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思云:小评张纯如女士的《被遗忘的大屠杀》

楼主:ID_张三 时间:2004-11-19 04:03:00 点击:15581 回复:36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 下页  到页 
张三按:已故张纯如女士的《南京暴行:被遗忘的大屠杀》,是一部激情洋溢的作品,对于在英文世界唤醒西方人对南京大屠杀的记忆,是有很大贡献的;一个不懂中日两国文字的美国人,对这样一个需要大量原始人证、物证的重大事件进行调查,也是一件非常让人感动的事情。但是这并不等于说,这就是一部严肃的历史著作;甚至也不等于说,作者就是带着严肃的学术态度,- 象有些中国学者说的那样,- 进行此书的写作的。1998年7月, 《旧金山纪事报》发表了查尔斯.巴勒斯的综述,对《南京暴行:被遗忘的大屠杀》提出了批评,指控张纯如在一些地方刻意造假,比如把一张日军在南京大屠杀前拍摄的宣传所谓“友好”的图片,经过剪切,用来作为大屠杀中,被抓慰安妇的证明。该年8月30日,张给《旧金山纪事报》写了一封没有被发表的长信,内容并不为自己的行为道歉,反而指责纠缠“照片细节”,目的是妄图从根本抹杀南京大屠杀。这也是在讨论中,一些自称的“学者”的典型思维方式。不质疑30万死亡人数,就是客观;质疑了30万,就是妄图抹杀。但是历史是科学,科学来不得半点虚假。不管什么动机,都不应该进行伪造;不管什么动机,都可以对事实错误进行指控。科学是在怀疑中进步;观点和事实,一个主观一个客观,是不容混淆的两码事情。政治正确,并不自动带来事实正确;政治不正确,也并不自动带来事实不正确。用情绪代替理性,用想象甚至谎言来代替真实,纵然可以流行一时,但必然在历史长河中,失去其价值。
  
  (张信见http://vikingphoenix.com/public/rongstad/news/bamr/changletter.htm)
  
  -
  小评张纯如女士的《南京暴行:被遗忘的大屠杀》
  
  林思云
  
  张纯如女士的《南京暴行:被遗忘的大屠杀》,是一本引起不少“争议”的畅销书。最近张女士不幸去世,又引起人们对她这本书的讨论。这里小谈几点我个人对这本书的看法。
  
  首先我注意到张纯如的语言问题。南京大屠杀是中国和日本之间发生的事情,所以研究南京大屠杀的学者,应该懂得中文和日文这两种语言,才能查阅第一手的原始文件和资料。可是张纯如不仅不懂日文,就是中文,她也不能读懂中文资料,需要别人为她翻译。试想,一个不懂中文和日文的外国人,来写一本揭露发生在中日两国之间的“历史真相”,却无法阅读中文和日文的原始文件和资料,不免让人担心。
  
  我还注意到张纯如女士缺少必要的实地考察。张女士为了写成《南京暴行:被遗忘的大屠杀》一书,于1995年7月到南京考察了25天左右,但并没有听说张纯如到日本考察采访过。写这样一本揭露历史真相的书,在中国只考察了25天,自然是嫌短了一些,但也还说得过去;而不到日本去实地调查,从对历史认真负责的态度上来看,未免有点说不过去。
  
  日本战败投降后,战前的很多档案资料都已经公开了,关于南京大屠杀的人证物证应该可以找到一些。如果张女士来日本调查一番,应该会有不小的收获。有人说:日本右翼会阻挠南京大屠杀的调查。如果是那样,那就更应该去日本了,亲身体验一下日本右翼是怎样阻挠她对南京大屠杀的调查,把这些写入书中,岂不是更有说服力?
  
  也正是因为张纯如没有去日本实地考察,造成她的书中对日本的描述,出现很多“低级错误”,也就是作为一个“学者”不应该犯的基本错误。这里分析一下张女士在《序言》中的几段有关当代日本的叙述吧。
  
  张有关日本的叙述A:“日本恐怖的气氛阻止了关于南京暴行的公开的和学术上的讨论,进一步压制着人们对事件真相的了解。在日本,如果表明自己对中日战争的真实看法,他可能会,也一直会受到失业的威胁,甚至生命威胁。”
  
  对于张的这段话,在日本生活过一段时间的人,都会明白她的这种说法毫无根据。第一,日本不存在什么“恐怖的气氛”,尽管不时有右翼人士示威游行,但这在民主和言论自由的国家是很正常的事,和“恐怖的气氛”毫无关系;第二,我没有听说过有一个日本人,因为表明了自己对中日战争的真实看法,而遭到失业的迫害。张女士本人也没有例举出一个实例,来证实确实有日本因为表达自己对中日战争的看法而遭到失业的迫害。
  
  张有关日本的叙述B:“在这种危险弥漫的气氛下,许多严谨的学者都不敢为进行这方面的研究去日本查找档案。的确,我在南京听说,因为担心遭遇不测,中国很少允许学者访日。在此情形之下,对于外国人来说,要想接近日本关于南京暴行的档案材料是十分困难的。”
  
  张女士的这段话,更有点“造谣”的嫌疑了。中国学者不敢到日本去查档案,因为担心遭遇不测,以至于“中国很少允许学者访日”,这些话真象是“天方夜谭”的故事。就是中国人,恐怕也不会相信。
  
  张有关日本的叙述C:“在德国,如果教师在历史课上删去大屠杀部分,将是违法行为,而日本人在几十年来一直把课本中南京大屠杀的材料有系统地清除得一干二净。他们从博物馆拿走南京大屠杀的照片,销毁原始的资料,从大众文化中抹去任何关于大屠杀的痕迹。”
  
  张女士显然从来没有看过日本的课本。我亲眼看过好几种日本的中学课本,里面都有关于“南京事件”或“南京大屠杀”的介绍。也正是因为日本的课本有这样的内容,后来才有右翼提出要修改教科书。日本NHK拍摄的历史系列片《20世纪的映像》,也提到了南京大屠杀的问题。
  
  张有关日本的叙述D:“甚至一些受尊敬的日本历史教授也加入右翼势力,进行他们认为是为国尽忠的工作:怀疑、诋毁关于南京大屠杀的报道。”
  
  日本历史教授进行“为国尽忠”的工作,真是让人哭笑不得的描述。“怀疑”关于南京大屠杀的报道,这是任何一个人的权力,为什么谴责别人对一件事进行“怀疑”呢?
  
  张有关日本的叙述E:“本书无意评判日本人的性格特点,也不打算分析做出暴行的民族之基因构成。本书探寻的是为什么文化的力量能把人变成恶魔,能撕去那层使人成其为人的社会约束的表皮,同时文化的力量也能加强这种约束力。”
  
  张女士说的“为什么文化的力量能把人变成恶魔”,也就是说日本的文化把日本人变成恶魔吧。但是张女士在对日本文化或日本人作出这些评论以前,最好到日本来实地看一看,实地考察一下日本的文化有什么魔力,能够把人变成恶魔。中国在文化大革时期,也出现过很多残暴事件,比如女学生把老师活活打死,还有吃人肉等,这也算是魔鬼的行为吧。如果外国人通过中国的这些事件,来论述中国文化把人变成恶魔,中国人恐怕也不会同意吧。
  
  张有关日本的叙述F:“为澄清真相,每一种尝试都注意到日本人作为一个民族,是如何安排、培育和维护他们集体性的健忘症,甚至是在这一时期面对其所做所为时完全赖帐。面对历史,他们的回应不仅仅是在本应留下痛苦记录的历史书上留下空白。事实是,日本的学校教育中没有关于日本军队在中日战争中最丑恶方面的内容。与之相反,他们精心伪装,编造神话,把日本发动战争的角色转换为战争受害者的角色。在广岛和长崎爆炸的原子弹给日本人民带来的恐怖帮助这种神话去代替历史。”
  
  张女士批评日本“精心伪装,编造神话,把日本发动战争的角色转换为战争受害者的角色”,可是却没有一个实例,用来证明日本怎样“伪装”,又编造出什么样的“神话”。在没有日本编造“神话”具体证据的情况下,断然进行这样的批评,不应是一个负责任学者的行为。
  
  我上次说过,中国人擅长吵架,却不太懂“辩论”和“说理”的技巧,动不动就要和人吵架。张女士这本书的基调似乎是一部为了与日本右翼进行“吵架”的书,而不是一部为了与日本否认南京大屠杀的右翼,进行“辩论”或“评理”的书。如果说张女士是中国的英雄,那就是中国的吵架英雄吧。
  
  我无意否认南京大屠杀,我很希望中国有人好好去研究一下南京大屠杀,但不赞成张纯如女士这样的感情用事的研究方法。
  
  
  
  附录
  
  《南京暴行-被遗忘的大屠杀》导言
  
  张纯如
  
  
  人类同胞相残的历史是一个漫长而凄惨的故事。倘若在这些恐怖的故事中存在着不同程度的暴行的话,那么,没有几次劫难能在程度和范围上与二战期间的南京暴行相比。
  
  在美国人眼中,第二次世界大战是在1941年12月7日开始的,这一天日本航空母舰所载的飞机袭击了珍珠港。欧洲人把二战开始的日子定在1939年9月1日,这一天希特勒的空军和装甲部队闪电般地袭击了波兰。在非洲人看来,二战开始得更早些--1935年,墨索里尼入侵阿比西尼亚(现称埃塞俄比亚--译注)。对于亚洲入来说,战争的开始则必须要追溯到日本对东亚军事控制的第一步--1931年侵占满洲。
  
  正像希特勒德国在5年后所做的一样,日本用高度发达的军事力量和种族优越感,着手建立其统治邻邦的权力。日本人很快攻占满洲并建立“满洲国”政府,该政府表面是在他们使用的“傀儡“--一个早被废黜的皇帝的统治之下,实际上是在日本军方的控制之中。4年后,也就是1935年,察哈尔和河北部分被占领;1937年,北京、天津,上海和南京相继沦陷。对于中国人来说,整个30年代是十分艰难的。
  
  的确,直到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日本人才最后从中国的土地上撤走。
  
  毫无疑问,日本军队统治的14年有无数难以描绘的残暴事件。在许多曾遭受侵略者铁蹄践踏的城市和村庄中究竟发生过什么,我们永远无法了解清楚。有枣味的是,我们知道发生在南京的故事,是因为一些目睹了这场灾难的外国仑车当时把消息告诉了外界,一些中国人也侥幸生存下来,成翟目击证人。如果说有什么事件可以做为例证,揭露日本狂妄的军事冒险主义表面下的纯粹邪恶,那就是他们在南京犯下的暴行。本书讲述的就是这一故事。
  
  除了在日本人之间,南京暴行的大致情况已是无须置辩的。1937年11月,日本侵占上海后,马上对新建不久的中华民国首都南京发起了大规模的进攻。1937年12月13日,霹京沦陷,日本士兵在这里开始了一场人类.历史上前所鲜见的囊暴屠杀。数万名年轻人被包围着驱赶到城外,然后被日军用机枪扫射,有的则被当作刺刀练习的活靶子,或是被浇上汽油活活烧死。一连几个月,南京城的街道上堆满了尸体,到处弥漫着腐烂的人肉臭味。多年以后,远东国际军事法譬叩专家们估计,自1937年末至1938年初,南京大约有超甚260,000名非战斗人员死于日军手中,还有专家认为这一数字超过350,000。
  
  本书仅对日本人在南京的残暴行径予以最朴素曲概述,因为本书的目的并不是以量化的记录来评价这桩人类历史上的暴行,而是旨在弄清事实,吸取教训而使警钟长鸣。然而,程度上的差别常能反映类别的不同,为了帮助读者了解60年前在一个被称作南京的城市里发生的大屠杀的程度,我必须耍举出一些统计数字。
  
  一位历史学家曾估算,如果把南京死难者的手连接起来,可以从南京一直拉到杭州,足有200英里长。他们的血登总重可达1200吨,他们的尸体可以装满2500节火车车厢。
  
  仅从死难者的数字看,南京的暴行超过了历史上许多最残暴的屠杀。罗马人在迦太基屠杀了150,000人;天主教军队在西班牙宗教法庭大开杀戒(1543年西班牙宗教法庭将数以万计再洗礼教派教徒在火刑柱上烧死。--编注);还有帖木儿,他于1398年在德里处死了10万名囚犯,并在1400年和1401年在叙利亚修建了两个头骨塔,但相比之下,日本人则大大超过之。
  
  的确,即使与历史上最具破坏性的战争相比,南京的暴行也足以代表最可怕的种族灭绝的行为。为更好地想象这个比较值,我们还必须了解基他一些统计数字。南京的死难者总数--仅仅是中国的一个城市--就超过一些欧洲国家在整个战争中的平民死亡总数。(英国平民死亡总数为61,000,法国为108,000,比利时101,000,荷兰是242,000。)有人把飞机轰炸当作大规模破坏中最可怕的武器之一,但即使是历史上最猛烈的空袭也比不上南京的屠杀。英国人轰炸德累斯顿,引起了一场大火,当时国际上接受的死亡数字为225,000人,但更客观的统计为6万人,另至少有3万人受伤。南京遇难的人数则要多得多。确实,不管是用最保守的数字--26万,还是用最高的35万,南京死难人数比美军轰炸东京所造成的伤亡人数(约80,000-120,000人死亡)要多得多,甚至比在广岛和长崎两次爆炸原子弹造成的死亡人数(分别为14万和7万)的总和还要多。看到这些,怎不令人震惊?
  
  我们不仅应当记住南京的暴行中的死亡人数,还应该记住他们被杀害的残忍手段。中国的男人在日军的刺刀训练和砍头比赛中被当成活靶子。估计有20,000-80,000名中国妇女遭到强暴。一些日本兵在强奸了妇女之后,剖开她们的肚子,切掉她们的乳房,把她们活活地钉在墙上。还当着家人的面,父亲被日本士兵逼迫奸污女儿,儿子被逼奸污母亲。日军不但每天例行活埋、阉割、器官切除,烤人肉等暴行,还尝试种种穷凶极恶的折磨手段。比如,在人的舌头上穿上铁钩把整个人吊起来,或是将人埋入深至腰部的土坑,再看着他们被德国牧羊犬撕碎。此情此景实在是令人惨不忍睹,就连南京城中的纳粹觉徒也感到恐怖,有人就称这场屠杀是“野兽机器“的工作。
  
  但是,南京的暴行一直是一个鲜为人知的事件。与在日本爆炸原子弹和在欧洲犹太人遭到屠杀不同,南京大屠杀的血腥恐怖很少为亚洲以外的人们所了解。美国出版的多数历史文献都没有注意这次大屠杀。在对美国中学历史课本进行的一次彻底检查中,发现只有寥寥几本提到了南京的暴行。美国公众所读的综合的、或“权威“的二战历史著作中,也几乎没有一本详细地记述南京大屠杀的。例如,《美国二战图片史》(1966)是连续多年最畅销的单本二战图片史图书,但其中没有关于南京大屠杀的一幅照片,甚至连一个字也没有。在共计1065页的温斯顿*邱吉尔的著名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回忆录》(1959)中,找不到有关南京大屠杀的一个字,在共947页的亨利*米歇尔的经典名作《二战风云录》(1975)中也是如此。在长达1178页的格哈特*温伯格的巨著《战火中的世界》(1974)中,南京的暴行仅仅被提到两次。只是在998页的罗伯特*莱基的《来自魔鬼:二战纪实》(1987)中,我才发现一段关于这次大屠杀的记载:“希特勒的纳粹所做的一切使其胜利蒙羞的事情没有哪一件能比得上松井石根将军手下的日本士兵“。
  
  我是在自己还是个小女孩时第一次知道南京的暴行。故事是我的父母讲给我听的。他们曾经历多年的战争和革命年代,后来才在美国中西部的一个大学城当上了教授,有了一个安定的家。他们是在二战时期的中国长大,战后又随着家人逃亡,先是到台湾,最后到美国的哈佛大学攻读理科。30年来,他们平静地生活在伊利诺伊州的尚佩恩一厄巴纳,置身学术界,从事物理和微生物学方面的研究工作。
  
  但他们从未忘记中日战争的恐怖,他们也希望我不会忘记。他们尤其是希望我不会忘记南京的暴行。我父母没有亲眼目睹南京的暴行,但他们在很小的时候就听说了,后来又告诉了我。他们说,日本人把婴儿撕成两半,甚至三块、四块,有一段时间长江水都被血染成红色。因为愤怒,他们在向我述说时声音颤抖起来。他们认为,南京大屠杀是日本人在这场杀害了上千万中国人的战争中所犯下的一次最丧心病狂的罪行。
  
  在我整个童年时期,南京大屠杀是一个无法言明的邪恶的代名词,深深地藏在我的脑海中。但是,在我印象中的南京暴行缺乏具体的细节和范围,也很难区分究竟是传说还是历史。中学时,我寻遍了当地的图书馆,想更多地了解这次大屠杀的情况,但一无所获。我觉得很奇怪:如果南京的暴行真是那么骇人听闻,真的像我父母坚持说的是人类历史上一次最残酷的屠杀,那为什么没有把它写下来?作为一个孩子,当时的我并没有想到去伊利诺伊大学浩瀚的图书馆系统继续调查,我对这件事的好奇心也很快溜跑了。
  
  南京的暴行再次闯入我的生活几乎是在20年之后了。这时的我已为人妻,作了一名职业作家,在加州圣巴巴拉过着平静的生活。听一个搞电影片的朋友说,有几个东海片的制片人最近完成了一部关于南京暴行的纪录片,但由于搞不到资金,无法进行宣传和发行工作。
  
  这位朋友的话重新激起了我的兴趣。不久,我就同两个纪录片制片人谈起了这个题目。一位叫邵子平,是华裔美国人社会活动家,曾在纽约为联合国工作,是纪念南京大屠杀死难同胞联合会的上届主席,协助制作过录像带《马吉的证言》。另一位是汤美如,一位独立的电影制片人,曾与崔明慧合作了专题片《以天皇的名义》。邵子平和汤美如介绍我进入一个社会活动家的圈子里。他们大多是第一代的美籍或加籍华人,像我一样,都认为应当在所幸存的受难者去世以前,把南京暴行的真相记录下来并公诸于众,直至讨回南京浩劫的赔偿。还有人要把他们对战争的记忆传给子孙后代,以免后人在被北美文化同化的过程中,忘却自己的历史遗产中的这一重要部分。
  
  近年来,在华人集中的城市中心地区--像旧金山的海湾区,纽约,洛杉矶,多伦多和温哥华--华人活动家组织着各种会议和教育活动,宣传有关日本人在二战中所犯下的罪行。他们在博物馆和学校里展出关于南京大屠杀的电影、录像和照片,在国际互联网上传播事实和图片,还在像《纽约时报》一类的报纸上发表整版的关于南京大屠杀的公告。一些社会活动团体还利用科技,巧妙地通过一个键钮就能将信息传送到世界各地超过25万名读者的面前。
  
  1994年12月,我参加了一个纪念南京暴行死难者的会议,该会由亚洲保护二次世界大战历史全球联盟提供赞助。这时,我儿时记忆中的南京大屠杀已不是什么民间传说,而是实实在在的历史。这次会议是在加州圣何塞城郊的库帕提诺举行。会议组织者在大厅里展放着海报大小的南京暴行的照片--这是我一生中所见到是最可怕的照片:虽然我从小就听到许多关于南京大屠杀的事,但我对这些照片毫无思想准备--完全黑白的图片:被砍下的人头,被刺刀剖开的肚肠,赤裸裸的妇女在强暴者的逼迫下摆出淫荡的姿态,她们脸上扭曲的痛苦和耻辱的表情令人刻骨难忘。
  
  在一个眩晕的瞬间,我陡然明白生命和人类的经历本身都是如此脆弱。我们从小就知道死亡是什么。任何人都会被卡车或巴士撞倒,生命随之在刹那间消失。如果没有某种宗教信仰,我们会认为这样的死亡是毫无意义也不公正的对生命的剥夺。但我们也知道,大多数人都尊重生命和死亡的过程。如果你被一辆巴士撞了,也许有人会乘你受伤的时候偷走你的钱包,但更多的人会来帮你,抢救你宝贵的生命矗有人会拨急救电话,有人会奔跑到街上叫当班的警察,还有人会脱下大衣,叠起来垫在你的脑后。这样,即使这是你生命的最后时刻,你也能从这些很小却很温暖的事情中感受到他人的关心。挂在库帕提诺墙上的照片却展示了千千万万的生命会因他人的狂妄念头而遭到毁灭,而这种死亡在第二天就变得毫无意义。更重要的是,那些带来死亡(即使是难以避免的,也是人类历史上最骇人的一幕悲剧)的人竟还羞辱受难者,逼使他们在最大限度的痛苦和耻辱中死去。这样对死亡的残忍的不敬,这样人类社会过程的倒退,将只会缩成历史的一个脚注。除非有人迫使这个世界去记住它,否则它就像计算机程序中的一个无害的小错,也许会,又也许不会引起任何问题。想到这里,我感到一阵心悸。
  
  在这次大会期间,我得知有两本关于南京大屠杀的小说已经完成:《天堂之树》和《橙雾帐篷》,另外还有一部关于大屠杀的画册《南京的暴行:一段无法否认的图片史》。但直到那时,还没有人用英文写出一本关于南京暴行的长篇叙事纪实的著作。在对大屠杀的历史进入更深入的研究之后,我发现,写作这样的一本书所需要的材料其实一直就有,在美国就可以找到。美国的传教士、记者和军官在日记、胶片和照片中记下了他们对这一事件的看法,以供后人参考。但为什么没有一位美国作家或学者利用这些丰富的原始资料去为南京大屠杀写出一部纪实作品或一篇论文呢?
  南京大屠杀为什么在世界历史上受到冷遇是一个奇特的谜。不久,我想我找到了部分答案。南京的暴行之所以不像犹太人遭到的大屠杀或广岛原子弹爆炸那么举世皆知,是因为受难者自己在保持着沉默。
  
  但是,一个答案的出现又会引发新的问题。我又在想,为什么南京暴行的受难者没有发出呼吁正义的呐喊呢?或者,假如他们曾发出了呐喊,为什么他们所遭受的苦难得不到承认
  呢?我渐渐明白,这种沉默的幕后操纵者是政治。由于冷战的诸多原因,有关各方共同造成了对这一事件的历史性忽略。1949年以后,新中国和台湾都没有向日本要求战争赔款(像以色列不要德国赔款一样)。面对苏联和中国的“威胁“,美国急于得到它从前的敌人日本的友谊和忠诚。这样,冷战的紧张态势使日本逃避了许多严历的惩罚,而它的战时同盟国却没有逃脱。
  
  另外,日本恐怖的气氛阻止了关于南京暴行的公开的和学术上的讨论,进一步压制着人们对事件真相的了解。在日本,如果表明自己对中日战争的真实看法,他可能会,也一直会受到失业的威胁,甚至生命威胁。(1990年,日本长崎市长本岛均说,日本裕仁天皇对战争负有一定责任。他因此被一名枪手射中胸部,差点死掉。)在这种危险弥漫的气氛下,许多严谨的学者都不敢为进行这方面的研究去日本查找档案。的确,我在南京听说,因为担心遭遇不测,中国很少允许学者访日。在此情形之下,对于外国人来说,要想接近日本关于南京暴行的档案材料是十分困难的。另外,虽然近年来有一些参加南京暴行的日本老兵冒着被排斥乃至死亡的威胁,将他们的故事公诸于众,但大多数人并不愿接受采访。
  
  在写作本书期间,使我困惑和气愤的是,顽固的日本人拒绝承认自己的过去。不单单是因为日本交出的战争赔款尚不及德国赔偿战争受难者的百分之一;也不仅是因为大部分纳粹分子即使没有因其罪行受到监禁,也至少是被迫退出公开的社会生活,可是在战后,许多日本战犯继续在工业和政府部门担任要职;也不仅是因为这样一个事实:在德国不断向大屠杀的受难者表示歉意的时候,日本人却在东京膜拜战犯--一位在战争中受到日本迫害的美国人把日本人的行动形容为:这在政治意义上相当于“在柏林中心为希特勒建造一个大教堂“。
  
  尽管证据确凿,日本许多知名的政治家、学者和工业巨子仍顽固地二口咬定,南京大屠杀从未发生过。在进行本书漫长而艰辛的工作时,他们的态度一直激怒着我。相形之下,在德国,如果教师在历史课上删去大屠杀部分,将是违法行为,而日本人在几十年来一直把课本中南京大屠杀的材料有系统地清除得一千二净。他们从博物馆拿走南京大屠杀的照片,销毁原始的资料,从大众文化中抹去任何关于大屠杀的痕迹。甚至一些受尊敬的日本历史教授也加入右翼势力,进行他们认为是为国尽忠的工作:怀疑、诋毁关于南京大屠杀的报道。在专题片《以天皇的名义》中,一个日本历史学者用这样的话来否认南京暴行:“即使有二三十人被杀,日本方面也会非常震惊。那时,日本军队一直是模范部队。“正是因为某些日本人有预谋地企图扭曲历史,我才强烈地感到写作本书的必要。
  
  除了以上这一因素,本书也是对一些完全不同的观点的回答。近年来,人们努力地试图迫使日本为其行为的后果承担责任,这种努力被称作“打击日本“。但更重要的是,如果把对日本人在特定时间和地点所作所为的谴责看作是对整个日本民族谴责,那么,这不仅会伤害在这次灾难中丧生的南京的男女老少,也伤害了日本人民。本书无意评判日本人的性格特点,也不打算分析做出暴行的民族之基因构成。本书探寻的是为什么文化的力量能把人变成恶魔,能撕去那层使人成其为人的社会约束的表皮,同时文化的力量也能加强这种约束力。今天的德国是一个很不错的地方,是因为犹太人没有让这个国家忘记60年前发生的事情。由于认识到奴隶制丑恶,并在100多年的种族隔离之后解放了奴隶,美国南部也是一个相当不错的地方。除非日本向世界和自身承认自己在半个世纪前所做所为的错误,它的文化将不会进步。实际上,我惊喜地发现,有很多海外日本人也参加了关于南京暴行的会议。正如其中一个人所说:“我们想同你们了解得一样多。“
  
  本书叙述的是两个相互关联却又不尽相同的暴行。一个是南京的暴行本身,讲述的是日本人怎样清洗敌方首都数十万无辜的平民。
  
  另一个是关于掩盖事实,讲述了日本人如何在国际社会的缄默姑息之下,企图从公众意识中抹煞整个大屠杀,进而剥夺被害者在历史上的应有地位。
  
  本书第一部分“大屠杀的历史“的结构在很大程度上受到《罗生门》的影响。这是一部由日本作家芥川龙之介的短篇小说《在竹林中》改编的电影,讲的是10世纪发生在京都的一起强奸谋杀案。从表面上看,这个故事十分简单:一个强盗拦路抢劫一名过路武士友其妻子;妻子被强奸,武士也死了。但当故事中的人物从各种角度出发叙述事情发生的过程时,故事也变得更为复杂起来。强盗,妻子,死去的武士和一个现场目击者对发生的事情的叙述相去甚远。读者就要将所有的叙述集中起来,亲自判断其中的真假虚实,通过这一过程作出主观的也通常是个人臆想的一种较为客观的假想。任何讨论犯罪公正性的课程都应该包括这个故事。它指出了历史的实质。
  
  本书从3个不同的危度讲述南京的暴行。首先是从日本人的角度。讲述了一次有计划的侵略--日军奉命干什么,怎么干,为什么干。第二个是从中国受难者的角度出发,讲述了当政府面对外来侵略无力保护市民时,一个城市的命运。这部分收录了一些中国人的故事,有失败、绝望,也有背叛和生存。第三个是从美国人和欧洲人的角度,作为外来者,这些人至少在中国历史上的一个时刻是英雄。在大屠杀期间,很多西方人士冒着死亡危险帮助中国平民,并向外界发出警报,通报发生在他们眼前的浩劫。在本书关于战后时期的章节中,我们再讨论美国人和欧洲人出于实用主义,对他们曾身临屠杀现场的同胞的话所持的漠然态度。
  
  我这本书的最后部分分析了半个多世纪以来的阴谋企图使南京暴行远离公众的种种势力。我还列出了近年来人们为挑战被歪曲的历史,所做的种种努力。
  
  为澄清真相,每一种尝试都注意到日本人作为一个民族,是如何安排、培育和维护他们集体性的健忘症--甚至是在这一时期面对其所做所为时完全赖帐。面对历史,他们的回应不仅仅是在本应留下痛苦记录的历史书上留下空白。事实是,日本的学校教育中没有关于日本军队在中日战争中最丑恶方面的内容。与之相反,他们精心伪装,编造神话,把日本发动战争的角色转换为战争受害者的角色。在广岛和长崎爆炸的原子弹给日本人民带来的恐怖帮助这种神话去代替历史。
  
  时至今日,面对世界舆论,日本仍拒绝对其战争行为表明悔意。甚至在战争刚刚结束的时候,尽管战争法庭审判一些日本领导人有罪,日本人还是设法逃脱了文明社会的道德审判,而德国人则要为他们在那段梦魇般时期的行为接受谴责。在继续逃避审判的时候,日本人又成了另一桩罪行的主谋。诺贝尔桂冠诗人伊利*威塞尔多年前就曾提出警告:忘记大屠杀就等于第二次屠杀。
  
  我最大的希望是这本书能够激发其他作家和历史学家的兴趣,使他们都能尽早调查、研究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的经历,毕竟,这些来自过去的声音正在逐年减少并终将全部消失。或许更为重要的是,我希望本书能唤起日本的良知,接受对这桩事件应负的责任。
  
  在写作本书的时候,我的脑海里一直浮现着乔治*桑塔亚(1963-1952,西班牙哲学家小说家。--编注)的不朽警句:“忘记过去的人注定会重蹈覆辙“。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
作者:linjie924106 时间:2004-11-19 04:33:14
  恩,真长,有一点看不懂~
  
作者:LZL空心龙 时间:2004-11-19 05:12:55
  不知道会有多少的狗一会叫
作者:周仁 时间:2004-11-19 10:12:35
  LZL空心龙 请注意你的言行!
  还有,讨论大屠杀是个严肃的事情,但是,楼主贴文的目的何在?
   1 表明张的著作非学术性,本人没看过,不好发表评论。想请楼主说明张有没有自称她的作品为学术性的?还有楼主眼中关于大屠杀的学术性作品有哪些?
  
   2 如果林思云可以信赖的话,只能说明张的学术训练欠缺,与南京大屠杀真实存在有何关联?如果林的本意是通过否定张的作品“学术性”从而否定大屠杀的真实存在的话,林思云的“学术性”又在哪里?
  
   3 张已死,南京地下的受害者也不可能复活。作为还苟活人间的,有必要去认真对待这个悲惨的事件,怀着恭敬的心情去看待争议,而非另有目的。希望不会在我们这一代,还有我们的下一代还发生同样的惨剧。
作者:爱若流星 时间:2004-11-19 10:20:55
  作者:周仁 回复日期:2004-11-19 10:12:35 
  ============
  本来想说点什么。不过。看了这位说的话,呵呵,我想我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呵呵。顶一个。。。
作者:周仁 时间:2004-11-19 10:24:39
  还有,关于大屠杀人数的争议,它的本质是什么?
  如果日方指责中国数字夸大,以死亡人数的减少,从而开脱日军的禽兽行为,这种“学术性”可真没有人的味道了。
作者:q42474112 时间:2004-11-19 11:28:24
  首先我注意到张纯如的语言问题。南京大屠杀是中国和日本之间发生的事情,所以研究南京大屠杀的学者,应该懂得中文和日文这两种语言,才能查阅第一手的原始文件和资料。可是张纯如不仅不懂日文,就是中文,她也不能读懂中文资料,需要别人为她翻译。试想,一个不懂中文和日文的外国人,来写一本揭露发生在中日两国之间的“历史真相”,却无法阅读中文和日文的原始文件和资料,不免让人担心。
    =========================================
  西西,多少高人对于美国人西方人编写的历史书推崇备至
  
  甚至信之不疑,那些剑桥中国史的作家们、都是通晓中国文字的吗
  都是在中国实地考察以后才动手写作的吗
  我看不见得
  
  
  
  
    我还注意到张纯如女士缺少必要的实地考察。张女士为了写成《南京暴行:被遗忘的大屠杀》一书,于1995年7月到南京考察了25天左右,但并没有听说张纯如到日本考察采访过。写这样一本揭露历史真相的书,在中国只考察了25天,自然是嫌短了一些,但也还说得过去;而不到日本去实地调查,从对历史认真负责的态度上来看,未免有点说不过去
  ====================================
  南京大屠杀是发生在那里的呢,不上中国来考察上哪里去
  上日本去考察什么,看看当年的杀人凶手自己承认自己的罪行吗
  要是日本人能做到这些,我们还用得着费这劲吗
  日本人考察了多少年,得出什么结论来了
  偏见比无知离真理更远
    
    日本战败投降后,战前的很多档案资料都已经公开了,关于南京大屠杀的人证物证应该可以找到一些。如果张女士来日本调查一番,应该会有不小的收获。有人说:日本右翼会阻挠南京大屠杀的调查。如果是那样,那就更应该去日本了,亲身体验一下日本右翼是怎样阻挠她对南京大屠杀的调查,把这些写入书中,岂不是更有说服力?
  ====================================
  
  日本投降以前,各个部门烧毁档案的大火烧掉的是什么,是他们的台历挂历,厨房流水帐吗
   他们傻还是是某些人傻
    
      
    张有关日本的叙述A:“日本恐怖的气氛阻止了关于南京暴行的公开的和学术上的讨论,进一步压制着人们对事件真相的了解。在日本,如果表明自己对中日战争的真实看法,他可能会,也一直会受到失业的威胁,甚至生命威胁。”
  ================================
  请高人回顾一下
  在日本有多少左翼进步人士遭到过右翼分子的袭击
  当日本的首相说一句承认侵略的话都会受到极大的压力的时候
  居然有人说
  那地方可是很民主的
  
  
  
  
  
  
  
  
作者:q42474112 时间:2004-11-19 11:30:05
  日本不是民主吗
  各种意见不是都可以表达吗
   这个新闻说明的是什么
  
  
  
  日本漫画家描绘日军侵华真相遭右翼分子攻击
  
  
  --------------------------------------------------------------------------------
  
  2004年10月14日 16时09分47秒
  
  
  
  
  
  8月15日,在东京靖国神社,一些日本老兵身穿二战时的军装招摇过市,为军国主义招魂。(新华社资料图 记者马平摄)
  
  
  日本右翼团体“日本皇民党”一辆大型宣传车冲撞中国驻大阪总领事馆(中国新闻网资料图)
  
  
  不久前,在日本年轻人中流传甚广的漫画周刊《YoungJump》连载了漫画家本宫宏志的新作《国家燃烧》,作品真实描绘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军在中国大地上犯下的种种暴行,其中包括日本右翼分子至今讳莫如深的南京大屠杀。本宫的本意是想将真实的历史告诉给年轻人,然而事与愿违,这几期《YoungJump》出版后引起了轩然大波,一些人攻击本宫宏志“篡改历史”,甚至连《YoungJump》的东家集英社也遭到攻击。在这些人中间,还有日本地方议会的不少议员。
  
  漫画周刊《YoungJump》是集英社的代表出版物,在日本青少年中拥趸很多。上月中旬,集英社开始在《YoungJump 》周刊2004年第42号上连载本宫宏志的作品《国家燃烧》。57岁的本宫出生于日本战败后,他在这部半自传式的作品中,描绘了一名青年官员在日本参与二战前后的成长经历,着意于让所有日本人正视历史、反省战争。作品对当时日军的侵略行径持明确的否定态度。
  
    漫画作品遭抗议
  
    《国家燃烧》中有一部分内容与“南京大屠杀”有关,其说明文字是:“昭和12年(1937年)12月13日,日本军队攻陷中国国民政府首都南京。在作战的数日里,日本军队在南京做出了全人类都不该忘记的愚蠢行为——‘南京虐杀事件’”。漫画还描绘了事件发生时的惨状:被迫排队等待处决的中国战俘遭受日军疯狂鞭打,无数手无寸铁的中国百姓惨遭枪杀,旁观施暴的日军则高叫欢呼……然而,这一对历史的真实描述却在日本国内招致众多抗议。据共同通讯社报道,本月8 日,日本悦玉市议会的37名议员联名向集英社和本宫本人提出抗议,声称《国家燃烧》“歪曲了历史事实。”
  
    而在收到议员抗议信的当天,集英社便回函表示,“本社将对‘不当内容’进行反复斟酌,并将在不久之后采取切实解决措施并向读者说明原委”。集英社还表示,在发行《国家燃烧》单行本时,由作者本宫宏志对被指责为不当的章节进行修改。目前,本宫本人尚未做出表态。
  
    与此同时,日本人气最旺的BBS“2ch.net”上也出现了大量帖子。发帖者以“向本宫和集英社发去抗议吧!”为题,公开了集英社和《YoungJump》的地址、电话以及集英社读者服务处的电子邮箱,并特意刊登了被认为“ 歪曲历史”的漫画内容,为右翼分子摇旗鼓噪。
  
    历史真相不容置疑
  
    众所周知,1937年12月13日,日军在攻陷南京之后进行了长达6个星期的血腥屠杀,30万中国军民被残酷杀害。历史事实不容置疑,但近年来,日本右翼分子屡次企图篡改历史,称“南京大屠杀”是中国捏造出来的。早在上个世纪 80年代,日本前国土厅长官奥野诚亮就率先公开否定日本侵略战争的性质,去年,自民党资深国会议员江藤隆美在一次演讲中再次粉饰“南京大屠杀”,甚至责难日本历任首相在处理战争问题时的做法,企图为日本侵略者招魂。
  
    事实上,日本右翼分子并不能代表日本的大多数民众。记者有很多对中国心存友好的日本朋友,他们都对二战期间父辈在中国犯下的侵略罪行表示反省和道歉,有的人在初次到中国时,还会十分庄重地向大家深鞠一躬表示道歉。1996年,记者陪同一对日本夫妇去卢沟桥参观抗日战争纪念馆,他们在回来后说:侵略是不对的。这种观点,或许可以代表一部分日本人的真实情感。
  
    近年来,中日关系出现了“政冷经热”的局面,尤其是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连续4年参拜供奉有二战甲级战犯牌位的靖国神社之后,两国高层来往中断,而日本国内对中国不友好的氛围比过去浓厚很多。日本右翼势力近些年来势力明显增强。受二战后日本国内教育政策的影响,日本很多年轻人对那段侵略历史知之甚少,而日本更注重对广岛和长崎遭受原子弹袭击的宣传,造成很多日本人产生强烈的受害感。另外,中国强烈反对小泉参拜靖国神社,日本媒体对此大肆报道,却很少让国民了解中国反对小泉参拜的原因。如今,日本在成为经济大国之后,正力图成为政治大国,但是一个无法正确对待历史的国家是很难取信于国际社会的。《世界新闻报》驻日本记者云雷
  
  
作者:菲鱼 时间:2004-11-19 11:54:20
  “张三没有立场。事实在哪里,张三就在哪里。”
  
  
  ——————————————————————————
  每看一次,就大笑一次。
作者:senya 时间:2004-11-19 12:02:13
  作者:q42474112 回复日期:2004-11-19 11:30:05 
  
  --------------
  
  这个漫画连载在日本的确被停了一周。但是之后继续连载。在日本单行本已经出了7本了。
  
  
作者:raku8731-2 时间:2004-11-19 12:06:49
  林思云这个白痴又在放屁了
  
作者:raku8731-2 时间:2004-11-19 12:11:56
  作者:senya 回复日期:2004-11-19 12:02:13 
  
    这个漫画连载在日本的确被停了一周。但是之后继续连载。在日本单行本已经出了7本了。
  
  >>你知不知道继续连载的内容是修改过的,不要误导他人
作者:糊涂椰子 时间:2004-11-19 13:55:41
  作者:菲鱼 回复日期:2004-11-19 11:54:20 
    “张三没有立场。事实在哪里,张三就在哪里。”
  =================
  这句话应该这样读:
  
  张三没有立场!
  
  事实在哪里?
  
  张三就在那里?
作者:ananda2004 时间:2004-11-19 14:03:05
  畜牲就是畜牲,不管它叫张三还是李四
作者:就不和你比 时间:2004-11-19 14:29:32
  楼主的意思是不是张最大的错误就是没去日本取得真实的资料
  
  那我倒想反问一下,日本说的为什么就比中国调查来的有说服力?
  
  (暂时先不讨论去日本调查会查到结果,只讨论这个说服力和可靠度问题)
  
  实地取证难道不是调查事件最好最可信的方法么?
  
  一直都在国观潜水,你~~是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思想,这里每个人都清楚.
  
  我们中国有句古话——死者为大
  
  对你这样一个我们一衣带水的友好邻邦人士的*,我还是要奉劝一句
  
  想跳梁可以,但请不要站在一个在我们国家大多数人都很尊敬的已故女士的身上跳,否则等待着你的将是一场狂风暴雨。
  
  
  
作者:新求诸己 时间:2004-11-19 14:33:05
  张三、新旺才:自称JP DOGCOME
作者:lliiyy 时间:2004-11-19 14:50:51
  楼主和张山都是一丘之蠖!
  汉奸之流!
作者:熊獾 时间:2004-11-19 14:50:57
  史学不是文学
作者:senya 时间:2004-11-19 14:54:48
  作者:raku8731-2 回复日期:2004-11-19 12:11:56 
    作者:senya 回复日期:2004-11-19 12:02:13 
    
      这个漫画连载在日本的确被停了一周。但是之后继续连载。在日本单行本已经出了7本了。
    
    >>你知不知道继续连载的内容是修改过的,不要误导他人
  ------------------
  奇怪,漫画本来就在连载,单行本也出了7,我说的哪儿有错???
  哪儿有误导?
楼主ID_张三 时间:2004-11-19 16:01:03
  >作者:q42474112 回复日期:2004-11-19 11:30:05 
  >日本不是民主吗
  >各种意见不是都可以表达吗
  >这个新闻说明的是什么
  
  说明的是“各种意见都可以表达”啊,怎么了?
作者:新西兰阳光 时间:2004-11-19 16:11:46
  我日哦,日本狗又出来乱叫了。
作者:东方红太阳升 时间:2004-11-19 16:43:10
  不实事求是,乱骂一气,最后信用受损的就是中国,倒霉的也是中国。
  请义和团们多思考。
作者:人淡如茶123 时间:2004-11-19 18:32:42
  “忘记屠杀是第二次屠杀”。
作者:andson 时间:2004-11-19 18:44:42
  敬礼!!!!!!
作者:soaaa384 时间:2004-11-19 18:56:28
  为张纯茹女士能够向美国人写《南》一书的勇气致敬,要知道当时有好多日本人在恐吓她,我很佩服她!
  为张纯茹女士的逝世感到悲哀,我知道张在有一个深爱她的好丈夫和自己有一个小孩子的情况下还要自杀(我怀疑日本人是用精神暴力再折磨她),可想而知她面临的压力有多大,我知道张女士一定是顶不出住压力才会这样,我们大家一起为她节哀吧,祝她在天堂里安息!所有爱国的天涯网友是不会忘记你为中国人民作出的贡献的!
作者:被人海淹没 时间:2004-11-19 19:40:39
  林老大的意思是张女士妖魔化日本右翼,其实余杰这方面说得更玄乎,也没见极右派们对余杰有什么怨言。
  
  林思云是中日历史的专家了,喜欢到处转载他的文章的徒子徒孙多不胜数,既然讽刺张纯如没有在日本实地考证,那林思云自已就在日本,找资料也很方便,能不能抽一会空出来对南京大屠杀作一个专著,老是站在这说风凉话也不符合中文论坛四大汉奸之首的称呼呀。
作者:被人海淹没 时间:2004-11-19 19:49:21
  大家都会说中方喜欢玩数字游戏,但林思云对数字的考证功力如何呢,林思云对历史之通晓可达到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程度,但要他达到其徒子徒孙对南京大屠杀准确数字的严格要求,不知道是不是也有点难为了他呢?
  
  
楼主ID_张三 时间:2004-11-19 20:15:02
  >既然讽刺张纯如没有在日本实地考证,那林思云自已就在日本,
  >找资料也很方便,能不能抽一会空出来对南京大屠杀作一个专著,
  
  林在说一个方法论的问题,而不是研究领域的问题。说别人研究方法不对,就一定要自己在这个领域进行研究么?一定要一个司机,才能说你开车撞人是违法?
  
  
  
作者:一塌糊涂2000 时间:2004-11-19 20:28:28
  这林思云是何物?
  一门心思为日本辩护!
作者:防火防盗 时间:2004-11-19 20:54:56
  
  
  作者:周仁 回复日期:2004-11-19 10:12:35 
    LZL空心龙 请注意你的言行!
    还有,讨论大屠杀是个严肃的事情,但是,楼主贴文的目的何在?
     1 表明张的著作非学术性,本人没看过,不好发表评论。想请楼主说明张有没有自称她的作品为学术性的?还有楼主眼中关于大屠杀的学术性作品有哪些?
    
     2 如果林思云可以信赖的话,只能说明张的学术训练欠缺,与南京大屠杀真实存在有何关联?如果林的本意是通过否定张的作品“学术性”从而否定大屠杀的真实存在的话,林思云的“学术性”又在哪里?
    
     3 张已死,南京地下的受害者也不可能复活。作为还苟活人间的,有必要去认真对待这个悲惨的事件,怀着恭敬的心情去看待争议,而非另有目的。希望不会在我们这一代,还有我们的下一代还发生同样的惨剧。
  
  
  作者:周仁 回复日期:2004-11-19 10:24:39 
    还有,关于大屠杀人数的争议,它的本质是什么?
    如果日方指责中国数字夸大,以死亡人数的减少,从而开脱日军的禽兽行为,这种“学术性”可真没有人的味道了。
  
  ------------------------------------------------------
  
  说得好,赞同
作者:tangsengk 时间:2004-11-19 20:55:31
  这林思云是何物?
    一门心思为日本辩护!
  
  ////////////////////////////////
  您还没拜读他老人家对汪精卫的辩护文章呢,简直就是“出师未捷身先死”啊
作者:raku8731-2 时间:2004-11-19 21:23:01
  林思云对历史之通晓可达到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程度,
  
  >>林思云这个白痴是理工科出身的,对历史的了解就象轮子功对佛教道教的理解,所以只能在网上混淆黑白.
作者:lzl空心龙 时间:2004-11-19 21:31:42
  果然,,,,,,,,,,,,,,
作者:委屈的兔子 时间:2004-11-19 22:00:56
  看见林思云的名字就知道他要放什么屁,真不愧为中文论坛四大汉奸之首!
作者:被人海淹没 时间:2004-11-19 22:30:20
  作者:ID_张三 回复日期:2004-11-19 20:15:02 
   
    林在说一个方法论的问题,而不是研究领域的问题。说别人研究方法不对,就一定要自己在这个领域进行研究么?一定要一个司机,才能说你开车撞人是违法?
  
  ………………………………………………………………………………
  
  要求别人总是比要求自己容易得多是么,徒孙?
  领域?林思云研究的领域在哪里,只是个写反民运的杂文的网络评论家?
  
  
作者:撒旦书记官 时间:2004-11-19 22:31:22
  但是这并不等于说,这就是一部严肃的历史著作;甚至也不等于说,作者就是带着严肃的学术态度,- 象有些中国学者说的那样,- 进行此书的写作的。1998年7月,《旧金山纪事报》发表了查尔斯.巴勒斯的综述,对《南京暴行:被遗忘的大屠杀》提出了批评,指控张纯如在一些地方刻意造假,比如把一张日军在南京大屠杀前拍摄的宣传所谓“友好”的图片,经过剪切,用来作为大屠杀中,被抓慰安妇的证明。
  ----------------------------------------------------------
  张三有没有仔细看过这篇文章?林思云在哪里说张女士有夸张伪造了?
作者:撒旦书记官 时间:2004-11-19 22:36:42
  靠,我把张纯如的附录错看成林思云的了.我收回上面的话.
作者:lzl空心龙 时间:2004-11-19 22:41:09
  说一千道一万,现在中国政府没有任何完全和科学的东西来证明南京死了30万,这就够了。西特呢,杀死了多少犹太人是全部有资料的科学证实了 的。
  
  如果只又嘴说就可以,我建议我国政府从明天起就说南京屠杀,我国南京死亡人数是300万
作者:被人海淹没 时间:2004-11-19 22:47:37
  作者:raku8731-2 回复日期:2004-11-19 21:23:01 
  
    >>林思云这个白痴是理工科出身的,对历史的了解就象轮子功对佛教道教的理解,所以只能在网上混淆黑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如果林思云是白痴,那网上的诸位岂不是比白痴还弱智?
  林思云特立独行,天马行空,考证严谨,立场客观,引导时评潮流,全球中文论坛头牌写手绝非浪得虚名。
作者:撒旦书记官 时间:2004-11-19 22:59:14
  说一千道一万,现在中国政府没有任何完全和科学的东西来证明南京死了30万,这就够了。西特呢,杀死了多少犹太人是全部有资料的科学证实了 的。
  --------------------------------------------------------
  你们也就只能在数字上做文章,30万是个模糊的数字,模糊的可能是夸张的,夸张的可能是虚假的,所以大屠杀可能是虚假的.
  对我而言,10万和30万差别不大.日本人在南京城里视中国人为猪狗的耻辱我是绝对不会忘记的.你们就尽管严谨考证去吧.
作者:林佳树 时间:2004-11-19 23:03:06
  我记得这个拉苦八七三幺好像也不是学历史的。
楼主ID_张三 时间:2004-11-20 00:51:49
  >作者:周仁 回复日期:2004-11-19 10:24:39 
  >还有,关于大屠杀人数的争议,它的本质是什么?
  >如果日方指责中国数字夸大,以死亡人数的减少,从而开脱日军的禽兽行为,这种“学术性”可真没有人的味道了。
  
  这个正是张三指出的地方:“不管什么动机,都可以对事实错误进行指控。科学是在怀疑中进步;观点和事实,一个主观一个客观,是不容混淆的两码事情。”
  
  醒醒吧,阶级斗争不再是条纲了,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在学术争论中间,动机根本无关紧要;讨论学术不是讨论入党,在学术争论中间,用动机指责对方,不但没有任何杀伤力,而且只会遗人笑柄。
作者:就不和你比 时间:2004-11-20 01:38:30
  张三你这么讲究学术
  
  那告诉老夫一下,为什么实地取证却在你那里没有去日本翻资料取证的可信度高呢?
  
  某某想为主子开脱居然研究到学术上来了,我只想轻轻说句,您配么?
楼主ID_张三 时间:2004-11-20 01:56:05
  >作者:就不和你比 回复日期:2004-11-20 1:38:30 
  >那告诉老夫一下,为什么实地取证却在你那里没有去日本翻资料取证的可信度高呢?
  
  不好意思请问一下这位老夫是哪里人啊?怎么居然不认识中国字啊?
  楼楼上帖子里张三的话,是在回答谁的什么问题啊?和张三这里什么相干啊?
  
  这样中文水平居然也能上中文论坛,啧啧,佩服!
楼主ID_张三 时间:2004-11-20 02:16:23
  >作者:raku8731-2 回复日期:2004-11-19 21:23:01 
  >林思云这个白痴是理工科出身的,对历史的了解就象轮子功对佛教道教的理解,所以只能在网上混淆黑白.
  
  理工科和文科,是不同的学科;flg和佛道,是邪教和正教,这两件事的可比性在哪里?
  
  想你当初,还偶而会有一言可取;今天怎么沦落到如此田地?
作者:mars_xu 时间:2004-11-20 02:42:56
  林思云这次说的最后一句话还算是有谱。
  
  张女士的书我一本也没看过,不过林指出问题倒是不足为奇。本来在言论自由的西方,你在书里写什么都是可以的,出些错误,或是有意无意的曲解材料也不是什么罕见的事情。见多也就不奇怪了,关键是要用自己的理性思维去分析鉴别。
  
  说到南京大屠杀,还好,到现在为止林先生和上面的张三都还没有直接否认(当然也未必敢)。战乱年代,何况又是30年代的中国,要想把被屠杀的所有亡魂都仔细的统计出来,恐怕不是一件易事。不过谁都不能因此就否定这桩暴行。
  
  要想得到一个可靠的死亡数字,即便不是完全不可能,也绝对是一件十分困难的工作。强烈建议林思云先生拿出“真正爱中国”的态度,自己担负起这一工作,也好过在这里徒然的坐而论道。楼上的张三不是正在日本吗?正好可以实地考察一下,搜集一些资料。也显示一下真正的“爱国者”的情怀。
作者:周仁 时间:2004-11-20 02:48:18
  ID_张三 
  这是你的原话。
   这个正是张三指出的地方:“不管什么动机,都可以对事实错误进行指控。科学是在怀疑中进步;观点和事实,一个主观一个客观,是不容混淆的两码事情。”
    
    醒醒吧,阶级斗争不再是条纲了,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在学术争论中间,动机根本无关紧要;讨论学术不是讨论入党,在学术争论中间,用动机指责对方,不但没有任何杀伤力,而且只会遗人笑柄。
  ------------------------------------------------------------------------------------------------------------------------
   首先,我想说明的是,我是个喜欢日本的人,尤其是日本电影,正因为如此,才会对日本有一些了解。比如我喜欢的北野武,他就是个反华分子,最近他的电视节目对中国人的言论,如果你看了,就会明白我的意思。虽然很震惊,很不认同他的相关言论,但我依然喜欢他的电影。
  
   你在这里提到了“动机”,通过对中国政府人数统计上的质疑,进而从根本上否定大屠杀是“谎言”的行为,已经不是“动机”了,早已是实实在在的事情了,日本有些人已经做了几十年了,相关著作不断出版,从你的很多贴文来看,似乎你对日本已经非常了解了,这方面的资料应该有所掌握了吧。
  
   现在的日本确实是个民主自由的社会,但正是一个民主自由的社会,才更有义务与良心去对待侵华战争,言论自由幌子下,对邪恶,禽兽行为的任何辩护,只能让民主自由受到玷污。
  
   最后,我个人的建议,请你更新你的语言系统,讨论大屠杀,滑稽的带出“阶级斗争”,“讨论入党”这些莫名其妙的字眼,很奇怪,我如果是国民党怎么办?
  
  
  
  
作者:zhengjiangyong 时间:2004-11-20 02:49:17
  楼上的张三不是正在日本吗?正好可以实地考察一下,搜集一些资料。也显示一下真正的“爱国者”的情怀。
  ------------------------------------------------
  你说张三是爱国者,小心他跟你急
  
作者:黑暗达斯维德 时间:2004-11-20 04:01:00
  张三不是被fahren揭穿是身在德国可以捏造德国ibm总部所在地的海外民运分子吗?什么时候又混到日本去了,那个地方是张三这种没名没分在德国都只能靠混难民才能勉强不被德国政府驱逐回中国去的高级精英们去的了的地方吗?
作者:mars_xu 时间:2004-11-20 04:04:39
  是吗?偶一直以为张三同志是生长在旭日旗下的呢
作者:黑暗达斯维德 时间:2004-11-20 04:51:47
  这位啊,呵呵,生他的中国他不爱,养他的德国他也不爱,却偏去爱那个和他八杆子打不着的日本。可是你说他也不会一丁点的日语,想牺牲一下本就勉强的色相去骗个日婚都没可能。还真不知道他是咋想的捏。
楼主ID_张三 时间:2004-11-20 07:21:17
  >可是你说他也不会一丁点的日语,想牺牲一下本就勉强的色相去骗个日婚都没可能。
  
  hahahha... 你做张三粉丝时间也不短了,千言万语,kao,终于说了一句通顺的话,不能不顶;-)
作者:黑暗达斯维德 时间:2004-11-20 07:55:17
  呵呵,在德国混难民的,你怎么感觉这么良好啊,我不过是多看了几次让你丢人的贴罢了。怎么就成了你这样的粉丝了,你不会认为以你的智慧和道德水平会让我们这样的普通人对你有任何的不切实际的奢望吧。
作者:zengyun629 时间:2004-11-20 08:53:29
  来国观不少天了,每天就看着这些HJ们上窜下跳,他们在这里长盛不衰,左右逢源,简直是如鱼得水,真是让人羡慕呀!于是,我特意去求教一位名HJ,请他讲授在这里的发达之道,讲义摘录如下:
      要做一个名HJ,你首先必须要做到一件事,那就是忘记自己在现实中的身份。如果在网络中要求你做一条狗,那么你就是一条狗。简单一点说,那就是无所不用其极!很多FQ说我们贱,其实那是嫉妒!官员不贱哪里能爬到高位,商人不贱哪里能赚到大钱!
      当然仅仅是贱还是不够的,一个优秀的HJ还要学会颠倒黑白,凡是真相你都要质疑,凡是谎言你都要颂扬。因为大家在现实中都是对历史耳熟能详的,如果你在网络上推翻它,自然会引起众人的惊讶和好奇,HJ们会欢呼雀跃,热血FQ们会愤怒声讨,这样你的点击率就上去了。为此你必须学会在一丛鲜花里找出一个黑点,把它夸张成一大坨屎;在一大坨屎里找出一棵没消化的草根,把它美化成一丛鲜花。
      一个优秀的HJ就像一个优秀的AV女优,他必须满足大众的窥淫欲。凡是越下流越无耻的东西,他越要表现出来。如果69式不够刺激,那就表演3P;如果3P还不够刺激,那就表演人兽交…只有这样才能大红大紫。为此你必须学会在网络中浩如烟海真真假假的信息中发掘出一切卑鄙下流无耻肮脏的东西,不管真假,只要能吸引眼球,那就是“猛料”,因为臭豆腐是越臭的才卖得越好。
      一个优秀的HJ必须学会进退自如,当被FQ们攻击的破绽百出的时候,即使心里再慌,也要保持镇定,最好摆出一副莫测高深的样子,“闷笑不语”,则小HJ们对你崇拜不已,FQ们对你也无可奈何。
      一个优秀的HJ必须学会拉帮结伙,多交朋党。俗话说,一个好汉三个帮,HJ网上混,哪能没同伙。最好能结交到有名的大HJ,则自己就有了靠山。人家大HJ只要说句话,帖子就有一群小HJ捧场,为此哪怕舔人家名HJ的屁股也是值得的。
      一个优秀的HJ必须像个局外人,没有任何包袱,想玩弄什么就玩弄什么。你可以轻松的拿祖国的屈辱历史出来“戏说”,讥笑,玩味着先辈们不堪回首的痛苦。你用越下流的言语来玩味,旁观的众HJ就会越兴奋,越是欣赏你。当热血FQ们无法忍受怒吼出声时,你还可以和众HJ一起放肆的大笑----要做到这点当然很不容易,你必须认定自己不是一个中国人,这块土地上以前和以后所发生的一切都与自己无关,这样便能心安理得,高高兴兴地继续玩味下去。你还可以拿一个已死的名人说事,任意猜测她的死因来达到自己玩弄历史的目的。当然你必须做的非常巧妙,不能让人抓到把柄,要写得模棱两可,含混不清,却又透露出自己的真实用意。这样你即使往她尸体上泼一堆脏水别人也拿你没有办法。
      一个优秀的HJ必须灵活的运用各种战术。这一点是最难的,为此马甲是必不可少的:自己被封了,还可以用马甲继续战斗。所以国观的名HJ有“三多”:“猛料”多,“兄弟”多,马甲多!当你吵不过FQ时,你可以暗地里去投诉他。面对自己不利的帖子,你就要在里面挑起争吵,直到版主把它封了。当然,以上仅仅是举了几个小例子,剩下的还要同学们课后慢慢领会。好了,今天就讲到这里,同学们下课!
作者:周仁 时间:2004-11-20 09:21:32
  ID_张三
  想必你的日文水平很不错了吧。这是 産経抄 相关的评论,感受一下吧。
  
  漫画家・本宮ひろ志さん(57)が「週刊ヤングジャンプ」に連載した『国が燃える』のことは前に小欄で書いた。一口にいうと、例の“南京大虐殺”についてめちゃくちゃな漫画である。その同誌が十一日発売号で「読者の皆様へ」とするおわびを載せた。
  
   ▼それによると「参考資料の選択、検証に慎重さを欠いた」といい、三カ所、二十一ページ分の削除・修正をしている。南京事件についてもそうだったが、戦犯として処刑された方々の遺族がいま裁判で係争中の「百人斬り競争」も、あたかも歴史の真実のように描いていた。
  
   ▼これでもかこれでもかとばかり日本人の誇りと名誉を傷つけたこの漫画に対し、たくさんの読者から抗議が集英社編集部に殺到したという。ともかく抗議の成果が実ったのはまこと喜ばしい。歴史をゆがめる自虐作品は、そのつどきちんと訂正させるべきだろう。
  
   ▼くしくも時を同じくして、海の向こうから中国系米国人アイリス・チャンさん(36)の訃報(ふほう)が届いた。自殺だという。これまた事実を曲げた悪名高いベストセラー『ザ・レイプ・オブ・南京』の著者で一児の母だ。
  
   ▼同書には約三十枚の虐殺関連写真なるものが収録されていた。しかし検証した秦郁彦氏によると、そのなかには南京と関連のない場所や時期のものや、中国の官憲が匪賊(ひぞく)を処刑した生クビ写真まで南京虐殺の犠牲者として掲載していた(『現代史の対決』文藝春秋)。
  
   ▼その“惨憺(さんたん)たる歴史書”を書いた女性ジャーナリストは、なぜ自分で自分の頭を撃たなければならなかったか。彼女の意図的な反日の筆により、いわれなき汚名を着せられた元日本兵の多くはすでに故人となった。彼らの憤怒の声が聞こえた、というのはむろん小欄の空耳だが…。
  
作者:糊涂椰子 时间:2004-11-20 09:33:18
  作者:zhengjiangyong 回复日期:2004-11-20 2:49:17 
    你说张三是爱国者,小心他跟你急
  ============
  这就是你少见识了
  张三先生已多次公开声明其爱“党”爱“国”,并宣称蛐蛐与其是一个战壕里的为“党”工作的“战友”
  张三先生爱“党”爱“国”是不容置疑地,至于该“党”与“国”是什么党什么国那咱们就不清楚了
作者:newpeng 时间:2004-11-20 09:42:04
  
  楼上的某些人累不累啊?
  同楼猪这样的日本人讲道理。
  
  
作者:newpeng 时间:2004-11-20 09:44:36
  作者:senya 回复日期:2004-11-19 14:54:48 
    作者:raku8731-2 回复日期:2004-11-19 12:11:56 
      作者:senya 回复日期:2004-11-19 12:02:13 
      
        这个漫画连载在日本的确被停了一周。但是之后继续连载。在日本单行本已经出了7本了。
      
      >>你知不知道继续连载的内容是修改过的,不要误导他人
    ------------------
    奇怪,漫画本来就在连载,单行本也出了7,我说的哪儿有错???
    哪儿有误导?
  
  ------------------------------------------------------
  如果“连载的内容是修改过的”,
  居然还不知道“哪儿有误导”,
  难解。
  
作者:周仁 时间:2004-11-20 09:52:55
  ID_张三
   还有,我真不理解你的行为。
  因为,要谈论学术,天涯有谈论学术的地方吧,好象你贴错地方了。学术的归学术,政治的归政治。把政治带入学术,中日历史的纠葛,有问题的不仅仅是中方,还是希望你要有专业精神。
作者:陈先进 时间:2004-11-20 10:07:24
  作者:周仁 回复日期:2004-11-19 10:24:39 
      还有,关于大屠杀人数的争议,它的本质是什么?
      如果日方指责中国数字夸大,以死亡人数的减少,从而开脱日军的禽兽行为,这种“学术性”可真没有人的味道了。
  
  
  
  
  我想,在铁一般的屠杀事实面前,我们还自己把一个疑问非常大的数字当成铁证,并用它来当成别人残暴的象征(而实际上这此残暴完全可以用另外的已证实了的证据来证明),树靶子让别人来攻击的,才不是玩意儿!这样的学术不是狗屁,而是婊子养的!
作者:周仁 时间:2004-11-20 10:10:26
  ID_张三
  既然你无兴趣对我的问题进行解答,我也作罢。
  只是最后,以林思云的逻辑进行分析:作出大屠杀是撤头撤尾谎言的“学术”人士,有没有来过中国进行调查,了解?毕竟大屠杀在中国发生的。请仁兄就此,也发表一下高见,谢谢。
作者:陈先进 时间:2004-11-20 10:18:51
  我现在大胆猜测:张纯如抑郁症的由来,就是我们中国人害死了她,最直接的就是这个300000数字,她成了受骗上当者,原来她是像相信美国人治学精神一样相信中国人的学术的,结果呢,最后她自己发现自己确实错了,上当了,这对一个善良纯洁的人,是一种怎样的折磨,是可以想见的
作者:周仁 时间:2004-11-20 10:21:08
  陈先进兄:
   “一个疑问非常大的数字”这种主观认识,如果是你认真的进行研究,或者依赖真实,权威的研究资料形成的,才能令人信服。最好不要先戴上政治的有色眼镜。
作者:陈先进 时间:2004-11-20 10:21:44
  作者:周仁 回复日期:2004-11-20 10:10:26 
    ID_张三
    既然你无兴趣对我的问题进行解答,我也作罢。
    只是最后,以林思云的逻辑进行分析:作出大屠杀是撤头撤尾谎言的“学术”人士,有没有来过中国进行调查,了解?
  
  
  问一声
  这个说"屠杀是撤头撤尾谎言的“学术”人士",是谁呀?
  是不是你自己炮制出来的?
  
作者:newpeng 时间:2004-11-20 10:22:08
  作者:陈先进 回复日期:2004-11-20 10:18:51 
    我现在大胆猜测:张纯如抑郁症的由来,就是我们中国人害死了她,最直接的就是这个300000数字,她成了受骗上当者,原来她是像相信美国人治学精神一样相信中国人的学术的,结果呢,最后她自己发现自己确实错了,上当了,这对一个善良纯洁的人,是一种怎样的折磨,是可以想见的
  ---------------------------------------------------------
  还是陈先进厉害,直接把数字精确到个位了。
  
作者:ytrgmj 时间:2004-11-20 10:26:03
  还是陈先进厉害,直接把数字精确到个位了。
  ============================================================
  错了,这个数字不是陈先进提出得,是写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的墙上
作者:陈先进 时间:2004-11-20 10:28:42
  作者:周仁 回复日期:2004-11-20 10:21:08 
    陈先进兄:
     “一个疑问非常大的数字”这种主观认识,如果是你认真的进行研究,或者依赖真实,权威的研究资料形成的,才能令人信服。最好不要先戴上政治的有色眼镜。
  
  
  首先,目前,南京大屠杀事实被攻击的最大原因,就是30万这个数字,而确实,这个数字,在他们的攻击面前,最难以自圆其说,因这个数字存疑最大,而我们却拿它当成攻击别人残暴的工具,导致许多人对整个屠杀本身许多铁的事实也产生疑虑。
  前面有人说了,难道屠杀1万,10万的话,就会降低日本人当时的残暴程度吗?
  我们为什么不能要那种最可信的事实呢?
  我们至少可以这样说:日本人至少在南京屠杀了"几万"人,这照样是惨绝的屠杀!
  我现在怀疑:张纯如可能就是被300000杀死的,她绝不会被日本右翼人所吓倒,只会被自己的良心所折磨。
作者:陈先进 时间:2004-11-20 10:30:31
  作者:newpeng 回复日期:2004-11-20 10:22:08 
    作者:陈先进 回复日期:2004-11-20 10:18:51 
      我现在大胆猜测:张纯如抑郁症的由来,就是我们中国人害死了她,最直接的就是这个300000数字,她成了受骗上当者,原来她是像相信美国人治学精神一样相信中国人的学术的,结果呢,最后她自己发现自己确实错了,上当了,这对一个善良纯洁的人,是一种怎样的折磨,是可以想见的
    ---------------------------------------------------------
    还是陈先进厉害,直接把数字精确到个位了。
  
  
  作为一个数字,用30万的概念和300000,确实不一样的。
  而30万本身,和20万,10万,也是相差巨大的
作者:周仁 时间:2004-11-20 10:34:04
  作者:周仁 回复日期:2004-11-20 10:10:26 
      ID_张三
      既然你无兴趣对我的问题进行解答,我也作罢。
      只是最后,以林思云的逻辑进行分析:作出大屠杀是撤头撤尾谎言的“学术”人士,有没有来过中国进行调查,了解?
    
    
    问一声
    这个说"屠杀是撤头撤尾谎言的“学术”人士",是谁呀?
    是不是你自己炮制出来的?
  ------------------------------------------------------------------------------------------------------------------------
  陈先进兄:
  让我说你什么好呢?既然你对这方面的事情没有了解,还回贴干什么?这是书单,请鉴别:
  
  南京・関連史料(歴史資料)など
  
  WAR DAMAGE IN THE NANKING AREA December, 1937 to March, 1938 URBAN AND RURAL SURVEYS / Dr. Lewis S. C. Smythe (Professor of Sociology, University of Nanking) AND ASSISTANTS / THE NANKING INTERNATIONAL RELIEF COMMITTEE COMPLETED June,1938 / Printed by THE MERCURY PRESS, SHANGHAI, CHINA
  What war means : Japanese terror in China : a documentary record / compiled and edited by H.J.Timperley / Victor Gollancz、1938(昭和13)年7月
  南京市政府 行政統計報告 “民国24年度” / 南京市政府秘書処統計室 / 中華民国26(昭和12)年4月
  中華民国二十七年度南京市政概況 / 督辯南京市政公署秘書処 ||編 / 中華民国28(昭和14)年3月
  南 京 / 南京日本商工会議所 ||編 / 昭和16(1941)年8月
  日中戦争史 / 秦郁彦 ||著 / 河出書房新社、1961(昭和36)年9月
  南京作戦の真相 熊本第六師団戦記 / 東京情報社、昭和41(1966)年4月
  共同研究 パール判決書 太平洋戦争の考え方 / 東京裁判研究会 ||著 / 東京裁判刊行会、昭和41(1966)年6月
  外国人の見た日本軍の暴行 / ティン・バーリィ ||著 / 龍渓書舎、昭和47(1972)年
  日中戦争史資料 8 南京事件 I / 洞 富雄 ||編 / 河出書房新社、昭和48(1973)年11月
  日中戦争史資料 9 南京事件 I / 洞 富雄 ||編 / 河出書房新社、昭和48(1973)年11月
  蒋介石秘録 7 統一への進撃 / サンケイ新聞社 ||著 / 株式会社サンケイ出版、昭和51(1976)年3月
  蒋介石秘録 12 日中全面戦争 / サンケイ新聞社 ||著 / 株式会社サンケイ出版、昭和51(1976)年12月
  作戦日誌で綴る支那事変 ||著 / 芙蓉書房、昭和53(1968)年6月
  陣中日誌 命脈 歩兵第七聯隊 / 平本 渥 ||著 / 昭和56(1981)年3月
  -実録・南京大虐殺-外国人の見た日本軍の暴行 / ティンバーリイ原著 訳者不明 / 評伝社、昭和57(1982)年11月
  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史料 / 江葱古籍出版社、1985(昭和60)年7月
  日中戦争南京大残虐事件資料集(2)英文資料編 / 洞 富雄 ||編 / 青木書店、昭和61(1986)年
  南京戦史 / 南京戦史編集委員会 ||編 / 偕行社、平成元(1989)年11月
  南京事件資料集(1)アメリカ関係資料編 / 南京事件調査研究会 ||編 / 青木書店、平成4(1992)年
  南京事件資料集(2)中国関係資料編 / 南京事件調査研究会 ||編 / 青木書店、平成4(1992)年
  東京裁判却下未提出辯護側資料 第一~第八巻 / 東京裁判資料刊行會 ||編 / 国書刊行会、平成7(1995)年2月
  南京の真実 / ジョン・ラーベ ||著 /講談社、1997年10月
  THE GOOD MAN OF NANKING - THE DIARY OF JOHN RABE / John Rabe / JOHN E.WOODS
  日本陸軍便覧 米陸軍省テクニカル・マニュアル:1944 米陸軍省編 / 光人社、1998年4月
  CHINESE CIVIL WAR ARMIES 1911-49 / PHILIP S JOWETT, STEPHEN ANDREW / OSPREY MILITARY
  資料 ドイツ外交官の見た南京事件 / 石田勇治 ||訳・編集 笠原十九司・吉田裕 ||編集・協力 / 大月書店、2001年3月
   南京・関連書籍など
  
  パール博士の日本無罪論 / 田中正明 ||著 / 慧文社、昭和38(1963)年9月
  「南京大虐殺」のまぼろし / 鈴木 明 ||著 / 文藝春秋、昭和48(1973)年3月
  "南京虐殺"の虚構 / 田中正明 ||著 / 日本教文社、昭和59(1984)年6月
  南京事件の総括 虐殺否定十五の論拠 / 田中正明 ||著 / 謙光社、昭和62(1987)年3月
  松井石根大将の陣中日誌 / 田中正明 ||著 / 芙蓉書房、昭和60(1985)年5月
  聞き書 南京事件 日本人の見た南京虐殺事件 / 阿羅健一 ||著 / 図書出版社、昭和62(1987)年8月
  「南京大虐殺」はこうして作られた / 冨士信夫 ||著 / 展転社、平成7(1995)年4月
  仕組まれた"南京大虐殺" / 大井 満 ||著 / 展転社、平成7(1995)年12月
  「南京虐殺」の徹底検証 / 東中野修道 ||著 / 展転社、平成10(1998)年8月
  「南京虐殺」への大疑問 / 松村俊夫 ||著 / 展転社、平成10(1998)年12月
  南京事件の全体像-「南京虐殺」の徹底検証- / 東中野修道 ||著 / 社団法人國民會館、平成11年(1999)年1月
  新「南京大虐殺」のまぼろし / 鈴木 明 ||著 / 飛鳥新社、平成11(1999)年6月
  将軍の真実 南京事件―松井石根人物伝 / 早瀬利之 ||著 / 光人社、平成11(1999)年7月
  生きている兵隊 伏字復元版 / 石川達三 ||著 / 中公文庫、平成11(1999)年7月
  再審「南京大虐殺」―世界に訴える日本の冤罪 / 竹本忠雄 ||著 / 明成社、平成12(2000)年11月
  「南京事件」の探求 その実像をもとめて / 北村 稔 ||著 / 文春新書、平成13(2001)年11月
  パール判事の日本無罪論 / 田中正明 ||著 / 小学館文庫、平成13(2001)年11月
  虐殺否定の論拠 南京事件の総括 / 田中正明 ||著 / 展転社、平成13(2001)年11月
  「南京事件」日本人48人の証言 / 阿羅健一 ||著 / 小学館文庫、平成13(2001)年
  「日中友好」のまぼろし / 古森義久 ||著 / 小学館、平成14(2002)年1月
  日本と中国はなぜ戦ったのか / 益井康一 ||著 / 光人社、平成14(2002)年2月
  GHQ作成の情報操作書 「眞相箱」の呪縛を解く / 櫻井よしこ ||著 / 小学館文庫、平成14(2002)年8月
  南京「虐殺」研究の最前線 平成14年版 / 東中野修道 ||著 / 展転社、平成14(2002)年9月
  朝日が明かす 中国の嘘 / 田中正明 ||編著 / 高木書房、平成15(2003)年5月
  新ゴーマニズム宣言SPECIAL「戦争論」3 / 小林よしのり∥著 / 幻冬社、平成15(2003)年7月
  南京事件の核心 ―データベースによる事件の解明― / 冨澤繁信 ∥編著 / 展転社、平成15(2003)年7月
  1937南京攻略戦の真実 / 東中野修道∥著  / 小学館文庫、平成15(2003)年9月
  南京「虐殺」研究の最前線 平成15年版 / 東中野修道 ||著 / 展転社、平成15(2003)年9月
  プロパガンダ戦「南京事件」 / 松尾一郎||著 / 光人社、平成15(2003)年12月
  南京事件 「虐殺」の構造 / 秦郁彦 ||著 / 中公新書、昭和61(1986)年2月
  現代史の争点 / 秦郁彦 ||著 / 文藝春秋、平成10(1998)年5月
  真相・南京事件 -ラーベ日記を検証して- / 畝元正巳 ||著 / 文京出版、平成10(1998)年11月
  本当はこうだった南京事件 / 板倉由明 ||著 / 日本図書刊行会、平成11(1999)年12月
  南京事件 / 洞富雄(早稲田大学教授) ||著 / 新人物往来社、1972(昭和47)年4月
  天皇の陰謀 <後編> / デイヴィッド・バーガミニ ||著 / 出帆社、1975(昭和50)年6月
  中国の旅 / 本多勝一 ||著 / 朝日文庫、1981年12月
  決定版 南京大虐殺 / 洞富雄 ||著 / 現代史出版会 ||発刊 徳間書店 ||発売 1982年12月
  天皇の軍隊と南京事件 / 吉田裕 ||著 / 青木書店、1986年1月
  日本軍の中国侵略と暴行 南京大虐殺 / 日本教職員組合・国民教育研究所 ||刊 1986年5月
  南京事件を考える / 洞富雄、藤原彰、本多勝一 ||著 / 大月書店、1987年8月
  隠された聯隊史 20i下級兵士の見た南京事件の実相 / 下里正樹 ||著 / 青木書店、1987年12月
  続 隠された聯隊史 MG中隊員らの見た南京事件の実相 / 下里正樹 ||著 / 青木書店、1988年7月
  南京大虐殺の現場へ / 洞富雄、藤原彰、本多勝一 ||著 / 朝日新聞社、1988年12月
  南京への道 / 本多勝一 ||著 / 朝日文庫、1989年12月
  南京慟哭 / 阿瓏 ||著、関根謙(訳) / 五月書房、1994年11月
  南京難民区の百日 / 笠原十九司 ||著 / 岩波書店、1995年6月
  南京大虐殺と原爆 / 戦争犠牲者を心に刻む会編 ||著 /東方出版、1995年8月
  私の見た南京事件 / 奥宮正武 ||著 / PHP研究所、1997年9月
  南京事件 / 笠原十九司 ||著 / 岩波新書、1997年11月
  南京事件をどうみるか 日・中・米研究者による検証 / 藤原彰 ||著 / 青木書店、1998年7月
  中国人戦争被害者の証言 / 松尾章一 編 ||著 /皓星社ブックレット(6)、1998年12月
  THE RAPE OF NANKING THE FORGOTTEN HOLOCAUST OF WORLD WAR II / Iris Chang /A PENGUIN BOOK ,1998
  南京大虐殺否定論13のウソ / 南京事件調査研究会 ||著 / 柏書房、1999年10月
  「この事実を・・・・・・」「南京大虐殺」生存者証言集 / 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 ||編 加藤実 ||訳 / 星雲社、2000年2月発行
  脱戦争論 小林よしのりとの裁判を経て / 上杉聰 ||著 / 東方出版、2000年5月
  歴史学のなかの南京大虐殺 / ジョシュア・A・フォーゲル ||著 岡田良之助 ||訳 / 柏書房、2000年5月
  加害と赦し 南京大虐殺と東史郎裁判 / 東史郎さんの南京裁判を支える会 ||編 / 現代書館、2001年6月
   南京事件・関連記事・論文など
  
  証言による『南京戦史』(1) / 畝元正己(陸士46期) / 偕行社、昭和59(1984)年4月号
  証言による『南京戦史』(2) / 畝元正己(陸士46期) / 偕行社、昭和59(1984)年5月号
  証言による『南京戦史』(3) / 畝元正己(陸士46期) / 偕行社、昭和59(1984)年6月号
  証言による『南京戦史』(4) / 畝元正己(陸士46期) / 偕行社、昭和59(1984)年7月号
  証言による『南京戦史』(5) / 畝元正己(陸士46期) / 偕行社、昭和59(1984)年8月号
  証言による『南京戦史』(6) / 畝元正己(陸士46期) / 偕行社、昭和59(1984)年9月号
  証言による『南京戦史』(7) / 畝元正己(陸士46期) / 偕行社、昭和59(1984)年10月号
  朝日新聞に拒否された五通の反論 / 田中正明(評論家) / 文藝春秋社刊「文春」、昭和59(1984)年10月
  証言による『南京戦史』(8) / 畝元正己(陸士46期) / 偕行社、昭和59(1984)年11月号
  証言による『南京戦史』(9) / 畝元正己(陸士46期) / 偕行社、昭和59(1984)年12月号
  証言による『南京戦史』(10) / 畝元正己(陸士46期) / 偕行社、昭和60(1985)年1月号
  証言による『南京戦史』(11)<最終回> / 畝元正己(陸士46期) / 偕行社、昭和60(1985)年2月号
  日本恫喝の切り札に使われる「証言&#12539;南京大虐殺」を衝く / 伊藤玲(評論家) / 全貌社刊「ゼンボウ」、昭和60(1985)年2月
  参戦将兵達が語る 南京大虐殺説の虚構と実態 / 岡本次郎 / 昭和60(1985)年10月20日刊
  「南京大虐殺」に新史料! / サンケイ新聞、昭和60(1985)年8月10日朝刊
  架空だった南京大虐殺の証拠 謎の「崇善堂」とその実態 / 阿羅健一(評論家) / 産経新聞社「正論」、昭和60(1985)年10月
  証言!日本人の見た南京陥落(第1回) / 阿羅健一(評論家) / 産経新聞社「正論」、昭和61(1986)年5月号
  証言!日本人の見た南京陥落(第2回) / 阿羅健一(評論家) / 産経新聞社「正論」、昭和61(1986)年6月号
  証言!日本人の見た南京陥落(第3回) / 阿羅健一(評論家) / 産経新聞社「正論」、昭和61(1986)年7月号
  証言!日本人の見た南京陥落(第4回) / 阿羅健一(評論家) / 産経新聞社「正論」、昭和61(1986)年8月号
  証言!日本人の見た南京陥落(第5回) / 阿羅健一(評論家) / 産経新聞社「正論」、昭和61(1986)年9月号
  証言!日本人の見た南京陥落(第6回) / 阿羅健一(評論家) / 産経新聞社「正論」、昭和61(1986)年10月号
  証言!日本人の見た南京陥落(第7回) / 阿羅健一(評論家) / 産経新聞社「正論」、昭和61(1986)年11月号
  証言!日本人の見た南京陥落(第8回) / 阿羅健一(評論家) / 産経新聞社「正論」、昭和61(1986)年12月号
  証言!日本人の見た南京陥落(第9回) / 阿羅健一(評論家) / 産経新聞社「正論」、昭和62(1987)年1月号
  証言!日本人の見た南京陥落(第10回) / 阿羅健一(評論家) / 産経新聞社「正論」、昭和62(1987)年2月号
  証言!日本人の見た南京陥落(第11回) / 阿羅健一(評論家) / 産経新聞社「正論」、昭和62(1987)年3月号
  証言!日本人の見た南京陥落(第12回) / 阿羅健一(評論家) / 産経新聞社「正論」、昭和62(1987)年4月号
  証言!日本人の見た南京陥落(最終回) / 阿羅健一(評論家) / 産経新聞社「正論」、昭和62(1987)年5月号
  朝日新聞との闘い&#12539;われらの場合 都城23連隊の戦史を汚すことは断じて許さぬ / 吉川正司(元都城歩兵第23連隊&#12539;中隊長) / 「文藝春秋」、昭和62(1987)年5月
  論争史から見た南京虐殺事件 / 秦郁彦(拓殖大学教授) / 産経新聞社「正論」、1989年2月号
  南京事件を世界に知らせた男 自分の目で大虐殺を見た米人記者の回顧談 / 古森義久(ジャーナリスト) / 「文藝春秋」、平成元(1989)年10月
  「大虐殺」はあったのか 徹底検証 南京事件の真実 / 板倉由明(南京事件研究家) / 平成3(1991)
  シンポジウム「南京報道が狙うもの」実況録音 / 田中正明&#12539;中村粲&#12539;片岡正巳 / ゼンボウ、平成4年1月
  -謹んで英霊に捧ぐ- 「南京大虐殺」はなかった / 森王 琢(元第20連隊中隊長) / 平成6(1994)年8月
  南京事件の真相 / 東中野修道(亜細亜大学教授) / 日本文化研究所紀要 第2号(1995)年抜粋
  南京大虐殺への考察 / 斉藤忠次郎(元第16師団輜重兵16歩兵連隊第2中隊小隊1班所属輜重兵1等兵) / 平成8(1996)年1月
  逆説のニッポン歴史観 検証「朝日新聞キャンペーン」の世にもおかしな訂正記事 / 井沢元彦 / 小学館「SAPIO」、1997年5月28日号
  秦郁彦氏への忠告 「ザンゲ屋&#12539;曾根一夫」への信仰 / 板倉由明(戦史研究家) / 平成9(1997)年10月5日
  ラーベの日記から「南京の新事実」を読む / 板倉由明(戦史研究家) / 「月曜評論」、平成9(1997)年11月15日&#12539;25日
  ジョン&#12539;ラーベの日記「南京大虐殺」をどう読むか / 福田和也(文芸評論家) / 文藝春秋「諸君!」1997年12月号
  南京事件六十年目の真実「ラーベ日記」の信憑性を問う / 中村粲(獨協大学教授) / 産経新聞社「正論」、1998年1月号
  南京大虐殺「ラーベ効果」を測定する / 秦郁彦(日本大学教授) / 文藝春秋「諸君!」、1998年2月号
  改めて「ラーベ日記」を徹底検証する / 東中野修道(亜細亜大学教授) / 産経新聞社「正論」、1998年4月号
  「南京虐殺」"証拠写真"を鑑定する / 秦郁彦(日本大学教授) / 文藝春秋「諸君!」、1998年4月号
  新書「南京事件」の掲載写真について / 笠原十九司(宇都宮大学教授) / 「図書」、1998年4月号 
  外務省は「反日偽書」になぜ沈黙するのか / 塩谷紘(ジャーナリスト) / 文藝春秋「諸君!」、1998年5月号
  秦郁彦氏へ南京問題の考え方 / 渡部昇一(上智大学教授) / 文藝春秋「諸君!」、1998年5月号
  朝日&#12539;岩波が報じる「中国戦犯供述書」の信用度 / 田辺敏雄(現代史家) / 産経新聞社「正論」、1998年6月号
  東中野論文「ラーベ日記の徹底検証」を批判する / 板倉由明(南京問題研究家) / 産経新聞社「正論」、1998年6月号
  これは新しい戦争の典型例だ!アイリス&#12539;チャン「レイプ&#12539;オブ&#12539;南京」の恐るべき背景 / 鍛治俊樹(軍事評論家) / 産経新聞社「正論」、1998年7月号
  板倉由明氏の批判に答える やはり「ラーベ日記」は三等史料 / 東中野修道(亜細亜大学教授) / 産経新聞社「正論」、1998年7月号
  南京大虐殺 私の本に嘘や偽りはない / アイリス&#12539;チャン / TBSブリタニカ発行 「ニューズウィーク日本版」、1998年7月22日号
  「南京虐殺」はホロコーストではない / デビッド&#12539;M&#12539;ケネディ(スタンフォード大学歴史学部長) / 文藝春秋「諸君!」、1998年8月号
  アメリカを揺るがす「ザ&#12539;レイプ&#12539;オブ&#12539;南京」 / チャールズ&#12539;バレス / 「中央公論」、1998年8月号
  松井大将の日記改竄という"濡れ衣" / 田中正明(評論家) /月刊「日本」、1998年8月号掲載
  「レイプ&#12539;オブ&#12539;ナンキン」に紹介された阿中反日の歴史教科書 / 上杉千年(歴史教科書研究家) / 動向社刊「動向」、平成10(1998)年9月号掲載
  「ザ&#12539;レイプ&#12539;オブ&#12539;南京」中国の陰謀を見た / 浜田和幸(国際政治学者) / 「文藝春秋」、1998年9月号
  「レイプ&#12539;オブ&#12539;南京」のインチキ写真 / 藤岡信勝(東京大学教授) / 産経新聞社「正論」、1998年9月号
  「南京虐殺本」が起こした波紋 / NEWSWEEK、1998年9月16日号
  朝日新聞よ、新たな「中国人大虐殺」をでっちあげるな / 柿谷勲夫(軍事評論家) / 産経新聞社「正論」、1998年12月号
  「南京事件」は本当に虐殺だったのか / 「SAPIO」編集部 / 小学館「SAPIO」、1998年12月23日
  「犠牲者30万人」を強調するこれが「大虐殺記念館」だ / 惠谷治(ジャーナリスト) / 小学館「SAPIO」、1998年12月23日号
  朝日新聞の中国へのおもねりが「南京大虐殺」を独り歩きさせた / 片岡正巳(評論家) / 小学館「SAPIO」、1998年12月23日号
  「日本軍の中国人20万人大虐殺を否定したがる論者たちへ!」 / 笠原十九司(宇都宮大学教授) / 小学館「SAPIO」、1998年12月23日号
  NHKウオッチング / 中村粲(獨協大学教授) / 産経新聞社「正論」、1999年1月号
  笠原十九司論文「日本軍による南京20万人虐殺」を徹底論破する / 東中野修道(亜細亜大学教授) / 小学館「SAPIO」、1999年2月24日号
  中村粲氏の「南京事件一万人説」を批判する / 藤岡信勝(東京大学教授) / 産経新聞社「正論」、1999年3月号
  高裁も退けた「南京虐殺」のウソ / 阿羅健一(作家) / 産経新聞社「正論」、1999年3月号
  アイリス&#12539;チャン氏は脚色された資料をさらに反日に脚色している! / 松村俊夫 / 小学館「SAPIO」、1999年3月24日号
  短期連載 第一回 アイリス&#12539;チャン「ザ&#12539;レイプ&#12539;オブ&#12539;南京」の研究 / 藤岡信勝(東京大学教授) / 産経新聞社「正論」、1999年5月号
  「南京事件」の論議は常識に還れ-藤岡信勝氏の批判に答える / 中村粲(獨協大学教授) / 産経新聞社「正論」、1999年5月号
  反日プロパガンダに使われる日本の"謝罪金"村山元首相がばらまいた金の行方/阿羅健一(作家)/産経新聞社「正論」、1999年6月号
  短期連載 第二回 アイリス&#12539;チャン「ザ&#12539;レイプ&#12539;オブ&#12539;南京」の研究 / 東中野修道(亜細亜大学教授) / 産経新聞社「正論」、1999年6月号
  短期連載 第三回 アイリス&#12539;チャン「ザ&#12539;レイプ&#12539;オブ&#12539;南京」の研究 / 東中野修道(亜細亜大学教授) / 産経新聞社「正論」、1999年7月号
  虚報の真犯人はエドガー&#12539;スノーだ / 鈴木明(作家) / 産経新聞社「正論」、1999年7月号
  「戦争犯罪と戦後補償を考える国際市民フォーラム」に対する公開質問状 / 藤岡信勝(東京大学教授) / 「動向」平成12(2000)年新春号
  マイケル&#12539;ホンダ氏との対話 / 松尾一郎 / 「動向」平成12年新春号
  南京で考えた南京事件 / 中村粲(獨協大学教授) / 産経新聞社「正論」、2000年1月号
  「背徳者」はどっちか日本文化防衛戦を勝ち抜け / 竹本忠雄(筑波大学名誉教授) / 産経新聞社「正論」、2000年1月号
  歴史学における写真史料-南京事件の場合- / 井上久士(駿河台大学助教授) / 「歴史論評」2000年10月号
  「南京大虐殺」という名の虚構は国民党による「対外情報戦」の産物だ / 北村稔(立命館大学教授) / 小学館「SAPIO」、2002年2月27日号
  「南京事件」今改めて見直すべき日本人48人の証言の「真実」 / 阿羅健一 / 小学館「SAPIO」、2002年2月27日号
  アメリカを篭絡した北京と在米華僑情報宣伝工作の全手口 / 浜田和幸 / 小学館「SAPIO」、2002年2月27日号
  中国政府が中国系アメリカ人の「対日戦争責任追及」に公然と加担し始めた / 高濱賛 / 小学館「SAPIO」、2002年2月27日号
  南京大学教授ベイツの"化けの皮" / 東中野修道(亜細亜大学教授) / 文藝春秋「諸君!」、2002年4月号
  ニセ写真のカラクリを暴く / 松尾一郎(日中問題研究家) / 文藝春秋「諸君!」、2002年4月号
  「南京事件」―虚構の確認 / 北村稔(立命館大学教授) / 文藝春秋刊「諸君!」、2002(平成14)年6月号掲載
  日中戦争期における中国国民党の対外宣伝活動 (II) / 中田崇 / 政治経済史学第431号(2002年7月)抜粋
  「南京戦&#12539;元兵士102人の証言」のデタラメさ -テレビ朝日「ニュースステーション」が増幅垂れ流した反日&#12539;自虐報道の正体 / 阿羅健一(近現代史研究家) / 産経新聞社「正論」、平成14(2002)年11月号掲載
  これでも「皆殺し」と言うか!南京攻略戦&#12539;捕虜収容所の映像発見 / 東中野修道 / 産経新聞「正論」、平成15(2003)年2月号
  特報 南京「大虐殺」を覆す 決定的証拠を発掘した / 東中野修道 / 産経新聞社「正論」、平成15(2003)年4月号
  南京大虐殺はあったのか / 原 剛(はら たけし) / 文藝春秋「諸君!」、平成15(2003)年7月号
  裁かれる「百人斬り」捏造報道 / 向井千恵子 / 文藝春秋「諸君!」、平成15(2003)年9月号
  やっぱりなかった大虐殺 南京攻略戦、真実の証言 第6師団の兵士たちはかく語りき / 東中野修道 / 産経新聞「正論」、平成15(2003)年9月号
  百人斬り 訴訟リポート 名誉回復その日まで / 阿羅健一 / 産経新聞社「正論」、平成15(2003)年12月号
  中国の南京「虐殺」宣伝に風穴を 当事者への取材、名誉回復訴訟に取り組んで / 阿羅健一 / 祖国と青年、平成15年12月号
   その他、書籍&#12539;文献&#12539;史料など
  
  日本軍隊史 成立時代の巻 / 田中惣五郎 ||著 / 理論社刊、1954(昭和29)年11月
  三光 日本人の中国における戦争犯罪の告白 / 神吉晴夫 ||編 / 光文社、昭和32(1957)年3月
  世界ノンフィクション全集 第八路軍従軍記 / アグネス&#12539;スメドレー ||著 / 筑摩書房、昭和37(1962)年7月
  野戦郵便旗 / 佐々木元勝 ||著 / 現代史出版会、昭和48(1973)年4月
  続 野戦郵便旗 / 佐々木元勝 ||著 / 現代史出版会、昭和48(1973)年7月
  日中戦争裏方記 / 岡田酉次 ||著 / 東洋経済新報社、昭和49(1974)年3月
  わが半生 (上) / 愛新覚羅&#12539;溥儀 ||著 / 筑摩書房、昭和52(1977)年12月
  わが半生 (下) / 愛新覚羅&#12539;溥儀 ||著 / 筑摩書房、昭和52(1977)年12月
  大東亜戦争秘録 心理作戦の回想 / 恒石重嗣 ||著 / 東宣出版、昭和53(1978)年8月
  昭和史の軍人たち / 秦郁彦 ||著 / 文藝春秋、昭和57(1982)年6月
  カメラと人生 白井茂回顧録 / 白井茂 ||著 / ユニ通信社、1983(昭和58)年
  中国戦犯獄中記 / 笠原正登 ||著 / 栄光出版社、昭和59(1984)年11月
  朝日新聞の「犯罪」誰がために情報は操作される / 世界日報「朝日」問題取材班 ||著 / 世界日報社、昭和61(1986)年8月
  真珠湾は眠っていたか III歴史の審判 / ゴードン&#12539;W&#12539;プランケ ||著 / 講談社、昭和62(1987)年1月
  戦争報道の内幕 隠された真実 / フィリップ&#12539;ナイトリー ||著 / 時事通信社、昭和62(1987)年2月
  日本の暗号を解読せよ 日米暗号戦史 / ロナルド&#12539;ルウィン / 草思社、昭和63(1988)年12月12日
  大東亜戦争シリーズNo.1 昭和史の真実-日米関係を破綻させた米国の極東戦略- / 日本を守る国民会議 / 平成3(1991)年11月20日刊
  周仏海日記 / 蔡徳金 ∥編 村田忠禧&#12539;楊晶&#12539;廖隆幹&#12539;劉傑 ∥訳 / みすず書房、平成4(1992)年2月10日刊 
  従軍カメラマンの戦争 / (文&#12539;構成)石川保昌、(写真)小柳次一 ||著 / 新潮社版、平成5(1993)年3月
  昭和史の謎を追う (上) / 秦郁彦 ||著 / 文藝春秋、平成5(1993)年3月
  昭和史の謎を追う (下) / 秦郁彦 ||著 / 文藝春秋、平成5(1993)年3月
  「朝日」に貶められた現代史 / 田辺敏雄 ∥著 / (株)全貌社、平成6(1994)年1月
  大東亜戦争は正当防衛であった! / 山本健造 ||著 / 福来出版、平成6(1994)年5月
  大東亜戦争シリーズNo.2 昭和史の真実 II 満州事変&#12539;支那事変&#12539;日米戦争を根本的に問い直す-日本は侵略国家ではない / 日本会議 / 平成6(1994)年6月11日刊
  大東亜戦争シリーズNo.3 昭和史の真実 III 昭和史の真実PART III 欧米植民地支配の世界史的展開と大東亜戦争 / 日本を守る国民会議 / 平成7(1995)年3月16日刊
  戦後50年 決定的瞬間の真実 / グイド&#12539;クノップ ||著 / 文藝春秋、平成7(1995)年7月
  憲兵物語 / 森本賢吉 ||著 三宅一志 ||構成 / 光人社、1997(平成9)年2月
  こうして日本は侵略国のされた / 冨士信夫 ||著 / 展転社、平成9(1997)年4月
  「自虐史観」の病理 / 藤岡信勝(東京大学教授) / 文藝春秋、平成9(1977)年9月
  捏造された日本史 / 黄文雄 ||著 / 日本文芸社、平成9(1997)年9月
  朝日新聞の正義 / 井沢元彦、小林よしのり ||著 / 小学館、平成10(1998)年1月
  英霊の言乃葉(4) / 靖国神社社務所、平成10(1998)年1月 
  わかりやすい日中戦争 / 三野正洋 ||著 / 光人社、平成10(1998)年3月
  國、亡ぼす勿れ-私の遺言 / 田中正明 ||著 / 展転社、平成10(1998)年4月
  罠に嵌った日本史 / 黄文雄 ||著 / 日本文芸社、平成11(1999)年5月
  小艦艇入門 海軍を支えた小艦徹底研究 / 木俣滋郎 ||著 / 光人社NF文庫、平成11(1999)年12月
  わが愛する孫たちへ伝えたい 戦後 歴史の真実 / 前野 徹 ∥著 / 株式会社経済会、平成12(2000)年5月30日
  シナ大陸の真相 / K&#12539;カール&#12539;カワカミ ||著 福井雄三 ||訳 / 展転社、平成13(2001)年1月
  写真集 日本海軍艦艇ハンドブック / 多賀一史 ||著 / PHP文庫、平成13(2001)年7月
  抗日戦回想録 / 郭沫若 ||著 / 中公文庫、平成13(2001)年8月
  「日中友好」のまぼろし / 古森義久 ||著 / 小学館、平成14(2002)年1月
  日中戦争知られざる真実 / 黄文雄 ||著 / 光文社、平成14(2002)年1月
  日本と中国はなぜ戦ったのか / 益井康一 ||著 / 光人社、2002(平成14)年2月
  孤高の鷲 リンドバーグ第二次大戦参戦記 (上)(下) / チャールズ&#12539;リンドバーグ ||著 / 学研M文庫、平成14(2002)年2月
  戦争報道の内幕 隠された真実 / フィリップ&#12539;ナイトリー ||著 / 中公文庫、平成16(2004)年8月
   南京事件&#12539;関連新聞記事など
  
  幻の映画「南京」発見 米国から帰還したフィルムから / 朝日新聞夕刊、平成5(1993)年8月7日
  南京事件 またニセ写真 軍服が当時と違う / 産経新聞、平成7(1995)年3月5日掲載
  幻の映画「南京」50年ぶり発見 旧日本軍占領直後に撮影 / 朝日新聞、平成7(1995)年12月6日
  岩波新書「南京事件」に疑惑写真 日本兵に拉致実は農作業からの帰路 / 産経新聞夕刊、平成10(1998)年2月28日
  ピースおおさか 偏向展示 新たに11ヵ所「誤解与える」と修正、撤去 / 産経新聞夕刊、平成10(1998)年3月30日
  「レイプ&#12539;オブ&#12539;南京」疑惑写真 「史実わい曲」新たに2枚 / 産経新聞、平成10(1998)年6月13日
  写真集「レイプ&#12539;オブ&#12539;南京」さらに2枚のニセ写真発見 「略奪の報酬」実は「民衆から買った鶏」 / 産経新聞、平成10(1998)年6月16日
  Wars of Memory When Iris Chang wrote "The Rape of Nanking", to memorialize one of the bloodiest massacres in modern times, she was‘t ready for the firestom she started / San Francisco Chronicle, July 26, 1998
  南京事件ベイツ&#12539;メモ 中華民国の公式文書「4万人殺害説」削除 / 産経新聞、平成10(1998)年7月29日
  「レイプ&#12539;オブ&#12539;南京」"慰安婦"実は"農夫" 米有力紙写真の改ざん指摘 / 産経新聞夕刊、平成10(1998)年8月6日
  「レイプ&#12539;オブ&#12539;南京」また事実と無関係写真 パネ-号撃沈掲載米艦は別の船 / 産経新聞、平成10(1998)年9月22日
  写真集「レイプ&#12539;オブ&#12539;南京」 「反日宣伝用」を掲載 米やらせ映画演出の場面 / 産経新聞、平成10(1998)年9月26日
  写真集「レイプ&#12539;オブ&#12539;南京」同じ登場人物でやらせ / 産経新聞、平成10(1998)年9月27日
  レイプ&#12539;オブ&#12539;南京 修正せず日本語版刊行へ 出版元「著者の希望」事実誤認を黙殺 / 産経新聞、平成11(1999)年2月8日
  レイプ&#12539;オブ&#12539;南京 日本語版刊行を中止 / 産経新聞、平成11(1999)年2月9日
  アピール チャン氏の事実誤認は歴史への冒涜 / 産経新聞、平成11(1999)年2月16日
  日本政府に賠償要求決議 「南京虐殺」が独り歩き? 米カリフォルニア州議会 / 産経新聞、平成11年8月27日
  「戦争犯罪と戦後補償を考える国際市民フォーラム」真実追求と和解前提なら告発運動を支持エーブラハム&#12539;クーパー師 / 産経新聞、平成11(1999)年12月10日
  マイク&#12539;ホンダ氏 事実なら謝罪と補償求め得る / 産経新聞、平成11(1999)年12月10日
  戦争犯罪と戦後補償を考える国際市民フォーラム 原爆被害と併せ論議を / 産経新聞、平成11(1999)年12月12日
  「戦争犯罪と戦後補償を考える国際市民フォーラム」開幕 チャン氏の本 映像で紹介 信憑性欠く写真も登場 / 産経新聞、平成11(1999)年12月11日
  国際市民フォーラム閉幕 前長崎市長また原爆容認論 突出発言に参加者批判 / 産経新聞夕刊、平成11(1999)年12月13日
  「戦争犯罪と戦後補償を考える国際市民フォーラム」を取材して イデオロギー過多 性急な日本糾弾 目標の重点を「和解に」 / 産経新聞、平成11(1999)年12月14日
   日中(南京含む)&#12539;関連映像史料(写真集)など
  
  週刊朝日&#12539;アサヒグラフ臨時増刊 北支事變画報 第一輯 / 東京大阪朝日新聞社 /昭和12(1937)年7月30日発行 
  週刊朝日&#12539;アサヒグラフ臨時増刊 北支事變画報 第二輯 / 東京大阪朝日新聞社 /昭和12(1937)年8月15日発行
  週刊朝日&#12539;アサヒグラフ臨時増刊 日支事變画報 第三輯 / 東京大阪朝日新聞社 /昭和12(1937)年8月30日発行
  歴史寫眞特輯號 北支事變 / 歴史寫眞會、昭和12(1937)年9月1日発行
  週刊朝日&#12539;アサヒグラフ臨時増刊 支那事變画報 第四輯 / 東京大阪朝日新聞社 /昭和12(1937)年9月20日発行
  支那大事變寫眞史 / 成光堂、昭和12(1937)年9月20日発行
  週刊朝日&#12539;アサヒグラフ臨時増刊 支那事變画報 第五輯 / 東京大阪朝日新聞社 /昭和12(1937)年10月5日発行
  週刊朝日&#12539;アサヒグラフ臨時増刊 支那事變画報 第六輯 / 東京大阪朝日新聞社 /昭和12(1937)年10月23日発行
  週刊朝日&#12539;アサヒグラフ臨時増刊 支那事變画報 第七輯 / 東京大阪朝日新聞社 /昭和12(1937)年11月8日発行
  週刊朝日&#12539;アサヒグラフ臨時増刊 支那事變画報 第八輯 / 東京大阪朝日新聞社 /昭和12(1937)年11月22日発行
  週刊朝日&#12539;アサヒグラフ臨時増刊 支那事變画報 第九輯 / 東京大阪朝日新聞社 /昭和12(1937)年12月5日発行
  週刊朝日&#12539;アサヒグラフ臨時増刊 支那事變画報 第十輯 / 東京大阪朝日新聞社 /昭和12(1937)年12月22日発行
  LIFE / 1937.10.4
  LIFE / 1938.1.10
  大阪毎日&#12539;東京日日特派員撮影 支那事変画報 第十四輯 / 大阪毎日新聞社 /昭和13年1月1日発行
  大阪毎日&#12539;東京日日特派員撮影 支那事変画報 第十五輯 / 大阪毎日新聞社 /昭和13年1月11日発行
  大阪毎日&#12539;東京日日特派員撮影 支那事変画報 第十六輯 / 大阪毎日新聞社 /昭和13年1月21日発行
  週刊朝日&#12539;アサヒグラフ臨時増刊 支那事變画報 第十一輯 / 東京大阪朝日新聞社 /昭和13(1938)年1月27日発行
  大阪毎日&#12539;東京日日特派員撮影 支那事変画報 第十七輯 / 大阪毎日新聞社 /昭和13年2月1日発行
  歴史写真 抗日支那壊滅号 /昭和13年2月1日発行 
  大阪毎日&#12539;東京日日特派員撮影 支那事変画報 第十八輯 / 大阪毎日新聞社 /昭和13年2月11日発行
  大阪毎日&#12539;東京日日特派員撮影 支那事変画報 第十九輯 / 大阪毎日新聞社 /昭和13年2月21日発行
  週刊朝日&#12539;アサヒグラフ臨時増刊 支那事變画報 第十二輯 / 東京大阪朝日新聞社 /昭和13(1938)年2月25日発行
  大阪毎日&#12539;東京日日特派員撮影 支那事変画報 第二十輯 / 大阪毎日新聞社 /昭和13年3月1日発行
  大阪毎日&#12539;東京日日特派員撮影 支那事変画報 第廿一輯 / 大阪毎日新聞社 /昭和13年1月11日発行
  週刊朝日&#12539;アサヒグラフ臨時増刊 支那事變画報 第十三輯 / 東京大阪朝日新聞社 /昭和13(1938)年3月20日発行
  大阪毎日&#12539;東京日日特派員撮影 支那事変画報 第廿二輯 / 大阪毎日新聞社 /昭和13年3月21日発行
  大阪毎日&#12539;東京日日特派員撮影 支那事変画報 第廿三輯 / 大阪毎日新聞社 /昭和13年4月1日発行
  週刊朝日&#12539;アサヒグラフ臨時増刊 支那事變画報 第十四輯 / 東京大阪朝日新聞社 /昭和13(1938)年4月10日発行
  大阪毎日&#12539;東京日日特派員撮影 支那事変画報 第廿四輯 / 大阪毎日新聞社 /昭和13年4月11日発行
  週刊朝日&#12539;アサヒグラフ臨時増刊 支那事變画報 第十五輯 / 東京大阪朝日新聞社 /昭和13(1938)年5月5日発行
  週刊朝日&#12539;アサヒグラフ臨時増刊 支那事變画報 第十六輯 / 東京大阪朝日新聞社 /昭和13(1938)年5月20日発行
  週刊朝日&#12539;アサヒグラフ臨時増刊 支那事變画報 第十七輯 / 東京大阪朝日新聞社 /昭和13(1938)年6月5日発行
  週刊朝日&#12539;アサヒグラフ臨時増刊 支那事變画報 第十八輯 / 東京大阪朝日新聞社 /昭和13(1938)年6月18日発行
  大阪毎日&#12539;東京日日特派員撮影 支那事変画報 第丗四輯 / 大阪毎日新聞社 /昭和13年6月21日発行
  週刊朝日&#12539;アサヒグラフ臨時増刊 支那事變画報 第十九輯 / 東京大阪朝日新聞社 /昭和13(1938)年7月10日発行
  週刊朝日&#12539;アサヒグラフ臨時増刊 支那事變画報 第二十輯 / 東京大阪朝日新聞社 /昭和13(1938)年7月30日発行
  大阪毎日&#12539;東京日日特派員撮影 支那事変画報 第丗五輯 / 大阪毎日新聞社 /昭和13年8月1日発行
  大阪毎日&#12539;東京日日特派員撮影 支那事変画報 第丗六輯 / 大阪毎日新聞社 /昭和13年8月11日発行
  大阪毎日&#12539;東京日日特派員撮影 支那事変画報 第丗七輯 / 大阪毎日新聞社 /昭和13年8月21日発行
  週刊朝日&#12539;アサヒグラフ臨時増刊 支那事變画報 第二十一輯 / 東京大阪朝日新聞社 /昭和13(1938)年8月25日発行
  大阪毎日&#12539;東京日日特派員撮影 支那事変画報 第丗八輯 / 大阪毎日新聞社 /昭和13年9月1日発行
  大阪毎日&#12539;東京日日特派員撮影 支那事変画報 第丗九輯 / 大阪毎日新聞社 /昭和13年9月11日発行
  大阪毎日&#12539;東京日日特派員撮影 支那事変画報 第四十輯 / 大阪毎日新聞社 /昭和13年9月21日発行
  週刊朝日&#12539;アサヒグラフ臨時増刊 支那事變画報 第二十二輯 / 東京大阪朝日新聞社 /昭和13(1938)年10月1日発行
  大阪毎日&#12539;東京日日特派員撮影 支那事変画報 第四十一輯 / 大阪毎日新聞社 /昭和13年10月1日発行
  大阪毎日&#12539;東京日日特派員撮影 支那事変画報 第四十二輯 / 大阪毎日新聞社 /昭和13年10月11日発行
  大阪毎日&#12539;東京日日特派員撮影 支那事変画報 第四十三輯 / 大阪毎日新聞社 /昭和13年10月21日発行
  大阪毎日&#12539;東京日日特派員撮影 支那事変画報 第四十四輯 / 大阪毎日新聞社 /昭和13年11月1日発行
  週刊朝日&#12539;アサヒグラフ臨時増刊 支那事變画報 第二十三輯 / 東京大阪朝日新聞社 /昭和13(1938)年11月7日発行
  大阪毎日&#12539;東京日日特派員撮影 支那事変画報 第四十五輯 / 大阪毎日新聞社 /昭和13年11月11日発行
  週刊朝日&#12539;アサヒグラフ臨時増刊 漢口攻略記念號 支那事變画報 第二十四輯 / 東京大阪朝日新聞社 /昭和13(1938)年11月15日発行
  大阪毎日&#12539;東京日日特派員撮影 支那事変画報 第四十六輯 / 大阪毎日新聞社 /昭和13年11月21日発行
  大阪毎日&#12539;東京日日特派員撮影 支那事変画報 第四十七輯 / 大阪毎日新聞社 /昭和13年12月1日発行
  大阪毎日&#12539;東京日日特派員撮影 支那事変画報 第四十八輯 / 大阪毎日新聞社 /昭和13年12月11日発行
  週刊朝日&#12539;アサヒグラフ臨時増刊 支那事變画報 第二十五輯 / 東京大阪朝日新聞社 /昭和13(1938)年12月17日発行
  大阪毎日&#12539;東京日日特派員撮影 支那事変画報 第四十九輯 / 大阪毎日新聞社 /昭和13年12月21日発行
  週刊朝日&#12539;アサヒグラフ臨時増刊 支那事變画報 第二十六輯 / 東京大阪朝日新聞社 /昭和14(1939)年2月5日発行
  週刊朝日&#12539;アサヒグラフ臨時増刊 支那事變画報 第二十七輯 / 東京大阪朝日新聞社 /昭和14(1939)年3月5日発行
  週刊朝日&#12539;アサヒグラフ臨時増刊 支那事變画報 第二十八輯 / 東京大阪朝日新聞社 /昭和14(1939)年4月10日発行
  週刊朝日&#12539;アサヒグラフ臨時増刊 支那事變画報 第二十九輯 / 東京大阪朝日新聞社 /昭和14(1939)年4月25日発行
  週刊朝日&#12539;アサヒグラフ臨時増刊 支那事變画報 第三十輯 / 東京大阪朝日新聞社 /昭和14(1939)年5月25日発行
  週刊朝日&#12539;アサヒグラフ臨時増刊 支那事變画報 聖戦二周年記念號 第三十一輯 / 東京大阪朝日新聞社 /昭和14(1939)年7月5日発行
  週刊朝日&#12539;アサヒグラフ臨時増刊 支那事變画報 第三十二輯 / 東京大阪朝日新聞社 /昭和14(1939)年8月5日発行
  週刊朝日&#12539;アサヒグラフ臨時増刊 支那事變画報 第三十三輯 / 東京大阪朝日新聞社 /昭和14(1939)年10月22日発行
  週刊朝日&#12539;アサヒグラフ臨時増刊 支那事變画報 第三十四輯 / 東京大阪朝日新聞社 /昭和15(1940)年3月20日発行
  週刊朝日&#12539;アサヒグラフ臨時増刊 支那事變画報 第三十五輯 / 東京大阪朝日新聞社 /昭和15(1940)年8月30日発行
  支那事變寫眞全輯 中 上海戦線 / 朝日新聞社発行、昭和13年3月発行
  皇威輝く 中支之展望 / 三益社 /昭和13年8月25日発行
  中支大観寫眞帖 / 株式会社 華中洋行 /昭和14(1939)年8月24日発行
  日本戦争外史 従軍記者 / 全日本新聞連盟 ||編纂、昭和40(1965)年9月10日発行
  毎日グラフ 日本の戦歴 臨時増刊号 / 毎日新聞社、1965(昭和40)年8月1日
  毎日グラフ 続日本の戦歴 臨時増刊号 / 毎日新聞社、1965(昭和40)年11月25日
  日本の戦歴 / 毎日新聞社、昭和42(1967)年4月
  中国の日本軍 / 本多勝一 ||著 / 総樹社、昭和47(1972)年7月発行
  日本歴史シリーズ 第21巻 太平洋戦争 / 世界文化社、1974年
  朝日新聞に見る日本の歩み 破滅への軍国主義 I (昭和12年-14年) / 朝日新聞社、昭和49(1974)年6月20日発行
  1億人の昭和史 [2]二&#12539;二六事件と日中戦争 / 毎日新聞社、昭和50(1975)年7月1日発行
  アサヒグラフに見る昭和の世相-4 (昭和12年-16年) / 朝日新聞社、昭和50(1975)年8月30日発行
  1億人の昭和史 日本の戦史 [10]不許可写真史 / 毎日新聞社、昭和52(1977)年1月1日発行
  1億人の昭和史 日本の戦史 [3]日中戦争 1 / 毎日新聞社、昭和54(1979)年6月25日発行
  1億人の昭和史 日本の戦史 [4]日中戦争 2 / 毎日新聞社、昭和54(1979)年8月25日発行
  1億人の昭和史 日本の戦史 [5]日中戦争 3 / 毎日新聞社、昭和54(1979)年10月25日発行
  1億人の昭和史 日本の戦史 [6]日中戦争 4 / 毎日新聞社、昭和54(1979)年12月25日発行
  写真集 支那事変 / 国書刊行会、昭和54(1979)年2月
  カール&#12539;マイダンス 激動の日本の目撃者 1941-1951/ 三木淳 ||監修 / ニッコールクラブ、昭和58(1983)年3月
  支那事変 大東亜戦争 寫眞集(附)南太平洋ソロモン戦史 / 鵜飼敏定 ||著 / ホンヤク出版、昭和58(1983)年5月
  激動の中の天皇像 / 新人物往来社、昭和63年12月
  私の従軍中国戦線 / 村瀬守保 ||著、深田英夫 ||発行 / 日本機関紙出版センター、1987(昭和62)年12月 
  未公開写真に見る日中戦争 / 新人物往来社、1989年4月
  20世紀の歴史[15] 第2次世界大戦 [上] 戦火の舞台 / J&#12539;キャンベル=編、入江昭=監修、小林章夫=監訳 / 平凡社、1990年10月
  写真図説 日本の侵略 アジア民衆法廷準備会編 / 大月書店、1992年12月
  朝日新聞が報道「平和甦る南京」の写真特集 日本軍による大虐殺はなかった!! / 田中正明 ||著 / 教科書を正す親子の会、平成6(1994)年4月25日発行
  写真集 南京大虐殺 / 「写真集&#12539;南京大虐殺」を刊行するキリスト者の会 / エルピス、1995年4月
  ジュニア版写真で見る 日本の侵略 アジア民衆法廷準備会編 / 大月書店、1995年4月
  「中国版:対日戦争史録」(中国抗日戦争史録) / 官公庁文献研究会、平成7年3月
  <新版>死者が語る戦争 / 河出書房新社、1995(平成7)年7月
  日中戦争 日&#12539;米&#12539;中報道カメラマンの記録 / 平塚柾緒 ||編著 / 翔泳社、1995(平成7)年7月
  THE RAPE OF NANKING AN UNDENIABLE HISTORY IN PHOTOGRAPHS / 史詠、尹集鈞 ||著 / Innovative Publishing Group,1997
  "南京大虐殺"を克明に――[発見]ナチ党員の日記が明かす「60年前の真相」 / 講談社「FRIDAY」、平成9(1997)年10月24日号
  毎日新聞秘蔵 不許可写真 1 / 毎日新聞社、1998年12月30日発刊
  毎日新聞秘蔵 不許可写真 2 / 毎日新聞社、1999年1月10日発刊
  図説 日中戦争 太平洋戦争研究会編 / 森山康平 ||著 / 河出書房新社、2000年1月
   関連映像史料(ビデオ)など
  
  戦線後方記録映画-上海 / 東宝映画文化映画部製作、1938(昭和13)年、2月1日公開
  戦線後方記録映画-南京 / 東宝映画文化映画部製作、1938(昭和13)年、2月20日公開 
  パラマウント&#12539;ニュース / アーサー&#12539;メンケン撮影、1938(昭和13)年、2月公開
  バトル&#12539;オブ&#12539;チャイナ / 米国陸軍製作、1944(昭和19)年製作
  中国之怒吼 / 中華民国国民政府(台湾)製作、昭和25年以降
  東京裁判 前&#12539;後編 / 講談社 / 製造、発売元(株)ポニーキャニオン
  終戦記念戦記シリーズ 激動日中戦史秘録 / ジャパンホーム&#12539;ビデオ
  天皇の名のもとに-南京大虐殺の真実 / 1995年
  Magee‘s Testament (マギーの遺言)
   南京事件&#12539;関連テレビ放映番組リスト
  
  筑紫哲也 ニュース23 従軍日記は語る / TBS放送(関西では毎日放送) / 平成6(1994)年5月27日放送
  筑紫哲也 ニュース23 南京事件生存者の証言 / TBS放送 / 平成6(1994)年8月11日放送
  筑紫哲也 ニュース23 ラーベ日記 / TBS放送 / 平成9(1997)年12月15日放送
  アイリス&#12539;チャンと斎藤邦彦駐米大使とのテレビ討論 / BS-7ch / 平成10(1998)年12月2日放送
  ETV特集 シリーズ日本人抑留の記録 第1回 抑留から戦犯裁判まで / NHK / 平成11年12月6日放送
  ETV特集 シリーズ日本人抑留の記録 第2回 戦犯裁判での証言 / NHK / 平成11年12月7日放送
  ニュース&#12539;ステーション 南京事件 682枚の写真が語る真実 / テレビ朝日 / 平成11(1999)年12月16日放送
  ニュース&#12539;ステーション 元兵士が語る「南京戦」の真実 / テレビ朝日 / 平成14(2002)年8月15日放送
  筑紫哲也 ニュース23 巨龍解剖 南京事件 / TBS放送 / 平成14(2002)年9月26日放送
  
  --------------------------------------------------------------------------------
  
  [参考史料]へ戻る
  
作者:陈先进 时间:2004-11-20 10:38:32
  彻头彻尾这个词的原意是什么啊?
  
作者:newpeng 时间:2004-11-20 10:50:38
  作者:ytrgmj 回复日期:2004-11-20 10:26:03 
    还是陈先进厉害,直接把数字精确到个位了。
    ============================================================
    错了,这个数字不是陈先进提出得,是写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的墙上
  ------------------------------------------------------
  
  如此说来还有问题,南京大屠杀纪念馆那个300000应该换成30万。
  
  
  
作者:周仁 时间:2004-11-20 10:53:31
  陈先进:
   我相信你的中文能力还没有退化,不能理解,请用《新华字典》,如果还不能理解,这就不是我的原因了。
  
   既然你能质疑我的观点,相信你对日本相关的研究也烂熟于胸,
  书单我已列出,请你证明我是如何“自己炮制出”的 。
作者:raku8731-2 时间:2004-11-20 12:15:43
  作者:林佳树 回复日期:2004-11-19 23:03:06 
    我记得这个拉苦八七三幺好像也不是学历史的。
  
  >>是啊,俺不是学历史的,所以不会去妄评历史,不过俺知道林思云是什么货色.一堆狗粪,你是不是要添过之后才知道是狗粪呀
  
  
作者:raku8731-2 时间:2004-11-20 12:24:35
  作者:被人海淹没 回复日期:2004-11-19 22:47:37 
    作者:raku8731-2 回复日期:2004-11-19 21:23:01 
       >>林思云这个白痴是理工科出身的,对历史的了解就象轮子功对佛教道教的理解,所以只能在网上混淆黑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如果林思云是白痴,那网上的诸位岂不是比白痴还弱智?
    林思云特立独行,天马行空,考证严谨,立场客观,引导时评潮流,全球中文论坛头牌写手绝非浪得虚名。
  
  
  >>也许林思云不是白痴,而是无耻.无耻才会有虚名嘛.
  至于你说他考证严谨,立场客观,我想只有RZ才会这么理解.考证这么"严谨",怎么不去学术杂志上发表呀?怎么不去学会报告呀?
  
楼主ID_张三 时间:2004-11-20 16:31:40
  >作者:糊涂椰子 回复日期:2004-11-20 9:33:18 
  >张三先生爱“党”爱“国”是不容置疑地,至于该“党”与“国”是什么党什么国那咱们就不清楚了
  
  唉,造谣不累么?就是真不累,也要有用啊。张三爱的党当然是中国共产党,爱的国当然是中国,张三所有帖子都是证明啊,剿除汉奸日狗,是张三的应尽职责啊。
楼主ID_张三 时间:2004-11-20 16:51:53
  〉作者:周仁 回复日期:2004-11-20 10:10:26 
  〉只是最后,以林思云的逻辑进行分析:作出大屠杀是撤头撤尾谎言的“学术”人士,
  
  这话从何说起?林思云哪里作出“大屠杀是彻头彻尾谎言”的结论了?原话何在啊?你这样的认字水平,要张三回答你什么?主帖和张三的几个跟帖,再看一遍好么?之所以说到“学术”,是因为有人造谣说张纯如是历史学家;她的书是历史、而不是文学著作啊,怎么能不行辩证?造谣的始作俑者,是美国百人会。
作者:raku8731-2 时间:2004-11-20 17:32:31
  奇怪了,张三连经济评论家和经济学者的区别,大众刊物和学术刊物的区别都不知道,怎么谈起学术来了.猪插根葱还能变象啊.
作者:陈先进 时间:2004-11-20 17:43:27
  周仁先生的原话:
  "只是最后,以林思云的逻辑进行分析:作出大屠杀是撤头撤尾谎言的“学术”人士,有没有来过中国进行调查,了解?"
  
  
  
  何谓学术人士?一个人说出的话,如果本国大多人都当他放屁,怎么到你的眼中就成了学术人士。
  难道这个人在日本的声誉地位,和张纯如女士在美国台湾的声誉地位是相当的么?
  如果照你这样说,我把一个说"核平日本"核平台湾"的中国极端愤青,也可以污蔑为中国的学术人士了?
  
作者:糊涂椰子 时间:2004-11-20 17:50:34
  作者:糊涂椰子 回复日期:2004-11-20 9:33:18 
    这就是你少见识了
    张三先生已多次公开声明其爱“党”爱“国”,并宣称蛐蛐与其是一个战壕里的为“党”工作的“战友”
    张三先生爱“党”爱“国”是不容置疑地
  
  作者:ID_张三 回复日期:2004-11-20 16:31:40 
    唉,造谣不累么?就是真不累,也要有用啊。张三爱的党当然是中国共产党,爱的国当然是中国,张三所有帖子都是证明啊,剿除汉奸日狗,是张三的应尽职责啊。
  
  ==============
  唉,看来三儿真是奴性使然,俺好心为它辩解、为它正名,它居然狗咬吕洞宾说俺造谣,真是脑子进水了
楼主ID_张三 时间:2004-11-20 18:04:33
  >作者:糊涂椰子 回复日期:2004-11-20 17:50:34 
  
  这位粉丝,刚才忘了同时道谢,抱歉。但是事实在哪里,张三就在哪里。你“至于该‘党’与‘国’是什么党什么国那咱们就不清楚了”
  的说法,是根本睁眼说瞎话啊,张三爱中共和中国的拳拳之心,从来都是可昭日月的啊。
作者:糊涂椰子 时间:2004-11-20 18:11:11
  张三,俺也是凭事实说话,是什么党什么国日月清楚,可咱们的确不清楚啊,也没法清楚,是不?口说无凭啊,何以取信
楼主ID_张三 时间:2004-11-20 21:13:57
  kao怎么张三的一套被人学去了:(
作者:周仁 时间:2004-11-20 21:50:09
  ID_张三
  陈先进
  两位对我的问题,选择性失忆的回帖令人佩服,先让我们整理一下:
  
  1 ID_张三
   林思云好象与本人涉及的学术人士没有关系吧,你是如何从我的文字中得出周仁我认为“林思云作出“大屠杀是彻头彻尾谎言”的结论”的?难道你的中文能力也已经退化到可以自我想象的地步了?而且这是对林思云的诽谤啊!可惜诽谤者不是本人。
  
  2 陈先进语录:
  “何谓学术人士?一个人说出的话,如果本国大多人都当他放屁,怎么到你的眼中就成了学术人士。
    难道这个人在日本的声誉地位,和张纯如女士在美国台湾的声誉地位是相当的么?
    如果照你这样说,我把一个说"核平日本"核平台湾"的中国极端愤青,也可以污蔑为中国的学术人士了?”
  ----------------------------------------------------
   首先,陈兄质疑我 所论——"屠杀是撤头撤尾谎言的“学术”人士"——是我个人炮制出来的,这个质疑表明陈兄怀疑这种日本“学术”人士的存在,这可能有两种情况:1 陈兄是这方面的专家,对相关领域的研究可称专业人士,因而才对我的论断发出质疑。2 陈兄完全一无所知,只是本着怀疑一切的态度。
   其次,为了表明非本人“自我炮制”(陈兄对我的质疑),我列出了书单,请陈兄鉴别。
   最后,陈兄来了个逻辑大跃进,并不对书单进行鉴别,认定——这些“学术人士”在他们本国大多人都当他放屁,并且认为是“一个人说出的话”——这种结论,我想问陈兄,这种结论建立在何种证据之上的?还只是陈兄一厢情愿的自我想象?
  
  
作者:糊涂椰子 时间:2004-11-20 21:53:07
  别怕,俺这里有高压电,晕厥急救最好使
  想当年,小月儿就是晕啊晕啊被我电啊电啊的电出感情来了
  至死缠着俺不放,唉,俺那可怜的月儿哦~~~~55555
作者:人淡如茶123 时间:2004-11-22 20:14:47
  30万、3万、甚至3000个平民在战斗结束的城市里面被杀,其本质有什么区别?
  只有无耻至极至的人才会为之诡辩。
作者:q42474112 时间:2004-11-26 16:53:07
  我现在怀疑:张纯如可能就是被300000杀死的,她绝不会被日本右翼人所吓倒,只会被自己的良心所折磨。
  =================================================================
  这些说着中国话的人的作用绝对强于一百个日本右翼
作者:lwlx 时间:2004-11-26 18:25:58
  作者:q42474112 回复日期:2004-11-26 16:53:07 
    我现在怀疑:张纯如可能就是被300000杀死的,她绝不会被日本右翼人所吓倒,只会被自己的良心所折磨。
    =================================================================
    这些说着中国话的人的作用绝对强于一百个日本右翼
  
  ---------------
  zz
作者:cici_0623 时间:2005-10-24 12:41:16
  非我族类
  其言必假
  日军暴行
  磬竹难书
  鲁讯所言 哀其不幸 怒其不争
  
  
作者:soh_2005 时间:2005-10-24 12:49:59
  至今写的最好的研究日本人的文章<菊花与刀>好象也是个说英文的人类学家啊,好象她也不是说日文的
  林思云类的人物就是狗咬JB___横扯
作者:ID张三 时间:2005-10-24 13:00:05
  〉非我族类
  〉其言必假
  
  怎么说呢,张纯如虽然不是中国人,但也算华裔吧,好像不能一定说是“非我族类”啊;而且啊,也不能说是“必假”,书里也有不少真实的地方的。
  
  〉日军暴行
  〉磬竹难书
  
  完全同意。既然“难书”,不如不书。正如张三在“他们为什么要百般狡辩掩盖历史”中严正指出的:
  
  ...... 一些反日汉奸极其无耻地颠倒黑白,把弄清南京大屠杀的被杀人数说成是“纠缠于具体数字,并企图以此否定南京大屠杀”;把弄清卢沟桥七七事变真相,说成是专注于细枝末节。
  
  ......
  
  死亡人数如果不能非常具体,应该实事求是地说不能非常具体;数字如果有误差值,应该实事求是地说有误差;误差值如果以千计,就应该说误差以千计;如果是以万计,就应该说误差以万计;如果是以十万计,就应该说误差以十万计;数字如果无法查证,就应该说已经无法查证。这样,我们才对得起六十八年前死难的同胞;这样,才能从根本上解决争论不休的南京大屠杀问题;这样,我们才能以诚信面对外人和后人。
  
  只要有正义在手的自信,谁都不会害怕直面真相。
  
  
作者:ID张三 时间:2005-10-24 13:06:37
  作者:soh_2005 回复日期:2005-10-24 12:49:59 
  
    至今写的最好的研究日本人的文章<菊花与刀>好象也是个说英文的人类学家啊,好象她也不是说日文的
  
  ====================
  
  “好像”?再说一遍看看?你从哪里看到这个“好像”的?为什么要你们不造谣撒谎就难到如此程度,能不能请教一哈?
作者:soh_2005 时间:2005-10-24 13:10:49
   ====================
    
    “好像”?再说一遍看看?你从哪里看到这个“好像”的?为什么要你们不造谣撒谎就难到如此程度,能不能请教一哈?
  
  -------------------------------
  你向我请教按道理再怎么样也做点姿态好好教导你一下,可是对于一些没有廉耻的东西我是连做个姿态的兴趣都没有,因为那样会让我觉得耻辱
作者:liuyitianshi110 时间:2006-03-27 20:41:45
  抱歉让大家看到一个新的面孔,我来这里的目的就只有一个,就是无比的愤慨和鄙视林思云这个学者幌子下的人渣,不管现在日本有多好,但要是为其犯的滔天罪行辩护,我想所有有良知的中国人都会用漫天的唾沫将之淹没的……所有的日本人都是禽兽过了,但日本是全世界最变态的一个民族是我深信的!我不是心胸很狭隘的人,也不是极端民族主义分子,但我无法看完林的那些让我恶心的语言了,他真的无愧文坛汉奸的“美誉”!再次鄙视!!!!!!!!!!!!
作者:街头好小子 时间:2006-03-27 20:45:53
  我只知道汉奸总是卖国的~~~~~~~
作者:斜长石 时间:2006-03-27 20:56:51
  南京大屠杀没人敢忘 倒是忘记了扬州10日大屠杀
  
  
  
  
  
  
  
  
  
  
  
作者:糊涂椰子 时间:2006-03-27 21:15:04
  我靠。。。最近流行鞭尸???
作者:我要认真学习版规 时间:2006-03-27 21:21:53
  晕 瞻仰了哈老大当年的风采
作者:ID张三2 时间:2006-03-27 21:31:16
  张有关日本的叙述C:“在德国,如果教师在历史课上删去大屠杀部分,将是违法行为,而日本人在几十年来一直把课本中南京大屠杀的材料有系统地清除得一干二净。他们从博物馆拿走南京大屠杀的照片,销毁原始的资料,从大众文化中抹去任何关于大屠杀的痕迹。”
  
  ================
  
  这里是全部八本日本中学历史教科书的中文译文,大家可以亲手去揭开张纯如的这类地地道道的谎言。
  
  http://www.je-kaleidoscope.jp/chinese/index.html
作者:含泪的孤星 时间:2006-03-27 21:52:33
  孤星路过此地,
  看见了传说中的张三!!!!
  
  
  
  
  
  我是新来混国观的没什么见面礼,送给你这个吧!!!希望前辈喜欢---------------------------------------------------------------------------------------------------------


作者:含泪的孤星 时间:2006-03-27 22:05:44
  张三前辈去那里了??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