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欲静风则不能》

楼主:清水隐仕 时间:2018-03-13 12:40:07 点击:128 回复: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树欲静风则不能》家庭的悲剧,文明的倒退,人性的丑恶在这里表现得淋漓尽致。什么人格道义、亲情友情,在利益争夺面前,表现得如此一无所值。我辛辛苦苦拉扯长大的弟弟(梁振友)联同大哥、叔父、侄子、大嫂等,全体再次向我发起新一轮的侵害!昔日我用生命保护的亲人,今日为了争夺财产拧成一团;这群以往受到别人长期像猪狗一样弱待和污辱的人,如今"得意猫儿雄胜虎!〃向一位曾经不畏生死,用青春和生命保护他们的亲人群起而攻之,并且表现得如狼似虎、势不可挡、英勇无畏。这股勇气和胆量,为何不在家庭最困苦时表现出来?为何不在受到他人欺凌时展示之?为何不在事业和家庭的兴衰荣辱上发挥作用?这是肆意挑衅、寻衅滋事,妨害邻里正常工作生活的恶行。试问:为何我不上门去侵犯他们,每次总是他们上门来侵犯我?为什么每次上官庭,他们总是以失败告终?为什么三年前建设的围墙产物,到今日才产生争议?天眼昭昭,法理在上,谁能还我公道???是否哪一个非得逼人上梁山不可?百战不死,难道还惧怕几个无赖吗?可是我是一个守法公民,是法治的高呼者和鼎力支持者。网上网下我都高呼《法治》万岁!我怎么能自食其言呢?前一期梁振友联同巅倒是非的大哥、殴打母亲的大嫂、忘恩负义的侄子(阿良)、背信弃义的叔父等,毁我财产,污蔑我的人格清白。我上诉法庭,法庭通知我去处理,考虑到兄弟,给他纠正的机会,也经亲友规劝,我又一次只通过司法所做出了司法公证。事实摆在面前,他们不得不垂头丧气、无功而反。可是他们死心不改,以为我单打独斗可欺,现在他们又变本加利,联合在一起向我发动新一轮的攻击,非得把我置之死地而后快。人多就赢吗?南海美日越菲等人多吧?万邪不侵正!这是故伎重演,他们用车辆堵住我前门的门口,不给我们进出。我前门的门口是父母祖屋,母亲去世前已经分配给我与梁振友两人使用。去年梁振友已经擅自拆除父母亲生前建筑和居住的小屋,进而妄图霸占整个老宅和住宅地不成,而且现在又使用妨害邻里通行生活的方式,阻止我通行。这难道不是寻衅滋事,扰乱社会治安是什么?母亲生前已经带着子女们到司法所做了司法公证,还有那位疯癫的叔父,大家都在《家庭财产分配书》上签了字。难道这还不够证明他们是侵犯人权吗?难道非得让事态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才制止之吗???派出所不是管这些事,难道是管钓鱼岛和南海纷争吗?梁振友本身是一位出了名的无赖,多次在家里家外惹事生非,今日又为非作歹、无理取闹、寻衅滋事,为何派出所出警来到现场后听之任之、视而不见?听信他们捏造事实、指鹿为马呢?难道派出所的门口别人说是他的,就要去打官司才能解决吗?难道父母的家,某个子女可以不给别的子女进出吗?难道要任由这些流氓无赖为所欲为吗?是谁凌驾于法律之上,违背法律祖规,妨害我正常通行生活。我报案陵水英州派出所出警来到现场后,出警负责人居然说是:“纯属土地纠纷,他们无法处理。”土地纠纷当然不是派出所处理,但妨害邻里的通行和方便生活,整天动不动就在别人家门口大骂,污辱人格、肆意挑衅、寻衅滋事是谁处理???难道要任由他们为所欲为、残害忠良吗?难道什么事情都上法庭,打一巴掌、骂人耍流氓等等,这些扰乱社会安定的事件都要上法院吗?那么派出所是干什么的?你们不妨明列一份"清单〃出来好吗?为什么不杀之于萌芽、防犯于末然?难道要让事态继续发展恶化才处理吗?还是要给社会留下一个标榜典范,让更多的人学会这种"无赖的斗争〃方式?你可以指令他:“土地纠纷上法庭政府部门解决,不准妨害他人和辱骂别人寻衅滋事,扰乱社会治安呀!”为何不这么做?我现在为什么极少外出,是因为要保护好这几十年来,辛辛苦苦用双手拼搏出来的家业,就是担心和防止他们随时要前来侵害和破坏我的财产。去年底挖掉我近百株黄花梨和果树,打倒挖倒我的围墙,拆卸父母留下的房子,难道这还不够证明我的忍耐度是多大的吗?难道还不够严重地影响我的正常生活吗???如今又用车来堵上我的正门,这还不够事态恶化到不可收拾的程度吗???这是土地纠纷吗?土地纠纷大家上法庭去呀!你们不是人多我人少吗?为何不上法庭用这种卑鄙野蛮的手段来侵犯人权?因为他们知道上法庭必败无疑,他们是无理取闹、聚众闹事、搬弄是非,企图用这种卑鄙无耻的恶劣手段来吓唬我,达到他不可告人的私欲。我是吓大的吗?抢夺他人合法财产,以多欺少、混淆视听,妄想混水摸鱼,这是赤裸裸的强盗行径!!!这是亲人兄弟吗?是血浓于水吗?是畜生不如!畜生不如呀!!!现在看到有人来租房子,他们又联起手来:臭蛋弟弟、亏蛋大哥、疯癫叔叔、歹毒大嫂等一伙,有预谋地组织起来,把我的正门堵上。这和之前那位疯癫叔父真有异曲同工之妙,手段如出一辙,卑鄙下流透顶。原来我无后的疯癫叔父,从小定我为他的继承人,因此十年前叫我回到他的宅基地里建房子,还写下《承诺书》,说他所有的宅基地给我使用。由此,我建起了一栋二佰多㎡米的三层楼,和全部1.8亩宅基地的围墙。尔后土地价格暴长,他便见利忘义、利欲熏心、背信弃义,开始制造矛盾,无中生有地胡编乱造、诬蔑加害于我。他把自己曾经人前人后,赞不绝口的好仔,一夜之间捏造成一无是处的坏人,我佩服他是一位多么伟大的艺术导师。梁振友利用这群衣冠禽兽,有组织计划地蓄意陷害忠良,妄图把我父母财产占为己有不得成,又用这种卑劣的手段加害于我(一位曾经辛辛苦苦拉扯他长大的亲哥哥)。梁振友长期以来,断断续续地把我在老家集体地上,种植的几十亩桉树坡地贱卖给他人使用;如今我还给了他种桉树的坡地约八亩,和宅基地约三亩给他使用,他仍然不知足,还要如此恶意伤人,真是狼心狗肺、禽兽不如。请求政府为我做主,为我清除妨害,还我合法公民的权益,和平静安宁的生活。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6次 发图:7张 | 更多 |
作者:百战英雄今归来 时间:2018-03-13 19:42:08
  《派出所无作为》2018年3月11日晚上,梁振友(下简称:阿友)开着他的辆车挡住我前门的出口,说是他的地方不给我进出。他是我辛辛苦苦一手拉扯大的弟弟,生性好吃懒做、吃喝嫖赌样样俱全,在当地是一位出了名的无赖,他多次在家里家外惹事生非。今日他又在我的家门口为非作歹、无理取闹、寻衅滋事。我报了110,陵水英州派出所出警来到现场后听之任之、视而不见?听信他们捏造事实、指鹿为马呢?说是:“属于土地纠纷引起,他们无法处理,要到政府部门或法院处理。”难道派出所的门口别人说是他的,就要去打官司才能解决吗?难道父母的家,某个子女不给别的子女进出行吗?难道要任由这些流氓无赖为所欲为吗?是谁凌驾于法律之上,违背法律祖规,妨害我正常通行生活。土地纠纷当然不是派出所处理,但妨害邻里的通行和方便生活,整天动不动就在别人家门口大骂,污辱人格、肆意挑衅、寻衅滋事是谁处理?难道要任由他们为所欲为、残害忠良吗?难道什么事情都上法庭,打一巴掌、骂人耍流氓等等,这些扰乱社会安定的事件都要上法院吗?那么派出所是干什么的?你们不妨明列一份"清单〃出来好吗?为什么不制之于萌芽、防犯于末然?难道要让事态继续发展恶化才处理吗?还是要给社会留下一个标榜典范,让更多的人学会这种"无赖的斗争〃方式?你可以指令他:“土地纠纷上法庭政府部门解决,不准妨害他人和辱骂别人寻衅滋事,扰乱社会治安呀!”一场家庭的悲剧,彰显文明遭受践踏,人性丑恶的一面在这里展现得淋漓尽致。什么人格道义、亲情友情,在利益争夺面前,表现得如此一文不值。阿友联同大哥、叔父、侄子、大嫂等,全体再次向我发起新一轮的侵害!今日为了争夺财产他们拧成一团,向曾经用生命保护他们的亲人发起无情的攻击。这群以往受到别人长期像猪狗一样弱待和鄙视的人,如今"得意猫儿雄胜虎!〃表现得如狼似虎、势不可挡、英勇无畏。这股勇气和胆量,为何不在家庭最困苦时表现出来?为何不在受到他人欺凌时展示之?为何不在事业和家庭的兴衰荣辱上发挥作用?这是肆意挑衅、寻衅滋事,妨害邻里正常工作生活的恶行。试问:为何我不上门去侵犯他们,每次总是他们上门来侵犯我?为什么每次上官庭,他们总是以失败告终?为什么三年前建设的围墙产物,到今日才产生争议?天眼昭昭,法理在上,谁一叶障目、不见天日?是非得逼上梁山不可?难道我真的会还惧怕这几个无赖吗?可是国家一直宣扬《法治》社会,我又怎么能以牙还牙呢?前期阿友联同颠倒黑白的大哥、殴打母亲的大嫂、忘恩负义的侄子(阿良)、背信弃义的叔父等,毁我财产,污蔑我的人格清白。他们以为我单打独斗可欺,现在又变本加利地向我发动新一轮的攻击,非得把我置之于死地而后快。人多就赢吗?南海美日越菲等人多吧?万邪不侵正。这是故伎重演,他们用车辆堵住我前门的门口不给我们进出。我前门的门口是父母祖屋,母亲去世前已经分配给我与阿友两人共同使用。去年梁振友已经擅自拆除父母建筑厨房横屋,进而妄图霸占整个老宅和住宅基地不成,而现在又妨害我正常通行。这难道不是寻衅滋事,扰乱社会治安是什么?母亲生前已经带着子女们到司法所做了司法公证,大家都在《家庭财产分配书》上签了名。难道这还不足以证明他们是侵犯人权吗?难道非得让事态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才制止之吗?派出所不是管这些事,难道是管钓鱼岛和南海纷争吗?为何不这么做?我现在为什么极少外出,是因为要保护好这几十年来,辛辛苦苦用双手拼搏出来的家业,防止他们随时要前来侵害和破坏我的财产。去年底挖掉我近百株黄花梨和果树,打倒挖倒我的围墙,拆卸父母留下的房子,难道这还不够证明我的忍耐度是多大的吗?难道还不够严重地影响我的正常生活吗?如今再用车来堵上我的正门,这还不够事态恶化到相当恶劣的程度吗?这是土地纠纷吗?土地纠纷大家上法庭去呀!你们不是人多我人少吗?为何不上法庭用这种卑鄙野蛮的手段来侵犯人权?因为他们知道上法庭必败无疑,他们是无理取闹、聚众闹事、搬弄是非,企图用这种卑鄙恶劣的手段,来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私欲。以多欺少、混淆视听,妄想混水摸鱼,这是赤裸裸的强盗行径!这是亲人兄弟吗?是血浓于水吗?是畜生不如!畜生不如呀!现在看到有人来租房子,他们又联起手来:臭蛋弟弟、亏蛋大哥、疯癫叔父、歹毒大嫂等一伙,有预谋地组织起来,把我的正门堵上。这和之前那位疯癫叔父,手段如出一辙,卑鄙下流到极。原来我无后的疯癫叔父,从小定我为他的继承人,因此十年前叫我回到他的宅基地里建房子,还写下《承诺书》,说他所有的宅基地给我使用。由此,我建起了一栋二佰多㎡米的三层楼,和全部1.8亩宅基地的围墙。尔后土地价格暴长,他便见利忘义、利欲熏心、背信弃义,开始制造矛盾,无中生有地胡编乱造、诬蔑加害于我。他把自己曾经人前人后,赞不绝口的好仔,一夜之间捏造成一无是处的坏人。他们互相利用,有组织计划地蓄意陷害忠良,妄图用各种手段侵害我不得成,今日又使用这种卑劣的手段加害于我。梁振友长期以来,断断续续地把我在老家集体地上,种植的几十亩桉树坡地贱卖给他人使用;如今我还给了他种桉树的坡地约八亩,和宅基地约三亩给他使用,他仍然不知足,还要如此恶意伤人,真是狼心狗肺、禽兽不如。请求政府为我做主,为我清除妨害,还我合法公民的权益,和平静安宁的生活。
作者:百战英雄今归来 时间:2018-03-13 20:56:26
  《派出所无作为》2018年3月11日晚上,我弟梁振友(下简称:阿友)开着他的轿车挡住我前门的出口,说是他的地方不给我进出。我报了110,陵水英州派出所出警来到现场后听之任之、视而不见,听信他们捏造事实、指鹿为马。当时派出所的负责人说:“这是属于土地纠纷引起,他们无法处理,要到乡镇政府或法院去处理。”难道派出所的门口别人说是他的,就要去打官司才能解决吗?难道父母的家,某个子女不给别的子女进出行吗?难道要任由这些流氓无赖为所欲为吗?谁有这个权利凌驾于法律之上,违背法律祖规,妨害我正常通行生活。土地纠纷当然不是派出所处理,但妨害邻里的通行和方便生活;整天动不动就在别人家门口大骂,污辱人格、肆意挑衅、寻衅滋事是谁处理?难道要任由他们为所欲为、残害忠良吗?难道什么事情都上法庭,打一巴掌、骂人耍流氓等等,这些扰乱社会安定的事件都要上法院吗?那么派出所是干什么的?你们不妨明列一份"清单〃出来好吗?为什么不制之于萌芽、防犯于末然?难道要让事态继续发展恶化才处理吗?还是要给社会留下一个标榜典范,让更多的人学会这种"无赖的斗争〃方式?你可以指令他:“土地纠纷上法庭政府部门解决,不准妨害他人和辱骂别人寻衅滋事,扰乱社会治安呀!”事由经过:阿友是我辛辛苦苦一手拉扯大的弟弟,生性好吃懒做、吃喝嫖赌样样俱全,在当地是出了名的无赖,他多次在家里家外惹事生非。今日他又在我的家门口为非作歹、无理取闹、寻衅滋事。我前门的门口是父母的祖屋,母亲去世前已经分配给我与阿友两兄弟共同使用。阿友联同我大哥、叔父、侄子、大嫂等,全体再次向我发起新一轮的侵害!今日为了争夺财产他们拧成一团,向曾经用生命保护着他们的我发起无情的攻击。这群以往常常受到别人弱待和鄙视的人,如今"得意猫儿雄胜虎!〃表现得如狼似虎、英勇无畏。这股勇气和胆量,为何不在家庭最困苦时表现出来?为何不在受到他人欺凌时展示之?为何不在事业和家庭的兴衰荣辱上发挥作用?这是肆意挑衅、寻衅滋事,妨害邻里正常工作生活的恶行。试问:为何我不上门去侵犯他们,每次总是他们上门来侵犯我?为什么每次上官庭,他们总是以失败告终?为什么三年前建设的围墙产物,到今日才产生争议?天眼昭昭,法理在上,谁一叶障目、不见天日?是否非得逼人上梁山不可?难道我真的会惧怕他们这几个无赖吗?可是国家一直宣扬《法治》社会,我又怎么能以牙还牙呢?前期阿友联同颠倒黑白的大哥、殴打母亲的大嫂、忘恩负义的侄子(阿良)、背信弃义的叔父等,毁我财产,污蔑我的人格清白。他们以为我单打独斗可欺,现在又变本加利地向我发动新一轮的攻击,非得把我置之于死地而后快。人多就赢吗?南海美日越菲等人多吧?万邪不侵正!这是故伎重演,去年阿友已经擅自拆除父母建筑厨房横屋,进而妄图霸占整个老宅和住宅基地不成,而现在又妨害我正常通行。这难道不是寻衅滋事,扰乱社会治安是什么?母亲生前已经带着子女们到司法所做了司法公证,大家都在《家庭财产分配书》上签了名。难道这还不足以证明他们是侵犯人权吗?难道非得让事态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才制止吗?派出所不是管这些事,难道是管钓鱼岛和南海纷争吗?为何不这么做?我现在为什么极少外出,是因为要保护好这几十年来,辛辛苦苦用双手拼搏出来的家业,防止他们随时要前来侵害和破坏我的财产。去年底挖掉我近百株黄花梨和果树,打倒挖倒我的围墙,拆卸父母留下的房子,难道这还不够证明我的忍耐度是多大的吗?难道还不够严重地影响我的正常生活吗?如今再用车来堵上我的正门,这还不够事态恶化到相当恶劣的程度吗?这是土地纠纷吗?土地纠纷大家上法庭去呀!你们不是人多我人少吗?为何不上法庭,而使用这种卑鄙野蛮的手段来侵犯人权?因为他们知道上法庭必败无疑,他们是无理取闹、聚众闹事、搬弄是非,企图用这种卑鄙恶劣的手段,来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私欲。以多欺少、混淆视听,妄想混水摸鱼,这是赤裸裸的强盗行径!这是亲人兄弟吗?是血浓于水吗?是畜生不如呀!现在看到有人来租房子,他们又联起手来:臭蛋弟弟、亏蛋大哥、疯癫叔父、歹毒大嫂等一伙,有预谋地组织起来,把我的正门堵上。一场家庭的悲剧,彰显文明遭受践踏,人性丑恶的一面在这里展现得淋漓尽致。什么人格道义、亲情友情,在利益争夺面前,表现得如此一文不值。这和之前那位疯癫叔父,手段如出一辙,卑鄙下流到极。原来我无后的疯癫叔父,从小定我为他的继承人,因此十年前叫我回到他的宅基地里建房子,还写下《承诺书》,说他所有的宅基地给我使用。由此,我建起了一栋二佰多㎡米的三层楼,和全部1.8亩宅基地的围墙。尔后土地价格暴长,他便利欲熏心、背信弃义,开始制造矛盾,无中生有地胡编乱造、诬蔑于我。他把自己曾经人前人后,赞不绝口的好仔,一夜之间捏造成一无是处的坏人。他们互相利用,有组织计划地蓄意陷害忠良,妄图用各种手段侵害我不得成,今日又使用这种卑劣的手段加害于我。阿友长期以来,断断续续地把我在老家集体地上,种植的几十亩桉树坡地贱卖给他人使用。如今我把我少年时种桉树的坡地约八亩给了他,和宅基地约三亩也给了他使用。他仍然不知足,还要如此恶意伤人,真是狼心狗肺、禽兽不如。请求政府为我做主,为我清除妨害,还我合法公民的权益,和平静安宁的生活。
楼主清水隐仕 时间:2018-03-14 12:18:59
  《英州派出所应有作为》2018年3月11日晚上,我弟(阿友)开着他的轿车挡住我的前门出口,说是他的地方不给我进出。我报了110,陵水英州派出所出警来到现场后,听信他们捏造事实、指鹿为马。当时派出所的负责人说:“这是属于土地纠纷引起,他们无法处理,要到乡镇政府或法院去处理。”难道派出所的门口别人说是他的,就去打官司才能解决吗?难道父母的家,某个子女不给其他子女进出行吗?土地纠纷当然不是派出所处理,但妨害邻里的通行和方便生活;动不动就在别人家的门口破口大骂,污辱人格、肆意挑衅、寻衅滋事是谁处理?难道要任由他们为所欲为、残害忠良吗?难道什么事情都上法庭,连打人一巴掌、骂人耍流氓等等都要上法院吗?那么派出所是干什么的?你们不妨明列一份"清单〃出来好吗?为什么不制之于萌芽、防犯于末然?难道要让事态继续发展恶化才处理吗?还是要给社会留下一个标榜典范,让更多的人学会这种"无赖的斗争〃方式?你可以指令他们:“土地纠纷上法庭政府部门解决,不准妨害他人和辱骂别人寻衅滋事,扰乱社会治安呀!”事由经过:阿友是我辛辛苦苦一手拉扯大的弟弟,我二十多年前上海口后,他也就结婚成家。他生性好吃懒做、吃喝嫖赌样样俱全,在当地是出了名的无赖,他多次在家里家外惹事生非,因此家徒四壁,直至妻离子散。我的前门门口是父母的祖屋,母亲去世前已经分配给我与阿友共同使用。阿友联同跟他臭味相投的大哥,背信弃义的叔父,忘恩负义的侄子(阿良)、殴打母亲的恶妇大嫂等,全体再次向我发起新一轮的侵害!他们之前都是因为土地问题,对我进行过人身攻击的一伙人。他们有组织预谋地破坏我的财物,诋毁我的声誉,向曾经用生命保护着他们的我,发起群起而攻之。这群以往常常受到他人弱待和鄙视而不敢反抗的亲人,如今"得意猫儿雄胜虎!〃表现得如狼似虎、英勇无畏。这股勇气和胆量,为何不在家庭最困苦时表现出来?为何不在受到他人欺凌时展示之?为何不在事业和家庭的兴衰荣辱上发挥作用?这是肆意挑衅、寻衅滋事,妨害邻里通行方便的恶行。试问:为何我从来不上门去侵犯他们,每次总是他们上门来侵犯我?为什么每次上官庭,他们总是以失败告终?为什么三年前建设的围墙产物,到今日才产生争议?天眼昭昭,法理在上,谁又一叶障目、不见天日?是否非得逼人上梁山不可?难道我真的会惧怕他们这几个无赖吗?可是国家一直宣扬《法治》社会,我又岂能跟他们一样穷凶极恶呢?他们以为我单打独斗可欺,非得把我置之于死地而后快。人多就赢吗?南海美日越菲等人多吧?万邪不可侵正!这是故伎重演,去年臭蛋阿友已经擅自拆除父母建筑的厨房横屋,打挖我的围墙倒塌;我在母亲分配给我的自留地和坡地上种植的,一百多株黄花梨和椰子树等,被亏蛋大哥夫妇挖掉,而现在又妨害我正常通行。这难道不是寻衅滋事,扰乱社会治安是什么?母亲生前已经带着子女们到司法所做了司法公证,大家都在《家庭财产分配书》上签了名。难道这还不足以证明他们是侵犯人权吗?难道非得让事态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才制止吗?派出所不是管这些事,难道是管钓鱼岛和南海纷争吗?我现在为什么极少外出,是因为要保护好这几十年来,我用勤劳的双手拼搏出来的家业,防止他们随时都可能来破坏。难道这还不够严重地影响我的正常生活吗?如今再用车来堵上我的正门,这还不够事态恶化的程度吗?这是土地纠纷吗?土地纠纷大家上法庭去呀!你们不是人多我人少吗?为何不上法庭,而使用这种卑鄙野蛮的手段来侵犯人权?因为他们知道上法庭必败无疑,他们是无理取闹、聚众闹事、搬弄是非,企图用这种卑鄙下流的手段,来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私欲。以多欺少、混淆视听,妄想混水摸鱼,这是赤裸裸的强盗行径!这是亲人兄弟吗?是血浓于水吗?是畜生不如呀!现在看到有人来租房子,他们又有预谋组织地把我正门用车堵上。一场家庭的悲剧,彰显文明遭受践踏,人性丑恶的一面在这里展现得淋漓尽致。什么人格道义、亲情友情,在利益争夺面前,表现得一文不值。这和之前那位背信弃义的叔父,手段如出一辙,卑鄙下流到极点。原来我无后的疯癫叔父,从小定我为他的继承人,因此十年前叫我回到他的宅基地里建房子,还写下《承诺书》,说他所有的宅基地给我使用。由此,我建起了一栋二佰多㎡米的三层楼,和全部1.8亩宅基地的围墙。尔后土地价格暴长,他便利欲熏心、背信弃义,开始制造矛盾,无中生有地胡编乱造、诬蔑于我。他把自己曾经人前人后,赞不绝口的好仔,一夜之间捏造成一无是处的坏人。他们以往各私所利、相互辱骂,如今面对“共同的敌人”又相互串联、彼此利用,有组织计划地蓄意陷害忠良,妄图用各种手段侵害于我。阿友长期以来,把我在老家集体坡地上,种植的几十亩桉树连同地皮贱价卖给他人使用。然而,我还把我少年时种植的桉树坡地约八亩给了他,和宅基地约三亩也给了他。他仍然不知足,还要恶意伤人,真是狼心狗肺、禽兽不如。请求政府为我做主,为我清除妨害,还我合法公民的权益,和平静安宁的生活。
楼主清水隐仕 时间:2018-03-14 12:21:24
  《民事纠纷辩证》
  原告:震涛; 被告:梁一(代表)。
  一、被告说原告侵占其自留园?解答:六年前被告和胞弟(梁四)争执几株椰子树大打出手;原告出面调解时受被告子女、老婆合家无理棍棒群殴。因此冯连花(母亲)防止此类事件再次发生,特做岀《家庭财产分配及处理书》(以下简称:书中),把家庭原所有的园地、自留地等分配给各人;并在英州司法所公证。不料树欲静风刚不能!原告依法依理搞的经济作物,被告为何来侵害毁坏,颠倒黑白、变本加利?
  二、书中第一项第1条内容:“我(冯花)父亲自留地,归我和尾叔(梁运之)共同平均使用,生后归孩子震涛使用。”解答:因为生前母亲、梁运之已丧失劳动力,所以交由原告使用至今;原告二年前已经在(属于原告部分)自留地,种上花梨树并用刺篱围起。又梁运之已经搬到大坡村居住近50年,并享受了大坡村土地和补偿款,依法不能再享有龙岭土地补偿款。
  三、书中第一项第3条内容:“甘蔗园的上幅(自留园)分给震涛享有。”解答:园地分配之后被告已使用耕陇的方式,交差地把(他以为属于他的部分)园地耕划开来;原告二年前已经在(属于原告部分)的自留地上,种植了花梨树并用刺篱围起来。
  四、书中第二条内容:“母亲(冯花)后屋的芒果荔枝园,本属梁某、梁四共同开发,因此果树由俩兄弟平均享有;土地平均使用,其他子女不得有争。本人种植的椰子树归震睛、梁四、梁女平均分配……”解答:内容所指的是所有园中的果树(包括椰子树),而园中所指的是围墙围起来的部分,围墙之前是荆棘围篱。总的意思是:芒果荔枝园本属震涛、梁四共同开发;母亲种植园中的所有椰子树归震睛、梁四、梁女平均分配(包括围墙中)。书中并未提及园中有他人之椰子树?如果存在被告的椰子树,为何当时没有写明分配清楚,而被告也同意签字了呢?乃至后来一直也并未提及或补充?
  五、特别说明一点:之前原告园中种植不少果树、椰子椰等均多死亡;后经原告和母亲反复耕种,才有今日成效。另原告近日与邻居沟通终于明白!被告长期损失及近日建房砍伐,已使被告和邻居种植之椰子树损毁殆尽,反而误认原告种的为己所有。
  六、原告四十年前在此住宅园地内,已开始用仙人掌围种,并接着用荆棘围种;两年多前才用挖土机清除建设起现有围墙;从来并未有任何人提出椰子树异议,如今提及是否荒唐?且园中椰子树只有六棵,其他全部芒果、花梨树等近二百多株;铁栅瓦屋四间,为何几十年来从未有争议?
  七、依据《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五条,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二年,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因此书中自留园地的分配,原告被告均已签字同意并做司法公证,时间过去了六年,远远超过法定争议的时间。并且原告二年前已经在属于原告部分的自留园地上,种植了各类果树、花梨树并用围墙、荆棘围篱起来。因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规定,被告不能再对此园地提起任何诉讼请求或存在任何争议。
  八、被告老婆(罗梅兰)2017年9月21日,在英州司法所处理本案纠纷时,当众污蔑原告:“1、砍伐她们椰子树;2、强占村里其他村民的土地。”这两件事并没事实存在,是妄图捏造事实诬告陷害原告,使原告形象、身心受到严重打击。同时罗梅兰妹阿五还在当庭还声言要打倒原告围墙,之前也得到调解员祝胜文的支持。
  九、依据《治安法》第四十二条规定: 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一)写恐吓信或者以其他方法威胁他人人身安全的;(二)公然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实诽谤他人的;(三)捏造事实诬告陷害他人,企图使他人受到刑事追究或者受到治安管理处罚的等等。所以应当追究她们的法律责任。
  十、在以上种种事实面前被告为何还敢胡作非为?任意毁坏私人财产,多次强行侵犯原告的合法权益;甚至还严重威胁到原告的人身安全。
  十一、英州大坡村委会调解员祝胜文,自从本案发生后一直公然全力支持被告一族的恶劣行为。哪怕丧失一个政府调解员的基本原则和立场,不余其力地为被告辩护,向原告针锋相对、唇枪舌剑。祝胜文到底是调解员,还是被告重金聘请的“律师”?
楼主清水隐仕 时间:2018-03-14 12:22:24
  2017年3月24日至2017年4月7日期间,陵水县英州镇大坡村委会龙岭村梁某修和梁某友两人,前后多次将我种植在围墙外护墙防洪的椰子树、菠萝蜜树、芒果树、苦莲木等毁坏;梁某友还打倒我围墙,恐吓威胁我;并在2017年4月7日将我和他,共同享有使用权的房屋铲除毁坏(已共签订《家庭财产分配及处理书》到英州司法所公证)。梁某修之前还毁坏2011年我母亲分配给我的,自劳园上种植了近三年的百株花梨木树。以上两人故意损毁公私财物的行为,我已三次报警处理,和多次向村委会、司法所上诉,均末能达到制止梁某两人多次侵犯我合法公民的人权,和毁坏我私人财物的行为。因此我万不得己向书记县长反映情况,依据《最高检、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第三十三条 [故意毁坏财物案(刑法第二百七十五条)] 故意毁坏公私财物……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九条……故意损毁公私财物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一千元以下罚款。梁某两人是多次毁坏他人财物,屡教不改,变本加利应给予严惩,以儆后尤。请求书记县长督导有关部门,给予严惩梁某两人寻衅滋事的行为,保护我的合法公民权益为谢! 
作者:百战英雄今归来 时间:2018-09-20 17:28:40
  美丽的海口我的家

  打油九首:
  人到中年多称老,
  我独正当初春到。
  前历积蓄方锐志,
  后来一发攀登高。

  九九归元终深梦,
  一觉晨曦刺眼朦。
  窗前楼下车水行,
  窗后邻上鸭如哄。

  客旅远行宿亲家,
  传媒超台风南下。
  寐夜醒来难入定,
  伊人幽梦莫惊吓。

  气沉丹田意念定,
  深吸吐纳闻鸡鸣。
  细入长出浊自排,
  固体修身养神宁。

  身若困境心莫惊,
  只要言行走端正。
  贫富天生有变数,
  道德人品定输赢。

  莫怨命运莫怨天,
  言行举止守诚信。
  黑白两道有规纪,
  只要诚信土变金。

  岁月峥嵘五十载,
  青春未老雄心在。
  昨夜梦寐重勒马,
  再战江湖犹壮哉。

  我等男儿不可闲,
  一闲全身发羊癫。
  生当人杰死雄汉,
  春秋万代留诚信。

  法官问我请律师,
  我没律师知法治。
  父母老宅他独占,
  毁我财产何道理。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