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军在中国的兽行:16岁少女被连续糟蹋40天(转载)

楼主:h草帽 时间:2012-07-02 16:53:00 点击:21842 回复:5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从保亭县城到加茂镇的北懒下村,其实并不很远,但却需要走很长的时间。窄窄的小路在椰林里蛇一样地扭曲盘绕,还不时有岔道通往椰林深处许多个不知名的村庄。一路打听着来到北懒下村的时候,已过中午。

  摘自《慰安妇调查纪实》 作者:陈庆港 出版社:江苏文艺出版社
  陈金玉那两间低矮小屋前放着自己的棺材,这口棺材是她在老伴去世的那一年和老伴的棺材一起打好的。陈金玉的老伴是在10年前去世的,她说老伴是自己这凄苦一生中最护着她的人。


  日军在中国的兽行
  日本投降以后,刚刚从日军的魔窟中走出不久的陈金玉,经人介绍嫁给了一位当长工的农民,婚后两人感情一直很好,他们相濡以沫相互扶持共同度过了近半个世纪的风风雨雨,并养育大了五位儿女。

  十多年了,陈金玉的棺材就一直放在自己那两间小屋的门前。老人望着棺材说:想起自己经历过的那么多屈辱和至今自己仍在承受着的冤屈,有时就真想早些躺进去。
  身旁的棺材,使陈金玉的讲述有了更多凄楚的味道。因为没有油漆,又经十多年的风雨侵蚀,棺材看上去就像是一截腐朽了的原木,陈金玉不时地用手去抚摸它:“在这等我10年了,可心里的屈气还没出,我进去也没法瞑目。”

  在日军占领海南岛后,海南无数妇女即遭到日军的强奸、有组织的轮奸,甚至被日军以各种形式毫无人性的奸杀。人类战争史上最肮脏、最无耻的军妓制度,也在侵略海南岛的日军部队中普遍实行,海南各地被抓逼充当日军慰安妇的年轻妇女,与从韩国、朝鲜、菲律宾、日本诱骗而来的妇女一样,在遍及海南各地的日军驻地慰安所里惨遭蹂躏。

  1939年2月14日,日军侵占了海南岛南部重镇三亚。同年4月,驻扎在三亚的日军第六防备队开始对三亚附近进行扫荡,同时向藤桥、陵水等沿海地区进犯;4月底,藤桥、陵水先后被日军占领,并建立了据点。

  1940年5月15日凌晨,驻三亚日军派出多架飞机,对保亭境内进行轮番轰炸、扫射;第二天日军地面部队进攻保亭县城,并占领了县城。不久,日军先后在保亭境内建立了多处据点。

  日军占领这些地区后,便随即对这里丰富的矿产资源进行掠夺式开采,采矿需要大批劳工,日军除了从其他占领区整批整批抓来劳工外,又把魔爪伸向保亭、陵水、崖县及三亚的其他毗邻地区。他们在这些地区强征大批劳工,并从劳工中挑选出年轻貌美的女性编入日军“战地后勤服务队”,充当日军的性工具。

  当年仅在保亭境内被日军抓去充当“战地后勤服务队”的黎、苗族妇女就有20人。五十多年过去了,这些妇女大多数已先后病故,至今幸存的已经很少,陈金玉、邓玉民、伍来春、黄玉凤、卓天妹即是其中的几位。

  下面是陈金玉、邓玉民、伍来春、黄玉凤、卓天妹等讲述六十多年前自己怎样被迫成为日军性工具的经过。
  在她们各自的讲述中,我们可以看到这几位有着不同性格的女性却有着几乎相同的受害经历,在她们的各自讲述中,日军的丑恶嘴脸也有着惊人的相似。她们的讲述,铁一样地证明了当年日本侵略者对中国女性进行性迫害的事实。

  卓天妹:我们家住在高子村,18岁那年,日本人到高子村抓人去修公路。那年我母亲去世了,三个姐姐也都嫁出去了,家里只有我和父亲。当时我父亲的岁数实在是太大了,根本不能去修公路,我就被日本人抓去了。

  伍来春:日军侵占保亭县时,我是个17岁的姑娘。我家离县城只有5公里左右。日军在县城建立营房据点时,许多乡亲都外出逃难,我家无处可去,当了顺民。
  当时日军大量征集民工开路、架桥,还占用良田种水稻和烟草。被征集的民工很多,都住在工棚点里。男民工大部分劈山开路,少数种水稻、烟草。妇女负责插秧、锄草、收割或捉烟虫。我也被征去当劳工。


  邓玉民:1943年秋天,我和姐姐当了日本人的劳工,劈山开路,种烟草和水稻。
  陈金玉:1941年初,日本人在我们这里建据点的时候,我16岁。当时日本人把我抓去当劳工。开始我被派去种水稻、蔬菜,不久就被编入了“战地后勤服务队”,那时我根本不知道“战地后勤服务队”是干什么的,只以为当了服务队队员比其他劳工要轻松一些。

  黄玉凤:1939年冬,日军飞机轰炸了保亭县城,轰炸了加茂镇。第二年春,日军地面部队从藤桥经布巾、芒三侵占了加茂,并在加茂河南岸建立据点。
  河的北岸是加茂墟,墟上也驻扎一队伪军,离我家毛林村不足一公里。
  日军为了尽早开通藤桥通向保亭县城的公路,就在当地大量征集劳工,修路架桥。当时我17岁,常替父母应征劳工。村里每轮须派5个劳工,4天换班一次,村小劳力不多,很快又轮到了。

  邓玉民:劳工里还有其他几个姑娘,日军监工看我们几个年轻姑娘长得好看,就指着我们对翻译叽里咕噜说了些什么。当天傍晚,我和几个姐妹就被翻译叫了过去,要我们搬到粮食仓库那边去往,工作是筛米和装袋。

  伍来春:我当劳工的第7天,记得是1940年5月,那天收工回住地已是黄昏,我洗完澡就到工棚外乘凉。四个像是出来散步的日军(日军据点离我们工棚约500米)看见我就指指点点、叽叽咕咕。

  黄玉凤:我干了几轮劳工,大概过了一个月。一天日军上曹检查劳工干活,发现了我,就向伪军赖进兴了解我的情况,当天就指定不让我回家。我又哭又闹,死活要回家。日军通过赖进兴威胁说,如果不听话,皇军是不会放过我和我的家人的。

  陈金玉:进了“战地后勤服务队”后,我就被安排去抓烟草虫。当时天天都有日军监工在监视着我们。在我当了服务队队员后的第7天,我和其他姐妹正在吃午饭,日本兵来到了我们住的工棚,叽里呱啦说了一阵子后,翻译就对我说:皇军叫你现在去他的房间,有事找你。当时我非常害怕,但又不敢不去,就跟着他们去。


  卓天妹:日本人把我抓去后,并没有让我去修公路,而是把我押到了位于祖关的军部里。在祖关的军部里,我和其他被抓来的姐妹们白天为日本人干各种杂活,晚上被他们糟蹋。

  邓玉民:搬下来第二天,翻译把我带到日军长官住房。那个长官翻译称他松木先生,松木说我长得漂亮,要和我交朋友。我听不懂他的话,经翻译对我说了,我也不明白他的意图,就点点头表示同意了。

  伍来春:我听不懂他们的话,心里却特别害怕,就想赶忙回工棚里,但他们堵住了我的路。
  黄玉凤:日军上曹是驻加茂据点的小队长,我不懂他的名字,只叫曹长。自从他看中我,派我干的都是轻活。如锄草、捉烟虫,较重的工也只是筛米。有六七个姐妹也被挑来跟我一起。

  陈金玉:我一进房间,门就被嘭的一声关上了,我当时就被吓得叫了一声,结果挨了一个嘴巴子。

  卓天妹:被关在这里的其他姑娘都和我一样,她们也是附近各村被抓来的,年龄都在十七八岁到二十四五岁左右,其中有几个是黎族姑娘,只有三个是汉族妇女。我当时18岁,长得又漂亮,因此天天都要遭到很多日本兵的欺负。

  邓玉民:当时我刚过16岁,而松木看样子有40多岁了。那天傍晚,翻译官又来找我,说松木先生叫我去。虽然我心里非常害怕,但我也不敢不去。翻译官把我带到松木的房间后,叽叽咕咕地说了些什么就走了。松木就拉我坐在他身边,才一坐下,他就把我抱到了怀里,我们苗族姑娘穿的是包襟长衣,没有纽扣,他抱住我,就用手在我的胸和下身乱摸乱捏。我很害怕,就拼命地反抗,但没有用,很快他就把我扒光强奸了。第一次被强奸,很痛,回来后姐妹们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我只是哭,也不敢说出实情。

  伍来春:工棚里的民工谁也不敢得罪日本士兵,我只好转身向西边小山上跑,没跑出多远就掉进一条壕沟里,还没有爬起身,几个日军就赶到跳进土沟里将我抱住,用手比划着不让我出声。他们4人紧靠着我,你摸他捏,摸遍我全身上下。过一会,其中两个折了些树枝铺在沟底,一起动手扒光我的衣服,把我按倒在树枝上……

  天黑了,我感到下身火辣辣地疼,想爬爬不起来,浑身酸软的,一直到觉得很冷了才慢慢穿好衣服走回工棚,到了工棚里,我只是埋头哭。

  黄玉凤:有一次曹长命令我,晚上陪他去河边,我非常害怕,但又不敢反抗。就那天晚上,他在河边两只手抓住我的胸部使劲捏,最后把我按在沙滩上强奸了。自此以后,我就成为曹长的女人了。

  陈金玉:日军比划着要我脱掉裙子,我不肯,他就扑上来把我扒了……那是我第一次被强奸,我疼得叫起来,日本人就不许我叫,还打我嘴巴。
  被强奸后,我很害怕,就趁监工不注意的时候,逃回了家。刚刚逃到家,日本人就跟着也到了我家,他们把我从家里抓了回来。抓回来后,日本兵把一把军刀倒插在地上,要我在军刀上面弯下腰手脚着地,军刀的刀尖刚好抵在我的肚子上。撑了一会儿,我就感觉撑不住了,但是一撑不住就会被刀尖戳死,所以我就咬着牙死命地撑。日本人还用棒子在我的腰上打。后来我实在不行了,就向他们求饶,说我下次再也不敢跑了。

  卓天妹:三个月后我被转移到了另外一个日军据点,在那里也被关押了几个月。这个日军据点里有很多年龄很小的姑娘,这些小姑娘一般只有十三四岁,她们受的糟蹋我都不敢看,经常是七八个日军轮奸她们。这个据点看守很严,谁也别想跑出去。日本兵经常喝酒,一个个喝得醉醺醺的,然后就来糟蹋人。一天晚上,几个带着枪的日本兵,喝得醉醺醺地到我这里来,其中一个手中拿着长枪的日本兵嘴巴叽哩哇啦的不知道在喊些什么,我一点都听不懂,另外几个就一齐向我扑过来,他们七手八脚地把我按住,撕我的衣服,在我的身上发疯般地乱抓乱捏,然后他们就争抢着强奸我……我被他们折磨了很长很长时间,我全身发抖,冒着冷汗,想哭也哭不出声来……

  邓玉民:这之后,松木就天天要我到他房间里去。有时白天,有时晚上。他每月都强迫我服几粒丸,说是预防病的。和我在一起的几个姑娘,她们也都和我一样。
  伍来春:第二天,4个日军又来了,我们正在田里锄草。其中一个日军跟监工哇哩哇啦说了一会,又指着我们这些姑娘,说完他们就走了。中午收工回来,监工找我和其他6个年轻姐妹,并告诉我们从下午开始改变我们的工种,任务主要是筛米、装袋。我们6人被安排住在粮食仓库旁边的一间茅屋里,仓库很大,里面堆满大米和稻谷。我们白天筛米、装袋,晚上就有三五成群的日军士兵来我们住处,先动手动脚调戏,然后强奸,完事就走。白天也来找我们,想要谁就把谁拉去。日东公司职员却很少找我们,要找也只是派工而已。

  有时日军也带我到据点供他们开心。据点里日军很多,有100多人。据点里有专门供“日本娼”住的房子。
  每个月日军都给我们发预防丸。第一次我服后反应很大,头晕、想呕,全身不舒服。此后,每次发预防丸时,当他们面我假装吞下,其实含在舌底,等他们离开再吐掉。
  在粮食仓库我干了半年。这半年中几乎天天都有日军来找,多时三五人,少时一人。其他姐妹的遭遇也同我一样。
  黄玉凤:翻译告诉我,没轮到我的劳工时,白天可以在家,但晚上必须到据点陪小队长睡觉,天亮才能回家。我们村离据点近,曹长什么时候需要,都由赖进兴通知。加上赖进兴为了讨好小队长,认他为干爹,很多事都由他跑腿。


  天气好的时候,曹长还会带我到河边沙滩上做那事,但多半还是在“日本娼”的房子里。据点里的“日本娼”房是一间大房子,屋内除一条过道外,分隔成五小间,每小间只有一张木板床。曹长带我去不固定哪一间。每次在“日本娼”房里,隔壁同时都有日军在做那事,都会听到呻吟声。

  “日本娼”房和日军宿舍距离有50米,中间有通道。天气好,又有月亮的夜晚,日本兵也常拉着女人到河边沙滩上玩弄。
  陈金玉:从那以后,我天天都要被日本人强奸。就连来月经的时候也从来没有被放过。实在受不住了,就又想逃。有一天下午,我和姐妹们一起到加茂河洗澡,我就偷偷潜水过了河,爬上对岸就跑,结果又被岗楼上的日本哨兵发现了。

  邓玉民:两个多月后的一天,翻译官又把我带到了松木的住处,刚进门,就看到两个日军军官站在里面,松木不在。我想退出房间,但那两个军官却把门关上了,我想叫,他们就掌我的嘴巴。这两个日军军官把我轮奸了。

  事过不几天,翻译官又找我,要我去松木的住处,我就说不去。翻译官就说,如果我不去,日军就会把我杀死,同时还要杀死我的姐姐和其他苗族人。这样,我就只好跟他去,去了松木就强奸。松木不仅自己强奸我,他还让别的日本人轮奸我,我想逃出据点躲到山里,但又怕被他们抓回来,被他们打死。

  伍来春:半年后,他们把我调换到别的房子去住,工作也改为扫地、洗衣服或捉烟虫。晚上照样要供日军玩。

  本来当日军民工,一个月可以轮换一次,但我们这些女孩子不给轮换。自己吃的米还是回家取的,不然要家人送来,换点盐巴回去。
  家中有事,也要保甲长来替,事后必须按时回到据点。日军侵占保亭县城近6年内,我被迫接待过多少日军,无法说清楚的。
  黄玉凤:真正的日本军妓每个月用汽车送来一次,每次约十一二人,住了三四天才走。她们个个都长得漂亮,嘴唇红红的,穿着长裙子。她们一来,我们这些劳工姑娘就要回避回家,待她们离开后才被召回据点。

  陈金玉:这次被抓回来后,先是一顿毒打,之后被拉到操场上,要我四肢着地,像牛一样爬,他们用鞭子在后面打。
  当时正在下大雨,身上被打出了很多伤口,雨水一淋钻心地疼,我没有爬几步,就趴在泥水里,不能动弹了。当时多亏了姐妹们通过翻译官向日本人苦苦哀求,我才保住了命。以后,日本人看得更严了。

  卓天妹:我被日军抓去关在军部里回不了家,有3年时间……没有人知道,我们当时过的日子不像是人过的日子。
  解放后,卓天妹和同村的村民陈文义结婚,婚后生了四个女儿,一个儿子。丈夫陈文义于4年前去世,现在卓天妹和儿子陈道红一家生活在一起。卓天妹老人的身体较好,现在每天仍在干活:煮饭、喂猪、到山上去打猪草料。


  邓玉民:1945年8月底,据点里的日军官兵、日东公司里的日本人都有点手忙脚乱的,往外搬运东西,一车车运走。平时被看管得很严的劳工,这时没有人管了,胆大的劳工就背起行李往外走,也没人过来问。后来才知道日军投降了。

  我是解放后才嫁人的。
  伍来春:1945年,日军投降后,我才回家,也是建国后才嫁人。
  因为大家都说我是“日本娼”,所以每次运动我都被点名,受批判。“文革”期间,我被划到地、富、反、坏分子行列,队里重活都让我干,还要接受斗争,贫下中农集会都不能参加。其他姐妹也不例外,常被批判斗争,苦得很。有一个被批得最厉害,后来死了。

  黄玉凤:被征集到加茂据点修公路、架桥、种烟草的劳工,每一轮有60人左右。男的开路或砍公路两旁的树丛杂草、运材料架桥,或是整地种烟草;女的锄草、筛米。收获的烟叶晒干包装好就运走;日军运来很多稻谷,由妇女推磨舂成白米,再装袋运走。烟草、白米往哪里运,我们是不能知道的。

  劳工来自友具、介水、加答、祖建等10多个村庄,每个村四五人,粮食自带。每轮期满日军给每人发2两食盐,此外什么也得不到。那些被日军指定来服务的姐妹没有任何报酬。

  陈金玉:1945年6月的一天,日本人显得很慌乱,他们持着枪进进出出的,像是发生了什么事。我以为逃跑的机会来了,便趁乱、趁天黑溜出了营区,游过加茂河,逃回了家。可刚一到家,日本人就又追了过来,我当时被吓坏了,想这一次被抓住,就活不成了。我就跑到了保长家,保长就对我说快往山上跑,到山里躲起来。我逃的时候,远远的都能听到追我的日本兵在对保长大声喊叫。

  我在大山里躲了两了多月。有一天,家里人找到我说“哑客”(当年当地人对日本人的称呼,意思是无法和他说话的人)下海了。我就小心地从小路摸回家,村里人都说日军据点里已经没有人了。

  日本人走了后,我就嫁了男人。因为当初我一直不吃日本人发的“预防丸”,所以我还能生下孩子。(摘自《慰安妇调查纪实》 作者:陈庆港 出版社:江苏文艺出版社)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h草帽 时间:2012-07-27 19:13:03
  相信有生之年,中国必将踏上这毒虫之岛,杀光倭奴公狗,X光倭奴母猪,彻底灭绝这群文明垃圾!
  • 为了新中国冲啊: 举报  2017-12-16 13:26:17  评论

    日本这也能算暴行??? 太一般了!!! 日本兽兵喜欢干的:强迫中国人当众奸淫自己母亲,或强迫父亲奸女儿。 兽兵围成一圈,开心得意拍手狂笑,并拍照! 还要吐痰:看,这就是奴隶一股下贱的支那畜牲。------这些血淋淋的情结,日本文学家,当年侵华老兵武田泰淳写有长文回忆。
  • 为了新中国冲啊: 举报  2017-12-16 13:28:03  评论

    所以,中国人必须对日本人干过的一切非人凌辱的行为,加倍以牙还牙!!! 中国人的耻辱、痛苦、血泪,必须让日本人用它们十倍的屈辱、血泪来偿还!!! 而且应该把靖国牲厕烧了!! 把明治、昭和的坟扒了! 强迫所有日本人踩踏它们的国旗,向它们的国旗吐痰!
我要评论
作者:清风自我 时间:2012-07-27 19:35:57
  @myssbz 2012-07-27 19:13:13
  当时日本解散一切政党,是专制政权,日本人民无法控制了!
  -----------------------------
  那些屠杀中国平民、强奸中国妇女的鬼子不是日本人民?日本人民到现在都不承认他们犯下的罪行。你他妈的少给鬼子开脱。
作者:qqwqqz 时间:2012-07-27 20:07:52
  不仅受日本人受日本人虐待,而且还被中国自己人划为右坏分子,这些姑娘真是命苦啊。
  
作者:乱十七 时间:2012-07-27 21:08:53
  乖乖!看lz发的贴,原来是专职宣传员。
楼主h草帽 时间:2012-07-29 16:26:45
  @清风自我 2012-07-27 19:35:57
  @myssbz 2012-07-27 19:13:13
  当时日本解散一切政党,是专制政权,日本人民无法控制了!
  -----------------------------
  那些屠杀中国平民、强奸中国妇女的鬼子不是日本人民?日本人民到现在都不承认他们犯下的罪行。你他妈的少给鬼子开脱。
  -----------------------------
  不用理会此人,它不是被倭奴低级的动漫和AV洗脑了,就是网特一头!
作者:铁血w但愿 时间:2012-07-29 17:25:47
  所谓本性,就是这个民族的性观念,日本人的性观念就是这样,我想说在骨子里,每个日本男人在做那种事情的时候,心里都在喊着::::侵略!!!!!!!侵略!!!!!!侵略!!!!!!!占有!!!!!占有!!!!!占有!!!!!!虐待!!!!!虐待!!!!!!!虐待!!!!!而且日本人很团结,也就是说他们喜欢聚在一起这样干。

  所以不要妄想说,日本人当初的发兵当初的罪行当初杀戮,当初的种种,不是自发的,是战争逼迫的。
楼主h草帽 时间:2012-08-03 18:39:04
  @铁血w但愿 2012-07-29 17:25:47
  所谓本性,就是这个民族的性观念,日本人的性观念就是这样,我想说在骨子里,每个日本男人在做那种事情的时候,心里都在喊着::::侵略!!!!!!!侵略!!!!!!侵略!!!!!!!占有!!!!!占有!!!!!占有!!!!!!虐待!!!!!虐待!!!!!!!虐待!!!!!而且日本人很团结,也就是说他们喜欢聚在一起这样干。
  所以不要妄想说,日本人当初的发兵当初的罪行当初杀戮,当初的种种,不是自发的.....
  -----------------------------
  dddddddddddddddddd
作者:笑看美国衰落 时间:2012-08-03 23:51:13
  日本猪没几天蹦达了,楼主,你发贴主要负责这类形的?
  

  
作者:秋葉原1990 时间:2012-08-06 03:38:45
  @h草帽 2012-07-27 19:13:03
  相信有生之年,中国必将踏上这毒虫之岛,杀光倭奴公狗,X光倭奴母猪,彻底灭绝这群文明垃圾!
  -----------------------------
  发现一粪青~准备磨刀宰之
作者:鬼贴符 时间:2012-08-06 07:50:17
  战役中友军和鬼子都找不到你,你说我打的是游击战一般人找不到。战役结束,你绞尽脑汁征集内部资料大作文章,欲以争功,你的经验是:“在这个需要安慰的国度,再小的战果只要经过无限放大处理,也能变成拉拢人心的好材料,傻子才跟鬼子血拼去,这叫‘智取民心’”。哎,数风流人物杀敌全凭笔嘴。友军和鬼子血拼时,你的机会来了,游击队带着宣传队全副武装深入群众,不择手段蛊惑群众是这两支队伍的主要工作,他们讨厌鬼子的刺刀,喜欢相亲们的温柔,他们总是笑着吹着,藏着躲着。他们讨厌文化比自己高的,也怕文化比自己高的,他们最喜欢教育文盲,因为文盲就像一片白纸,上面可以写满思想主义。
  
楼主h草帽 时间:2012-08-06 17:50:01
  @h草帽 2012-07-27 19:13:03
  相信有生之年,中国必将踏上这毒虫之岛,杀光倭奴公狗,X光倭奴母猪,彻底灭绝这群文明垃圾!
  -----------------------------
  @秋葉原1990 2012-08-06 03:38:45
  发现一粪青~准备磨刀宰之
  -----------------------------
  受倭奴文化毒害的可怜虫,
我要评论
楼主h草帽 时间:2012-08-07 17:11:56
  直接让小日本在世界地图上消失吧,他们哪是人
作者:老君炉里悟人生 时间:2012-08-07 20:22:08
  侵华日军是禽兽,永州的某些人禽兽都不如!11岁的女孩也不放过,欺负完孩子不说,还把人家母亲劳教了,比皇军更威武。
楼主h草帽 时间:2012-08-10 20:13:02
  @老君炉里悟人生 2012-08-07 20:22:08
  侵华日军是禽兽,永州的某些人禽兽都不如!11岁的女孩也不放过,欺负完孩子不说,还把人家母亲劳教了,比皇军更威武。
  -----------------------------
  不知你居心何在,故意转移话题!
  你去多翻翻历史书吧!多少十几岁小女孩,甚至七八岁的被倭畜X杀!人类文明几千年来,还从来没有过这么只有兽性没有人性的罪恶,而且还发生在文明的近代!放眼世界所有民族,只有倭畜一家而已!不管过了多少年,学再多的文明,抄袭再多的文化,畜生始终是畜生,只是人皮在发展而已。
作者:happyreadingzzg 时间:2012-08-10 20:28:11
  @h草帽 2012-7-2 16:53:00
  从保亭县城到加茂镇的北懒下村,其实并不很远,但却需要走很长的时间。窄窄的小路在椰林里蛇一样地扭曲盘绕,还不时有岔道通往椰林深处许多个不知名的村庄。一路打听着来到北懒下村的时候,已过中午。
  摘自《慰安妇调查纪实》 作者:陈庆港 出版社:江苏文艺出版社
  陈金玉那两间低矮小屋前放着自己的棺材,这口棺材是她在老伴去世的那一年和老伴的棺材一起打好的。陈金玉的老伴是在10年前去世的,她说老伴是自...........
  -----------------------------
  抗日战争时期,三千日本兵追着十几万军队到处跑,为什么?政府不得人心。
  抗美援朝,中国一穷二白,但是在战场上涌现出那么多的超级战士,为祖国战斗到最后一刻,无怨无悔,最终打败武装到牙齿的美国侵略者,为什么?万众一心。
  六十年代,大饥荒,饿死那么多人,但是国家不乱,为什么?人心不夸。
  中国从一个一穷二白的国家,走到现在,经历了那么多风风雨雨,为什么能够坚持下来,那是因为民众信任政府。
  对中国危害最大的不是美国的原子弹,不是敌对分子的谣言,不是经济制裁,而是各种使执政党失去的民心的事实,唐慧案是人性的泯灭,11岁女孩在被强奸的过程中数度,恶心、口吐白沫、昏厥,唐慧案对中国造成的危害,比美国的十颗原子弹更大。没有什么比丧失人心,对一个政权的危害更大,希望大家时刻警惕,最坚固的堡垒,往往会从内部攻克。
作者:potato1102 时间:2012-08-10 20:38:41
  日本--无耻禽兽!
作者:大漠飞鹰0000 时间:2012-08-10 20:53:24
  只敢对着隔着大洋的日本人发粪
  且都是70年前的事了
  湖南永州官员包庇黑社会强迫幼女卖淫
  你他妈的敢放一个屁吗?
  外族的威胁始终次要
  关键是这种唐慧的案子对中国的威胁比日本要大得多!
  如果5毛真你奶奶的为这个国家
  把你们的1岁嫩嫩的女儿统统送给官员发泄,
  记住官员发泄完后,你们要潇洒的连5毛都不要!
  也算你们没有辱没了自干5的称号!
作者:让我摸一下 时间:2012-08-10 21:19:56
  @大漠飞鹰0000 2012-08-10 20:53:24
  只敢对着隔着大洋的日本人发粪
  且都是70年前的事了
  湖南永州官员包庇黑社会强迫幼女卖淫
  你他妈的敢放一个屁吗?
  外族的威胁始终次要......
  -----------------------------
  我感觉这里要一致对外。国内那些禽兽贪官可以另开帖说,既然这个帖是说小日本的,那就不要歪,就说小日本。不然一说外族入侵的事,就有人跳出来喊:你们睁开眼看看呐,国内一片狼藉,官员群P奸污少女凌驾法律你们都不说一句话,你们还有良心吗你们还有道德吗??
  难道你们就有良心去忘却日本人带给我们的耻辱吗?一个帖子最好一个话题,不可能一个帖子把所有事情都说个遍。没说到的不代表我们不关注,不代表我们眼瞎胆怯。
  70年,不长
  5毛,太少
作者:浪飞飞aa 时间:2012-08-10 22:29:40
  永州幼女被强暴多少天,和鬼子比呢?
  
作者:hhysbyj2011 时间:2013-08-20 15:53:53
  只要揭露鬼子的暴行,就总有人出来拿国内的腐败转移话题,而揭露国内腐败的话题更多,不见有人拿鬼子暴行转移话题,至少我没见到。可见给贪官当狗的人不多,给日本当干孙子的却大有人在。
作者:RLPSY123 时间:2013-08-20 15:55:26
  他妈的!!!!!!!!!!!!!干死狗日的!!!!!!!!!!!!!!!!!!!!!!!!!!!!!!!!!!!!!!!!!!!!!!!!!!!!!!!!!!!!!!!!!!!!!!!!














  中国必须核平日本!!!!!!!!!!!!!!!!!!!!!!!!!!!!!!!!!!!!!!!!!!!!!!!!!!!!!!!!!!!!!!!!!!!!!!!!!!!!!!!!!!!!!!!!!!!!!!!!!!!!!!!!!!!!!!!!!!!!!!!!!!!!!!!!!!!!!!!!!!!!!!!!!!!!!!!!!!!!!!!!!!!!!!!!!!!!!!!!!!!!!!!!!!!!!!!!!!!!!!!!!!!!!!!!!!!!!@
作者:RLPSY123 时间:2013-08-20 15:59:10

  他妈的!!!!!!!!!!!!!干死狗日的!!!!!!!!!!!!!!!!!!!!!!!!!!!!!!!!!!!!!!!!!!!!!!!!!!!!!!!!!!!!!!!!!!!!!!!!














  中国必须核平日本!!!!!!!!!!!!!!!!!!!!!!!!!!!!!!!!!!!!!!!!!!!!!!!!!!!!!!!!!!!!!!!!!!!!!!!!!!!!!!!!!!!!!!!!!!!!!!!!!!!!!!!!!!!!!!!!!!!!!!!!!!!!!!!!!!!!!!!!!!!!!!!!!!!!!!!!!!!!!!!!!!!!!!!!!!!!!!!!!!!!!!!!!!!!!!!!!!!!!!!!!!!!!!!!!!!!! !!!!!!!!!!!!!!!!!!!!!!!!!!!!!!!!!!!!!!!!!!!!!!!!!!!!!!!!!!!!!!!!!!!!!!!!!!!!!!!!!!!!!!!!!!!!!!!!!!!!!!!!!!!!!!!!!!!!!!!!!!!




  他妈的!!!!!!!!!!!!!干死狗日的!!!!!!!!!!!!!!!!!!!!!!!!!!!!!!!!!!!!!!!!!!!!!!!!!!!!!!!!!!!!!!!!!!!!!!!!














  中国必须核平日本!!!!!!!!!!!!!!!!!!!!!!!!!!!!!!!!!!!!!!!!!!!!!!!!!!!!!!!!!!!!!!!!!!!!!!!!!!!!!!!!!!!!!!!!!!!!!!!!!!!!!!!!!!!!!!!!!!!!!!!!!!!!!!!!!!!!!!!!!!!!!!!!!!!!!!!!!!!!!!!!!!!!!!!!!!!!!!!!!!!!!!!!!!!!!!!!!!!!!!!!!!!!!!!!!!!!!




作者:unbeaten49 时间:2014-07-26 14:56:08
  我是解放后才嫁人的。
  伍来春:1945年,日军投降后,我才回家,也是建国后才嫁人。
  因为大家都说我是“日本娼”,所以每次运动我都被点名,受批判。“文革”期间,我被划到地、富、反、坏分子行列,队里重活都让我干,还要接受斗争,贫下中农集会都不能参加。其他姐妹也不例外,常被批判斗争,苦得很。有一个被批得最厉害,后来死了。
  =============================================
  操他妈

  被敌国人折磨还可以理解
  连日本人都没弄死,被本国人给折磨死了
  操死傻粪狗他妈
作者:风雨下江州 时间:2014-07-26 17:02:20
  让更多人了解那段真实的历史
  
作者:复唐 时间:2014-07-26 17:15:57
  日本人是畜生,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
  
作者:这个冬天你缓 时间:2016-09-19 22:11:48
  没这么简单,在中国有钱也不一定能买这些村庄的房子的。
作者:桔橙的忧伤 时间:2016-09-19 22:14:31
  毛 教导我们,日本人民也是战争的受害者。
  • zwen1111: 举报  2017-12-16 14:12:25  评论

    说这些话时,也许跟当时的社会环境有关,历史都是为现时利益服务,但这种话肯定是不利于内部团结的,任何一个人都不能代表一个国家所有人,最多是大多数人。
我要评论
作者:武运长久山本 时间:2017-12-16 11:11:31
  @鬼贴符 2012-08-06 07:50:17
  战役中友军和鬼子都找不到你,你说我打的是游击战一般人找不到。战役结束,你绞尽脑汁征集内部资料大作文章,欲以争功,你的经验是:“在这个需要安慰的国度,再小的战果只要经过无限放大处理,也能变成拉拢人心的好材料,傻子才跟鬼子血拼去,这叫‘智取民心’”。哎,数风流人物杀敌全凭笔嘴。友军和鬼子血拼时,你的机会来了,游击队带着宣传队全副武装深入群众,不择手段蛊惑群众是这两支队伍的主要工作,他们讨厌鬼子的......
  -----------------------------
  请问你国民党在东北撒丫子跑了,抵抗了日军十四年的是不是游击队?请问山东你国民党被日军打的缩在小岛上出不来,继续坚持拼死抵抗的是不是游击队?请问阎锡山被日军赶出山西后,山西实际上是不是游击队在和日军争夺?游击队不打,为什么刘伯承领导的游击队一次次用缴获的指挥刀打卫立煌的脸?正面战场和敌后战场作用都是不可或缺的,这个道理难道你真不懂吗?本帖的主题是记住日本侵华的仇恨,你在这带话题倒是很熟练啊
作者:若如感动 时间:2017-12-16 13:23:51
  中国这点该学习以色列, 把那些战争犯追杀殆尽
作者:为了新中国冲啊 时间:2017-12-16 13:28:24
  日本这也能算暴行??? 太一般了!!! 日本兽兵喜欢干的:强迫中国人当众奸淫自己母亲,或强迫父亲奸女儿。 兽兵围成一圈,开心得意拍手狂笑,并拍照! 还要吐痰:看,这就是奴隶一股下贱的支那畜牲。------这些血淋淋的情结,日本文学家,当年侵华老兵武田泰淳写有长文回忆。



  所以,中国人必须对日本人干过的一切非人凌辱的行为,加倍以牙还牙!!! 中国人的耻辱、痛苦、血泪,必须让日本人用它们十倍的屈辱、血泪来偿还!!! 而且应该把靖国牲厕烧了!! 把明治、昭和的坟扒了! 强迫所有日本人踩踏它们的国旗,向它们的国旗吐痰!
作者:superioritylzh 时间:2017-12-16 14:54:51
  要不是有美国扶持着,中国现在就有能力踏平日本,让日本鬼畜偿还血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