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军侵琼暴行实录之东方旦场村惨案(转载)

楼主:破秀道人 时间:2014-07-07 16:15:00 点击:135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1939年2月,日军入侵海南岛;7月,占领昌感县(今东方),驻军北黎,设置司令部。日军在昌感县境内,杀人放火,奸淫无恶不作。旦场村屠杀就是侵琼日军在昌感地区制造惨案的其中一桩。
  旦场村坐落在海南岛西部昌化江入海口处,全村200多户1000多人(当时数据)。1939年8月,日军在附近的四更村设立日伪维持会后,旦场村饱受日军蹂躏,大部分民众纷纷携妻带子搬到野外居住,以逃避日军的突袭性搔扰和劫难。9月上旬,汉奸董必安秉承日军指令,多次带人到旦场村威胁村民,强迫民众降顺日军。一天,饱受风餐露宿之苦的旦场村民众集中开会,共同商议是否要当日军顺民和如何对付日军的有关事宜。会上,很多村民为家园破碎,生物宁日而失声恸哭,对日军的惨爆行为表示无比悲愤。最后,大家一致表示:“愿为断头鬼,不做亡国奴”。激愤的民众将日伪维持会送来作为降顺日军标志的日本国旗当场撕破烧毁,并且“约法三章”:坚持不向日军选派村长,不编保甲户口,不领“良民证”,村民搬到野外住宿,与日军抵抗到底。
  9月23日,天刚拂晓,日军以“抗令拒申”为名,大兵压境包围旦场村。100多名驻北黎日军在汉奸的引导下,分东、南、北三路向旦场村扑来。东路日军搜到躲在村外草棚里的文令护,将其五花大绑捆起来,然后抛入水塘中,活活淹死;将躲在水塘边的谢则兰母子三人乱刀刺死,抛入水中,连最小的几个月的婴儿也不能幸免。南路日军发现背着孩子匆匆赶路的村民符玉香,便开枪射击,使背上的孩子中弹身亡。日军进村后,挨家挨户搜索,他病卧在床,不能动弹,日军连戳数到至死;文高先的祖母85岁,双目失明,日军同样不放过,将她杀害;乞丐陶拜显也成为日军的刀下之鬼;文瑞黑一家四人被害,余下几个月的婴儿,浑身染血,匍匐在母亲的尸体上吮乳,其惨状目无忍睹;谢祥符夫妇被害时,其妻仍将其婴儿紧紧抱在怀里,日军士兵惨无人性地从死者怀里拽出婴儿……文成美被五花大绑吊在大榕树下,进行严刑拷打,然后在其脚下堆满干柴,放火焚烧,烧焦肌皮后,又将冷水泼淋,致使其身上皮肉一块块脱落,双脚骨头暴露,最后又被刨腹示众,其屠杀手段惨绝人寰。一时,村里没有外出躲避和来不及躲避的村民共有50多名群众惨遭杀害。革命者和老人被残忍杀害,读书人和劳动者被无情抓去当劳工……
  当时,部分村民听到枪声后,迅速向外逃走,向东、南、北三路逃走的村民被日军的机枪堵住。涌向西路的村民则被日军追至海边,有的被枪杀身亡,有的则投海溺水而死。日军将抓到的文章才、文其生等4名男青年和符玉佳、张天梅、黄永银3名妇女拉到江边南岸,强令4名男青年撕下3名妇女的衣服,被拒绝后,4名男青年遭受杀害。后日军对3名妇女进行轮奸,然后又用刺刀对着一丝不挂的妇女乱戳。2名妇女当场身亡,一名经医愈后,每当听说日军就心惊胆寒,后惧怕至死。
  日军收兵时还放火烧村,在返归路上又抓住村中一少妇钟祥英,强行将她拖进庙里轮流奸淫。
  当天,日军在旦场村共杀害93人(连同以后被屠杀者,共110多人),烧毁民房38间,奸淫案4起。为了纪住血泪仇、民族恨,旦场村一位民间盲人歌手悲愤地唱出了一首长达300多行的民哥(哥隆村话民歌):《血债泪痕》(也叫《哀叹长恨歌》)。这首歌至今仍在民众中流传。
  此次的大屠杀,使远近闻名的“书香”之村——旦场,遭受了建村几百年来的惨重毁坏。
  (东方政协供稿/海南文史资料)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