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亚市政府、崖州区政府、城东村委会的官员们:你们有信仰吗?

楼主:庄军2018 时间:2018-05-12 20:14:28 点击:113 回复:1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三亚市政府、崖州区政府、城东村委会的官员们:你们有信仰吗?

  三亚市委书记严朝君同志:您好,我们是三亚市崖州区城东村委会的村民,现有一桩宅基地被李秀璋等村霸霸占二十八年之久无人敢管,现恳请领导您主持公道。
  事情是这样的:1988年我国正处于经济建设时期,由于国家资金短缺,因此面向全国发放国库券,要求全国人民支持国家建设。崖城镇政府派给我们村的任务是叁万元,当时我是村经联社副主任,也是文项工作的负责人,我们做了大量的动员工作都是没有效果,我也深深认识到,在100户村民中可能都没有10户人有1000元,要完成叁万元的任务是不可能的。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村委会召开了全体干部会议,会议决定将位于崖城中学围墙东边的集体土地大约70亩地用20亩地分给愿意购买国库券的本村村民做宅基地,并将此决议向镇政府报告,得到镇政府的同意支持。但前提是在购买1000元国券的同时另交300元给村委会才能分享一份宅基地。这样才有22户村民愿意购买,当年,村委会为了兑现承诺,将该地规划好建房和公路用地,还发了村委会的土地证。
  大约1995年以后,城东村委会又将我们这些地秘密地卖给他们的亲人和朋友,开出的收款单和土地证与我们同年同月,只是纸质不同,收款是否入村委的账我很怀疑,如他们入账我们就该早发现了。直到2002年以后,镇、市规划局帮我们设计成新农村,通知凡有收款条和土地证拿出来登记,我们才知道增加了一倍人,这也是新农村规划失败的其中原因之一。(市、镇规划局应该有备案)
  我为什么说这些人是1995年以后渗入的呢,因为1994年省、市路教工作队下乡,有群众检举村干部在分宅基地时受贿。因此,省工作队、队长张永福,市工作队队长张介民请我去做核对,并没有错,还是原来那些人。由于村干部的胡作非为,知道底细的李秀璋等村霸也去乱围、乱抢、乱建,造成不分宅基地的50亩集体土地也被抢夺一空,正因为这些原因,我们在没有向市信之前,向村镇的请求和信访,更成了泥牛入海。
  2013年3月,我们到三亚市信访局上访,市信访局请求崖城镇政府于2013年4月22日给我们作回复内容如下:你们反映的宅基地纠纷来信已收悉,经我镇政府组织人员进行调查了解,向答复如下:
  一、关于购买国库券问题,国库券是指国家财政当局,为弥补国库收支不平衡而发行的一种政府债券。因为国券的债务人是国家,其还款保证是国家财政收入,每位购买者都会得到一定的利益。
  二、关于购买宅基地的问题,经调查了解,当年你们购买的宅基地为城东村集体土地,我镇已经跟村委会沟通。你们可以依据购买国库券的凭证到村委会协商解决。其实,购买国库券的村民不是人人都得到利益,例如,肖寿强购买国券后,没有钱把千元国券卖给回族阿婆900元,我也因为没有钱,请朋友刘毓金帮助,将的国券拿到南滨农业银行做抵押贷款。当年的贷款利息和国券利息几或相等,像这样的情况,请问利益何在?
  我们同村书记协商,村书记说我也很想帮你们解决。但村委一没有裁决权,二没有执法权,村委会实在没有这种能力。如果要村委会来赔偿,村委会也赔不了。
  我们只好第三次上访,第三次向市政府上访的同时也向省政府上访。


  



  三亚市政府于2014年8月18日答复如下:
  庄军同志,您好!您的来信己收悉。关于您反映的信访问题,经我市崖城人民政府调查处理,现答复如下:您信访人诉求:反映1988手城东村鼓励村民购买国库券,凡购买1000元国库券的村民出300元就可拥有崖城中学旁边的一块宅基地,现该地被城东村村民李秀章等人霸占,请政府帮助讨回失去的宅基地和公道。
  收到信访信件后,我市崖城镇人民政府高度重视,2014年7月18日召开专题会议讨论城东村宅基地纠纷问题,制定了《崖城镇城东村宅基地信访问题工作方案》依据该方案,我市崖城镇人民政府集中力量,依法对城东村宅基地信访问题进行处理,计划予9月19日前依据城东村委会的宅基地分配方案完成宅基地分配工作,此复。
  2014年8月21日,海南省人民政府
  编号:24896标题:党的三个代表中,三亚市崖城镇政府、城东村委会你们代表什么?已经答复。
  不久,崖城镇委又接到三亚市人民政府一份红头文件,三亚市人民政府令,其内容是令崖城政府在15天内把这块土地处理好规划好并分配到这些购国库券的人手中。镇政府接到文件后,立即组成工作组,由镇长陈文军担任组长,组员由镇几个主要部门的领导组成。并通知村书记和我们几个代表去镇政府开会,当众宣读三亚政府令和分派好各个部门的责任与任务。
  在执法任务的过程中,执法局为了不让人再乱搞建筑,在林队长的带领下,几乎是天天到现场查看,有时一天两次,尽心尽职,可畏是人民的优秀执法队,人民的好公仆。
  2014年9月,由于镇委改成区委,陈文军镇长调走后,这件工作就停下了。
  2014年10月5日,新来的区委书记苏金明,通知村委书记和我们几个代表到区委开会。在会议上,苏金明说:他们通过调查,这块地是滩涂地,属国有土地,村、镇、市政府、甚至省政府也没有这种权利。而且市国土局在很早很早以前就对这块土地进行规划,作为国有土地,并拿出一张所费的国家规划图给我们看,其实这张规划图是2001至2002年是当时我们向镇政府上访时。镇政府和市规划局帮我们设计的新农村规划图。我深信镇政府和规划局都有备案。规划每份宅基为87平米,建筑面积82平米,由于面积太小,不适合农民居住。理由,牛、鸡、猪不说生产用的木料、车,放那里,肥料、农药、抽水机、打药机、稻谷、生产农具、伙房放那里。当居民与毒品同居时,国家的排污环卫是不是太荒谬了。因此大部分人都不同意,就停下了。
  我当时应问:为什么四周的土地都不是滩涂地,不是国有土地,只有我们中间这块是一个区干部说,有的土地可以通过变更转化成为集体或个人所有,政府领导们,你们信吗?反正我不信,如果这个国家宪法、法律,在同一地点,同一时间可以变更转化,那么我敢说这个国家的宪法法律狗屁不如。变更转化也放进某些干部利用党和政府给予他们的权力,搞钱权变更,权钱转化罢了。
  今后不久,苏金明以区党委的名誉强制村委会召开各生产组长会议,会议要求把我们这块地收交国家,我们当时买多少钱就退多少钱,到会组长全部签名。但村委会认为这样做不对,所以到今日也没有叫我们去取钱。也许是区筹备组觉得不够圆满,区又找了一个当时不买国券也不买地,姓钟的村民代表去区委代表我们签名,同意交给国家。
  姓钟的签名后崖州区筹备组发了一份公文:公文内容,城东村钟先生。
  你反映:1986年崖城镇政府安排给城东村委会3万元的购券任务,面额1000元/张共30张。由于国库券面额较大,村民财力所限,购买积极性普遍较大,村民财务所限,购买积极性普遍不高。为此,城东村委会组织召开会议,决定将宁运河北岸崖城中学东边围墙外约20亩滩涂地规划作为村庄宅基地,并约定凡购买一份国库券的村民,均有资格另外加交300元,即可安排一块面积约300平方的宅基地。在这种条件激励下,城东村部分村民踊跃购买国库券,顺利完成上级下达的购券任务。
  种种迹象表明,苏金明领导的崖州区筹备组从一开始就专门做假事,专说假话。我为什么这样说(一)我们分地时海南还没有建省,那来的三亚市国土局、规划局的规划;(二)崖城中学围墙东面城东村的集体土地大约70亩,分20亩给我们做宅基地,我们这20亩地就成了滩涂地,成了国有土地。能说通吗?(三)钟先生;你反映……钟先生并没有国库券,也从来没有反映过什么?上访和到政府协商都是吴家忠、陈永贤、孙惠君、黎运玉、卢月强、邢增霞等,并没有姓钟先生。(四)公文里的“在这种激励下,城东村部分村民踊跃购买国库券,顺利完成上级下达的购券任务。”这活不属实,因为当时购买国库券的村民只有22份,每份任务依然没有完成,我们又召开全村干部会议,在会议上,我强调凡是有钱的生产队都要拿出来,这项任务必须完成。全村共有30个生产队,也只有5个队拿得出钱,个人与集体的加在一起也只有27000元,购券任务同样没有完成。但是在当时也是全镇完成数额最高的村委会。因此崖城镇政府、崖城镇财政所都给我分发装品,并授予我崖城镇优秀青年的光荣称号。
  以上我提供的证据,可以看出苏金明领导崖州区筹备组工作务实,行政务实,工作作风、行政作风都非常丑陋。
  我个人认为,作国家干部,应该知道不管是政治、经济、职能效益等都是建筑在务实和正确的指导思想理念基础上。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八条土地所有权归属:“城市市区的土地属于国家所有。农村和城市郊区的土地,除由法律规定属于国家所有以外,属于农民集体所有:宅基地、自留地属农民集体所有。”请问崖州区筹备组,法律那年哪规定我们这块宅基地为国家所有。
  2002年12月31日国土资厅函(2002)437号农村人民公社工作条例修正草案,第二十一条:生产队处围的土地归生产队所有。1962年“四固定”生产队范围内的土地,无论其是否原为国有都应确定为集体所有。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条例,我们这块宅基地权属村委会,而村委会把这块地分给我们这些或说对国家有过贡献,或说在国家艰难时期有过协助的人可能不会错吧。


  

  至2018年5月11日止李秀璋及其它村霸分别抢建、违建共十栋20000平方,三亚市崖州区政府及崖州区行政执法局从来没有出面制止,任凭村霸们横行霸道的抢占百姓土地,抢建、违建给社会上造成非常恶劣的影响,因此,恳求党和政府给我们主持公道,严惩李秀璋等村霸和崖州区委、城东村委会高官不作为的责任。
  三亚市委书记严朝君同志,救救城东村委会这些可怜的老百姓们吧。

  直言不讳,得罪了,向严书记您领导敬礼!
  








  三亚市崖州区城东村村民

  吴家中、陈永贤、周木海、孙丽君、
  孙惠君、钟月花、李桂兰、卢月强、
  莫大昆、莫大莺、王春琼、黎永淳、
  陈学优、杨爱柳、黎运玉、邢增霞、
  2018年5月11日
楼主发言:12次 发图:6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楼主庄军2018 时间:2018-05-12 20:20:24
  那可白纸黑字啊!三亚市政府、崖州区政府、城东村委会的官员们:你们的信仰被狗给吃了吗?再问一句:三亚市政府、崖州区政府、城东村委会的官员们:你们的信仰被狗给吃了吗?
楼主庄军2018 时间:2018-05-12 20:20:42
  那可白纸黑字啊!三亚市政府、崖州区政府、城东村委会的官员们:你们的信仰被狗给吃了吗?再问一句:三亚市政府、崖州区政府、城东村委会的官员们:你们的信仰被狗给吃了吗?
  
楼主庄军2018 时间:2018-05-12 23:48:22
  那可是白纸黑字啊,三亚市政府、崖州区政府、城东村委会的官员们
  !
作者:行村 时间:2018-05-13 00:16:57
  把材料寄到中央相关部门,并且最好不要在海南寄,到广东来寄出去。中央如果不解决,那你也没办法了。或者在网上找到相关部门的邮箱发出去。

  祝你好运!
楼主庄军2018 时间:2018-05-13 00:32:55
  材料已经寄到国家信访局,可国家信访局也是发回三亚处理,可三亚没有下文了,这个国家真的......你懂的!
楼主庄军2018 时间:2018-05-13 00:37:43
  白纸黑字,可海南省三亚市崖州区政府你言而无信不知其可,何以治国安邦?
  
楼主庄军2018 时间:2018-05-14 11:52:31
  白纸黑字都不认,跟街头流氓又有什么区别呢?简直不如!
楼主庄军2018 时间:2018-05-14 19:33:00
  白纸黑字都不认,跟街头流氓又有什么区别呢?简直不如!
楼主庄军2018 时间:2018-05-16 19:29:32
  那可白纸黑字啊!三亚市政府、崖州区政府、城东村委会的官员们:你们的信仰被狗给吃了吗?再问一句:三亚市政府、崖州区政府、城东村委会的官员们:你们的信仰被狗给吃了吗?
  
楼主庄军2018 时间:2018-05-18 22:17:32
  三亚市委书记严朝君同志:您好,我们是三亚市崖州区城东村委会的村民,现有一桩宅基地被李秀璋等村霸霸占二十八年之久无人敢管,现恳请领导您主持公道。
楼主庄军2018 时间:2018-05-19 18:34:35
  三亚市委书记严朝君同志:您好,我们是三亚市崖州区城东村委会的村民,现有一桩宅基地被李秀璋等村霸霸占二十八年之久无人敢管,现恳请领导您主持公道。
楼主庄军2018 时间:2018-05-20 13:25:13
  三亚市委书记严朝君同志,救救城东村委会这些可怜的老百姓们吧。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