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高政治學 川普「矮化」對手 深諳政壇潛規則(转载)

楼主:关注一下你 时间:2020-02-18 21:37:49 点击:920 回复:1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民主黨難推共主。圖為2016年9月兩人在紐約市參加九一一事件紀念大會。(Getty Images)

  川普總統愛嘲笑政敵的身高,以此「矮化」他們;他其實是把它當武器,因為身高似乎是美國政壇的總統潛規則,身材高人一等通常較容易入主白宮。

  法新社報導,身高190公分的川普近來在推文與訪問中,卯足全力攻擊在民主黨總統初選站穩腳跟的前紐約市長彭博,稱身高173公分的彭博是「迷你麥克」,還說彭博參加民主黨初選辯論時,要求站在箱子上墊高。

  這並非川普頭一次炒作身高話題羞辱別人,他曾用「矮小」來攻擊他看不順眼的國會議員,包括先前主導彈劾他的民主黨眾議員謝安達等人。

  川普似乎意識到身高在美國很重要,這並非空穴來風。歐巴馬、布希父子、柯林頓、雷根等美國前總統身高都超過180公分。

  美國人似乎對領導人身高十分執著,根據Google的搜尋紀錄,2016年共和黨總統參選人一場辯論會,最熱門搜尋關鍵字不是政策,而是佛羅里達州前州長傑布.布希的身高,他有191公分。

  研究身高如何影響美國人投票的奧古斯塔大學政治科學家莫瑞表示,人們偏好較高的領袖,覺得高人一等比較有力量,這不只是美國獨有的現象。

  175公分的日本首相安倍晉三、184公分的以色列總理內唐亞胡,都高於他們國內男性平均身高。

  總體來說,身材較高的人確實容易在政治上高人一等,也在各行各業享有優勢,荷蘭學者布恩表示,有壓倒性證據證明,在任何國家中,「高個子較容易取得組織中較高的位置」。

  莫瑞則說,至少以全國水準來看,身高是美國女性固有的問題,因為對尋求強壯領袖的選民而言,她們的體態看起來難以「令人敬畏」。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8次 发图:3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关注一下你 时间:2020-02-18 21:50:15
  很难想象一个大国总统大庭广众之下居然骂自己的对手个矮~
作者:沙恩霍思特 时间:2020-02-18 21:50:32
  在乎身高那是因为都是选秀选出来的,拿破仑可能没机会,不过人家有真本事不在乎这个
我要评论
作者:高尚人士 时间:2020-02-18 22:04:27
  这其实是一种心理暗示:特朗普是纯种的美国人。
  虽然有点滑稽,但符合选民的口味。
我要评论
楼主关注一下你 时间:2020-02-18 22:12:34
作者:xxxhhhyyyttt 时间:2020-02-18 23:09:54
  好图
楼主关注一下你 时间:2020-02-18 23:21:22

  
  一个不成熟的大国总统他的手和身材不成比例好像怪胎一样~
作者:二郎神额眼 时间:2020-02-19 00:45:13
  这种叫情绪政治,是非理性的,这是票选政治的特点
  打个生活中的例子,我长期用某丰快递,有天接单小哥时间上出了差错,刚好当天烦事多心情不好,投诉,但对只是口头道歉处理的客服不满意。于是下次换了另一快递公司,结果发现新的快递公司服务也一般,关键速度比其丰慢。
  冷静想想其实某丰只是一时出错刚好撞枪口,才会让人做出不理智选择。票选政治很喜欢在投票前搞出各种事件,也是这个道理,用于吸引大量情绪选票
我要评论
作者:正能量论道 时间:2020-02-19 02:12:50
  美国第28届总统伍德罗·威尔逊说:美国“这个国家的发展和我们所有的经济活动完全掌握在少数人手中。我们已经陷入最糟糕的统治之下,一种世界上最完全最彻底的控制。政府不再有自由的意见,不再拥有司法定罪权,不再是那个多数选民选择的政府,而是在极少数拥有支配权的人的意见和强迫之下的政府。这个国家的很多工商业人士都畏惧着某种东西。他们知道这种看不见的权力是如此的有组织、如此的悄然无形、如此的互锁在一起、如此彻底和全面,以至于他们不敢公开谴责这种权力”。

  因为是他亲自签署了《美联储法案》,后来临终前悔恨地承认:“我在无意之中摧毁了我的国家”,他说自己受到了“欺骗”!
作者:正能量论道 时间:2020-02-19 02:21:38
  @关注一下你 2020-02-18 21:50:15
  很难想象一个大国总统大庭广众之下居然骂自己的对手个矮~
  -----------------------------
  美国第28届总统伍德罗·威尔逊说:美国“这个国家的发展和我们所有的经济活动完全掌握在少数人手中。我们已经陷入最糟糕的统治之下,一种世界上最完全最彻底的控制。政府不再有自由的意见,不再拥有司法定罪权,不再是那个多数选民选择的政府,而是在极少数拥有支配权的人的意见和强迫之下的政府。这个国家的很多工商业人士都畏惧着某种东西。他们知道这种看不见的权力是如此的有组织、如此的悄然无形、如此的互锁在一起、如此彻底和全面,以至于他们不敢公开谴责这种权力”。

  因为是他亲自签署了《美联储法案》,后来临终前悔恨地承认:“我在无意之中摧毁了我的国家”,他说自己受到了“欺骗”!
我要评论
作者:sunmin728 时间:2020-02-19 09:20:10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