是这种共识和怨气的总爆发。
  中国庞大低收入劳工人口的持续存在,得利最多的是华尔街为代表的金融资本和中国政府。这是为何特朗普挑起中美贸易冲突的同时,也炮轰华尔街的原因。所以,贸易战的背景不仅仅是美国掉入全球化陷阱,还有中国的“低人权+强政府”的发展模式起到的推动作用。

  三、 中美之间争什么?
  站在中国的立场来看,改革开放40年,邓小平确立的基本国策取得了巨大成功。因为经济的持续高速增长,一白遮百丑,执政合法性地位进一步巩固;与此同时,还仍然可以维持社会的二元结构,以低人权标准的经济发展模式参与国际竞争,继续保有一党执政地位无虞。这种成功极大鼓舞管理层的自信心,使其逐步开始陶醉于自己的发展模式、发展道路,甚至学界也不乏把可以集中资源办大事当成中国模式最成功的经验予以宣扬,推广及人;有人还把美国社会在次债危机后的越加撕裂、掉进了全球化陷阱难以自拔的现象看成是中国模式在国际竞争中胜出的标志。自鸣得意之态着实没有顾及美国人的感受,其实是一种因自由市场、因外部先进科技而获得力量却不自知,误以为是其独特发展模式所致的自大;殊不知它所鄙视和要对抗的正是让它获得力量的制度。
  一个主权经济体的“低人权+强政府”发展模式得以成功需要具备的重要前提条件是:开放!必须能充分融入到全球贸易分工体系中去。上世纪90年代,参与国际经济大循环一度成为中国学界热烈讨论的话题。所谓大循环理论,是指开放条件下,利用农业剩余劳动力发展密集型产品出口,换取外汇,再用这些外汇购买设备和技术,发展重工业,从而沟通农业和重工业之间的循环。中国参与国际大循环乐此不疲,其中的重工业发展和基础设施建设,基本对应着国企和国有资本,是被强大的中国政府所牢牢控制的。可以说,没有一个外部庞大的国际市场消纳低廉劳动者的产出品,和外部的资本市场帮助其形成重工业化所需的核心资本,就难以想象有中国模式的成功。这也从中国改革开放前三十年,同样的二元社会和共产党领导的大政府结构,却没有像样的经济社会发展的历史事实中得到反证。
  但是,大循环理论中有一个明显的认识错误,即参与循环的“我”是动态的、运动的,而外部的那个国际大市场大环境是抽象的、无主的、静止的;你想去循环一圈,他就允许你去循环一圈,然后你就可以带着贸易盈余和资本回归故里,建设祖国;好像外部世界的劳动者都不需要就业、并且有用之不竭的储蓄来消费你的产品。前期参与的大循环规模尚小,那个抽象的 “它”还有能力接纳你;可是你却持续40年,不断强化你的“成功模式”,以致于经济总量已上升到全球第二,仍然还不让数以亿计的农民工及其家庭享受正常国民待遇,那个抽象的“它”再无能力承受你的大循环所带来的压力。
  中国把参与国际大循环玩得得心应手之时,正是美国推行对华接触战略之日。从老布什、克林顿、小布什、再到奥巴马,前后历时30余年,“接触”都是对华政策主基调。他们希望通过接触和发展中美间更深层次经济合作关系,把中国变成更像他们自己的民主自由社会。按中国共产党人的理解,所谓美国对华接触战略,其实包藏祸心,带有和平演变的政治目的,是必须予以警惕的。苏东社会主义阵营解体后,美国人的自我感觉好到爆棚,弗朗西斯.福山说历史终止了,也就是冷战结束了,西方资本主义制度在竞争中已胜出,从此天下无敌手。带着这样的心态和自信,与中国发展关系,虽然还有制度之争,你不愿屈服,要走自己的路,于美国的超霸地位而言也暂时无妨。中国就是在这样的国际政治氛围下被接纳进入世界贸易组织,获得了恣意展开国际大循环的机会。真可谓抓住了战略机遇期(中共十六大报告所做判断)。
  全球化的快速推进,结果令人愕然。次债危机使全球多数国家经济社会都遭受重创,唯独中国不仅独善其身,还通过它的 “强政府”猛上投资规模,在危机时刻扮演了一回拯救者角色。美国经济虽然从中国应对次债危机的尽责行为中得益,内心却有另一番滋味。美国社会开始全面反思,普遍认为过去的美国对华政策基本错了,接触不仅没有演变得了中国,讽刺的是还导致自己掉进了全球化陷阱,是自己需要向着大政府的方向去演进。因此,特朗普在竞选期间就开始构思调整对华战略,从他搭建的顾问班子成员构成和上任后发布的国家安全报告中的措辞变化,都说明了遏制中国的继续迅速崛起已成为当前急务,是否改变中国的社会制度则不那么重要了。
  现在,美国人认为是他们的最优惠国待遇和接纳中国为世界贸易组织成员,给中国提供了使其“低人权+强政府”发展模式发挥得淋漓尽致的外部环境。这种发展模式需要外部世界让出市场份额消纳其巨量出口产品,产出GDP很多,产出利润很少,私人资本形成困难,不断需要外部资本市场向其输入产业资本,是一种粗放的、破坏全球自由市场经济秩序,对美国、乃至全球自由市场经济制度构成最大威胁的因素。
  作为商人的特朗普和他的幕僚们非常明白,美国传统制造业的就业机会流失是产业升级的复杂过程,并不会因为对中国进口产品课以重税,这些产业就会回归美国;最有可能是转移到其他不受关税牵累的国家去生产,譬如菲律宾,越南,孟加拉等等。所以,贸易战首选对象并非传统类产品,而是所谓《中国制造--2025》中涉及的产品。这些产品还不一定就是中国企业生产的,相当部分是外资企业在中国组装生产。提高关税的目标是遏制外资企业将先进技术和生产能力进一步转移到中国去的趋势。
  不过,如此鲜明的要价只是特朗普在贸易战中的策略而已。他们对中方的指责和贸易战中的诉求,让人感觉双方要争的仅仅是高端制造业的控制权和中国实行的“低人权+强政府”为特征的国家资本主义发展模式,好像中国随了美方心意,按着美国的规矩行事,就万事大吉了。其实不然,现在美国是推行对中国的遏制战略,就是绝不能再放任美国的市场和技术去给中国模式加注动能,在可以预见的未来,一定要避免让中国超越美国。

  四、 美国的目标与策略猜想

  从遏制战略上来看,任何能够削弱中国的措施都是其有效的遏制手段,未必都需要直接表现为对美国自身有直接的经济利益;哪怕杀敌八百自损一千,也可视为赢。中国在贸易战中妥协,固然可以被看成是美国就赢得贸易战;对抗到底,贸易上不让步,中国争得了硬汉形象,只要其经济下去了,社会稳定出现问题,内部发生冲突,发展势头被遏制住了,在美国的鹰派眼中,也都是遏制策略的胜利。
  中美关系发展到今天,美国到底怕什么?害怕你初心不改,借助开放的国际市场把自己发展成彻头彻尾的中央集权型社会主义国家?还是怕你真的顺应外部世界的诉求,使14亿人民得享美国式的自由民主,成为类似于他们的国度?前者,当年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世界并没有害怕过前苏联集团,所以,今天既使你殊途而去,似乎也用不着害怕。而变为他们那样的国度曾经是美国推行对华接触战略时一大批政治和知识界精英们的一厢情愿,一旦成真,14亿人口市场所释放出来的潜能和经济规模,将震撼全球。所以,那些白人至上主义者们极难接受这种结果,而现在特朗普内阁中就挤满了此类鹰派人物。
  在那些敌视中国崛起的鹰派话语表述中,一个长期保持低人权发展模式,又想利用集权制度优势抢摘其自由市场之花的中国模式是应该被遏制的。特朗普威胁说,中国如果跟进对等关税措施,他就加码。直至给全部输美产品提高关税。事实是,当中国准备作出让步时,美国就抛出新的要价,让你达不成协议,无法让贸易战偃旗息鼓。因为他们的目的根本或许就是为了要把你推向建立一个孤芳自赏的封闭国家的道路上去。
  顺着美国设定路径走向自我封闭的风险确实存在,因为走社会主义道路是我们自己坚持的。中国走向自我封闭最符合美国保守政治集团要遏制中国崛起的战略目标。现在中国的出口产品中,外资企业的出口占比达到45%;民营企业出口占比也很高,几乎达到45%;国企出口的占比仅为10%。所以,贸易关税壁垒筑起之后,外企会逐步转移它的生产能力到非关税壁垒受害区去;部分中国本土民营企业也有跟随全球产业链向外转移的需要注5。显然走向自我隔离后,中国内部国企受伤最轻。依靠市场和出口,参与国际分工发展起来的民营经济、民间资本在经济的日趋封闭和萎缩中将轻易被消解掉。而一个封闭的以国企占绝对比重的经济制度在发展中有不可克服的内在矛盾,是被共运史上多国实践所证明了的。没有外资和民企支撑的中国经济不仅再难高歌猛进,甚至难免走向自我消耗、沉沦下坠的结局。所以,一个开放的“低人权+强政府”发展模式一旦被封闭于一国之境,它的外来动能将随之消失。因此,在美国鹰派看来,贸易战中如果成功地挑逗和诱导中国走回头路,岂不是最便捷最有效的“遏制”策略。
  在这样的谋划之下,白宫在贸易战中的出招几乎都是攻其必救,或者说都是中国自认为不可能让步的红线。其实只不过是围绕其战略目标的战术动作而已,真正的目标都是想推动你自觉地为自己与外部世界拉上一道铁幕。
  此外,自特朗普上台以来,美国的经济表现超级好,这给了特朗普政府继续挥舞贸易大棒以极大的鼓舞;而推动制造业从中国向世界低成本国家转移扩散,将给接受国带来经济上的繁荣,因此也会被归功于特朗普贸易政策的溢出效应。所以,特朗普对中国的进攻策略,还可以在国际上收获同盟军。最新的结果是美国与欧盟、日本三方发表的贸易部长会议联合声明,其中《关于第三国非市场导向政策和做法问题的声明》,《关于产业补贴和国有企业声明》,刀刀奔中国而来。可见,你要国进民退,就等于走向自我隔离。
  相反,如果中国修正“低人权+强政府”发展模式,让市场起决定性作用,自觉融入世界,不再片面追求贸易顺差,允许他国可以利用中国市场搞国际大循环,让全世界分享中国巨大市场所带来的利益。那么,按文一《伟大的中国工业革命》一书论断,中国已处于即将完成第二次工业革命的后期,一个敢于向世界全方位开放市场的中国更有可能跃升为全球第一经济大国。也许,下一个三十年结束时,中国的人均收入达到美国国民的一半水平,GDP总量是它的两倍,全球占比将达到30%,而美国将下降到15%。
  这对特朗普政府来说,反倒比较棘手。因为这就是你口头上的要价,也是国际社会所期望中国的让步和改变。不接受中国的善意,在国际上将失去话语主动权,属于得理不让人,失道寡助!还将面对美国国内的反对。美国既然社会撕裂严重,说明特朗普在国内的反对者也众多,属于民主党政治基础的另一半人中多数愿意接受一个更民主自由开放的中国。
  总而言之,贸易战,是美国保守主义精英集团遏制中国崛起的第一招,中国应对失当,则面临糟糕的结果;如果主动转变观念,启动国内经济政治改革,把自己的事做好,对外充分开放市场,或可换来转圜空间。虽然一招不成,美国遏制中国的企图不会就此偃旗息鼓,但一时也难奈我何!




  注1:这种状况尤以美国为典型,以钢和铝为例:1976年美国钢铁产量的全球占比是23%,下降到2015年的5%;铝总产量从1960年的全球占比40%下降到2016年的3%。
  注2:1957年标普500指数刚刚诞生时,工业板块占比85%;1976年调整指数成分,工业板块仍然占比86%;到了2001年,标普500指数调整细化,金融和信息技术各占18%,医疗占比14%,工业占比只有11%;2016年底,只有10.3%来自于工业。
  注3:美国实行以个人和公司所得税、消费税、地产税等直接税为主的税制,收入和财产分布基尼系数的扩大,会削弱税基。二战以后,美国的GDP全球占比很长时间都在30%左右,最高年份是1985年的32.32%,现在下滑到24%左右。2000年前,联邦收入的GDP占比平均值为19%,此后,该占比下降到17%左右。
  注4:联邦预算中用于福利支出的部分从1972年的不到7.5%,上升到2000年的10%左右,再上升到2017年的15%左右。从发展趋势来看,美国联邦政府的强制性支出呈现出逐年上升的态势,其中老年人、遗属和残障保险及社会收入保障部分相对比较稳定,而医疗保险和补助部分则从占1962年联邦支出的不足1%,增加到了2016年的近29%。
  注5:日前《日本经济新闻》报道,组装苹果无线耳机AirPods的歌儿声学向供应商表示,计划将AirPods生产线迁往越南。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2次 发图:0张 | 更多 |
作者:四十大妈 时间:2019-01-06 16:32:54
  继续做你的春秋大梦吧!
作者:收钱观音 时间:2019-01-06 17:31:24
  入俭难,工资不减没药可救。
作者:天下有学 时间:2019-01-06 19:51:34
  满篇胡话!如果经济发展就是低人权低工资就可以,广大亚非拉国家不早成发达国家啦?
我要评论
作者:ty_等待黎明307 时间:2019-01-06 19:55:40
  低人权优势,这个概念太搞了。

  工人工资是消费者给的,不是资本家给的,工运人权活动家非要将其提升到搞笑的地步,消费者当然不愿意了。全球化正是给了消费者一个摆脱这种不合理工资水平的机会。

作者:小猪维罗 时间:2019-01-06 19:57:45
  哪来的全球化陷阱?而是美国太贪婪
我要评论
作者:小猪维罗 时间:2019-01-06 20:00:56
  印第安人用黄金珠宝毁了海上霸主葡萄牙和西班牙,明末东林党用懦弱废了八旗子弟,慈禧用中国人血肉毁了大英帝国,总师继承了慈禧凯公遗志,用三农和大下岗废了美国
作者:ty_等待黎明307 时间:2019-01-06 20:27:19
  整篇有些地方就是扯淡,被美带到连路都不会走了。比如中国这个所谓的“低人权优势”。

  记得美国总统在一次企业聚会上曾经质问库克,为什么不在美国生产iphone?库克回复,只有在中国才随时找到足够的生产技术人才。在美国?只怕找到的技术员人数还不如在座人数多。美国最优秀的人才都搞金融搞法律了,工程技术?算上移民的留学的都不到中国的1/6。这叫“低人权优势”?作者只怕和美国人一样,到现在都没明白自己输在哪。还想赢贸易战!
  • 天下有学: 举报  2019-01-06 20:36:54  评论

    评论 ty_等待黎明307:白皮靠运气和野蛮滋润活了500年,该被打回原形了!
  • ty_等待黎明307: 举报  2019-01-06 20:42:11  评论

    评论 ty_等待黎明307: 本来美国重视工业,最优秀的学生搞工程,但后来被华尔街带坏了。玩金融,各种忽悠投资者,或者利用金融武器洗劫别国经济,玩法律当讼棍,吃原告拿被告狂吸血。这种社会氛围,肯踏踏实实搞工业?搞得了工业?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ty_等待黎明307 时间:2019-01-06 20:37:20
  现代工业化产业链体系需要海量的工程技术人才,不是什么“低人权优势”。否则非洲南亚早就“工业化”了。那里的工资更低得多。反过来说,美国的去工业化其实怪不到中国头上,因为最优秀的学生都搞金融搞法律了,来钱快又舒服。差些的当医生,几乎是最渣渣的才搞工程技术方面,还得是肯吃苦那种才可能成才。

  本文作者和美国总统一样,一脑子的浆糊。美国总统这脑子还想打赢贸易战?



作者:世间回眸 时间:2019-01-06 21:14:41
  此文根本没有搞清楚问题的根源,倒是帮着美国来指责中国。美国经济全球化的本意是既想不劳而获剥削别国,又想控制市场,让别人始终当苦力。中国的出现打破了美国的如意算盘,那只能怪美国的大老板和决策者利欲熏心,蒙蔽了自己。现在胡搅蛮缠,污蔑中国“低人权”,怎么不说美国人既懒又贪呢?天下之事,说破大天,不劳而获总是不能长久的!
作者:xiaobigang 时间:2019-01-06 21:18:33
  和平演变的节奏
作者:天道轮回中 时间:2019-01-06 21:43:50
  这么长。
作者:君星落尘 时间:2019-01-06 22:02:48
  贸易战没有赢家,特朗普先生错了。
作者:ZHANG737G 时间:2019-01-07 18:02:33
  用“虚假新闻”来妖魔化中国只会让世界变得更危险、更悲惨。美国打着“航行活动自由”的旗号对中国南海的挑衅可能会导致军事冲突,更会使美国、中国以及其他国家人民的性命面临危险。

  英国最后一任港督彭定康(Chris Patten)痛苦地发现,中国太大了,其他国家很难威胁到它。美国及其同盟应该做有利于自己的事情:与中国合作,让世界变得更美好。

  冲突绝不会带来利益。越在军事上花钱,改善人民生活的支出就越少。
作者:ZHANG737G 时间:2019-01-07 18:05:40
  中国七十年发展----十大动力!

  1;国家统一;
  2;社会主义制度;
  3:工业化;
  4;人民勤劳;
  5:党的领导;
  6:人口红利;
  7:土地财政;
  8:投资拉动;
  9;开放出口;
  10:学习型社会。
作者:ZHANG737G 时间:2019-01-07 18:07:19
  低人权优势-----那印度还不世界第一了???
作者:胖瑞宝 时间:2019-01-07 18:23:44
  楼主说川普上台美国经济超级好,就凭这句就知道你是个水货!美国都快给川普玩坏了还好个几把
作者:远古木道 时间:2019-01-07 18:27:39

  
作者:向工工作室 时间:2019-01-07 19:26:59
  祖国加油
作者:compatible1 时间:2019-01-07 20:04:14
  中国制造2025是中国摆脱美国的要挟,独立自主的开始。至于美国想要撤出其高端制造在中国。那就从苹果,5g开始吧
作者:compatible1 时间:2019-01-07 20:10:01
  美国的苹果已经开始从中国市场撤退了。苹果就是美国科技的缩影。美国已经下坡路了。
作者:ty_失落的龟色 时间:2019-01-07 20:51:08
  如果中国修正“低人权+强政府”发展模式,让市场起决定性作用,自觉融入世界,不再片面追求贸易顺差,允许他国可以利用中国市场搞国际大循环,让全世界分享中国巨大市场所带来的利益。


  这应该是楼主要表达的思想:中国把国门打开,不准关门。
作者:一影2019 时间:2019-01-07 20:59:20
  @ZHANG737G 2019-01-07 18:05:40
  中国七十年发展----十大动力!
  1;国家统一;
  2;社会主义制度;
  3:工业化;
  4;人民勤劳;
  5:党的领导;
  6:人口红利;
  7:土地财政;
  8:投资拉动;
  9;开放出口;
  10:学习型社会。
  -----------------------------
  11、公痴掩护(马上崩溃)!
作者:攻占联合_国大门 时间:2019-01-07 21:03:02
  在二战结束的1945年美国经济总量占全球经济比重超过60%,工业生产能力超过全球的50%。
  如果不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他捞了全球,美国人有什么了不起?投机取巧一时得利,百年树人才是国家良方。
作者:攻占联合_国大门 时间:2019-01-07 21:09:02
  低人权优势?观点独特只是说法不好。应该是甲人权优势。像钢铁侠一样,人不出甲,优势强大。外国人权大到出离盔甲,是找死的节奏。中国的甲人权更利国利民,欧美的胀人权是自讨苦吃。
作者:罗冬林 时间:2019-01-07 22:42:24
  分析周密客观中肯的第一天涯贴。??
我要评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